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收藏片片真心 第十章
    枕頭迎面飛來,正巧打中心不在焉的小小。

    「喂!你神遊回來了沒?」敏兒笑嘻嘻的說道︰「晚上老爸生日,五劍客加梁姊全來慶祝,你也下去玩玩嘛!」

    「替我向於叔說聲生日快樂。」

    「就這麼簡單?」

    小小點點頭。

    「顧風鵬也會應邀前來,你真的不下樓?」敏兒收起玩笑,正經問道。

    小小再度點頭,在床邊坐下。

    「你跟他還是沒有進展?」也許她該罵罵宋勁飛。

    「他要結婚了。」小小試圖表情一片空白的說出來,但她做不到。

    這回,她真的難過、傷心極了。

    「結婚?」敏兒尖叫起來︰「你在開玩笑!」

    「我像嗎?」小小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讓敏兒好心疼。

    「我不相信顧風鵬這麼快就有對象了。」

    「你可以問事務所裡的每一個人,他們全看見了。」

    敏兒看見小小痛苦的表情,相信她所言非虛。

    「男人全不是好東西!」她破口罵道。

    「你的宋勁飛呢?」

    敏兒眨眨眼,一時沒想到他。「他……既然他跟顧風鵬都是一個鼻孔出氣,那我就不理他。」

    小小首次展開笑顏。「你捨得?」

    「為什麼捨不得?反正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趁早跳出來是我的幸運。」

    「那你手上的訂婚戒指呢?」

    敏兒露出一個尷尬的神色。

    她可以大罵男人,數落他們的不是。

    但她可不想把宋勁飛的訂婚戒指白白丟入垃圾筒裡。

    就算要丟也要丟得有價值!

    如果能撮合小小和顧風鵬,她相信宋勁飛不會找她算帳。

    至少她以為如此。

    她戀戀不捨的看了戒指好半晌。「起碼讓我多戴個幾天再丟嘛!」她討價還價。

    「我還一直以為你想當女強人,沒想到年紀輕輕就玩完了。」小小嘲笑她。

    「愛情的魔力嘛!總之,我不管你跟顧風鵬之間到底有什麼問題存在,今天是老爸生日,你要不下樓就是不給我面子。」

    「我頭痛。」

    「謊話。」

    「你是打定主意不放過我了?」

    「如果你不認我這個朋友的話,你當然不用下樓。」敏兒補上一句︰「不過,我可是為你兩肋插刀,剛才我還為你甩掉了宋勁飛,不是嗎?」

    小小無言的將眼光移到她手上的婚戒。

    敏兒脹紅臉。「我說過起碼讓我多戴幾天才丟,新鮮嘛!」

    小小想起於叔待她不薄,只好無奈的點頭。

    「好吧!不過我事先聲明,跟於叔說聲生日快樂,我就上樓。」

    「沒問題。」反正接下來就是顧風鵬的事了。

    她能不能和宋勁飛結成婚,還得看小小呢!

