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郎君 第一章
    杭州西湖,景色如畫,四時風物絕佳。在臨近西湖畔有一座寬廣的莊園,周圍環繞著高聳的圍牆,守衛極為森嚴,這兒便是「龍聯盟」的總壇──龍城。

    龍聯盟掌控了江南大半的水路交通,間接也控制了江南的商業。它與江北名門「掩月山莊」勢均力敵,並且有著微妙的關係。

    一艘雅致的畫舫從龍城的水道緩緩駛入相連接的西湖,船上沒有絲竹聲,也無伺候的丫鬟、僕人,只有隔案對酌的兩個男子。一位是溫文儒雅的書生,白皙斯文的俊臉上總是帶抹笑意,羽扇輕搖、風度翩翩,讓人頗有好感;他便是「掩月山莊」三位主事之一──杜御風。

    另一位卻給人全然不同的感覺,粗獷性格的五官像是用刀雕刻出來般,是那麼的嚴肅剛毅,尤其是飛揚劍眉下那對狂傲不羈的雙眸,鮮少有人敢與他對視,冷硬的唇形幾乎未曾笑過,鼻樑上的刀疤加深了他的冷酷無情,更別提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狂野霸氣,著實令人心驚。

    普天之下到底是誰能擁有這樣的氣勢?他就是龍聯盟的盟主──任逍遙。

    杜御風是少數不會在任逍遙面前嚇軟雙腿、說話結巴的人。此刻兩人正坐在畫舫上欣賞西湖美景。

    杜御風放下手中的酒杯,語氣有些調侃地開口:「你竟然是震遠侯爺的世子,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任逍遙兩道劍眉一挑,靜靜地看著杜御風,「我不希罕!」

    「我知道你不在乎,但對其他人來說卻是夢寐以求。」杜御風優閒自在地搖著手中的扇子,繼續問道:「你要承繼侯爺的封號嗎?」

    嘴角微微揚起,任逍遙似笑非笑的臉帶著邪氣,「為何要拒絕?」

    「但是你絕對不會答應去迎娶他們為你訂下的新娘!」關於這點,以他對任逍遙的瞭解,杜御風非常有信心。

    「他們既然想要一個新娘,我自然會給他們一個,不過,得是我自己訂下的。」任逍遙毫不在乎的回答。

    這答覆令杜御風有些意外,不過興趣卻更濃厚了,「你心中有人選了嗎?不知哪家千金有幸能當上龍聯盟的盟主夫人?」

    看著杜御風滿臉玩味、一副隔山觀虎鬥的姿態,任逍遙的臉色也變得莫測高深,「她不會是個千金小姐、大家閨秀,她只是個地位低下的婢女丫鬟;她也不能做盟主夫人,只能在震遠侯爺府中做個掛名的侯爺夫人而已。而你也無法置身事外,這事需要你的幫忙!」

    這些話讓杜御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他連忙問道:「我不懂你說的意思?但是別找上我,我到江南來是為了散心。」

    任逍遙神態自若地喝下了杯中美酒,語調閒適地緩緩說道:「我會讓你瞭解得清楚明白。你既然到龍城來做客,客隨主便這道理你應當明白。再說,這就是我將盡的地主之誼,你好好接受吧!」

    杜御風見他話說得明確肯定,知道自己推托不掉,且任逍遙又是至交好友,只好苦笑著答應。

    兩人繼續飲著美酒,縱情於山水麗色間!

    當初掩月山莊滅了江南名門「裴家堡」後,原本屬於裴家堡的產業也四分五裂落入許多人手中。就在此時,江南的另一股勢力--龍聯盟,以它原有的規模將這些產業納入旗下,並與江北的掩月山莊訂定了友好協議,除了認定雙方的勢力外,還先後有了多次的合作,各蒙其利。

    雙方合作後,掩月山莊的杜御風經常下江南巡查各方狀況,與龍聯盟盟主任逍遙逐漸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成了好朋友。

    掩月山莊的主事共有三位,分別是衛昊天、石磊和杜御風。衛昊天與石磊分別都成了親,而且婚後都幸福美滿,令人欣羨。正因為如此,仍是單身的杜御風也有了成親的念頭,這消息一傳出,竟掀起了不小的騷動!

