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上酷酷男 第八章
——    肝醫淮你的事情,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個月都沒有結果?」司徒嚴一臉嚴厲的神色,對著佾禎追問——

    傅背蹺揖透你說過,這個任務我不見得能勝任,畢竟對方是冷月……」——

    淮他說完,司徒嚴冷哼著打斷————

    甘鍬穡扛貌換腰悄愎室夥潘吧!」——

    娑運就窖狹櫪韉幕騁身光,佾禎一如平常地神態自若——

    負牽你要這麼想,我也無話可說。」——

    綱禎,不要以為我拿你沒辦法!」他輕鬆的態度讓司徒嚴更加惱怒——

    禎垂眼微笑,沒說什麼——

    就是知道司徒嚴拿他沒辦法啊,呵呵——

    肝椅誓悖難道你到現在連冷月他的藏身之處都不知道?」——

    敢晃匏知。」佾禎搖搖頭——

    獾故鞘禱埃因為他從來沒有用心去找過——

    改閌裁詞焙蟣淶謎餉疵揮昧耍連這點小事都查不出來!」司徒嚴怒眼圓瞪——

    敢殘戇傘!官禎絲毫不介意地說——

    就窖系吶氣,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不過既然打定主意要袒護冷月,他就不會把這一點責難放在心上——

    父盟潰」然不能太信賴你的能力!」司徒嚴氣得背過身去。「看來我還是得靠自己。」——

    概叮磕悄憒蛩閽趺醋瞿兀俊——

    綣連他都無法得知冷月的行蹤,他不相信還有誰有這份能耐——

    咐湓亂歡ㄓ懈司徒-那叛徒聯絡。」——

    改閌譴蛩憒鈾就-F下手?」——

    該淮懟N胰趟很久了,如果這次她還想違背我的意思,我就順便把舊帳都算一算!」——

    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勸你不要。」——

    甘裁矗俊顧就窖獻過身瞪大眼睛——

    桿就-F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好惹。何況,她早已不管道上的事,你又何必逼虎傷人?」——

    涫擔司徒-是不是脫離組織,本來與他無關,他也不想插手;但一想到當初冷月維護司徒-的義氣,他不希望讓冷月的辛苦白費——

    改憔尤凰黨穌庋的話,難不成,你也想背叛我了?」司徒嚴注視著佾禎的目光倏然轉冷——

    禎聳聳肩。「隨便你怎麼想。我還是想說,惹上司徒-,你也不會好過。」——

    肝乙皇值鶻壇隼吹納筆鄭你以為我會怕她?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靜靜地看著司徒嚴——

    肝以俑你一個月的時間,如果到時候你還是一點成果都沒有,我們就走著瞧!你聽明白了嗎?」——

    禎沒有回答,帶著一種似笑非笑的神情轉身離開——

    就窖峽醋潘離去的背影,第一次感到一股難以掌控的威脅感——

    彈彈手指,召來幾位手下——

    綱禎也不能相信了。出動組織所有成員尋找冷月的下落,一旦發現,抓他來見我!」他冷冷地下達命令——

    芎茫他堂堂閻組的領導人,居然養了這麼多只咬布袋的老鼠,他一定要好好地清算清算!——

    彩潛撐閹的人都該死!-

    *************************************************——

    孀耪倏家族會議的時間逼近,白雨蘋心中越感到莫名的心焦——

    壇腥嗣單一旦宣佈之後,她和商子廷就沒有理由再待在這裡了。失去了冷月的保護還在其次,她不甘心就這樣離開他!——

    饈且淮魏苣訓玫幕會,如果她沒有把握住,可能真的要抱憾終身了,所以她絕對不能再讓機會溜走——

    湓略經那樣深愛她,也許要他重新接納她,並不是很大的問題吧?!白雨蘋心想。可是如今冷月身邊已經有另一個女人,她還有競爭的餘地嗎?——

    幌氳嚼櫳撓保白兩蘋就抑制不住那既妒且恨的心態——

    唬她只不過是長得像自己罷了。冷月之所以會把黎心穎留在身邊,還不是因為她那張肖似自己的臉蛋嗎?——

    鞝慫道矗冷月愛的人還是她白雨蘋,她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嘈湃綣要冷月做選擇,他還是會選她白雨蘋,而不是那個長得像她的小女孩;畢竟他們之間曾有過的一段舊情,不是那個才和冷月相識幾個月的小女孩可以相比的——