    不過看現在小小的模樣,她倒有些後悔拿條件壓迫宋勁飛。

    因為她極有可能和宋勁飛結不了婚。

    原因無它,只因小小與顧風鵬似乎無緣。

    她只能大歎自己的失策。

    在於叔生日當晚,他習慣的在PUB門口掛上「暫停營業」的牌子。

    在PUB裡一堆年輕人狂歡著,一如當初小小初遇五劍客的時候。

    於叔興致頗高,開了幾瓶酒慶祝生日,十六寸的蛋糕擺在數張小桌子合併成的桌面上。

    宋勁飛率先舉杯祝賀他這位未來的岳父。

    「於叔,我一直沒機會感謝你。如果不是你,至今我還是失戀傷心人,為此我先乾為敬。」宋勁飛一口氣喝完,贏得其他劍客的掌聲。

    連雲濤也微微一笑,跟著舉杯。「於叔,四十六歲的年紀,說說感想吧!」

    於叔仍是一副淡淡的笑容。「老了一歲,日子照過。不過我很高興看著你們五劍客一一步入禮堂。」

    「下一個就是宋勁飛老弟了。」秦士風帶了老婆來。「光是你有勇氣結婚,就值得我們敬一杯。」他挨了卿卿一拳。

    「可惜婚期遙遙無期。」宋勁飛大歎口氣,瞄了一眼坐在蛋糕前切蛋糕的敏兒和小小。「此話怎講?」發問的是喬可迪。

    他到現在仍然弄不懂在短短幾個月裡,單身五劍客即將改成失去自由的小男人。

    不過,他應幸自己堅持獨身的理念。

    「這你得問風鵬了。」宋勁飛指指在一旁落落寡歡的顧風鵬。

    喬可迪大驚。「你不是說風鵬也快失去自由了?」

    「差不多,只欠人推他一把。」

    「我已經試過了。」連雲濤歎口氣。「我本以為把風鵬的小妹請來刺激一下小小,應該會有所幫助的,沒想到仍然沒有進展。」

    「也許下一個步入禮堂的是你,『長腿叔叔』。」風鵬妒忌道。

    這句話吸引了梁綺的注意。

    「『長腿叔叔』?」

    「小小找到了她的『長腿叔叔』,就是雲濤。」宋勁飛一旁補充著,換來梁綺和於叔驚訝的目光。

    「不可能。」她強烈否認。

    「你以為人海茫茫,小小永遠都遇不上連雲濤?」顧風鵬只有藉酒澆愁。

    「我不是這個意思,但雲濤真的不是……」

    「老實說,風鵬,你要再不採取行動,我可不顧後果了。」連雲濤再下一計。

    「有話明說。」

    「我不介意有一個愛慕『長腿叔叔』的妻子。」他微笑道。

    「什麼?」風鵬咆哮。

    敏兒、小小捧著蛋糕過來。

    「吃蛋糕了,各位。」敏兒介入一場將起的紛爭。「有話好話,先吃蛋糕再說。」

    「不吃就是不給我面子。」於叔補充道。

    連雲濤突然朝眾人詭異一笑,站起來走向小小。

    「我要當眾宣佈一件事。」他半帶笑意的說道。

    喬可迪注意到他一臉春風,脫口怪叫︰「你該不會也快步入禮堂了吧?」

    「差不多。」連雲濤的回答迅速引起在場眾人驚奇的反應。

    尤其是顧風鵬。

    他瞠目結舌的看見連雲濤戲劇化的單膝跪在一臉愕然的小小面前。

    宋勁飛立刻從花瓶裡拿出一朵含苞待放的玖瑰交給連雲濤。

    眾人剎時怔住。

    整間PUB因為他的舉動而一時鴉雀無聲。

    「小小,請答應我的求婚。」他嚴肅而真誠的聲音在室內響起︰「自從第一眼看見你,就在我心底留下美好的印象,尤其當你點醒了我十年惡魘之後,我對你的好感正與日俱增,直到你發現了我是你的『長腿叔叔』,我更確定了我的心意,我們彼此有緣有情,請答應我的求婚,我會給你幸福,一輩子的幸福。」

