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離開我 第七章
    她跟來麗華餐廳的決定果然是對的。 

    楚戀舉杯輕啜水果酒時,一雙隱含警戒的眼眸仍不時溜呀溜地察言觀色。 

    看得出劉美黛雖掩飾得極好,可在有意無意間仍舊洩露幾分不滿。 

    哈!踢到鐵板了吧,劉大美人。 

    楚戀竊笑,心中更加篤定要清除有可能成為第三者的劉美黛。 

    「副總裁,為了謝謝您的招待,等會兒能不能換我請您看場電影?」劉美黛不甘示弱,再度出招。 

    「嗯。」聶揚澈毫不遲疑的一口答應。 

    鏗! 

    「啊,對不起,杯子不小心撞到盤子了。」楚戀面露尷尬。 

    「沒關係。」劉美黛落落大方的說,又轉向聶揚澈,「那副總裁想看哪一類型的——」 

    「我想看湯姆克魯斯主演的……」 

    「楚小姐,我是在問副總裁。」劉美黛依然保持笑容,可看在楚戀眼裡,卻顯得有些猙獰。 

    「呃,對不起。」楚戀嘴裡說抱歉,可臉上卻毫無愧色,「聶大哥,我們去看湯姆克魯斯所主演的那部片子好不好?」她微微傾向聶揚澈,撒嬌似的輕嚷。 

    劉美黛蹙眉,艷麗的臉蛋明顯抽動了下。 

    反觀聶揚澈,表面上雖不動聲色,可內心所受到的衝擊不小,因為這是楚戀第一次喊他聶大哥。 

    「這你得要問問美黛。」聶揚澈淺淺勾笑,鎮靜地收妥這份意外的驚喜。 

    「劉小姐,你覺得如……」 

    「楚小姐,你這樣喚副總裁似乎不太好吧。」劉美黛冷冷打斷她的話。 

    「會嗎?」楚戀訝異。 

    哼,就算我要喚聶揚澈寶貝、親愛的,甚至是阿娜答你也管不著!楚戀暗暗在心裡對劉美黛嗆聲。 

    「當然,副總裁請我們吃飯是好意,但我們做下屬的若因此而得寸進尺就太不應該。」劉美黛僅差沒當眾斥責她不知分寸。 

    「呵呵!劉小姐教訓的是,不過,你也知道嘛,我已經習慣這樣稱呼他,要我臨時改口還真有點困難,所以劉小姐,你就行行好,聽過就算。」正因為她演得太自然,反倒顯得虛偽做作。 

    劉美黛臉色丕變,眼看就要翻臉……不過,劉美黛不愧是業務部的第一公關,轉瞬間就按捺下幾乎快失控的情緒。 

    她太小看楚戀了。 

    而且,她差點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楚戀能從一名小小的業務助理晉陞為副總裁的秘書,就表示他們確實關係非淺。 

