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上酷酷男 第十章
——    鉅梗冷月從外面回來,才發現黎心穎不見了——

    問過白雨蘋和商子廷,誰也不能給他答案。一向冷靜的冷月開始顯得焦惶不安——

    敢殘砝櫳】闃皇怯惺魯鋈ュ你何必這麼緊張?」冷月難掩擔憂的神情,讓白雨蘋感到嫉妒——

    桿不可能自己跑出去,難道她不知道外面還有人在追殺她?」——

    惺裁詞慮榛崛盟不跟自己商量,就擅自跑了出去?她又不是不明白她目前的處境。基於這樣的原因,冷月猜測黎心穎可能發生了什麼事——

    墒牽他還是無法確定黎心穎現在人在哪裡——

    撥了一通電話詢問司徒-,這是他唯一想得到的可能性。然而司徒-也完全不知道黎心穎失蹤的事——

    到黎心穎不見,雖然時間已經是半夜一點,司徒-還是和她丈夫羅曄趕了過來——

    岡趺椿厥攏俊顧問——

    覆恢道。我剛回來,就發現她不在。」——

    贛械腥飼秩氳募O舐穡俊估櫳撓輩患,司徒-第一個想到司徒嚴——

    該揮小!——

    改薔褪撬自己跑出去的。真是……不要命了。」——

    甘遣皇撬自己跑出去的不是重點,問題是,她現在人會在哪呢?」羅曄問道——

    桿就窖獻Я抓得很緊,說不定現在她已經被『閻組』的人抓走了。」司徒-猜測地說——

    湓亂艙庋覺得,便站起身來——

    煬醯剿的意圖,司徒-連忙一把握住他的手——

    咐湓攏不要衝動。」——

    桿就窖獻Я,大概是為了逼我出現。我不現身,她會有危險。」——

    訃熱荒忝髦道他是要逼你出現,還貿然前去,你想去送死嗎?」——

    肝也荒懿瘓人。」——

    肝抑道,人是一定要救的,但不急在一時。你先冷靜下來,我們等天亮行動。」——

    淙煥湓鹵礱嬋雌鵠匆蝗繽常,但司徒-從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不安、焦急的情緒——

    肝頤牽俊估湓驢戳慫一眼。「我不會連累你的。」——

    剛獠皇橇不連累的問題;我不可能坐視不管。」——

    …」冷月坐下來,轉向羅曄,「勸勸自己的妻子吧。」——

    楂市α艘幌攏「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也想幫忙。」——

    改悖俊顧就-F心中有著和冷月相同的疑惑————

    惆鑭蒙鮮裁疵Γ——

    剛廡┐髟褂肽鬮薰兀你不需要插手。」冷月說——

    肝頤揮興狄插手,只是我爸爸有個至交是刑事局的人,如果他知道高家命案居然還有生還者,一定會很有興趣。」言下之意,他想借重警界的力量來打擊司徒嚴——

    剛獠恍小U餉匆煥矗冷月也會有危險。」司徒-不能同意這作法——

    淙喚逵篩嘸頤案內幕的曝光,可以讓司徒嚴受到制裁;但司徒-可沒忘記冷月也會牽連在內——

    阜判模我不會讓自己人犧牲的。」羅曄保證地說——

    剛嫻穆穡磕憧梢員Vク湓旅皇攏俊——

    趕嘈盼野傘!——

    覆還茉趺此擔我還是要去找司徒嚴。」冷月說——

    肝抑道,我也會跟你去。不完全是為了幫你,我和司徒嚴之間,有些事情遲早必須作個了斷。」司徒-眸光一冷——

    楂飾兆∷的手,「這樣吧,天一亮你們就先行動,我去聯絡我父親的朋友。你們要小心。」——

    鮮鄧擔再讓司徒-回「閻組」涉險,他非常不放心;但有冷月在旁邊,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他相信冷月的能耐——