    小小微張著嘴,不知如何作答。

    她完全沒有想到連雲濤會突然耍出這招。求助的眼神逐一望過眾人然後停在風鵬臉上。

    他的表情一片空白,深邃的雙眼專注的凝視著她,彷彿在等待她的答案。

    她沒有注意到他握緊酒杯的手泛白,她的腦子一片混亂。

    她完全地手足無措。

    梁綺輕咳一聲,覺得有必要打破這一段窒息的沉默。

    她有義務解釋清楚。

    「雲濤,我想你可能在小小的『長腿叔叔』上有些誤……」

    「梁姊,你想為我說話嗎?」連雲濤的一雙眼睛須臾也不離開小小。

    「我只是想陳述一項事實。」

    「也許稍後你再說。現在我在等小小的答覆。小小,你會答應我吧?」

    「小小,雖然五劍客花名在外,但雲濤的確是個好男人,光看看他這些年對曼娜的感情始終如一,你就可以知道他專情的程度有多深了。」宋勁飛為他說好話,遭來敏兒的怒瞪。

    他朝敏兒暗示的眨眨眼。

    聰穎的敏兒立刻接收到。她瞄瞄吧檯前緊抿著唇的風鵬,決定加入煽風的行列。

    她開口︰「小小,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嗎?嫁給你的『長腿叔叔』是你多年的願望,你還猶豫什麼?」她強迫自己忍住笑意。

    小小瞪著她。「於敏兒!」

    梁綺再度嘗試開口︰「其實他們都誤會了……」

    沒人理她。

    連雲濤看著小小。「你不願意?」

    小小左右為難。「這太突然了……」

    「我以為你一直愛的人是我。」

    「我尊敬你。」

    「包括愛?」

    小小直覺的望向顧風鵬。

    「也許小小不好意思當著我們的面表白呢!」秦士風打趣。

    「雲濤,你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喬可迪微笑道︰「可憐風鵬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不是嗎?」

    他們完全不解顧風鵬的心思,只一逕的想為連雲濤贏得美嬌娘。

    「也許是他試圖忽略吧!」宋勁飛輕輕的說。

    「是呀!從頭到尾,還沒有見到顧大哥說話呢!」敏兒要顧風鵬說出心中感受。

    眾人眼光一致投向風鵬。

    顧風鵬視若無睹,一雙沒有感情的眸子仍然注視著小小。

    「決定權在小小。」他說。

    「小小,你不會不答應吧?」連雲濤期盼她的答覆。

    「我……」小小根本無法想像嫁給連雲濤的情景。

    或許從小她把她的「長腿叔叔」視為白馬王子,但那畢竟已經是過去式了。

    現在的小小長大了,而且她另有所鍾。

    她不忍傷他心,更不容許自己輕諾婚事。

    她兩邊為難。

    梁綺仍然想打岔︰「我必須出來說話了。」

    「梁姊,我正在問小小。」雲濤不想讓梁綺出來破壞他的精心計劃。

    「小小,你真打算嫁給你的『長腿叔叔』?」梁綺忍不住問。

    小小正欲否決,顧風鵬的聲音冷冷響起。

    「這是她一輩子的願望,不是嗎?」他掩飾痛心。

    他再怎麼努力,仍得不到小小的芳心。

    小小注視著他,「你真這麼認為?」

    「為什麼不?這是你親口說的,不是嗎?」

    「也許我改變心意了?」她試探問。

    顧風鵬沒有注意到她話中所注入的感情,他只感受到心中的痛苦、失意。

    「十年的愛戀會在一夕之間消失?」他半是嘲笑。

    「很好。」小小為他的無情感到傷心。「我祝福你跟你的女朋友早日步入禮堂。」

    「女朋友?」正仔細傾聽的敏兒、宋勁飛他們尖聲叫道「風鵬,你有女朋友了?」

    顧風鵬不理這些旁觀者︰「你真打算嫁給他?」

    「為什麼不?」小小把他先前的話擲回他臉上。「他是我愛戀十年的『長腿叔叔』,嫁給他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事。」

    一時氣憤,所以她顧不得後果了。

    「小小,我有話要說……」

    「梁姊,你閉嘴。」顧風鵬注視小小。「我祝福你們。」

    「小小,你愛你的『長腿叔叔』嗎?」梁綺突然問道。

    「當然。」小小昂起下巴。「這輩子我非他不嫁。」

    「真的?」梁綺露出竊笑。

    「我駱小小向來說到做到。」她瞪著風鵬。

    「那麼你就不該嫁給雲濤。」

    「為什麼不?他畢竟是她的『長腿叔叔」,不是嗎?」顧風鵬流露出妒意來。「小小,有這些人做見證,你可不能反悔。」梁綺一逕地保持神秘笑容。「沒有理由讓我反悔。」「很好。現在該是讓我說出真相的時候了。」「梁姊……」連雲濤想打岔。「閉嘴!」梁綺給他致命的一眼,然後微笑的轉向怒視彼此的兩人。最後她看向顧風鵬。「你願意娶小小嗎?」「什麼?」顧風鵬怔了怔。「她要嫁給她的』長腿叔叔』哪!」

