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逗超能力情人 第三章
    “我不是顏憶、不是顏憶……”顏憶直視著德多,緊緊攫住他的目光,在口中一遍又一遍,喃喃的念著。

    頓時,空氣中仿佛彌散開一股強烈的電擊,翁予雅窩在牆角邊,看著顏憶與那名外國男子,四目交接,相互對峙著互不相讓,幾秒鍾過後,她發覺顏憶的額邊滑下一顆顆的汗滴;而那名男子卻停佇在原地,雙手抱著頭,臉上的表情糾結而痛苦……

    德多緩慢而虛弱的蹲下了身體,顏憶的手指卻在此時,緊緊扣在他的肩上,他無力反抗,只覺得自己體內的能量愈來愈弱,那根本不是他所能抗拒的領域……

    而顏憶便趁此時下了指令:  “睡!”

    然後,她深喘了口氣,身子輕倚到身後的牆壁上,她的唇邊揚起一抹成功的笑容,滿意的看著那名高大的外國男子不支倒地,昏睡在自己的腳下。

    翁予雅親眼目睹了這一切,她搗住唇,不可思議的看著顏憶,如果這時她還對顏憶的催眠力有任何的懷疑,那麼這世界上大概也沒什麼事值得她相信了!

    “你……你把他弄昏了?還是——死了?”翁予雅說著話,唇瓣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顏憶對她的話沒有多加理會,待體力稍微恢復之後,她亦蹲了下來,上看著德多安詳的五官,她的手輕觸在他額頭,再度說道:

    “當你醒來之後,看到的第一個女人——就是‘顏憶’;而那人,絕對不會是我。”

    睡著的人,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所有的催眠指令便能輕易抵達腦部,顏憶就是算准了這一點,才先讓德多進人睡眠狀態;否則,他的意志力太過堅定,她實在無法主宰他的思考。

    “顏憶,你剛剛是什麼意思?看到的第一個女人,會被他當作顏憶,那麼……

    老天!翁予雅低呼了一聲,因為她看見顏憶天使般的臉孔上,再度泛出一抹詭譎的笑容,直直的望著她笑著——不!她根本是個魔鬼。

    翁予雅兩手抵住了牆壁,看著顏憶一步步的朝自己走來,當她打算逃跑時,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顏憶捉住了她的手,對她說道:

    “真是抱歉,要你做我的替死鬼。不過,除了你之外,我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選了——”顏憶的眼眸透出一抹回旋的光芒,吸引住她的眸光,讓她無法抗拒,  “你現在覺得很累了,睡吧!當你一覺醒來之後,會忘記所有的一切,包括你自己的身份……”

    相對的,翁予雅這種生活散漫的人,根本毫無能力可以反抗她的催眠指令,和剛才那個男人相比,她根本不需多費吹灰之力,就能讓翁子雅進入催眠狀態。

    “不——你不能這麼——做——”翁予雅抗拒著。

    然而,當顏憶修長的指尖,在她的眼前輕輕劃過之後,她只覺得滿身的疲倦,眼皮像掛了千斤重錘,彷佛三天三夜沒睡過一覺似的,她的身子一軟,緩緩的跌落到地板上,進入了夢鄉……

    ☆☆☆四月天轉載整理☆☆☆☆☆☆請支持四月天☆☆☆

    包袱款款,顏憶幫兩人調好了完美的睡姿後,惡作劇的朝著緊擁在一塊的他們做了個鬼臉。如此一來,這個外國男人醒來後,第一眼看見的人就是翁予雅,接下來的一切,就不干她顏憶的事了!

    要捉她?她顏憶鬼靈精怪是出了名的,想把她給帶去什麼勞啥子的意大利當白老鼠,讓人作實驗?下輩子吧!

    暫時避難去也!這爛攤子,就留給翁予雅去收拾吧!誰叫她自己倒楣,遇上她這個惹禍精。

    如果翁予雅真被那個自稱德多的男人,給捉去了意大利,那——就當她前輩子欠了她顏憶的好了!