    膏擰!顧就-F反握羅曄的手,認真地點點頭——

    回頭看了看冷月,發現他正盯著窗外的夜色,坐立不安-

    *******************************************——

    桿就較壬,不好了!冷月大哥回來了!」——

    卦淞稈腫欏咕芻岬氐乃就窖希一大早就接到手下的通報——

    趕息這麼靈通,這麼快就回來自投羅網了!」司徒嚴冷哼一聲,「通知所有人員,把冷月給我作掉!」——

    縛墒恰…」那名衝進來通報的男子,面有難色——

    岡趺戳耍克擔 ——

    肝頤塹苄摯贍蓯O虜歡嗔恕!——

    甘裁矗俊——

    咐湓麓蟾鞝著『血影』殺進來,敢擋他們路的都已經差不多……」——

    富煺識西!一個個都這麼沒用,連兩個叛徒都應付不了!」司徒嚴不禁勃然大怒——

    敢蛭對方是冷月……」那名手下小聲地囁嚅著——

    湓露運們來說,一直是大哥等級的人物;雖然領導人是司徒嚴,但事實上,冷月才是「閻組」佔有龍頭地位的人——

    們「閻組」的成員一向慣於服從冷月的命令,如今雖然他已經背叛「閻組」,但誰有膽量和他作對呢?——

    退閿腥爍姨粽嚼湓碌哪苣停也不是他的對手;何況,一起殺進來的,還有人稱「血影」的司徒-呢——

    富煺剩∥藝媸茄了一堆沒用的飯桶!」司徒嚴氣得發抖。「去把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

    甘牽 ——

    桓鮒油凡壞降氖奔洌冷月和司徒-幾乎已經剷平整個「閻組」。「閻組」的成員看到他們多半就自動讓路;有幾個想搶功勞的,則是成為冷月盛怒下的犧牲品——

    湓戮壤櫳撓斃那校很快就直接闖到司徒嚴所在的地方——

    喚入這個房間,就看見司徒嚴正拿槍抵著手腳皆被捆綁的黎心穎——

    櫳撓弊彀捅環庾。無法言語,但在冷月闖進來的那一刻,驀然紅了的眼眶顯示她的詫異和感動——

    湓戮尤煥淳人了,而且這麼快……為什麼?——

    涫鄧可以不再管她死活的,為什麼還要來救她?——

    改忝欽飭礁讎淹劍趕著回來送死了?」司徒嚴冷笑地說——

    負擼死的人還不知道是誰,話別放得太早。」司徒-冷冷地和他針鋒相對——

    就窖系哪抗庠誚喲Д剿就-F的那一刻,倏然轉為怨毒憤恨——

    桿姥就罰死到臨頭了還這樣嘴硬。好,我就先叫你沒命。」司徒嚴說著,轉向冷月,「冷月,我要你殺司徒。」——

    湓輪道他是拿黎心穎的命要脅自己,但他不能這麼做——

    岡趺戳耍棵惶到我說的話嗎?還是你想看這個丫頭死在我手上?」——

    就窖轄槍口移近黎心穎,冷月卻還是不為所動——

    櫳撓倍運來說很重要沒錯,但他不能拿司徒-的命來換她的命;他沒資格、也不能這麼做——

    慰觶就算他殺了司徒-,司徒嚴也不會真的放了黎心穎——

    咐湓隆!顧就-F著急地看著冷月——

    淙凰就窖險飫蝦狸卑鄙得可惡,但如果冷月不照他的話去做,黎心穎就會沒命了——

    湓露運就-F搖搖頭——

    不能……——

    改閔岵壞枚運就-F開槍?那這個小丫頭可是會活不了,你要想清楚。」司徒嚴看好戲似的,靜靜觀賞冷月掙扎的神情。「我數到三,一……」——

    湓螺餚瘓倨鵯估矗對自己左肩開了一槍——

    咐湓攏 顧就-F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想阻止卻已來不及,只能看著他的肩膀血湧如注——

