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離開我 第二章
    看來,絲頤的話確實有幾分可信度。 

    瞧瞧這陣仗,雖沒有大排長龍,但也是夠競爭的,只不過是應徵二名業務助理,竟然就來了好幾十個人。 

    尤其當楚戀走出面試室時,她必須承認,自己被錄取的機率不高。 

    不行! 

    她絕不能二手空空回去,至少、至少……她得想辦法見姓聶的一面,只要她確定他人就在天宇集團,就不怕沒機會為自己出一口氣。 

    借口上洗手間時,楚戀伺機閃人,並往電梯口迅速移動。 

    不是她要長他人志氣,姓聶的職銜肯定不低,這點從他身邊多了名跟班就不難發現。 

    所以,她必須往更高層的辦公室前進。 

    不囉唆,當她一閃進電梯內,立刻雙手合十默念阿彌陀佛,再禱告一番,然後很慎重的按下一鍵,期待由老天爺作主,載她去和姓聶的「相會」。 

    當! 

    隨著電梯門滑開,楚戀的心也跟著重重一震。 

    她拍拍胸口,探頭住左右長廊張望了下,在確定沒人後快步踏出。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尤其是這種刺激的探險更令她雙頰泛紅、手腳不聽使喚。 

    不過,俗話說,種什麼因就會得什麼果,是姓聶的先對她不仁,所以……嘿!當姓聶的乍見她時,臉上表情肯定是萬分精采。 

    哇、哇!怎麼辦?她已經開始興奮起來羅! 

    「什麼事這麼好笑?」一句疑問來自她的後方。 

    「你等一下就會知道,呵呵呵……」還處於興奮狀態的楚戀,完全沒意識到這道聲音有些耳熟。 

    「現在不能說嗎?」 

    「哎喲!你急什麼嘛。」而且,為避免被旁人聽見她的笑聲,她還刻意摀住小嘴。 

    「我確實挺急的。」 

    「放心,等我找到姓聶的後,你自然就會曉得我是在笑——」楚戀猛回頭,瞬問怔愕住。 

    奇怪,她瞠大瞳眸,眼前怎麼會出現一張和姓聶的極為相似的臉孔? 

    莫非她見鬼了? 

    還是說,姓聶的有雙胞胎兄弟? 

    「你確實是個笨蛋。」聶揚澈半瞇起一雙漂亮極了的長眸,好心的道出事實。 

    楚戀的小嘴就像被釣上岸邊垂死掙扎的魚兒般,不住一張一合。 

    「對了,聽說你在找我?」聶揚澈笑得好詭魅。 

    「你、你、你……」 

    「現在人給你找到了,那接下來是不是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聶揚澈不計前嫌的好聲請教。 

    楚戀,你到底在幹嘛? 

    你不是說要找他復仇,可瞧瞧現在的你,不僅聲音發抖,就連雙腿也抖得跟什麼似。你呀,丟不丟人! 

    「我……我、我是想……想……」 

    別再猶豫了,現在就馬上給他來一記左勾拳、右勾拳,再外加迴旋踢不就得了。 

    「想什麼?說呀!」 

    「我……我是想、想給你一個驚喜啦!」楚戀簡直快哭了。 

    「驚喜?也對,見到你出現在這裡,確實帶給我莫大的驚喜。」這只美麗的小女鬼還真有本事,嘖,或許該說是陰魂不散。 

    「聶、聶先生,關於上次的事……你應該不會介意吧?」拜託!你這是什麼口氣,軟軟弱弱的,真是令人受不了。 

    「我有什麼好介意的,倒是你,上回的經驗應該很令你難忘吧?」相較於楚戀一張比哭還要難看的笑臉,聶揚澈就顯得莫測高深多了。 

    楚戀十分惱怒,卻不敢表現出來。 

    「是、是啊,是啊!」她想砍人,可是,嗚……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聶先生,既然你都不介意了,那麼,有件事能否請你幫個忙?」楚戀搓搓雙手,十足的小人嘴臉。 

    「哦?你說。」這女人真有趣。 

    「事情是這樣子的啦,貴公司正好在應徵業務助理,所以我想請你、請你行個方便,錄取我好不好?」 

    聶揚澈笑了,笑得讓楚戀的臉漸漸發綠。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當然,只要能夠讓她進入天宇集團,就算會被他笑到臉發黑都無所謂。 

    而且,嘻嘻嘻,她成功嘍! 

    坦白講,他會答應讓她走後門,連楚戀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不過,前後不一的人好像也包括她自己哩! 

    明明說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的,可一見到他,她就像老鼠遇見貓,不僅懦弱到不行,還孬種的拜託他給她一份工作。 

    不過,她可不是要為自己找理由,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何況她真的急需要工作來-口。 

    所以她寧可忍一時之氣,也不願放棄這大好機會。 

    很顯然地,她的霉運已經走完,接下來就要開始走好運了! 