    淙唬當初背叛冷月他嫁,是她的不對,但今後她將會比從前更加倍的愛他,好彌補她那時的過失!——

    子昶恍鬧寫蚨ㄖ饕庖重新挽回冷月的心——

    氳剿過世的丈夫,她心中難免有些歉意,可是她告訴自己,她本來就是一直愛著冷月的呀——

    了重新擁抱她所深愛的冷月,她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當然首先最重要的是,想辦法讓那個姓黎的女孩子離開這裡——

    該怎麼做呢?-

    ***********************************************——

    櫳撓碧開報紙,仔細地盯著征才廣告那幾版——

    淙煥湓亂恢倍運很好,她住在這裡過的日子也不錯,可是她還是想出去找工作——

    背跛舅舅送她去美國唸書,就是希望將來可以找到不錯的工作,現在她好不容易學成歸國,沒有機會學以致用也是蠻可惜的,所以近來她很努力想找份適合的工作——

    慰觶冷月脫離黑社會之後,也算失業了,她不忍心還要這樣拖累他——

    墒強蠢純慈ュ似乎都沒有她可以做的——

    ㄉ綾嗉嘛,她沒有這方面的專業能力;美工繪圖,她也沒有受過這種訓練;程序設計,更不是她的專長——

    戳死習胩歟她只能歎息了——

    涫鄧是想到外商公司去就職的,她想憑她的美日語程度,應該是不難應徵上吧,可是偏偏沒聽說哪家公司要征才。工作怎麼這麼難找!——

    櫳撓倍下報紙,靠回沙發椅背上歎氣——

    兆幼懿荒芤恢閉庋過下去,就算冷月要養她……——

    氳秸飫錚黎心穎不禁微微紅了臉——

    退楚湓亂養她,她也不好意思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讓他養啊!——

    院笠過的日子還很長,當前之計,她還是先去找一個自己能勝任的工作好了,黎心穎又重新拿回桌上的報紙——

    子昶輝謖飧鍪焙蜃叩剿身邊,逕自坐了下來——

    櫳撓奔到她來,一時有些不知所措。白雨蘋已經有一段時日不怎麼理睬她了;不過見她現在臉上帶著笑,黎心穎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抬起頭來,也對白雨蘋微笑——

    岡趺戳耍——謐鍪裁茨兀俊拱子昶磺鑽塹っ剩伸手拿過她手上的報紙——

    肝蟻胝夜テ鰲!估櫳撓碧谷徊換洹——

    概叮俊拱子昶淮舐鑰戳艘豢垂愀姘逕系惱韃毆愀妗!贛惺屎——穆穡——鄖笆茄什麼的?」——

    腹際貿易。」看白雨蘋的態度和善熱心,黎心穎也不自覺地和她談了起來。「其實只要是和商業有關的,我應該都沒問題吧。我是比較想到外商貿易公司做事。」——

    剛庋啊。」白雨蘋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報紙。「不過現在的工作可不太好找。」——

