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上酷酷男 第九章
——    股釷狽鄭白雨蘋站在冷月開著燈的門外——

    鵲降浦沼諳了的那一刻,她遲疑了一下,上前敲門——

    附來。」門後響起冷月低沉的聲音——

    子昶豢門進入——

    湓亂鋅吭詿餐貳K淙幻豢燈,他還是看得出走進來的人是誰——

    醋鍪裁矗俊——

    贛謝案你談談。」——

    添凝視她片刻,「說。」——

    肝銥梢宰著嗎?」——

    浮…隨便。」——

    子昶蛔叩剿床邊,坐了下來——

    湓鹵3衷來坐臥的姿態,看她想說些什麼——

    咐湓攏當初我離開你,嫁給別人,你很恨我吧?」——

    溉綣——詞竅胨嫡廡,那就不必了。」他淡漠地回答——

    肝什麼?」——

    敢丫過去的事,就不用再提。」——

    訃熱荒闥狄丫過去了,那你……可以原諒我嗎?」她神情懇切地問——

    肝什麼要我原諒?原不原諒,有關係嗎?」對他來說,都沒差——

    並不是不能原諒當初白雨蘋的背叛,而是已經對她沒有感覺了。對於沒有感覺的人,無所謂恨不恨——

    贛小!拱子昶蝗險嫻氐閫貳!溉綣你已經不怪我,我希望,我們可以重頭開始。」——

    饈撬最深切的希望——

    涫嫡獯沃所以會來尋求冷月的援助,也不過是想趁機達成這個願望罷了——

    多希望能再回到他身邊——

    湓掄了一下,笑了一下——

    改閾κ裁矗俊拱子昶煥N蟮乜醋潘——

    諍詘抵校冷月沉黯的笑意顯得異常詭異——

    鋼贗房始?」他問,帶著低沉的笑聲——

    子昶桓芯踝約何柿艘桓鏨滴侍猓不過,她堅持要得到答案——

    覆弧⒉豢梢月穡俊顧不相信冷月對自己真的已經一絲情意都沒有——

    湓亂×艘⊥罰沒有半點笑意的綠眸淡淡地瞥在她臉上——

    該槐匾。」——

    的回答讓白雨蘋幾乎崩潰——

    茄冷淡的口氣、絕情的回答,彷彿在說著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怎麼會這樣對她?——

    子昶簧磣游十⒁徊,一時無法接受這樣的答案——

    キ靡岳矗她對於和冷月復合這件事,一直是懷抱著希望的;她以為只要自己認錯,回過頭來懇求冷月原諒,冷月應該就會重新接受她。如今,聽到這樣的答案,她絕望的心就像被判了死刑一樣——

    了好一會兒,白雨蘋勉強定了定心神——

    很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好地再跟冷月談談,但眼中的淚水還是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肝什麼?你已經不愛我了嗎?」她哽咽著問——

    肝收庋的問題,你不覺得愚蠢?一切,早已經結束了。」他回答的淡然——

    覆唬我相信你對我還是有感覺的。」她的淚眼中帶著最後一絲堅持——

    湓螺付一笑。「何以見得?」——

    雜詘子昶唬他是真的已經無意和她多說;不過,他很想聽聽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有這樣的想法——

