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上酷酷男 第六章
——    柑旌螅白雨蘋收拾了簡單的行李,帶著她那八歲大的兒子搬過來了——

    櫳撓痺本以為白雨蘋會是一個很難相處的人,但幾天相處下來,發現她這個人其實還不錯。特別是她的兒子很可愛,常常會找她玩,一點都不怕生——

    感∮辨二-為什麼你長得這麼像我媽媽?」——

    櫳撓倍自諢ㄔ襖鎦中∠扇蘇疲白雨蘋的兒子商子廷也蹲到她身邊來——

    剛飧雎錚我也想知道。」黎心穎對他笑了一笑——

    鄖八聽說誰長得像誰、誰又像誰,總是不太相信,又不是雙胞胎,哪來這麼多面孔相似的人?但當她看到白雨蘋之後,真的不得不承認————

    們倆還真的蠻像的。但她們應該沒有血緣關係才是呀!至於她們為什麼會長得這麼像,她也不知道——

    縛墒俏揖醯瞇∮辨二⒈任衣杪杵亮一點。小穎姊姊幾歲?」——

    付十二。」——

    肝衣杪樅十歲了呢,比你老很多。」——

    櫳撓碧他這麼說,不由得笑道:「三十歲也不算很老呀,你怎麼這麼說你媽媽?」——

    十歲……聽司徒姊說,白雨蘋年紀和冷月差不多,那冷月應該也是三十歲左右囉?比她大八歲呢……黎心穎默默地想——

    贛惺裁垂叵擔事實咩。」商子廷不以為然的說,雙手也跟著在地上耙洞,幫黎心穎種仙人掌——

    櫳撓笨醋潘,覺得有些心疼,年紀還這麼小的小孩子,竟然就被捲入大人的是非恩怨之中,未免太可憐——

    還,相信他一定會沒事的。待在冷月身邊很安全,誰也不會受到傷害——

    們一邊種仙人掌,一邊聊些有的沒有的,不覺已經傍晚了——

    櫳撓碧頭看看夕陽,「好了,我們該去洗洗手囉。我還要做飯呢。」——

    膏浮!——

    套油⑾日酒鵠矗再伸出手把黎心穎拉起來——

    們洗過手之後,黎心穎連忙走到廚房——

    蛭有幾道比較費工夫的菜,她中午已經將那些材料都準備好了,只要再處理幾道手續,就可以上桌——

    餳父鱸呂矗她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做菜,每天都費盡心思做料理,特別是做冷月喜歡的菜——

