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販賣科 第七章
    這一陣子他們的關系又回到原點了。  

    葉嵐每天避不見面,連要送她上下班,她也逃得無影無蹤的,只有入夜後睡在她身側,他才得以見她一面。  

    但他還是發現到葉嵐的不對勁,因為她常常睡到一半,就跑到浴室嘔吐,他真的很擔心她的身體。  

    這天,關君毅起了個大早,准備好營養的早點,放在餐桌上等葉嵐起床。  

    不久,葉嵐睡眼惺忪的自樓上走下來。  

    看到眼前的景象,她一陣詫異,難得他比她還早起,連早餐都准備好了。  

    “早。”關君毅率先開口,因為他曉得葉嵐是不會主動跟他打招呼的。  

    “早。”葉嵐小聲的回應了他,並走到餐桌前。  

    她是很想跟他說話的,但它咽不下這口氣。  

    “來,牛奶。”關君毅拿了杯八分滿的牛奶給她,還細心的遞上一份烤好的吐司。  

    “謝謝。”葉嵐有些不自在的接過杯子及吐司。  

    咬著手中的吐司,葉嵐無焦距的盯著桌面,連句話也不跟他說。  

    氣氛一度尷尬,終於,關君毅打破了沉默,“你最近身體不舒服嗎?”  

    抬頭睨了睨關君毅後,葉嵐又別開眼,“沒有。”  

    “是嗎?”明明就是不舒服,為何要說沒有?  

    “沒有,真的沒有。”她仍否認。  

    其實有的,這一個月以來,她身體都感到有些不適,經常想嘔吐但卻又吐不出什麼東西來,而且還會特別想吃一些東西來解饞,她猜想會不會是懷孕了。  

    所以她上禮拜就跑去醫院作檢查,結果如她所預料,她是懷孕了。  

    她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因為他在知道丁琳懷孕後,應該會把全部的心力投注在丁琳身上,畢竟她是他深愛的女人。  

    而她……在他的心中從來沒那麼重要過。  

    一陣惡心感突然襲來,葉嵐趕緊沖到浴間吐起來。  

    關君毅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駭到,神色緊張的跟著她沖進浴間。  

    “小嵐,你怎麼了?”他關心的詢問,並上前為她輕拍背部。  

    葉嵐沒回應他,只是逕自吐著,而關君毅則等到她停止嘔吐後,才摟著她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一坐下後,葉嵐只是將整個背靠在柔軟的沙發中發呆,不理他也不說話。  

    “還好嗎?”她將他當成隱形人般,讓他心底很不是滋味,但仍關心的問道。  

    聞言,葉嵐仍不看他的臉,她在想,要不要告訴他。這個孩子畢竟是他的骨血,他有權利知道,她決定告訴他了,不管他會有什麼反應。  

    “我懷孕了。”她平靜地說道。  

    “我要當爸爸了?!”他先是一愣,接著興奮的問道。  

    “嗯。”葉嵐仍然是冷然的表情,語調沒有高低起伏。  

    關君毅敏感的察覺到葉嵐冷淡的態度,剛才興奮的感覺一掃而空。  

    他瞇起眼,陰沉的問:“你不高興?”  