    櫳撓鋇愕閫貳!甘茄劍所以我有點煩惱。」——

    肝什麼突然想出去找工作?你在這裡不是住得好好的嗎?」——

    肝搖…我總不能一直依賴冷月呀,畢竟我跟他非親非故的。」——

    淙凰和冷月的關係已經有些非比尋常,但那並不能代表什麼。就連冷月是不是喜歡她,她都不知道,其它的更不用說了——

    愛冷月,希望這一生能永遠跟在他身邊;然而,她卻不能要求冷月給她承諾,至少在現階段還不行——

    諞磺卸薊購苊H壞氖焙穎她得先靠自己——

    膏擰!拱子昶恍α艘恍Α!剛庋的話,你願不願意來我們公司工作呢?」——

    改忝槍司?」——

    甘前 N頤槍司雖然不是從事外商貿易,也不是規模多大的企業集團,但如果你有意願的話,我可以替你安排一個職位。」——

    剛嫻穆穡俊估櫳撓逼鴣跆她這麼說,有些喜出望外,但又很快的想到————

    怎麼可以靠白雨蘋?——

    總覺得她和白雨蘋之間有些不明的隔閡,前一陣子又因為她的緣故,害她受了槍傷,就算白雨蘋真的不怪她,她也不好意思再接受她的幫助——

    富故遣灰好了,我不能麻煩你。」——

    岡趺湊餉此擔這不算什麼麻煩呀!」——

    鵲繳套油⒄式成為商氏企業的繼承人之後,她白雨蘋就是幕後的總裁,要替黎心穎安排一個小小的職位,確實是輕而易舉——

    且替黎心穎找到工作,說不定還對自己有利呢,她何樂而不為?白雨蘋心中這樣盤算——

    富故——醯夢頤巧淌掀笠凳歉魴」司,所以你不想來我們這裡工作?」她又繼續說道——

    岡趺椿崮兀俊估櫳撓碧她這麼說,連忙否認。「我只是不好意思依賴你的幫忙而已。」——

    鋼灰不是你嫌棄我們公司,一切都好安排。怎麼樣呢?」——

    剛狻…」見白雨蘋盛意拳拳,黎心穎也不好再拒絕,「那就先謝謝你了,真的太麻煩你了。」——

    覆揮謎餉純推。等過幾天我們的家族會議召開之後,我很快就可以替你安排工作。」——

    感恍弧!估櫳撓庇衷俅蔚佬弧——

    淙豢堪子昶壞牧α浚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終於找到工作,她還是覺得很高興——

    子昶晃十⒁恍Α!剛業焦テ髦後,你有什麼打算?」她問——

    赴。課搖…」黎心穎愣了一下——

    飧鑫侍猓她倒是沒有想過——

    湓濾倒,他會保護她一輩子。這不是說她會永遠待在冷月身邊嗎?——

    不知為什麼,想到這句話,她總有一種虛幻不真實的感覺。她有什麼資格能永遠留在冷月身邊呢?——

    墒淺了和冷月在一起,她確實也沒想過其它——

    貌換嵯胍恢弊≡謖飫鋨桑俊拱子昶豢醋潘發怔的臉,似笑非笑地問——

    岡酢⒃趺純贍苣兀俊估櫳撓繃忙否認,卻有一種心事被看穿的尷尬——

    改塹故恰2還……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你和冷月的關係?」——

    肝液屠湓攏課也皇撬倒了嗎?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肝椅實牟皇欽飧觶我的意思是……」白雨蘋遲疑了一下,突然單刀直入地問:「你對冷月有感情嗎?」——