    杜御風本就是位人中之龍,這麼好的條件當然吸引了成群的媒人搶著為他作媒,更有許多大家族索性將女兒直接送至山莊與他相親。被煩得焦頭爛額的杜御風在無可奈何之下,只得出門避難。

    杜御風在前來江南拜訪好友任逍遙的路上,正巧聽聞了震遠侯爺李國輔去世的消息。侯爺的長子李皓身世坎坷,只因是庶子,所以從小便受盡欺凌,終使他憤而離家出走。這些年來,侯爺心中對李皓一直心懷愧疚,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在遺囑中決定將爵位傳給李皓。

    在經過官府多方打聽查探下,終於查出李皓竟然就是現今龍聯盟的盟主任逍遙。

    任逍遙是侯爺世子的消息傳出後,震驚了眾人。但遺囑中也有訂下,李皓必須已是成家立業方得以接掌爵位。但任逍遙並未成親,因此侯爺夫人便以此理由阻撓,要任逍遙將爵位讓給弟弟李文或是李武。再不然,任逍遙也須答應迎娶侯爺夫人作主訂下的親事,他方能順利成為震遠侯爺。

    至於要如何做呢?只有任逍遙心裡明白了!

    ※       ※        ※

    「鏘!鏘!鏘!」打更聲傳來,已經三更天了。燭光下的少女恍若未聞,她正小心翼翼地在一方絲帕上寫下一首詩,末了還在帕上留下「倪千柔」這名字。

    大功告成後,她放下筆,仔細看著絲帕上漂亮工整的行書字跡,又輕輕的將墨痕吹乾,慎重收好。事情都做完後,她才疲累地揉揉手臂,上床休息,明天又有許多工作要做呢!

    ※       ※        ※

    千金坊,杭州城中最富盛名的青樓。千金坊中美女如雲,個個千嬌百媚、美艷動人,而且都有一手好功夫,能將來此享受的大爺公子們伺候得服服帖帖、渾身舒暢,無怪乎會門庭若市。但這還不是千金坊出名的主因。

    在杭州,每年都有花魁的選舉,能榮登花魁的女子色藝才情定是出眾,其身價自是不凡。

    千金坊裡不但有位花魁,而且還是連續三年得到此殊榮,這樣一位大美人當然會吸引來無數造訪的客人,只為一睹她的花容月貌。

    雕欄玉砌的閣樓中,傳出了一聲輕輕的歎息,只見一個面若芙蓉、肌膚賽雪、猶似九天仙女下凡的女子獨坐在窗前。她黛眉微蹙,盈盈大眼裡滿是憂愁,絕艷的臉龐帶著哀怨,那聲歎息便是出自她櫻桃般的紅唇。即使滿懷心事、落落寡歡,她依然美貌不減,真是個絕世佳人!她便是連任三年的花魁倪千柔。

    倪千柔悶悶不樂地待在房裡,嬤嬤多次來請她下樓見客,都讓她給推拒掉。現在她只想見一個人,他已有多日沒來找她了。想到他,倪千柔心中就有說不出的無力感,世上也只有他能令自己掛心。

    古人云:「英雄難過美人關。」,英雄愛美人應是天經地義的事,卻仍是有人例外!

    倪千柔憑著一身好條件,蟬聯花魁,自是心高氣傲、目空一切。為了見她而來的客人不計其數,卻非每個人都能見著她,因為她一向有自己的原則。

    直到遇上了任逍遙,他的霸氣、冷漠使她心折,他剛強的男子氣概吸引了她,讓倪千柔心甘情願為他放棄一切矜持、原則,用盡自身所有的嫵媚柔情對待他,期望能得到他的心。

    但是許久以來,任逍遙仍是孤傲不羈,她始終無法使他臣服。

    倪千柔的歎氣哀怨全都是為了任逍遙啊!

    小憐拿著昨夜寫好的絲帕,上閣樓見倪千柔。

    倪千柔看著絲帕,非常滿意地交代道:「你拿給男僕,叫他送到龍城去。記住,一定要親自交給盟主任逍遙才能回來。」

    接到了這方文情並茂的絲帕,任逍遙一定會來看自己的,倪千柔臉露微笑地想著。

    小憐恭敬地點頭接回絲帕後,轉身準備離開。

    「慢著。」倪千柔又出聲喊住她,指指小几上那一疊帖子,「這些都是來求詩詞的信函,你將它們都回了吧!」

    「是,小姐。」小憐拿起那堆帖子,行個禮,走出閣樓。

    小憐匆匆將絲帕交給總管,說明了倪千柔的交代後,便將那一疊帖子拿回自己的房間,她還來不及坐下來回帖子,李嬤嬤又叫她到廚房幫忙。

    小憐蹲在地上洗碗盤,這是最累人的工作,大家都不願意做,自然而然就落在她身上了,而她也不以為意,逕自認真地清洗。

    小憐是個孤兒,還在襁褓中時就被人遺棄在千金坊門口,李嬤嬤見她可憐,就將她抱回扶養,也沒有多費心為她取名宇,就小可憐、小可憐地叫著,因此小憐就成了她的名字。

    千金坊裡都會請夫子來教導姑娘們識字,學些琴棋書畫來娛樂客人。小憐天資聰穎,只在旁邊聽著聽著就懂了,比那些姑娘們學得都快,尤其她又寫得一手好字,因此常代替千金坊的姑娘們寫些信函詩詞,就連倪千柔的帖子也是叫她寫的。