    “不,我很高興。”葉嵐依舊平靜。  

    她誠實的說出內心的想法,但是在他的面前卻沒有表現出欣喜的模樣,因為一想到另一個女人也孕育著屬於他的孩子,她就笑不出來。  

    “那為什麼你的模樣看來一點也不高興?”他口氣不好地質問道。  

    “我該高興嗎?”她的語氣提高。  

    “不該嗎?這是你跟我的孩子!”他大吼著。  

    “是,我該高興,我該高興我不舒服了這麼多天,你現在才發覺。而當你知道原因後,只在乎我對這個小孩的到來該不該高興!”她生氣地的回吼。  

    她是在跟自己的小孩吃醋?關君毅想到這,竟忍不住笑了起來。  

    葉嵐看他笑的樣子又更生氣了,但隨即不知想到什麼,又像洩氣的氣球垂下雙肩。  

    “算了,我去上班了。”她鼻頭微紅,忍著淚水,頹喪的拖步起身。  

    就在她站直身子要往前走時,突然被猛力一拉,又往沙發上跌去。  

    在她來不及反應之前,關君毅的唇已落下,深情地封住她欲加反抗的唇,輾轉反覆地吸吮。  

    葉嵐迷亂的承受這讓她神魂顛倒的吻,一不小心嚶嚀出聲,他放口讓她喘息一下,又馬上貼上她的臉、她的眉、她的眼窩……一直到她微開的襯衫領口。  

    “好……停、停……”葉嵐被他的熱情弄得不知如何是好,而慌亂喊停。  

    關君毅合作的停下動作,並擁她人懷,按住她動個不停的身軀。  

    “別動,我愛你。”他發誓般地說道。  

    他認為這是一劑會讓葉嵐安心的強心針,希望她能明了。  

    但葉嵐卻在愣了愣之後,用力推開他。她沒聽錯吧?他竟然對她說“我愛你”?尤其在這種敏感的時刻!  

    “再說一次?”  

    “我愛你啊!聽清楚了嗎?”他再次鄭重的宣布。  

    她能確信她剛剛沒聽錯了。葉嵐制止不住的哭泣起來。  

    “算了,你不用騙我,我知道我在你心裡的分量,是不會因為有了這個小孩而有所改變的。”葉嵐哀傷地擋住他伸來的雙手,毫不猶豫的起身往樓上奔去。  

    “小嵐——”關君毅緊張的叫住她。  

    他真不明白她的腦袋瓜子裡在想什麼,難道他就這麼不值得相信?  

    葉嵐收住腳步背對著他,幽幽地說:“丁琳也有你的孩子,我不想把你讓給她,可是我又無法確認你是否真的想待在我身邊,因為我們的關系打從一開始就是由金錢在維持著……你真的愛我嗎?”  

    “我——”關君毅想開口,卻被她打斷了。  

    “我不想聽,不過,我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如果我不說,我就對不起自己的心,我不想留下遺憾,即使是在離婚後……”她頓了一下,抿了抿乾澀的雙唇,唇邊淺嘗到眼淚的鹹味。  

    “我愛你,真心的愛你,即使你愛的是別人,我還是愛你。”  

    說完,她又要逃跑了,但關君毅卻比她早一步地攔住了她。  

    他震懾於她說的每字每句,他將她緊緊的擁人懷中,再也不放她遠離他一步。  

    “我愛你,我真的愛你,不是別人,是你……”  

    關君毅激動得眼眶微紅。  

    “早在娶你進門的那天,我就愛上你了,你知道嗎?”  

    聽見關君毅這麼直接的剖析自己的感情,葉嵐瞬時感動萬分,淚水止不住地流下。  

    “你……”葉嵐被他擁在懷裡,不知如何表達內心澎湃的思緒,只有回以一個緊緊的擁抱。  

    “還有……丁琳她並沒有懷了我的小孩,她是騙你的,你能相信我嗎?”關君毅仍然沒忘了要解釋這個天大的誤會。  

    “我……”她迷蒙著雙眼,仰頭看他,“我相信,因為……你給了我一個最誠懇的答案……”  

    *  *  *  

    一切終於撥雲見日。  

    丁琳這陣子像消失了一般,沒有再來騷擾他們,不知道是關君毅的嚇阻見效,還是丁琳真的對關君毅死心了。  

    但,不重要了,至少他們現在過的很開心。  

    關君毅帶葉嵐去王凱維駐診的醫院檢查後,得知葉嵐現在已經有四個月的身孕了,為了不讓葉嵐過度勞累,關君毅索性幫她辭去工作。  

    剛開始葉嵐極度的反對,因為她還沒忘記葉家欠了關家一億元的事,她若辭了工作,那她的錢往哪來?  

    關君毅了解她的顧慮,所以從沒在她的面前提起“錢”這個字,只是安撫她,要為肚子裡的孩子著想,暫時停止工作。等她生產後,坐完月子再去工作也不遲。  

    葉嵐仔細的考慮過他的話,才勉強答應。  

    這一天,葉嵐很早就起床了。孕婦一向是很嗜睡的,難得今天早起,她想出去買份早餐與他一塊享用。  

    當她輕手輕腳的踏下地板,正要起身時,卻被一雙溫柔的大手環住她的腰。  

    “你這麼早要去哪?”關君毅早在身邊人兒翻身時就清醒了。  

    她平常不會這麼早起床的,今天特別反常。  

    “你醒了?”她緩緩地轉過身子,望著她深愛的男人。  

    “早醒了,沒有你在我身旁,我醒得快。”他甜如蜜糖的話語,把葉嵐惹得巧笑倩兮。  

    “你早上吃了什麼啦,說話這麼甜?”  

