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上酷酷男 第四章
——    蝗眨司徒-接到一通意想不到的電話——

    筆彼和冷月、羅曄等四人都坐在廳中。見到她在接起電話那一刻,倏地轉暗的神情,大家都意識到事情不尋常——

    溉綣我不照做呢?」——

    筇異常安靜,空氣中只聽得到司徒-的聲音——

    聊了一會兒,她又冷冷地說道:「你以為你威脅得了我?」——

    悄然的語調、冰冷的神情,是羅曄好幾年不曾再見到的——

    楂士醋潘就-F,突然感到一絲不安。他下意識抱緊了她——

    很明白司徒-的個性。當她神情變冷的時候,表示她的心更冷,冷到要冰封了自己——

    了片刻,司徒-慢慢地掛上電話——

    桿就窖希俊估湓攣實潰一切瞭然於心——

    就-F點點頭——

    縛蠢次也揮Ω迷俅蛉拍忝橇恕!——

    就窖弦歡ㄊ侵道了他在司徒-這裡,所以先打通電話過來警告她——

    改鬩暈我怕他嗎?」她不以為然地說——

    說了要袒護冷月,就一定會護到底。就算失去生命,她也在所不惜——

    饈撬的道義——

    覆皇橋虜慌碌奈侍猓只是……何必呢?」——

    自己的事自己了結,沒必要拖累別人——

    肝蟻嘈拍忝羌絛留在這裡,不會有問題的。」羅曄說道——

    就-F的朋友,也就是他的朋友,他有責任保護他們——

    嘎楂剩我明白你的好意,不過,心領了。」冷月冷靜如常地說。「我當初來這裡,就沒有打算要打擾你們太久,現在該走了。」——

    咐湓攏你……」——

    就-F本想說些什麼,卻被冷月以眼神阻止——

    覆揮盟盜耍——謀洳渙宋業木齠ā!——

    他這麼說,司徒-不得不沉默了——

    感撓痺趺窗歟俊構了一會兒,她又說。「你一個人照顧她不方便,讓她留在這裡,我們保護得了她。」——

    美湓亂桓鋈俗擼她不擔心;她只擔心黎心穎會成為他的負累,那倒不如讓她來照顧她——

    肝銥梢宰約赫展俗約海 估湓祿姑換卮穡黎心穎很快地說道——

    不要一個人被留在這裡,雖然司徒-他們對她很好……——

    囊饉際牽俊顧就-F不解地看著她——

    肝乙跟他一起走。」她不意外地發現自己並不想離開冷月——

    就-F望了她一會兒,知道自己不好再說些什麼——

    怎麼做,是她的自由,也許讓她跟著冷月也好——

    桿婺忝前傘S惺裁蔥枰記得聯絡我。」最後一句話是對冷月說的——

    湓碌愕閫貳——

    恢背聊少言的羅曄,此時悄悄握緊了司徒-的手,似乎在告訴她:不必擔心-

    ***************************************************——

    湓麓著黎心穎來到他眾多住所的其中之一——

    幌蛐凶偃緱盞乃,光在台北縣市,就有十多個落腳的地方,這個住所是他曾經住過最久的——

    鞘且歡胺屢肥酵з敖ㄖ的豪宅,坐落在僻靜的山區一角——

    思:敝戀納角、久無人居的豪宅,在陰沉的天色下顯得有些寥落——

    肝什麼你總喜歡住在這種偏僻的地方?」車子停在灰色鐵門前,黎心穎好奇地問——

    剛庵值胤接惺裁床緩茫俊估湓虜灰暈然,將車開進庭院中——

    甘敲皇裁床緩謾!——

    叵氪憂八住在舅舅家,也是山中的一棟老房子;那時候她也生活得很開心,很喜歡住在那裡——

    不知道是不是人長大了、膽子變小了,她對於這種山區的住宅,感到有些害怕——

    底鈾匙懦檔攬進庭院,她看看四周的花草樹木,已是一片荒涼————

    イ迷悠灰影說牧柏樹、敗壞零落的百合花叢,及遍地的雜草和蒲公英,看得出來,這棟房子已經很久沒有人住了——

    美瀆洹…——