    幌氳剿還沒進廚房,就聞到一陣飯菜香————

    子昶晃[盼裙,正將一道湯品端上飯桌;飯桌上已是一大堆菜——

    狀,黎心穎不禁怔了一下——

    子昶換贗房醇她,笑著對她說道:「飯已經煮好了,可以吃了。」——

    浮…喔。」她呆呆地應了一聲——

    什麼她會把晚飯做好了?那她準備要做的料理……——

    蝗瘓醯媒裉溜形緹投閽誄房裡東洗洗、西切切的自己是笨蛋——

    瘸裕我上去叫冷月。」白雨蘋親切地說,從她身邊走過——

    櫳撓被拐怔地站在原地,突然有人握住她的手————

    感∮辨二——拐駒謖飫鎰鍪裁矗課頤僑ヵ苑埂!股套油⒉揮煞炙擔就位著她的手到飯桌前坐下——

    熱環掛丫做好了,她也不能說什麼。黎心穎一如往常地替大家添飯、擺碗筷——

    郎系牟松異常豐盛,看來白雨蘋也是費了很多心思的。但黎心穎吃著吃著,卻吃不出什麼滋味——

    還想著她今天中午準備要做的那些料理——

    了一會兒,白雨蘋跟在冷月身後下來了——

    櫳撓笨戳死湓亂謊郟沒有說什麼,低頭繼續吃自己的飯——

    子昶瘓妥在冷月身旁,主動替他夾菜,又勸黎心穎多吃點,顯得很是慇勤——

    湓魯粵絲塚忽然抬頭看著黎心穎——

    甘裁詞攏俊估櫳撓幣暈他要跟她說什麼——

    該皇隆!顧低頭吃飯——

    了大約半分鐘,冷月放下碗筷站起身來——

    岡趺戳耍冷月?」白雨蘋有些訝異他的舉動——

    賦員Х恕!顧簡單地說——

    固裡兩個女子不明所以地望著他離去-

    *********************************************——

    鉅梗黎心穎端著一碗剛煮好的廣東粥,遲疑地敲了敲冷月的房門——

    龐ι而開——

    甘裁詞攏俊估湓賂嘰蟮納磧俺魷衷諉藕蟆——

    吹嚼湊呤搶櫳撓敝後,他自然地退開身子,讓她進入——

    肝銥茨閫聿統緣牟歡啵怕你會餓,替你煮了一碗粥。」她說著,逕自將那碗粥放在桌上——

    湓驢戳艘謊勰峭脛唷——

    感恍弧!顧說——

    覆弧⒉豢推。」大概是很少聽見冷月口中出現這種字眼吧,黎心穎不禁覺得有些不自在——

    湓祿氐剿的座位,拿起湯匙就吃起來——

    櫳撓畢亂饈兜刈在他對面的沙發,看著他吃——

    涫鄧沒想過冷月會吃她特別煮的消夜,當初煮的時候只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現在看到他居然願意吃,她心裡很是高興——

    缸鍪裁矗俊估湓亂惶頭,就見她一直注視著自己——

    改憬裉焱聿偷氖焙穎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這個疑問她一直放在心上——

    湓魯聊了一下,「沒有。」——

    剛嫻穆穡磕悄鬮什麼看了我一下?」——

    他的一點小舉動,她都耿耿於懷——

    附裉斕耐聿筒皇——蟮陌桑俊顧問——

    筆彼只是覺得有些奇怪——

    膏牛是白小姐煮的。你怎麼知道?」——

    居然分辨的出來?!大概是因為白小姐的手藝比她好吧!黎心穎有些洩氣地想——

    敢蛭沒有你的感覺。」——

    湓碌幕卮鶉闖齪跛的意料——

    肝業母芯酰渴裁錘芯酰俊——

    覆恢道。」冷月繼續吃他的,顯然不想多說——

    浮…喔。」他不想說,黎心穎也不勉強——

    本來還有些問題想問他,但想了想,終究不知該如何問出口,所以也就算了——

    很想知道,為什麼冷月還肯幫助白雨蘋?是不是他對她仍然存有情意?她很想知道……——

    蛐碚獠皇撬應該問的問題。冷月還愛不愛白雨蘋,與她何干呢?——

    櫳撓鋇痛棺磐煩雋艘換厴瘢冷月已經將她煮的粥吃完了——

    起身端起空碗。「不打擾你了。你早點睡,晚安。」——

    醋潘離去的身影,冷月心中閃過一絲衝動————

    她留下來——

    歡他終究沒有那麼做。也許還太快了吧;他還分不清楚,對她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總在黎心穎每次轉身離去的-那,感到沉重的寂寞。他暗自希望她能待在他身邊,日日夜夜——

    愛她嗎?不知道,只是……不想失去她——

    經白雨蘋也讓他有這樣的想法,但黎心穎給他的感覺更為強烈————

    第一次這樣強烈的想要守護一個人-

    ********************************************——

    艄飭晾齙腦縞希黎心穎將洗好的衣服一一晾在陽台上——

    子昶蛔遠來到她身邊,「我來幫你吧。」——

    鋼揮屑訃而已,我自己來就可以了。」黎心穎連忙說——

    該還叵擔不用客氣。」白雨蘋和善地對她微笑——

    她這麼熱心,黎心穎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

    槐吡酪路,她們一邊聊了起來——

    冷月認識多久了?」白雨蘋問道——

    覆瘓茫幾個月吧。」黎心穎據實回答——

    恢為什麼,她總覺得白雨蘋對她和冷月之間的事,非常感興趣——

    還,這也是難免的吧——

    改忝竊趺慈鮮兜哪兀俊拱子昶揮旨絛問——

    有一點不太想回答白雨蘋的問題,但不回答又覺得有些失禮,所以黎心穎還是將她和冷月認識的經過,簡略地說了一下——

    岡來如此,這樣說來,冷月對你很不錯呀。」白雨蘋笑著說道。然而那臉上的笑容卻顯得有些落寞——

    富購茫沒什麼特別好的。」——

    原本也覺得奇怪,為什麼素不相識的冷月會對她這麼好?後來知道原因之後,她一點也不覺得冷月對她好了——

    當初之所以救她,也不過是因為她長得像白雨蘋吧!——

    不過是把她當成她——一個他曾經愛過的女子……一想到這裡,黎心穎不禁就有點洩氣——

    突然有點恨自己為什麼長得像白雨蘋?——

    子昶蝗床皇欽餉聰搿——

    浪這幾天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的觀察,她認為冷月待黎心穎是很特別的,特別到……讓她幾乎有些嫉妒——