    “還沒,我正想吃你。”語畢,關君毅拉下她的頭,吻上她的唇。  

    兩人摩挲著彼此的柔軟雙唇,葉嵐忍不住的呻吟出聲,她比關君毅更大膽地伸出她的丁香小舌,探進他口中靈巧的旋繞著。  

    “嗯,你的吻技進步了。”關君毅留了一絲空隙說話,隨即又覆上她的唇。  

    他的手不安分的沿著葉嵐略略隆起的小肚攀沿而上,覆蓋住她的飽滿,他隔著薄薄的睡衣,輕柔的搓揉著未著胸衣的柔軟。在他的愛撫下,乳尖隔著睡衣挺立了起來。  

    葉嵐伸出手,阻止關君毅欲伸人衣內的大手。  

    “不要這樣,我去買早餐給你吃,今天說好要去爸媽那兒看他們,早點去,好讓老人家高興。”她憶起方才要做的事。  

    “不行,我去買就好了,你乖乖待在家裡,好好照顧你和寶寶,吃完早餐就去爸媽那兒。”關君毅輕拍她的肚皮,霸道的下令。  

    他不希望她到處跑,自從知道她懷孕後,他就整天提心吊膽的,就連在公司也是頻頻打電話回家詢問她的狀況。  

    這幾月來,他覺得他都快變成女人了,這麼婆婆媽媽的。  

    好在媽有時會過來陪陪她,不然他擔心的可能還不只這些,因為在他的心底還有一個顧慮,那就是丁琳。  

    他怕丁琳會對葉嵐做出什麼事來,不過這一切好像是他鄉慮了,因為自從上次後,丁琳就再也沒在他的面前出現過了。  

    “不要啦!我整天都悶在家裡,煩都煩死了,不是吃就是睡,凱維不是說過嗎?孕婦有時間最好多走動,這樣子等孩子要生時才好生嘛!”葉嵐抗議著。  

    她要是再不去外頭走動走動,她可就要生蚺F。  

    拗不要她的要求,關君毅這才勉強答應。  

    他迅速的起身,換掉睡衣。  

    “好了,我換好衣服了,走吧!”關君毅牽著她的柔荑,拉著她往門外走去。  

    “做什麼?”  

    “買早餐啊!”他一副她明知故問的模樣。  

    “你要陪我去?”她又問。  

    “對!我想陪你去買。”他不放心她一個人出外。  

    瞧著他堅持的眼神,葉嵐嫣然一笑。  

    “嗯!你等我,我去換衣服。”她雀躍地起身欲跑步,完全忘了自己是孕婦。  

    “小嵐!不要用跑的。”他嚴聲告誡。  

    她要是這麼一跑,一個不小心……他可是承受不住的。  

    葉嵐瞧出他的緊張感,立刻停下腳步,調皮的道:  

    “是——老公。”  

    *  *  *  

    當他們有說有笑的踏出大門,就看見丁琳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女人懷孕了?!“啊——”丁琳忍不住尖叫出聲。  

    丁琳布滿血絲的空洞雙眼,落在葉嵐微隆的肚子上。  

    關君毅見狀,迅速地將葉嵐藏匿在身後,生伯丁琳會做出傷害葉嵐的事情來。  

    “你來做什麼?”關君毅陰冷地審視丁琳的每一個舉動。  

    “你怎麼能這樣?!我跟著你幾年了,你的心說變就變,還跟這個*女人有了孩子,我這幾年的青春你怎麼彌補我?”  

    她不甘心她的男人平白的被一個*女人給奪走,就連她夢寐以求的大筆財富也隨之飛了,所以她要好好的敲關君毅一筆,順便給葉嵐一個教訓。  

    而今天她一大早來,就是想趁關君毅出門的時候跟他談判,卻沒想到葉嵐也出來了,而且更令她吃驚的是,她竟然懷孕了!  

