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離開我 第八章
    看來楚戀是存心跟他槓上了。 

    但是她可有想過自己有沒有本錢和他耗,況且,她明明就不是那種沒長腦袋的人,所以,她斷然不會因為這一點挫折就低頭認輸。 

    「宋-,打電話給楚——」 

    聶揚澈話聲才落,又旋即頓住,一雙微瞇的陰沉俊眸射向緩緩推門而人、唇畔勉強帶了朵笑花的美麗人兒。 

    很快地,他斂起已顯露出的陰冷笑容。「楚戀,我還以為你真的病倒了。」 

    「聶大哥,不瞞你說,我還真的差一點就爬不起來呢!」楚戀摸摸頭,怪不好意思地笑道。 

    可是她卻渾然不知,這聲出於下意識的暱稱卻教一旁的陳宗-暗驚在心,在蹙起眉心的剎那,他收到來自上司的暗示,會意地靜靜帶上門離開。 

    「哦?」聶揚澈早已注意到她泛紅的鼻頭以及微啞的聲音。 

    原來是他誤會了,她並不是在跟他賭氣。 

    「楚戀,我記得昨晚好像有提醒過你什麼?」他好聲好氣的問。 

    窘迫飛快躍上她的粉臉,「你說過,我要是感冒了就別來上班。」其實她壓根兒就不想來,只不過在接到老頭的電話後,就算她心裡再有疙瘩,也得硬著頭皮來。 

    誰教她……唉!有求於人。 

    「那現在……」聶揚澈揚了揚眉,靜候她的解釋。 

    「這只是小感冒而已,我想應該不礙事,再說,請假可是要扣錢的……嘿!你也知道嘛,我身上並沒有多餘的錢,所以我……」 

    「楚戀,你到底想說什麼?」聶揚澈將優美的十指緩緩搭在一塊,然後迸出帶著玩味的話。 

    討厭!楚戀是既生氣又懊惱,唉!為何每次在他面前時,她總是無法順利地說出心裡話。 

    照例,她先乾笑二聲,一方面是穩定情緒,而另一方面則是盤算該如何開口。 

    「聶大哥,你禮拜天有沒有空?」 

    「你又想請我看電影?」 

    她愣了下,陡地憶起什麼似的紅了臉,「不是啦!」 

    「那麼,你就是要我陪你上山去看什麼流星雨羅?」 

    聽出他話裡若有似無的取笑,她的瞼蛋更紅了,「也不是啦!」她連忙搖手否認。 

    聶揚澈睨著她,待她開口說明。 

    「聶大哥,其實是我……我想請你陪我去我家裡一趟。」反正伸頭縮頭都是一刀,她還是乾脆點,別再拖了。 

    聶揚澈還在想楚鐘鳴的動作怎會如此慢,沒想到現在真的出招了。 

    「我為什麼要陪你去?」哼!搞了半天,他還得感謝楚鐘鳴在背後推她一把。 

    思及此,他臉一沉,面色微青。 

    他明明對她說過,她若再隱瞞他任何事,他不會再放任她予取予求。 

    「聶大哥,拜託你啦……咳咳!」可憐兮兮的懇求尚未說完,楚戀冷不防地掩嘴咳了二下。 

    她得聲明,她可不是意圖博取他的同情,而是真的喉嚨癢。 

    「你有沒有吃藥?」聶揚澈的臉色稍微緩下,但語氣仍舊冷淡。 

    楚戀不敢把手放下,一雙圓潤的水眸偷覷他一眼後又移開,「有呀!」只是小感冒,多喝開水就好。 

    砰!「楚戀,你連這種事也要撒謊!」他猛然站起,緊握的拳頭忍不住錘向桌面。 

    楚戀沒預料到他的反應會如此大,「聶大哥你……你別這麼生氣嘛!我是想說這種小感冒過一二天就會自然好,所以才會……聶大哥,我知道錯了啦!」這時候還是別跟他硬碰硬為妙。 

    「哼,我有沒有聽錯,楚大小姐居然也會認錯。」聶揚澈哼笑,表情說多陰沉就有多陰沉。 

    他是吃了火藥不成? 

    而且,為了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生氣,他不覺得很可笑嗎? 