    還這樣的感覺她只隱藏在心中,不會表現出來;當然更不會讓黎心穎知道——

    桿∥頤懊燎胛——桓鑫侍狻—照你剛才說的,你在這世上已經沒有別的親人了嗎?」白雨蘋轉移了話題——

    膏擰!估櫳撓碧谷壞氐愕閫貳——

    廡┤兆右岳矗她努力讓自己過得很好,這個問題已經不會再讓她感傷——

    傅諞淮渭到你的時候,我被你嚇了一跳。我們真的長得好像,我那時就在想,你會不會是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呢?」——

    櫳撓比險嫻乜醋虐子昶弧!肝乙艙餉聰牘。可是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我想除了前些日子遭遇不幸的舅舅一家人之外,我確實沒有其它的親人了。」——

    綣她還有其它親人活在世上,舅舅、舅媽不可能不告訴她吧?——

    桿淙徽庋說有點不敬,但如果我的父母還在世的話,我真想問問他們,我是不是有你這樣的一個妹妹呢!」白雨蘋半開玩笑的說——

    陌致枰捕脊世了嗎?」——

    禱爸間,她們已經把衣服晾完。白雨蘋帶著黎心穎回到她的房間,繼續談話——

    膏擰N壹薷先夫三年後,他們就相繼過世了。」——

    說著,泡了一杯奶茶給黎心穎,自己則在她對面坐下——

    改——癲皇嗆芄碌ュ俊顧深知道那種失去親人的彷徨和孤寂——

    子昶恍α艘恍Γ「那時候我還有先夫在我身旁照顧我、陪伴我。」——

    煞蚵穡俊估櫳撓輩蛔躍醯っ食穌飧鑫侍狻——

    桿對我很好。」白雨蘋沉默了幾分鐘,開口說道。「我娘家家境其實不是很好,嫁給他後,夫家的親戚朋友都瞧不起我,只有先夫還是對我很好,對我父母也都非常照顧。」——

    嫡繴t氖焙穎她眼中帶著一種感激的目光——

    改——他嗎?」黎心穎堅持地問。她總覺得她沒有得到自己要的答案——

    赴不愛,在那時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疼我、愛我。」——

    她這麼說,黎心穎明白了她的意思——

    縛墒俏什麼當初你願意嫁他?」她聽得出來,其實白雨蘋對她的丈夫沒有愛——

    改鞘俏腋改傅囊饉肌K道床牙-他們一直希望我能嫁個有錢的人,讓他們晚年能過過好日子。而我……不能違背他們的意思。」——

    咐湓碌木濟狀況也很不錯。」——

    傅是社會地位不同,你明白嗎?」——

    櫳撓泵揮謝卮稹——

    墒撬心裡就是不明白,為什麼非得計較這些呢?真的有差別嗎?人還是要順著自己的意思、過得開心點比較好吧?!——

    綣是她,一定會反抗爸媽的意思,不一定要靠著嫁入豪門,才能讓父母過好日子呀!——

    敢蛭——氪琉——改傅男腦福所以當初你選擇離開冷月?」——

    肝沂遣壞靡選!顧檔秸飫錚白雨蘋美麗的雙眼微微泛著淚光——

    櫳撓幣滄⒁獾攪耍覺得有些憐憫——

    殘恚怪不得她吧!愛情和親情之間該如何抉擇呢?可能,怎麼做都不對……——

    縛墒竅衷——壬已經不在了,你覺得你和冷月之間會有重來的機會嗎?」她問得小心翼翼——

    子昶灰∫⊥罰「我不知道。當初是我對不起冷月,也許他不會原諒我。」——

    縛墒撬這次還是答應幫助你了,也許他心裡已經不怪你了吧?」黎心穎心裡是這麼想,而這樣的想法令她不安——

    趕M如此。」白雨蘋可不這麼樂觀,她勉強笑了一笑——

    還,如果還有挽回冷月的心的機會,她一定會不計一切去爭取的——

    餉匆煥矗也許眼前這個長相和她相似的女孩子,會成為她的勁敵吧?!——

    子昶徊喚防備地看了黎心穎一眼——

    櫳撓比詞腔餚徊瘓酢——

