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戀區 第八章
    十一月

    幸福,這個美麗的字寫來容易,

    想要達成卻要非常努力,

    生命,這個充滿能量的字看來簡易,

    想要注入靈動,也需要時間努力,

    如果你是那顆生袤R止的心,

    我願意是那潤滑你生命的齒輪油,

    如果我可以轉動你生命的能量,

    那麼你就可以讓我一回幸福的夢想,

    如果你願意……

    我願意卸下你冷硬的盔甲,

    如果你願意……

    我願意為你的心,重新澆灌新的生命。

    織完一首愛情語錄,游芊慧抱著收藏集,就像抱住了全世界的幸福。

    為了滿足自己的幸福和希望,所以,她默默的在努力,一點一滴的加入情的油料、愛的潤滑,慢慢的在推動他生蛌漱腄A喚活他生命的能量。

    她一直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在堆砌厚實的情感,終有一天,他會感動的幫她築得更堅固厚實,還是會戲謔嘲諷的推倒這座孤獨的情塔?

    不管他會作何反應,她還是喜歡這種默默築愛的滋味,她不想破壞這份朦朧的幸福,以免動搖了她努力築起的愛堡。

    游芊慧自“月老天然泉池”度假回來,想起曉涵說的,要把紅線系在心愛的人身上,於是決定回家找老媽幫忙。

    “為什麼一條好好的紅線,要和咖啡色毛線車在一起?”游母難得看到她回來,沒想到一回家,卻交一個難題給她。

    “媽,拜托你啦!”游芊慧撒嬌的摟著老媽。

    她的圍巾已經快完成了,只要將這紅線連同毛線織到圍巾裡頭,他圍上了這條圍巾,也等於讓紅線圈住他了。

    想到這裡,她又露出幸福的笑容。

    游母見她失神的笑,連忙說:“芊慧,媽告訴你,要我幫這個忙,你得先答應我兩件事。”

    “只要你幫我這個忙,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游芊慧想都不想的就答應老媽。

    “這可是你說的。”游芊慧的媽媽對她叮囑:“第一,你要搬回來住。”

    “不行哪!”游芊慧後悔自己答應太早。

    “芊慧,我們家雖然不是挺有錢,但,爸爸和媽媽都還沒退休,還不至於需要寶貝女兒不眠不休的工作來養我們。”

    “媽,這不是錢的問題,光光需要我,而且龔……家也對我很好!我怎麼好在這個時候離開他們呢?”如果要她現在就離開龔家,那她一定會牽掛他們父子,想念他的一切,這教她如何放得下。

    “芊慧,爸媽難道對你不好?你是爸媽的寶貝女兒,爸媽也需要你,重要的是,過沒幾年你也許就要嫁人了,我們只要你多在家陪陪我們而已。”

    他們兩老對她沒有什麼要求,只是單純的希望她能找個好歸宿,讓他們能含飴弄孫,就是他們最大的快樂。

    “你看你,比上次回來更瘦了,真是的!一點都不會好好照顧自己,這樣住在龔家哪裡好了?”游母開始叨念。

    游芊慧知道爸媽心疼她,可是,她和龔震溥的感情正在萌芽,也許過段時間,他們戀情明朗些,她就可以帶好消息回來,到時候就會看見爸媽笑得合不攏嘴。

    “媽,我知道你們心疼我,可是一日為師,終身為‘母’嘛!既然選擇幼教工作,我就有責任扮演好老師的角色。光光是我的學生,等他完全治療好,我就會回來了。”游芊慧試著安撫老媽,隨即又轉移話題的問:“媽,第一個條件我暫時保留,你先說第二個。”

    “第二個條件,就是媽要你和希賢保持聯絡。”游母抓住了機會反攻,鄧希賢可是她中意的好女婿,幾次他來電都找不到芊慧,游母看在眼裡,知道他也喜歡芊慧,這回說什麼她也要幫忙撮合。

    “媽,我和希賢學長一直有聯絡啊!”只是他約她出去,都被她以忙碌為由婉拒了。

    吃了幾次閉門羹,希賢學長突然不見,游芊慧也沒發現。仿佛她已經完全融入龔家,成為龔家的一分子了。

    “你少騙媽了,希賢上次打電話找你時,我就問過他了,他說將近半年沒見過你了。媽要你先跟他聯絡,星期天和他出去,否則你就別想來拿這條紅線和毛線!”游芊慧的母親半威脅半利誘的說著。

    “好嘛!媽,算我怕你了。”游芊慧嘴裡輕松的答應她,心裡想著好久沒和希賢學長閒聊了,也該好好跟他聚聚。

    “告訴你喔,可別給我耍花樣,我會找希賢求證,如果你沒約他出去,到時候就別來‘領貨’了!”