    湓潞屠櫳撓敝間存在著一種曖昧的情愫,她看得出來,可是,她知道黎心穎不會承認——因為她不確定自己和冷月之間的感情——

    謖庵植蝗范ǖ氖焙穎感情是最脆弱的;也是她破壞他們感情的最佳時機……——

    子昶輝諦鬧欣湫Α——

    退楚櫳撓閉嫻陌上了冷月,也沒有關係,像她這樣的小女孩,怎麼會是她的對手?——

    了自己,她必須剷除橫阻在眼前的任何障礙——

    淮恚她是很自私;可是在愛情的國度裡,誰又不是自私的?——

    慰觶她和冷月認識的最早,誰也沒資格將冷月從她身邊搶走——

    該揮校怎麼會呢?」如白雨蘋所料,黎心穎否認了——

    淙幻磷帕夾模可是她非這麼回答不可——

    不知道冷月是不是真的對她有感情;在弄清這一點之前,她不會承認自己愛上冷月。如果冷月不愛她,那她豈不是成了單戀的傻瓜?——

    甘鍬穡靠墒俏壹冷月對你的態度,蠻特殊的呀。」——

    贛新穡課頤環⑾幀!——

    改鞘且蛭——岳湓祿谷鮮恫歡唷@湓潞萇俁勻魏穩思僖源巧,據我看來,他對你的態度真的很特別。」特別到讓她嫉妒——

    諶粘I活中,她冷眼觀察冷月和黎心穎之間的一舉一動,發現冷月對黎心穎那不著痕跡的關懷照料,竟然比以前對自己還好——

    不想承認,但卻是事實——

    惺焙蚩醋潘們在一起,她幾乎要認為,冷月並沒有把黎心穎當成她的影子。但她告訴自己,這是不可能的!——

    寧願相信冷月之所以會這樣對待黎心穎,是因為那張和她肖似的臉——

    白雨蘋這麼說,黎心穎才想起來,她一直很想知道,白雨蘋是否還愛著冷月——

    熱話子昶歡頰庋問她了,那她也問同樣的問題,應該沒關係吧?——

    改——兀課抑道你結婚前和冷月是一對情侶,那你現在還愛他嗎?」因為緊張,黎心穎問得有些急促——

    肝野冷月,很愛他。」——

    子昶壞幕卮穡讓黎心穎愣了一下——

    回答的好堅定……雖然答案早在自己的預料之中,但她心裡還是感到一陣莫名的滯悶——

    子昶還然對冷月舊情未了,那她呢?同樣愛著冷月的她,該怎麼辦?——

    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困擾——

    和白雨蘋會成為情敵嗎?還是她根本連一點和她競爭的資格都沒有?——

    櫳撓本醯瞇蠱,卻又不想就這樣認輸——

    非冷月承認他愛的人是白雨蘋,現在她不願想這麼多——

    傷就是怕……怕冷月也對白雨蘋還有感覺。畢竟他們認識比她還早;當初分開又不是出於自願——

    綣今日白雨蘋願意回到冷月身邊,他不會拒絕吧?!那她呢……——

    櫳撓畢萑胱約旱那樾髦校藏不住心事的臉出現彷徨的神色——

    子昶豢醋潘,在心中冷笑——

    知道,她退縮了——

    庋就退縮了?真是不堪一擊的小女孩——

    醯茫——屠湓祿褂謝會在一起嗎?」她故作鎮定地問,卻不敢看著白雨蘋——

    溉綣冷月願意的話。」——

    膏浮…」——

    柑到你對冷月沒有特別的感情,我鬆了一口氣。」她微笑地說——

    肝什麼?」黎心穎抬眼看她——

    覆恢道,就是覺得放心不少。你不愛他也好,不然,我會覺得傷害了你。」——

    子昶凰淙揮楣剎幌輳黎心穎心裡卻有些明白——

    是在暗示,她爭不過她了?也許吧……——

    且,假如冷月和白雨蘋依然真心相愛,她想她自己也不會去破壞的。她並不想和別人爭奪什麼……——

    桶子昶壞奶富埃在沉默中結束——

    攪俗齜故奔洌白雨蘋起身到廚房準備晚餐——

    個晚上,黎心穎都顯得心事重重-

    **********************************************——

    薟莩怨飯,她悶悶地回到自己的房間——

    湓倫6幼潘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沒有說什麼——

    詿扒按餱了幾個小時,黎心穎回過神來,看看時間已經十二點多——

    想今晚冷月大概是不會過來了,換上睡衣爬到床上躺著——

    幸恢趾苊頻母芯酢K躺在床上,卻瞪大了雙眼望著天花板——

    趺椿笆涑燒飧鱍子呢?她作夢也沒想到,自己會有為了這種事而煩惱的一天——

    本以為,有冷月在身邊陪著,她可以認真地重新開始她的生活;但,事情似乎不是那麼簡單——

    殘恚冷月並不會永遠讓她依靠吧?!而失去了冷月的她,又還能往哪裡去呢?——

    妹H弧——

    歎了一口氣,突然聽到敲門聲輕輕響起——

    櫳撓背僖閃艘幌攏還是下床過去開門——

    磐獾娜聳搶湓隆——

    廡┤兆右岳矗冷月偶爾會在她房裡過夜,這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所以黎心穎很自然地退開身子讓他進來——

