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離開我 第六章
    許久不曾踏進楚家大門的楚戀,一開始,的確有些近鄉情怯。 

    可是,當父親、繼母以及楚蔚一同出現時,一股無比的鬥志及絕不妥協隨即取代了原先的「情怯」。 

    「楚戀,不會叫人嗎?」楚鐘鳴瞪住自進門後只會瞪著一雙大眼,並以不屑的態度一一掃視他們的女兒。 

    「爸,我想直接進去看李嫂,至於其他的廢話我看就不用多說了。」反正大家不合又不是一天二天的事,又何必裝模作樣。 

    「你……」 

    「姊,你能進天宇集團全是靠爸的關係及退讓,你別不知好歹。」楚蔚扯高眉毛哼道。 

    「哇哈哈!這算哪門子的笑話?我進天宇干他何事,還有,你不說話別人不會當你是啞巴。」楚戀擦腰狂笑一聲,再瞪向楚蔚。 

    「楚戀,你再這樣和楚蔚說話,小心我——」楚夫人板起臉孔,就要伸出尖銳的五爪教訓…… 

    「好了!」楚鐘鳴喝阻,且投以一記眼色。 

    楚夫人雖噤聲,可艷紅的雙唇仍不斷蠕動咒罵著,似乎憋得很辛苦。 

    「小戀,你可以進去看李嫂了。」楚鐘鳴沉住氣,一切必須等到她見過李嫂之後才能談。 

    楚戀面無表情的往大宅後院的傭人房走去。 

    「老爺,你覺得楚戀還會聽你的話嗎?」楚夫人重重坐人華麗的沙發椅,風韻猶存的臉上淨是輕蔑之意。 

    「為了李嫂,她會聽話的。」楚鐘鳴很有把握。 

    「可是爸,萬一聶揚澈不理姊呢?」像楚戀這種女人,只配當大少爺閒暇娛樂時的遊戲。 

    楚蔚在楚夫人的長期教導下,也對楚戀懷有敵意及偏見。 

    「如果是這樣,爸只好再回過頭來跟范——」楚鐘鳴及時收住話,瞇眼望向踩著重步直直朝他走來的楚戀。 

    李嫂的情況看起來很糟糕。 

    楚戀的心情蕩到了谷底,可表面上,她仍舊沒顯露半分。 

    「爸,你為什麼沒把李嫂送去醫院?」 

    「哼!李嫂只是個傭人,我們沒有立刻要她走就已經很不錯了。」楚夫人摸了摸自個兒的髮髻,涼涼的說著。 

    「你們!你們到底有沒有良心,李嫂已經在楚家多少年了,就算她想在楚家養老也不為過。」繼母的話讓楚戀緊繃的俏臉崩潰。 

    「小戀,李嫂想在楚家養老,甚至為她請個看護我都不反對,只不過……」楚鐘鳴末竟的話語充滿算計的意味。 

    「爸,你終於講到重點了。」楚戀嗤笑。 

    果然不出她所料,打從一開始,這隻老狐狸就想利用李嫂生病一事來威脅她,達成他的目的。 

    「小戀,爸這麼做也是為你好,你想想看,依你楚家大小姐的身份,總得找一個門當戶對、足以匹配你的公子少東才行,所以我左思右想……呵!天宇集團的副總裁確實是個無可挑剔的好對象。」 

    「老天,你居然在打聶揚澈的主意!」楚戀錯愕,難以置信的模樣活像是聽到父親要把她嫁給一頭會說話的豬。 

    「小戀,別跟我說你不喜歡聶揚澈,那一天他跑來楚氏找你時,我可是瞧得一清二楚。」 

    「那、那是因為我……」 

    「小戀,爸只是順水推舟,更何況,你應該很高興我看中意的是聶家而不是原先的范家,再說,李嫂的病也不能再拖下去了。」楚鐘鳴軟硬兼施的說。 

    他從同業口中探聽到一家歐洲大廠正挾著一筆數億美元的訂單與天宇集團協商,如果敲定的話,那獲利將十分可觀。 

    所以,楚氏企業若能從中分得一杯羹…… 

    「爸你……」老頭擺明是在威脅她。 

    「總而言之,爸希望你快去催催聶家公子,以免好事多磨,你懂嗎?」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她哪有可能會不懂? 

