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幸運星 第十章
    月笙瞇著眼,暗暗的,這是哪裡?有片葉子落在她臉上,她想伸手將它拂去,卻發現手有如千斤重般的舉不起來。

    一陣微弱的聲音傳過來,斷斷續續的,過了很久,地才發現那是出自自己口中的呻吟聲。躺在枯葉堆中,她可聽到各種蟲鳴鳥叫。有些冷,她覺得陣陣寒意充塞在四肢,身體也不由自主的發著抖,這是哪裡?洛平呢?

    淚水順著眼角滴在耳朵上,她想出聲喊叫救命,卻只能發出低沉的嗓音。恐懼攫住她所有的心思,老師呢?怎麼辦?有沒有人知道我在這裡?往事一幕幕的在眼前掠過,她想起爸爸、阿珠姨、佳玲、佳玲的兒女——子軒和子儀。思想就像在腦中裝了幻燈片般的,一張張一格格的顯影出心中所憶及的人。

    洛平!這個人影不時的迴盪在她腦海裡。他會多擔心,他知道我現在在哪裡嗎?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依賴他!想起洛平日常的噓寒問暖,一陣心酸湧上心頭,淚珠又溢眶而出。

    天空開始飄起毛毛細雨,打在臉上涼涼的,身上的衣服也逐漸濕透了。她突然記起以前看的一篇有關山難救助的報導,它上面指出:最重要的是要保持體溫,否則容易陷入昏迷而休剋死亡。  

    她使盡力氣的想撐起身子,但是手卻仍然舉不起來。她只好背抵住樹幹,以腰力抬起自己上半身。看到自己所在的位置令她倒抽一口氣,她在斜坡下方,恰巧被一棵樹所擋住,否則她早就滾下那洶湧的河水中了。

    試試自己的手臂,右手不能動,但是左手仍可活動,只是很酸痛。她在陰暗的天色中極力辨視,看到自己的外套就在前方不遠的地方,她拭著滿頭汗水,臉也因肌肉的拉扯而痛得扭曲。終於,她夠到外套了。將外套披在肩上,望著越來越大的雨。現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著別人來救她了。

    *  *  *

    洛平不耐煩的再一次想衝出去,但被岳父和阿珠姨攔住。他剛自一場極重要的會議中退席,因為李豪的這通電話,可能會使他失掉將近五千萬的生意,但是他若不來的話,他可能會失去月笙——他的妻子。

    接到老淚縱橫的李豪的電話,他火速的驅車趕到這間農莊暫設的搜查中心。據方儒箏所說,月笙是不小心摔下山谷的。望著窗外越來越大的雨滴,他的眉頭也越皺越緊。

    她身上穿的單薄衣裳能抵擋得住這刺骨寒風嗎?天又下著大雨,警方組成的搜查小組還討論著所有的可能性,他只想趕快趕到月笙身邊去,這麼冷又這麼黑,想到她孤零零的一個人躺在這山的某處,他的神經不由得又抽緊了。

    「……況且現在下大雨,溪水暴漲,如果她滾落谷底的話,現在可能也被衝到這裡了……」警方指著地圖,詳細地說。

    洛平大步的走到桌前那堆人面前。「還要多久你們才要開始救她?我等夠了,我現在就要去找她。」

    「武先生,你不要太著急,尊夫人一定不會有事的。我們設定幾個可能的地方後,再做地毯式的搜尋,這樣總比像無頭蒼蠅般亂撞來得好。」警員和藹的說著。

    「對不起,我只是太急了。想到她一個人,可能還受了傷……」洛平說著眼眶都快紅了。

    「我們明白你的心情,現在我們要出發了。」他打量一下洛平身上昂貴的西服和皮鞋。「我看你就在這裡等我們的回音吧!」

    「不,我跟你們一起去。」洛平堅決地說。「爸,阿珠姨,你們就在這裡等吧!」

    「不行,我們也去,人多好辦事。」李豪和阿珠姨堅持要一起去,無論怎麼勸都勸不聽。

    所有的人浩浩蕩蕩的跟在方儒箏身後,朝著月笙出事的地方前進。警察及趕來支援的拯救隊,一路上無線電的嘈雜聲不絕於耳。洛平心思複雜的走在岳父身邊,不時的攙扶他和阿珠姨,雨漸漸小了,月光將地上照得光澈耀眼,他的心卻平靜不下來。

    困擾他的是——月笙為什麼會跟方儒箏到這種深山野地來,月笙出門前交代阿琴,她頂多半小時就回家了。難道是方儒箏綁架了她?想到這裡,他看了眼垂頭喪氣的方儒箏。另一個令他不解的是——月笙怎麼摔下去的?

