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格格 第十章
    結束和芷藍的通話之後,鷹人才急急地起身,準備出發去救她。

    至於邵靖被救回來後,由於身體還有不適的地方,就被青龍帶到另一個房間休息。

    「莫依,你待在組織裡坐鎮指揮,我單獨前往去救她。」鷹人一邊準備東西,一邊道。

    「你單獨去?一個人去闖那個明為民主,實際上為獨裁的國家?」莫依不以為然地看著他,「我認為你不應該單獨行動。」

    「青龍要照顧邵靖,沒有時間。剛剛我已經通知梅麗貝露,她答應協助我,所以你負責指揮、我負責行動,還有什麼問題?」

    「可是……萬一你失敗了呢?」

    「你認為有可能嗎?」鷹人自負地一笑,「夠了,莫依,別再說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這次的外出行動,不准你參加。」

    「每一次你們都這麼說,好啦!我會乖乖地當個後援的。」莫依臉龐黯了下來。

    「嗨!鷹人、莫依,我來了。」梅麗貝露甜甜的嗓音出現在門口。

    「莫依,告訴梅麗貝露芷藍的所在地。」鷹人迅速地確定好身上的裝備,「接下來,就看你怎麼玩弄D國了。」

    「文字與腦力的玩弄比不上親身體驗。」莫依不甘願地嘟嚷著。

    「玩親身體驗?好!我請雲英和芷藍交換,你想怎麼親身體驗,我鐵定不阻止你。」鷹人看了他一眼才回道。

    「少來,這樣的親身體驗我寧可不要。」莫依豈會不知道這種心上人性命垂危,而自己卻無法立即飛到她身邊的著急?不過,看到鷹人那樣焦急的樣子,要他識相閉口不說話,那是不可能的啦!因為如果這麼聽話,他就不叫裴莫依了。

    不整整人,哪有辦法紓解他心中的鬱悶呢?

    鷹人又再看了他一眼,一眼就看出他暫時會按兵不動,可是不可能這麼輕易地就放棄親自出馬的念頭。

    以莫依那個鬼腦袋而言,既然不能親身參加任務,那他鐵定會想著什麼辦法來乘機搗亂,真的是……雲英應該好好地管住這個小子才行,老是這麼無法無天……

    想到這裡,鷹人忍不住有股想搖頭的衝動,可是,芷藍的身影馬上閃入他腦中。

    雖然才剛剛和芷藍結束通話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可是,他已經忍不住地在擔心了,思念與煩惱糾纏住他的心房,一寸一寸地讓他的心在窒息。

    不習慣讓她一個人單獨行動,芷藍雖然已經活過了數百年的歲月,難得的是她能在滾滾紅塵之中保持一顆赤子的心,讓她自己隨時隨地都能活得快樂、活得自在。比起他而言,他的處世態度就顯得太過沉悶了,不過,他不擔心芷藍會就此失去那份活力,因她總是讓他有一種感覺,彷彿她不斷幫著自己向外人說明一切,就能證明她的能力一般。

    這個傻女人她還不明白嗎?他愛的是她那顆溫柔的心、好動的性子,還有那純真的性靈。

    他並不在乎外表、不在乎所謂的夫唱婦隨,只希望她活得像她自己,可又忍不住因為她總能揣測出他心中的想法而動容。生活中所有的驚喜,其實都是來自於她,而他,不過是加以回報一下而已。

    鷹人用眼神暗示梅麗貝露,表示該出發了。

    他已經是迫不及待地想將芷藍摟入懷中,以慰相思之苦。

    ***************

    藉著梅麗貝露的力量,他們迅速地來到D國位於亞索米那山谷的奈巴特研究所前,鷹人抵達的時間剛好是芷藍被D國總統的人手帶走後約五分鐘左右的時間。

    看著整個被特殊合金封閉的研究所,他按下通話器,問著遠在總部的莫依。

    「莫依,你確定芷藍被關在這裡?」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忘了告訴梅麗貝露,芷藍已經移動到D國總統的特別醫院了。」耳機中傳來莫依皮皮的笑聲。

    存心整他?回去後真該好好地教訓莫依不可!

