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情 梅櫻
    小郭去探訪老同學劉克,完全屬於心血來潮。

    最近略為空閒,小郭又擅長胡思亂想,生活在大都會久了,他內心煩膩,妄想去到南極觀賞極光,消愁解悶。

    那發出弧形光華的鮮艷霞彩,一直是小郭心目中代表至美至真的一種現象。

    他的同學劉克,在大學裡讀天文物理,他想起他,想把他約出來談談。

    談甚麼?

    當然不是赴南極的行程,兩人都要找生活,怎麼走得開。

    生活生活生活,小郭咬牙切齒,折磨人的生活。

    他撥電話給劉老克。

    電話一直沒人接。

    劉克是單身漢,同小郭一樣,沒有家室,為防萬一,通常留一條門匙在熟人處,故此小郭手上有劉克的門匙,劉克也有小郭的門匙。

    中午時分,小郭有空,便離開辦事處,駕看他的黑色小房車,到郊外劉克的寓所去。

    小郭停好車子,下車,剛走向那幢小小平房,私家行人路上迎面而來的,是一名少女。

    她神色慌張,險色蒼白,腳步忽忙,最令小郭吃驚的是,少女雪白的襯衫上有一連串蛈滫爾韙l。

    憑小郭經驗與常識,一看就知道這是血跡。

    私家路只通向劉克的家,莫非他出了甚麼事?