    總算,方儒箏停下來,指著一個地點。「就是這裡,月笙就是從這裡摔下去的。」

    搜查人員立刻將裝備卸下,三三兩兩的勘察地形,檢查裝備。洛平打量著四周環境,他想不透,在這麼寬廣的路上,月笙怎麼會摔下去?難道是被推落山谷,或者她在躲避些什麼?想到這點令他臉色更加陰霾。

    月笙凝神的想辦法集中精神去辨認那些聲音,但是只能無奈的放棄。好幾次,她都以為自己聽到人聲了,但是不久又發現那可能只是自己的想像。

    雨停了,她哆嗦的扯扯貼在身上的濕衣服。這時候她的心境反而清明起來了,她發覺自己對洛平的感情一直都在與日俱增,她曾以為自己心中愛著的人是方儒箏,仔細剖析之後,她可以確定的下結論——她根本就沒有愛過方儒箏。

    他是她少女時代對愛情憧憬所投射出的孺慕之情,除此之外,她完全沒有想像過與他共同生活的可能性。她甚至將他當個偶像般的崇拜,把他的一言一行都理想化了,不曾將自己的心思調整到以看一個男人的眼光看他,這也是她今天會那麼震驚的原因。

    上頭又傳來類似收音機的聲音,她虛弱的笑笑,別再胡思亂想了,在這裡怎麼會有收音機?但心底又有另一個聲音反駁著她——也許是路過的人。

    想到這裡,她用盡全力的喊著救命。仍然沒有回應,也許真的是我的想像在作怪吧!上面根本沒有人呢。想想父親、想想洛平,淚水又潸潸而下。

    *  *  *

    洛平仔細地傾聽著,剛才一瞬間,他彷彿聽到月笙在喊救命,但在強勁山風的吹拂下,馬上又消失無蹤。他知道月笙就在這裡,他可以確定,就像他和她雖然在不同的房間,但是他可感覺到她就在他附近的那種感覺。

    搜查人員從月笙墜下的地方開始搜尋,他們手中的手電筒在漆黑的樹林草叢間特別醒日、但是洛平卻覺得月笙不在那邊,她應該在樹林的這一邊。他沒辦法解釋,但是他就是這樣覺得。

    不假思索地,他拿起手電筒,從這一邊下去找。昂貴的西裝和皮鞋在滑跤幾次後大概也報廢了,他揮手撥去擋在面前的芒草,專心地找著他的妻子。

    *  *  *

    有種螅螅唆唆的聲音傳了過來,驚醒快要昏睡過去的月笙,是誰?她滿懷希望的想著,但是另一個想法卻令地不寒而慄,是野獸嗎?她慌張的想避開,但是卻虛弱的站不起身子。突然有道強光照著她的眼睛,月笙嚇得驚叫一聲隨即昏了過去。

    *  *  *

    洛平大喜過望的跑到她身旁,幾個聽到月笙叫聲的拯救員也趕了過來。一位山區的醫生先替月笙檢查傷勢,據他表示,右手骨折,其他部位只是皮肉擦傷。不過,體力耗費太大,情況危急,也有可能有腦震盪的現象。醫生幫月笙簡單的固定好右手臂後,洛平不顧眾人勸告,堅持抱她走向上面,而不願讓拯救隊員作個擔架運送她。

    包括方儒箏在內的眾人看到洛平抱著月笙出現,馬上圍了過來,幾位拯救人員立刻拿毛毯將月笙包住。公司的司機打開後門,洛平抱著月笙坐進去,接過司機手中的大哥大,他咬著牙下命令——

