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地獄的另一半 第九章
    參與會議的只有五個人。

    季滔、詩音、歐陽霆、睿宇、秘書楊慧心。

    季滔打量著眼前的兩個男人,感覺得出他倆皆非池中之物。「巫睿宇?」他看過睿宇的相片。

    「季董事長。」睿宇禮貌性的喚。

    「不用那麼生疏,跟著翩翩叫我……」「爹地」二字來不及說出口,季滔腳踝便傳來火辣的疼痛。

    詩音輕踢父親的腳,直盯著他的眼說:「叫季伯父是吧?」

    「對對對,叫季伯父。」季滔埋怨地看了女兒一眼,不過是差點說錯話,沒必要踢那麼用力吧。

    「季伯父。」歐陽霆優雅地點頭打招呼。

    「你應該稱呼季董事長。」詩音冷言糾正。

    季滔發現詩音和歐陽霆之間不尋常的氣氛,但不打算點破。「就叫季伯父吧。」

    詩音再度提醒自己,平常心以待,「關於『快樂天堂』,經過我們的評估,在土地買賣完成之後,我們願意無條件永續經營。」

    「如何永續經營?」睿宇瞇起深沉的眼,不接受這樣草率的回答。

    季滔這才仔細噍向睿宇,他和相片裡頭的人似乎不大一樣,和翩翩形容的人更是天壤之別。

    「我們會為『快樂天堂』重新安排一塊地。」詩音說明著。

    「然後?」就只是找一塊地那麼簡單,可是過不了睿宇這關的。

    「小朋友的教育費全部由『龍的圖騰』支付,將來能力條件優秀的人,可以優先進入集團工作。」這可是對小朋友一項很大的保障。

    「你們真的願意無條件這麼做?」歐陽霆很滿意這樣的安排。

    「可惜我聽到目前為止,你們還沒有替『快樂天堂』尋找一個新家。」方案聽起來還可以,但是著手準備的誠意似乎差了那麼一點。

    「我說過,買賣完成之後,我們會依約而行。」詩音微微加重語氣。睿宇的質詢等於是對「龍的圖騰」的不信任。

    「不行!」睿宇態度堅決,「除非已經擬定『快樂天堂』完整的未來規畫,否則我們不簽任何合約。」

    「我們已經承諾——」

    睿宇伸出於制止詩音,「我們要的不是承諾,而是行動。」

    「睿宇?」歐陽霆明白睿宇的顧慮,但是有哪一個企業在合約還沒簽定之前,願意先無條件付出?畢竟,要蓋一間「快樂天堂」並不是筆小數目。

    「想爭取這塊上地的人多得是,並不是只有『龍的圖騰』。」睿宇的語氣沒得商量。

    「你懷疑我們公司的信譽?」季滔也忍不住皺眉。這個巫睿宇跟敦厚、老實這些字眼根本沾不上邊,他真是翩翩的心上人嗎?

    「不是懷疑,只是小心。」睿宇接收到季滔打量的眼神,卻完全不為所動。

    「既然如此,又何必找上『龍的圖騰』?」他以為翩翩已經將雙方的觀念都轉達了。

    「無論合作對象是誰,我們的條件都不會變。」換句話說,合作對像不—定要是「龍的圖騰」。

    「兩方合作的前提,必須能夠相互信任。」詩音也不大敢相信,昔日見到的睿宇,跟眼前的男人真是同一人嗎?

    「『快樂天堂』和『龍的圖騰』如果勢力相當,我也許會考慮相信你們。」可惜,「快樂天堂」處於絕對的弱勢,他必須很小心。

    「我以為我們會親上加親。」季滔歎口氣。

    季滔的話刺中睿宇的心結,說者無心,聽在睿宇耳裡,卻是讓他最不能承受的背叛,他強忍著心底不停泛起的酸意和刺痛,「如果翩翩只是你們進行交易的一顆棋,那麼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下錯棋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季滔氣得拍桌。翩翩怎會喜歡上這個人?巫睿宇全身上下帶著危險因子,完全不能信任別人,尤其他該死的竟然懷疑翩翩!