    但問題是,她早就跟聶揚澈勢不兩立。 

    可恨呀!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就連臥病的李嫂也可以拿來當籌碼,而且,他也算準了她根本沒有足夠的金錢可以把李嫂接出來。 

    可是,楚戀一想到她必須去倒追聶揚澈,甚至還要逼他快點娶她,除了欲哭無淚外,一股深深的挫敗與羞慚也不斷啃咬著她的心。 

    尤其當她來到天宇集團的招待大廳,她就不免要回憶起宋絲頤曾經警告過她別鐵齒,更別把話說得太滿。 

    結果,報應真的很快就來了…… 

    當陳宗-走向她時,她好不容易才鼓足的勇氣竟一下子全沒了,而且,她的腳還一個勁兒地想往外走。 

    「楚小姐!」陳宗-及時出聲。 

    楚戀既覺得難堪,又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至少,是陳特助主動喊住她的。 

    「楚小姐,副總裁正等著你。」 

    正等著她……嘖!看來她的臉皮得再裝厚一點,要不然,可能過沒幾分鐘就會被一片片給剝下。 

    可是,當楚戀來到副總裁辦公室,看見站在窗前的聶揚澈時,她以為的冷臉冷語,冷傲、冷漠……似乎都沒浮現在他俊挺的側顏上。 

    怎麼辦? 

    此時此刻,她完全讀不出亦猜不透他的下一步究竟會怎麼做? 

    如果他能先出聲諷刺她一句,她或許就能順勢打破這股教人窒息的沉悶。 

    不知何故,她感覺自己的臉蛋就像被摑了記耳光,熱辣辣的。 

    「你一定要逼我先開口嗎?」他斂眸低歎。懷疑自己的前輩子是造了什麼孽,今生才會遇到楚戀這個愛鬧彆扭又死要面子的小女人。 

    「你……你想怎麼罵我、怎麼挖苦我都隨你便。」她的臉皮就跟城牆一樣厚。所以,儘管來吧! 

    「我能罵你、挖苦你嗎?」聶揚澈徐徐轉身面對她,好讓她看清楚他臉上的神情。 

    優美俊挺的五官組成的惑人臉龐,寫滿惱火和無奈。 

    楚戀的嘴一扁,幾乎想撲進他懷裡,可是她不敢。 

    「是我先來找你的,所以就算會被你罵到狗血淋頭,我也認了。」她強忍住心中的委屈,故作無所謂的揚聲道。 

    「是嗎?」聶揚澈冷應。 

    她拚命的吸氣再吐氣,就是不想讓自己失控,可是,她無法保證自己能夠忍到何時。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好話壞話全被你一人說盡,請問我到底要怎麼回答,才能夠不傷及楚大小姐高傲的自尊心呢?」她來找他,無非又是想要他替她收拾殘局,只不過,她能不能別像個受虐的小媳婦一樣。 

    因為,他實在很看不慣。 

    似乎是再也壓抑不住了,楚戀終於在他的錯愕下,一個箭步撲進他懷裡,然後,一個勁兒地流淚嗚咽,啥話也不說。 

    嘖!看情形,她的確已經受到教訓。 

    好吧,他就網開一面,別跟她計較了。 

    而且,說真格的,他還是比較喜歡看到當情勢對自己不利時,可以佯裝笑臉,對他曲意奉承的楚戀。 

    「你要我幫你什麼?」聶揚澈環住她,將下顎輕輕抵住她發問,嗅著那抹自然淡雅的髮香。 

    氣走她,是因為他有把握她一定會回到他身邊。 

    至於理由嘛,很簡單,因為她有個唯利是圖,且會把女兒的剩餘價值給搾乾的父親。 

    換言之,楚鐘鳴大概又給她出了什麼難題,才導致她不顧顏面回到這裡來承受他的奚落——嘖,想也知道,雖然他什麼話也沒說,可是,她卻認為自己已經遭受到嚴重的屈辱。 

    「我……我……」他的懷抱好溫暖,而緊緊箍著她的雙臂更堅實到令她感覺自己是安全的。 

    「嗯?」聶揚澈輕吟,帶了絲藏不住的愛憐。 

    只可惜亂了心神的她無法領會到。 

    「聶、聶揚澈,我……我……」這個口好難開喔。 

    「說吧!」楚鐘鳴要她做的事大概也不出那幾件,只不過他好奇的是,這回楚鐘鳴又是拿哪件事來逼她就範? 

