香羅帶 正文 第 二 章
    這些暗器,不但陳列整齊,而且分門別類,一件不少,就像出售暗器的店舖,在這兒設了個「樣品櫃檯」。

    其中只有一種與原數不符

    就是那十二枚如意金錢鏢,僅十枚陳列在桌上,另外兩枚純金製的卻不見了。

    八名黑衣人異口同聲道:「魔手神技,果然名不虛傳,佩服!佩服!」

    郭長風搖頭說道:「別佩服啦,這種待客的方法,真教人吃不消,喏!東西全在這兒,諸位自己來認領吧,我可要告辭了。」

    說著,伸伸腰,站了起來。

    不知什麼時候,椅上那三道鋼箍竟已全被解開。

    八名黑衣人一齊欠身,道:「郭大俠,請留步。」

    郭長風道: 「怎麼!靶也練完了,難道諸位還覺得不過癮?」

    左首第一個黑衣人道:「咱們不識郭大俠金面,為了辨別真假,多有冒犯,還望郭大俠原諒。」

    郭長風道:「你們把人鎖在鐵椅子上,四面圍住用暗器攢射,以這種手段來辨別真假,未免太過分了吧?」

    那人道:「咱們也知道這樣稍嫌過分,但若不如此,就無法領教郭大俠的魔手神技了。」

    郭長風冷冷一哂,道:「天下會接暗器的人,並非郭某一個,你們怎麼知道我是真是假?」

    那人道:「天下會接暗器的人雖然很多,卻無人能同時接住八種不同暗器,即使能,也決不會如此從容,而且」

    郭長風道:「而且什麼?」

    那人輕輕一笑,道:「能夠在這麼多暗器中,分辨出質料的貴賤,及時將兩枚純金金錢鏢收藏起來的,只有郭大俠才辦得到。」

    郭長風不禁臉紅了,仰面笑道:「我被你們當靶子射了半天,就算收點壓驚費,難道不應該?」

    那人道: 「應該!應該!不僅應該,咱們還準備了美酒,為郭大俠壓驚。」

    舉手一揮,其餘七名黑衣人立即魚貫退了出去。

    不片刻,何老頭推門而人,將桌子收拾乾淨,另換了兩把交椅,並且搬來許多精緻的酒萊。

    菜很豐盛,酒並不多,僅小小兩隻磁罐,當何老頭拍開罐口泥封,登時滿室薰風,異香撲鼻。

    郭長風脫口大讚道:「啊!好酒!好酒!」

    黑衣人延客入座,自己仍然帶著黑布頭罩,掩住本來面目。

    桌上佳餚羅列,杯筷卻只有一副。

    郭長風笑道:「主客合用一副杯筷,恐怕不大方便吧?」

    黑衣人道:「對不起,在下不會喝酒,郭大俠請自用,不必客氣。」

    郭長風道:「不喝酒吃點菜也行,總沒有客人吃喝,主人在旁看著的道理。」

    黑衣人說道:「在下終身茹素,不沾葷腥,這些酒菜,都是特地為郭大俠預備的。」

    郭長風道:「這麼說,閣下是出家人了?」

    黑衣人搖頭道:「不!在下是胎裡素,並未出家。」

    郭長風道:「那麼,請把頭罩取下來,咱們面對面說說話,可以嗎?」

    黑衣人又搖搖頭,道:「這一點,也請郭大俠多原諒,在下有不得已的苦衷,此時還不便以真面目相見。」

    郭長風雙手一攤,苦笑道:「看來咱們竟是話不投機啦!」

    何老頭忙道:「我家主人身世坎坷,十餘年來隱姓埋名。從未以真面目示人。郭大俠如懷疑酒萊不潔,老奴願代主人先嘗。」

    郭長風笑道:「我倒不在乎酒裡有沒有毒,只是不喜歡一個人喝悶酒。」

    何老頭道:「老奴本可陪郭大俠喝幾杯,但此酒得來不易,非平常佳釀可比,若被老奴分享,未免太可惜。」

    郭長風微微一笑,道:「是嗎?真有那麼珍貴?」

    說著,舉杯一飲而盡。

    酒液入喉,果然是滿口生津,香醇無比。

    郭長風噴噴讚道:「啊!這是洛陽金家曲坊的『千里香』,而且是窖藏二十年以上的珍品。」

    何老頭微微笑道:「一點也不錯,郭大俠的確不愧酒中神仙。」

    郭長風道:「可是,洛陽金家曲坊,七年前已毀子大火,這酒市存有限,想必價值不低?」

    伺老頭道:「據說此酒市存不到五十罐,自從金家曲坊被焚,已成無價之寶。家主人知道郭大俠善飲,費盡心力,才搜購到這兩小罐,足足花了千兩紋銀。」

    郭長風撫掌道:「如此美酒,就算毒死了也值得。」

    伸手奪過酒罐,竟口對口的,大喝起來。

    那黑衣人似乎對郭長風這種「牛飲」的方式深感驚異,愕然瞠目而視,不覺呆了。

    郭長風一口氣喝了大半罐,抹抹嘴唇道:「痛快!痛快!」

    黑衣人好奇地問道:「郭大俠如此豪飲,難道不怕喝醉嗎?」

    郭長風笑道:「人生難得幾回醉,有此好酒,醉又何妨?不過,閣下請放心,今夜我是不會喝醉的。」

    黑衣人道:「為什麼?」

    郭長風道:「俗話說得好:『青酒紅人臉,財帛動人心』。閣下千金換酒,必有緣故,我若一醉不醒,豈非辜負了閣下夤夜相召的盛情。」

    黑衣人一怔,竟為之語塞。

    郭長風又喝了一口酒,笑道:「其實,這也沒有什麼難為情的,咱們素不相識,你憑什麼要白請我喝酒?我既然叨擾你的酒菜款待,總得知道主人請客的原因,否則,咱們豈不都變成糊塗蟲了?」

    黑衣人略作沉吟,點頭道:「郭大俠快人快語,在下也無須否認了。實不相瞞,今夜邀請郭大俠到這兒來,的確是有事相求。」

    郭長風道:「不知是什麼事?我能不能幫得上忙?」

    黑衣人道:「這件事,不僅關係在下的生死,更涉及一樁武林秘辛,除郭大快之外,別人即使有此力量,也絕不會答應相助,在下考慮了很久,才決定求見郭大俠。」

    郭長風道:「你怎麼知道我就會答應呢?」

    黑衣人沉聲說道:「因為,郭大俠與當事雙方,皆無恩怨瓜葛,一向是行道江湖,都是扶弱鋤強,不畏權勢,不計毀譽,而且……」

    郭長風連忙搖手笑道:「好了!好了!你最好不要亂給我高帽子戴,我究竟是塊什麼材料,自己清楚得很。」

    黑衣人道:「在下言出由衷,並非諂諛之詞。」

    郭長風笑道:「如果你真把我看作行俠仗義的人物,那就錯了,老實告訴你吧,我既不行俠,也不仗義,只不過是個酒鬼浪子而已,當年在江湖之中,更是一名職業殺手,你若不信,盡可去打聽……」