    「想用翩翩換取『快樂天堂』的土地,未免太高估自己的女兒了吧?」翩翩背叛自己的這個想法,讓睿宇失去了理智。

    「巫睿宇!」

    「睿宇?」

    在場的人同時驚呼,沒有人想到睿宇竟會說出如此殘酷的話。

    「翩翩不是這種人,她甚至不清楚『龍的圖騰』是季家的企業不是嗎?」歐陽霆試著平息已然挑起的戰端。

    「路上隨便抓一個人,都知道赫赫有名的『龍的圖騰』,身為大企業的二千金,竟然睜眼說瞎話。」睿宇冷哼,他滿心滿腦都是翩翩的笑,而那笑現在變成猙獰的心魔,足以讓他發狂。

    「巫睿宇,我要你收回你說的話。」季滔拍桌站起。

    「想要『快樂天堂』的地,只有一個辦法——讓我相信你們的誠意。」季滔的氣勢嚇得了別人,嚇不了他巫睿宇。

    「巫睿宇!」詩音想起在休息間裡的翩翩,臉色霎時蒼白。

    「我女兒哪裡不好?她單純、美麗,倒是你,滿腹心機和猜疑,根本配不上翩翩。」

    「一個教自己女兒主動投懷送抱的父親,難道就比較清高?」睿宇反唇相稽。

    「翩翩怎麼會愛上你這樣一個人?!」季滔從未如此憤怒過。

    面對季滔的指控,睿宇心裡微顫,但是話已出口,再解釋便顯得矯情。

    「翩翩口中的你,老實、細心、體貼,什麼好話都說盡了;而你口中的翩翩,竟然……」季滔無法重複那些傷害心愛女兒的言語,「既然你這樣誤會翩翩,為什麼還要虛情假意欺騙她?」他突然恍然大悟,「我懂了,你在利用翩翩。」

    「我沒有。」睿宇立即否認。如果他不曾動心,那一夜早就佔有她了。

    「你知道你這些話對翩翩是多大的傷害?」詩音回過神,想趕緊結束這一切,「你們走吧,再多的利益也不及翩翩的幸福來得重要。」

    「詩音……」歐陽霆還想挽回,他剛剛也著實被睿宇嚇住了。

    「不要說了!」早就淚眼婆娑的翩翩,一臉蒼白地靠在休息間門口。

    「翩翩?!」眾人又是一陣驚呼。

    睿宇連退兩步,按捺下上前擁住她的衝動,轉頭離開。

    在他踏出會議室的同時,翩翩的身子沿著門慢慢滑落。

    眾人趕緊衝向前,扶起不省人事的她送往醫院。

    龤臐夒龤臐夒龤臐夒

    醫院病房外——

    「詩音,對不起。」歐陽霆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結局,那不是他所熟悉的睿宇。

    「你也走吧。」詩音不想再和任何有關「快樂天堂」的人事物有所牽扯。

    「讓我等翩翩醒來。」歐陽霆滿臉愧色。翩翩就像是他的妹妹,他也不希望事情變成這樣。

    「醒來後又能如何?」

    「讓我跟她道歉。」

    「道歉?」詩音冷笑,「她不需要。」

    「睿宇他……」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解釋的?歐陽霆猛然住口。

    「別提他!」詩音眼中射出一道冷冽寒光,「翩翩是那麼全心全意對他,難道他沒有感覺?」

    「我相信翩翩,也相信你。」雖然於事無補,他還是得鄭重申明。

    「從小到大,我們是這樣的保護翩翩,連一句苛責都捨不得,雖然她經常惹一些小麻煩,雖然她總是迷迷糊糊,但這都無損她的單純、善良……」想到翩翩所承受的,詩音忍不住哽咽。