    待她下下下……輩子再還她嘍!

    搖了搖頭,顏憶朝昏睡的兩人送了個大飛吻之後,揮揮衣袖、不帶走任何的雲彩——走人!

    ☆☆☆四月天轉載整理☆☆☆☆☆☆請支持四月天☆☆☆

    睡了好長的一覺,德多揉了揉惺忪睡眸,漸漸蘇醒過來。來台灣這麼久了,每天只系掛著要找到顏憶,已經好幾天沒睡得這麼舒服了,而且,懷裡還有一顆柔軟的抱枕……

    不對!他緊摟在懷裡的不是什麼抱枕,而是個女人!納入眼簾中的是張精致誘人的臉蛋。

    女人的拳頭硬抵在他的胸前,雙瞳射出殺人的青光,恨恨地瞪規著他。

    “你終於醒來了!放——開——我!”輕脆而響亮

    的聲音,尖叫了出來,仿佛已經受夠了他的懷抱。

    “顏憶!”被她這麼一叫,德多朦朧的思緒漸漸清醒,當他的腦子開始運作後,第一個塞人的字眼,就是“顏憶”的名字。

    眼前的女子,和腦海中的臉孔緩緩交疊,“她”就是剛才催眠了自己,讓他一覺不醒的女人!

    “該死的,我要你放開我聽見沒有!”翁予雅又再度尖嚷。

    早在德多清醒過來的一個小時前,她就已經醒了,而且還莫名所以的被他死摟在懷中,怎麼也無法掙脫開來,無論她如何用手捶他、用腳踹他,就是沒辦法把對方給弄醒;他簡直睡得比只豬還死,連眼皮也不會抽一下。

    德多挑了挑眉,沒想到自己的懷抱,居然會讓一個女人厭惡到這種程度,聽她不停的叫囂著,他故意又收緊臂膀,讓她的身體與自己更加貼近、密合。

    “你——色鬼!放手、放手……”她的胸部都快貼到他的了,沒想到好不容易等到他醒來了,他卻更死不要臉的占她便宜。

    “你再叫,我會吻得讓你叫不出聲音。”德多惱怒的說道。

    居然說他是色鬼,他就算要色,也不會色她這種“荷包蛋”。

    “啊,你!你真不要臉,再不放開我,我不但會叫救命,還要叫到整棟住宅的人通通都聽見。”

    “小姐,那你可要叫大聲一點,最好讓所有的人都聽見,這樣才像是在叫春呀!”德多惡劣的露出一笑。

    “你簡直渾蛋、下流!”翁予雅氣得想捶他,但雙手卻都被禁錮在他堅硬的胸前,根本無法動彈。

    “放開你可以,先答應我——跟我回心理研究社。”德多索性和她談起條件來了。

    “什麼心理研究社,我為什麼要跟你去,那又是什麼麼鬼地方?”翁予雅氣極敗壞的,話才說完,長腿一曲打算撞他最脆弱的地方。

    孰知,他大腿一開,迅速地將她修長的腿緊緊箝在他的兩腿間,這下子,她更加動彈不得了。

    她就像是全身都被鎖鏈給捆住了似的,再怎麼掙扎也沒有用;而他就是綁住她的鎖鏈,緊緊地纏繞住她,任她插翅也難飛。

    “‘顏憶’,別再跟我耍把戲了,你就算不跟我回去,我也會把你綁上飛機。

    “什麼‘顏憶’?我根本不認識她。”她回嘴。

    翁予雅掙動著想起身,德多卻翻了個身,將她壓在他的身下,大手緊緊的按住了她的手心,手指與她交纏、交錯,結實的雙腿制住了她的長腿,那種迫人的氣勢,今翁予雅的心不禁哆嗦了一下。

    “你還想騙我?呵——”他淡淡的笑了一聲,直直的凝視著她,間道:  “既然你說自己不是顏憶,那麼,你又是誰呢?”