    無意識地望著落地窗外的陽光,思緒飄得好遠好遠-

    ***************************************——

    後的日子,白雨蘋處處極力想討好冷月——

    淙煥湓旅揮刑乇鴝運假以辭色,但也沒有拒絕她——

    醋虐子昶話言本由她負責的工作一一搶走,黎心穎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但也不能說些什麼——

    鄖俺シ章漫,她還能靠著修剪園裡的花木、整理冷月的房間來打發時間,現在只能整天無所事事,坐在客廳裡盯著電視發呆——

    嫖櫱摹…週末下午沒有節目的人最難打發時間,黎心穎不覺坐在沙發上伸懶腰——

    蝗簧套油⒋勇а萆銑逑呂矗跑到她身邊——

    感∮辨二- ——

    甘裁詞卵劍靠茨閼餉蔥朔堋!——

    肝頤且出去逛街喔!你跟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櫳撓閉獠拋⒁獾繳套油5砩夏欽齊的裝扮——

    腹浣鄭俊顧抬起頭,看見白雨蘋和冷月一前一後的從樓梯上走下來——

    子昶灰泊┐煤甘式,一身休閒而不失得體的高級洋裝,充分襯托出她那貴婦的氣質——

    灰謁身後的冷月,則仍是平常那副漫無表情的神態——

    腹幾天我們家有一個家族會議,要公開宣佈先夫生前留下的遺書。因為子廷是先夫的繼承人,出席那種場合衣著不能太隨便;所以我想替他打點當天要穿的服裝。冷月擔心我們出去會有危險,所以陪著我們母子倆一起去。」白雨蘋解釋地說——

    膏浮!估櫳撓鋇愕閫貳——

    庖彩怯Ω玫摹S腥慫嘔暗殺商子廷,當然不能讓他們自己出去外頭涉險;冷月跟著去,也是理所當然的——

    櫳撓閉庋告訴自己,但卻掩不住心中一絲失落——

    哺我們一起去吧,在家也是無聊。」白雨蘋親切地邀她同行——

    付匝劍小穎姊姊也跟我們一起去!」商子廷興奮地拉著她的手——

    肝搖…我不想出去,你們去就好了。」黎心穎不著痕跡地抽出自己的手,笑著對他們說——

    剛庋啊,好吧。」——

    子昶灰膊幻闈浚帶著有些失望的商子廷就要出門——

    闈康匭α誦Γ黎心穎轉身坐回原來的位置——

    父我走。」冷月卻拉著黎心穎身上的衣服,將她拉了起來——

    缸鍪裁矗俊顧困惑地轉頭看他——

    妓盜瞬幌餚Х搜健…他們要逛街,幹嘛拉她作伴?——

    約閡桓鋈舜在家裡,我不放心。」冷月簡單地說——

    改恪…」——

    缸甙傘!——

    他這麼說,她突然不知該怎麼拒絕——

    湓掄餉吹P乃嗎?——

    蛐硎且蛭感動的緣故吧,她最終沒有違背冷月的意思,而乖乖地隨他們出門——

    子昶淮著商子廷到東區一家他們常去的服飾店,在那裡讓特約的設計師,為他量身訂做當天要穿的服裝——

    亢貿嘰韁後,他們順道到百貨公司去逛逛——

    子昶磺W派套油-冷月雙手插進褲袋走在他們後方,黎心穎則落在最後方——

    醋潘們這個樣子,好像幸福的一家人,感覺自己好像是多餘的……——

    的情緒低落,只是靜靜的跟在他們後面走,連白雨蘋他們買了些什麼都無心留意——

    叱靄倩豕司,已是黃昏了——

    蛭他們的車停在道路的另一邊,所以必須過馬路——

    櫳撓幣恢斃牟輝諮桑沒留意到交通指示燈已經轉為紅燈,還無意識地走了過去——

    鵲嚼湓路⑾值氖焙穎只見一輛車速甚快的黑色轎車,對著他們疾駛而來——

    湓鋁⒖譚繕砉去,例落地抱住站在路中央的黎心穎撲往路旁,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那輛車的撞擊——