    「翩翩!我的翩翩怎麼了?」匆匆的腳步聲在醫院長廊響起,李晴書一接到電話便趕來了。

    「媽,翩翩沒事。」詩音勾住母親的手,安撫著。

    「沒事為什麼要住院?」

    「醫生說她休息一下就好了。」詩音試著用平常的語氣和神情說話,緩和母親的擔心。

    「真的?」

    「當然。」詩音擠出勉強的笑。

    一個轉身,李晴書踮起腳尖抓住歐陽霆衣領,「是不是你?害我們家翩翩暈倒的是不是你?」

    「伯母……」歐陽霆哭笑不得。

    「伯母?」李晴書將高大的歐陽霆往下拉,讓自己不用踮腳踮得難受。

    「叫阿姨。」詩音提醒。

    「阿姨。」歐陽霆愣愣地重複詩音的話。

    「媽,不是他啦。」詩音向母親解釋。

    「不是他?」李晴書放下歐陽霆的衣領,「對不起喔。」

    「季阿姨看起來很年輕、很漂亮。」歐陽霆就是歐陽霆,圓融的手腕教人打心裡敬佩。

    果然,李晴書神情一變,眼睛帶笑,「是嗎?」她最吃這一套了。

    「媽。」詩音無奈喚了聲。如果不阻止,母親肯定沒完沒了。

    「翩翩為什麼會暈倒?」李晴書這才想起正事。

    詩音看了歐陽霆一眼,「你說。」

    「我?」為什麼是他?雖然才第一次見到詩音的母親,但是歐陽霆已經明白回答必須很小心,「我也不大清楚。」

    詩音瞪了他一眼,他趕緊又說,「可能是太累了。」

    「太累了?為什麼?」李晴書一臉下解。翩翩做了什麼大事業,竟然會累到暈倒?

    「因為……」接到詩音警告的眼神,歐陽霆立刻在腦中搜尋適用的說詞,「因為她在我們『快樂天堂』幫忙照顧好多小朋友。」

    「翩翩說過,『快樂天堂』是間孤兒院……」想到那些無父無母的小孩,李晴書的眼眶立即泛紅,「翩翩幫忙照顧那些小孩子?」

    「是啊,翩翩是個很有愛心、很善良的女孩子。」

    「你喜歡我們家翩翩嗎?」這男人不錯嘛,又這麼護著翩翩。

    沒料到季母會有此一問,歐陽霆愣了下才說:「翩翩是個討人喜歡的女孩子。」

    「可惜。」李晴書搖搖頭,「可惜我們家翩翩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他叫巫睿宇」。

    詩音和歐陽霆同時乾咳,誰也接不上話。

    「不過看你挺帥的,又有禮貌,人品應該不錯。」李晴書仔細打量起歐陽霆,心中有了其他的打算。

    看著母親滿意的表情,和歐陽霆一臉的陪笑,詩音背脊一涼,不想繼續待在這是非之地,轉身進病房內,陪伴還在沉睡的翩翩。

    龤臐夒龤臐夒龤臐夒

    歐陽霆回到小鎮上,立刻找上睿宇。這一切,睿宇需要好好的解釋。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讓我一個人靜靜。」歐陽霆一踏進辦公室,睿宇立刻先聲奪人。

    歐陽霆走向他,低頭看著神情複雜的睿宇,「這幾天,你幾乎變了個人,你知道嗎?」

    睿宇當然知道,他向來自認冷靜,竟然會為了一個季翩翩,讓自己失控。

    「翩翩是個好女孩,我不相信你感受不到她是真的喜歡你。」睿宇越是逃避,歐陽霆越是要他面對。

    「誰知道她是不是為了『龍的圖騰』。」他還在做最後掙扎,想說服歐陽霆,也說服自己。

    歐陽霆明白他捍衛「快樂天堂」的決心,軟下語氣,「既然不能肯定,為什麼要說出那樣傷人的話?」

    「你沒聽到她爸爸說的話嗎?他說,原本打算親上加親的。」睿宇心亂如麻。翩翩蒼白的模樣,不停地在腦中盤旋。

    「那又如何,你和翩翩遲早是一家人。」歐陽霆皺起眉,季滔的話聽在他耳裡並無不妥。

    「那又如何?」為了說服自己,睿宇不由得大聲起來,掩飾心裡的搖擺不定,「那代表這一切都是他計畫好的。」

    「睿宇,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尖銳?那句話在我聽來並沒有絲毫不對啊。」

    「你被愛情沖昏了頭。」對,歐陽被愛情沖昏了頭,所以自己必須保持清醒。

    「究竟是誰被愛情沖昏了頭?」歐陽霆像看怪物一樣看著他,他已深陷愛情泥沼,卻還在這裡自欺欺人。「如果你夠冷靜,如果這件事不扯上翩翩,你會說出那樣傷人的話嗎?」

    睿宇低頭不語。歐陽霆的話說得清楚而明白,字字踩在他最不想面對的傷口上。

    「你擔心翩翩真是『龍的圖騰』派來的;你擔心你付出的真心,竟然只是人家的手段。」歐陽霆歎氣,雙手插入褲袋,「這些都是因為你喜歡翩翩,既然你喜歡翩翩,又怎麼忍心說那些話傷她?」