    慌忙間小郭頓生一計,他在電光石火間伸出一條腿,絆得少女一個踉蹌,險些摔跤,少女手中的皮包脫手飛出,落在附近,袋中雜物滾出。

    小郭沒聲價道歉,又幫忙拾起地下的東西,塞回手袋,在該剎那,他已看到少女的工作證:朱梅,大豐銀行電腦室副工程師。

    那少女心急如焚地站在一旁,搶過手袋,立刻奔到路邊,坐進一輛小跑車,飛一般的去了。

    小郭連忙掏出鎖匙,開啟劉宅的大門,擅自進屋。

    「老劉,老劉!」他大叫。

    沒有人應。

    小郭急了,用腳踢開書房門,「老劉。」

    他看到老同學坐在安樂椅上,面色像棄世廿四小時以上的死人,一隻手臂有血液汩汩自傷口湧出。

    小郭撲上去檢驗傷口,取起電話,對老劉說:「我要報警召救傷車,這是最快捷最安全的辦法,聽到沒有?你的大動脈切斷,有生命危險。」

    真是奇跡,老劉還會點頭。

    血,到處是血。

    小郭皺上眉頭,那股腥氣令他作嘔。

    他嘗試為老劉護理傷臂,救傷車很快來到,老劉情況欠佳,但肯定有驚無險。

    傷口可怖,長長十多公分的一道口子,縫了三十多針。警方人員前來病房錄口供。

    小郭聽見劉克說:「我不小心用刀割傷自已。」

    鬼才相信。

    警察當然也不相信。

    老劉說:「女友不肯嫁我,我以死相脅,弄假成真。」

    小郭仍然不信,這麼說來,老劉堪稱是本世紀最不怕痛的人之一。

    他累了。

    小郭與警務人員只得讓他休息。

    小郭離開病房,老劉叫住他,「小郭。」

    小郭留步。

    「謝謝你。」老劉說。

    小郭說:「何用客氣。」

    「你救我一命。」

    「你大可自行報警。」小郭淡淡說。

    「我已沒有力氣。」

    小郭卻說:「不,你以不過想拖延時間,好侍兇手從容離去。」

    老劉一聽,面色變得像綠色的泥土。

    小郭知道他猜對了。

    是那個朱梅的女孩子。

    她是兇手。

    好狠心的女人,要剮這一刀,還真不容易,這一刀原本目的地分明是老劉的胸膛,他伸出手臂去格,才引致手臂受到重創。

    朱梅要致劉克於死地。

    朱梅是誰?小郭從沒見過她。

    唔,到南極觀賞極光,暫時大抵沒有希望,反正有空,不如看看這位天物學家搞些甚麼鬼。

    小郭回到偵探社,他的拍檔兼知己琦琦,一見他使問:「你身染的是甚麼?」

    小郭換下髒衣服。

    他問琦琦:「你會不會動刀?」

    「不會。」

    「別把話說滿,別高估自已。」

    「我真的不會,我沒有敵人,不因我人緣好,乃是我立定心思不去恨人,不值得。」

    小郭問:「為保衛國家呢?」

    琦琦笑,「即使打仗,也改用核武了。」

    「妒忌?」

    「小郭,我說過了,我不會動武,我太愛自已,小郭,沒有人愛我,我更要自愛。」

    小郭凝視琦琦,「誰說沒有人愛你?」

    琦琦笑了。

    小郭說:「他們講,女人妒火遮眼的時候,甚麼都做得出來。」

    「小郭,你看艷情小說看得大多了。」

    「是嗎。」

    他休息一會兒,喝杯威士忌加冰定一定神,便出去了。

    他到大豐銀行去找人。

    叫郭大偵探釘上的人,不容易走脫。

    查到電腦部,傳達員同小郭說:「朱小姐今日告假。」

    小郭點點頭。

    大豐銀行有他的朋友。

    譬如說,人事部的史蒂拉陳。

    史蒂拉出來見到會客室沙發上的小郭,頓時嬌填地說:「赴湯蹈火了,也就該來找我了。」

    小郭連忙暗笑說:「你氣色好到極點。」

    「是嗎。」史蒂拉走到窗前,背著光。

    「你穿絲絨最漂亮。」

    「小郭,有甚麼事說吧。」

    「我來請你喝下午茶。」

    史蒂拉搖搖頭,「我不相信。」

    「我只能與你喝下午茶,陳太太。」小郭提醒她的身份。

    史蒂拉歎口氣,「之前有甚麼事要我做的?」

    小郭亦不再客氣,「朱梅是你工程部的同事?」

    「啊對,她,大眼睛迷暈人。」

    「我相信你有她家裡電話。」

    「當然。」史蒂拉十分不自在。

    「純粹是公事。」

    史蒂拉諷刺地問:「上一次你把公事與私事分開是甚麼時候?」

    真的,小郭完全承認他這個缺點。

    終有一天,好奇心會殺死他這隻貓。

    史蒂拉翻一翻資料,繼而把一個電話號碼與地址抄給他。

    「謝謝你。」

    「別客氣。」

    「那頓下午茶」

    史蒂拉歎口氣,「當我不再是陳太太時候,我會來找你,小心,看樣子離這一天已經不遠。」

    小郭離開大豐銀行,直赴朱梅寓所。

    他不想打草驚蛇,沒有提出任何警告便找上門去。

    來應門的人,正是朱梅。

    史蒂拉說得對,朱梅的確有一雙美麗大眼睛。

    如果她不是處於極端徬徨,驚布、不安的情緒下,小郭相信這雙眼睛會迷倒不少異性。

    「朱梅小姐,我們今天中午已在劉克先生的家門外見過。」

    朱梅猛地想起,害怕地看看小郭。

    「我是老劉的朋友,我可以同你說幾句話嗎?」

    「不可以!」

    她膨的一聲關上大門,把小郭隔在鐵閘外邊。

    小郭聳聳肩,回到大廈樓下的停車場,生進黑色小房車內,等。

    他不相信她可以不出家門。

    小部有這個耐心。

    等到七點半,正當郭大偵探肚子開始餓的時候,朱梅出現了。

    他下車,迎上去。

    朱梅看看他,情緒比稍早時略為鎮定。

    「你要甚麼?」她質問小郭。

    「你放心,老劉無恙,由我親手把他送進醫院。」

    「我剛剛與他通過話。」

    小郭說:「他一定有提起我。」

    朱梅點點頭,「他說你十分多事好奇,叫我不要對你說太多話。」

    小郭留意朱梅的神情,知道他中午的推理結論不成立。

    誰都看得出朱梅愛劉克,老劉也愛看這個女郎。

    她不會傷害他。

    那麼,是誰?

