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上酷酷男 第七章
——    過三天的觀察,白雨蘋傷勢沒有大礙,只是還不能隨意行動,所以移到單人病房,以方便照顧——

    子昶蛔≡海商子廷和冷月理所當然要陪在醫院裡——

    飧鍪焙穎冷月不僅要負責他們母子倆的安全,更要照顧白雨蘋的生活起居,無法離開——

    捎誒湓虜環判娜美櫳撓幣桓鋈舜在住所,所以她也暫時跟著他們住到醫院裡來——

    鴣跫柑歟她因為心裡對白雨蘋受傷一事懷著歉疚,所以極力想要以照料白雨蘋來作為補償;但漸漸地,她發覺自己存在是多餘的——

    有的事冷月都處理得很好,就算是他沒留意的小事,白雨蘋也不接受她的好意——

    勻粘K鍪呂此擔像吃飯,她只肯吃冷月為她買的;而她買給她的,或好意為她燉煮的補品,她總是以對食物過敏或沒胃口這種理由婉拒掉——

    看味際欽庋,她真覺得洩氣——

    窠裉歟因為冷月有事去找司徒-,晚上才會過來醫院,留下她在這裡照顧白雨蘋。中午的午餐,她特地跑到很遠的地方,去替白雨蘋買她曾經說過很喜歡吃的港式粥品,結果還是被她拒絕了——

    櫳撓庇行┤難地提著大老遠買回來的午餐,站在病床前——

    故淺砸壞惆桑好不好?你不是說過很喜歡那家店的粥嗎?我特地跑去買的。」她勉強笑著勸說——

    綣讓冷月知道她中午沒讓白雨蘋吃飯,他大概會不高興吧?——

    感恍——耍心穎。我是很喜歡那家賣的粥,但這幾天冷月買了很多給我吃,我已經吃到很膩了;對你專程跑那麼遠很不好意思,但我真的吃不下。」白雨蘋客氣的拒絕——

    剛庋啊,可是你不餓嗎?」被她這樣拒絕,黎心穎也無話可說——

    怕白雨蘋餓著了,畢竟她的傷還沒完全好;可是人家不領情,她也無可奈何——

    岡綺統緣糜械愣啵所以不餓。」——

    膏浮!——

    櫳撓碧嶙胖啵訕訕地回到一旁的椅子坐下——

    套油7坪蹩闖隼櫳撓蔽了那些多買的粥,而感到困擾,所以抱著他的麥當勞兒童餐跑過來她旁邊——

    感∮辨二⒚還叵擔媽媽不吃,我幫你吃光它。」——

    櫳撓斃α艘恍Γ「先把你的漢堡吃完再說吧。」——

    肝液芸煬突岢醞炅恕!股套油7底牛真的拿著漢堡狼吞虎嚥起來——

    缸油-吃東西不可以這樣!」白雨蘋見狀,出聲喝止他。「過來媽媽這裡,我幫你擦擦嘴。」——

    套油⒅壞靡姥宰丫去——

    醋潘們母子兩個聊天甚歡的模樣,黎心穎又察覺到自己的多餘了——

    有點坐不住,便借口要出去買飲料,溜出這個令她感到鬱悶的病房——

    子昶皇遣皇竊諫她的氣呢?——

    涫倒賾詘子昶皇萇艘皇攏她也一直覺得是自己的錯;可是當她向白雨蘋道歉的時候,白雨蘋又堅決地說不關她的事——

    淙話子昶徊⒚揮洩腫鎪,甚至不認為是她害自己中槍的;但她總覺得,白雨蘋自從受傷之後,到她的態度就很不一樣了——

    擋簧俠茨睦鋝灰幻剩但就是很不對勁——

    Γ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

    櫳撓弊在外面走廊上的椅子,對著天花板吐氣——

    套油⒓黎心穎出去了,他也想跟出去——

    嘎檉洌我要去找小穎姊姊。」說完,就溜下病床——

    子昶幻揮凶柚顧——

    知道黎心穎應該也已經察覺到,自己對她態度的轉變了吧?!——

    涫鄧也不願意——

    櫳撓筆且桓鏨屏嫉暮門孩,她明白;而自己受傷的事情,說實在的也不能怪罪於她。但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氳絞路⒌筆保冷月因為要救黎心穎,完全忘了自己和子廷的存在,她就覺得好恨!——