    改閌樟裟歉魴綻璧吶孩,不是因為她長得像我嗎?」——

    覆皇恰!估湓潞斂揮淘Д鼗卮稹——

    岡趺純贍埽浚 顧不相信——

    桿長得像你,只是當初我不想下手殺她的原因。」冷月坦白說。「至於以後的一切,已經與你無關了。」——

    很少會對任何人解釋些什麼,不過,他不希望白雨蘋至今仍存有這樣的誤會,那樣,對彼此都沒有好處——

    笫艽蚧韉陌子昶幌緣糜行┬∫∮墜,彷彿輕輕一碰,就可以讓她整個人粉碎——

    趺椿脊庋……那她長久以來所抱持的希望呢?——

    蝗凰覺得腦中一片空白——

    子昶徽怔地愣在原地,不知該作何反應——

    富褂釁淥問題嗎?」——

    湓攣實每推,但在白雨蘋耳中聽來卻顯得異常殘忍——

    覺得冷月在趕她離開,但難道她就必須這樣放棄了嗎?!她不要!——

    子昶煌蝗簧掀氨[±湓隆——

    …」突來的舉動讓冷月眉頭蹙起——

    覆灰!我不要離開你!」她瘋狂地搖頭,淚水沾濕冷月裸露的前胸。「我不要就這樣放棄!」——

    湓履然地看著她,沒有推開她,也沒有其它的舉動——

    恢為什麼,他有一種悲哀的感覺。也許是為白雨蘋感到悲哀,也許是為了自己——

    蹦晁選擇離開自己的時候,可想得到會有這樣的一天?現在再來說後悔,又有什麼用?——

    朗倫蓯遣荒莧縟慫預料的吧——

    彼失去白雨蘋的時候,曾經以為自己的一生已經結束了,再也沒有其它意義;誰知道在多年後,竟會再出現一個更令他鍾情的女子——

    淙凰貌似白雨蘋,但他很清楚——他愛的是她,不是「她」——

    ,對於白雨蘋,他也不是完全絕情。如果可以,他不想傷害到她,畢竟曾經深深愛過——

    淙徊話了,彼此已經不是情人的身份,但也沒必要互相傷害。他也希望,她可以過得很好——

    背醢子昶壞謀撐眩他不想去深責;時至今日,他更是不放在心上了——

    綣他對她還有一點點感情,也許此刻他就會讓她回到身邊;可惜的是,現在他所愛的,是另一個女孩——

    娑園子昶壞目弈鄭他感到無奈,也有一些同情——

    甘去的東西,就算重新回到身邊,也不完整了,你應該知道。」他淡淡地說,語調卻不像剛才那樣冰冷——

    肝抑道我錯了!我很真心在懺悔……你知道的,這些年來我也不好過。我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的!」白雨蘋失去了平時雍容的修養,哭鬧得像個孩子——

    覆揮迷偎盜恕!顧無聲地歎息——

    咐湓隆…原諒我好不好?」白雨蘋緊緊地抱著他,怎樣也不肯放開。「讓我回到你身邊好不好?」——

    抱得好緊好緊,彷彿害怕一鬆手,冷月就會不見——

    庋的擁抱,對彼此又有什麼意義?冷月綠眸低垂,有些黯然地看著她,任她抱著——

    庖灰咕駝庋過去了-

    **********************************************——

    秈歟黎心穎從惡夢中醒來——

    一夜都沒有睡好,在夢境中總被不安的氛圍籠罩著——

    訓朗遣幌骯咼揮欣湓屢閽諫聿唄穡坷櫳撓碧稍詿采舷耄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趺椿脊庋依賴他呢?真不像話——

    抓起被子蒙住頭,本想再賴一下床的,卻聽到敲門聲響起——

    估床患壩ι,門就被打開了——

    櫳撓敝本醯匾暈是冷月,連忙起身,卻見商子廷穿著睡衣、揉著睡眼走進來——

    岡趺戳耍小廷?」商子廷很少這麼早就來找她,她覺得不太尋常——

    感∮辨二——忻揮鋅醇我媽咪?」——

    該揮邪。我也剛睡醒。怎麼了?」——

    肝衣杪枳蟯礱揮謝胤克,不知道去哪裡了?」他說,小小的臉蛋難掩擔心的神情——

    岡趺椿脊庋?你媽媽可能比較早起來,去準備早餐而已吧?你有沒有去廚房找過?」——

    套油⒁∫⊥貳!竿砩銜倚牙春芏啻危媽媽都不在旁邊,被子也沒動過,媽媽沒回房睡。」——

    綣真是這樣,那就不太對勁了——

    櫳撓輩喚想到前一陣子,那些要狙擊商子廷母子的人——

    肝頤僑и藝搖!——

    蛭冷月的房間就在她附近,黎心穎就先過去敲敲門,想通知冷月一起去找——

    昧思趕攏門應聲而開——

    咐湓攏那個……」她急促的語調在看見門後的人之後,驀然停止——

    患冷月和白雨蘋兩人並立在門後,一臉倦容地看著她——

    愣了一下,覺得自己應該還沒睡醒——

    換嵐桑克看見了什麼?——

    贛惺裁詞攏俊——

    子昶壞納音喚醒她,告訴她這是事實——

    改歉觥…」——

    櫳撓幣皇蓖了要說什麼,商子廷從她身邊擠到白雨蘋身邊——

    嘎檉洌為什麼你昨天晚上沒回房睡?」商子廷拉著她的手,有些責怪地問——

    子昶豢戳死櫳撓幣謊郟低頭對商子廷說:「等一下媽咪再跟你說,我們走吧。」——

    牽著商子廷離開,只剩下冷月和黎心穎立在原地——

    贛惺裁詞攏進來說吧。」——

    該皇隆!估櫳撓被卮穡很快地轉身離去——

    後幾天,冷月幾乎都在黎心穎房中過夜。但對於那天晚上的事,他隻字未提、沒有任何解釋——

    不說,黎心穎也不想問——

    不想懷疑冷月和白雨蘋之間有什麼曖昧的關係,她也沒資格懷疑;但如果冷月肯跟她解釋些什麼,她會相信的。就算他們那天晚上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她也會信冷月所說的話——