    倪千柔琴棋書書都精通,唯獨做詩詞及寫字平平,而這方面都是由小憐代筆。

    小憐才華過人,文筆流暢,所做的詩詞文句自是不同凡響。因此外頭才會傳言倪千柔文采華美,不但詩詞造詣高深,字跡更是優美娟秀,真是才貌兼備!哪會想到竟然是由一個小丫鬟代筆的。

    從沒有人會注意到小憐生得好不好,從小到大她都在千金坊裡做事,一直是努力勤快。不高的個頭、整個人瘦巴巴的,又被陽光曬得黝黑,加上她從不懂得裝扮自己,所以看起來只是一個不起眼的丫頭片子,任誰都不會多瞧她一眼!

    小憐俐落地洗好碗,廚房事忙完了之後,她又去洗衣房裡幫忙,直到吃完晚飯後,她才有時間回房裡慢慢地回復那一大疊帖子,這些就足以讓她忙到三更半夜才能睡覺。她的生活就是如此,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絲毫沒有喘息的機會。

    小憐從不曾向上天祈求過願望,也從未有過夢想,這些對一個孤兒來說都是奢求。自己的未來和現在不會有多大的差別,她一向在心中這麼認為。

    ※       ※        ※

    「終身大事不是兒戲,你真要如此做?」杜御風收起臉上的笑容,神情嚴肅地看著坐在書桌後的任逍遙。

    任逍遙一張酷臉沒有任何的表情,「我的決定不會更改,你只需將我的意思告訴震遠侯府的人即可。」

    「為了他們這麼做,真的值得嗎?」杜御風極力勸阻,希望任逍遙能打消這個念頭。

    「我只是成親而已,有什麼好損失的?再說,也能因此而得到震遠侯的爵位呀!」任逍遙一身的冷漠,語調譏諷。

    「成親本是件喜事,只是你的新娘人選……」杜御風沒再往下說,他深歎口氣,明白任逍遙決定了就不會改變,只能無奈地搖搖頭。

    「她絕不會妨礙到我,這點你盡可以放心。我人也依然在龍聯盟,一切事都在我的掌握中!」任逍遙自信十足。

    他從不希冀能得到侯爺爵位,但是他不會放棄這次復仇雪恥的機會,這不單單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他那一生命苦、卻永遠擺脫不了婢女身份的母親。現在,他有了這個能力,他將讓一個出生低賤的婢女成為侯爺夫人。

    ※       ※        ※

    震遠侯府大廳內,氣氛火爆。侯爵夫人錢香凝坐在首位,二世子李文、三世子李武及唯一的女兒李明珠都在場,杜御風也站在廳裡。

    「你來這裡,就是為了告訴我們任逍遙的這個決定?!」錢香凝語氣含怒,神情極為不悅。

    杜御風羽扇輕搖,一派輕鬆,「夫人,在下已說得很清楚了,任盟主所開出的條件也是非常的優惠,希望夫人考慮清楚後,早些下決定。」

    「太過分了,他竟然要娶個青樓丫鬟做妻子,他將震遠侯府的顏面置於何地?任逍遙根本不配接掌爵位!」李文憤恨不平地叫道。

    「二哥說得沒錯,侯爺夫人怎麼說也是個一品夫人,必須身世清白的官家千金才能擔當,一般的大家閨秀都不配坐上此位了,更何況是丫鬟婢女,還出身妓院,這分明是對我們的污辱!」李武臉色也很難看。

    「他還要趕我們離開侯爺府,他以為他是誰?」李明珠冷哼,嬌氣逼人。

    杜御風見他們每個人都是一臉的憤怒,實在無法將任逍遙與他這些親人聯想在一起。

    侯爺夫人是個中年美婦,一身高傲的氣焰明白顯示出她的身份。李文、李武兄弟長相相似,富態的身材、平庸的五官,流里流氣的舉止,一看便知是標準的紈褲子弟,而他們的妹妹李明珠,雖有幾分姿色,但那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模樣,實在令人不敢領教。這也讓杜御風明白為何任逍遙不想再面對他們,這真是個不討好的差事!