    “請你說話客氣一點,她是我的‘妻子’,聽清楚了嗎?”他冷峻的說。  

    丁琳聞言,瞬間下了一個決定——她要讓他一輩子痛苦!因為“妻子”這兩個字惹惱了她!  

    擠出幾滴淚,她開始作戲,她認為同是身為女人,這麼一演,葉嵐也許會同情她,那麼她就有機會……  

    “她是你的妻子,那我呢?我是你的誰?你說過你會好好照顧我,不會讓我一個人的,現在你有了所謂的妻子就要拋棄我,你……嗚嗚……”  

    關君毅仍無動於衷的睨著她,但葉嵐卻自他身後走出來,目光柔和的看著丁琳,眼中充滿同情與愧疚。  

    說真的,要不是她,丁琳真的會是關君毅的妻子。  

    關君毅怕丁琳會傷害她,所以硬是將葉嵐拉回,但葉嵐給他一個安心的微笑,像在告訴他:沒事的,相信我。  

    於是關君毅很不安的放手了。  

    葉嵐摸著微凸的肚子向丁琳走過去,但是丁琳卻認為葉嵐這不經意的動作是在向她挑釁,她斜瞪著笑容迎人的葉嵐。  

    “丁琳,你愛君毅嗎?”葉嵐想進一步確認。  

    “哼!廢話,你不覺得這麼問是多余的嗎?”  

    說著,丁琳站直了身子,像只蓄勢待發的母豹,直向葉嵐撲過去。  

    但關君毅反應很快的拉開葉嵐,將她拉至身後,並將丁琳的手緊緊的捉在手裡。  

    “你鬧夠了沒?!”關君毅忍無可忍的吼道。  

    丁琳撥了撥一頭紊亂的卷發,得意的往後退;而關君毅的身後則傳來葉嵐的呻吟聲。  

    原來葉嵐被他拉至身後時,一時腳未踩穩,被大門前的矮階梯絆倒,硬生生的跌坐在階梯上。  

    “小嵐!”他驚叫道。  

    關君毅管不得了琳得意洋洋的神情,一個轉身就抱起看似痛苦的葉嵐。  

    “小嵐,你覺得怎麼樣了?”他緊張的問。  

    “毅……我……我肚子好痛……”葉嵐痛得五官全糾結在一塊,可見她這一跤跌的不輕。  

    她疼痛的抱著肚子,眼淚直洩而下。  

    關君毅看在眼底,有說不出的心疼。  

    丁琳在旁冷眼觀看,這才是她要的,她的心升起一陣報復後的快感,嘴角牽起一絲冷笑。  

    “哼!這可不是我造成的,要不是你把她拉到你身後,她也不會跌倒,哈哈……報應!”  

    “要是小嵐有什麼事,你可要小心你那雙手!”關君毅撂下這句話後,馬上抱著葉嵐上車。  

    車子疾速而去,丁琳則還洋洋得意著,顯然她還沒聽清楚關君毅話中的意思。  

    *  *  *  

    一個早上下來,關母的眼皮就跳個不停,直覺有事情發生,不久,果然接到關君毅的電話,傳來葉嵐在醫院的消息。  

    不一會兒,關父與關母立刻飛奔至醫院。  

    “你這是怎麼回事兒呀?怎麼會讓小嵐跌了跤?”關父怒斥關君毅。  

    “沒事的,伯父,我已經幫小嵐打了安胎針,胎兒很穩固的,想踢都踢不掉,回家休養一陣子就不要緊的,您放心吧!”  

    說話的是王凱維。  

    “是啊!爸、媽,我沒事,只是不小心跌跤,還好寶寶很平安。”  

    葉嵐幫關君毅說話。  

    “哎喲!怎麼會沒事兒?你看你臉色這麼蒼白,走走走,回咱們家去,媽媽好好給你補一補。”關母心疼的說道。  

    似想到什麼,她又問:“小嵐,你怎麼會跌跤呢?肯定是我這個壞兒子沒好好照顧你,對吧?我替你教訓他!”  