    什麼在冷月心中,那個剛認識不久的女孩,居然比自己重要呢?——

    也不過是臉長得和自己相似罷了,難道冷月會愛她勝過自己嗎?——

    無法接受這樣的事——

    比綻湓亂蛭黎心穎,忘了保護她和子廷的安全……——

    子昶灰幌肫鷲餳事,忍不住又氣又傷心地哭泣起來——

    已經無法不怨恨那張和自己相似的臉……-

    *****************************************——

    了一個多月,白雨蘋從醫院搬回冷月的住宅——

    淙灰丫出院,但由於傷口未癒,所以事事還是需要冷月的照料——

    賾諛歉鏨套油⒏蓋滓攀樾布的會議,因為白雨蘋受傷的緣故,改在一個月之後舉行——

    嶧乩湓倫〉牡胤街後,黎心穎變得沉默許多——

    子昶揮幸囊摶獾亟止商子廷和她在一起玩,而冷月在日夜照料白雨蘋之餘,好像又在忙著些什麼事情,所以她也很難見到他——

    湓濾到底在做什麼呢?——

    淙凰什麼都沒有問,但心裡還是不免在意——

    惺焙蚣他晚上出去,就整夜沒有回來;有的時候則是一整天不見人影,夜深了才悄悄地歸來——

    彼知道冷月出門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地擔心,好像怕他不會再回來了似的——

    湓虜輝詡業囊估錚她怎樣也睡不著覺。一定要等到聽見冷月的車開進車庫的聲音,她才會安心地沉沉睡去——

    恢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習慣為他等門——

    湊沒見到他人回來,她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那不如等他回來好了,還可以順便為他準備些消夜什麼的——

    湓錄到她每次都在客廳等他回來,沒有問她為什麼等他、沒有告訴她他到底去了哪裡……也沒有說什麼——

    櫳撓焙芟胛飾使賾謁的行蹤,但每當她看到冷月回來,她就安心了,什麼也不想多問——

    歡當她在漫漫長夜等待他回來的時候,又不免陷在憂心忡忡的情緒裡——

    罱不曉得為什麼,冷月出去的時間越長、回來的時間越晚,讓她越擔心惶恐了——

    孟蟆…再也等不到他回來了似的——

    櫳撓幣桓鋈俗在偌大的容廳,唯一一盞開著的檯燈,在壁上投映出她纖弱的人影——

    鬧艿暮詘等盟有一種淒惶的感覺,但卻又不想開大燈,怕明說的光線會把她的孤單和恐懼照得更明顯——

    趺椿脊餉春ε履兀考詞故撬舅舅一家被殺害、她失去世上所有的親人的時候,恐懼的感覺都不曾像此刻這樣清晰——

    好怕,好怕再失去些什麼——

    桓鋈舜在昏暗的氛圍中,黎心穎抑制不住內心的恐懼,幽幽地流下淚來——

    饈郎顯緹褪O濾自己一個人了,她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她還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呢?——」苄鬧幸恢閉庋告訴自己,她還是不禁掩面而泣——