    黑衣人接口道:「關子郭大俠當年的為人行事,在下早已仔細打聽過了,正因如此,才想請郭大俠相助。」

    郭長風笑笑道:「難道你也想請我去殺人?」

    黑衣人道:「正是。」

    郭長風微微一怔,道:「這是真話?還是說著好玩的?」

    黑衣人道:「自然是真話。」

    郭長風默然片刻,不覺失笑,說道:「你們千方百計尋我,原來就是為了這一件事?」

    黑衣人頷首道:「一點也不錯。只要郭大俠答應,無論多少代價,在下都願意照付。」

    郭長風想了想,道:「如果你們沒有找到我,準備怎麼辦?」

    黑衣人道:「咱們決心搜遍金陵,一定要找到郭大俠,萬一無法找到,或者郭大俠堅持不肯答應,迫子無奈,只好另請他人,總之,咱們已決心破釜沉舟,非殺他不可。」

    郭長風道:「聽口氣,你和那人之間,竟是仇恨深重,無法化解的了?」

    黑衣人咬牙切齒道:「不錯,我和他仇比海深,恨比山重,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郭長風接口道:「據我猜想,你那位仇家的武功一定非常高強,勢力一定很大,否則,你自己盡可尋他報仇,根本不必另求他人。」

    黑衣人點點頭,道:「郭大俠猜得根對,那廝不僅武功高強,而且是當今武林中一方大豪。」

    郭長風輕問道:「他是誰?」

    黑衣人道:「他」

    何老頭在旁邊忽然乾咳了一聲:「嗯吭!」

    黑衣人連忙改口道:「我不能輕易說出他的姓名,除非郭大俠先答應接受委託,願意替我報仇。」

    郭長風望望何老頭,微笑道:「那麼,你們之間結仇的經過,是否能夠告訴我呢?」

    黑衣人道:「我只能說他與我有不共戴天的深仇,至子詳細經過,希望郭大俠不必追問。」

    郭長風道:「這倒真令人為難了。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他是誰,更不知道你們結仇的經過,怎好糊里糊塗就答應去替你殺人?」

    黑衣人道:「依照江湖規矩,職業殺手受雇殺人,都是只問代價高低,並不需要知道大多內情。」

    郭長風說道:「可是,代價必須根據對方的身份,地位,以及下手時的難易而定,像這樣事事諱莫如探,怎麼能夠決定代價?」

    黑衣人道:「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只要郭大俠開口,我決不會說半個『不』宇。」

    郭長風道:「這話當真?你不怕我獅子大開口?」

    黑衣人道:「請說吧!但求能報仇雪恨,縱然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郭長風聳聳肩笑道:「一個人命裡注定要發財,真是山也擋不住。唔!我得仔細想想,別把機會錯過了。」

    一面自言自語,一面猛灌了兩大口酒,閉上眼睛,沉思起來。

    足有半盞熱茶之久,郭長風才緩緩伸出一個指頭,說道:「初次交易,我也不好意思過分敲竹槓,就算這個數目吧!」

    黑衣人道:「一萬兩銀子?」

    郭長風搖搖頭道:「十萬。先付半數作為訂金,其餘的,事成之後一次付清。」

    何老頭脫口道:「郭大俠你……」

    黑衣人擺了擺手,說道:「老何,不要多嘴,就照郭大俠的吩咐,去把銀票取來。」

    何老頭話到口邊,又忍了回去,歎口氣,轉身欲走。

    郭長風忽然道:「慢一點,我的話還沒有說完。」

    何老頭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郭長風道:「我一向辦事,有兩個小行規,不知道你們打聽過沒有?」

    黑衣人道:「郭大俠請說。」

    郭長風緩緩道:「第一,價款一定要付現銀,不收銀票。我對那白紙上寫黑字的玩意兒沒有興趣。」

    黑衣人遲疑了一下,道:「好!我答應你。十二個時辰內當面付現。」

    郭長風道:「第二,必須照我的往例,實行『比價增酬』。」

    黑衣人一怔,問道:「何謂『比價增酬』?」

    郭長風道:「我雖是職業殺手,卻從來不幹暗箭傷人的事。換句話說,你給了我多少報酬?委託我去殺誰?限期多久辦妥?這些消息,我都要事先通知對方。」

    黑衣人失聲道:「這怎麼行?你把消息告訴了對方,對方必定會戒備防範,豈不是無法下手了嗎?」

    郭長風微微一笑,道:「如何防範?那是他的事,能不能下手?卻是我的事。我若沒有把握,怎會把消息告訴他。」

    黑衣人道:「可是,你這樣做又有什麼目的呢?」

    郭長風道:「目的很簡單,我是想知道他願不願童付比你更高的報酬。」

    黑衣人問道:「如果他願意,又怎麼辦?」

    郭長風道:「如果他出的代價比你高,我只好暫緩下手,不過,我也同樣會把消息通知你,等你增加報酬,我再通知他……最後,看誰的報酬最高,才決定下手不下手。這就叫做『比價增酬』。」

    黑衣人道:「說了半天,原來你是拿這件事當作斂財的機會?」

    郭長風道:「職業殺手受雇殺人,本來都是只問代價高低嘛。」

    黑衣人怒道:「但你先接受我的僱用,就不該把消息洩漏給對方,這是最起碼的職業道德。」

    郭長風聳聳肩,道:「我覺得沒有什麼不應該,你既然要僱用職業殺手去殺人,最起碼的條件,就得有錢,如果錢沒有對方多,就該對方僱人來殺你了。」

    黑衣人霍地站起身來,大聲說道:「你」

    郭長風搖手笑道:「別生氣,生意不成人情在,好在咱們只是說說,尚未正式成交,假如你覺得不情願,還來得及另請高明,我既沒有拿你的訂金,也不知道你的姓名來歷,決不會壞你的大事。」