    “媽,你竟然不相信自己的女兒……”游芊慧不服氣的直跺腳。

    ☆ ☆ ☆

    “還沒睡?”龔震溥打開光光和她的臥房。

    當他看見她正側著身輕哄著光光睡覺,他的眼神多了一份關懷和感動。

    “噓——”她一看見他回來,便把食指放在嘴上,示意他放小聲音。

    看著她如此無微不至的照顧光光,他的心微微被扯動,眼神少了一分冷芒,多了一份感動。

    如果沒有她細心的照料光光,令他完全無後顧之憂,那麼他對光光存有的虧欠,也能慢慢淡化。

    如果沒有她取代母親的位置,他如何能扮好嚴父和慈母的角色,又怎能讓光光重回溫暖的懷抱。

    如果沒有她的安撫和引導,他如何能走出陰霾,如何能和光光重建親子的情系,又怎能扭轉人生新的方向。

    他端視她細心的為光光擦了擦額上的汗,換了汗濕的上衣,再為他的小腳套上襪子,最後為他蓋上被子。

    這些輕微細膩的動作,竟令他想起和她纏綿的那夜,她輕柔細膩的一面。

    她在他身下是如此羞窘,那銷魂的呻吟和溫軟柔美的體態,是如此的令他懷念……

    “你今天早回來了。”她輕手輕腳的起身,傳遞著一份對他的專注和關愛。

    四目交接的剎那,他的眼神透出一種不尋常的危險,這眼神在那夜曾經出現過。

    她感覺得到,自從和他有過肌膚之親,潛伏在兩人心底的微妙情感,已經在彼此之間迅速蔓延。

    想到那夜,她的臉頰倏地泛紅,眼睫下垂的不敢直視他。

    看著她嬌羞的神情,他開始懷疑自己早早回來,不是為了看光光,而是期待能和她歡暢一夜。

    在她面前,他竟升起少年時期的氣血沖動,羨慕光光能和她同床共眠……

    他趨前看了看幸運的光光,有點吃味的對她說:“辛苦你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游芊慧笑著回答他,她一點都不認為這是一件辛苦的事,能為他做事,她都感到幸福。

    她身上總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他的視線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她的胸前,一種情生意動的愛潮向他席卷而來。

    “龔先生,我想你累了,需要洗個澡。”游芊慧試圖止住圍繞在兩人之間的微妙氣流和緊張氛圍。

    他置若罔聞,眼中布滿柔情和專霸,“不准再叫我龔先生,叫我的名字!”

    他的身體逼近她,俊臉湊近她,灼熱的目光逼視她。

    她進退維谷的被霸道的他推倒在床,接受他在她嫣紅的菱唇上留下印記。

    他那狂野的吮吻令初嘗情潮的她無力招架,他那厚實有力的大掌在她身上撩起情燃,她沉醉在這種如願以償的甜蜜中,有驚喜、有狂放、有迷亂!

    心如冰湖的他,競被她興起陣陣波動和迷惑,他輕撫著她嬌軀的同時,竟向往著重建完整家園的希望。

    他小心翼翼的求證這份剛萌芽的愛,這遠比前段婚姻還令他期待、渴望……

    他慢慢的卸下對藍妮的深情和懷念,漸漸的褪去那層武裝和恨意,仿佛生命中被狠狠抽離的部分,完全被她填補了。

    一種深情的期待和渴望,讓他突然間從背後抱起她。

    那股力量,在心底不斷冒出沸騰的愛火,一座冰山,開始迫切需要暖陽的融化

    “溥!”被一雙鋼臂環抱的她,仿佛被幸福所環繞。

    “我要你。”他的眼眸滿布深情的凝望著她。

    “光光在這裡,我們會驚動他的。”她的臉頰泛起幸福的紅潮。

    “早晚他都會知道我們的關系……”他的嘴角上揚,全身燥熱難耐的根本停不下來。

    低首輕咬她的蓓蕾,企圖讓她忘了置身何處,引她不由自主的弓起身子,嬌吟出聲。

    我們的關系?!這是指他也和她一樣有著共組家庭的期待嗎?她的心陷人狂喜。

    她心中失衡已久,擺蕩不定的天秤,已由他漸漸對她加入情感的砝碼,慢慢的,她從付出和等待的超重中,飄浮起來。

    雖然,他們的關系,沒有一個永恆的承諾或一張正式的證書……

    不,她不能這麼貪心急躁,她的專情與執著,終於引起他的注意;她的付出和關懷,終於盼到了他熱切的回應,所以,不急,給他一點時間療傷,給彼此累積更厚實的情感,這樣才能牢牢的鞏固她築起的愛之城。