    櫳撓輩蛔躍醯淖頭看看冷月——

    購糜興在身邊,不然只有她一個人,她一定會尖叫的。她想——

    湓履迷砍卓了門——

    乓豢,只見客廳一室灰塵,如同過去的時光在無聲中靜定著——

    改恪…你是多久沒回來了呀?」——

    櫳撓笨醋歐孔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下有得打掃了——

    湓旅揮謝卮穡逕自走了進來——

    嗑妹換乩戳耍——

    饈撬從前和白雨蘋一起生活過的地方。自從白雨蘋嫁人豪門,他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揮腥訟氳玫剿會回到這裡——一個埋葬回憶的地方;就連他自己,也沒想過——

    櫳撓奔他似乎在沉思,便四處隨意打量——

    鋈灰桓齠西吸引注她的目光;她不加思索地朝那個東西走過去——

    鞘且桓齜旁諦〔杓干係幕ㄆ浚整個瓶身是純白色,散發著如玉一般剔透晶瑩的光澤——

    淙煌獗礱閃艘徊慊頁荊還是顯得那樣的美——

    伸手將那花瓶拿了起來,一邊擦拭,一邊對冷月說道:「好漂亮的花瓶。是你的嗎?」——

    湓攣叛越目光投射過來。當他眸光接觸到那個花瓶的時候,不由得微微一愣——

    鞘譴憂鞍子昶蛔釹不兜畝西,也是這個偌大的房子唯一剩下來屬於她的東西——

    不知道當初留下那個花瓶做什麼,大概是忘了丟吧;而如今出現在這裡,真是顯得多餘——

    湓倫丫來,接過那個花瓶——

    覆皇牽這不是我的……」一語未了,他慢慢地鬆開手——

    革稀溝囊簧,那玉一般的花瓶碎裂一地——

    櫳撓閉了一下,「你幹嘛把它摔壞?好可惜唷,那麼漂亮的花瓶。」她當然無從得知那花瓶的來歷,心中只覺得惋惜——

    敢蛭它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冷月淡然地說。「好了,你自己去選一個房間吧。」——

    浮…喔。」——

    退忝揮寫嬖詰謀匾,為什麼要刻意打破呢?黎心穎心中仍存著困惑,但沒有多想——

    在一樓找不到合意的房間,便上樓去了-

    *********************************************——

    角的夜,寂靜得駭人——

    櫳撓碧稍詿采希兩隻大睛在黑暗中睜得發亮——

    睡不著——

    淙喚裉燜用掉一整天的時間,把這久沒人住的大宅清掃乾淨,整個人已經精疲力盡,但現在躺在床上,她反而睡不著——

    蟾攀且蛭剛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所以難以入睡吧——

    來覆去到兩點多,黎心穎決定還是起來走走——

    光著腳走在二樓的走道上,像一隻貓一樣,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過冷月房間的時候,她發現他房裡的燈還亮著——

    吹剿還沒睡,黎心穎心裡突然覺得有點高興——

    想伸手敲門,轉念一想,覺得有些不妥,還是把手伸回來——

    櫳撓背僖傻卦謐叩郎先屏思柑耍正打算轉身下樓時,冷月的房門突然開了——

    贛惺攏俊估湓賂嘰蟮納磧俺魷衷諉藕蟆——

    該弧⒚皇擄 !顧的突然出現,讓黎心穎有些措手不及的慌亂——

    甘鍬穡可鉅共凰,在我門外走來走去?」——

    早就聽到她的腳步聲,只是不動聲色,看她究竟想做什麼——

    肝搖…那個……」——

    溉綣有話,就進來說吧。」冷月沒什麼耐心聽她在原地支支吾吾,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櫳撓奔狀,便跟著他進房——