    黑衣人氣得哼了兩聲,「砰」的一下,又坐回椅中。

    郭長風卻站了起來,輕吁道:「多謝美酒款待,叨領盛情,竟無以為報,對不起,告辭了。」

    黑衣人突然問道:「那五萬兩銀子訂金,明天送到什麼地方交款?」

    郭長風詫異道:「怎麼?又改變主意啦?」

    黑衣人冷冷道:「我從來沒有改變過主意。不過,訂金付清以後,三個月內,我要仇人的首級。」

    郭長風道:「那得看你的仇人是誰?離這兒遠不遠?」

    黑衣人道:「並不太遠,他就住在襄陽府西邊的『寂寞山莊』……」

    郭長風矍然變色,道:「你是說『無敵飛環』林襄陽?」

    黑衣人道:「不錯,正是林元暉老匹夫。怎麼樣?郭大俠有些畏懼他?」

    郭長風笑笑,道:「倒不是畏懼,我是覺得很意外,聽說那林元暉威鎮荊襄,頗有俠名……」

    黑衣人接口道:「其實,卻是一頭披了人皮的畜牲。」

    郭長風道:「人也好,畜牲也好,都跟我不相干,我只關心他有投有錢?肯不肯花錢消災?」

    黑衣人冷哼道:「林元暉有錢有勢,或許他會出十五萬至二十萬兩銀子,買回他一條狗命,但是,他也可能先下手為強,使你一文錢也賺不到。」

    郭長風笑道:「這一點我自會當心,不勞囑咐。」

    黑衣人道:「我還有一件東西,托你帶給林元暉,見了這東西,也許他肯多出些銀子。」

    說著,從黑袍內取出一個小布袋,拋給了郭長風。

    那布袋寬約半尺,四邊用絲線密密縫住,質地輕柔,更散發著一股淡淡香味。

    郭長風拿在手裡掂了掂,笑道:「看來是蠻珍貴的,不知能值多少錢?」

    黑衣人道:「對林元暉來說,這是無價之寶,郭大快千萬要收藏妥當,不可失落。」

    郭長風點點頭,道:「好!希望你們在明天午夜以前,能把五萬兩現銀,送到洪記麵店,收到訂金,我就動身去襄陽府……」

    頓了頓,又道:「不過,咱們今後若要見面,應該如何聯絡?」

    黑衣人道:「郭大俠儘管動身,抵達襄陽府時,只要記住投宿城中『七賢樓』客棧,咱們自會趕去相見。」

    郭長風道:「七賢樓客棧在襄陽哪條街上?好找麼?」

    黑衣人道:「請放心。那是襄陽城裡首屈一指的大字號,襄陽一帶,沒有不知道的。咱們自會計算你的行程,預先訂好上等房等候。」  。

    郭長風笑道:「最好也能準備幾罐好酒,那就更妙了。」

    黑衣人冷冷道:「這些都沒有問題。可是,我要提醒郭大俠一句話,途中務必謹慎,千萬不要洩漏風聲,須知那林元暉不是好對付的人物。」

    郭長風含笑頷首道:「當然,他若容易對付,就不值十萬兩銀子身價啦!」

    黑衣人道:「林元暉的奪命金環號稱無敵,郭大俠最好不要太小看它……」

    郭長風道:「你只管準備好銀子,其他都是我的事。時候不早,我得走了。」

    說著,將小布袋揣進懷裡,卻順手抄起還沒喝完的半罐「千里香」,搖搖晃晃,走了出去。

    伺老頭欠身說道:「老奴送郭大俠一程。」

    郭長風擺擺手,道:「不必了,我還沒有醉,還認識路!」

    黑衣人既未挽留,也沒有起身相送,只用冷峻的目光,疑視著郭長風的背影。

    直到郭長風業已走遠了,才輕吁了一口氣,喃喃地說道:「咱們會不會找錯人了?」

    伺老頭道:「不會的,除了郭長風別人決沒有這麼高明的身手,何況……」

    黑衣人搖頭道:「可是我總覺得,此人雖然嗜酒好色,並不像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職業殺手。」

    何老頭道:「據老奴所知,當年郭長風出道時,的確專幹受雇殺人的勾當,因為身手高強,不出數年,便名震江湖,栽在他手中的武林高人,不下二十名之多,但是,三年前,忽然匿跡退隱,沒有再在江湖走動。」