    「聶大哥,你當然沒聽錯。」她必須盡快導回正題,要不然她不曉得還能在他面前撐多久。 

    「為什麼找上我?」 

    「聶大哥,你可不可以馬上給我答……嗄?聶大哥,你剛才問我什麼呀?」楚戀困窘的笑著,感覺自己有點拙。 

    「我是問,你為什麼會找上我?」聶揚澈繞過桌子徐徐走近她,而不復陰沉的俊顏,卻教楚戀更為戒慎。 

    「是我爸他、他要我邀請你去的。」 

    「喔,既然是令尊的盛情,我當然得出席……不過你先別高興,我問你,到了楚家之後,你要如何介紹我?」聶揚澈托起她的下巴,深深看進她不時閃爍著光芒的美麗瞳眸。 

    「這……聶大哥,其實我早就想好了,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請你暫時充當一下我的男朋友?」 

    下巴雖被他拾得高高的,但是,大概是因為害臊吧,楚戀還是不太敢迎視那張過分逼近的邪美俊龐。 

    其實,對於充當二字,楚戀充滿著排斥,認真說起來,若不是他們之間突然多出了個劉美黛,他們說不定早已順利交往,如今,在種種不確定的因素下,她只能低聲下氣的求他幫忙。 

    老實說,她不得不承認她好嘔喔! 

    聶揚澈微瞇眼,一把扣住她的皓腕往外走。 

    「你要帶我去哪?我說的是禮拜天不是現在耶!」被拖著走的楚戀以為他記錯時間,連忙解釋。 

    聶揚澈沒說話,開門一逕往電梯口走去。 

    孰料,電梯門卻在這時候開啟,劉美黛迎面走來,「副總裁。」她乍喜的嬌靨在瞥見他後方的楚戀後斂下。 

    「美黛,你先回公關部。」聶揚澈沉聲說道。 

    劉美黛愣了下,可隨後立刻綻開紅艷雙唇,「副總裁,您要跟楚秘書上哪兒去呀?」 

    「這是你該問的事嗎?」聶揚澈睨她一眼,大聲斥喝。 

    這一喝,不單劉美黛嚇到,就連楚戀也瞪大眼。 

    怪哉!聶揚澈居然也會對臭狐狸這麼凶。 

    「對、對不起,是我腧矩了。」劉美黛顯然被嚇得不輕,難堪的神色在她微僵的艷容上表露無遺。 

    聶揚澈不再看她,大掌輕一使勁,就要拉著楚戀步進電梯。 

    誰知還沒回神的楚戀被他無預警的一拖,險些跌倒。 

    「哎喲……」楚戀輕叫出聲,纖腰旋即被聶揚澈攬住,半拖半抱的移入電梯內。 

    楚戀無意間抬眼,發現劉美黛一雙流露出怨懟的美眸時,她才意識到…… 

    哈!劉美黛在嫉妒她。 

    楚戀更加偎入聶揚澈懷裡,並在電梯門快要合上的一刻,驕傲的仰起下巴,對劉美黛投以一記勝利者的笑容。 

    「你在做什麼?」從明淨的鏡子中,聶揚澈將楚戀得意洋洋的表情盡收眼底。 

    他覺得好笑,因為楚戀絕對沒想到,她壓根兒不必向任何人示威,因為若不是她不乖,他又何必拿劉美黛來刺激她? 

    楚戀笑臉倏地僵住,立刻垂下臉,忙不迭地咳給他聽,好規避他的問題,「聶大哥,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她的聲音又變得好沙啞。 

    聶揚澈嗤笑,「放心,就算把你賣了也值不了多少錢。」 

    楚戀一怔,識相地閉上嘴。 

    但,話又說回來,聶大哥該不會要帶她去飯店旅館吧? 

    啊!討厭啦!如果真是那樣,她一定會誓死反抗到底……可是,憑她小小的力量,又豈能掙脫出他的魔掌?她嬌羞得紅了臉蛋。 

    不過,楚戀似乎是想太多了。 

    因為聶揚澈帶她去的地方是——醫院。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楚家 

    雖說楚鐘鳴只宴請聶揚澈一人,但為了表示楚家的誠意,他還是特地請來五星級飯店的主廚,精心料理這頓晚餐。 

    想當然耳,在楚戀眼裡,這場聚餐就猶如鴻門宴,在座的除了聶揚澈之外,恐怕每個楚家人都各懷鬼胎,而她自然也不例外。 

    「呵呵,揚澈,要不要再來一杯?這瓶酒我可是珍藏了很多年,今天是因為你,我才特別拿出來的喔!」楚鐘鳴除了獻寶外,還不忘提醒聶揚澈,自己是多麼的重視他。 

    「楚伯父,多謝。」聶揚澈舉杯,微笑地啜了口。 

    「謝什麼?以後咱們都是自家人了。」楚鐘鳴哈哈大笑。 

    「爸,你在胡說些什麼?」一直沒吭聲的楚戀忍不住開口。 

    「楚……小戀,你爸可不是在胡說,你跟揚澈明明就好事將近,以後當然就是自家人了。」楚夫人這聲小戀叫得是心不甘情不願,但為了丈夫、為了楚氏企業,她還是勉強配合。 

    一句好事將近不僅嚇了楚戀一大跳,更害她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頭。但是這都不打緊,因為她在意的、緊張的,就只有聶揚澈的反應。 

