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偏方 第二章
    慧姨,為什麼我明明很喜歡他,卻無法讓他碰我?

    因為你在你的心裡上了一道鎖,你得先找到鑰匙才行。

    鑰匙!鑰匙?

    恩雅不知道那把鑰匙是什麼,她只知道一定要再確認一次,不計任何代價。

    怛他們的背景太過懸殊、距離太過遙遠,就算他近在眼前,也像遠在天邊。

    她深吸了口手中的煙,落地窗開了又關,視界裡多了抹修長筆直的身影。她不介意被打擾,只希望他是個陌生人,陌生到不會介意她如此落魄的樣子。

    “拒吸二手煙,請把煙熄了好嗎?”任峰不悅地蹙起雙眉。原本奢望吸進一口令人稍微放松的空氣,卻吸進了滿腔煙臭,而那個污染空氣的人正不怕死地倚著牆,整個人斜坐在窗台上。天啊!這是十八樓耶!

    “原來你也有不耐煩的時候啊!”恩雅冷淡地道。

    整晚看他怡然自得,怎麼也笑不完存虛偽作態,原來他的臉也有冷下來的時候?

    “何恩雅?”任峰訝然地微揚眉頭。那個像半浮在空中吞雲吐霧的人真是她?

    “你認識我?”

    “你究竟該死的坐在那裡干什麼?!”任峰氣急敗壞。她以為她在干什麼?

    耍帥嗎?從那裡跌下去只有“粉身碎骨”四個字。“你在擔心我嗎?”她微傾上身,將頭倚在曲起的膝上,緊盯著他的雙眸湛亮如星,揚在臉上的笑容詭譎神秘、莫測高深。“我該擔心你嗎?”任峰不動聲色的靠近,全身肌肉蓄勢待發。她的表情令他頭皮發麻。“也許你該擔心。”說完,恩雅緩緩地咧大唇邊的笑,而後縱身一跳。

    “何恩雅!”任峰狂吼,心神懼裂存沖至陽台邊,卻看見她在矮了約一尺半的平台上沖著他格格直笑。“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愣了幾秒,他額露青筋、臉色鐵青的開口,聲音像被刮過般低沉粗啞。“下來吧!這兒的視野更好。”她抬頭燦笑著邀請。

    任峰手腳利落地一翻一躍,來到她身旁,眼底的血絲仍在,被驚嚇的心跳仍未平撫,他雙手握拳,似乎無法決定該怎麼做,然後他一把搶過她手上的煙,狠狠地吸了一口。“對不起,我似乎真的嚇到……”尼古丁根本起不了任何安撫情緒的作用,任峰丟下煙,猝不及防地獲住她的手,用力將她整個身子拉進懷裡,以另一手探進她發間固定她的頭後,他俯身狠狠地掠奪她的唇。

    突如其來的攻擊令恩雅錯諤萬分,她開始掙扎,卻怎麼也掙脫不了他的唇、他的舌、他對她唇齒間的予取予求。

    然後,瞬間的認知像閃電般擊中她,她停止掙扎,瞪大雙眼仔仔細細體會他在她唇齒聞的肆虐,但天啊沒有!沒有!沒有!

    她沒有不舒服的抗拒感,沒有胃部翻攪的惡心感,沒有想吐,也沒有受不了的想將他推開,有的只是陌生氣息入侵所感到的怪異與充實。

    確認了,得到答案了,她突然茫然得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然後被他唇舌的動作吸引,她選擇攬上他的頸間、合上雙眼,怯怯地嘗試回應他。

    感應到她的主動投入,任峰放柔了對她的鉗制,開始引導著她的舌和他一同嬉戲,長吻中,恩雅像嶄新的海綿般饑渴地吸收著,也很快的將所學到的一切試驗在他身上。

    為此,他幾乎離不開她的唇,但這實在太荒謬了,不過是一個吻;任峰在心中反復地提醒自己,卻仍舊擁著她,留戀地汲取她口中的甜蜜津液。

    “別再這樣嚇人了。”好不容易結束這個吻,離開她的唇後,他緊緊地抱住她,下巴摩挲著她的發。“對不起,我不是存心的。”恩雅下意識存撫上他的臉,然後她諒異的看著自己的手再次貼上他的臉,柔軟掌心下略微粗糙的撫觸,提醒著她男人跟女人的不同。她真的不排斥他,可是為什麼?“如果你是存心的,那你就太可怕了。”任峰認真地道,抱住她的手施壓再拖壓,像是恨不得將她揉進身體裡,也像懲罰。恩雅幾近貪婪存感受他窒人的擁抱,他獨特的男人氣息包圍著她,感覺像做夢般不真實。

    這就是男人的胸膛了,寬闊、結實、溫暖,她渴望了幾乎像是一輩子。

    好半晌,像終於能沉澱自己翻騰的心緒,任峰放開她,兩人沿著牆邊並肩而坐。

    這個延伸而出的平台並不大,凸起的矮牆擋住了大部分的視線,他們只能看見光害嚴重得只剩皎白月亮和寥寥幾顆星子的天空,嘈雜的人聲和音樂像從很遠、很遠的存方傳來。

    “現在告訴我,你究竟該死的在陽台上干什麼?”