    “我才不是顏憶,我的名字叫……叫做——”咬住了下唇,她憎恨的發覺,自己竟然喊不出自己的名字。

    “叫什麼呀?想唬我。也得編個好名字出來。”德多邪惡的笑著,這妮子,連騙人也不會,他根本不需使用念力,就能看出她的思緒。

    “我,我叫什麼名字——?我……”

    噢!她的頭竟開始泛起一抹疼痛,抗拒著她的探索。

    “你根本就是‘顏憶’!一星期前,我看見你使用催眠力,騙走了百貨公司裡的一套衣服,方才,你更用催眠力讓我昏迷不醒。事實俱在,你要如何解釋?”

    “我——”

    她腦子裡一片的空白,但當德多說起她在百貨公司的情景時,她的腦海中確實浮現了那麼一幕景象。她似乎、好像……真的是買了一件衣服。

    而德多也讀出她腦子裡的想法,他得意的露齒一笑,朝著她說道:

    “看樣子,你應該想起自己是誰了。”

    “不!那不是我,我……”她甩了甩頭,總覺得腦子裡出現了一處空白,讓她無法完全透析事實的真相。

    “你還狡辯!”

    “好,如果真如你所說,我就是‘顏憶’,我又怎麼可能那麼笨,把你給弄昏了之後,卻不知要藉機逃跑,還白癡的睡在你的懷裡?”

    孰知德多卻揚了揚眉,抿唇一笑,而答案還險些令她吐血:

    “這世上,不知有多少女人想在我的懷中醒來?如果你想和我發生什麼關系的話,可以直接告訴我,不必玩這麼多花樣……”

    他的唇輕輕移下,在翁予雅的耳畔邊輕噥著,猶似情人間的親密愛語。

    “走開!你這人真不要臉,花癡才想跟你發生關系!”

    翁予雅撇開頭,閃避著他的親近。

    “哈——你這不是在說自己嗎?”

    他大笑著,剛柔並濟的英俊臉龐,加上那抹微笑,著實令翁予雅沉溺在他的笑容中,失神了幾秒。不過,她也真的受夠了他的狂妄自大!

    “現在不知是淮,緊緊的捉著別人不放,根本是你想用強的……”說到此,翁予雅看見德多唇邊的笑容更加放肆,她驟然咬住自己的舌尖。

    “或者,這才是你心裡所希望的——要我強占你!”

    看著‘顏憶’像只小老鼠似的,被他把玩在手心,卻沒有絲毫反抗的余地,德多對這游戲,更加興致盎然。

    他松開她的一只手,轉而扣向她的喉嚨,沿著她優美的頸部線條,來回輕緩的撫拭而過,他感覺到她的身體正微微的顫抖;但美麗而倔強的她,卻還是不認輸的用她自由的那只手,在他的背上、肩上拚了命的捶打著,卻都像雨點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走開、放開我!你這個色魔。”

    “‘顏憶’,我突然發覺這趟台灣之行,似乎不再是那麼無趣了。”德多輕扣住她的下顎,睥睨的眸光,望著身下的她。

    “我不是你的玩具,你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女人對我而言,比玩具有趣的多了;你這種說法,真是今我傷心,而且也未免太自貶身價了吧?”

    德多搖頭一歎,輕嘖了一聲,對她的話頗不贊同。

    翁予雅氣憤的盯著他,他還說不是把她當玩具?他的眸光簡直就把她當成可以自由折解的組合模型,想將她生吞活剝,在她支離破碎之後,就將她一腳踢開。

    “如果我今天能安全逃離這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翁予雅放狠話的說道,不過,她連自己是誰都不曉得,她能去哪裡找人來教訓他?