    患大床上散放著一些槍械的零件,冷月回到床沿坐著,繼續剛才的擦拭動作——

    就在一旁的沙發椅上坐了下來——

    鈣涫滴藝嫻拿揮惺裁詞慮椋只是睡不著而已。」——

    概丁!估湓巒芬膊惶H賾ι,專心自己的事——

    櫳撓焙芟肓男┤裁矗她不喜歡太安靜;但冷月的過分沉默,讓她不知該如何開口——

    了一會兒,她終於想到一個話題:「我們……要這樣躲到什麼時候?」——

    庖彩撬很想知道的一個問題——

    湓巒O率直叩畝作——

    覆恢道。」他抬頭看她。「組織會追殺我到何時,我也不確定。也許,到死為止吧。」——

    肝頤腔崴纜穡俊固他這麼說,她覺得好恐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沒命——

    覆換帷!——

    肝什麼你這麼有自信?」——

    湓旅揮謝卮茲,低著頭專心地將那些零件組裝起來——

    改鬩壞愣疾慌侶穡靠墒俏揖醯煤芎ε隆U庋的日子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呢?」——

    肝以塚沒有人傷得了你。」——

    櫳撓輩幻靼姿哪來的信心,但不知為什麼,聽他這麼說,她安心了不少。雖然此刻看不見他的表情,然而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相信一個人過——