    半晌,睿宇才說出真心話,懊惱得不知如何是好,「我不知道她在隔壁房間。」

    「是吧,如果你知道,絕對說不出口對不對?」歐陽霆嘴角勾起瞭然的笑意,他終於讓睿宇願意面對真實的自己。「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突然像似變了一個人,也不想追問你為什麼突然這麼冷淡、陰沉,但是你要為自己負責,記得我跟你說過的,不要連自己都辜負了。」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其實,他不知道,一丁點也不知道。

    歐陽霆注視他好一會兒,「那就好。」他拍了拍睿宇的肩,留給睿宇獨處的空間。

    睿宇頹然一歎。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不是嗎?從前主動投懷送抱的美女不計其數,他從來沒放在心上,為什麼卻為了翩翩把自己逼到進退兩難的地步?

    不!翩翩欺騙了他,背叛了他的付出,他不能心軟,為了「快樂天堂」,絕對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

    至於心裡空缺的那一部分,他決定交給時間來治癒。

    龤臐夒龤臐夒龤臐夒

    翩翩回到季家已經一個多月,這段日子,她吃得少、喝得少,眼睛一直處於紅腫狀態,這讓季家上上下下的精神也跟著緊繃到臨界點。

    所幸這兩三天來,翩翩的情況好轉,願意主動進食,也願意主動開口說話,雖然不像以往的嘰嘰喳喳,但總是讓人放心的進步。

    「詩音。」翩翩像往常一樣,沒有敲門就進了詩音的房間。

    詩音神色慌張地關上抽屜。

    「詩音,你怎麼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最近翩翩經常看見詩音對著一張紙發呆,她暗暗告訴自己,要查出詩音煩惱的原因。

    「沒有。」詩音起身拉起翩翩的手,兩人並肩坐在床上。

    撥開翩翩頰畔的髮絲,詩音心疼她原就小巧的瞼,一個月來又消瘦了一大圈。

    「我抽出幾天空閒,你陪我去度個假好下好?」詩音柔聲地問,深怕一不小心刺激了翩翩。

    「我不想去。」翩翩知道詩音只想帶自己去散散心,根本不是她自己想度假。

    詩音扳過翩翩骨感的肩,讓她看著自己,「翩翩,你知道你這個樣子,爸媽有多擔心嗎?」

    這段日子,季滔和李晴書不敢在女兒面前提起任何不開心的事,也不敢過問女兒想通了沒,只是一味地討好、陪笑。

    「對不起。」翩翩低下頭,知道自己又給家人帶來煩惱。再抬起頭時,她眼底一片水汪汪,「我是不是很傻?」

    「戀愛就是這樣,沒有聰明或傻瓜的分別。」

    「詩音,你戀愛過嗎?」

    「我?」詩音苦笑,想起歐陽霆,心不由得一顫。那不算戀愛吧。

    「我從來沒見過你談戀愛,不曾有讓你心動的人嗎?」翩翩繼續追問,在這以前,她從未關心過姊姊的私事。

    「緣分強求不來。」詩音不自然地別過頭。

    翩翩緊咬著下唇,「可是我偏要強求。」

    「翩翩?」她的意思是不放棄巫睿宇嗎?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許我不該那麼快下決定,應該再多想一下。」