    不過,就算楚戀真的是副總裁的情婦那又如何,反正情婦的角色本來就可以隨時替換。 

    「楚小姐言重了,哎呀!瞧我真是的,現在都已經下班了,我還這麼拘束。副總裁,真對不起,讓你見笑了。」劉美黨及時改變策略,笑臉迎人。 

    「美黛,你別這麼說,是楚戀太孩子氣,你別放在心上。」劉美黛變臉的功夫完全不輸給楚戀,看來他找對人了。 

    劉美黛乍喜,心中更加確定聶揚澈有意要她取而代之。 

    想當然耳,自以為扳回一城的楚戀當下猶如啞巴吃黃連,表情苦悶得緊。 

    可恨呀!聶揚澈怎麼老是為她說話。 

    「副總裁,我知道最近有部片子滿不錯的,可惜,這部片子不是楚小姐愛看的明星主演的。」劉美黛遺憾的說。 

    「沒關係,就選你喜歡看的片子,至於楚戀她……如果她不想看就先回去。」聶揚澈滿意的聽到一記抽氣聲。 

    「聶、聶大哥你……你要我先回家?」楚戀微啟的櫻口有好半晌合不起來。 

    「不然呢?」聶揚澈的笑略顯疏離。 

    楚戀簡直不敢相信他的眸子裡竟寫著「識相點就別跟來」的訊息。 

    「我——」她捺下揉眼的衝動。 

    「楚小姐,你就別勉強了,否則要在電影院枯坐三個小時可不好玩。我看這樣,等下回你想看哪部片子,我們再帶你一塊去。」劉美黛故作大方的說。 

    哇哩咧!劉美黛是在騙小孩喔。 

    「聽話,楚戀。」聶揚澈隨後接上話。 

    這下子楚戀當真變了臉。 

    「聶揚澈,你居然要丟下我跟她去看電影!」楚戀再也耐不住性子,不僅飆高音,還說得義憤填膺。 

    「我丟下你?」聶揚澈驀然失笑,「楚戀,我只是跟美黛去看場電影,這樣也值得你大驚小怪?」 

    楚戀不自覺地咬緊下唇,其憤慨不平的模樣活像是要被打人冷宮的失寵妃子。 

    而且更令她彷徨不安的,是聶揚澈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樣珍惜她了。 

    「我、我才不是大驚小怪,而是……」一種聶揚澈快被人給搶走的恐懼,讓楚戀連話都不會講了。 

    「楚戀,你慢慢吃,我跟美黛先走了。」不待楚戀回應,聶揚澈即與漾著得意嬌笑的劉美黛雙雙起身。 

    而楚戀只能乾瞪眼,看著劉美黛親暱的挽住他的臂離開。 

    聶揚澈你……你不要撇下我啦!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今晚的風,好大也好冷。 

    在電影快散場前,楚戀趕緊步出商店街,可當她一接觸到外頭的冷空氣時,就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哆嗦。 

    是的,她根本沒回去,而是跟在他們身後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說她不放心也好、吃味也罷,反正她是不會讓他們有機會發生不該發生的事。 

    幸好,他們真的只是去看電影,而且瞧這人潮,就算他們想在黑漆漆的電影院裡幹什麼壞事也不可能。 

    呃!他們走出來了。 

    楚戀立刻閃身躲進他們視線所觸及不到的死角。 

    啐!劉美黛幹嘛笑得花枝亂顫的? 

    啊啊啊……聶揚澈你要是敢去牽狐狸精的手你就死定了! 

    呼!好了好了,狐狸精總算走了,而她也該要現身。 

    「聶大哥!」 

    正要往停車場去的聶揚澈聞聲隱隱綻出一抹笑,可在回身瞧她時,臉上僅剩訝異。「楚戀,你怎麼還再這裡?」 

    「聶大哥,其實是我……不放心啦!」她搔搔頭,笑了笑。 

    在等待他們的空檔,她也沒當閒閒美代子,該做的分析她一樣也沒少做。 

    總歸一句話,要除去所有障礙的方法就只有一種,那便是讓他無可救藥的愛上她。 

    「嘖!你有什麼好不放心的,難道你以為劉美黛會把我給吃了不成?」聶揚澈啞然失笑。 

    很好,小妮子已經有了很嚴重的危機感。 

    「聶大哥真愛開玩笑,就算劉美黛有本事把你一口吞掉,我也會想法子讓她把你給吐出來。」 

    「是嗎?」聶揚澈緩緩揚起神秘的笑。 

    見他再度轉身跨步,楚戀的心猛地打了個突,急忙跟上去。 

    「聶大哥,你還有其他事要忙嗎?」她跟緊他,模樣頗為討好。 

    「怎麼,你想請我吃宵夜?」他刻意放慢腳步。 

    「不,我想請你看電影。」 

    聶揚澈瞬間定格,約莫三秒鐘後他才稍稍有了反應,接著大笑出聲。 

    雖說他的笑聲很悅耳、很動聽,更沒有摻雜任何取笑的成分,可還是讓楚戀覺得糗斃了。 

    「這有什麼好笑的?」她好像拿自個兒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不過,既然她已經有所覺悟,就絕對要貫徹到底。 

    「因為你說你要請我看電影。」笑聲雖止,可他磁性嗓音逸出的話語仍帶著濃濃的笑意。 

    「劉小姐就可以請你看電影,難道我就不行?」楚戀仰高頭,想讓聶揚澈看清楚她臉上的誠意。 

    「不是不行,而是我現在不想看。」 

    沒關係,既然他不想看電影,那就…… 

    「聽說最近有雙子座流星雨,不如我們現在就去山上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見到好不好?」她伸手勾住他的臂膀,神情雀躍的望著他。 