    “甜心,基本上是我不會放過你。換句話說,就是你永遠也逃不出我的‘魔掌’了,哈哈——”德多浪蕩的笑著,看著身下的人兒,脹紅了一張粉臉,他不禁低下頭,在她的粉腮上輕嚙了一口。

    “你……你居然咬我!惡心——”翁予雅拼命的用手擦拭著臉龐。

    嘔!她還隱約的聞到他唾液的味道。

    “你用力點擦吧!這一吻你是怎麼也擦不掉了……”

    說著,在翁予雅還來不及反應時,德多猝不及防的在她的唇上烙下了一吻,輾轉反覆的品嘗著她唇瓣的香甜,他用舌尖撬開了她的唇,強迫她的唇舌與他的交纏嬉戲,她溫暖濡濕的口腔,有淡淡的水果香味,他喜歡她小巧的舌尖,不斷的逃躲著他糾纏不斷的感覺……

    這個東方女子,簡直是單純的有趣極了!她似乎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的探索,只知道不斷的逃避。

    “閉上你的眼睛,你的眼睛瞪得比核桃還大!”德多打趣的說道。

    翁予雅聽見他的嘲弄,倏地合上了眼眸,但幾秒鍾後,她又開始反抗,死命的推開了德多的肩膀,用盡她生平最大的力氣,咆哮道:

    “該死的!為什麼我要聽你的話!我根本不想要這個吻!”

    “多試幾次,習慣了你就會喜歡。”

    德多有些挫敗的回道,這還是第一次有女人不想要他的吻,難道他的魅力在來到台灣之後,就失效了嗎?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女人緣是無遠弗屆、無國界的哩!

    “你的嘴比狗嘴還臭!”翁予雅叫嚷道。

    她邊說著,整個五官全擰成一團,仿佛多厭惡他的吻似的。

    “你跟狗接吻過?不然,你怎麼知道狗的嘴是什麼味道?”德多挑起半邊的眉毛,不滿的回道。

    “我——我寧可跟狗接吻,也不跟你啦!放——我!”為什麼怎麼說都說不過他?他還是個外國人哩!用中文和她吵,自己居然還吵輸人家,簡直丟臉丟盡了。

    “放開你,你就乖乖跟我回意大利。”德多又再次說道。

    “我為什麼要跟你去意大利?那跟綁著我又有什麼不同?還有,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你的身份?該死的!我居然連你是誰都不知道。”

    翁予雅說了一大串,最後一句話卻狠狠地罵著自己。

    她的腦子裡呈現的是一片空白,她懷疑自己是不是患了失憶症了,她對這個男人的感覺雖然並不陌生,但卻又一無所知;他口口聲聲要她跟他回意大利;難道自己真是他口中的‘顏憶’,而且還認識他?

    “我叫德多-狄克遜……”

    “慢著,你打算繼續維持這樣的姿勢,作自我介紹嗎!”翁予雅用手指戳了戳他結實的胸肌。

    “那也無不可呀!”德多打趣的回道,但見她橫眉豎目的瞪著他,便松開了她,兩手擋在胸前,暗示她別再發火。

    “不過,如果你不喜歡這樣的說話方式,我還是可以牽就你一下。”德多站了起來,順手拉她起身之後,手臂極自然地攬住了她的纖腰。

    沒想到,她的腰竟比珍娜還細,他的手臂幾乎可以圈住她了。

    “放開你的手!”翁予雅野蠻、用力的捶掉他的毛毛手。

    “‘顏憶’,你也未免太凶悍了吧!我一直以為東方的女孩都是柔情似水,溫柔可人的,”

    “那是指,在她們沒遇到色狼之前!”翁予雅立刻回道。

    “我也是蠻挑食的,不過難得遇見像你這麼有趣的女人,我就勉強降低一下自己的標准好了。”

    去!翁予雅聽了他的話,更加惱火,他說那話是什麼意思?

    “你在我的眼裡,才不合格!”她氣憤的叫道。

    德多聳了聳肩,對她的話不置可否,彷佛她只是在鬧脾氣似的,女人嘛!哪個願意承認自己在標准之下?

