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愛貝勒 第九章
    「都答蠻。」頊珩扶邵福晉回房裡歇息之後,就帶著愉悅的心情火速跑來都答蠻的房間裡。

    過去是他誤會她了,他想來和她道歉。可是當他一打開門,回應他的卻是空蕩蕩的房間。

    這麼晚了,她會去哪裡?

    生活中已經習慣了有她的存在,現下她突然不見,讓頊珩心中莫名地擔憂了起來。

    頊珩跑到塔木拔所居住的客房想問她的下落,結果他一打開門,裡頭也是空無一人。他又衝到馬廄,巴憐已經不見了。頓時一張俊臉冷如寒冰,他心中已經猜到了大概。

    他寒著一張冷酷的臉,原本愉快的心情,頓時燃起狂焰,他才走到大門,就發現門口兩個侍衛皆已昏倒在地上。

    「快醒醒!」他伸手粗魯地搖著兩人。冷肅的一張俊臉在暗夜中顯得更加可」。

    「啊?」一名侍衛被頊珩猛地一搖,倏地從恍惚中轉醒,揉揉還在發疼的後腦勺。等他看見來者是何人的時候,神智頓時清醒,抖著聲,趕緊跪下請安。「貝勒爺吉祥。」

    在府裡待了那麼久,他可以明確的感受到現在的頊珩貝勒正在發火中。

    「這是怎麼一回事?」頊珩平穩低沉的語氣,令人聽了不禁打從心底發了個冷顫。

    「小的……小的也不知道,只知突然之間就莫名其妙的被人拿了一根木棒從後腦勺給重重敲了下,然後我就昏厥在地了。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我就不清楚。」

    「可知是什麼人?」一聽,他已經清楚知道誰會這麼做了,但他還是想再確定一次。

    「我記得……啊,對了。」一抹殘餘的短暫回憶倏地閃過守衛的腦海中。「我記得在昏倒前有聽見馬兒的嘶鳴聲,剩下的小的就不知道了。」

    馬兒嘶鳴?是巴憐!

    這會兒能肯定都答蠻和塔木拔已經離開這裡了。在她從他身上得到玉仙子之後,她竟然有膽子從他身旁逃走;而且竟然是和塔木拔私逃!她跟塔木拔的關係根本就不是那麼的單純!

    可惡,她竟敢欺瞞他!

    從頭到尾,她不過是為了玉仙子而待在他身旁,竟還口口聲聲說她喜歡他,這跟本是在耍弄他的感情。

    她到底把他當成了什麼?

    招之則來,揮之則去的人嗎?

    頓時他的一張臉更加冰冷了,深幽的黑瞳中閃爍著熊熊的怒火。黑夜中的強風吹起他幾繒黑髮,飄揚在他緊抿的薄唇和英挺的鼻尖上,狂烈之氣讓人難以預料他此刻複雜的心情。

    「貝勒爺請息怒!」侍衛看著頊珩一臉的怒容,以為他是在生氣他們沒有克盡職責。

    他們知道平時貝勒爺都待他們下人很好,但是他們也深知貝勒爺是絕對禁止下人打混的。

    他們趕緊迭聲向他求饒道:「小的該死,是小的沒有注意到,才會……」

    「好了。」頊珩手一揮,「這件事情不怪你們。」

    「謝謝貝勒爺。」

    兩名侍衛原本懸巖的心這才放下。

    「幫我備馬。」他的口氣仍舊冰冷。

    二名侍衛一聽到命令,立刻從馬廄裡頭牽來一匹頊聽最為喜愛的黑色駿馬。

    頊珩輕身躍上高大的馬背,動作灑脫利落。「我會離開府邸一段時間。請你們告訴我額娘請她先待在府裡,掌管府裡的事,晚些時日再回去。」語畢,他勒緊韁繩,往遠處飛奔而去。

    「貝勒爺!您要去那裡?」

    頊珩沒有回頭,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眼中閃過一絲促狹的光芒,隨即消失在黑夜的盡頭。

    ???

    「娘!」

    都答蠻還沒騎到她所居住的地方,遠遠就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帳外吹著冷風,眺望著遠方。

    那是她日夜想念的母親正殷切地盼望著她的歸來。

    她克制不住思念娘親的衝動,一揚鞭,巴憐便加快地跑了起來。

    「女兒,你可回來了,娘可想死你了。」她一見到都答蠻回來,心裡頭雀躍不已。女兒離家那麼久,終於回到她身旁來了。這些日子以來,女兒她可都是怎麼生活的?