    「沒錯,她是這樣打算。」

    「既然如此,那……」

    「但她的『長腿叔叔』就是你。」

    「她的『長腿叔叔』當然是我,畢竟她……」他心不在焉的說到一半,然後兩眼瞪得老大。

    眾人完全一副不可思議的蠢樣。

    尤其是小小。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顧風鵬只能吐出這一句。

    「我只是在陳述一項遲來的事實,三毛。」

    好半晌的時間,PUB裡靜得連彼此的呼吸聲都可以聽見。

    顧風鵬完全無法接受這項突然的消息,他只能把眼睛移到同樣震驚的小小身上,再移回到面帶微笑的梁綺臉上。

    如果再靜一點,宋勁飛幾乎以為這間PUB的人已沒了呼吸。

    顧風鵬稍稍恢復微許的鎮定。他抬起難以置信的眸子注視梁綺。

    「梁姊,能不能麻煩你再說一次?」他無法控制變調的聲音。

    「你是小小的三毛叔叔。」

    「不可能。」小小和顧風鵬同聲反駁。

    「我看不出哪裡不可能!」

    恢復正常的連雲濤從半蹲的姿勢站起來。「梁姊,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我會拿小小的終身幸福開玩笑嗎?」

    「請你解釋,梁姊。」風鵬鎮靜道。

    「如果稍早你們肯聽我說話,我會很清楚的告訴你們。你們五劍客在十年前各認養一個孤兒,除了可迪和風鵬認養的是女孩之外,勁飛和雲濤、士風認養的都是男孩。」

    喬可迪首先想起。「對了,我記起來了。每個月我薪水裡會自動扣除一筆錢,如果不是梁姊,我還差點忘了呢!」

    宋勁飛瞇緊眼。「好像有那麼回事。我們負責付錢,梁姊則找到認養的孩子。」

    「我從沒看過我認養的男孩。」秦士風回憶道。

    「你們當然沒見過。這十年來,你們認養的錢全直接匯到他們那裡,而每年應節卡片全是我寫的,他們想寫信給你們也全是寄給我,再由我那裡轉寄到你們那裡。」

    「然後?」連雲濤似乎有些頭緒了。

    「事實真相就是小小是我為風鵬挑選的認養女孩。」

    「可是我的毛叔叔……」

    「風鵬就是三毛。」梁綺說道。

    「但我在連大哥的房裡發現轉寄給他的信。」小小提出她的疑惑。

    「什麼時候?」連雲濤不記得曾邀請過她。

    「顧風鵬生病的那天。」小小想起那天。「我去你的房間拿藥,正巧發現抽屜最底層的一疊粉紅色信封,那是我寫給你的。」

    「粉紅色?」顧風鵬吃驚的想起。「那是我的房間。」

    「但……」

    「風鵬是睡在我的房裡。」連雲濤終於恍然大悟。「原來風鵬真是你的毛叔叔。」

    看來他可功成身退了,他想。

    風鵬對上小小的眼神。

    他不知該驚該喜。

    小小亦然。

    梁綺微笑道︰「現在該是你履行諾言的時候了,小小。」

    「諾言?」

    「眾人為憑,你這輩子非風鵬不嫁。」

    眾人一起點頭,為風鵬造勢。

    在終於接受事實之後,風鵬忽地笑了,為情勢逆轉而感到喜悅。

    或許上帝終究是眷顧他的,他想。

    「你願意嫁給我嗎?小小。」他衝口而出。

    這句話的代價是換來一個火辣辣的巴掌。

    「你忘了你還有未婚妻?」說完話後,小小含著淚奔上樓去。

    眾人一致責難似的望向顧風鵬。

    「什麼時候你又多了個未婚妻?」

    「難道你想享受齊人之福?」

    一時間,眾人全為小小說話。

    顧風鵬只感到好笑。

    在短短的時間裡,所有的人全靠向小小那裡,而他才是那個該上斷頭台的罪魁禍首。

    但他一點也不在意。

    畢竟,小小終究是他的,不是嗎?