    「馬上準備好病房,請醫生們都到場。〕收了線,司機立刻載著他和李豪及阿珠姨向醫院馳去,現場只留下洛平的助手處理善後。

    洛平搓揉著月笙冰冷僵硬的手腳,她臉色是如此的蒼白,沒有一絲血色,令人觸目驚心。此刻,她的睫毛蓋在蒼白的臉上,強烈對比下,教他著實心痛不已。

    「老張,暖氣開到最強,夫人要保持溫暖。〕他向前座輕聲地說。

    李豪則是流著淚的摸摸月笙冰冷的瞼蛋,不時的拭著淚水,低聲呼喚月笙,阿珠姨在旁擔憂的安慰著他,只恐他的血壓又高起來。

    「爸,月笙不會有事的,您要保重身體。」洛平誠懇地說,其實他心裡也沒多大把握。

    「我就月笙這個命根了,她要是沒有了,叫我怎麼活得下去?我的月笙還這麼小,怎麼這樣命苦啊!〕李豪哽哽咽咽地說著。

    〔爸,您不要難過,月笙一定會沒事的,我會要醫生不惜一切代價救活她的。」洛平想起方儒箏,及他那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忍不住咬牙切齒地說。

    車子停在了急診處,手推車及醫生護士等候著。一看到洛平抱著月笙走了進來,醫生們立刻上前,有的量體溫、脈搏,有的檢查著她的傷勢。護士們忙著洗傷口,有的人則扶者搖搖欲墜的李豪,到一旁休息。

    —個院長摸樣的人走過來,洛平立刻迎上前去,〔林伯伯,我太太她……〕

    院長舉起手,嚴肅地看著他。「洛平,我們盡力,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她在外面待太久了,流血量過多,也有可能已經得肺炎了,你先去休息,把她交給我們吧!」

    「我怎麼放得下心?」洛平焦急的心情溢於言表。

    「你幫不上忙的,為她禱告吧!〕院長說完,匆匆忙忙的進人手術室中。  

    *  *  *

    手術室的燈持續的亮著。門外李豪不住擦著眼淚,阿珠姨則是手持念珠不斷的念著佛,洛平閉起眼睛卻總是見到她默默不語咬著唇流淚的情景,歷歷在目。

    「怎麼樣?月笙怎麼樣了?」聞訊而來的佳玲,慌慌張張地問。

    「還在手術室。」洛平起身讓她坐下,指著手術室低聲地說。

    「佳玲,麻煩你跑一趟了。」李豪感慨地說。

    佳玲握住他的手。「李伯伯,您這樣說就太見外了,我跟月笙比親姊妹還要親,我來也是應該的。」

    李豪還想再說什麼,這時手術室的門一開,神情疲憊的院長走了出來。他拍拍洛平的肩,洛平臉色大變的看著他。

    「月笙她……」話未說完,他就想衝進去。

    「我們盡力了。大人是保住了,至於孩子,很抱歉。好在她還年輕,以後還可以再有的……」院長攔住他,委婉地說。

    「你是說……」洛平疑惑地看著他。孩子?難道月笙已經懷了他的孩子?

    「她自己大概還不知道。才一個多月,只是個小胚胎。洛平,以後你們還是能有孩子的。」院長說完一招手,護理人員推著月笙出來。

    護理人員將月笙安置在院內最舒適的頭等病房中,兩三個護士不時的檢視著她的情況。

    洛平震驚得說不出話。孩子,他的孩子,來不及出世就已經夭折了。想起月笙一再央求他生孩子的往事,如果她知道失去孩子,會有多傷心?

    他站在床頭看著她。經過醫療的她,看起來已經有些血色,但仍是昏睡狀態,醫生進進出出,交代著護士一些注意事項。

    把沙發床拉開讓李豪休息,工友又送來兩張躺椅給佳玲和阿珠姨。雖然洛平一再要佳玲回家,家中有兩個稚齡兒女,她卻堅持不肯。

    「孩子有我公婆跟洪志成,我來陪月笙他們都很贊成。倒是你自己該好好休息一會兒,別累垮了。」佳玲笑著說。  

    「洛平,佳玲說得對,你可要好好保重身子,別累壞了。」李豪沙啞的說著,擔憂愛女情況下,使他彷彿一時之間老了十歲。

    「我知道。」他看看身上沾滿泥塊的衣服及鞋子,打電話要阿琴準備好一些他和月笙的衣物,等司機回去拿。

    *  *  *

    月笙拚命的向前,她想回家,想回到洛平身邊,回到她愛的人身邊——她突然領悟了,原來她一直都愛著洛平。這份情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她努力的回想,終於,呵,是那一天,他從黃董手裡救下她時,好感的種子就是在那時候種下的。

