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離開我 第四章
    嘿,就說嘛!聶揚澈的的確確是她楚戀的貴人。 

    而且……嘻嘻!一想到他壓根兒就不把老頭那隻老狐狸給放在眼裡,她就覺得原來這世界也有如此美好的一面。 

    她決定了,與他過去的恩恩怨怨從今以後一筆勾銷。 

    俏臉堆滿笑意的楚戀,嘴裡哼著輕快的音律,站在影印機前印著林姐交代給她的一疊資料。 

    既然聶揚澈已經答應讓她繼續留在天宇上班,那關於先前和他約定的七天期限,還有身份證等等的,自然就可以統統拋到一旁去。 

    「楚小姐。」 

    楚戀停下手邊工作,回頭笑望神情有些古怪的林姐,「林姐,我快要印好了,你再等我一下。」 

    「楚小姐,恭喜你了。」聽得出林姐的祝賀詞說得很言不由衷。 

    「林姐,你恭喜我什麼呀?」楚戀的笑微僵。 

    聶揚澈不會是把她的身份給公開了? 

    不可能!揭露她是楚氏企業董事長的干金對他來說只會造成困擾,所以,他應該不至於這麼無聊。 

    「恭喜你晉陞為副總裁的秘書。」原來流傳在業務部的耳語竟是真的,楚戀能夠被錄取,全是來自高層的授意。 

    「什麼!副、副總裁要升我做秘書!」楚戀瞠圓眼,難以置信的驚叫。 

    這太突然了! 

    而且,聶揚澈怎麼沒事先知會她一聲? 

    「林姐,你會不會聽錯了?」 

    「是副總裁的特別助理親自前來業務部宣佈這項人事命令的,當然不會有誤。」林姐的口氣不免酸溜起來。 

    「這……」楚戀的額頭不禁冒出三條黑線。 

    「楚小姐,我看你還是趕緊去收拾私人物品,立刻上去報到。」 

    「喔,那我……我馬上上去找副總裁問個清楚。」見林姐不太客氣的奪走她手中資料,楚戀在愣了二秒鐘後,即尷尬地直衝電梯間。 

    林姐的態度怎麼前後差這麼多? 

    何況,秘書一職又不是她主動爭取來的,林姐著實沒必要對她那麼不客氣。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經由陳宗-的通報,楚戀來到副總裁辦公室。 

    「宗-會帶你去你的座位,你就——」坐在大辦公桌後的聶揚澈自她進來後,頭一直沒拾起來過。 

    「幹嘛無緣無故把我升上來做秘書?」楚戀皺眉,打斷他的話。 

    聽出她語氣裡所夾帶的濃濃不悅,聶揚澈抬眼,要笑不笑,「怎麼,破例讓你跳這麼多級不好?」 

    「當然不好。」沒錯,她確實是因為他的緣故才得以進公司,不過,她相信她只要認真工作,待時日一久,大家就會肯定她的能力,而流言自然就會消失。 

    可是他這道命令一下,可想而知,這種不合常理的人事安排鐵定會讓同事更誤認為他們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曖昧關係。 