    聶揚澈差點克制不住的點頭。 

    「楚戀,明天不是休假日。」 

    楚戀的臉蛋瞬間失去光彩,再也掩蓋不住那抹濃濃的失望。 

    「楚戀我——我送你回去。」這時候心軟就前功盡棄了。 

    她低下頭不說話。 

    「楚戀……」她在外頭等他這麼久,老實說,聶揚澈既心疼又不捨。 

    「你要走就走,別管我了。」悶了許久的楚戀賭氣似地頂了回去。 

    聶揚澈神情微斂。「我不能不管你。」 

    「我又不是小孩子,想回去的時候自然就會回去。」她還是不看他。 

    「不行。」 冷沉的聲音再度逸出。 

    「為什麼?」楚戀霍然抬眼,噘嘴瞪他。 

    既然不想陪她,就不要干涉她做任何事。 

    「因為我……既然令尊讓你在聶氏旗下做事,我就不能不管你。」聶揚澈話鋒一轉,搬出楚鐘鳴來。 

    敏感的「令尊」二字,霎時讓楚戀繃緊神經。 

    老天,她憑什麼跟他賭氣? 

    「好啦、好啦!我馬上回去就是。」這時候跟他翻臉,不僅稱了劉美黛的意,還會扯自己的後腿。 

    「嗯,那就上車。」聶揚澈飛快扣住欲轉身跳離的楚戀,「我不是說過要送你回去。」他瞇起眼,耐性漸失。 

    「我想,我還是別坐你的車,以免讓人誤會。」楚戀以退為進。 

    「誰會……美黛不會知道的。」嘖,好你個楚戀,差點上了你的當。他失笑,好生佩服她精湛的演技。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所以我還是識相點,自己坐公車回……啊啊啊!聶大哥,你抓疼我了啦!」楚戀頻頻哀叫,小臉因纖臂被他狠狠一抓而皺成一團。 

    他的手勁真大。 

    聶揚澈眸光一閃,及時收回部分力道,但還是不讓她掙脫。 

    「楚戀,你又不聽話了。」他笑看著她。 

    沒來由的,楚戀的心悸顫了下,一張飽含控訴的臉瞬間化為失措,「我、我只是不想讓你難做人而已,哪有不聽你的話?」她眸光閃爍,不太敢迎視他唇上那抹沒啥溫度的微笑。 

    「那麼,上車。」 

    「喔。」楚戀立刻鑽進前座,繫好安全帶。 

    怪了,她幹嘛這麼怕他?楚戀暗自懊惱,不得不承認以退為進這一招好像發揮不了效果。 

    轟然一聲,跑車無預警的竄出,教猶在苦思的楚戀險些發出一聲驚呼。 

    楚戀按住心口,忍不住泛著嘀咕:「拜託,比我還陰陽怪氣,說到底還不是你突然看上劉美黛,要不然我犯得著這樣嗎?」 

    「你說什麼?」 

    她一嚇,趕緊擺出笑臉,「我是說,跑車就是要飆這種速度才拉風。」她甚至不敢將臉蛋瞥向窗外,以免看見反射在車窗中的他。 

    「是嗎?」聶揚澈斜睨她一眼,要笑不笑。 

    「嗯嗯……哈啾!」她冷不防打了個大噴嚏。 

    聶揚澈眉心微聚,伸手將車廂內的溫度調高,「都快感冒了,還想到山上閒晃。」 

    「我只是鼻子癢而已,哪有感冒。」聽出他話裡的責備,楚戀急忙揉揉泛紅的鼻頭,連忙否認。 

    「回去後,記得多喝熱開水。」聶揚澈聲音低沉,不知在生什麼氣。 

    「我要是真的感冒了,你會擔心嗎?」她偷覷他一眼,鬱悶的心情似乎有好轉的跡象。 

    也許,她可以把他的關心解讀成:他其實很掛念她的一切,而他先前種種的作法只是在試探她。 

    「我不是擔心,而是煩惱。」 

    「嗄?」她一時無法理解他的意思。 

    「我可不想你把感冒病毒傳染給和你共事的美黛及宗-,所以你還是多多保重,別再給我添麻煩。」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聶揚澈! 

    我恨死你——哈啾! 

    楚戀及時抽了張面紙堵住快要流出來的鼻水。 

    「戀,都快十點了,你怎麼還沒去上班?」向來晚睡晚起的宋絲頤,睡眼惺忪的步出臥房,睨向正縮在沙發一角,可憐兮兮猛擤鼻涕的楚戀。 

    「因為有人怕我將感冒病毒傳染給他的愛將跟一隻狐狸精,所以不准我上班。」楚戀哼笑,隨手將揉成一團的面紙丟進垃圾桶。 

    她得承認,聶揚澈還真是料事如神。 

    而她果然被他給詛咒到了,哼! 