    黑衣人輕「哦」一聲,道:「他年紀並不大,為什麼會忽然退隱呢?」

    何老頭道:「真正原因,老奴也不知道,但以常情推想,一個以殺人為業的人,總無法過安定日子,為了避仇,難免要躲躲藏藏。」

    黑衣人默然片刻,又問:「你看郭長風會不會是林元暉的對手?」

    何老頭道:「若論他們的武功強弱,老奴不敢妄斷。不過,老奴深信郭長風一定履踐諾言,而且,自從他出道以來,就從未失過手。」

    黑衣人說道:「我卻覺得,不能過分相信他,由現在開始,咱們必須在暗中監視他的行動,一切安排佈置,你要多多費心。」

    何老頭道:「老奴遵命。」

    黑衣人站起身子,道:「明天將五萬兩銀子送去,同時通知襄陽分號,立刻籌集現金,咱們要不惜代價,非買下姓林的首級不可……」

    五萬兩銀子不是個小數目,即使百兩一錠的大元寶。也得整整五百錠,堆起來比人還高。

    何老頭為了掩人耳目,把銀子分裝在五輛獨輪車上,每車兩口銀箱,六袋麵粉,遮蓋得天衣無縫,午夜前,都陸續運到了「洪記麵店」。

    麵粉送進麵店,本是天經地義的事,誰也不會注意。

    可是這些行動,卻沒有瞞過巷口小樓上那幾條銳利的目光。

    小樓就在巷子轉角處,恰好與「洪記麵店」的店門遙遙相對。

    樓上漆黑無光,卻有四個人並肩坐在黑暗中,正透過小窗空隙,注視著「洪記麵店」的動靜。

    右邊三位錦袍老人,正是紅石堡主秦天祥,太極門長老「百步神拳」應飛,以及洞庭君山麒麟寨主郝金堂。

    右邊一名紅衣少年,卻是「花蜂」柳寒山。

    四人隱身暗樓,居高臨下,默默看著巷子裡的情形,誰也沒有開口。

    直到何老頭已將「貨物」交卸完畢,押著空車出了巷子,柳寒山才輕輕問道:「三位老爺子,認識那個押車的老頭是誰嗎?」

    郝金堂道:「嗯!此人面熟得很。」

    應長老接口道:「他不就是那只喝麵湯的鄉下夫婦麼……」

    柳寒山道:「不錯,正是那一對渾身土氣的鄉巴佬,誰又想得到一個窮得只敢喝麵湯的糟老頭子,竟然拿得出三十袋麵粉。」

    紅石堡主道: 「他們本來就是莊稼農戶,收得幾袋麥面,賣給店家,這也是很平常的事。」

    柳寒山搖頭道:「堡主看走眼了,人家可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人。」

    紅石堡主詫道:「你怎麼知道?」

    柳寒山笑道:「不瞞堡主說,昨天夜晚,小生曾和那老太婆照過面,那老太婆不僅一身輕功爐火純青,內家功力也相當深厚,小生若非見機得早,險些栽了個大觔斗……」

    郝、應二人駭然道:「噢?有這種事?」

    柳寒山陰惻惻道:「而且,據小生揣測,他們在金陵現身,只怕還跟三位老爺子抱著同樣目的。」

    紅石堡主也吃了一驚,急道:「你是說,他們也在尋找郭長風?」

    柳寒山道:「非僅如此,照眼前情勢看來,他們可能已經搶先了一步。」

    紅石堡主道:「怎見得?」

    柳寒山壓低聲音道:「小生對這間麵店,已派人暗中監視,前天晚上,老闆娘寶蓮曾經突然失蹤,直到黎明前才匆匆返家,昨天夜裡,小生發覺那老太婆在附近出現,立刻跟蹤追查,結果幾乎吃了大虧。今晚,這老頭又偷偷地運來五車麵粉……種種跡象,足證他們與郭長風,業已有了聯繫-

    紅石堡主道:「你既然發現這些可疑跡象,為什麼不早些通知咱們?」

    柳寒山聳聳肩,道:「小生承諾在五天內找到郭長風,今天才第三天,並未超過時限呀!」

    紅石堡主怒道;「你可知道?咱們一定要在別人之前找到郭長風……」

    郝金堂急忙勸道:「秦兄,事已如此,也不要責怪柳相公了,如能盡快找到郭長風,或許還來得及。」

    應長老也道:「這話不錯,現在什麼都不急著說,只要找到郭長風,亡羊補牢,尚未為晚。」

    紅石堡主歎了一口氣,道:「也只好這樣想了。姓柳的,快說!咱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郭長風?」

    柳寒山道:「要見郭長風不難,但有一句話,必須事先申明。」

    紅石堡主沉聲道:「你還有什麼嚕囌?」

    柳寒山道:「小生只負責找到郭長風,至子見面以後的事,卻不在小生職責之內。」

    虹石堡主叱道:「不用你申明,只要見到了郭長風,你儘管滾得越遠越好!」

    柳寒山道:「可是,堡主答應的『子母金丹』……」

    紅石堡主道:「當然給你,難道你還怕老夫會抵賴不成?」

    柳寒山站起身來,深深作了一個揖,說道:「小生先謝謝堡主的厚賜,就此告退。」

    紅石堡主一伸手,道:「慢著,郭長風在什麼地方?」

    柳寒山微微一笑,說道:「堡主請看,那個剛由洪記麵店出來的人,就是郭長風。」

    三人回望窗外,果然看見店門已重新啟開,一盞燈引出兩個人影。

    前面是個青衣漢子,頭戴闊邊范陽笠帽,寬寬的帽沿,遮去大半個面龐,肩後背著包裹,好像準備出遠門的樣子。

    後面掌燈相送的,正是寶蓮。

    兩人站在門前,低聲說著話,看看情形。寶蓮正依依不捨,慇勤叮囑著歸期。

    應長老輕歎道:「人言郭長風貪酒好色,果然不錯,原來他和這俏寡婦真的有一手。」

    柳寒山笑道:「老爺子現在總算明白了,如果沒有一手,牛肉麵怎會賣二十兩銀子?」

    郝金堂道:「他為什麼要離城遠行呢?」

    柳寒山慢吞吞道:「這就很耐人尋味啦!為了最近找他的人太多,想出去避避風頭?是剛才收下三十袋麵粉,對人家有了什麼承諾?或許……」

    忽然住口沒有再往下說,因為那青衣漢子已經離開了洪記麵店,獨自向巷口走去。

    寶蓮在門前癡立了片刻,也轉身回屋,掩閉了店門。

    郝金堂和應長老立即長身而起,低問道:「秦兄,是否要攔住他?」

    紅石堡主擺了擺手,說道:「別忙,咱們先跟蹤他一程,看看有沒有人在暗中窺伺。」

    郝金堂轉望柳寒山道:「柳相公也一同去嗎?」

    柳寒山搖頭道:「小生還有點瑣事,過些日子,再去紅石堡拜見吧!」

    三人無暇多問,匆匆下樓,尾隨著青衣漢子而去。

    ※   ※   ※

    紅石堡主等人去遠。柳寒山也緩步下了小樓。

    可是,他卻沒有離開這條陋巷,反而走向洪記麵店,舉手在門上輕輕叩了三下。

    店裡低問道:「誰?」

    「是我,小強。」

    「門沒上栓,自己進來吧。」

    自稱「小強」的柳寒山輕輕閃身而入,順手插上了栓。

    店內一燈瑩瑩,櫃上高坐一人,正悠閒地喝著酒,竟是郭長風。

    兩人見面,居然像多年老友似的,絲毫投有驚訝的表情。

    郭長風招招手,道:「小強,辛苦了,快來喝兩盅,這可是道地『千里香』,有錢也不容易買到。」

    小強也不推辭,捧起磁罐就灌了一大口,抹抹嘴唇道:「唔!果然是好酒。」

    郭長風笑道:「好雖好,可惜只剩這半罐了,還是我特地給你留著的,你可得省點兒喝。」

    「謝謝大哥。」

    小強貪婪地又喝了一口,道:「寶蓮呢?」

    郭長風道:「在房裡收拾東西哩。」

    小強道:「還收拾什麼?有了銀子,哪兒不好再買新的?」

    郭長風搖搖頭,道:「女人就是這毛病,只要出遠門總要大包小件的帶著,恨不得連房子也江在背上。」

    小強道:「也難怪,這一次出門,不知什麼時候再能回來了。」

    郭長風道:「說得也對,剛才二楞子臨走時,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我真擔心被三個老討厭看出破綻。」

    小強微笑道:「提起秦天祥他們,也算是老江湖了,想不到這次也上了當,看情形,不到明天晌午,他們是趕不回城的啦。」

    郭長風道:「這三個老討厭並不簡單,自從前天起,他們便分頭監視著『小雲軒』,『竹林小館』和『李麻子小吃店』這幾處地方,半步不肯離開,咱們若不先支開他三個,一切計劃都無法實現。」