    「你不想待在我身邊做事?」她還真不是普通的難伺候。 

    「也不是這樣說啦,我只是擔心……」楚戀被他問得張口結舌。 

    「擔心自己的能力太差?」 

    「才不呢!我相信我的能力絕對可以勝任秘書一職。」她將小巧的下巴仰成四十五度角,反駁聶揚澈不當的說法。 

    「那麼,你究竟在不滿什麼?」 

    啐!難道他真的可以不在乎外頭的說法?坦白講,她不信。 

    「副總裁,難道你都不會擔心……」楚戀嘴裡的話語忽然頓了一下,臉蛋沒來由的臊紅。 

    「我究竟該擔心什麼?」聶揚澈神情未變,可嘴角卻微微上揚。 

    「擔心、擔心外頭的人認為我們之間有……有那種不太正常的關係。」她越說臉越紅。 

    「楚戀,就算有那又如何?」他承認他對她的感覺——很不錯。可是,他卻沒有把握這種感覺是否就是動心,所以他必須經由時間來做更進一步的確定。 

    換言之,他調她上來,確實有他的私心在。 

    楚戀嚇了一大跳,「喝!你你你……」他未免答得太理所當然。 

    「嗯——」聶揚澈換了個傭懶的姿態。 

    拉長的尾音,讓楚戀頸後的寒毛沒來由的根根直豎起,「既、既然你都不怕被傳了,那我還有什麼話好說。」 

    「嘖,你好像不太甘願?」 

    「我……」不甘願又能如何?就算現在再把她調回原位也已經於事無補,因為不會再有人相信他們之間是清白的。 

    「楚戀,既然你這麼介意和我的名字連在一塊,那我也不好勉強你,乾脆你就回——」 

    「不不不!我不介意,我一點都不介意,能夠跟您的名字連在一塊,是我畢生的榮幸。」楚戀諂媚地道,猛陪笑。 

    呼!差點就忘記他隨時可以叫她回去吃自己。 

    「可你不是很在乎那些有損你清譽的流言?」聶揚澈眉眼微挑,狀似不解她突如其來的轉變。 

    「那、那是剛才,現在已經無所謂了啦!」她現在的吃穿都得靠他,所以就算他很莫名其妙,她也得乖乖配合。 

    反正別人愛怎麼傳就隨他們去吧! 

    「楚戀,你別太勉強。」這樣逗她,滿有意思的。 

    「怎麼會?」為了加強效果,楚戀還特地誇大肢體語言,「副總裁,是你把我從痛苦的深淵中給解救出來,就算我們真的發生『那種事』,也是我心甘情——喝!」媽呀!這種倒貼人的話她也敢講出來? 

    楚戀大驚失色,羞慚到撇開臉,不敢看人。 

    怦怦、怦怦、怦怦……完蛋了!她的心臟跳得好快。 

    「楚戀,我不是聽得很清楚,你能不能再重複一遍?」 

    迴盪在她耳朵深處的悅耳嗓音,好像沒摻雜任何異樣……這就表示聶揚澈真的沒聽到她在說啥。 

    不過,她還是謹慎兼小心的再次確認。 

    「你……真的沒聽清楚?」 

    「若不重要,你也可以選擇不說。」 

    呵呵!那真是太好了。楚戀乾笑,順勢轉移話題,「副總裁,雖然我沒做過秘書,但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這麼說,你是願意了。」 

    楚戀用力點頭,「嗯嗯。」吁!總算逃過一劫。 

    可是,當她放鬆緊繃的情緒離開他的辦公室時,卻沒發現背後的聶揚澈臉上所綻放的笑看起來有多邪魅、多詭異。 

    心甘情願是嗎? 

    那麼,他期待。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聽說,副總裁身邊除了特助之外,從來沒有過秘書一職。 

    本來楚戀是覺得沒什麼,直到她正式上任後,才發現到她……好像真的沒事幹。 

    難不成聶揚澈把她安插在他身邊,純粹是叫她來當花瓶? 

    哼!她可不依。 

    「陳待助,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嗎?」楚戀笑吟吟的走到陳宗-面前,請他行行好,別把她晾在一旁當曬衣架。 

    「楚小姐會打字嗎?」 

    「會、會、會!」啐!陳特助竟然比林姐更瞧不起她。 

    「那這份文件就有勞了。」陳宗-自成疊的卷宗夾裡抽出一份文件交給她。 

    「沒問題。」楚戀喜孜孜的接過。 

    結果,不到二十分鐘,她就將打好的資料拿去給陳宗-過目。 

    陳宗-滿訝異她打字的速度竟如此快,而且似乎沒什麼錯誤。 

    「陳特助,你有什麼事就儘管吩咐我去做,老實說,我可不想每天無聊到打盹。」楚戀埋怨。 

    「既然如此,你就調來我辦公室好了。」忽地,一道饒富興味的磁性嗓音自他們身後響起。 

    「總座。」陳宗-立即起身,頷首。 

    呃!原來是總經理大駕光臨。 

    「總經理好。」天宇集團是聶氏的家族企業,所以總經理自然也姓聶,而且,他還是聶揚澈的弟弟呢。 

    「如何,要過來我這裡嗎?」總經理得體的笑容下,卻隱藏一抹幾不可見的壞意。 

    咦,她何時變得這麼熱門? 

    竟然連總經理都親自過來挖她。 

    「總經理,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但是,我才過來副總裁這裡沒多久耶!」楚戀笑得有絲為難。 