    厴戲棵藕螅黎心穎回到床沿坐著——

    湓呂吹剿身邊,「想些什麼?」——

    肝遙棵揮小!顧敷衍地說——

    贛惺裁詞慮椋——梢願我說。」——

    撬深沉的綠眸,總是可以很輕易地看出她的困擾,卻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什麼——

    櫳撓幣∫⊥罰對他笑了一笑,表示自己沒事——

    肝乙睡覺了。」她說著,逕自縮進被窩裡——

    湓亂蝗繽常抱著她入眠,只是今晚彼此似乎顯得特別沉默——

    恢過了多久,黎心穎偷偷張開眼睛看他,卻發現他的綠眸也正盯著自己——

    改鬮什麼不睡?」她問——

    肝以諳耄——諳朧裁矗俊——

    櫳撓蓖著他,什麼話也沒有說——

    還是一樣,畏畏縮縮的。想知道什麼,直接問不就好了嗎?可是,她還是會怕——

    蠢慈綰危她不願想這麼多,只要現在她還在冷月身邊,那就夠了……——

    櫳撓蓖蝗簧斐鍪直[潘,感受她一直所眷戀的依賴感——

    孟刖駝庋一直窩在他懷裡……黎心穎閉上雙眼——

    湓濾匙潘將她抱緊——

    芟不隊鄧在懷裡的感覺。抱著她的時候,好像抱住了一切。他從來沒想過,他竟會這樣戀上她——

    肟組織之後,他沒有後悔過。也許這是他潛意識一直想做的事,黎心穎的出現,正好讓他達成——

    了白雨蘋之外,她是唯一讓他有希望安定下來感覺的人——

    不想讓她離開!——

    付粵恕…」——

    誒湓鹵丈下添,準備入睡之際,黎心穎突然抬起頭來——

    甘裁詞攏俊顧問——

    肝蟻氤鋈Зテ鰲!——

    湓攣叛裕微一挑眉,有些訝異。「工作?」——

    膏擰N乙恢焙芟胝腋齬テ鰨喚裉旌桶仔】閭鈣鷲餳事,她說她願意在他們公司幫我安排一個職位。等他們那個家族會議舉行之後……」——

    肝什麼?」冷月好像沒有聽到她在說些什麼,逕自問道——

    高潰渴裁次什麼?」黎心穎話說到一半,不覺愣住了——

    什麼想找工作?」——

    肝也荒芤恢幣攬磕恪!——

    湓魯聊了一下——

    肝也荒莧——攬柯穡俊鉤輛駁穆添,看不出心思——

    改芤攬康絞裁詞焙蚰兀俊顧微微垂眼,有些落寞——

    …想的太多了。」——

    涫嫡廡,她都無須擔心,只要跟著他就好了。他永遠也不會讓她離開自己——

    肝揖醯茫我還是自己工作比較好。一直依賴你,也不太像話。」——

    了,我們現在還在被人追殺;你一離開這裡就會有生命危險。這樣你也還想出去工作?」她想送死,他可不會讓她呆呆地去——

    他這麼一提,黎心穎才猛然想起,目前他們尚未脫離境險。大概是平穩的日子過久了,一直沒有殺手找上門來,她都已經忘了司徒嚴對他們的威脅——

    付圓黃穡是我忘了。那等到我們的危險解除之後,我就可以出去工作了吧?我保證這陣子我不會亂來,等他們不再追殺我們的時候,我再出去工作,好不好?」她極度盼切地說——

    醋潘閃著期望的眼神,冷月沒再表示什麼——

    桿——絲恕!顧淡淡地撂了一句,閉上綠眸——

    唯一擔心的,是她的生命安全問題,除此之外,只要是她想做的事,他不會干涉——

    鵲剿和司徒嚴之間的恩怨解決之後,她的生命不再受到威脅,他就可以放心讓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即使他心裡並不樂意——

    這樣的態度,反而讓黎心穎覺得有些空虛——

    畢竟不是她的什麼人,確實沒有必要管她……那如果有一天她說要離開他,他大概也不會阻止吧——

    著一絲淡淡的哀傷,黎心穎閉上了雙眼——

    想怎樣他都可以包容,只要留在他身邊,其它的一切,他不會妨礙——

    饈搶湓擄她的方式,可惜,她似乎還不能明白……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