    聊繚謐約旱那樾髦中,黎心穎沒有注意到冷月的車聲自遠而近地歸來。等到關門的聲音讓她從手心抬起頭,已見冷月站在她面前——

    誑奘裁矗俊估湓亂蝗繽常淡然地問,卻在淡然的語氣中,不知不覺地多了幾分關切之意——

    茄平淡的聲音,讓黎心穎原本惶然的心整個安定下來——

    自沙發上站起來——

    肝乙暈等不到你了。」她坦率地說,眼裡還閃爍著淚光——

    湓攣十⒁匯叮有些莞爾——

    岡趺椿岬炔壞劍亢思亂想。」他伸出大手,靜靜地替她拭去眼角的淚——

    饈搶湓碌諞淮握庋親暱地碰觸她,她卻無心拒絕——

    來,她真的很怕失去他——

    櫳撓崩洳環賴厴斐鏊臂抱住他,任由淚水在他寬大的懷中奔流——

    幾何時,她曾經仇視過的冷月,竟成了她這世上唯一的依靠——

    綣失去了冷月,她還能往哪裡去呢?——

    キ靡岳矗她習慣了他的庇護和照顧,她無法想像萬一冷月不在了,她該如何一個人活下去——

    恢從什麼時候,她開始害怕他們會分開、害怕哪一天,醒來冷月已經不在——

    睦鑭目志迦盟將冷月摟得更緊,像溺水的人拚了命要抓牢眼前唯一賴以救命的浮木——

    孀哦岳湓碌囊覽島途熗等找婕由睿當初僅剩的一絲絲仇恨之意,早已消弭無跡;如今她日日夜夜只擔心著會失去冷月——

    灰有他陪在她身邊,什麼仇呀恨的,她都不在意了!——

    湓略本放在黎心穎肩頭的大掌下移,慢慢將微微顫抖的她抱緊——

    諍ε侶穡俊——

    櫳撓泵揮謝卮穡只在他懷中點點頭——

    該皇裁春門碌摹!——

    肝遺掠幸惶炷慊岵輝諼疑聿擼 估櫳撓蔽剡斕廝怠——

    殘硭不應該對率領殺手殺害她舅舅全家的男子這樣坦白,可是她真的已經離不開他——

    鵲剿發現自己喜歡上冷月的時候,已經是如此不可自拔——

    湓侶添一黯,微微垂下眼簾——

    肝一嵊澇杜闋——永遠。」——

    涫擔他也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永遠;不過對他來說,這是來自生命的承諾——

    說永遠,就是承諾陪著她到生命的最後一天——

    肝頤腔嵊澇對諞黃鷴穡俊估櫳撓弊運懷中抬起頭——

    肝也換崛——肟。」——

    從來不曾對誰說過這句話,即使是當年的白雨蘋也不例外。他難得出現的自私、霸道,都只是為了現在他懷中這個他所深愛的女子——

    要永遠留住她,讓她融入他的生命,再也不分離——

    諛撬布洌她在他的綠眸中看到一種堅定的神色——

    的靈魂在他眸中沉溺,迷失於那泓綠色的神秘-

    *********************************************——

    秈歟黎心穎在冷月的大床上醒來——

    笤家丫是上午十點多了吧,陽光透過窗簾的隙縫照進一室明亮——

    轉頭看書身旁的冷月,發現他仍沉睡未醒——

    著他安然平靜的睡容,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覺得自己好幸運,可以一醒來就看見他;昨夜一個人等待他時的那種恐懼,早已消失無蹤,彷彿不曾存在過一樣——

    醋潘寬厚的肩膀,她好想抱抱他;但稍稍一動,她才察覺冷月的大掌正擱在她赤裸的腰間——

    崆嵯瓶蓋著他們兩個人的被子一看,黎心穎不禁紅了臉,連忙又將被子蓋上——

    蛔酉碌牧礁鋈碩際淺嗦愕牟凰擔原本素淨的床單上,還沾染了昨夜她留下的血跡——

    覺得尷尬極了,真想抱著床單趕快溜出這個房間——

    她畢竟不能這麼做,因為冷月還在睡,而她也不想這麼快就離開他身邊——

    鄖八從來沒有靠冷月這麼近過,可是,為什麼覺得他身上的溫暖,讓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呢?好像在什麼時候,她也曾經沉睡在這樣溫暖的懷裡,讓她依戀不已——