    「自表面證據來看,你很值得警方懷疑。」

    「郭先生,」朱梅說:「幫幫忙,你不說出去,誰知道。」

    小郭答:「我一向是個好市民。」

    朱梅有點生氣:「劉克說,有必要的時候,你也會是個無賴。」

    「嘿,這老劉,他哪一隻眼睛看見我欺侮過女孩子?」

    朱梅低頭,「郭先生,有很多事不足為外人道,你請回吧。」

    小郭本來還想糾纏下去,沒料到朱梅忽然抬起頭來,大眼睛帶著淚光,充滿懇求的神情看看他,小郭即時吃了敗仗,心甘情願的退下陣來,歎一口氣,搔搔頭皮。

    這倒底不是他家的事,又沒有誰委託他辦理這件案子,不宜過份。

    他掏出一張卡片交給朱梅。

    「有話想說時找我。」

    小郭駕車離去。

    他到相熱的飯店去飽餐一頓,回到家,也累了,倒在床上憩睡。

    午夜夢迴,小郭跳起來。

    有第三者。

    今早傷劉克的人,必定是第三者。

    是誰呢,朱梅與劉克似乎齊齊讓著這個人。

    這個第三者,是男是女?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小郭還一直以為劉克是個不理世事的書子。

    由此可見,想瞭解一個人,是多麼困難。

    在這件事之前,小郭還以為劉克是與他無所不談的老朋友。

    但不,劉克內心收藏看許多許多秘密,正如小郭一樣,他也有陰暗一面,不想說出來。

    第二天,小郭去看劉克。

    他的情況穩定,但形容憔悴。

    他對老同學說:「我知道你是好意,出於關懷,但朱梅是無辜的。」

    小郭不響。

    「她說她很佩服你,人海茫茫,居然一下子找到她。」

    小郭拍拍他老友的肩膀,離開病房。

    他問看護:「有沒有人來探望過劉先生?」

    看讓回答:「只有你。」

    連朱梅都沒有來過。

    事情難道就這樣結束?

    小郭總覺得不會這樣簡單。

    琦琦問他:「你幹嗎,精神恍惚。」

    小郭說:「一個女孩子如果擁有一雙動人大眼睛,真是上帝賜給她最慷慨的禮物。」

    琦琦點頭,「原來為著大眼睛的緣故。」

    「不不,你誤會了。」

    琦琦揶揄地說:「我再也不會弄錯的。」

    「讓我看看你的眼睛。」小部搭訕說。

    琦琦連忙頑皮地蒙起雙眼,瞇成一條線,「對不起,我欠一雙大眼睛。」

    小郭沒好氣的說:「那你就再安全沒有了。」

    那天晚上,小郭回家,一邊聽馬勒的音樂,一邊淋浴,痛快淋漓。

    電話鈴可能響了很久。

    直到小郭裹看毛巾出來,才聽見它。

    小郭急急去取聽筒,剛拿,那邊卻嗒一聲掛斷,世事往往如此,造物主喜歡開玩笑,大大小小的機會都不放過。

    小郭剛在斟一杯威士忌,電話鈴再度響起來。

    對,就是要這樣奮鬥,永不放棄。

    「喂?」

    「郭先生。」

    小郭馬上認出她的聲音,她是朱梅。

    「你能不能來我家一趟?」她聲線十分低。

    她有話要說了。

    「我馬上來,你等我十分鐘。」

    小郭立刻套上球衣牛仔褲,搶過車匙出門,天從人願,只遲到了兩分鐘,十二分鐘他就趕到目的地。

    他掀鈴。

    朱梅來開門,臉色灰敗。

    頸子上纏看紗布,隱隱透出鐵蛈滫爾韙l。

    小郭暗暗吃一驚。

    他表面上很鎮定地過去坐下。

    他看著朱梅,朱梅目光呆滯,像是不知如何開口。

    非得給她時間不可,不然嚇窒了她,更加不會說話。

    當下小郭說:「血液能夠修理決口,是因為血小板的緣故。」

    朱梅的大睛眼落下淚來。

    小郭不動聲色,說下去:「血小板一自血管流出來,便即時破裂,放出血小板因子與血漿凝血致活霉元,在鈣離子的幫助下,相互作用形成網狀固體纖維,這些纖維交錯重疊,終於堵住了決口。」他停一停,「來讓我看看你的傷口。」