    「狐狸精?」宋絲頤懶腰才伸到一半,就忽然振奮起來,「戀,你快說,你現在跟聶大帥哥到底進行到哪一個階段了?」 

    「哼!甭提了,我現在可是一肚子火無處發洩啊。」楚戀哀歎。 

    宋絲頤搖搖頭,「戀,你先別悲觀嘛,你想想看,聶帥哥可是鑲金的單身漢,若沒有女人喜歡那才有問題。何況,你要是選在這個時候放棄,不就表示他在你心裡根本就是可有可無。」 

    「我才不會放棄他呢!」楚戀不假思索地大聲喊道。 

    「那就對了,所以從現在開始,你更要抓緊聶帥哥,最好不要讓他跟那隻狐狸精有太多單獨相處的機會。」 

    「可是我……」 

    「還是說,你怕贏不了那隻狐狸精?」宋絲頤抿起嘴,憋笑。 

    「哈!依我的美貌、才智,跟堅毅無比的信心,哪有可能會贏不了那只只會賣笑的狐狸……哈啾!」話還沒說完,楚戀又忍不住打了個大噴嚏。 

    為了讓她趕緊振作起來,宋絲頤決定再加把勁,「戀,我對你當然有信心,只是,難道你從沒想過聶揚澈會有轉移目標的一天?」 

    「不可能!」楚戀搓揉鼻頭的舉動倏止。 

    「這麼有把握?」 

    「當、當然了。」 

    像是抓到她的把柄似的,宋絲頤偷笑,「戀,你有心虛一下喔。」 

    「絲頤你……」楚戀好像被逼急了,急急解釋:「絲頤,你不明白,為了李嫂,我非要聶揚澈娶我不可。」 

    「喂!不要再拿李嫂當借口,要不是你早就愛上聶帥哥,我才不信你會這麼聽你父親的話。」宋絲頤說得一針見血。 

    楚戀錯愕,連鼻水流出來了都忘記要擦。 

    她她她……早就愛上聶揚澈了? 

    不知何故,她居然完全沒有辯駁的力氣。 

    「喏,快拿去擦一擦啦!」宋絲頤無奈的將面紙塞給楚戀,以免她的鼻水流到她大張的嘴巴裡。 

    楚戀的動作宛如機械人般,面紙在滑過鼻子後就又僵住。 

    「喂!戀,你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想辦法讓他也愛上你,如此一來,你就什麼問題也沒有了。」 

    「你說得好簡單。」楚戀僵化的纖頸,顯然是支撐不了忽然變得沉重的頭顱而驀然垂落。 

    先前楚戀也是抱著這種想法和打算,可是才事隔沒多久,她就突然變得毫無把握。 

    「戀,也許是你想得太複雜。」宋絲頤皺著眉說。 

    是這樣子的嗎?楚戀低著頭想著。 

    如果她先跟聶揚澈坦白的話,他是否也會對她…… 

    噢,天吶!光是用想的,她的心臟就怦咚怦咚的直跳,更遑論要她當面把話講清楚。 

    「戀,你必須拿出你的自信來,否則一切都只是空談。」 

    「絲頤,我也想呀,可是我……」現在都幾點了,他連一通問候的電話都沒打來,老實說,這已經嚴重打擊到她的自信心。 

    鈐—— 

    優美的手機鈴聲無預警的響起。 

    下意識地,楚戀根本沒看螢幕上所顯示的號碼就接起電話。 

    當然,她馬上就後悔了,因為電話那頭是她那個楚家老頭! 

    而且,隨著她接聽電話的時間越長,她的臉色也就越來越難看,越來越…… 

    砰的一聲!精巧昂貴的手機被楚戀用力摔在地上,且在原地繞了好幾圈。 

    「戀,不會是你爸又叫你做什麼了吧?」宋絲頤幫她撿起機子,嘖嘖,真耐摔,居然沒壞。 

    「可惡、可惡、真是太可惡了!他當我是個會下蠱作法的巫師嗎?只要一個咒語就能夠指使聶揚澈做這做那的!」楚戀氣得直跳腳。 

    「戀,反正你跟聶揚澈之間的事遲早都要解決。」不是她壞心,而是楚戀她爸這通電話打得正是時候。 

    楚戀霍然僵住,接著,宛如一顆被壓扁的皮球,瞬間消了氣。 

    「絲頤,我這就去上班了……」楚戀有氣無力的說完,即像無主遊魂般的飄了出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