    剛庋你滿意了嗎?」——

    櫳撓閉齟笏眼望著他,眼中的淚直流下來——

    在做什麼?她怎麼值得他這樣做?!不值得啊……——

    就窖香讀艘幌攏突然大笑起來。狂肆得意的笑聲令人覺得震耳欲聾——

    改闋齙暮芎茫可是還不夠。這一次,瞄準你自己的左胸。」——

    湊他今天一定要讓這兩個叛徒沒命走出「閻組」,誰先死都無所謂——

    劭醋爬湓略俅尉倨鵯構埽黎心穎拚命地搖頭,淚水四濺——

    可她死,她也不要見到冷月為她犧牲!——

    很想開口叫冷月和司徒-快走,不要管她,但被封住的嘴讓她無法出聲,只能睜大了淚眼和他們對望——

    湓亂艙看著她。她看見那雙深沉綠眸似乎在告訴她些什麼,像是遺憾,又像是歉然——

    什麼要對她感到抱歉?!是她對不起他才對呀!從頭到尾,都是她拖累了冷月。她欠他的,一輩子也還不了……——

    著冷月的此刻,她幾乎要把一生的淚都流盡——

    馱誒湓陸槍口對準自己的心臟的時候,司徒嚴背後驀然無聲無息地出現一條人影——

    付圓黃鵒耍冷月,我來遲幾分鐘,害你吃了子彈。」是一個年輕、帶著笑意的聲音——

    就窖狹喜壞獎澈笥腥耍連忙回頭,一把槍正抵在他額頭上——

    甘裁矗浚≠禎你……」——

    早就猜測佾禎對他不忠,但沒想到他居然會幫著冷月反咬他一口!——

    太大意了!——

    覆緩靡饉跡嚴老,我是受人所托。」佾禎微笑地說,臉上和善的笑意和持槍的手完全不搭軋——

    一大早就接到冷月的電話,要他來「閻組」支持;雖然他立刻趕過來,但好像慢了一點點。還好不算太遲——

    噶你也背叛我!」——

    禎聳聳肩,「我不會與冷月為敵,只好與你為敵,得罪了。」——

    改悖 ——

    蓋肽惴趴手中那個女孩吧,我不想見到你腦袋開花。」佾禎依然笑容可掬地威脅道——

    啥瘢Λ訓浪司徒嚴就這樣栽在他們手裡嗎?!雖然心中非常不甘心,但槍口就抵在眼前,他不得不低頭——

    就窖纖煽箝制著黎心穎的手,司徒-連忙過來替她解開身上的束縛——

    凰砂籩後,黎心穎來不及跟司徒-說謝謝,就立刻衝到冷月身邊——

    改慊購冒桑俊估櫳撓焙淚拉著他的手——

    湓露運點點頭,想說些什麼,卻覺得精神有些不濟——

    蟾攀鞘U過多,冷月身子踉蹌了一下,黎心穎趕緊抱住他——

    感恍緩獻鰨嚴老。」佾禎收回槍枝,往冷月他們的方向走去——

    威脅解除了,司徒嚴立刻回復原來的兇惡神情——

    喝令此時圍聚在四周,畏懼不敢向前的「閻組」成員——

    搞對諛搶鎰鍪裁矗扛我殺了他們!」——

    切賮局頦X隙寄米徘梗卻沒有一個人敢開槍——

    廡┤爍詹挪桓腋冷月為敵,現在更是不敢————

    淙煥湓亂丫受傷了,流了很多血,但還有司徒-和佾禎大哥在,他們又不是想找死——

    概率裁矗混帳東西!你們現在不敢動手,我等一下就開槍殺了你們!」司徒嚴厲聲咆哮。「不信的就儘管退縮,我事後一個個算帳!」——

    槍得死,不開槍也得死,那不如拚一拚了!——

    就窖系耐脅奏效,那些手下紛紛舉起槍來圍住冷月等四個人——