    「莫依,你可知道天才都是怎麼死的嗎?」鷹人沉下聲音,不帶笑意地問:「尤其是那種明明很聰明,可是卻自找死路的人。」

    唉!真的把鷹人惹毛了。莫依在總部吐吐舌頭,知道玩笑不能再開下去了。

    「我相信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在兩個好朋友身上的對不對?」他乾笑的聲音傳了過來,「梅麗貝露,那家醫院在你所在的東方約二十里的位置,有辦法轉移嗎?」

    梅麗貝露閉上雙眼想了一下,才回答,「沒問題!鷹人,我們出發吧!」

    鷹人用力地點頭,焦灼的神色顯而易見。

    梅麗貝露拉著他的手,再度開啟連接時空距離之門。

    也許算是幸運吧!梅麗貝露所連接到的地方,恰恰好是加德卡進行手術的地方。

    「芷藍!」看到芷藍手臂上插著管子,鮮血正不斷地從她的體內往外流出,輸入加德卡的身體裡,鷹人失去冷靜地大吼著。

    天!請別告訴他,他來得太晚,他真的承受不住失去她的恐懼感。

    「什麼人?你們是怎麼進來的?」安全官看見他們兩個人憑空出現,忙舉著槍對準鷹人的太陽穴,縱使手正微微發顫。

    「你有膽子在這邊開槍嗎?」鷹人冷笑的對準他的槍口,「只要你不怕打到你們的總統先生,就請你開槍吧!」

    「站住!」安全官看見鷹人無視於他的威脅,連忙使眼神命令其他的人圍過來。

    「滾開!如果不想死就別過來!」鷹人嚴厲的視線一一掃過他們,森冷的眼神威嚴得令他們不敢直視,還沒接觸到他的視線,他們便已經掉轉過頭。

    「你們這群懦夫!」安全官怒斥著那些人,「連一個眼神都會害怕,將來在戰場上,你們不就準備等死?」

    他嘴裡說得是冠冕堂皇,其實只要低頭一看,不只他的雙腿在抖,就連拿槍的雙手,也微微地上下搖晃。

    其實,那個安全官說得沒錯,在實際的戰場上若是移開視線,等於是通知敵人趕快打過來。這在一般的時候也通用,只是此時此刻他們所面對的是他歐陽鷹人!

    他是個戰場老將,論經歷,他可是比眼前的那些光是看到他的眼神,就嚇得發抖的娃娃兵還要來得多更多,因為深知戰爭的苦痛與殘酷、生與死的瞬間抉擇,所以他一旦凶狠起來,就連創立「特殊情報組織」的首代頭子都會感到害怕,所以當他打算置人於死地的時候,渾身所散發出來的殺氣是多麼悍然。

    那是一股毫不留情,清楚地告知對方將會死在他手下的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鷹人冷冷地微揚起嘴角,湛黑的瞳子看也不看他們,而是注意著躺在床上,毫無動靜的芷藍。

    那名安全官留意到,當眼前這個壯碩的不速之客眼神愈是溫柔,他渾身週遭所散發的殺氣愈是強烈。

    聽說這女人是博士從「特殊情報組織」抓回來的,從外面的傳言來看,「特殊情報組織」都是一些擁有可怕力量的人物,這個男人也是來自「特殊情報組織」嗎?那他憑空出現,就不是表演魔術嘍?