    「楚小姐、高小姐,業務部歡迎你們的加入。」業務部主任劉風生客客氣氣的向大夥兒介紹二名新進人員。 

    楚戀簡直笑到合不攏嘴,在一一與同事問好兼拉攏感情後,她一整天都感覺飄飄然的,直到下班前,一位人事室小姐突然找上她。 

    「楚小姐,請你盡快補上一份身份證影本。」 

    完蛋了! 

    她所有的證件都放在家中,根本還沒有機會偷出來。 

    怎麼辦?現在回家拿鐵定會被老頭活逮,她不能冒這個險,可是沒了身份證,公司說不定就會拿這個理由辭退她,那她不就白高興一場。 

    「楚小姐,有問題嗎?」 

    「呃……我、我下班前……下班前一定會補上的。」 

    求救!楚戀腦中不斷閃著SOS的紅色訊號。 

    「那就麻煩了。」 

    當人事室小姐一退場,楚戀的臉馬上皺成苦瓜。 

    如果是為了這個原因而丟掉工作,她絕對會去撞牆。 

    而現在唯一能夠拯救她的,就只剩下人事室的上司的……上上上司,也就是天宇集團的副總裁——聶、揚、澈!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你是說,你沒有身份證?」 

    聶揚澈委實不能夠理解自己為何要收留她? 

    他一向認為自己缺乏同情心,簡單來說,就是不會因對方流露出哀兵之態就軟下心腸,像先前倒在路上的楚戀,便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可是,這心態卻在第二次與她照面時產生微妙的變化。 

    楚戀面試的當天,他從監視畫面裡清清楚楚地看見她一人鬼鬼崇崇的閃進電梯裡,想當然,她那些匪夷所思的怪異舉動也盡收他眼底。 

    不諱言的,聶揚澈是看得啼笑皆非。 

    乾淨清爽的楚戀,確實比被淋成落湯雞時來的更俏美動人,尤其她總是趁人不備時脫稿演出。 

    而這就是他來不及開口回拒,就先順了她意的真正原因。 

    現在可好,不能說他攬進了個大麻煩,但這麻煩既然是他招惹出來的,自然就要有隨時替她收拾殘局的心理準備, 

    只是,她看起來真的一點也不像非法入境的外籍勞工。 

    「我不是你所想的那種人啦!」她是不會讀心術,可從他眉眼間所透出的訊息,就令楚戀為之氣結。 

    哼!他到底有沒有眼光,像她這麼美、這麼有氣質的人怎麼可能是……算了!說正事要緊。 

    「副總裁,我所有的證件在前陣子不小心遺失了,所以我才會臨時交不出身份證來。」楚戀曉得這套說辭抵擋不了多久,不過拖一天是一天,她會趕緊想辦法把證件偷出來的。 

    「你確定?」 

    「呃,確定什麼?」她笑容倏地僵住。 

    「確定你這套謊言不會半途出紕漏?」想撒謊也得找對對象,還是說她認為他聶揚澈很好騙。 

    「嗄?」他他他……冷靜、冷靜,也許他只是在考驗她罷了! 