    楚戀忍著痛偷偷覷瞄他一眼,在發現他俊美的臉龐並無流露出半點的不快後,她才安下心來。 

    幸虧他沒抓狂,否則她就慘了。 

    「對了,揚澈,你跟小戀都在一起這麼久了,你們什麼時候……」 

    「爸,你搞錯了,我跟聶大哥並沒有在一起很久。」楚戀冷不防插話,等說完後又再度埋頭吃飯,什麼人也不看。 

    楚鐘鳴不著痕跡地橫瞪女兒一眼,再看向聶揚澈關切地問:「揚澈,你打算什麼時候跟小戀結——」 

    「爸,李嫂的病好點了沒,你們有沒有好好照顧她呀?」楚戀再一次打斷父親的話,還搬出李嫂來。 

    楚鐘鳴皺眉瞇眼,可下一秒鐘,他又變成慈父,「我已經跟醫生聯絡好,明天就會把李嫂送去醫院做治療。」 

    「這樣我就放心了。」心頭的重擔終於落下,可是,一道不知從哪裡射來的異樣眸光卻教她……生疑,不禁抬眼尋找來源。 

    是聶揚澈! 

    而且,他的眼神變得好古怪。 

    莫非是受了老頭那幾句話的影響? 

    楚戀的粉嫩唇辦在掀動好幾下後,最終還是閉上。不行,現在還是什麼都別問,以免又被老頭拿來亂扯一通。 

    「揚澈呀,小戀她怕羞,老是給我轉移話題,不過,呵呵……伯父還是要說,既然我們家小戀有這福分,那就表示聶楚二家有緣結成親家……」 

    拜託,又來了!「爸!你……」 

    哪知楚戀才一開口,桌底下的小腿肚就被重重踢了下,她吃痛,卻硬是忍住,一雙殺氣騰騰的大眼直直射向自家小弟。 

    楚蔚視而不見,撇高的唇角儘是得意。 

    「近期內,我會請人來向楚伯父提親。」 

    登時,楚戀以一種極不可思議的速度霍然轉頭瞪向聶揚澈! 

    老天!老頭是在飯裡添加什麼東西?要不然聶揚澈怎麼會笨到自己跳上來吃掉老頭子手上的誘餌。 

    而且更離譜的是,他忘了自己比較喜歡的人是劉美黛嗎? 

    楚戀瞠目結舌的模樣確實很呆,不過,也難怪她會震驚成這樣,因為連他在話出口後都覺得想笑。 

    當然了,這或許得感謝楚鐘鳴在背後推波助瀾,要不,他可能還會再繼續捉弄她也說不定。 

    「哈哈哈……我今天實在是太高興了,來來!揚澈,咱們再乾了這一杯!」楚鐘鳴很清楚,有了聶揚澈這句承諾,還怕自家企業日後沒甜頭可嘗。 

    「聶大哥你……」還處於呆滯狀態的楚戀,直覺地想去觸摸他的額頭,看看他是否發燒了。 

    「我很好。」 

    聶揚澈低喃的笑語讓她瞬間一震,同時,她亦瞪住已經伸出一半的小手。 

    下一秒,她緊急縮手,難以置信的表情除了尷尬之外,還意外多出了抹不自然的紅嫣。噢!楚戀,你真像個大傻瓜,而且,腦袋變糊的人還不只你一人。 

    所以,聶揚澈不能再留下來了,因為她有預感,老頭接下來要逼問他的,絕對是他何時派人來說媒。 

    「爸,聶大哥還有急事,我們先走了。」在眾人的錯愕下,楚戀一把抓起聶揚澈,然後以跑百米的速度直往大門衝去。 

    「等等……楚戀!你給我回來……」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聶大哥,我們快點上車!」一路拉著聶揚澈奔出楚家大門的楚戀忙不迭地催促他趕緊坐上車。 