    他的聲東擊西術生了效,朱梅乖乖地讓他把紗布拆開檢驗。

    傷口很淺,不礙事,呈環狀,像是要把朱梅的頭顱切下來。

    「還是給醫生瞧一瞧的好。」

    朱梅搖搖頭。

    小郭不敢勉強她。

    但是他忍不住問:「告訴我,這人是誰,為何不把他交給警方,為甚麼一次又一次縱容他,你們若不停提供機會給他,別怪他終有一次嘗試成功。」

    朱梅看看小郭,「也許,你可以幫我們的忙。」

    「請說。」

    「多年前,有一對年輕男女山盟海哲,決意一生都要相愛。」朱梅的聲音低低的。

    小郭沒想到故事這麼老套,大大失望。

    「她辛勤工作,供他唸書,畢業之後,他找到一份優差,漸漸他發覺她種種不足,差距愈大,交通困難,他提出分手,她不允,繼而糾纏不已,使他更加厭惡。」

    小郭不出聲。

    他知道她說誰,她口中的負心漢是劉克。

    男女主角都值得同情,也都不值得同情。

    說到這裡,朱梅問:「郭先生,那個男人,很可怕吧?」

    小郭不答先問:「後來怎麼樣?」

    「他愛上了另外一個女子。」

    小郭說:「那個女子,是你。」

    「對。」

    小郭沉吟一下,「人有權追求生活中更美好的人與事。」

    「但是,他傷害了先頭的女伴。」

    「她必需接受事實,伴侶有權變心,感覺再壞,創傷再痛,也得忍耐,這種事常常發生,不能以暴力解決。」

    朱梅征征地說:「但是她為他犧牲這麼多。」

    「自願的付出就不是犧牲。」

    「你好像站在男性的立場說話。」

    「非也非也,我覺得所有女性都應該在感情打擊之後站起來。」

    「她也可以嗎?」

    「當然可以,從慷慨幫助男友一節來看,她必定熱心忠誠,這件事持續數年,可見她刻苦耐勞,有這樣的優點,一定可以生活得比從前更好。」

    朱梅呆呆地看看小郭。

    「她是誰?」

    朱梅終於答:「她是我大姐朱櫻。」

    小郭一怔,這倒出乎他意料。

    可愛的大眼睛,忽然之間,不那麼可愛了。

    小郭問:「那天刺傷劉克的人,是朱櫻?」

    朱梅點點頭,「我們三人談判,沒想到她帶看利器。」

    劉克先逐朱櫻走,再放朱梅,在門口剛剛碰到小郭。

    「你姐姐方才又來與算帳?」

    朱悔不答。

    「那傷口」

    「是意外。」

    小郭很有深意的說:「意外太多了。」

    朱梅不出聲。

    「我陪你去看醫生,來。」

    這時候,小郭看到睡房裡人影一閃。

    「誰?」他喝道。

    朱梅轉過頭去,「姐姐,你出來吧。」

    小郭凝神注視那一個角落,隔半晌,有人輕輕走出來,靠在門框邊,繞著手,看著小郭。

    小郭沒想到朱櫻比朱梅長得還要漂亮,只是稍微年長幾年,多幾分風情。

    這時,朱梅說:「現在我們根本不曉得該怎麼辦?」

    「看樣子你們需要忠告。」

    朱櫻坐下,點著一技煙,吸一口,「郭先生可願點醒我們?」

    小郭大惑不解。

    真是當局者迷,老劉哪裡配這姐妹!