    杜御風仍是一派優閒,「任盟主會娶妻後再接掌侯爺爵位,而且他只保留爵位及這座府邸,至於震遠侯所屬的所有產業,則全交由你們處理。請你們搬到其它地方居住只是一個建議,如果你們想留下來,自然得與新的侯爵夫人同住!」

    錢香凝忍不住地拍案站起,大聲喝道:「住口!那種女人不配當侯爺夫人,我不會允許她踏入侯爺府一步。若任逍遙執意要娶她,他就必須放棄侯爺爵位。」

    杜御風雖是一臉笑意,但眼裡卻是冷芒盡露,「夫人,遺囑是老侯爺所訂,豈是他人可以更改的!遺囑中只明訂任盟主成家立業後就能繼承爵位,並無指定要娶何人,再說,他將所有的產業都留給夫人,可說是仁至義盡,夫人何須口出重言,再度惹起爭端?」

    杜御風的威勢讓在場眾人皆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壓力,錢香凝強壓下心中的懼意,審慎地思考起來。自己似乎是將任逍遙估計得太簡單了,他能統御龍聯盟這麼大的事業,一定有他的方法及手段,看他所派來的人就明白了。不管如何自己要留心點。

    錢香凝緩和了臉色,平順地勸道:「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位,何需娶個小丫頭做妻子,他若不同意我為他訂下的親事,可以另找個名門閨秀成婚。畢竟他的身份不同,終身大事怎可草率?這種事若傳揚出去,是會貽笑大方的,何苦如此呢?他好說也是老侯爺的親生兒子,也算我的兒子,同是一家人,我當然希望大家都能和睦相處。這話請公子轉達給任逍遙知道,侯爺府是很歡迎他回來的!」

    杜御風聽著夫人言不由衷的話,沒有漏掉她眼裡閃過的輕蔑,但他還是有禮的提醒,「任盟主的建議請夫人三思。當然,夫人的話我也會帶到。在下告辭了。」說完後他神態瀟灑的離開。

    杜御風一消失,李明珠首先發難,「娘,你為何要對任逍遙這麼客氣,我們還怕他不成?」

    錢香凝看著三個子女,富裕無憂的生活讓他們心思單純,不知人心的險惡。

    「現在的李皓改從母姓,成了龍聯盟的盟主。他已非以前在府裡受盡冷落沒人理睬的小子了!龍聯盟的勢力不小,我們不能和他硬碰硬,否則雙方都會吃虧。」

    「難道我們就任他為所欲為,娶個妓女丫鬟來敗壞門風?」李文氣得跳腳。心想:不管是李皓還是任逍遙,他算什麼?!不過是個流著低賤血統的半個李家人!他從不承認李皓是他的大哥。爹是老糊塗了,才會將侯爺爵位傳給李皓,這個位子應該是他的。現在李皓又要娶個丫鬟來氣他們,真是可惡,自己絕對不會讓李皓得逞,他才是侯爺的繼承人。

    李武也在一旁叫囂。

    錢香凝連忙制止子女們的激動情緒,胸有成竹地說:「你們先別生氣,娘自有辦法解決。我們一定要強迫他娶王縣令的千金,才准他留在侯府中。另外,派人送信到京城裡呈給皇上,就說任逍遙數典忘祖,私自改名換姓,且行為不檢點又仗勢欺人,讓皇上下詔書廢去他侯爺爵位,改立文兒繼承。收回任逍遙的權力後,再利用官府的力量壓制龍聯盟,如此一來,任他有通大的本領,還是要屈居在我之下。他母親只是我的一名丫鬟,我怎能讓她的兒子坐上侯爺爵位呢?」

    任葵花是錢香凝的陪嫁丫頭,一日侯爺酒醉與任葵花有了親密關係,致使她有了身孕,侯爺也因此立她為小妾。錢香凝永遠忘不了任葵花的奪夫之恨,又搶先在自己之前生下了長子,這份恥辱她永遠記在心上,她不會讓任葵花的兒子威脅到自己孩子的地位的,絕不!

    「娘,這要如何進行呢?」李明珠迫不及待地問,她真想早日見到任逍遙驚惶失措的模樣,看他還能像現在這般的高高在上嗎?

    一家人開始研議謀策,安排計劃,全都自信滿滿的相信一定能成功!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