    「我……我能回來做你的秘書嗎?」猶豫間,楚戀選擇先投下一顆試金石。 

    「你說呢?」聶揚澈失笑。 

    都什麼時候了,她還想考驗他。 

    既然如此,他不回敬一下好像說不過去。 

    楚戀扁著嘴。討厭!他就不能回答得乾脆點嗎?她已經夠可憐、夠落魄、夠無助了,他還要這樣欺負她。 

    眼淚差點又要掉下來,可她硬是忍住。 

    「我要是回來,你不可以再讓我當花瓶。」楚戀閉起眼說話。 

    唷!她這番話還說得真漂亮。 

    聶揚澈一笑,忍不住將楚戀羞窘至極的紅顏掬起,「楚戀,你確定你的要求就只有這樣?」 

    不敢睜眼的她,臉上神情一變再變。 

    盯住她瞬息萬變的豐富表情,聶揚澈是好氣又好笑,「楚戀,把眼睛睜開。」他命令。 

    「我不要。」他異常灼熱的氣息盡數噴在她臉蛋上,搞得她耳根子燙紅,益發不敢睜眼。 

    見她把一對眼兒瞇得更細,聶揚澈雙眸微黯,忍不住低下頭…… 

    楚戀驚喘,倏地睜眼,難以置信的摀住被偷襲的粉唇。 

    「你你你……」想後退,卻發現腰際被他扣得更緊,「你怎麼可以偷吻我?」她指控的話卻在出口時完全變了調。 

    類似撒嬌的嘟囔,教她傻眼,更讓他噴笑。 

    「誰教你不聽話。」剛才的吻只是在試味道罷了,對她,他當然還有更深一層的慾念,不過為免嚇壞她,他會慢慢來。 

    「你……」他怎麼可以做賊的喊捉賊。 

    「楚戀,你老實說,你到底要我怎麼幫你?」她似乎忘卻她此行的目的。 

    彷彿被踩到了痛處,楚戀臉上立刻浮現出惶恐及抑鬱。 

    還是先別說的好。 

    因為,她好害怕他會……從此不理她。 

    「楚戀。」 

    「你願意讓我回來,就算是幫我了。」等她仔細想清楚後,一定會找機會好好跟他說明。 

    「就這樣?」聶揚澈難得先深呼吸後再開口。 

    「嗯。」楚戀極艱困的點頭。 

    哼!這小妮子仍舊不肯相信他。 

    難不成真要等到火燒屁股後才哭著跑來找他滅火? 

    好,那到時就別怪他!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翌日。 

    楚戀甫進自己的辦公室,就發覺她昨晚真的沒睡好,才會瞧見一幕很詭異的畫面——聶揚澈正與一名由背後看過去身材十分姣美的女性有說有笑。 

    坦白講,除了她之外,她極少看見他能夠如此敞開心胸、紆尊降貴的同女性員工這般熱絡的交談。 

    心頭霎時湧出一股極不舒服的感覺。 

    然,更驚人的是,當這位女性同胞轉過身來時,她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劉美黛,公關部裡頂頂有名的美人,也是交際手腕十分高超的公關女王。 

    「楚秘書,我跟副總裁等你很久了。」劉美黛明艷的笑容展露在她眼前。 

    輸人不輸陣,楚戀以眼角輕瞄腕表,再用力擠出微笑來,「我並沒有遲到,對了,副總裁、劉小姐,你們這是在……」 

    「喔,是這樣子的,副總裁請我來教導您,要如何才能成為一位稱職的秘書。」劉美黛的笑帶有示威的味道。 

    「你要教我?」楚戀登時笑瞇了一雙暗含殺氣的眸子,「劉小姐有當過秘書嗎?更何況,我要是不懂,還有陳特助在一旁教我呀。」再怎麼說,也輪不到做公關的來教她。 

    「楚秘書,你有所不知,我在前一家公司所擔任的職務正是秘書,何況,副總裁也已經考驗過我了。」劉美黛笑得好艷麗,好有自信。 

    「可是……」她才不要劉美黛來教她。 

    「楚戀,宗-也有忙不過來的時候,所以我才特地請劉小姐上來幫你。」聶揚澈適時出聲。 

    特地!哼,他到底有多特地? 