    手臂上的疼痛將她自沉思中喚醒,她在哪裡呢?洛平來救她了嗎?那道光線一閃,是有人發現她了嗎?還是猛獸?她要警告洛平,不要過來。這時她又看到方儒箏向她追來了。她要逃走,對,一定要逃……

    「洛平,洛平……不要,老師,不要,救命啊!洛平……」斷斷續續的呼叫求救聲自她口中溢出,虛弱的她喘著氣地叫著。

    洛平心如刀割的看著她,護士們請來醫生,打了一針,月笙又回復昏睡狀態。

    整夜這樣反反覆覆折騰列天亮。洛平換上老張送來的乾淨衣物,心情沉重的站在床前看著她。醫生剛才已經宣佈她脫離危險期了,現在只等她醒過來。

    月笙整夜的囈語只給他一個念頭:出事時,方儒箏到底是對她說什麼或是對她做什麼?她的反應為什麼那麼激烈?她到底是怎麼摔下去的?

    方儒箏的說法是他們到那邊散步,月笙一不留神就摔下去了。洛平很懷疑他的說法,月笙不是個粗心的人!

    吃過早點的佳玲拎著一袋早餐上來給他們,她拿著三文治和牛奶給他。

    「我吃不下。」這是事實。

    「吃不下也得吃,你累了一晚上了,再不補充營養,身體會受不了的。況且,月笙也不會高興看到你弄壞身子的。」佳玲說簻G牆三文治和牛奶塞進他手裡。

    洛平食不知味的嚼著手中的三文治,現在只等月笙早點甦醒,才能明白整個來龍去脈了。

    *  *  *

    月笙覺得自己飄浮在一堆軟軟的棉花上,四肢僵硬,右手臂傳來陣陣刺痛。雖然眼皮仍沉重得睜不開,她卻可以清清楚楚的聽見別人說話的聲音。

    「你坐下來休息一會見吧!你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休息一下吧!」這是佳玲的聲音。

    「沒關係的。」洛平的聲音。

    爸爸和阿珠姨的聲音也催促著洛平去休息,而她最親愛的那個人只是頑固的拒絕著。

    「洛平……」月笙吃力的吐出這個名字,感覺有人用水在她乾裂的唇上潤澤著。

    「洛平……」她再叫一聲,感到有人在她唇畔輕輕吻了一下。

    「我在這裡,月笙,我就在這裡守著你。」洛平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她微笑的再次睡去。