    墒撬什麼都不說。不說,是覺得沒必要解釋嗎?還是沒辦法解釋?還是她不值得讓他多費唇舌?——

    突然覺得這樣猜心好累。冷月總是什麼事情都不跟她說,她在他心目中真的那麼微不足道嗎?——

    什麼都不知道,連他是不是愛她,都不知道——

    愛他,卻愛得一點把握也沒有——

    庋的愛是不是有繼續存在的必要?她第一次想到這個問題——

    估錚冷月抱她抱得很緊,她卻覺得,隱隱有些什麼正在遠離——

    殘恚他們本來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彼此靠得再怎麼近,她也到達不了他的心-

    *******************************************——

    綰螅黎心穎悶悶地走到花園——

    丫是秋初了,雖然滿園絢爛的陽光,但微風吹來的時候,還是有一些寒意——

    ㄔ襖鑭幕ǎ有些因為季節的改變,已經凋落了一地;有些應時的花卉還是開得很好——

    櫳撓閉駒誶巨貝鄖埃看著那些半零落的花朵——

    腥鋇幕o暝誶楣艫撓癡障攏有種莫名的感傷——

    幌肟醇這些薔薇花繼續在風中凋零,她小心地避開花刺,將開著的花一一採摘起來——

    不知道把這些花插在花瓶裡,會不會讓它們活得更久;只是覺得,任它們在風中凋零更可憐——

    摘下來的花枝放在懷裡,有些花刺不經意劃傷了她的手臂,她卻渾然不覺。等到她感覺到痛的時候,懷中的薔薇花已經一大把了——

    醋攀直凵銜十5出來的血絲,她考慮著要不要繼續採下去——

    馱謖飧鍪焙穎白雨蘋突然來到她背後,無聲無息——

    咐櫳】恪!——

    櫳撓蔽十⒁瘓,連忙回頭——

    贛惺裁詞侶穡堪仔】恪!——

    子昶歡運笑了一笑,「我有些話想跟你說,不知道現在方不方便?」——

    臉上的笑,讓黎心穎有種不安的感覺,但她還是點點頭——

    肝宜禱耙幌蠆幌不豆脹淠-牽所以接下來說的話如果太直了,先請你不要介意。」——

    負玫模——胨怠!估櫳撓輩瘓跤行┌抖——

    子昶換嵯敫她談的,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有一種轉身逃跑的衝動,但理智告訴她不能逃避。該面對的,遲早還是該面對……——

    改懿荒芮——肟這裡?」——

    咐肟這裡?」——

    甘塹模請你離開冷月。」——

    櫳撓便讀艘幌隆K不意外白雨蘋對她提出這樣的請求,但還是來得太突然了——

    肝、為什麼要我這麼做?」——

    敢蛭我想,你沒有理由繼續留在這裡;何況,你會成為我和冷月之間的阻礙。」白雨蘋直言直語,一字一句利得像刀,企圖刺傷黎心穎脆弱而不設防的心——

    肝也幻靼住…」——

    負鼙歉我這麼說,可是為了我和冷月,我不得不請求你離開。」——

    肝搖…我知道我沒理由待在這裡,可是冷月他……」——

    櫳撓焙芘力地想替自己說些什麼,但白雨蘋不給她機會————

    醯美湓擄——穡——醯——絛和冷月在一起,會有結果嗎?你覺得冷月會給你承諾嗎?」——

    雜詘子昶患餿竦奈侍猓黎心穎一個也回答不出來——

    肝也恢道你對冷月是不是有感情,但還是請你原諒我的自私。我不希望我和冷月復合的機會,因為你而破壞。」——

    肝業拇嬖淞…會破壞你們嗎?」——

    富帷V灰——恢貝在這裡,冷月就忘不了當初他殺害你全家的愧疚。」白雨蘋蓄意扭曲事實——

    來他對她,只是歉疚而已啊……之所以說要保護她一輩子,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那她聽到這些話之後的沾沾自喜,是為了什麼?——