    「你若答應,副總裁那裡就由我來開口。」原來這就是他親愛的兄長所挑選的對象。 

    嘖嘖,模樣是不錯,只可惜楚這個姓氏似乎不怎麼好。 

    「這……」楚戀想拒絕,卻又不想得罪他。 

    「別考慮了,你馬上跟我——」 

    「聶總經理,你若需要人手,我可以把宗-借給你。」及時現身的聶揚澈面無表情的盯住前來招惹他的兄弟。 

    「宗-就不必了,不過你這位秘書實在太受矚目,身為總經理的我,也不得不前來關心一下。」 

    「關心?嘖,我還以為你是來捉人的。」聶揚澈笑睨著他。 

    「本來是這樣沒錯,因為我真的好奇,所以想拉過來研究研究,只可惜她的主人不准。」他雙手一攤,表示無奈。 

    「她沒什麼地方值得你研究。」 

    「所以,這回你不打算把她讓給我。」向來,兄長們都會盡可能的滿足他的要求,可這一次……看來楚大小姐已經被某人給納入羽翼下了。 

    「她不一樣。」 

    總經理一揚眉,嘖嘖作聲,頗有取笑意味。 

    「雖然被拒絕的滋味不太好受,不過這回就看在你的面子上,算了。」說完,總經理十分乾脆的掉頭走人。 

    「喂!你們剛才談論的對象是我嗎?」連「喂」都出口了,可見楚戀確實很不高興被他們兄弟當成商品在討論。 

    「已經不重要了。」聶揚澈擺明不想多談。 

    「是嗎?可我覺得自己很不被尊重。」她又不是笨蛋,怎會聽不出總經理每一句話都在針對她。 

    「別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很抱歉,他那些話已經深植我心,想忘也忘不了。」她賭氣的噘高嘴,極不爽的哼道。 

    「楚戀,別小心眼。」 

    「什麼?我小心眼!聶揚澈,你到底有沒有搞錯?我剛才可是連吭一聲都不敢耶,結果呢,你居然還回頭罵我小心眼!」楚戀氣憤難抑,直想用手指頭戳他。 

    聶揚澈半瞇起眼,揚起無溫的笑,「你非要跟我吵這些無意義的事嗎?」 

    無、意、義! 

    好哇!他的意思是說她楚戀所講出來的話全都是屁羅! 

    「聶揚澈,我沒罵你惡人先告狀就已經很便宜你了。」好,要吵架是嗎?那她絕對奉陪到底。 

    「楚戀,你是閒得發慌才沒事找事做嗎?」見她架式已大剌刺的擺開,他當真有股想狠狠搖醒她的衝動。 

    「你說對了,自從被你升上來做秘書後,我的確閒得發慌。」楚戀嘿嘿一笑,擺明他的問題恰巧正中下懷。 

    「楚戀,陳特助是因為不清楚你的能力才沒給你太多工作,再加上我也認為你需要時間調適,所以……」 

    「哼!別說得這麼好聽,聶揚澈,你老實說,你把我調升上來的目的就是想乘機逼我走對不對?」起先她壓根兒沒這樣想過,可現下想想,卻發現這種可能性並非沒有。 

    倘若她的懷疑是真,那聶揚澈真是世界第一大壞蛋! 

    「楚戀,你的想像力之豐富,沒去搖筆桿還真是可惜。」聶揚澈臉色微沉,可唇上卻綻著笑。 

    「錯錯錯!假如你的陰謀得逞,我也許真的得改行。」他的表情確實令她感到危險,可是,她的火氣卻讓她衝動的反諷。 

    他眉一挑,斂笑,「楚戀,你聽清楚,要對付你,我根本就不需要搞什麼陰謀,不過,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再挽留你豈不是誤了你的前途?」 

    無理取鬧的小妮子就該受到一點教訓,要不然,她真的會爬到他的頭頂上去。 

    「你!」楚戀爆紅臉,氣極了。 

    「對了,你好像沒什麼東西好收拾。」聶揚澈再補上一記重拳。 

    「你……你……」楚戀氣到渾身直發抖,恨不得手裡正好握了柄大刀,可以把他切成七、八段。 

    「想反悔就道歉。」聶揚澈涼涼的說。 

    「你甭想!」她暴跳起來。 

    什麼大丈夫能屈能伸,什麼識時務者為俊傑,如今全都是狗屁! 

    此時此刻,她唯一想做的就只有——走人! 

    楚戀惡狠狠的瞪他一眼後,即走到辦公桌前用力拖出抽屜拿起自己的包包。 

    「聶揚澈,算我看錯了你!」楚戀咬牙切齒地對著雙臂環胸,噙著冷笑的他忿忿說完後,重重一哼,回頭昂首離去。 

    「副總裁,這樣做好嗎?」陳宗-問。 

    笑痕一扯,「她不是嫌無聊?所以正好。」他是可以哄她,可是她呢?什麼便宜都被她給佔盡,這樣似乎不公平。 

    所以,也該換她有所表現了。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為什麼要趕她走? 

    原本楚戀真的以為聶揚澈對她跟別人不一樣。 

    然,直到現在,她才發現他對自己真的很不一樣——因為,一般員工大概不會有此榮幸被高高在上的副總裁指著鼻子叫她滾蛋。 

    可是她卻極其有幸的成為第一人。 

    老實說,她好不甘心! 