    *  *  *

    〔她到底要不要緊,已經三天了,怎麼還不醒過來?」洛平來回踱步地問著醫生。

    「武先生,病人的體質不同,很難指出個明確的時間,你要有耐心。」醫生慢條斯理地說。

    「耐心,耐心,我已經等了三天啦!再等下去我會發狂。〕洛乎抓抓凌亂的鬈發,無奈地說。

    「對不起,尊夫人一切都十分良好,大概很快就能醒過來了、失陪!」醫生說完,帶著巡房的實習醫生們一起出去。

    「洛平,怎麼啦?月笙怎麼啦?」林雪嬌和武亞夫急急忙忙的走進來。「我跟你爸爸剛從大陸回到香港,就看到你助手的傳真,月笙怎麼啦?」

    「爸,媽,月笙摔下山溝,手折斷了,到現在還昏迷不醒!」洛干低聲地說。

    「山溝?哦,親家,不好意思。我們去大陸做生意,聯絡不上,今天才趕回來。」林雪嬌面面俱到的跟眾人打招呼。「怎麼會掉到山溝去呢?洛平,你怎麼這樣不小心?」

    「親家母,不要怪洛平,是月笙自己摔下去的,跟洛平沒關係,還是洛平下去救她上來的呢!」李豪不好意思地加以解釋著。

    「沒傷到其他筋骨內臟吧?月笙可是咱們武家的寶貝媳婦兒,將來傳宗接代可都要全靠她了。」林雪嬌摸摸月笙的額頭,絮絮不停地說。

    「媽,現在是月笙的身體要緊,其他的以後再說。」洛平輕聲地說。

    「我去找醫生問問看。亞夫,你就在這裡陪親家說說話,我去晃晃。」林雪矯說完,跨著大大的步伐出去,洛平想追阻她卻來不及了。

    「爸,」洛乎決定亡羊補牢的先跟父親明說。「月笙這次受傷……掉了胎兒。」

    「什麼?我的孫子沒有了?」武亞夫怒氣沖沖的跳起來。「怎麼回事?月笙會跑到深山野地去跌倒,是不是你欺負她了?」

    武亞夫嚴厲的指責著自己的兒子。看洛平默不做聲,他誤以為洛平默認了,更是火上加油。

    「我怎麼告訴你的,娶了她就要好好珍惜她。看看今天弄到這種場面,我們怎麼跟親家交代?」武亞夫說著迎面就是給洛平一巴掌。

    「怎麼回事……」剛進來的林雪嬌詫異的看著頰上紅腫的洛平和餘怒未干的武亞夫。

    「剛才醫生告訴我,月笙流產了。這是怎麼回事?洛平,月笙懷孕的事你怎麼沒告訴我?」林雪嬌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你們別問了好不好?反正都是我的錯,這樣可以了吧?」洛平突然的大吼,令眾人嚇了一跳。

    「親家,親家母,你們也就別再責備洛平了。他整整守了三天,壓力夠大了。看他這樣折騰,我也捨不得他。」李豪揩著眼角說。

    *  *  *

    月笙聽得分明,心裡一直在吶喊著:「你們不要怪洛平,都是我不好。不要怪洛平!」可是他們好像都聽不到她的話,她焦急地想起來。

    「你們快來看!她的手指在動了,快……」坐在床畔的佳玲突然大叫。

    洛平一個箭步向前,神情專注的盯著月笙蒼白的臉。「月笙,月笙,你聽得到我叫你的聲音嗎?月笙。」

    月笙緩緩的張開眼睛,首先映人眼簾的就是洛平焦急的容顏。她伸出手去,在他凹陷的雙頰慢慢的觸摸著。「洛平,你瘦了。」

    「沒關係,只要你沒事,我不要緊的。」洛平激動的擁著她,輕聲地說,淚珠溢出滿佈紅絲的眼睛。

    「我一直聽到你叫我的聲音。洛平,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月笙輕輕的拭去洛平的淚水,哽咽地說。

    旁邊的林雪嬌打著圓場。「哎呀,月笙醒了就好啦。親家,我看咱們就先去吃點東西,我再叫司機送你們回去休息,這裡就讓他們小倆口說說話。」

    等他們都出去了,洛平仍緊緊的摟著她。「月笙,月笙,你嚇死我了。每天我只能無助的在這裡守著你,雖然醫生一直告訴我你沒事了,可是你卻總不醒來,讓我等得好心急。」

    「洛平,對不起。我不該跟老師到山上去的……」月笙抽噎地說。

    洛平捧起她的臉蛋。「月笙,你願不願意告訴我,你為什麼會跟方儒箏到那裡去的?」

    月笙淚眼迷離的望著他。「老師要跟芙蓉姊離婚了。他要出國去唸書……他,他要我跟他一起走。」

    「哦?」洛平臉上的線條瞬間冷硬了起來。「你想跟他走嗎?」

    月笙用力搖著頭。「不,我已經告訴他——我不能離開你的。」

    「為什麼?月笙,當初我們結婚時,我就說過了。所有的債務一筆勾消,如果你是為了錢……」洛平望著窗外飄忽的雲朵,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洛平……」月笙焦急的大口喘著氣。「請你聽我說……」她伸出手想碰觸他,他卻離開她身旁。

    「如果你真想跟他走,我會成全你的。」洛平放開她,雙手撐在窗框上,低聲地說。

    「洛平,我不會離開你的,因為我愛你。」月笙輕聲地說。「你聽到了嗎?我愛你……」

    洛平猛然回頭地看著她。斜倚在床頭的月笙,烏黑的長髮全攏到一側,她兩眼瞪著地,頰上飄著兩朵紅霞。他上前的蹲跪在她面前,將她的手貼在自己臉上。

    「月笙,月笙,你是不是說出我日日夜夜所想要聽的那句話?」洛平激動地吻著她的手問。

    「洛平,我真太糟糕了。我愛你這麼久,自己卻一直沒有發現。你相不相信我好久好久以前就已經愛上你了?」月笙越說臉越紅,最後臉幾乎都埋進被單裡。

    洛平欣喜的抱住她。「無論什麼時候。月笙,只要你心裡有我,那就足夠了。」

    「洛平,對不起!孩子沒有了,我本來想確定後再告訴你的……」月笙囁嚅地說。

    洛平揉揉她的頭。「小傻瓜,反正我們還會再有其他的孩子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你的身體養好再說。」