    櫳撓庇行├H唬分不清楚自己的情緒,只知道心裡有一種很難受的感覺——

    溉綣——揮邪鹽蘸屠湓祿嵊薪峁,那請你離開,成全我們。」——

    扇他們……她該這麼做嗎?她有必要成全白雨蘋嗎?——

    綣冷月愛的是她黎心穎,那她無論如何也不會退讓;但如果不是呢?如果冷月愛的不是她,那她賴在這裡做什麼?讓冷月贖罪嗎?——

    唬她要的不是他的歉疚——

    現在才發現,對她來說,白雨蘋愛不愛冷月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冷月愛的人是誰?——

    是冷月真的還愛著白雨蘋,即使白雨蘋不來求她,她也會自己離開。她不想成為任何人的阻礙——

    櫳撓本材了許久,突然抬起頭來正視白雨蘋————

    肝易吡耍冷月就會重新接納你嗎?」她問——

    咐湓亂丫接納我了,那一天你不是親眼看見我在冷月房裡過夜?」為了逼走黎心穎,白雨蘋不惜撒下天大的謊言——

    知道,就算黎心穎離開了,冷月也不可能接受她,她明白……但是,她得不到,其它人也別想得到!——

    獠攀撬極力要逼走黎心穎的原因——

    退闥不能和冷月在一起,她也不要見到別的女人擁有冷月——

    櫳撓鋇比晃藪又道白雨蘋謊言背後的居心,只感到一陣令她昏眩的心痛——

    來這就是事實了?難怪冷月一直不跟她解釋什麼,原來是真的沒必要解釋……——

    膏牛我明白了。」她木然地點點頭,麻痺的靈魂再也沒有其它感覺——

    早就該離開了,為什麼要等到如此心痛的現在?——

    潛ㄓβ穡克叫她愛上不能愛的人——

    本沒有交集的兩個人,本來就注定了是兩個世界的人,怎麼她還會以為冷月可能愛上她呢?——

    不能怨什麼,而且,連一個放聲痛哭的理由都找不到——

    感恍——黎小姐真是一個明理的人。上一次答應你的事情,我不會忘記的。」——

    康拇琉芍後,白雨蘋也不多說,立刻轉身離去;黎心穎獨自站在原地,僵住了身影——

    徽蠓鞝道矗她懷中的薔薇不覺落了一地——

    隱有一種心碎的聲音-

    *********************************************——

    桿就較壬。」——

    稈腫欏咕芻岬某∷,幾名黑衣男子架著一名女子進來——

    駒諑淶卮扒暗乃就窖銜派回頭——

    剛飧讎人是?」他銳利的視線透過墨鏡,落在黎心穎臉上——

    干弦淮文歉雎┤之魚,被冷月大哥救走的女人。」——

    改忝親降剿了?」司徒嚴嚴厲的臉出現一絲冷冷的笑意。「那冷月人呢?」——

    肝頤遣弧…不知道。」——

    覆恢道?那你們怎麼抓到這個女人的?」——

    桿一個人在街上走,被弟兄們認出來,我們就把她抓來了。」——

    且當時黎心穎連掙扎也沒有,他們真是抓得不費吹灰之力——

    咐湓輪道這件事嗎?」比起眼前這個女人,司徒嚴更在意的是冷月——

    贛Ω貌恢道吧!」他們心想,如果冷月知道的話,他們還有辦法把這個女子抓來這裡邀功嗎?——

    就窖銑烈髁艘幌攏「放出風聲,我要逼冷月自己上門來送死。」——

    揮玫摹…黎心穎任人抓著,心裡只有一種絕望的哀傷——

    衷誒湓掠辛稅子昶唬不再需要她這個代替品,他不會再涉險來救她的——

    盜艘淮筧Γ還是這樣的結果——

    獯嗡是難逃一死了吧?早知如此,當初就跟舅舅他們死在一塊,不是很好?——

    已經沒有再活下去的力氣和希望了,只是,為什麼還會想他呢?為什麼在臨死之前,還想再見他一面……——

    桿就較壬,那這個女人要怎麼處置?」——

    桿是重要的餌,把她好好囚禁起來,不能有任何閃失。」——

    甘恰!——

    切└諞履凶猶完司徒嚴的吩咐,押著黎心穎退出這個房間——

    匾的餌?這未免太抬舉她了吧?!黎心穎在心中苦笑——

    們很快就會發現——其實她這個人對冷月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