    小強道:「這件事,得謝謝『花蜂』柳寒山,如非那小子盯得太緊,被姓吳的老太婆打了一掌,身負重傷,有他夾在中間,就沒有我的機會了。」

    郭長風點點頭,道:「不過,咱們的行動也得加快,天亮以前,你一定要送寶蓮她們離開金陵,千萬不能誤事。」

    小強道:「六哥放心吧,我黑蜘蛛什麼時候誤過事?」

    郭長風道:「但這次情形不同,除了紅石堡之外,金陵城中,還有許多黑白兩道高手,咱們的一舉一動,可能都有人窺伺。」

    小強曬道:「那些傢伙,就更不值一提了。」

    郭長風道:「小強,不要太自負,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尤其那神秘黑衣人,更不可小看。」

    小強道:「你是說張家大院那個黑衣人?」

    郭長風道:」正是。」

    小強詫異道:「他不是出錢的主顧嗎?難道還會跟咱們作對?」

    郭長風道:「我並沒有說他會跟咱們作對,但此人事事諱莫如深,內心似乎隱藏著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咱們對他,決不能太過信任。」

    小強道:「六哥指的是」

    郭長風道:「譬如,他始終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對自己的姓名、來歷,以及和林元暉結仇的原因,都不願透露片語隻字,他自稱身世坎坷,卻又好像擁有很多財富,而且,他手下另外七名黑衣人,莫不是武林罕見的暗器高手,那姓何的老管家夫婦,更是身懷絕技之輩……

    這些事,哪一件不是充滿了詭秘?」

    小強道:「既然如此,六哥就不該接受他的委託。」

    郭長風道:「不!正因為這些事處處充滿詭秘,我才同意接受他的委託。」

    小強道:「為什麼?」

    郭長風微微一笑,道:「冰凍三尺,非一日寒。他能出十萬兩銀子高價,僱人刺殺林元暉,我想,林元暉不會不知道他的來歷吧……」

    正說到這裡,寶蓮挽著一個大包袱走了出來,接口道:「你們在說誰呀?誰的來歷不知道?」

    小強連忙站起身來,笑道:「咱們正談到你呢,如今麵店也不用開了,換個地方,現現成成的富婆,那時候,誰還知道你的來歷。」

    寶蓮偷偷望望郭長風,歎口氣,說道:「唉!守著銀子守不著人,又有什麼意思?但凡有個依靠的人,我倒寧願過窮日子。……」

    郭長風假作沒有聽見,問道:「時候不早,該動身了,你的東西都收拾好了沒有?」

    寶蓮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該帶些什麼,房裡還有兩口箱子,你替我看看,要不要一起帶去?」

    小強忙道:「我也去瞧瞧。」

    兩人進入後面的臥室,小強又低聲說道:「六哥,我跟你一塊兒到襄陽去,好嗎?」

    郭長風道:「不行,你要負責安頓這些女孩子,不能讓他們受到連累。」

    小強道:「我先把她們安頓妥當,然後再去襄陽找你,這總行了吧?」

    郭長風皺眉道:「又不是去遊山玩水,你幹嘛也要跟去湊熱鬧!」

    小強連連拱手,笑著道:「拜託啦,六哥,就當帶我去磨練磨練,開開眼界吧,也許有什麼瑣碎小事,我還可以替你跑跑腿。」

    郭長風沉吟了一下,道:「好吧,你一定要去,得依我兩件事。」

    小強笑道:「別說是兩件,兩百件也依。」【OCR:大鼻鬼】郭長風道:「第一,未得我的同意,決不能擅自進入『寂寞山莊』。」

    小強點頭道:「行!沒有你的吩咐,我連它那大門也不看一眼。」

    郭長風又說道:「第二,咱們要假作互不相識,只能夠我去見你,不許你來見我。」

    小強道:「假作不認識很容易,可是,咱們如果不聯絡。你怎麼知道在哪兒才能找到我呢?」

    郭長風道:「你可以住在城中的『七賢樓客棧』,有事的時候,我自會跟你聯絡……」

    ※   ※   ※

    「七賢樓」,果然是襄陽府首屈一指的大字號。

    臨街兩層酒樓,飛簷雕欄,氣象萬千,足可擺下三十桌宴席。

    後面四進院落,全是清靜高稚的客房,粉壁朱廊,一塵不染。

    院子裡,屋窗下,種滿了一叢叢青翠欲滴的細竹。

    明窗雅園,修篁幽風,這鬧市中的客棧,竟然不沾一絲俗氣。

    或許是店主人對竹有所偏愛,傾慕「竹林七賢」的韻事,因此,取名為「七賢樓」。郭長風就坐在樓上靠後窗的小主桌前,自酌自飲,默默啜著酒。

    這座位很適中,既可分享酒樓的熱鬧,又能領略後院的幽靜,而且距樓梯口不遠,上下進出的酒客,都可一覽無遺。

    郭長風已經坐了不少時候,酒也喝得半醉了,仍然沒有起身的意思。

    因為他發覺,還有一個人比他坐得更久,酒喝得更多。

    那是一個鬚髮斑白的老人,獨自坐在樓角一張最偏僻的座位上,看年紀,約莫五六十歲,形貌枯槁,衣著陳舊,神情顯得十分惶悴。

    儘管外貌衰老萎頓,眉宇間卻隱然透著威儀,衣著雖然陳舊,卻是極高貴的錫緞湘繡。

    尤其令人詫異的是,他分明跟酒樓中的夥計都很熟,卻孤零零獨坐一隅,自己拚命喝著悶酒,除了添酒上菜,夥計們都離他遠遠地,誰也不跟他說話,他也不理睬別人。

    許多食客上得樓來,都含著笑臉,向他點頭招呼,但是,老人卻視若無睹,連眼皮也沒有抬一下。

    他似乎很落寞,又好像很孤傲,雖然置身喧嚷的酒樓,竟如同被人們遺忘了一般。

    郭長風偷偷注視著他,忽然發現鄰桌兩個漢子,也跟自己抱著同樣目的。

    這兩人,都是錦衣華服,氣宇軒昂,隨身攜帶著兵刃鏢囊,一望而知,就是武林中人。

    兩人也在喝酒吃菜,卻很少交談,偶爾開口,音也很低,但目光始終不離老人左右。

    樓上食客絕大多數是商賈士紳,有的談笑生風,有的猜拳行令,也有商談生意的,也有點唱小曲的,大家正興高采烈,誰也沒有留意這兩名漢子。

    只有郭長風冷眼旁觀,心裡暗暗詫異,索性再添了一壺酒,淺啜慢酌,倒要看這兩人究竟有什麼企圖?