    「鷹人,你還在發呆,還不快去救芷藍。」

    驀地,一個甜軟帶著F國腔調的英文聲音出現,讓那安全官聽起來簡直快要魂飛魄散。

    只有聲音沒看見人……

    「放心,我沒有發呆。」鷹人低沉的聲音響起,「你們是想死還是想要活命?」

    安全官吞下喉頭的恐懼,挺起胸膛道:「我……我們身負保護總統的安全,說什麼也不能讓你靠近總統半步。」

    「很有勇氣,可惜你保護錯人了。」鷹人一搖頭,從掏出手槍,到一槍命中安全官的眉心,一氣呵成,沒有半點停滯。

    那些失去指揮的士兵,連抵抗或者是捍衛一下總統的勇氣都沒有,一瞬間跑得一乾二淨。

    「你不覺得你已經做人失敗了嗎?」鷹人回頭看著加德卡,臉上充滿同情。

    加德卡並沒有回話,從他死白的瞼色來看,根本早就死了。

    鷹人關掉換血的機器,伸出雙手,小心翼翼地,就像怕弄壞了什麼重要的寶貝一般抱起芷藍。

    「鷹人……」梅麗貝露這才現身,一臉擔憂地走近他們。

    「我們趕快回去,我怕芷藍會因為失血過多而導致休克!」鷹人的聲音透露出慌亂。

    「沒問題!」梅麗貝露也沒有耽擱,早就連結好空間,準備帶著他們回到莫依的所在處。

    「鷹人、梅麗貝露,小心……」

    這時,他們身上戴著的隱藏式通訊器傳出莫依的警告聲,還沒有說完,聲音就突然中斷。

    「莫依、莫依?」梅麗貝露愣了一下,再次呼喚的時候,耳機只傳來沙沙的聲音。

    就在這個時候,她感覺到四肢的力量突然消失,連她連結的空間也在瞬間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她跌坐在地上,說話也是有氣無力的。

    「該死的哥達-戴裡克!」鷹人憤怒的聲音傳來。

    梅麗貝露吃驚地抬起頭,訝異地看見他仍抱著芷藍,動也不動地站立著。

    不過她還是看出鷹人是勉強維持這個姿勢的,如果他再往前走一步的話,那恐怕下場會跟她一樣。

    「哎呀!你知道是我呀?」哥達-戴裡克帶著得意的微笑走了進來,他身旁還跟著D國的副總統。「我的新發明,你覺得如何?」

    「只會弄些小東西來欺壓弱勢族群,稱不上科學家。」鷹人嘲諷地笑著,闐黑的雙瞳裡閃耀著憤怒的光芒。

    「弱勢?你在說誰啊?」哥達-戴裡克一點也不以為然地看著他,「看看你們,不過兩個人而已,不但殺了我國總統,還瓦解掉我國整個經濟體系。」

    「哦?沒想到莫依的行動居然這麼快。」鷹人輕鬆自若地微笑,一點也看不出來他正受制於對方的暗算,「看樣子,你這個天才也不怎麼樣嘛!而且,我可沒有動手殺了貴國的總統,我抵達的時候,他已經死了。」

    「說謊!是你殺了我國總統!」哥達-戴裡克身旁的副總統激動地喊道。

    鷹人注意到他聲音裡有著一絲絲興奮的情愫存在。

    濃黑的眉毛微微地蹙起,飽涵智慧的銳利眼眸細細地觀測著他們的表情,在他們的臉上,鷹人找不到那種失去領導人的悲哀。

    從這其中,他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D國總統的死根本就是他們所策畫的。

    看樣子,D國內部比他所知道的還要複雜。

    「什麼複雜不複雜?年輕人,你昏頭了嗎?老婆快掛了,你還有心情去分析敵人的心態,存心要害死小姑娘是不?」

    驀地,一個清朗朗的女聲打破他們的局面,果決而且高傲的音調從應該是失去通訊功能的通訊器傳出來,「法國娃娃,你還敢坐在那邊偷懶?你的破壞能力是擺好看的嗎?還不快把所有的電器設備給我全破壞掉!那兩個人也不必留了,一律殺掉。只會扯一些八股沒用的思想,光聽我就想吐!」