    「洛平,你會不會怪我?」月笙還是不放心地問。

    洛平扶她在床躺好,拉上被單。「好好休息吧,我在這裡陪你。」但是,在他心裡仍有個謎團,揮之不去。

    *  *  *

    洛平輕輕的用手指彈著桌面,他不耐煩的再次望著牆上掛鐘,他所約定的人已經遲到了。他拿起桌上的相框,月笙抱著一隻農場裡的德國牧羊犬笑得像朵花。

    內線響起,秘書通知他來客已到,他放下相片,好整以暇地等著他。送他進來後,秘書點個頭即出去。  

    「方先生,請坐。」他跟方儒箏在沙發上坐定。

    待秘書端了茶出去後,他才開門見山的說出他的疑問。「方先生,我想知道內人是怎麼會跟你一起到那個山坡上去的。據我所知,內人以前是你的學生,但是,我想這應該跟她摔落山溝沒什麼直接的關係吧?」

    方儒箏抬起頭,渴望地看著他。「月笙沒事了吧?我想去看她,但是護士不讓我進去。」

    洛平一哂。「她沒事了,現在只需要慢慢休養。」他定定地盯著他看。「她流產了,對身體損耗很大。」

    「流產!」方儒箏雲驚地望著他。「我,我不知道、她根本沒告訴我!」他手足無措的看著手中的杯子。

    洛平雙手交疊的放在膝蓋上。「方先生,我想內人並沒有必要告訴你,畢竟那是我們夫妻間的事。」

    「夫妻!」方儒箏仰頭狂笑,笑得淚水直流。「如果不是陰錯陽差之下,月笙又怎麼會嫁紿你。我全心全意的守候著她,但是,卻失之交臂,錯手將她讓給你。」

    「方先生,月笙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了。」洛平沉聲地說。

    「如果她離開你,我就可以帶她遠走高飛了。那天是我太急了,所以驚嚇到她。等她身體一復元,我立刻就帶她走。」方儒箏志得意滿地說,眼神中散發出一種異樣的光彩。

    洛平鐵青著臉的看著他。「方先生,我再告訴你一次,月笙是我的妻子。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她不會跟你到任何地方去的。回家吧!尊夫人在等著你呢!」

    方儒箏不吭聲地站起來。「我愛她。」

    洛平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他打開門。「我不送了,方先生。」

    方儒箏則是板著臉快速走出去。洛平望著他的背影,心思洶湧得呆立了一會兒。

    *  *  *

    洛平面無表情地盯著面前那疊比字典還厚的報價表,他心裡一直很不踏實的騷動著。主持這個會議是他三星期前排定的,但是心中惦記著醫院中的月笙,令他沒法子發揮慣有的冷靜和條理分明。

    「所以,根據市場調查……」他推開椅子,環著室內踱著步,他已經坐不住了。雖然三分鐘前才打過電話,但是他現在又想起月笙……

    他揮揮手,示意手下接手他的位置。抄起桌上的電話,他自顧自的走到走廊上。

    「喂!」月笙甜甜的嗓音傳來,令他精神一振。

    「月笙,是我。還好嗎?」他臉上堆著濃情蜜意,令擦身而過的女職員詫異地揚起眉。

    「很好啊,你剛才不是說要開會嗎?」

    「我很想你,你現在在做什麼?」他輕聲笑著問。

    「我在吃腰子,剛才媽媽叫阿琴送來的。她說我流產了也要好好的補一補。蠻好吃的!」月笙像是想到什麼,頓了一下。

    「好吧,我去開會,你好好休息!」他輕聲細語地說完即收了線,返回會議室。

    *  *  *

    月笙面露驚懼之色的看著眼前的人,她顧著和洛平講電話,沒注意到這個不速之客。她馬上拿起大哥大想撥電話給洛平,他卻撲上來搶走她的電話。

    「老師,你想幹什麼?」月笙往床邊縮著說。

    方儒箏將大哥大放在床頭几上。「月笙,我對不起你,讓你受到這種傷害。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補償你的,我發誓!」