    他如此想著。

    一連串的追求行動就此展開。

    在經過連雲濤的道歉兼賠罪之後,小小終於相信顧風鵬的未婚妻是他的小妹所扮演的。

    但她仍對顧風鵬冷言冷語,視若無睹。

    星期一,顧風鵬送了她一束昂貴的石斛蘭,但下場是與垃圾筒為伴。

    星期二,顧風鵬挑選了一條鑽石項鏈送給她,以為女人愛珠寶是天性,但他很快的發現他錯了。小小親自把項鏈擲回他臉上。

    星期三,他使用人情攻勢,由敏兒當先鋒,宋勁飛、連雲濤、於叔、梁綺、喬可迪、秦士風依序前來苦勸,就連卿卿也派上用場遞茶水,可惜任眾人說破嘴皮,只得無功而返。

    星期四,顧風鵬當著事務所所有職員向小小浪漫求婚,結果她叫他去跳樓。

    星期五,顧風鵬不免俗套的帶著吉他,站在小小的房子前苦唱情歌,小小還來不及潑冷水,就被星探發現,原因是他的聲音太像苦情歌手。

    星期六,顧風鵬無計可施,只好在事務所裝病。小小硬起心腸,當作沒看見,結果李組長信以為真,忙打「一二○」找救護車來,弄得大伙啼笑皆非,還讓顧風鵬頻頻道歉。

    他的好友全可憐他。

    星期日,顧風鵬終於放棄。因為忙著結算申報,連星期日也有人加班。

    李組長剛命令小小進室內拿資料,電力就毫無預警的停了。

    顧風鵬擔心的衝進檔案室。

    「小小?」他適應黑暗。

    「顧風鵬?」小小一聽到顧風鵬的聲音,立刻奔向他的懷抱。

    溫暖的懷抱是小小所眷戀的。

    在她拒絕了他這麼多次的求婚,他仍毫不猶豫的趕來救她。

    她感動,也心動。

    沒錯,她愛的是顧風鵬,尤其在知道他是她的『長腿叔叔』之後,這份愛只有增無減,她嫁他是嫁定了。

    但在那之前,她必須整整他,為出一口氣也為面子問題。

    直到現在。

    她看見他的關心、看見他對她的愛。

    現在,她該原諒他欺騙她的女友的事情的時候了。

    微微一笑,她想像著說出她的決定時他可笑的模樣。

    如果可能,她將永遠烙在腦海。

    「風鵬?」

    他安撫的拍拍她的背。「你放心,我在這裡。」

    「我知道你在,我只想問你一件事。」

    「我知無不言。」現在他是有求必應。

    為贏得美嬌娘,他只有下苦功。

    「你愛我嗎?」

    她感到她話才問完,他就氣憤起來。

    「我以為過去一個禮拜,我表現得相當明顯。」

    「但你從沒有說過。」

    「我的行動可以說明一切,不是嗎?」

    「女人是需要哄的,笨蛋。」她暗罵他不解女人心。

    「就算是謊言也可以?」

    「你會說謊言嗎?」她反問。

    「我從不說謊。」他吹噓,然後補上一句︰「只在重大事情的時候。」

    「很好,那麼我要你說出來。」

    「不。」

    「不?」她開始尖叫起來。

    但她知道她並不在意這種爭執。

    畢竟一個吵吵鬧鬧的婚姻也挺有趣的,不是嗎?