    但偏偏她倆卻為他犯下奇險,鬧到今天這個局面。

    他嘴裡不方便說甚麼,表情卻道盡他心中之意。

    朱櫻按熄香煙,「我明白了,好,我走,我退出。」

    小郭看著她。

    「一年多之前我就該下這個決心,我不該一拖再拖,一誤再誤。」

    小郭點點頭,說得好極了。

    「郭先生,」朱櫻說:「勞煩你送一送我。」

    「榮幸之至。」

    小郭竟撇下朱梅,陪著朱櫻睜開小小公寓。

    在途中,朱櫻說:「郭先生,我們有位共同朋友。」

    「誰?」小郭詫異,「你指劉克?」

    「不,我指琦琦。」

    「呵,琦琦。」

    「現在你明白了,我幹的是哪一行。」

    「職業無分貴賤,況且,你不但供劉克大學畢業,也栽培了朱梅。」

    朱櫻訝異,「你怎麼知道?」

    「不然你不會變成這樣。」

    「我是一個愚人。」

    「不,你肯離開這個僵局,就是聰明人。」

    朱櫻淒涼的說:「試想想,我生平最愛的兩個人竟然背叛我。」

    世事往往如此。

    朱櫻茫然看看街外風景,像是忽然失去做人目標,下一步下一著不知道該怎麼走。

    「琦琦可知道這件事?」

    「不,她不知道。」

    「我送你到琦琦家,你們或可談談。」

    「謝謝你,郭先生,你是一個好人。」

    事情已經水落石出,小郭呼出一口氣。

    小郭一向把琦琦的家當自已的家,一進門,立刻往長沙發上一躺,琦琦看到朱櫻,一眼就認出來,把她拉到房內,從詳計議。

    她們談了許久,小郭不知不覺在沙發上睡著。

    待他醒來,看到的是朱櫻一張十分詳和的面孔,他知道她的思想經已搞通。

    小郭安安樂樂的回家,是夜他睡得特別好。

    他沒有再去探訪劉克。

    這個人不久出了院,致電小郭,小郭不去理他。

    忘恩負義的人,還真不配與郭氏做朋友。

    這麼些日子來,從未聽劉克提過朱櫻兩字,可見他早有棄她之心。

    小郭也沒有再提起朱梅,這個女孩子太過自私,不講道義,生人勿近。

    小郭還是覺得琦琦最可愛,她的雙眼睛也越來越大,越來越亮。

    他問:「朱櫻小姐近況如何?」

    「到星洲找機會去了。」

    小郭點點頭,「她應該從頭開始。」

    真的,琦琦說:「那麼一個大美人,還怕得不到異性寵愛?劉君不知他損失是甚麼。」

    「像劉克這樣的人,朱梅得到也不用開心。」

    他們倆現在可自由了。

    琦琦像是看懂了小郭的心思,「朱梅並沒有與劉克在一起,經過這次流血事件,她忽然醒悟,接受公司調派,出差到美國一年。」

    「你怎麼知道?」小郭問。

    「我?我跟師傅學習呀。」琦琦滑頭的說。

    生活仍是悶,抗拒悶納,就得消耗精力,很快又變成累。

    小郭有點幸災樂禍,好得很,劉克失朱櫻復朱梅,這樣的人活該有這樣的下場。

    很多時候,小郭連眼睛都睜不開來。

    琦琦說:「你看你,這時侯有件大案,看你怎麼應付。」

    小郭打個呵欠,「這個秋天真正靜,甚麼大事都沒有,再下去,偵探社很難支持。」

    琦琦笑口:「唯恐天下不亂。」

    「唉,混水好摸魚呵。」

    「你有沒有聽說劉克這個人最近怎麼樣?」

    「誰關心。」

    「他居然又找到了女朋友。」

    「誰?」

    「大學裡的一個同事,年紀很輕,冰清玉潔,恐怕配得他起有餘。」

    「恭喜他。」

    「但是有人看不過眼,給他女友家人寫了封告密信,盡掀他的生活內幕。」

    「琦琦!」

    琦琦,看看小郭,「是誰做這等缺德的事呢?」她笑。

    小郭只餘搖頭的份。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