    生怕剛加重感情砝碼的他,會瞬間浮逝,因此,她不急著對他表達明確的愛意,她在心中默默的編織著未來的藍圖,遙想那份隱藏在心中的愛,真能碰觸到永恆。

    ☆ ☆ ☆

    每天早晨,她依例的為他們做了優格果汁,她要他徹底的改了喝黑咖啡的習慣。

    他默默的接受她為他做的優格果汁,不再喝濃苦的黑咖啡。這證明了,他要跳脫那苦澀的黑暗,重見生命的陽光。

    今天是星期天,她跟往常一樣,先為他們准備了優格果汁,然後她便回房內,向他請了半天的假。

    “去哪?”難得假日能和她多聚一聚,她卻要請半天假,他突然感到寂寞難耐。

    “我……只是回家一趟。”游芊慧想了想,為免節外生枝,和學長見面的事,還是先別讓他知道。

    她不能破壞這份得來不易的情感,她相信等到她織好了圍巾,他們的情一定能更明朗,所以她決定保留這一段。

    看她閃爍不定的言辭和眼神,心中突地起了一種不安的預感。他眷戀的拉回她,霸道的將她壓向他。“先給我一個吻!”

    許久不曾再有的珍視,讓他對她總有一股難以克制的強烈需索,他永遠都要不夠她。

    汲取著她身上的溫軟芳香,他依戀不捨的想將她永遠留在身邊。

    曾幾何時,他竟像光光一樣,喜歡膩在她身旁,喜歡她身上傳來的溫暖,喜歡她無微不至的關心!

    “震溥,你可以帶光光去看太空劇場,我下午就回來了。”她在他耳邊喃喃地誘哄著。

    她的身體好輕盈,整個世界因為愛而旋轉,她等不及要告訴每個人,她戀愛了!

    等她和希賢學長見過面後,她一定要告訴他,她陷入熱戀了!

    等她將咖啡色的圍巾織好,她一定要把那本充滿愛慕情愫的“溥的收藏集”,親手交給他。

    等不及了,她已經等不及看他吃驚的表情了。

    ☆ ☆ ☆

    在陽光下,踩著輕松的步伐,呼吸愛戀的氣息,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龔震溥帶著光光到運動公園打球。

    當他們進入體育館內,看到有人正激烈的比賽桌球。

    雖然這不是一場正式的比賽,可是卻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龔震溥讓光光坐在他的肩膀上,讓光光遠遠的就看見選手們的對決。

    “是老師!”光光興奮的叫著。

    龔震溥瞧見她正和對面的男子,一來一往精彩的對打,心裡正覺得奇怪。

    “小聲點,別打擾了他們的比賽。”看著她在桌球場上認真的應戰,他的心突地沉澱了下來。

    為什麼她離開時只是告訴他要回家一趟,卻跑來這裡比賽桌球?

    他的心不斷升起一股矛盾和猜疑,想試她的心、探她的情,卻又強抑自己按下心中的那份臆測、甩脫不該有的猜疑。

    他的銳眼如猛獸般瞅視著她專注應戰的神情,看她敏捷的身手和殺球的功力,讓他想起和她初見面時,她一手端起咖啡,一手迅速打掉光光的頑皮小手。

    他微微一笑,從這場比賽中,足以看,出她的確有運動細胞。

    比賽結束,一旁觀賽的人爆出如雷的掌聲,她滿身大汗,氣喘吁吁地頷首對著眾人笑開。

    眾人逐漸離去,和她對打的男孩主動拿起毛巾,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向她走過來。

    這男孩雖然長得不是很英俊,但是他年輕斯文、體貼入微,年齡也和她相近。

    他細心的為她擦汗,再為她遞上一瓶礦泉水,大手有意無意的為她撥弄濕潤的發絲。

    接著他將手搭在她圍著毛巾的肩頸上,有說有笑的一同走入更衣室。

    這麼親密的動作,使得龔震溥心中的猜疑無端的蔓延、再蔓延……

    他不是刻意躲避他們,可是一種曾經受傷的情緒,總有意無意的刺激他繼續的觀察下去。

    越不想去注意他們親暱的舉動,就越能注視得到那男孩眼中對她溢滿的關愛。

    痛徹心扉的新傷和舊痕,輕易的又被她撩撥起來。

    該死的!他好不容易為她輕啟心門,卻被她硬生生給關閉了,一顆心,沉痛的被憤恨所取代!

