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倔奴婢 第十章
    “我說了,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別來吵我了。”一個人關在房內的花小魁,被房門外的真無劍吵得無法安靜思考。

    “小魁,再不開門,我就撞門進去了。”

    憂心仲仲的真無劍沒有多余的耐心和她瞎耗,直接踢開門走了進去。

    他一進門,映入眼簾的,是用來擋門卻已散倒在一旁的桌椅,以及一個人縮躲在房間角落低泣的花小魁。

    她抱著那又黑又臭的披風,臉埋在其中哭著。

    “我本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喜歡這件披風,現在終於知道了,這披風上面的味道,和布巾上面的味道是一樣的。小時候,我一定是被我娘包裹在這充滿香氣的布巾中入睡的……”花小魁哽咽地喃語。

    她沒有放聲大哭,更沒有歇斯底裡,只是啜泣。

    “小魁……”真無劍緩緩地走向她。

    他安靜地坐在她身邊,輕擁著她的肩。

    “我說了,別來煩我,你到底聽不聽得懂啊?”她嫌惡地拍開他的手,只想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

    “別再拒絕我了,小魁。”在她最脆弱的時候,她卻寧可獨處也不需要他,令他感到很挫敗。

    “不然你要我怎麼辦?”花小魁反問。

    “接納我,接納我對你的愛。”

    “你說什麼?”她愣住,止住了眼淚。

    “我今天來的目的,其實不是為了這條該死的布巾。”他拿起手中的繡金布巾,輕輕的拭去她臉上的淚水。

    “不然你是為了什麼?為了道歉嗎?”