    「對不起,讓您擔心了。」都答蠻看見娘親無端的又多了幾根白髮,她就覺得好心疼。

    都答蠻看著母親憔悴的模樣,她不禁為自己私自遠行的由莽行為而對母親感到歉疚。

    不過她不會再讓母親替她操心了,因為她這輩子都不會再離開蒙古,也不會再跟他見面。

    「沒關係,別介意,只要你回來就好,其餘的都不重要。看見你回來,就放心多了。」

    「娘……」

    都答蠻緊緊地抱著母親,激動地淌下兩行淚水。

    在一旁的塔木拔見她們母女重聚,心底也跟著感動不已。

    「咱們進去吧,外頭風大。」

    都答蠻和她母親正要走進帳裡去時,一大群來者不善的人個個騎著馬,突地包圍住他們。

    「站住!一個都不准走。」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首領的人出聲喊話,眼中滿是詭譎難辨的神情。

    「你們是誰?」都答蠻對喊話的人嬌聲喝著。

    「丫頭,你可真有種,敢這樣對我說話。」

    「都答蠻,這兒沒你的事,你快騎著巴憐離開,這裡先由我來應付。」塔木拔一挺身,擋在她們前面。

    「我給你們的時間已經到了,今天你們如果沒把玉仙子交出來,誰也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你們想要玉仙子?可以。」

    都答蠻擋在母親前面,和帶頭的人談判。「先讓我見我父親,我就把玉仙子給你。」

    首領用眼神示意隨從,他們便把都答蠻的父親狠狠地給拖了出來。

    「爹……」

    她心疼地看見自己的父親雙手被人反綁在後面,蓬頭垢面,衣衫也凌亂不堪,她都快認不得這是她爹了。她甚至不敢想像這些日子以來,父親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她忍不住欲衝上前去,卻被兩人擋住了去路。

    「人你已經見到了,現在你該把玉仙子拿出來了。」

    都答蠻氣憤地從衣襟裡掏出一對玉仙子,丟給他們,滿是怒氣地說:「拿去。」

    來人生怕玉仙子跌落在地會給摔破了,輕輕一翻身,身手利落地跳下馬,足尖一點,在半空中接住了一對玉仙子。

    只見他嘴角立即扯出一抹獰笑,正得意洋洋地得到了他想念已久的玉仙子。一攤開手,看見手掌中的一對玉仙子,倏地臉色變得恐怖。

    「這是假的!」

    「什麼?」

    都答蠻駭住了,這玉仙子怎麼可能會是假的?難不成是熙懈窀窆室餑眉俚鈉她?

    「不可能會是假的,你一定是弄錯了。」都答蠻不禁有些心慌。

    「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才說完,那男人便將玉仙子扔在空中,舉起劍往空中一揮,玉仙子頓時碎裂,散落在眾人眼前。

    「玉仙子可是對上等的好玉,真正的玉仙子,即使用劍在上面劃上十幾刀,王仙子的表面還是依然光滑如初、毫髮未傷。真正會受到損傷的反而是劃過玉仙子的那把劍。」

    「怎麼會是這樣子呢?」

    這時她才突然想到在王府裡時那婦人曾對她說,要是用利劍在那玉仙子上面劃一刀,那利劍還會被玉仙子磨鈍刀鋒呢!

    「丫頭,我可沒空陪你玩這種小女孩該玩的遊戲。」

    他冷眼一瞥,說完,身旁一大群手下的劍全都出了鞘,殺戮之意不言自明。「本大爺已經很久沒有再嘗過殺人的快感了。今天正好讓我一逞痛快,拿你們母女試劍!」

    塔木拔見狀,隨即奮不顧身的擋在都答蠻和她母親面前揚聲說道:「你們快走。」

    「不行,我不能丟下你而苟且偷生!」都答蠻向塔木拔回嘴:「要死也要死在一塊。」

    「別再說那麼多了,能活一個就算一個。」塔木拔急著開口道。

    「別傻了,今天你們誰也逃不了的。」

    來人突然咧嘴而笑,平靜無波的眼不帶一絲感情。

    「今天就讓我們送你們上西天吧,兄弟們,給我殺!」

    ???