    仿佛被她捧上愛的雲端,感受到短暫的快樂後,便又被她重重的摔入凜寒的冰窖之中。

    他在堅強冷硬包裝下的心,卻在這一刻,被她摔得粉碎,無法拼湊。

    他暗黑的眼瞳斂聚冷芒,想起她曾說過愛他,她如何的激勵他、如何的付出關懷,這些全是為了滿足她的虛榮和私欲嗎?

    他不該輕易相信她的,受傷的心,經不起再一次的蒙騙和欺瞞。

    所有的女人,都不值得愛!

    即便是她成功開啟他沉重的心鎖,闖人他的心門內;即便是她已經刻骨的存在他的生活之中,並在他的心中占有了最重要的位置。

    他全身的細胞和血液霎時凝結成冰,習慣性武裝自己的他,努力克制住憤怒的情緒,並告訴自己,不要再輕易相信這個女人!

    “爸爸,我們為什麼不去找老師?”光光想去找老師,卻被表情森冷的龔震溥制止。

    “不!不准去!”他的表情僵如一座冰山,嚴峻得令光光喪膽。

    “噢!”看著父親回復以往的嚴厲,光光像一只貓咪般,聽話的回應。

    “回去不准向老師提起我們看到她的事!”他冷冷的交代光光。

    光光點點頭,清楚的嗅聞到不尋常的味道,在他們之間彌漫。

    龔震溥帶著光光走出體育館後,他冷然為心中的蒼涼訕笑。

    他該額手稱慶,他的心尚未完全打開,也還沒表明他的心態。

    在認清了她的真面目後,擁抱孤獨和冷凍自己,才是他該做的。

    ☆ ☆ ☆

    “芊慧,我有沒有聽錯,你是說,你和我們公司的總裁談戀愛!?”鄧希賢驚訝的問她。

    原本以為她主動約他出來,是想給他一個機會,沒想到在用餐時,她竟向他宣布她和別的男人談戀愛的消息。而這對象也不是別人,竟是他們帝國銀行集團的總裁!

    “是啊!這半年來,我住在龔家,你一直都知道的啊!”游芊慧早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

    鄧希賢在帝國銀行上班已有一段時日,同事們都知道,總裁經歷過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後,對女人一向冷淡,怎麼可能會對芊慧用情?

    “芊慧,如果他真愛你,學長會祝福你,可如果你將崇拜的偶像幻想成結婚對象,我不認為這是好現象!”鄧希賢一直知道她祟仰龔震溥的程度,只差沒把他供奉著照三餐膜拜。

    游芊慧輕笑著,“學長,有你前面那句話就夠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我沒有陷入幻想,我是真的戀、愛、了!”

    鄧希賢的心仿佛被重擊了一下,雖一直愛慕游芊慧,但他也真心的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可是對於這段感情,他並不樂觀,畢竟他們身份懸殊。

    “芊慧,總裁受過的刺激和傷害太深了,他不可能輕易放入真感情的,況且你們的身份懸殊,你能保證他是真心對你的嗎?”

    “學長,你所顧慮的都對,正因為他所受的傷害太深,所以,到現在他也不敢輕易對我示愛,這部分我可以體諒他的……”游芊慧的臉上泛起幸福的紅暈,“而且,我打算在適當的時機告訴他,我對他的愛。”

    看她陷入愛情的洪流中,鄧希賢再持反對票,恐怕會引起她的反感,他識趣的說:

    “好吧!如果你們真心相愛,我祝福你們,但,如果他是在玩弄你、傷害你,你一定要告訴我,我絕不饒他!”

    “學長,他可是你的總裁耶!”游芊慧促狹的一笑。

    “不管他是誰,只要他傷害你,我絕對跟他拼命!”鄧希賢表情嚴肅的說。“如果他不要你,我的肩膀永遠讓你依靠。”

    “學長,你不要這樣……”游芊慧聽了鄧希賢這番話,才恍悟原來他愛自己愛得那樣深。她可以理解愛得極為辛苦的感受,然而她只愛龔震溥一個人啊!

    她眼眶濕潤的看了學長一眼,如果沒有龔震溥的出現,也許,她會嫁給眼前這個愛她至深,對他呵護備至的學長。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