    沒錯,她嫁他是嫁定了。

    他在她頭頂微笑。「我這句話只對我妻子說,你想從我嘴巴裡聽到,除非你願意嫁給我?」

    「這是威脅?」

    「這是請求。」

    小小滿意的點頭。「好吧。」

    「好?」風鵬吃驚的說不出話來。「你……答應了?」

    「為什麼不?」

    「你確定?」

    他花了那麼多的時間、精力與功夫,都得不到她的肯定答覆,而不過一次意外的停電卻換得她的首肯。

    他不可思議,吃驚、不解、喜悅同時寫在他眼底。

    「你不想娶我?」

    「不,我當然想娶你,不然你以為過去一個禮拜我折磨自己的原因在哪裡?」

    「很好。說吧!」

    「什麼?」

    「你只對妻子說的話。」

    顧風鵬緩緩微笑起來。他的眼裡寫滿光采、愛意,卻是莊嚴的宣誓。

    「我愛你,駱小小。」他啞然道。

    小小動容了,她很慶幸在黑暗裡,顧風鵬看不見她羞赧的臉蛋。

    忽地,風鵬托起小小的頭,把他的唇壓向小小,給她一個綿長而熱切的吻。

    他想起認識小小的過程中有苦有甜,直到現在他仍不敢相信小小終將成為他的。

    他感激上帝讓他成為小小的「長腿叔叔」,更感激他讓他們彼此相識相知,進而相愛。

    此時此刻,他滿足的可以向全世界宣佈虪L顧風鵬何其幸運,能認識小小;他何其有幸,能與小小相愛一生。

    不情願的離開她的唇,小小的聲音在黑暗之中顯得有些困惑、有些羞怯。

    「就算連大哥是我的『長腿叔叔』,我也不會嫁他。因為在那之前,我就發現我愛上了一頭頑固而自大的驢子。」

    「我希望你描述的人不是我。」

    「很不幸,他就是你。」

    顧風鵬略感驚訝。「什麼時候你愛上了我?」而他卻毫無知覺。

    「可能是第一次在檔案室你幫助我克服我的恐懼症吧,但直到後來是你的小妹讓我更真切地領悟了這項事實。」

    「我該感謝她,但我更應該感謝這場意外的停電,不是嗎?」

    小小微笑著。她沒有說出來就算沒有這場停電,她也會嫁給他,只是遲早問題而已。

    「你想娶我嗎?」她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以為我已經說過了。」

    「很好,但有一個條件。」

    「條件?」顧風鵬不解。

    她認真的點頭。「除非於叔和梁姊有個好結果,我才肯嫁你。」

    「這關他們什麼事?」

    「難道你看不出他們彼此相愛卻誰也不願踏出那一步嗎?」

    「或許,但這關我們結婚什麼事?」

    她掙脫他的懷抱,在黑暗裡瞪著他。「如果於叔沒向梁姊求婚,你就休想我嫁你。」

    「什麼?」他怔住了。

    「事情就這麼簡單。或許你該找宋勁飛計劃計劃,畢竟他將成為你的助手。」

    「看來我們同病相憐。」他喃喃道。

    小小推開他。「你自己考慮考慮吧!」她昂起頭,藏住嘴角的一抹笑意走出檔案室。

    顧風鵬只有無奈的份。

    除了答應,他還能做什麼呢?