    當她在努力回想的時候,身旁那對綠眸慢慢地睜開,正對上她若有所思的迷離神情——

    趕朧裁矗俊估湓虜嗌砩斐鍪鄭將她攬入懷中——

    蛻硇胃嘰簣長的冷月對比,黎心穎顯得更加嬌小,彷彿縮在母鳥翼下的小雛鳥——

    櫳撓輩緩靡饉嫉乜吭謁胸膛上,「你醒了?」聲音細如蚊鳴——

    膏擰!估湓攣摶饈兜卣A蘇Q郟神情還有些疲憊慵懶——

    附裉觳懷雒怕穡俊——

    該槐匾了。」他抱緊了黎心穎,頭靠在她發間——

    敢做的事情做完了?」——

    膏擰!顧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閉上眼睛——

    了一會兒,黎心穎有些怯怯地問道:「能不能告訴我,你這些日子都出去做什麼呢?」——

    糾此是不敢過問冷月的事,但他們現在都是這樣的關係了,也許冷月會告訴她吧?!——

    湓魯聊了一下,只是淡淡地說:「你沒必要知道。」——

    庋的回答讓黎心穎大失所望——

    膏浮!——

    故且謊……——

    早就想到冷月也有可能不告訴她,但不知為什麼,她還是不禁難過起來,悄悄落淚——

    …」胸前的點點濕意,冷月知道黎心穎在哭——

    連忙擦去淚水。她也不想動不動就哭,只是控制不住——

    改切┤慮橛——薰兀——嫻牟恍枰知道。」——

    膏擰!估櫳撓鋇愕閫罰收起淚水,沒有再說什麼——

    絲趟靠在冷月的胸膛上,可以清楚地聽見他的心跳,但卻聽不到他內心的聲音——

    真的離他很近嗎?——

    崴蒙-中,黎心穎靜靜地依在他身邊,有些茫然-

    ******************************************——

    攣紓黎心穎趕快將床單、被單都拿去洗一洗,雖然應該不會有人看見,但她還是像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壞事一樣,覺得非常心虛羞愧——

    諮秈晾那些洗淨的被單床套之時,商子廷突然來到她身邊,害她嚇了一跳——

    感∮辨二-我都看見了喔。」他故意以神秘的語氣說——

    縛礎⒖醇什麼呀?」黎心穎故作鎮定,卻還是下意識地往床單看了一眼——

    媾鹵槐鶉絲闖鍪裁床歡躍-…不過她確定她洗得很乾淨了,應該沒問題才對!她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