    “不過,瑕疵品總還是有它獨特的優點存在。既然你也覺得我不及格,咱們剛好可以湊合著用。”德多勾住‘顏憶’的肩耪,低頭對她露齒一笑。

    他就喜歡女人氣嘟嘟的模樣,看起來可愛極了!尤其是身材嬌小的東方女人,擺起這副臉孔,簡直就像洋娃娃一般可愛;雖然他還是偏愛性感尤物型的女人,不過在台灣這種小地方,他也就盡量不挑剔了。

    “誰要跟你湊合?不要臉!”翁予雅一手推著他,沒想到他還是穩穩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一下。

    她估測著他的身高,高了自己幾乎一個肩膀的距離,她少說也有一百六十公分,那麼,這個外國男人,說不定有一百九十公分了!加上他練了一身的肌肉,難怪怎麼推也推不動他!

    嘖,像座山一樣!

    “小矮冬瓜,想把我推開,還得再多吃幾碗飯。”德多讀出她心裡的想法,有趣的盯著她說道。

    “你才是腎上腺素分泌過盛的巨人!”翁予雅從他的手臂下鑽出,自己往後退開了幾步。

    山不轉路轉,反正都是拉開距離,自己閃遠一點也是一樣的道理。

    “恐怕,你往後都得跟我這巨人相處在一塊了,還是及早習慣,對你比較好。”德多訕訕一笑。

    “誰說非得跟你在一塊?我可沒答應要去意大利。”

    “這點可由不得你!”

    “除非你綁架我,否則我死也不會踏出台灣一步!”

    “嘿——‘顏憶’,我正有此打算,既然你也同意的話,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德多說箸,大步一邁,打算揪住她。

    而翁予雅早已算好了門邊的距離,快速的推開大門之後,便沖了出去。

    德多慢了那麼一步,再推開門追出時,‘顏憶’已鑽進電梯裡,溜得不見蹤影,他只好從逃生門的樓梯一階一階的往下追去。

    誰知,當地到達一樓時,還是慢了一步,  ‘顏憶’早已不知溜向何方……

    ☆☆☆四月天轉載整理☆☆☆☆☆☆請支持四月天☆☆☆

    在另一方面,翁予雅估算了幾秒鍾之後,才從十樓往下走回屋子,她根本沒有往樓下逃跑,反而是反逃到樓上去。

    事實上,剛才她根本沒坐電梯到一樓去,只往下跑了幾層電梯之後,就在五樓換搭另一座電梯,再坐上十五樓。

    現在,她施施然的走回自己的屋裡,關上大門之後,將門反鎖,安安穩穩的躺倒在沙發上。

    呵——沒想到她的腦筋也挺聰明的嘛!居然甩掉了德多那個家伙!

    四肢發達的人,自然頭腦簡單嘍!她就算沒他那麼高大、跑起來也不見比他快,但她的腦袋瓜可還沒生蚼龤I

    倒在沙發上,環顧著四周有點陌生卻又熟悉的環境,她開始努力思索著自己真正的身份……

    ☆☆☆四月天轉載整理☆☆☆☆☆☆請支持四月天☆☆☆

    搜尋了附近的大街小巷,德多找了好幾回,卻怎麼也找不著‘顏憶’的身影,他皺眉不斷思索著,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以自己的速度,以及‘顏憶’的腳程,怎麼可能輕易從他的視線中逃脫?

    但他明明看見她搭乘電梯離開了呀!除非……

    他精銳的眼眸一閃,轉身往‘顏憶’的住屋方向回去。

    難不成她還躲在家裡?

    他快速的回到‘顏憶’的住處樓下,卻被大廈的管理員阻擋在門口,不論如何也不讓他輕易進入住宅區。

    據管理員所說,是“某層樓”的屋主交代,強制禁止一名身高一百九十的外籍男子進入,如有失職,他便會受到嚴格懲戒;因為職責所在,即使在面對高大而氣勢迫人的德多,管理員仍舊用他那矮瘦的身體阻擋住德多,不讓他強行進入。

    德多憤然而束手無策的待在大廈外,遠遠望著那燈火通明的樓層,竟發覺陽台上站著一個女人,正眺望著樓下,他所站的方位。

    他幾乎可以感覺到‘顏憶’的心裡,正在嘲笑他的愚蠢!