    他只怪自己還未結婚,就先怕起老婆來。

    搖搖頭,他不知該是否感激這場意外的停電了。

    他當然不知道這場停電有人指使。

    五劍客與李組長合謀,將電源切掉。

    他們相信顧風鵬將會感激他們這群死黨的,如果他夠聰明的話。

    他們相信事情就此結束,再也沒有多餘的事讓他們操心。

    但他們忘了於叔。

    一連五天,五劍客輪番上陣勸說於叔。

    秦士風在於叔面前鼓吹結婚的好處。

    喬可迪提出免費的密月計劃。

    宋勁飛已經印好喜貼,敏兒負責寄出。

    連雲濤拿出娶老婆的家當訂下酒席。

    顧風鵬乾脆拿著一把刀架在於叔頸上。

    可惜於叔都不為所動。

    終於敏兒忍不住,首先發難︰「老爸,你為老媽守了十幾年寡,沒必要再把自己的一生葬送掉。」

    「我都已經四十幾歲的老男人了,結婚是你們年輕人玩的玩藝。」

    「未來岳父,你就當可憐你的女婿。如果你不和梁姊結婚,我這輩子休想跟敏兒共結連理了。」宋勁飛軟言軟語相勸。

    「也好,敏兒可以陪我這老爸一輩子。」

    「於叔,你這是拆散兩對有情人,你於心何忍?」顧風鵬白了小小一眼,不悅道。

    「這陣子流行不婚族,也許你們趕潮流。」

    「你罔顧了梁姊十年的青春,理當娶她。」連雲濤提出有力證據。

    「她有一整街的癡心男人供她選。」

    「難道你真要讓她為你獨身一輩子?」秦士風忍不住說。

    「我並沒有要求她。」

    「聽起來你已經打定主意,不向梁姊求婚?」喬可迪問。

    於叔停頓半晌才回答︰「我不會向她求婚。」

    「如果我向你求婚呢?」梁姐站在門口已多時。

    眾人一片震驚。

    「梁姊!」

    梁綺平靜的走過來,向吧檯內的於叔說道︰「你會答應嗎?」

    於叔注視著梁綺。

    「你值得更好的男人相待。」

    「可惜我一輩子只愛一個男人。」

    「我結過婚。」

    「我不在乎。」

    「我有個二十歲的女兒。」

    「我沒有自己的女兒,而我視敏兒為親生女兒。」

    「過去我曾愛我的妻子,這份愛我會永遠保留在心底。」

    「我不能磨滅你的過去,敏兒的母親將永遠留在你心中某個角落。」

    「我幾乎大你十五歲。」

    「年齡不是問題;我只問你一個問題龤v於叔看著她。

    「你愛我嗎?」她輕聲問。

    許久的時間,梁綺幾乎以為他不會答覆了。

    但低沉的聲音響起時,她驚喜的幾乎懷疑自己是否錯聽。

    「是的,我是愛你。」

    顧風鵬兩眼一亮。「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問題。」

    「不。」

    「不?」五劍客齊叫。

    「為什麼?」梁綺貌似冷靜,實則失望不已。

    「我承諾過,只要風鵬在一年內結婚,『女人、男人』我雙手奉上。現在我已經一無所有。」於叔找出這個理由。

    顧風鵬大笑。「你以為我真會接收你的PUB?」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於叔理所當然道。

    「很好。那麼我就雇你為『女人、男人』的調酒師,這下你可算是有工作了吧!」

    「我……」於叔實在找不出第二個理由。

    敏兒補上一句︰「老爸,只要你不結婚,我就不結婚,於家可沒人傳宗接代唷!」

    於叔瞪著她︰「養你這麼大,你卻威脅老爸?」

    「不是威脅,是成全。老爸也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我……」於叔的眼睛移到充滿期盼的梁綺,「我不是個好丈夫。」他脫口而出。

    「我不介意。」她遲疑的笑笑。

    「我沒有多大成就。」

    「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於大哥,我深愛的男人。」

    於叔無奈,在眾人逼迫下只好投降。「好吧!我答應你的求婚。」他裝出迫不得已的模樣,以免眾人以為他是心甘情願。

    雖然他的確是愛梁綺,只是他太過害羞,不願承認而已。

    五劍客興奮的大叫出聲。顧風鵬、宋勁飛更是被喜悅沖昏了頭,敏兒眨眨淚珠,和小小相擁歡呼。

    而梁綺,感動得哭出聲。

    她期盼了許久的夢終於圓了。

    她只能用淚水代表她的喜悅。

    於叔只好笨拙的遞給她一條手帕。

    三對有情人終成眷屬。

    喜悅充滿了每個人的心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