    就-F正想迎戰,突然看到羅曄從走道另一頭匆匆忙忙地跑過來——

    長腿一伸,踹開幾個擋在門後的小嘍囉——

    婦隊來了,他們已經將這裡包圍,你們快跟我走!」他急促地對冷月他們說——

    切賮妝噹q見這裡已被警察包圍,連忙作鳥獸散,誰也顧不得司徒嚴的命令——

    就-F和黎心穎攙扶著失血過多的冷月,隨著羅曄所引導的路線潛逃,卻見佾禎仍立在原地——

    岡趺戳耍俊顧就-F回頭問——

    肝一故恰貉腫欏壞娜耍不能跟你們走。」佾禎笑著說——

    就-F聽他這麼說,不禁白了他一眼,「瘋了。」她低聲冷斥——

    禎還是一臉從容的笑意,「你們先走吧。放心,你們有辦法能潛逃出去,我自然也有我的辦法。」——

    肝也幻靼啄恪…」——

    就-F本想說些什麼,冷月以眼神制止了她————

    桿嫠吧,相信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熱煥湓亂丫這麼說了,眾人也不好勉強,只好對他點點頭,先行離開——

    勇楂適孿勸才藕玫穆廢擼他們安全地逃出警方的包圍網——

    諞離開之間,黎心穎有些擔憂的回頭看了看,還見到佾禎立在原地對他們微笑-

    *******************************************——

    捎誒湓律砩現械氖喬股耍到普通大醫院就診,一定會引來警方的追查,所以羅曄就帶他們到他的私人醫生兼好友所開設的診所——

    諞繳準備替冷月處理槍傷的時候,冷月請司徒-先將黎心穎帶到外頭去——

    就-F明白他是怕黎心穎見不慣那樣血腥的場面,所以容不得黎心穎拒絕,就將她帶到手術室外——

    咐湓虜換嵊惺擄桑俊顧淙幻髦冷月的傷勢沒有大礙,她還是忍不住擔心——

    該皇攏這位醫生處理槍傷的技術很好。」因為之前她也曾讓這位醫生治療過槍傷——

    桿一定很痛吧,流了那麼多血。」黎心穎說著,眼眶不覺又泛紅了——

    覺得非常自責。如果不是她擅自離開冷月,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冷月更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溉綣是一般人,大概早就昏死了吧;他還能支撐到這個時候,不愧是冷月。」司徒-淡淡地說——

    付圓黃穡《際俏業拇恚《圓黃稹…」——

    覆揮盟嫡廡擳A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擅自離開冷月?」司徒-銳利的眼直盯著黎心穎,彷彿要看穿她的心思——

    淙徽獯蔚姆綺ㄊ搶櫳撓幣起的,但她和冷月一點也沒有責怪她的意思,因為就算黎心穎沒有被司徒嚴抓走,他們倆和「閻組」之間的恩怨,遲早也該有一個了結——

    緗瘢「閻組」已破,她和冷月從此不用再承受司徒嚴無所不在的壓力,今他們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解脫感——