    歡那輛車的目標並不是黎心穎,而是站在人行道上的商子廷————

    底有惺壞階罱距離的時候,按下的車窗後方出現一柄槍口,對準了商子廷——

    子昶徊煬跤幸歟當機立斷護在商子廷身前——

    簧槍響後,那輛車絕塵而去,人行道上響起一片恐慌的驚叫——

    湓祿贗罰見到白雨蘋倒在血泊之中-

    ********************************************——

    捎詡本鵲玫保且中槍部位並沒有傷及要害,所以白雨蘋雖然大量失血,但並沒有生命危險。在經過幾個小時的急救手術之後,已被移到加護病房觀察——

    前在手術房急救的時候,冷月和黎心穎一直守在外頭,誰也沒有說話——

    套油⒓到媽媽受了槍傷,哭了好久好久,之後因為哭累了,就趴在黎心穎大腿上睡著了——

    以當手術成功,白雨蘋被移到加護病房的時候,只有冷月跟著過去——

    彼又回到手術房外的走道,商子廷還沒醒,黎心穎則睜大了雙眼等他回來——

    岡趺戳耍炕購寐穡俊顧輕聲問道,擔心吵醒商子廷——

    該皇攏只是還沒醒。」冷月淡然地說——

    付圓黃穡都是因為我……」黎心穎說著,眼中淚水流下來——

    覺得都是自己的錯——

    綣當時她沒有呆呆地闖紅燈,冷月也不會因為要救她而分神,導致白雨蘋中槍——

    際撬的錯……如果不是她,以冷月的身手,現在怎麼會有人受傷呢?!黎心穎感到既慚愧又難過——

    覆揮盟盜恕!估湓旅揮斜鸕謀硎盡——

    覺得,自己這次的失誤不能原諒,但卻不是因為黎心穎的關係;她沒有錯,是他自己太疏忽了——

    的注意力不知不覺全放在黎心穎身上;事發當時,他只想到不能讓黎心穎受到絲毫損傷,完全忘了身邊還有兩個需要他保護的人,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嫻氖恰…太差勁了。他怎會犯這樣的錯誤?——

    雜詘子昶皇萇艘皇攏冷月心裡深深自責。有他在身邊保護,居然還讓這種事情發生,他對不起自己——

    歡,他卻發覺自己並不後悔這麼做。如果事情重來一遍,他只能救一個人,他還是會選擇黎心穎——

    飧鐾煥吹哪鍆氛鶘辶死湓隆——

    幾何時,黎心穎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竟已大過了一切?!——

    來自己竟是這樣地重視她嗎?他的神情倏地轉為凝重——

    醋爬湓亂謊圓環⒌木材,黎心穎更覺得歉疚——

    購冒子昶幻揮猩命危險,不然這一切都是她害的!——

    氳秸飫錚她不由得淚如泉湧——

    覆皇——拇恚不要哭了。」——

    湓錄到黎心穎哭泣的樣子,心中萬分不捨。是他的疏忽,不是她的錯,她不需要為此而自責!——

    縛墒俏搖…」——

    甘俏易約禾大意。」冷月別過頭,不想看到她哭泣的樣子——

    櫳撓北糾椿瓜胨敵┤裁矗原來睡著的商子廷在這個時候醒過來————

    睡眼惺忪地看著黎心穎————

    感∮辨二——奘裁矗俊——

    肝搖…」——

    套油⒉淮她回答,突然想起他媽媽的狀況——

    嘎杪杷怎麼樣了?」他焦急地問,小小的臉上滿是驚惶的神色——

    桿沒事;目前在加護病房。」冷月簡單地回答——

    肝乙去看她。」商子廷說著,立刻從椅子上躍下來——

    湓錄狀,只得帶他過去——

    慘黃鴯去吧。」他說,向黎心穎伸出手——

    櫳撓奔他伸出手,不自覺地將手交給他,讓他把自己從椅子上拉起來——

    們靜靜地走在通往加護病房的長廊,誰也沒有說話;但冷月牽著黎心穎的手,卻也一直不曾放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