    「你……你是誰?出來!」D國副總統聽到這席話,他堅決的立場開始動搖。

    鷹人和梅麗貝露彼此交換個視線,不約而同地露出苦笑。

    會這樣中途插手他們任務的人還會有誰?就是那個應該要好好地待在醫院休養的「特殊情報組織」頭子——火鳳凰諸葛裘恩是也。

    低頭看了依然昏迷不醒的芷藍一眼,鷹人眉心的皺摺更深了。確實,若不是火鳳凰的提醒,他差點就害死了芷藍。平時習慣了一步步慢慢來,難得一次為了救她而迅速行動,誰知,居然在最後關頭慢下了腳步。他下意識地摟緊了芷藍。

    「我?動動你那個生蛌爾ㄢU,在『特殊情報組織』裡,誰會有這種膽子命令年輕人和法國娃娃的?」

    「你是火鳳凰?!」哥達-戴裡克驚訝地問,在他的心底,也有個地方正在動搖著。

    本來以為這次俘虜了——鬼靈精邵靖、小姑娘柳芷藍,就應該可以引得「特殊情報組織」的全體成員出動,誰知道來的人居然只有年輕人歐陽鷹人和法國娃娃梅麗貝露,讓他和副總統這一網打盡的計畫完全落空,非但無法完成之前被他們消滅的「革命」組織首領的遺願,連帶地還賠上整個D國。

    不行!這個計畫有缺失,不能算數!

    當哥達-戴裡克發現這點的時候,梅麗貝露已經開始破壞的工作。

    「哇啊!哥達-戴裡克,快想辦法啊!」D國副總統嚇得拉著他不放。

    「還不快逃?」哥達-戴裡克不悅地瞪了他一眼,搞不清楚自己當初怎麼會找這種笨蛋合作。

    「你以為我們會放你們逃掉,讓我們以後都得提心吊膽地過生活嗎?」鷹人一個閃身,就立於他們面前,即使在這個時候,他依然抱著芷藍不放。

    看樣子諸葛裘恩要梅麗貝露破壞電氣用品是有用意的,因為他已經從剛才那沉重的束縛中解脫,恢復行動自由。

    「哼!你這個樣子,還能對我們用槍嗎?」哥達-戴裡克得意地掏出手槍,「我精密的計畫被你們毀了,就殺了你們這對鴛鴦來抵銷吧!」

    「哥達-戴裡克,看樣子你一定是沒有將我和芷藍的過去看清楚喔?不過,給你個建議,好好地去研究一下中國功夫吧!」鷹人腳步一點,輕輕鬆鬆地轉到哥達-戴裡克的眼前,他單手抱著芷藍,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握著一把手槍,只見槍口正冒出細細的白煙。

    「你怎麼……」哥達-戴裡克的話還來不及說完,因驚詫而瞪大的瞳孔已經失去焦距,瘦高的身軀緩緩地倒下,胸前的白衣上已被紅花染成一片。

    「別……別殺我,這一切都是博士的計畫,我……我不過是……」

    「不過是口是心非而已。」火鳳凰諸葛裘恩接下他的話尾,冰冷的語氣裡沒有一絲留情的意味,「年輕人,不必猶豫,殺了他!」

    鷹人的槍口再度冒出火花,隨即在D國軍隊趕到之前,和梅麗貝露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了。

    ***************

    整個D國在短短不到二十四個小時裡,秘密研究所被毀,總統和副總統還有哥達-戴裡克博士被殺,整個國家陷入慌亂,內戰四起、黨派鬥爭不休,足足亂了五年,才在一個真心為國著想的人的手中,慢慢地步上正軌。

    有人說這人是受到「特殊情報組織」的成員幫助,才能這麼快地完成全國統一,也有人認為是A國的插手才對,眾多紛紜的說法在國際間渲染了很久。不過,由於事件中的主角都沒有對外界的任何猜測加以回應,許久之後,人們與媒體也漸漸地淡忘此事,只有歷史忠實地將事件記錄下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