    「巫睿宇不適合你。」長痛不如短痛,那天在會議室的巫睿宇大過陰沉、冷峻,心思也教人難以捉摸,襯不上翩翩的單純。

    翩翩有些意外,以為家人再不會主動提起睿宇的名字。「那怎樣的人適合我?」

    「也許我不能很明確說出那樣的人,但是,巫睿宇會說出那樣不瞭解你的話來,絕對不適合你。」

    「那我該不該給他機會瞭解我?」翩翩分不清楚哪一種個性才是真正的睿宇,但是她相信無論睿宇如何轉變,他對自己都是有感情的。

    「翩翩?」詩音驚呼。愛情的力量真那麼大?翩翩的勇敢,更顯出自己對感情的懦弱。

    「你會支持我嗎?詩音。」她緊緊握住詩音的手,「我需要你的支持。」

    「只要你答應我,別再讓自己受傷,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支持。」

    「謝謝你,詩音。」

    龤臐夒龤臐夒龤臐夒

    詩音終於面對自己的感情了。

    昨天,翩翩偷看那張總是讓詩音愁眉不展的紙,訝異她竟然懷孕了,翩翩直覺地想起歐陽霆,雖然猜不透兩人的關係,但每次他和詩音碰面總給人曖昧的錯覺,因此翩翩決定試探他。

    沒想到竟然順利地從他緊張的語氣裡確信孩子的爸爸就是他,而且歐陽霆保證會為這段感情負責。

    如今,隔著一條車道的距離遙望詩音和歐陽霆,即使聽不到對話內容,也可從詩音逐漸軟化的態度,以及歐陽霆堅決的保護姿態印證,歐陽霆確實做到他對自己的承諾。

    翩翩欣慰地笑著,想起這似乎是自己第一次為詩音做些什麼,以往總是詩音替自己解決麻煩、處理困擾,她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直到這一個月以來,她才真正體會到自己的幸福,爹地和媽瞇的小心翼翼呵護和詩音的體貼支持,在在映照出自己的任性和無知。

    收拾起感傷心情,翩翩決定要為自己打算,不可以再讓家人擔心。

    龤臐夒龤臐夒龤臐夒

    翩翩再度來到虎尾鎮。

    她還記得當初答應和睿宇在一起時,他是多麼瘋狂地高興著,她不相信就這樣結束了。既然放不下,就再努力一次吧。

    所以,她又站在睿宇的住處樓下。

    但是,站在這裡之後呢,她忍不住猶豫起來。

    熟悉的轎車由地下停車場駛出,翩翩還沒想好開場白,足足愣了好幾秒,等到回神時,睿宇的座車已經駛離。

    翩翩趕緊追了上去,「睿宇!睿宇!」她邊跑邊喊,也不管睿宇的車窗根本沒搖下。

    睿宇從後視鏡裡看見翩翩,他急忙踩了煞車,車子「吱」的一聲停下。

    才兩秒,他便懊惱自己竟然想也沒想就為翩翩停下車子,隨即放開煞車,讓車子重新往前滑動。

    「睿宇!睿宇!」翩翩看著車子停了,又看著車子開了,她眼淚含在眼眶,不敢放慢腳步。

    睿宇並沒有立刻開走,他的心在抽痛,直到理智漸漸戰勝情感。

    「睿宇、睿宇、睿宇!」她拚了命地追,即使穿著高跟鞋的腳已經拐傷,仍然不敢停下來。她心裡明白,自己一旦停下來,和睿宇之間的那層牽扯也就這樣斷掉。

    睿宇從後視鏡裡看著翩翩,她微跛的腳幾乎讓他控制不了自己,他閉閉眼,踩下油門,提醒自己——時間會填補心中那個不應該有的缺口。

    「睿宇!」翩翩終於崩潰,看著睿宇的車不留情的加速,她再也忍不住蹲下身放聲大哭,「為什麼不聽我說?為什麼一定要這樣誤解我?」

    突然,一輛廂型車在翩翩的身邊停下,三名大漢從車上下來,架起翩翩便要強押她上車。

    「救命啊!救命啊……」翩翩死命掙扎。

    睿宇終究放不下,他忍不住抬頭看向後視鏡,這一看差些嚇走了他三魂七魄,翩翩已經被強行帶上車,他想倒車回轉已是來下及,狠狠地往方向盤槌了一拳。

    現在的他失去冷靜的判斷力,只能徒然坐在車上,越想集中心力,越是心亂如麻。

    他放棄回到組織總部的打算,先繞回「快樂天堂」。

    才進到辦公室,電話聲便響起。

    「歐陽霆嗎?」很不友善的聲音。

    睿宇緊皺眉頭,對方顯然來意不善,「院長不在,請問您哪裡找他?」

    「你轉告他,他的馬子在我們手裡。」

    「你、說、誰?!」睿宇緊咬牙根,一字一字地問。

    大概沒料到睿宇會有此反應,對方沉默了好幾秒,「歐陽霆的馬子有很多個嗎?」據調查,歐陽霆只有跟這個女孩單獨在一起過,難道消息有誤?