    不知不覺問,一壺酒又空了,兩名漢子仍然沒有進一步的舉動,那斑發老人卻巍顫顫地站起身來。

    他一起身,兩名漢子急忙低下了頭。

    斑發老人顯然醉了,搖搖晃晃走向樓梯口,竟忘了叫夥計結算酒萊錢。

    酒樓夥計居然也沒有向他要銀子,只在樓梯口賠笑相送,道:「老爺子,好走啦,明天請再來坐。」

    斑發老人理也不理,逕自下樓而去。

    兩名漢子緊跟著也站起身來,其中一人立即快步下樓,尾隨老人出店,另一個急道:

    「夥計,算算賬。」

    兩人吃喝並不多,據郭長風私下估計,頂多一二兩銀子已足夠了。

    誰知夥計卻道:「總共七兩五錢。小的替你記在賬上,下一次一起算吧?」

    那人搖頭道:「不用了。」

    丟下一錠十兩重銀塊,匆匆出店而去。

    郭長風看得一怔,心想:這倒好,敢情「七賢樓」的酒菜,並不比「洪記麵店」的牛肉麵便宜多少?

    也只有硬著頭皮挨一竹槓了。

    子是,也站了起來,招手道:「夥計,算算我這兒要多少錢?」

    夥計清點了盤盞,道:「一共是二兩四錢銀子。」

    郭長風已經掏出二十兩一錠元寶,聽了這話,不禁又是一怔,道:「你仔細看看,沒有算錯?」

    夥計笑道:「現成的幾樣酒萊賬,哪兒會算錯?您多喝了兩壺酒,所以略貴了些。」

    郭長風詫道:「這麼說,你們店裡的酒菜,竟有兩種價錢?」

    夥計道:「沒有啊!小店開業十多年,從來都是實價不二,童叟無欺的。」

    郭長風道:「既是實價,剛才那位客人分明比我吃喝得少,為什麼收人家七兩五錢銀子?」

    夥計愣了愣,忽然失笑道:「原來您誤會了,方纔那位客人,是付的兩桌酒賬。」

    郭長風道:「哪兩桌?」

    夥計道:「他們自己吃的一份,再加上那位老爺子的一份,兩桌一起付,自然要多些。」

    郭長風道:「可是,他們跟那位老人家並不認識,為何要替他付賬?」

    夥計道:「誰說他們不認識?他們根本就是一家人嘛!」

    郭長風道:「噢?怎會是一家人?」

    夥計道:「您初到敝地,難怪不知道,剛才付賬的兩位客人都是城外『寂寞山莊』的護莊武師……」

    郭長風一驚,道:「那麼,那位老人家又是誰?」

    夥計道:「他就是『寂寞山莊』的莊主。」

    郭長風「砰」的一聲,又坐回椅上,喃喃自語道:「你是說……那一身舊衣的老人,就是名滿江湖的『無敵飛環』林元暉?」

    夥計道:「一點也不錯,襄陽府的人,誰不認識他就是林莊主。」

    郭長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雖沒見過「無敵飛環」林元暉,在江湖中,卻已久聞其名。

    據說林元暉出道甚早,自從十五年前,為了挽救武當派毀山覆滅的厄運,在「解劍池」

    畔,獨鬥「桐柏十惡」,一戰成名,贏得「林襄陽」的美譽,從此威震荊襄,名揚天下,成為白道中最受人尊重的一代大俠。

    當時林元暉還是個二十五六歲翩翩少年,算到現在,至多也不過才四十出頭,正當壯年有為,怎麼竟會是一個如此衰老,如此頹廢的糟老頭呢?

    是什麼原因使他喪失了英風豪氣?

    甚至連容貌也改變了?

    像這樣一個贏弱蒼邁的人,想殺他,不過舉手之勞而已,黑衣人又何須煞費苦心,用十萬兩銀子高價,把自己從金陵請來?

    郭長風心裡疑雲叢生,順手把兩錠元寶交給夥計,問道:「那寂寞山莊在什麼地方?離這兒遠不遠?」

    夥計道:「不遠。出西門一直走,大約六七里路,有一片桑樹林子,繞過林子就到了。」

    郭長風點點頭,轉身下樓。

    夥計叫道:「您才吃了二兩四錢酒菜,用不著這許多銀子……」

    郭長風道:「多的存在櫃上,替我留一間清靜上房,今天晚上,我就住在你們店裡。」

    夥計一面應諾,一面又道:「您貴姓?」

    郭長風道:「姓郭。」

    夥計巴結地道:「郭爺早些回來,小的交代他們替您準備熱水……」

    郭長風沒再回答,舉步出店,逕向西門走去。

    這時天色已近傍晚,街上行人熙攘往來,早不見了林元暉的蹤影。

    郭長風直出西城,行約數里,果然望見一片桑樹林,林外竹籬圍繞,佔地甚大,估計桑樹總在千株左右。

    繞過桑園,迎面一座小山,莊院就建在小山頂上。

    郭長風縱目遠眺,不禁有些失望。

    這座名滿江湖的「寂寞山莊」,顯然不如想像中雄偉。

    一條石板鋪成的山路,婉蜒直達山頂,莊門前有塊廣場,業已長滿了野草,場中旗桿,只剩下半截,鐵鑄的莊門,也已袟{斑剝,半倒半掩,牆上既無刁斗,門前也不見守衛,一眼望進去,燈光寥落,人影全無,顯得既冷清,又荒涼。

    唯一尚稱完好的,是山路盡頭那塊大石,石上刻著七個大字:「自古英雄皆寂寞」。

    石是堅硬的青石,字跡更鐵畫銀勾,蒼勁有力,且是以內家金鋼指力刻成的。

    這就是當年威震荊襄的「寂寞山莊」?

    到如今,竟然破落到這步田地?