    「聶副總裁,劉小姐在公關部時就已經忙到分身乏術,哪有餘力再上來幫我?」聶揚澈是吃錯藥不成?無緣無故的,幹嘛還要請個人上來湊熱鬧。 

    「你放心,我相信美黛可以妥善安排好時間。」聶揚澈笑笑,末了還側眸笑睇了他口中很有實力的美女一眼。 

    楚戀恨不得衝上去把他的頭給扭回來。 

    哼!劉美黛有比她好看嗎? 

    「謝謝副總裁的賞識,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劉美黛想向上發展的企圖心從未斷過,而這回能受到副總裁的青睞,她焉能不好好把握。 

    啐!現在是什麼情形?楚戀很不是滋味的瞪大眼。 

    瞧瞧他們你一言我一句的,分明當她不存在。 

    「等等,我看我還是別麻煩劉……」楚戀試圖按捺下心頭那陣陣襲來的莫名酸意。 

    「劉小姐,請你跟我進來一下。」可是,聶揚澈非但沒把她的話聽完,還直接略過她,朝劉美黛綻笑。 

    「是。」劉美黛巧笑倩兮的跟了上去。 

    一種被遺棄的感覺油然而生,楚戀一個忍不住,直接拿起檔案夾就想往地上丟,但她高舉的手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 

    不行!這樣做只會讓她看起來更幼稚。 

    砰!當檔案夾被重重擱回在桌面的一刻,其聲響也同時震醒了她。 

    楚戀,你必須趁事情還沒到無可挽回的地步,趕緊想辦法讓劉美黛離聶揚澈遠一點。 

    所以,原本要壓後的事,現在必須提前進行。 

    聶揚澈,請你別怪我,因為我的出發點全是為了要——救人。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楚秘書,我真羨慕你。」定出副總裁辦公室的劉美黛,款款來到楚戀眼前,並將自個兒緊翹的美臀貼抵在她桌沿。 

    楚戀抬起一雙水亮的大眼,唇邊亦彎起一朵粲美的笑容,「劉小姐,我才羨慕你呢。」她不能打草驚蛇。 

    劉美黛眉眼一挑,「哦?」 

    「你的資歷本來就比我深,再加上副總裁適才對你的態度,依我看來,你說不定很快就會取代我的位置。」 

    呵呵!劉美黛掩唇嬌笑,「楚秘書,你就別折煞我了,再說,公司上上下下有哪一個不知道你跟副總裁的關係呢?」不過,這層關係在她劉美黛出線後,很快就會形成泡沫。 

    此一時彼一時,先前楚戀確實很排斥這層莫須有的關係,可現在,她卻慶幸他們有這層關係在。 

    楚戀不回答,只是一逕地笑著。 

    嘿!沒錯,她就是故意要誤導劉美黛。 

    「對了,副總裁說下班後要請我去『麗華』吃飯,可是我忘了問副總裁,楚秘書是不是也在他受邀的名單中。」 

    喝,好一記回馬槍! 

    差點命中她的要害。 

    要不是她功力深厚,早就夾著尾巴遁逃了。 

    「劉小姐,你是不用問他啦,因為,我一定會陪副總裁的嘛。」楚戀學劉美黛得意的揚起一邊唇角,笑得好不迷人。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聶揚澈!」好不容易挨到劉美黛離開的楚戀,連敲門的動作都沒有就直接闖進辦公室裡,「你為什麼要請劉美黛吃飯?」 

    「怎麼,我不能請她吃飯嗎?」聶揚澈漾開一抹俊笑,完全沒有被打擾的不 

    「這……」她竟一時語塞。 

    「還是說,我請她吃飯還要事先得到你的批准?」 

    「我、我不是……」奇怪,她的氣勢怎麼全不見了? 

    「如果你想跟的話,我當然可以再去訂一個位置。」聶揚澈說得莫可奈何。 

    什麼?這麼說來,他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帶她去。 

    楚戀登時白了臉。 

    「別這樣,下次再帶你去不就好了。」聶揚澈安撫著她。 

    「我不要!」來不及思忖,她便脫口而出。 

    他怎麼可以把她擺到劉美黛的後面? 

    「楚戀,你是怎麼了?」他劍眉微挑,語帶關心。 

    「我……我要跟你們一塊去。」她絕對不是在賭氣,而是、而是……反正,她是不會讓劉美黛有機會搶走聶揚澈的。 

    當然,她會如此的緊張不安,還不是為了要……救人。 

    對,就只是為了救人!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