    渙仙套油7檔娜床皇悄且換厥隆———

    肝醫裉溜形緲醇——永湓率迨宓姆考淅琉隼脆福 ——

    櫳撓碧他這麼說,驀然紅了臉——

    蟾攀親髟糶男櫚腦倒拾桑她片刻說不出話來;但後來想了一想,她沒必要這麼怕,並不是沒有理由搪塞的呀——

    改怯衷趺囪?我中午有點事情去他房間找他而已呀。」——

    甘鍬穡靠墒俏醫裉煲徽個早上都沒見到你,去你房間找你也不在……有點可疑喔。」商子廷小小的臉蛋露出狐疑的表情——

    醋潘的神情,黎心穎不禁失笑——

    改閼媸僑誦」澩蟆!顧底牛她順手拿起洗衣籃,轉身下樓——

    套油⒈謀奶跳的跟著她身後——

    覆還,說到可疑,我媽咪也很可疑喔。小穎姊姊你知道嗎?」——

    岡趺囪呢?」黎心穎不是很認真地隨口問道——

    附裉溜形繢湓率迨宓椒考淙и衣檉洌到現在還沒出來呢。」——

    櫳撓輩揮傻猛O陸挪健——

    恢幣嗖揭嗲韉納套油⒁蛭她突然停步,差點一頭撞上去——

    岡趺戳耍小穎姊姊?」——

    該皇隆!顧搖搖頭,繼續走。「也許冷月有事找你媽咪談吧。你知道他們在聊什麼嗎?」——

    覆恢道啊。冷月叔叔一進房間,媽咪就叫我出來了,真討厭。」——

    裁詞慮椋需要這樣瞞著他們呢?——

    櫳撓彼淙緩芘力不去想,但還是難免有些在意——

    拗不過商子廷的要求,陪他坐在客廳看卡通,心裡一直覺得有些異樣——

    們真的只是在談論事情嗎?那又何必這樣害怕別人知道?如果真的只是談話,他們又在談論什麼,是連她也不能知道的秘密?——

    櫳撓蔽薹ㄒ種譜約赫庋想東想西,分不清楚內心是怎樣的感覺——

    早知道白雨蘋對冷月舊情未了,如果冷月他也……——

    粵耍到目前為止,她都還不知道冷月對白雨蘋,是不是仍存有情意……——

    不禁開始有些不安——

    還賞煥吹某宥讓她站起身來,想立刻去找冷月問清楚——

    在她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她驀然愣住了————

    在做什麼?什麼時候竟然變得這樣小心眼,疑心病那麼重了?——

    感∮辨二——趺蠢玻吭趺賜蝗徽酒鵠矗俊箍純ㄍ看得正入迷的商子廷,冷不防讓她嚇了一跳,遂抬起頭來看她——

    該皇隆⒚皇攏對不起。」她慢慢坐回原來的位置——

    胩多了,她不應該這麼多疑的——

    櫳撓備娼胱約豪渚玻不要胡思亂想,內心卻仍不禁感到一種惶然-

    *********************************************——

    贛姓庵質慮椋吭趺椿崮兀俊——

    梢圓幌嘈牛反正與我無關。」——

    徹庳立在窗台前,面對白雨蘋的詫異,冷月一貫地漠然——

    感∈逕討僖笏淙灰幌蠔拖確蠆緩停但他們畢竟還是親兄弟,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湓魯聊不語——

    源由套油6艿驕鴉髦後,他聯絡一些從前在道上的夥伴,暗中查探當日那些殺手的來歷——

    過一段時日的追查,終於探出這事件的幕後主使者——

    來,揚言要殺掉他們商家父子的人,並不是當初他們以為的商場上結怨的仇家,而是白雨蘋丈夫的親弟弟——商仲殷——

    討僖蟠雍芫靡鄖熬投運哥哥獨攬家族企業,感到極度不滿,多年來一直想爭取繼承權都沒有成功,所以他才決定僱用殺手暗殺掉他哥哥,以及下一任的繼承人商子廷——

    饈搶湓亂飭現械氖攏但白雨蘋顯然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溉綣要殺子廷的人真的是小叔,那該怎麼辦?」她的神情有些空洞茫然——

    阻止商仲殷的野心,她想不出有什麼方法;要反擊,她又沒有那樣的能力——

    剛庹笞游銥梢員U夏忝塹陌踩;等到遺書宣佈之後,就是你們自己的事了。」冷月抬眼看看窗台外的陽光,漠然地說——

    一向不管閒事,這次做到這樣的地步,已算是仁盡義至了——

    這樣說,讓白雨蘋不安的心更是恐慌——

    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資格要求冷月再為她做什麼,但他為什麼可以把話說得這麼絕情呢?——

    改悴還芪業乃闌盍寺穡俊拱子昶謊壑瀉著淚意——

    湓驢戳慫一眼。「不然你還希望我怎麼做?」——

    不帶感情的反問,讓白雨蘋的心冰得徹底——

    肝搖…」——

    茄劍她還能要他怎麼做?當初錯的人是她、背叛他的人是她,她還能怎樣要求冷月為她付出呢?——

    裉煬退楚湓灤涫峙怨郟不管她死活,也是理所當然——

    知道,這些她都知道,但……不甘心啊!——

    憂襖湓露運呵護備至,今天竟然變成這樣的冷眼相向,她心裡不禁既悔又恨——

    際撬的錯啊!如果她現在回頭,一切還來得及嗎?——

    淙幻髦是自己癡心妄想,但看著冷月那曾經只讓她一個人依靠的懷抱,白雨蘋心裡仍存著這樣的念頭——

    綣現在冷月還願意接納她,她可以什麼都不要,只希望一切能回到從前,她和冷月一起生活的那段歲月——

    子昶豢醋爬湓魯鏨瘛——

    父盟檔奈葉家丫說了,之後這件事要如何解決,你自己決定。」——

    湓濾低曛後,轉身走向房門口——

    傅紉幌攏冷月!」——

    聞聲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

    肝頤恰…不能再重新來過嗎?」她問得急切而哀傷——

    背跏撬自己意志不堅,才會順從父母的意願嫁入豪門;要是讓她重新選擇,她寧願放棄一切,也不要失去冷月——

    湓旅揮謝卮穡逕自離去-

    ***********************************************——

    鉅梗黎心穎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躺了很久,她還是輾轉反側,無法入睡——

    一直想著日間冷月到白雨蘋房裡那麼久的事情——

    淙徊歡系馗娼胱約翰灰隨意猜疑,她還是忍不住胡思亂想——

    蛞話子昶緩屠湓掠嗲槲戳耍她該怎麼辦呢?這個想法在她腦海中千回百轉,揮之不去——

    擾了很久,黎心穎抓起棉被蒙住自己的頭,懊惱不已——

    媸竅胩多了,可是又不能不想——

    子昶徊揮Ω迷俑冷月在一起的,畢竟當初是她先背叛了冷月,現在又怎麼能回頭呢?何況她丈夫雖然已經過世了,可她還有個孩子呢。如果現在她還想改嫁給冷月的話,那子廷怎麼辦?——