    比較好奇的是,明明生命一直受到威脅的黎心穎,怎麼會突然離開冷月的保護呢?相信其中必有不尋常的原因——

    肝搖…」她考慮該不該說——

    趕M——凳禱啊!箍闖隼櫳撓鋇撓淘ュ司徒-又認真地補上一句——

    雖然不想提起白雨蘋請她退讓離開的事,可是她更不願意蒙騙司徒-,所以就將當初白雨蘋對她說的話,一一轉述給司徒——

    著聽著,司徒-的臉色越顯難看——

    尤換嵯嘈拍歉讎人的話?真是叫人火大!不過,白雨蘋這人也未免太下流了。」——

    岡趺此的兀俊——

    就-F冷哼一聲,「冷月肯跟白雨蘋復合,那才有鬼。我告訴你,她跟你說的話,沒有一句是真的;她是為了要逼走你,故意捏造那些謊言的。」——

    甘鍬穡克為什麼要這麼做?」——

    肝也恢道白雨蘋從冷月房裡走出來是怎麼回事,但我可以確定的是,冷月愛的人是你。」——

    咐湓擄我?」黎心穎愣住了,幾乎不敢相信她所聽到的——

    約焊芯醪壞鉸穡坷湓潞萇俁砸桓讎子這麼特別。」——

    知道冷月一直以來都對她很好,但她不敢相信冷月居然是愛她的——

    縛墒前子昶凰怠…」——

    副鸚潘說什麼。我想白雨蘋應該也知道,冷月愛的人是你而不是她,才會想出這麼賤的謊言逼走你。」——

    剛狻…」一時之間聽到這些話,她有些難以接受——

    肝也磺科——嘈盼遙但事實如何,你自己總會感覺得到的。冷月這個人,不太喜歡說話,通常不會藉由言語來表達他內心的想法和感受,可是只要你用心去體會,就會發現在他冷漠的外表下,其實比任何人都溫柔。」這是她和冷月相識十多年對他的認知——

    說著,手術室的門打開了,羅曄隨著他的醫生好友走出來——

    繳對門外的兩個人點點頭,先行離開了——

    櫳撓焙退就-F連忙站起來,向羅曄詢問冷月的情況——

    咐湓潞芎茫相信那一點槍傷對他來說不算什麼的。」羅曄一貫溫文的微笑著——

    改俏揖頭判牧恕!顧就-F說著,轉向黎心穎,「你進去看看他吧。」——

    改忝恰…不一起進去嗎?」她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冉去吧,我想冷月現在最想看見的人是你。」——

    就-F說完之後,拉著她的丈夫逕自離去——

    櫳撓奔狀,猶豫了一下,還是急忙踏進手術室——

    希望親眼見到冷月平安無事——

    蛔囈手術室,正好和要走出來的冷月正面相對——

    改忝皇擄桑可絲諍芴猛穡俊顧抬起頭,關心地問——

    湓縷沉艘謊鄄上層層繃帶的傷口,若無其事的說:「沒什麼。」——

    付圓黃穡因為我亂跑,才會連累你受這樣的傷,對不起,我真是太糟糕了!」一見到冷月,她連忙道歉賠罪,豆大的眼淚又不禁落了下來——

    肝頤皇攏——鸝櫱恕!估湓潞斂喚橐獾廝擔順手拭去她臉上的淚滴——

    櫳撓奔他如此,忍不住伸出手輕碰他的傷處,「你真的沒事嗎?不會很痛?」——

    湓亂∫⊥罰卻握住她的手,移到自己的左胸處——

    肝也恢檔——嘈怕穡課收餉炊唷!——

    詹旁誒錈媧理傷口的時候,他一直很留意門外的一舉一動;所以黎心穎和司徒-交談的聲音雖然微細,他還是聽得很清楚——

    獗收剩他會找個時間好好和白雨蘋算算;不過,他發覺自己也該檢討————

    什麼會讓黎心穎感到這麼不可信任?——

    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愛她,可是她也應該明白吧——

    湓灤鬧姓餉聰耄卻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牽著黎心穎往診所門外走去——

    桿懍耍我們回家吧。」——

    遲早會讓她明白自己的心意的,不急於一時——

    櫳撓鋇氖忠恢比美湓攣趙諦厙埃藉由這樣的碰觸,她清楚地感受到他沉穩的心跳——

    最喜歡躺在冷月胸前聽他的心跳聲,那總讓她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恢不覺中,她抽回自己的手,張開手臂緊緊環抱住冷月——

    煥吹木俁讓冷月微微愕然,不過他沒推開她,反而順勢擁著她,任她將小巧的頭顱倚靠在胸前,傾聽自己的心跳——

    柑得這麼認真,你聽到了什麼?」過了許久,冷月忍不住好奇地問——

    櫳撓碧起頭來,微微一笑,將冷月的大手也放置到自己左胸前——

    柑到和我一樣的聲音。」——

    膏牛俊——

    赴你。」她說——

    不一定要說出口;有心,那就夠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