    關母作勢要打關君毅,葉嵐見狀,緊張的伸手阻止。  

    “媽,不是的,是我自己不小心,不關毅的事。”葉嵐著急的解釋著。  

    關君毅一直都不說話,因為他感到內疚,要不是他大意的讓葉嵐跟丁琳正面說話,葉嵐也不會跌倒。  

    他早該想到,依丁琳目前的狀況,是會對葉嵐不利的,他早該對丁琳更提高警覺才是。  

    “你是木頭人嗎?問你老半天,一句話也沒搭腔!”關父氣得對關君毅大吼。  

    “伯父,真的不是君毅的錯,今早丁琳來找過他們,才會如此的。”王凱維也跳出來解釋,關君毅在送葉嵐來後,就告訴他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了。  

    王凱維也很明白丁琳的好個性其實全是裝的,她故意在關君毅的面前演戲,事實上她是個事事計較的小心眼女人,他曾勸過關君毅,可惜他不聽,當局者迷啊!  

    現在真慶幸他娶的不是丁琳。  

    王凱維佩服關父看人的能力,好在他讓關君毅娶了這麼一個個性實在的葉嵐,否則關君毅若娶了丁琳,不後悔死才怪。  

    “哼!早就暗示過你丁琳這女人不好,你偏偏——”關父已不知道該如何教訓這個笨兒子了。  

    難道他還不明白他要他娶葉嵐的真正心意嗎?  

    “好了!別怪他了,君毅只是被那女人給蒙蔽了。”關母這會兒心疼起兒子被罵了。  

    父母的訓話告一段落,一轉身,關君毅就親暱地拉起葉嵐的手。  

    “小嵐,你現在覺得如何?肚子還會痛嗎?”他另一只手關心的撫上她的肚子。  

    “沒事,我好多了。”  

    “真的?”關君毅還是一臉的不相信。  

    “真的,我現在好到可以用跑的。”語畢,葉嵐做出跑步的姿勢預備向前沖。  

    “小嵐——”大家頓時異口同聲的阻止。  

    葉嵐倏地止步,低下頭,噗哧的笑出來。  

    “你們都太緊張了,我不會真的跑的。”她調皮的一笑,化解緊張感。  

    “你喲——”  

    關君毅捏住她的鼻子,也忍不住笑出來,葉嵐也不甘示弱的捏住他的鼻子,兩人似看不見身旁還有人,就笑鬧起來。  

    在旁的三人看見小倆口,打情罵悄了起笑,也笑了出來。  

    然而,轉角的暗處藏了一對憤恨忌妒的眼睛。  

    原來就在關君毅送葉嵐來醫院時,丁琳也開車尾隨在他的後面。  

    沒想到,這一跤沒能摔死她的腹中肉。丁琳又更恨了——  

    *  *  *  

    經過昨天這場風波,關母堅決要把葉嵐接回家住,關君毅本來不想讓母親為了他們而勞累,但又怕丁琳找葉嵐麻煩,索性就與葉嵐一塊住下來。  

    晚飯過後,關君毅獨自來到關父的書房,想談談關於葉父欠他們關家一億元的事。  

    “爸。”關君毅敲了門就開門走進去。  

    關父坐在沙發上看書報,聞聲,抬頭看了一下。  

    “有什麼事?你不必陪小嵐嗎?”關父問著。  

    “小嵐有媽陪她,媽正教她怎麼織毛衣。”  

    上樓前,他有看了一下,關母正在數她織毛衣,是要給他穿的,她專心的模樣,令他感動。  

    “喔!她真用心啊!我當初果然沒給你選錯人。”關父頗為自豪的說。  

    “嗯!她真的很好。”關君毅心有同感。  

    她的外表看來雖柔弱,但內心卻十分堅強、有個性,有時候他說的話,她不見得會全聽,還會考慮一下,才決定要不要依他。  

    他曾以為女人愛一個男人,就會全心全意的順著他,聽從他。  

    現在他完全因為葉嵐的作風而改變了以前大男人的心態,也唯有她才有這份能耐。  

    聽到兒子認同自己的作法,關父不由得往事重提。  

    “當初我就覺得丁琳這女人心機很重,她想要的就是你身上的錢,還覬覦我們家的雄厚財力,所以我才不讓你娶她,現在你可明白了?”  

    關父挑了一下眉,繼續說道:“而且,她這女人心腸壞,還想害小嵐,你可要小心她才是。”他正色的警告。  

    “我知道,我會的。”關君毅語氣堅定的保證。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