    這下子,他真的和‘顏憶’卯上了,如果他沒辦法將她順利逮回意大利,他發誓將永遠不再踏上自己的國土!

    ☆☆☆四月天轉載整理☆☆☆☆☆☆請支持四月天☆☆☆

    翁予雅在屋子裡找了一整天,卻怎麼也找不到一張自己的照片。她不禁開始懷疑,這真的是她的家嗎?

    她翻箱倒櫃了一天,卻半點收獲也沒有;她想到腦子都快破了,就是怎麼也無法弄清自己的身份。

    那個自稱德多的男人,卻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顏憶,讓她也不得不開始懷疑自己似乎就是顏億;因為她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卻獨獨對“顏憶”這名字,有著熟悉的感覺。

    但,要如何證明呢?

    她氣綏的用抱枕將自己的頭壓住,氣得想槌自己的笨腦袋——為什麼會糊塗到忘記自己是誰?

    就在此時,電話鈐聲突兀的響起,由於翁予雅想得太過專心,以致於被電話的聲音,給嚇了一跳,瞪著桌上的電話許久,她才捉起話筒。

    “是你嗎?”電話一接通,對方就這麼問道。

    翁予雅聽得一愣愣的,不知該作什麼回應,她是誰?她到現在都還沒弄清楚。沒想到,居然有人電話一打來,就問:是你嗎?這叫她如何回答?

    “是你嗎?”對方又再次問道。

    “我?你要找我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翁予雅說著說著,居然鼻頭一酸,眼眶也跟著紅了起來,她吸了口氣,咬住下唇,突然覺得自己好慘!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是誰了,還指望誰能認得她呢?

    “你在哭嗎?”話筒裡又傳來問句。

    對方的一句話,讓翁予雅的眼淚忍不住決堤,她伸手抹著腮邊的淚水,卻怎麼也抑制不住悲傷的情緒。

    她覺得自己好懦弱!

    “……”翁予雅沒作回應,努力的壓抑住哽噎的聲音。

    “我知道是你,我只是想在你清醒的時候,跟你說聲對不起;其實,我也不想這樣害你的,可是,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倒楣的人會變成我自己。”顏憶在電話那頭努力的懺悔著。

    當顏憶甩下翁予雅,一個人落跑之後,她就被自己的良心給唾罵了一整天。

    在和養父聯絡之後,她終於杳清楚了意大利的超心理研究社,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組織。

    其實,說穿了就是在研究靈學的社團機構,這種機構在世界各國都存在著,以科學及客觀的角度來研究靈學的問題。裡面集結了世界各地的異能人士,開發人體的潛能,並透過科學的方式作為見證。

    因此,她猜測,那個外國男子八成是得知了自己的催眠異能,所以才會找上了她……

    問題是,她根本不想跟那種組織機構扯上任何的關系,在台灣她過得可逍遙自在了,她何必沒事找事做的去參加那種團體,讓自己成為被“研究”的對象?

    “你……你知道我是誰對不對?”翁子雅在電話那頭,焦急的詢問道。

    “你就是你呀!”顏憶無奈的說著。

    “我是誰。求求你,如果你知道的話,告訴我好嗎。為什麼我……”

    “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的。”顏憶低低的道。

    “這是什麼意思?你——”

    “我要掛電話了,我只是想跟你道歉,你別太在意自己的身份,否則,會過的很痛苦的……”

    如果她不去解除指令,翁予雅便永遠無法想起自己究竟是誰;如果她硬要去挖掘,只會徒然傷害自己的腦細胞罷了!

    “不!求你別掛電話,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只想想知……”

    嘟、嘟、嘟——

    翁予雅傻傻地望著聽筒,對方根本不理會她的提問,殘忍的阻隔了她的苦苦哀求。

    老天,她不要這樣迷迷糊糊的過日子!

    搗住微顫的唇瓣,翁予雅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淚水,一滴滴的從腮邊落下,滲入地毯裡,消失無蹤……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