    郭長風打算進莊去採探一番,見了這般景況,不覺感慨萬千,興味索然,搖搖頭,又折返舊路。

    回到城中,已是萬家燈火。

    目睹街市皆繁華,再想到寂寞山莊的蕭瑟,郭長風的酒癮又發了。

    當他一腳踏進「七賢樓」的大門,那名夥計立刻迎了過來,笑著道:「郭爺,這麼快就回來啦?房間已經替您準備好了,在第四進院子,是小店裡最好的一間客房……」

    郭長風道:「很好,再給我弄點酒萊,送到房間裡來。」

    夥計忙道:「郭爺先請回房盥洗休息,小的這就替您送去。」

    接著,又向另外一名照管內院客房的夥計叮囑道:「這位就是從金陵來的郭爺,住第四進特一號上房,你務須要小心侍候。」

    郭長風詫道:「你怎麼知道我剛從金陵來?」

    那夥計道:「小的本來不知道,是掌櫃說的。」

    郭長風道:「我跟你們掌櫃,並不認識?」

    那夥計笑道:「因為郭爺的房間,已經有人替你先訂好了,而且預付了費用,剛才小的送銀子去櫃上存放,才聽掌櫃說起,那二十兩銀子稍等便會退還你。」

    郭長風哦了一聲,道:「他姓什麼?什麼時候來訂的房間?」

    那夥計道:「這個……小的也不太清楚,恐怕得問掌櫃才知道。」

    郭長風點點頭,道:「等一會,請你們掌櫃到後院來一趟。」

    ※   ※   ※

    那夥計的話,一點也沒有吹噓。

    後院上房庭院幽深,綠窗擁翠,另成格局,的確是「七賢樓」客棧最好一間客房。

    嚴格說起來,已經不能算是「一間客房」,因為這是一整棟精緻的小瓦屋,裡面又分為二明一暗三間小室,一間臥室,一向客廳,還有一間小巧的書房。

    更難得的是,院子裡別無其他客房,只須把園門一關,便與前面三進院落隔絕,閒雜人決不會闖進來。

    郭長風四周打量了一遍,笑道:「這種客房,租金一定不便宜吧?」

    夥計道:「不錯,這是特等套房,每天租費,得需十兩銀子。」

    郭長風伸伸舌頭道:「不知我那位朋友,替我預付了多少費用?夠住幾天?」

    夥計笑道:「郭爺放心吧。掌櫃的已經吩咐過了,只要郭爺住在小店,一切費用,分文不收,小店自會跟老福記錢莊結算。」

    郭長風道:「哦?老福記錢莊肯替我付賬?」

    夥計道:「這間客房本來就是老福記錢莊替你訂的,難道郭爺真不知道?」

    郭長風忙道:「不!我當然知道。只是沒想到他們會訂這麼貴的房間,其實,我單身一個人,住這麼一整座院子,未免太浪費了。」

    夥計道:「郭爺太客氣,誰不知道老福記錢莊是大江南北首屈一指的殷實字號,郭爺認識這種有錢的朋友,還用得著替他省錢嗎?」

    郭長風微笑道:「話不是這麼說,朋友難得交到,能夠省一點,總該替朋友著想。」

    夥計笑道:「郭爺真是夠朋友。小的替你準備好了熱水,郭爺先洗個澡,酒萊也就送來了。」

    郭長風不便再探問下去,只好點點頭,入房盥洗。

    在沐浴盥洗的時候,不禁暗處思索道:我的行蹤,只有黑衣人知道,這老福記錢莊,想必跟黑衣人有某種關係,等一會見到客棧掌櫃,倒要好好探詢一下老福記錢莊的情形……

    正想著,外間忽然有叩門的聲音。

    郭長風只當是夥計送酒萊宋,漫聲應道:「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吧,我正在洗澡!」

    等他洗好澡,僅穿了一條短-,赤膊著上身開門出來,卻發現客廳內除了酒菜之外,還坐著一位不速之客。

    那人頭戴黑罩,身著黑袍,赫然竟是在張家大院會晤過的神秘黑衣人。

    郭長風驀然一怔,不由大笑道:「閣下真不愧消息靈通,如果要玩捉迷藏,我一定甘拜下風……」

    黑衣人眼神冷峻,卻無絲毫笑意,把頭一轉,側著臉道:「郭大俠請先穿好衣服,咱們再說話。」

    郭長風道:「何必那麼麻煩呢,像這樣又涼快,又舒服,不好嗎?來!來!閣下也把這討厭的頭罩黑袍脫了吧,大家裼袒相見,痛痛快快喝幾盅!」

    黑衣人霍地站起身來,冷冷道:「這是郭大俠的住所,在下就算是客人,哪有客人造訪,主人卻衣衫不整的規矩?」

    郭長風笑道:「規矩還不是人自己訂的,只要咱們覺得舒適,管那些虛禮幹什麼……」

    黑衣人截口道:「在下不慣放蕩形骸,如果郭大俠不能以禮相待,那只好告辭了。」

    郭長風連忙道:「別走!別走!既然閣下看不慣,我去穿上件衣服,不就行了嗎?」

    說著,拱拱手,退回房內。

    不一會,果然衣衫整齊地出來,故意又拱手長揖,搖頭晃腦道:「不知大駕光臨,有失遠迎,當面恕罪。」

    黑衣人似乎想笑,卻極力忍住,仍以冷峻的口氣道:「在下是來商談正事,希望郭大俠不要嬉戲玩笑。」

    郭長風欠身道:「有何教言?在下悅耳恭聆……」

    微頓,又笑道:「請問,我能一面喝酒一面談話嗎?」

    黑衣人道:「請便。」

    郭長風道了聲:「謝謝」!

    自己斟酒,舉杯一飲而盡,接著道:「可惜閣下不喝酒,在下卻嗜酒如命,咱們只好說歸說,喝歸喝了。」

    黑衣人哼道:「郭大俠可知道今天險些為喝酒誤了大事?」

    郭長風道:「沒有呀,在下今天才抵襄陽,只在七賢樓上喝過一次酒。」

    黑衣人道:「喝酒本來無妨,但你不該酒後向夥計探問林元暉的身份,更不應該公然跟蹤,前去寂寞山莊。」

    郭長風暗驚道:「莫非今天午後,你也在七賢樓上?」

    黑衣人冷冷道:「我雖然不在,可是,你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得很清楚,老實告訴你,這間客房就是我替你訂下來的。」

    郭長風笑道:「原來如此,我真誠謝謝閣下了。」

    黑衣人道:「郭大俠,我必須提醒你一件事,你既然接受了我的委託,就有義務跟我合作,像今天發生的事,實在大不應該……」

    郭長風道:「你不是委託我去殺林元暉嗎?我去寂寞山莊踩探形勢,以便下手,這有什麼應不應該?」

    黑衣人道:「不惜。你是應該去踩探,但決不能如此冒失,以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我早就提醒過你,林元暉不是等閒人物,寂寞山莊,更不是尋常地方。」