    月笙訝異地瞪著他。「老師,我告訴過你,我不會跟你走的。我愛洛平,我不能離開他。」

    方儒箏的表情就像遭到電殛般震驚,他緩緩的搖著頭。「月笙,你在騙我是嗎?乖,穿上鞋子,我帶你離開這裡。」他把月笙床邊的拖鞋併攏,勸誘地說。

    月笙東張西望的看著門口,奇怪,剛剛還在的護士怎麼不見了?她不動聲色的向右避移動,出其不意的按動喚人鈴所連接的電線。

    「來,快穿上鞋子,我帶你走。」方儒箏臉上現出一種狂熱神采,他的眼神渙散。月笙突然覺得他似乎不是在對她說話,而是對某個她看不見的對象說話。

    「來,我幫你穿上,快!」方儒箏伸過手來想攙扶月笙,她誤以為他要捉住自己,驚叫的閃避他的手。

    長長的點滴線讓她不能自由活動,拉扯之間針頭令她非常疼痛。為了能下床脫逃,她忍著痛自己拔掉點滴的針頭,向門口跑去。

    「月笙,你要去哪裹?沒有穿鞋子,腳會受傷的!」方儒箏追著她,著急地說。

    ——血,一灘紅艷的液體正從她體內流出,沿著大腿而浸漏身上絲質白袍。

    有人拉開門,月笙只聽到一陣恐慌的叫聲——「你是誰?你對她做了什麼?〕隨即昏了過去。

    *  *  *

    溫柔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月笙輕輕地喟歎一聲又跌人夢境。她感覺到有人在她額上探著溫度……有個吻在她唇邊逗留……有些人在床邊低語著……但是,有一雙手卻一直沒有放鬆地握著她的手。

    她睜開眼睛,窗外是燦爛星空,有個人正伏在她床頭睡得很沉,她含笑的看著他。即使在睡夢中,他仍然俊美得有如天上神祇,渾身敵發出貴族般的魅力,她想伸手為他拉好滑落的毯子,卻發覺自己的手仍安穩的在他手中。

    「你醒了?」洛乎睡眼惺忪地問。在她唇畔吻了一下,彷彿他每天都這麼做似的。

    「嗯,你為什麼不到沙發床上睡呢?」她心痛地問。

    「我要你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我。月笙,以後你可以安心了,方儒箏已經被送進療養院了,他伯父母親自送他去的。他們說他在念高中時就有些異常,是類似偏執狂那種的躁鬱症。他們以為他已經痊癒了,沒想到他現在又病得這麼重。」洛平皺著眉道。

    〔這麼可怕,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平常看起來都很正常,看不出來有這種病……」月笙心有餘悸地說。  

    洛干拍拍她的背。「過去就算了。我等你病好了,再帶你到農場去住,好嗎?〕

    「真的?洛平,我覺得有你在我身邊,我真的好幸福。以前我怎麼會懷疑你對我的感情,不對,應該說是我不能確定我的心。」月笙失笑地說。

    「現在你能確定了嗎?武太太。」洛平笑著幫她把枕頭整理好。

    「嗯,洛平,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有時我真的好害怕我會報答不了你的感情,又怕有一天你會離我而去,洛平,我該怎麼辦呢?」月笙幽幽地說。

    洛平只是細膩地將她的頭髮攏在腦後。「什麼都不要做,只要靜下心來跟著我的腳步,不要離開我。如果有一天,我心愛的你離開我了,我難保不會變成像方儒箏那樣……你知道嗎?」

    「我不會離開你的。」月笙死心塌地的說。

    「有時我覺得你像是蝴蝶般的炫日。我想捉住你,又怕刮傷你美麗的翅膀;放你走,卻又捨不得。我希望你能為我停下腳步,我知道自己或許不是最好的,但是我願意付出我所有的一切。」洛平誠懇地說。

    月笙感動的樓住他的脖子。「洛平,我會為你停下腳步的,我會為你的深情停留的!」

    清晨第一道的旭日射出它的光芒,將病房照耀得金黃奪目,月笙心滿意足的躺在洛平懷中,此生她再無所求。

    (完)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