    她臉上的淚水無論他如何擦拭就是拭不干。

    “我愛你啊,小魁。”他終於說出口。

    “你愛我?你這冷木頭懂得什麼叫作愛?”花小魁抓起他衣袖的一角,擤了擤鼻涕。

    “當然,我真無劍也是個有血有淚的男人,可不是什麼木頭。”他替自己辯解。

    早想過聽到他的告白她會有何反應——果然,他的告白只換來她的懷疑和質問,而不是感動。

    “可你千真萬確是個討人厭的冷木頭。”她仍對他過度的不近人情感到氣惱。

    “就算我真是個討人厭的冷木頭好了,對你的心卻是熾熱的。”他捧起她的臉,吻去她頰上的淚水。

    “你這冷木頭的心真是熱的?”她一臉懷疑。

    “當然,不信你可以摸摸看。”他拉起她的小手,放在他胸前。

    “是冷的。”她搖頭。

    “一定是衣服太厚了,來,再摸看看。”他脫下身上的外衣,要她再試試。

    “還是冷的。”她搖搖頭。

    “怎麼可能?我的心明明是熱的。”真無劍一氣之下干脆把衣服全脫光。

    呈現在花小魁面前的,是他結實寬厚的肩膀和胸膛。

    “干嘛沒事把衣服脫光?”她害羞地別過掛著淚的臉。

    “現在再摸看看,我的心是不是熱的。”他硬是將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裸胸上。

    “咦?真的是熱的耶,而且還很熱很熱。”花小魁好奇地東摸西摸。

    “這下子你相信了吧?”她的小手在他的胸膛上撫摸,害他體溫上升,全身血液奔竄,快無法按耐住身體的反應了。

    “嗯,勉強柏信你。天這麼冷,你還是趕快把衣服穿上,免得受寒著涼。”見他神情變得有些古怪,她以為他是怕冷。

    “不,我一點也不冷。”說完,他傾身,吻上她的唇……

    這回他的吻變得輕柔許多,不像之前那般粗暴。

    他先是吻她的唇,然後輕輕的用舌頭撬開她的唇辦,來回摩挲她的小貝齒,待她忘情地張開嘴,便火熱地吸吮住她柔軟的丁香舌糾纏挑逗……

    嘴巴忙碌的同時,他的雙手也沒閒著。

    他的大手緩緩地從她的臉滑移到她的粉頸,再到她柔軟的胸,繼而滑入她的衣襟,探向她胸前的渾圓……

    “不……”當他的手揉撫著她的胸時,她忽然清醒。

    她用著不安和迷惘的眼神,瞧著他。

    “小魁,相信我。”他眼裡充滿激情,懇求著她的允許。

    “我……我不知道能不能……能不能……”她小小喘息著,第一次發現這個冷木頭是如此的熱。

    依舊是處子之身的她對男女之事是一知豐解,她甚至懷疑她嬌小的身軀,是否容得下高大的他。

    “我保證,絕不會傷了你。”他溫柔的聲音蠱惑著她。

    “真的?”花小魁覺得口干舌燥地舔了舔唇,不確定地反問著。

    “等一下你就會知道是不是真的了。”她這下經意的小動作,像是火種,徹底地點燃了他壓抑的欲火。

    不再浪費時間,真無劍打橫抱起她,用腳關上了門,往床鋪走去。

    他會讓她知道,床上的他非但不冷,而且還火熱如日陽……

    ¥灨D★¥灨D

    清晨的陽光灑入房內,照亮了相擁而眠的兩人。

    赤裸裸的軀體交纏在棉被下,享受彼此的體溫。

    花小魁緩緩睜開眼,一時之間腦筋還轉不過來,一側眼,見到真無劍裸著身,不發一語地凝視著自己,她這才想起昨晚的一切。

    “早。”見她清醒,真無劍帶笑地吻了吻她的頰。

    那淺淺的笑意中,充滿濃情蜜意。

    想起昨晚的一切,花小魁臉紅地將自己縮藏在棉被下,但卻發現,棉被下的自己依舊不著寸縷。

    一雙大手硬是將縮躲起來的她拉進懷中,她赤裸的酥胸緊緊貼著他的,頭枕著他那如石般的堅硬手臂。

    花小魁臉紅心跳下知所措,只好把臉深深埋入他的臂膀中,來個眼不見為淨。

    “累的話,可以再睡一下,不會有人來吵你的。”見她裝睡,真無劍又是一笑,寵溺地吻上她的發頂。

    他發現自己很喜歡如此望著她的睡顏,手捨不得從她雪白的身軀上移開。

    “昨晚我們真的……真的……”花小魁聲如蚊蚋。

    “後悔了?”他低沉的嗓音懶洋洋地響起,同時,不客氣地在她白皙的頸上一啄。

    “不,一點也不。”花小魁抬起頭來,不住地搖頭。

    這一抬眼,映入她眼中的,是真無劍的深情眼眸。

    “既然如此,就安心的待在我身邊。”真無劍又是一吻。

    “可是……”她咬唇。

    “後悔成了我的女人?”她這下安的神情可是很傷人的。

    “不,我一點也不後悔。”她再度搖頭,堅決的否認。

    “既然如此,那就安心嫁給我,安心地待在我身邊。”他緊擁著她,很自然的求親。

    “嫁給你?!”這話令花小魁坐直身軀,她抓著被子遮掩自己雪白的身體,一臉的不可思議。

    “是啊,有什麼問題?”這下子換他納悶了。

    “我、我不知道……”花小魁臉色黯然。

    昨夜得知她的身世後,她的心情一直相當復雜。

    她需要時間來接受父母是先皇和東宮王妃的事實,還有母親因失去她而傷心過度病死的事,以及大娘和母親之間的愛恨糾葛……這過往的一切,令她完全沒有成親的心情。

    “小魁,這可由不得你。”真無劍毫不讓步,“既然成了我女人,我會讓你擁有名分。”他迎娶她的心意已定,他不會再讓她從手中溜走了。

    “可我……”縱使清楚的知道真無劍愛著她,她依舊感到相當的不安。

    “我會向大娘提親,請她答應將你許配給我當正室。”他心意已定。

    “你說你要迎娶我當正室?”她睜圓了眼。

    “是啊,不然你以為是什麼?小妾嗎?”真無劍沒好氣地反問。

    他怎麼會委屈她當小妾呢?這小麻煩,竟然如此不信任他。

    “是因為知道我原來是那下落不明的公主,你才會想迎娶我的吧?”花小魁心痛地說。

    “小魁,我絕對不是因為你是公主才打算迎娶你。”他連忙否認,“就算你不是公主,我的心意還是沒有改變。”他極力辯解。

    她身為公主唯一的好處,是宰相爺爺那邊的阻礙消除,除此之外,對兩人的感情發展並無任何影響。

    “無劍哥,我還有好多事情想做……”她一臉為難。

    “還有什麼事情比我們的成親還要重要?”他快崩潰了,她怎麼那麼難說服?

    “我想……像娘那樣,成為京城花魁。”花小魁小聲地說。

    “花魁?!”真無劍愣住。

    “是啊,既然娘親曾經是個京城花魁,我自然也不能丟臉了。”她對花魁這頭銜勢在必得。

    “小魁,別忘了,你的身分已經大大不同,你可是名正言順的公主,毋須再像以前那樣拋頭露面,辛苦的工作了。”沒想到她如此執著於花魁之名,都怪他,四年前那晚說服她說服得太徹底了。

    “就算是公主那又怎樣?我花小魁唯一可以去的地方,依舊只有青樓。”這是她仔細考慮過後的結論。

    就算她的身分是公主,依舊改變不了她在民間長大的事實。

    “小魁,難道你打算一輩子都待在青樓?”他激動地抓著她的肩膀追問。

    “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定。”

    “小魁,要如何你才願意待在我身邊?”真無劍將她緊擁在懷中,萬分氣惱。

    “無劍哥,我現在是無法心平氣和與你成親的。”她坦然表示。

    “為什麼?”

    “爹和娘的事情,令我在意啊!”她無法說服自己忽視這種下安的感覺。“如果我的爹爹真是先皇,那麼我同父異母的弟弟是當今幼皇,一旦那些人知道我的存在,他們會如何想呢?”