    郭長風搖搖頭,道:「據我所見,卻並不如你說的那麼嚴重。」

    黑衣人道:「你以為林元暉真是一個老邁無用的酒徒?你以為寂寞山莊真是那麼荒蕪破落,可以任人來去的廢墟?」

    郭長風道:「難道不是?」

    黑衣人冷笑道:「如果真是那樣,我就不須用十萬兩銀子的高價,聘請郭大俠出山了。」

    郭長風道:「我也正在奇怪,事實上,你是大可省下那筆錢的。」

    黑衣人歎了一口氣,道:「郭大挾,你錯了,而且錯得太可怕,太可笑。」

    郭長風笑道:「是嗎?我怎麼倒不覺得?」

    黑衣人道:「告訴你,這是他們的誘敵詭計,其實,你今天的一切行動,都已落在他們眼中,這家客棧,也已經被寂寞山莊在暗地裡監視了。」

    郭長風道:「既然這樣,你怎麼還敢來呢?」

    黑衣人道:「我自然有應付的方法,再說,此事與我切身有關,我不能不來告訴你。」

    郭長風微笑道:「謝謝你的關照,請放心,我也有應付的方法。」

    黑衣人道:「郭大俠,難道你認為我是故意危言聳聽不成?」

    郭長風聳聳肩,道:「決設有這個意思,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希望你能答應。」

    黑衣人道:「什麼請求?」

    郭長風道:「寂寞山莊有人監視我的事,我自會留意,只希望你不要再派人監視我的行動,可以嗎?」

    黑衣人怫然不悅道:「這是什麼話?我付了代價,當然有權知道你做了些什麼事,怎能說是監視。」

    郭長風笑道:「可是,我有個毛病,當我辦事的時候,不喜歡有人在我背後盯著。」

    黑衣人道:「我是善意的關心,並非惡意。」

    郭長風道:「我也只是希望自由自在,不願章受人監督而已。」

    黑衣人道:「別忘了,你現在是受雇替我辦事。」

    郭長風淡淡一笑,道:「閣下也別忘了,在『比價增酬』尚未定論之前,郭某是否有此榮幸替閣下辦事?現在還很難說哩!」

    黑衣人厲聲叱道:「你」

    他分明已經怒極了,但話到舌尖,突又忍住。

    郭長風卻毫不生氣,一面取杯斟酒,一面道:「我怎麼樣?」

    黑衣人目光連閃,長吁了一聲,忽然改口道:「一定是喝醉了,咱們改天再談吧!」

    說完,站起身子,舉步向門外疾步走去了。

    郭長風笑道:「別生氣!時間還早嘛,再聊一會兒……」

    待他斟滿一杯酒,抬頭看時,竟不見了黑衣人的影子。

    郭長風駭然一驚,立即長身而起,旋風般追出門外,掠登屋頂……

    可是,四周夜色茫茫,那黑衣人早已杳如黃鶴,消失無蹤了。

    郭長風對自己的輕功造詣和耳目敏銳一向很自負,就算是一隻蟑螂,也休想如此從容由身邊遁走,黑衣人居然能在轉顧之間,走得蹤影全無。

    這,簡直是絕不可能的事。

    然而,儘管是不可能,事實都發生了。

    如果不是黑衣人武功已經出神入化,難道是自己本身功力荒廢滅退了麼?

    郭長風低頭看看自己的雙手,不禁又想起林元暉的龍鍾老態,終子歎了一口氣,怏怏回到房裡。

    這一夜,他是真正醉了,而且醉得很厲害……

    第二天醒來,已是日上三竿,時將近午。

    郭長風覺得頭還有些暈,翻個身,準備再假寢片刻,卻聽見門上,有叩指輕響聲。

    「誰?」

    「是我。」

    房門放開,客棧夥計含笑探進頭來,道:「小的來過三四次了,見郭爺睡得正熟,一直沒敢驚動。」

    郭長風道:「有什麼事嗎?」

    夥計道:「楊總管親自來拜會,請郭爺吃午飯,現在已經近午了,就怕郭爺睡過了時辰……」

    郭長風道:「哪一個楊總管?」

    夥計將一份大紅拜帖捧到床前,道:「請郭爺過目。」

    帖子上寫著

    「寂寞山莊總管楊百威頓首。」

    郭長風一皺眉頭,說道:「他人在哪兒?」

    夥計道:「楊總管一大早就來了,等了整整一個上午,現在前廳酒樓坐候,酒萊全準備好啦,只等郭爺去入席。」

    郭長風揮揮手,道:「好!替我去回一聲,我馬上就到。」

    夥計去後,郭長風不由暗忖道:我昨天才到襄陽,今天一早,寂寞山莊的總管就找上門來,看來黑衣人的話,竟有幾分可信了。

    子是,起身盥洗更衣,特地將黑衣人交付的那個小布口袋貼身藏好,然後往前廳趕約。

    「七賢樓」上,果然已經擺好了一桌豐盛的酒席。

    桌邊坐著一個中年文士,大約四十五六歲,細眉風目,身材修長,胸前黃髯飄拂,眼中神光閃爍,一望而知是位內外兼修的武林高手。

    郭長風才上樓,那中年文土便迅速地迎了過來,含笑拱手道:「郭兄,久仰了!在下就是楊百威。」

    郭長風也拱手,微笑道:「昨宵不慎病酒,有勞楊兄枉駕久候,實在大失禮了。」

    楊百威道:「不!失禮的應該是在下,昨日承郭兄蒞莊過訪,未及迎接,諸多簡慢,在下今天是專程來賠罪的。」

    郭長風連忙說道:「不敢當。郭某是個魯莽人,冒昧之處,還望楊兄大大包涵了。」

    楊百威道:「郭兄大客氣了,貴客臨門,這是敝莊的榮幸,來!來!快快請上座。」

    說著,一探手,握住了郭長風右腕。

    他出手迅快絕倫,也不知是有意?或是無意?

    指尖所按,竟是腕間「脈門」穴道。

    郭長風並沒有閃避,只輕輕一翻手,也握住了對方的右臂,笑道:「郭某怎敢居先,還是楊兄請上座吧!」

    五指觸處,正在楊百威的肘關「曲池穴」上。

    「脈門」僅是手腕軟麻穴,「曲池」卻是人身十二大穴之一,雖不制命,足能令人昏迷癱瘓。

    楊百威臉色微變,突然哈哈大笑道:「咱們都不必謙讓了,索性賓主分坐,郭兄以為如何?」

    郭長風道:「這樣最好。」

    兩人同時鬆手,各自退後了一步,重新敘禮,分賓主而坐。

    夥計們立刻上前斟酒。

    楊百威舉杯道:「郭兄,你我雖是初交,對郭兄的魔手神技,在下的確傾慕已久,今日一晤,足慰平生,這杯酒,權當替郭兄洗塵。來!乾杯。」

    郭長風毫不遲疑,一飲而盡——

    全本書庫掃瞄、獨家連載 大鼻鬼 OCR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