    這股挫折感,猶比當初聽到老頭要她嫁給一個陌生人時還要來得郁卒。 

    「該死的聶揚澈!你最好、最好、最好……別求我回去,要不然,你就死定了!」楚戀仰躺在沙發上,忍不住對著天花板狂吼狂叫。 

    「戀,我勸你最好別這麼樂觀。」正埋頭修潤文字的宋絲頤,似乎早有心理準備,沒被她突如其來的叫罵給嚇著。 

    「絲頤,你究竟是站在哪一邊?」楚戀忿忿不平的坐起身,捏緊懷中抱枕。 

    「戀,按照現在的故事走向,我相信先臣服的人一定是你。」宋絲頤用過來人的語氣說。 

    「拜託!我說宋絲頤小姐,你是寫小說寫到頭殼壞掉了呀?」楚戀啐了聲。 

    「戀,你千萬別鐵齒,而且,你別忘了我已經談過十幾次戀愛了。」 

    「喂!你別以為自己寫過十幾本小說就可以當什麼愛情專家。我看呀,你還是趕快去談一場真正的戀愛才能體會我的心情。」 

    「戀,有句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相信我,你遲早要向現實低頭的。」宋絲頤歎了聲,彷彿想到什麼好橋段似的趕緊寫下。 

    「是呀,我確實要向現實低頭,絲頤,我可能要在你這裡多住一陣子了。」楚戀垂頭喪氣的說。 

    反正,要她沒志氣地先向聶揚澈道歉,她辦不到。 

    「戀,是好朋友就別這麼說,而且有你作伴,我說不定還能從你身上得到什麼靈感呢!」 

    「絲頤,我……」優美的手機鈴聲意外響起,難道是…… 

    這支手機是聶揚澈送她的。 

    然而,莫名的竊喜卻在聽到對方的聲音後驀然消散。 

    楚戀想立刻關機,更想把手機直接丟進馬桶裡去,但是…… 

    (姊,李嫂生病了,你不回家看她嗎?)楚蔚急切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假,但攸關李嫂的事她就沒辦法不理。 

    「楚蔚,你不要拿李嫂出來當幌子。」她得把持住,不能讓另一端的人聽出她的緊張。 

    (姊,我沒騙你,李嫂真的連起床的力氣都沒有。) 

    「是嗎?」楚戀故意哼道。 

    (姊,李嫂她可是很惦念你,你要是不回來看她就太說不過去了。) 

    「這……楚蔚,我先問你,你怎麼會有我這支電話的號碼?」 

    (是爸打去問聶揚澈的。) 

    哼!原來…… 

    (姊,你到底要不要……) 

    「我會找時間回去的。」楚戀冷漠的打斷他的話,立即關機。 

    聶揚澈,你明知道我跟家裡處得不好,你還……哼!你果然是個大爛人! 

    「戀,雖然不是你的副總裁打來的,但你也犯不著失落成這樣呀!」宋絲頤故意調侃她。 

    「絲頤,我是在煩李嫂的事,跟姓聶的毫無干係。」她才不會承認她剛才的確興奮得要命。 

    「好好好,不提就不提,不過,你打算何時回家?」 

    「這……唉!就明天吧。」 

    「這……楚蔚,我先問你,你怎麼會有我這支電話的號碼?」 

    (是爸打去問聶揚澈的。) 

    哼!原來…… 

    (姊,你到底要不要……) 

    「我會找時間回去的。」楚戀冷漠的打斷他的話,立即關機。 

    聶揚澈,你明知道我跟家裡處得不好,你還……哼!你果然是個大爛人! 

    「戀,雖然不是你的副總裁打來的,但你也犯不著失落成這樣呀!」宋絲頤故意調侃她。 

    「絲頤,我是在煩李嫂的事,跟姓聶的毫無干係。」她才不會承認她剛才的確興奮得要命。 

    「好好好,不提就不提,不過,你打算何時回家?」 

    「這……唉!就明天吧。」 

    「這……楚蔚,我先問你,你怎麼會有我這支電話的號碼?」 

    (是爸打去問聶揚澈的。) 

    哼!原來…… 

    (姊,你到底要不要……) 

    「我會找時間回去的。」楚戀冷漠的打斷他的話,立即關機。 

    聶揚澈,你明知道我跟家裡處得不好,你還……哼!你果然是個大爛人! 

    「戀,雖然不是你的副總裁打來的,但你也犯不著失落成這樣呀!」宋絲頤故意調侃她。 

    「絲頤,我是在煩李嫂的事,跟姓聶的毫無干係。」她才不會承認她剛才的確興奮得要命。 

    「好好好,不提就不提,不過,你打算何時回家?」 

    「這……唉!就明天吧。」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