    或許是杞人憂天,然而得知自己是公主後,她的不安感便不曾消失過。

    “你是說,你擔心……幼皇會對你不利?”真無劍沒想到她想得如此深。

    “這麼嚴重的事情我倒是沒想過,畢竟我只是個公主,沒有皇位繼承問題。”她搖頭,“雖然我無進宮的打算,不過我真想見見那些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和大家聊聊天,就像普通的家人那般。”她滿臉的期待。

    不知自己的兄弟姊妹長得什麼模樣?對她的存在又是何種想法?

    “你唯一的兄弟姊妹只剩下當今幼皇了,其余數十位公主和皇子全部死於意外和疾病。”真無劍道。

    “不會吧?”她一驚。

    “這是事實。”他的神情轉為嚴肅。

    “這……到底怎麼回事?”她直覺事情不單純。

    “小魁,如你所說,是不是公主對你都沒影響,既然如此,宮中的事情你就別想了。”真無劍搖頭,“宮門深似海,不是單純如你可以理解的,即便是當朝的忠臣要將,也有可能一夕之間被滿門抄斬的。”他苦澀地說。

    “無劍哥……”她瞧見了他眼底的悲哀和無奈。

    經過昨天,她也知道了他的身世。

    因為曾經遭遇過滿門抄斬的哀痛,才會造成他冷酷以及不近人情的個性,說穿了,他不過是害怕受傷罷了。

    “小魁,知道你身為公主,我心中的不安遠勝過你啊,所以才希望你盡快成為我的妻子。”真無劍那冷峻的臉龐上充滿憂心和不安。

    “我不懂。”她愈來愈迷糊了。

    他到底在不安什麼?在害怕什麼?

    “你什麼都不用懂,只要嫁給我,讓我好好守護你即可,所以,別再說不想成親的傻話了。”他溫柔的親吻她。

    “無劍哥……”花小魁鼻子一酸,眼眶泛紅。

    她對他不夠溫柔,對他從未有過關心和甜言蜜語,而他,卻像堅實的大樹般,每當她遇上麻煩,他便默默的守護她。

    如此穩重可靠又可遮風避雨的避風港,她還有什麼可挑剔的呢?

    “不管了,我們現在立刻成親!”他決定不再讓她有拒絕的機會,應付花小魁這種難搞的小麻煩,唯一的辦法就是速戰速決。

    他匆匆的穿好衣服,也匆忙地幫她穿上衣服。

    “你不是開玩笑的吧?現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他打橫抱起。

    “就是現在!”

    “可我的頭發亂七八糟的,還是改天吧!”她開始想理由拒絕。

    “別管那該死的頭發了,沒人會在意。”他又恢復冷木頭的無情個性。

    “婚姻大事怎可如此兒戲……”她沿路尖叫著。

    “絕非兒戲!”

    真無劍用力踢開門板,准備抱著她下樓,誰知道,門板一踢開,就見到一群人杵在門口看熱鬧。

    “大家站在這裡干嘛?”見到大娘、春月、孫寶玉還有其他人都笑嘻嘻的圍在門口,花小魁差點沒昏倒。一看也知道,這些人是專程來看熱鬧的。

    “還能干嘛?當然是替我這好兄弟辦場婚禮羅。”孫寶玉再了解真無劍的脾性不過,他早算准了經過昨夜,真無劍絕對會選擇立刻和花小魁成親,果然被他料中了。

    “大娘,連你也跟著大家亂來?”望著圍觀的人,花小魁頭痛不已。

    “小魁,不能怪大娘,大娘年紀大了,也想早點抱孫子。”大娘顯然已經得到大家的諒解,神情頗輕松。

    “不會吧?這樣—來,今年的花魁之選青樓就必敗無疑了。”她一旦成了親,就失去了競選花魁的資格,花魁人選必須是未滿二十的未婚樂妓啊!

    “小魁,你那是什麼鬼話?就算你無法競選花魁,別忘了青樓可還有我艷紅呢,少了你,並無太大差別。”只見艷紅頂著一臉大濃妝,神情高傲地來到她面前。

    “少了我,你的勝算也未必會比較大。”

    兩人又斗了起來。

    “就算我的勝算不大,總比你連參賽資格都沒有的好。就算你沒成親,堂堂的公主,也沒資格參加花魁之選!”艷紅不服輸地回敬。

    “我是公主又怎樣?”

    “夠了!小魁。”真無劍頭痛地捂住她的小嘴。“想和艷紅姑娘吵架的話,等我們成完親再吵個夠吧!”

    他抱著她,迅速步入早已貼滿“喜”字的大廳。

    “我不要,這是陰謀詭計!我要參加花魁之選啊……”花小魁的尖叫聲響徹青樓。

    在大家的祝福下,花小魁和真無劍舉行了一場簡單又吵雜的婚禮,成為永遠的歡喜冤家……

    本書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http://雲台書屋http://www.b111.net"心棲亭"會員獨家OCR僅供網友欣賞,四月天獲心棲亭授權轉載,謝絕其它未獲授權網站再次轉載,需要轉載者請自行聯系心棲亭獲取授權。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