    「我問你說的是誰?」睿宇眼裡噴火,完全失去耐性。

    「季翩翩,她不是歐陽霆的馬子嗎?」對方有一點遲疑。根據調查報告,歐陽霆的私生活很簡單,季翩翩是歐陽霆唯一有接觸的女人。

    「翩翩?」真的是她,睿宇倒抽一口氣。

    「瞧你緊張的,你是歐陽霆嗎?」對方傳來訕笑。聽他的語氣,就知道抓來的這個女人是個可以談條件的籌碼。

    「不是!」為了得到更多消息,睿宇極力控制怒氣。

    「你是巫睿宇?」資料指出,「快樂天堂」的主事者是院長歐陽霆,接下來就是代課老師巫睿宇。

    「你把翩翩怎麼了?」睿宇的指節握得死緊。

    「你那麼緊張幹嘛?季翩翩又下是你馬子。」對方突然一陣淫笑,「該不會她跟你也有一腿吧?」

    「閉嘴!」睿宇狠狠地重槌桌面,發出「砰」的巨響,「說,你們到底把翩翩怎麼了?」

    「放心,現在還沒怎樣,不過……」

    「不過什麼?」他恨死這種貓捉老鼠的遊戲。

    「不過再晚一點就不知道了。歐陽霆呢?」

    「他不在!我警告你,你敢動翩翩一根寒毛,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哈,我好怕呢。」又是一陣訕笑,「少給我來這套,要是惹老子不高興,先上了這個外表清純、骨子裡淫蕩的女人!」

    「誰准你這樣說她?!」睿宇怒吼。

    他越是在乎,對方越是高興,這表示翩翩這條餌很大,「瞧你護她護得跟什麼似的,誰相信你跟她沒一腿。」

    「你到底想怎樣?」

    「找到歐陽霆,我一小時後會再打一次電話。」

    聽對方要掛掉電話,睿宇急著喊,「歐陽霆不在,所有事我都可以作主。」

    對方又沉默了一下,「這件事只有歐陽霆可以決定。」

    「你們要的是『快樂天堂』的地吧?」

    「賓果!」

    「這我可以決定。你們在哪裡?」他想也沒想,只想盡快見到翩翩。

    「你越緊張,我越想嘗嘗那女人的味道——」

    「你敢!」又是一聲獅吼。

    對方將電話略微離開可憐的耳朵一寸後,才又繼續說,「廢話少說,一小時後,我要聽到歐陽霆的聲音。」對方掛斷電話。

    睿宇眼神陰沉,駕車回到住處,開啟電腦追蹤剛剛那通電話訊號送出的地點,很快地,他嗜血地笑了。

    龤臐夒龤臐夒龤臐夒

    睿宇來到位於小鎮南方極偏僻的一座廢工廠,隨便停好車,迎面走來兩個小嘍囉。

    他一句話也沒說,握緊拳頭,揮出積壓已久的怒火,不過兩拳,門口便少了兩隻看門狗。

    來到工廠裡頭,睿宇看見翩翩蹲坐在下遠處一個廢棄的池子前,幾個小混混正繞著她動手動腳的。

    「放開她!」他怒喊。

    「睿宇?」翩翩披頭散髮,衣衫微亂,看見睿宇後,驚恐地想往他的方向沖,卻被一把抓住。

    「我說,放開她!」睿宇握緊拳頭,青筋暴突。

    「你怎麼找到這裡的?」原本繞在翩翩身邊的其中一個小混混,頻頻看向外頭,懷疑他如何能不驚動所有人,來到工廠裡頭。

    「這世上,還沒有我巫睿宇辦不到的事。」睿宇冷哼。那一點小把戲,不過是幼稚園的程度。

    「好狂妄的口氣。」一個左臂上有一條長達十公分的刀疤、看似帶頭大哥的男人鼓掌說著。

    睿宇瞄他一眼,立刻記起數年前在和歐陽賢交手時曾經見過他。這麼說,整件事和歐陽集團有關係。

    「你是巫睿宇?」那個老實人巫睿宇?現在的徵信社真是該死的混!