    「住手。」一道白色人影倏地輕踩過那些人的肩上,沉穩地落定在都答蠻一干人面前。

    「頊珩……」都答蠻看見那抹令她刻骨銘心的身影時愣住了。她萬萬都想不到,她今生今世還能夠有機會再見到他一面……生怕他突然的出現是自己的綺麗幻想。

    「沒關係,一切有我在。」

    他聲音出奇地溫柔,吹皺都答蠻心裡一池春水。他繼而轉頭對那首領道:「你要的玉仙子在我手中。」

    「你是誰?」

    「我是頊珩貝勒,是我朝皇上收的義子。」

    「哦,原來你是那邵王爺的兒子。想不到你們那皇帝還挺喜愛你的,在十幾年前你阿瑪死於我們的亂劍之下後,還肯收你為義子。」這首領表情淡漠,無所謂地聳聳肩。

    「今天你獨自一人前來,八成已沒有再活著回去的機會了,真是可憐,父親慘死在我手中,兒子也喪命在我手下。」他嗤笑道。「是這樣嗎?」

    頊珩英挺的劍眉一挑,唇角勾起一抹邪笑。「那你看看四周吧,究竟是我活著的機會比較大,還是你苟活的機會大呢?」

    他們這時才發現,不知何時,周圍已旌旗蔽日,他們已經被一大群清兵包圍住了。

    「頊珩,就是這些人嗎?兩三下就解決了。」世憬帶領著兵馬,掛著一貫的詭笑,神色自若地對著頊珩說道:「我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了呢,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

    「我想我們這筆帳有得算了。」頊珩雙手抱胸,一派優閒地對著首領道。

    「看來你今日是有備而來。」

    「彼此彼此!」

    「殺!你們給我見一個就殺一個。」

    那男子一喝令,他的手下頓時全都和世憬所帶領的清兵廝殺了起來,頓時兵戎相見,刀光交錯。

    都答蠻趁場面混亂之際,趕緊扶著母親離開,不料卻從背後射來一枝餵了毒的箭,刺中都答蠻的右肩。

    都答蠻肩頭吃痛,鮮紅的紅頓時流了出來。

    「都答蠻!」頊珩一見狀,立即停止和人交手,上前扶住她欲倒下的嬌小身子。都答蠻順勢倒入他的懷中,血流不止的傷口染紅了頊珩的一身白袍,看起來極為觸目驚心。

    「哈哈!沒想到吧?你的愛人被我射中了一枝毒箭,看來是活不久。」那首領一說完話,就被世憬從背後刺入,一刀穿心,倒地而死。

    「頊珩,今生能夠再見你一面,我真的很開心,我沒想到你會來這裡……」都答蠻氣若游絲的在頊珩溫暖的懷中喘息著。

    「你先別說話。」頊珩趕緊打橫抱起她,卻被都答蠻阻止。

    「不,讓我說完。我怕我等一下閉上眼睛,會再也醒不過來。我更怕會忘了你的臉、你的長相。」

    都答蠻一雙柔黃撫上頊珩俊美的臉龐,摸著他深明的五官,要把他的俊容記得清清楚楚的。

    「你別亂說話。」頊珩一聽都答蠻這麼說,心中更是忐忑不安,生怕就要失去她。

    「頊珩,這一生能夠認識你,我已經很滿足了。也許你現在還是對我存有偏見,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真的好喜歡你。即使知道你將和熙懈窀嬰簪洹琩拑M死心塌地的深愛著你。不過,熙懈窀袷欽嫻陌著你,她對於你而言,是一個能和你匹配的女子,你千萬別辜負了人家。」

    「你說的是什麼話!我根本沒有要和她成親,我已經把婚事給退了,我愛的是你,是你這個傻女孩啊,否則我也不會千里迢迢的,從京城追你追到這裡來。」頊珩急急說著。

    「在最後還能聽見你對我說這樣的話,我……死也瞑目了。」

    「我不准你提這個字,不准提這麼不祥的字眼!」頊珩再也無法保持一貫的冷靜,失控激狂地對著在懷中的都答蠻說道。

    「對不起,把你一身潔淨的白袍給弄髒了,如果有來生,我再縫一件新的給你。」

    都答蠻忍著痛,給他一抹絕美的微笑,便昏厥在頊珩的懷中。

    「你給我醒醒,你給我醒過來!」

    頊珩輕拍著她蒼白的臉,一顆心慌亂得不知所措,他緊摟住懷中佳人,生怕一不小心她就會猶如一縷輕煙地消逝。

    他到現在才發現,原來早在不知不覺中,都答蠻已經深深地進駐他的心房,對她的愛是如此深到不容抹滅。

    「你撐著點,不論用什麼方法,我一定會讓你醒過來的。」

    他打橫抱起她,躍上馬背,趁她尚有氣息,趕緊帶她回軍營,那裡有最好的軍醫可以醫治她。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