    灰一直跟著他,她就不會有事了,是嗎?但她能跟著他到什麼時候呢?——

    岵換幔總有一天也是要離開?——

    饈撬心中一個更深的困惑,卻不知該如何問出口——

    又轉移了話題,問了一件她一直很想知道的事————

    趕衷諛隳懿荒芨嫠呶遙你們為什麼要殺害我舅舅全家?」——

    說「你們」,自然是將冷月包括在內了——

    過這段時日的思考,她雖然明白冷月當日只是奉命行事,而且也並未親手殺害她的舅舅,可是眾殺手既是由他負責領導,他也難辭其咎——

    湓率撬的救命恩人,這陣子以來他們又生死與共,她實在不願去恨他;但要她忘了舅舅一家的血海深仇,她無論如何也辦不到——

    故欠侵道不可嗎?」——

    櫳撓繃忙點頭——

    鈣涫擔也沒什麼好說的,總之是道上恩怨。」這些瑣事,他原本是不屑提,但見黎心穎一直追問,他不想瞞她——

    父呶牧一向是為某個幫派走私毒品、從中謀取暴利;前陣子高文龍所負責一批數量相當大的毒品,在運到台灣之前失蹤,對該幫派造成嚴重損失——

    們懷疑高文龍黑吃黑,逼他在一定的期限內將那批毒品交出,高文龍沒辦到,所以該幫派委託司徒嚴,將他全家殺了。」——

    櫳撓碧著,淚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轉;等待冷月說完,她早已泣不成聲——

    來她舅舅全家就因為這樣,在一夕之間全被殺了!——

    娌恢檔謾…可是她又能怪誰?她舅舅走私毒品害人,本來就是不對的行為啊!——

    心中又愧又悲,一時百感交集——

    恢道你舅舅一直從事毒品走私?」——

    櫳撓焙淚搖頭,「我小時候只知道舅舅是混幫派的,我不知道他還走私毒品……」——

    運那麼好的舅舅,原來一直在做這樣損人利己的行業;如果她早點知道,一定會勸諫他,她寧可不要出國唸書,也不希望舅舅靠這樣的手段來牟利栽培她!——

    念那麼多書有什麼用!一點用處都沒有……——

    糾粗皇俏匱士奩,後來越想心裡越難過,黎心穎不禁放聲大哭起來——

    湓亂幌蠆歡得安慰人,見她哭得傷心,雖然很想出言勸慰,卻也不知如何開口——

    副鸝櫱耍事情都已經過去,哭也無法挽回。」許久之後,他只想得到這麼說——

    改闥擔我舅舅是死有餘辜嗎?」她突然抬起淚眼,問道——

    湓旅揮謝卮稹U庵治侍猓他不願意、也不能下判斷——

    蘭湎斬瘛4誦墓鈺埽是非善惡又有誰能夠肯定分辨?不僅黎心穎困惑,連冷月也對此感到茫然——

    櫳撓輩輝倏口,逕自抱頭低低地哭泣——

    庖灰梗她無眠,他也無眠-

    ************************************************——

    呶牧一家命案發生之後,一直找不到兇手;後事由高文龍的岳父岳母暫時料理——

    櫳撓貝蛺出他們的永眠之處,就拜託冷月帶她去祭拜——

    湓旅揮興凳裁淳痛鷯α耍雖然明知道這時候在外頭走動,對他倆都有危險,但還是開車帶她前往——

    [乓皇白菊花,黎心穎蹲在墓碑前痛哭了許久——

    偷偷奈匱噬迴盪在冷清的墓園,特別有一種令人慼然的心酸之感——

    湓戮簿駁匾辛⒃諞慌裕眼望四周,一聲不響——

    恢過了多久,黎心穎哭到聲音都快沒了,只剩下斷斷續續的抽氣聲——

    父米吡恕!估湓濾檔饋——

    櫳撓碧起頭來看著冷月,濕濡的眼瞼紅腫著——

    父米吡恕!顧重複一次——

    再哭下去,也於事無補,只是徒增傷悲罷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她悲傷痛哭的樣子,竟讓他隱隱有些自責——

    櫳撓彼炒擁卣酒鶘砝矗卻因為蹲了太久、兩腳麻痺,連站都站不穩——

    湓律焓址鱟∷——

    孔爬湓碌牟蠓觶她才有辦法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出墓園——

    仗ア瞿乖懊趴塚一條頎長的身影驀然擋住他們的去路——

    綱禎。」冷月看見他出現,絲毫不覺訝異,似乎早在他意料之中;只是下意識將黎心穎護在身後——

    肝以縵氳僥忝腔岬秸飫錮礎!——

    縛茨愕難子,有話要跟我說吧。」冷月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

    禎點點頭——

    本來就不想出手傷害冷月,雖然司徒嚴一直給他壓力——

    改闃道司徒嚴把追殺你們的責任,丟在我身上吧?」——

    肝抑道。」——

    禎的能力不在他之下,司徒嚴也清楚,整個組織裡就只有佾禎足以對他構成威脅,所以由他下手,是必然的——

    皇牽佾禎會不會真的對他動手,那倒是一個問題——

    禎笑了一笑,「嚴老大概太高估我了,以為憑我,殺得了你嗎?」——

    改鞘且蛭司徒嚴一向最信任你。而且,你動手也不見得殺不了我。」——

    甘鍬穡俊官禎仍只是笑——

    敢不要試試?」——

    搖搖頭。「要就來真的。只不過,你知道我不會對你痛下殺手的。」——

    們雖然稱不上什麼兄弟死黨,平常也極少聯絡;但在兩人之間,卻存在著一種他人所沒有的惺惺相惜——

    梢運擔他欣賞冷月,不允許自己對他下手——

    諫弦淮蔚奈E緞卸中,他率領著眾多菁英殺手,不見得無法生擒冷月,但他總是處處對他留情——

    庖壞楚湓灤睦鏌埠苊靼住——

    剛庋你對司徒嚴無法交代,他知道之後,一樣不會放過你。」——

    不想跟佾禎對上,但也不願讓他為難——

    肝抑歡宰約航淮。」佾禎微低下頭,淺淺一笑——

    桿就窖夏潛擼我會盡量拖延;我不動手,他大概也拿你沒辦法。不過,事情不可能就這樣不了了之,日後司徒嚴會採取什麼行動,我也不清楚。你自己小心。」——

    湓碌愕閫貳——

    默縮在冷月身後的黎心穎,這時才露出臉來看了佾禎一下——

    不知道眼前這個人和冷月有什麼交情,不過感覺起來他好像也不是個壞人……——

    禎當然也看到自冷月背後探出頭來的黎心穎了,他微微愣了一下——

    掛暈看到「她」了……——

    們是什麼關係?——

    諛且凰布洌佾禎腦海浮現一張幾乎和眼前那名女子,一模一樣的面孔,只是他記憶中的那張容顏,顯然成熟美艷許多——

    有點好奇那名女子的來歷,但卻無意多管——反正不干他的事——

    皇恰…那名女子的出現,對冷月來說意義可大了吧!——

    禎興味地一笑,向黎心穎說道:「很高興見到你,後會有期。」——

    含義深長的說完之後,轉身離去——

    湓倫身扶著黎心穎,「回家吧。」——

    櫳撓弊勻壞っ戰羲的手,一起走向停車的地方。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