    聶揚澈挑眉看她。「楚戀。」 

    「我……我是說真的啦!」不行,話都已經撂下去,再收回一定會被他誤認她不老實。 

    「是嗎?」真是死鴨子嘴硬。 

    「我沒有騙你的理由啊。」楚戀的眼飄過來又飄過去,反正就是不想對上聶揚澈冷笑的俊容就是。 

    「我想也是,依行政機關的辦事效率,你的證件應該很快就會下來。」他何必跟她囉唆,直接叫她滾蛋不就好了,只是他委實想不通,她怎麼會編造出這麼容易就拆穿的謊。 

    「這、這是當然。」糟糕,不太妙。 

    見她閃爍其詞,他就更加確定她心裡有鬼,「那好,我就給你三天的時間補辦證件。」他倒想看看她還能變出什麼花樣。 

    「三天?」太快了,要避開老頭以及家中守衛就必須先擬定好一套計畫,二天對她來說真的太趕。 

    「好,那你說,你需要幾天?」 

    媽呀!他光只是笑,就讓她心口直發毛,連原本要說出「一個月」的話又冷不防縮回肚子裡。 

    「那、那就七天吧。」楚戀來不及思索就隨口說出個天數。 

    「嗯,那你可以回去了。」 

    「回去?」她霍地瞠圓眼。 

    聶揚澈失笑,;而要把眼睛瞪這麼大嗎?小心眼珠子掉下來。」說她笨,可有時候也挺機伶的。 

    「聶、聶……副總裁,你怎麼可以叫我回去吃自己?我才剛來上班耶!」楚戀略帶指控的說。 

    「我有嗎?」聶揚澈大表不解。 

    雖然,他原想丟棄她這個大麻煩。 

    「怎麼會沒有,你適才的意思分明就想叫我走路。」她精緻的五官沒有一處不垮下。 

    「若要請你走路,我會很明確的告知你。」沒想到就算是跟她胡扯瞎說,他也能從中得到不少樂趣。 

    不過,說真格的,楚戀究竟隱瞞他何事,他是益發感到好奇了。 

    「可是你……」 

    「給你放七天的假不好嗎?」聶揚澈收回原意。 

    放假!原來是她想歪了,可是……「這不太好吧!而且,我只要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去辦就好。」楚戀訥訥一笑。 

    「楚戀,你的意見真多。」 

    糟糕,她又惹火他了嗎? 

    這會兒她當真連笑都擠不出,「副總裁,就請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就當作是在……日行一善,讓我繼續留在天宇上班。」她眨巴著一雙好無辜的澄亮大眼,試圖勾出他少得可憐的同情心。 

    「楚戀,你應該知道這招對我沒用。」聶揚澈嗤笑提醒。 

    廢話!這她當然曉得,只是她以為他已經有所長進,誰知道,哼!是她看錯了他。 

    可惜,她仍舊不能打退堂鼓,若她真的開心回家放大假,肯定馬上被電話通知開除。「副總裁,若七天一到,我還是不能給你個滿意的答案,我就自動請辭。」好,她就跟他賭大的。 

    「這可是你說的。」聶揚澈眸底閃過一絲玩味。 

    「嗯,就是我說的沒錯。」楚戀用力的點頭且信心滿滿。 

    在七天之內,她絕對會設法拿回所有證件。 

    「好,我就等著看你的表現。」 

    她雙眼一亮。「那麼說,我可以繼續上班羅?」 

    「嗯哼。」嘖,他險些被她眼裡散發出的光芒給刺傷。 

    她乍喜,興奮得直喊:「謝謝副總裁!」 

    「別高興得太早,楚戀,看在你『堅守崗位』的份上,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倘若她能據實以告,他或許會斟酌地幫她。 

    咦?他的話好莫名其妙,她要「機會」幹嘛? 

    機會又不能吃,更不能幫她解決問題呀! 

    「嘿,只要副總裁不趕我走,我保證日後您若有任何差遣,我絕對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楚戀拍拍胸脯,十分有義氣地仰起一張閃閃發亮的小臉蛋。 

    非但如此,她還會很寬宏大量的原諒他先前對她的冒犯。 

    怎樣?夠意思了吧! 

    「赴湯蹈火是不必,不過,你自己所下的賭注,千萬別忘了就是。」既然她不願道出實情,他也不會勉強她,只是,後果她必須自己承擔。 

    厚!他還真不是普通的番耶! 

    他們之間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友好氣氛,又被他這句話給迅速打回原形。 

    好哇!反正她只要拿回證件,還怕他食言不成。 

    龤臐夒龤@ 龤臐夒龤@

    不過,拍胸脯歸拍胸脯,當真要潛回家中拿回自己的證件,還真有點執行上的困難。 

    這樣說吧,光是想像她必須攀爬上高聳的圍牆,再以匍匐前進的姿勢穿越過一大片的庭園,她的頭皮就已經開始發麻。 

    但這還不打緊,萬一老頭早就安排好二十四小時巡邏的警衛,那她豈下是自投羅網,穩死的。 

    她不能冒這麼大的風險。 

    藏匿在一整排車輛後方的楚戀,不得不承認自己有可能會被自己的大嘴巴給害慘。 

    這下她甭玩了,一旦拿不回證件,她就注定得在聶揚澈面前當個「俗辣」。 

    不過,就算她真的被趕出天宇集團,她也不會回家看老頭子的臉色。 

    咦?大門口有動靜。 

    這時候,一輛賓士轎車緩緩自楚家大門駛出,由於時近黃昏,楚戀必須睜大眼才能看清楚車內所載的人。 

    是李嫂! 

    整個楚家上下,唯有管家李嫂最疼愛她。 

    楚戀馬上興奮的跳上向姊妹淘宋絲頤借來的小綿豐機車,噗噗噗!她迅速發動車,想以最高時速追上。 

    只要她有機會攔下轎車,就能夠請李嫂幫她把證件偷偷拿出來。 

    可惜,她似乎太瞧得起這輛年代久遠的小綿羊,竟在此緊要關頭給她漏氣,眼見轎車離自己越來越遠,楚戀一緊張便拚命催油。 

    但,非常不幸的,她的小綿羊不僅追不上賓士車,還因為車速過快,一時抓不穩方向而險些與迎面駛來的跑車擦撞。 

    嘎——吱——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