    湓亂膊換嵩俳幽砂子昶話桑克們都分開那麼久了——

    墒僑綣要冷月在她和白雨蘋之間選一個,冷月會選誰?——

    子昶凰淙懷イ煤芷亮,可是她也不差啊,而且她比白雨蘋年輕很多……——

    庋亂想一通,黎心穎忽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降自諳胄┤裁矗自己都覺得好笑。連冷月到底是不是喜歡她,她都還不知道,就想了這麼多——

    械接行├疲她將蓋住頭的被子掀起來——

    蛔右幌疲就看見冷月站在她床前——

    愣了一下,眼睛一眨一眨的。「你什麼時候進來的?」她竟然沒有聽到開門聲跟腳步聲……——

    父嶄鍘!顧簡單的回答,一邊脫掉身上的衣服,跨上床——

    櫳撓比盟的舉動嚇了一跳,反射性地坐起身子往後縮——

    改闋鍪裁矗俊顧一時有股想尖叫的衝動——

    覆換隊我?」冷月問歸問,卻已經自動在床上躺平,拉過被子蓋好了——

    覆弧…不是。」見他沒有別的舉動,黎心穎才稍稍冷靜下來——

    在緊張什麼呀,又不是沒有跟他一起睡過;何況人家也不一定對她有什麼企圖。她這樣告訴自己,重新在冷月身邊躺下——

    鷗仗珊茫冷月手臂一攬,她已落入他懷中——

    櫳撓輩蛔躍醯卣踉了一下,還不習慣和男人這樣的親暱——

    肝蟻氡[——!估湓慮崆岬廝擔綠眸已經闔上——

    愣了一下,感到一陣令人安心的暖意。不知是來自身體的接觸,或是由於他輕柔的話語——

    櫳撓輩輝俾葉,乖乖地窩在他懷中——

    絲趟一罪他好近,耳邊聽到他規律的氣自心,背部感受到他和緩的心跳——

    躚也想不到,他們會有如此靠近的一天。回想當初被冷月禁錮時的恐懼和不安,一切都像夢一樣——

    們怎麼會在一起的呢,原本應該是毫無交集的兩個人……——

    櫳撓斃鬧杏幸恢幟名的感動,但很快地又想到————

    且蛭她長得像白雨蘋的關係吧!——

    綣不是因為她的長相和白雨蘋相似,冷月當初一定不會救她的,更別說現在能這樣親近了。所以仔細想起來,一切都是因為白雨蘋的緣故啊!——

    氳秸飫錚黎心穎有些洩氣——

    動了動身子,轉過來面對冷月——

    芯醯剿的移動,冷月立刻睜開那雙深沉的綠眸望著她——

    甘裁詞攏俊顧輕易地看出她眼中的困惑——

    浮…沒事。」她心裡似乎有許多話想說、有許多事想問,但當她面對著他的時候,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雍嗡燈鵡兀科涫鄧心裡很亂——

    湓擄她嗎?如果他愛她,那他愛的是她黎心穎,還是她身上白雨蘋的影子?——

    醋潘似乎滿懷心事的臉,冷月沒有說什麼,只是伸出手輕撫她的臉龐,及那幾絲垂落在她額前的秀髮——

    庹帕常當初乍看之下,真的像極了白雨蘋,所以讓他無法坐視她被殺害,然而,隨著相處的時日越長,他總覺得她身上白雨蘋的影子越淡——

    惺焙穎他靜靜地看著黎心穎,幾乎無法想像有另一個和她相貌相似的人——

    訓朗且蛭他對白雨蘋己經沒有感覺了,才會這樣覺得嗎?——

    也分不清自己的心思;只是他很清楚,自己想要守候的人是誰——

    范ㄕ庖壞悖那就夠了——

    湓驢戳慫片刻,又閉上雙眼——

    櫳撓鼻那慕自己的手放到他的大掌中,感受他溫熱的體溫——

    淙恍睦鎘行┌話玻但好像握著他的手,她就可以什麼都不怕——

    著一抹淡淡的微芙,黎心穎慢慢在寧靜的夢裡沉睡。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