    「戀,你別慌。」見她逃得如此慌張,彷彿背後有黑白無常在追捕似的,聶揚澈幾乎失笑。 

    見他動作梢有停頓,楚戀二話不說,立刻將他推入駕駛座。 

    聶揚澈當然可以輕易掙開她的手,不過,既然楚鐘鳴已經遂其所願,就應該不會再去找楚戀的麻煩。 

    也就是說,他現下要做的,就僅剩馴服這只性情多變且過度保護自己的小貓兒。 

    速速坐入前座的楚戀,壓根兒沒意識到聶揚澈這聲「戀」叫得有多親密。 

    跑車如她所願的迅速駛離楚家,然而,在同一時間,一輛黑色頂級轎車也自反方向駛來,在與跑車瞬間交會的剎那,聶揚澈的眸詭異地閃爍了下。 

    嗯,那個人是—— 

    反觀楚戀,連那輛開往楚家的車都沒注意到,更遑論是聶揚澈眸中所閃現的那抹異色。 

    「聶大哥,我爸剛才說的那些話,你可不要太當真。」順利突圍後,楚戀滿臉難堪與不知所措的說。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令尊會把我的承諾當成笑話來聽吧?」楚戀啊楚戀,你真是越來越笨,但是,也笨得越來越可愛。 

    「就是因為不可能,你就更不應該隨口說出你要來我家提、提親這種事嘛!」她只叫他充當她的男朋友,可沒要他連婚事都給允下來。 

    「怎麼,跟我結婚好像很委屈你似的。」 

    「怎麼會?」拔高的音調倏然拉低,「我……我的意思是說,你喜歡的人不是那只臭狐……劉美黛嗎?所以你……」 

    「我喜歡誰,難道你會比我更清楚?」聶揚澈嗤鼻哼笑。 

    「可是你……你要是不喜歡她,又怎會跟她一塊吃飯看電影,甚至還怕我把感冒病毒傳染給她?」楚戀扁嘴,一古腦兒的宣洩自己的不滿。 

    「你倒是挺會抱怨的,不過,你可知道這些事都是誰造成的?」他會這麼做,無非就是要她嘗嘗看不被人信任的滋味是何等難受。 

    「這還用說,當然是——」你,這個字眼硬是卡在喉嚨間吐不出。 

    「哼!你何不說說看,我聶揚澈是怎麼對你的,可你呢?卻又是怎麼對我的?」一個遇事就只會隱瞞的女人,他憑什麼放任她態意勒索他的愛。 

    「我……」楚戀啞口無言。 

    沒錯,自從認識他後,除了初次見面的那一回不說,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就算他們仍有好幾次的針鋒相對,可是,她還是察覺得出他對她的好。 

    「我給了你多少次機會,可你卻一再地把我當成可利用的工具,就好比……今晚。」聶揚澈冷笑。 

    呃!不不不!她絕對沒有要利用他的意思,她只不過是想依賴他,「聶大哥,對不起啦。」一時間,楚戀也不曉得該作何解釋。 

    「你想說的就只有這句?」 

    再明顯不過的譏諷,教她更顯心虛及無措,「聶大哥,我當然有許多話想對你說,但是我又……」 

    聶揚澈冷笑二聲,「說話吞吞吐吐,你擺明了就是不相信我。」 

    「才不是!我……我也會怕呀!」 

    「你怕什麼?」他險些踩錯油門,最後,他乾脆將車停靠在路邊,側過身正視楚戀低垂的玉顏。 

    好吧!既然事情都已經走到這一步,她若再隱瞞的話,聶揚澈恐怕真的會氣到再也不理她。 

    不理她……為什麼這個念頭會令她的心變得這麼難受? 

    「我怕你認為我是有目的接近你,更怕你會被我給嚇跑。」再也按捺不住可能失去他的恐慌與不安,她低聲囁嚅道。 

    「你!」 

    「聶大哥,你剛才應該有聽見我提到李嫂這個人,不瞞你說,李嫂是楚家最疼愛我的人,可是她最近病了,而且還病得很嚴重,但我爸卻拿她來威脅我,說我要是沒跟你……他就要把李嫂給趕出去,所以我才會——」 

    「現在才說不嫌太晚了?」聶揚澈又坐了回去,直視前方的眸子讓她看不清亦分辨不出他此刻的心緒。 

    於是,楚戀更緊張了。 

    「聶大哥你……你別不理我好不好?」果不其然,她的預感成真。 

    「你很害怕我不理你?」他的聲音不疾不徐,也沒啥高低起伏。 

    「嗯。」她小嘴抿得好緊,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 

    「那你以後還敢不敢隱瞞我任何事?」 

    「不敢了。」她下意識地回答,不覺有異。 

    「這話可是你說的。」 

    「嗯,是我說的。」她聲音略微哽咽。 

    「好吧,這就算是給你一個教訓,往後看你還敢不敢再犯。」 

    楚戀的唇兒嘟得更高,之後,她愁苦的臉蛋旋即被一隻大掌給托高,聶揚澈俯下含笑的臉龐,吻上那可以吊好幾斤豬肉的雙唇。 

    笨女人!該害怕的人是我才對呀!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