    「你是歐陽賢的人。」睿宇斷定他是。

    對方微愣,隨即大笑出聲,「沒想到你眼力那麼好。」

    「睿宇,你快走,快走!」翩翩臉色蒼白。睿宇願意為她而來,她已經沒有遺憾了。

    睿宇轉頭看向她,她一身狼狽,臉上的眼淚和污漬混成一塊兒,他不覺溫柔地安慰,「放心,你會沒事的。」

    「你快走,不要管我,他們人那麼多,我不要你死!」翩翩拚命搖頭。

    「傻瓜,我不會死的。」他扯出一個要她放心的笑。

    啪啪啪!帶頭的男人拍了幾下手,「的確很感人、很精采,我一定會成全你們,等事情結束後,讓你們在黃泉路上作伴。」

    「那也得看你是不是有那個本事。」睿宇話才說完,便出腳踢倒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混混。

    「真有趣。」帶頭男人笑得陰森,一個彈指,所有人都上前圍住睿宇,他自己則往翩翩的方向走去。

    睿宇是個練家子,經歷過多少風風雨雨,這樣的場面他壓根兒不放在眼裡,只是人實在太多,無法速戰速決。

    他一方面出拳應戰,一方面又擔心翩翩的安危,打得有些心不在焉,雖還不至於落敗,卻也贏得有些辛苦。

    翩翩在一旁看得膽戰心驚,對方有十一個人,輪番上陣攻下來,即使看得出睿宇的功夫底子很好,卻也知道他打得相當辛苦,當睿宇右手肘被刀子劃過一道血痕,翩翩搗住即將尖叫出聲的嘴,不想分散睿宇的注意力。

    翩翩目不轉睛地盯著睿宇,就在他擊倒最後一個混混時,她感動地眼淚猛掉。

    「看來,徵信社的資料錯得離譜。」帶頭的男人從腰間掏出一把槍對準睿宇,引來翩翩的尖叫。「你的確讓人不得不刮目相看,可惜,既然不是朋友,當然不能留你。」

    睿宇一心想救翩翩,竟然忘了帶傢伙,他瞄了一下四周,這是間廢棄的紙工廠,可供隱蔽的地方不多,他和翩翩全身而退的機會幾乎等於零。

    那麼,至少保住翩翩吧。這念頭一起,他自己也嚇了一跳,這些日子以來,他用來欺騙自己的謊話,像是被戳了洞的氣球,瞬間飛得又快又遠。

    直到此時,他才真正面對自己,承認時間並不能填補心底的缺塊,明白縱使翩翩接近自己的動機不單純,他仍然掛念著她。

    眼前的翩翩臉色蒼白,因為恐懼而拚命搖著頭,像似受了極大的刺激。他忍不住出聲安撫,「翩翩,別怕!」

    「我求你,你放了睿宇吧。」翩翩對著帶頭的男人用力磕頭。

    「翩翩……」睿宇發了瘋似的要往翩翩衝去。

    「站住,你再動一下,我一槍先送她上西天。」男人把槍頭轉向翩翩。

    「你敢!」睿宇瞇起銳利的眼,雙手用力握拳。

    「哈,為什麼不敢?遊戲的主導權可是在我手上。」男人又將槍頭指向睿宇,並慢慢往他走去。

    翩翩抬起頭,顧不得額頭因為撞擊而泌出血絲,她憤恨地盯著眼前嘴角帶笑的男人。為了睿宇,她不惜和他同歸於盡!

    眼角瞄見身旁斷成兩截的電纜,她悄悄移身過去,將一頭接上插頭,然後左右手各持電纜的一端,往男人身上撲去。

    「翩翩,不要!」睿宇見狀,只覺一陣暈眩,失控的大叫。

    來不及了!

    翩翩和那男人同時跌入池子裡,連想看睿宇最後一眼都來不及,翩翩閉上眼睛,再也聽不到睿宇瘋狂地叫著她的名字。

    睿宇衝向前拔掉電源,抱起沒有生氣的翩翩,一滴眼淚滑下眼角。

    他抱著翩翩回到車上,飛車來到一棟私人別莊外。

    匆匆下了車,他在門前的保全裝置按了幾個鈕,再將右手貼上辨識器,厚重大門咿呀應聲而開,然後他又急忙駕車進入別莊。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