    任峰沉下臉色沒好氣地問。一想起方才,他還心有余悸。

    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愈接近她,只覺得愈迷惑,他不要這樣的迷惑,卻又無法不靠近她。

    “不過想些事情罷了。”恩雅雙手抱腿環緊自己。

    少了他令人幾乎喘不過氣的擁抱,夜突然變得有點冷。

    “想什麼?”他側頭看她,犀利的目光嘗試解剖她。

    “想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接近你。”恩雅直直地望進他眼裡,坦言不諱。

    又是個逐勢拜金的女人?“你倒是找了個好方法。”

    他繃著下巴冷冷地嘲諷。

    “你這麼說並不公平,我不知道你會來。”恩雅蹙起眉頭。

    任峰沉默了會兒,“我知道了。接近我,然後呢?”

    “我也不曉得。”她聳聳肩,“可能會問你一件事吧!”

    “什麼事?”“你對我可有一點點興趣?”恩雅定定地注視他,雖然胃正惴惴不安地緊掀了起來。任峰凝視她素美娟秀的臉龐,她靈動的眼流轉著瑩瑩波光,誘人的唇潤澤紅腫——因為他。“如果我說不止一點點呢?”去他的,生命脫軌,就讓它脫軌了吧!他要她。

    恩雅緩緩存泛起一抹淺笑。“不曉得。”她偏頭思索了下,“可能會請你吻我吧!”“可是我已經吻過了。”他抬起她的下巴,大拇指輕柔存來回撫弄她腫脹的紅唇。他不經意的溫柔令恩雅心裡打顫,她無解,心更慌。為什麼她在瞬間變得完全不像自己?只因為對象是他嗎?

    “那就抱我、愛我,如何?”干脆豁出一切吧!她敲動著急促抨然的心跳,笑看進他的眼眸深處,大膽玩火。“為什麼?”沉默片刻後,任峰口吻平淡地問。

    “為什麼?”恩雅掛在嘴角的笑意僵了。用這種語氣問這種問題,聽起來就像她要被潑冷水了。“沒錯,為什麼要我抱你、愛你?”任峰好整以暇存等著她的答案。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不會有錯,她絕不是以往試圖糾纏住他的女人,她是謎,一個尚待他挖掘的謎。沒想到這種事這麼麻煩,還得給理由。恩雅收起僵硬的笑容,將眉頭蹙得死緊,畢竟她並不習慣承認自己的欲望,現在卻要在一個男人面前這麼做。

    她明顯的為難令任峰幾乎啞然失笑。難道她競如此單純?

    “怎樣,為什麼?”他強迪自己板著臉,面無表情地問。

    “你……一定要知道,才能下決定嗎?”恩雅困擾地皺起小臉。

    “嗯,對方的意圖會影響我想不想要的心情。”他若有其事存說著。

    這樣呵!恩雅的心往下沉了沉。

    她的意圖復雜得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代清楚的,而他若知道她不過是想利用他的意圖,恐怕也不會答應抱她。

    還是……算了吧!這種方式太強人所難,也不適合她……不!不行!恩雅猛地將雙拳握得死緊。她不能放棄,命運錯誤的對待仍在繼續,好不容易出現一個可以鈕轉情勢的契機。

    她必須戰斗!

    “我……的身體,它說它想要你。”恩雅吞了吞口水,在任峰若有興味的眸光裡艱難地迸出一部分的事實。很好,露水姻緣的標准正解,但令任峰不解的是他竟為這樣的回答蹙起眉頭。

    “台灣的女孩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開放了?”“台灣走的是美國風,你不應該覺得驚訝才是。”

    恩雅微揚雙眉。

    “那麼,做我的女人吧。”他攪過她的肩,讓她半偎在懷裡。

    溫柔扶起小女孩的她也好,懼怕男人到幾近昏倒的她也好,強悍地向一群女人捍衛自己男人的她,吞雲吐霧像得了憂郁症的她,騙死人不償命的她,及至現下狂野熱情又苦惱的她,還有更多未來可能會出現的她……所有的她,他都要了。

    恩雅靠緊他,心中五味雜陳。不想思索她究竟將自己推入怎樣的境存,她只想感覺他,迫不及待地想好好感覺他。纖細柔弱的小手像有自己意識似地探向他寬闊的胸膛,隔著柔軟的絲料,她感受他稍嫌急促的心跳,沉迷在掌心底下渾厚溫熱的觸感裡。

    這是一個全身蘊含著力量的男人,一個要求她做他的女人的男人。

    一個……屬於她的男人。

    “我已經有未婚妻了,你應該知道吧!”他閒話家常般地說著。

    這是警告,警告她在他們的關系中將不會有承諾。

    恩雅游移的手頓了下,然後她開始解他的襯衫鈕扣,渴望更進一步的肌膚相親。

    “我會讓你滿足的,但不是現在。”任峰鉗住她不安分的手,冷銳地凝望進她眼底。“我們必須先把話說清楚。”她完全不在他掌握之中,他得先確定她明白,而且接受游戲的規則。畢竟還是陌生人,翻臉就可以無情。恩雅在心裡冷哼了聲,起身理了理衣服,順了順長發。“你放心,一切都按你的規則來,我只有兩個條件。”照理說,她得了便宜,原是不該賣乖的,但他突地轉冷的態度令人有點生氣,她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你可以開出你的條件,但接不接受在我。”不願居她下方,他跟著起身。

    “啊!用不著這麼嚴肅,不過是要你一份健康檢查報告罷了。”恩雅沖著他揚起了抹怡然自得的笑。一陣風吹來,輕拂起她的發,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條件令任峰望著她飛揚的細發皺起了眉頭。

    有時,她的想法真令人難以理解。

    “喏!你在國外待了那麼久,又花名在外,雖然訂了婚後完全收斂了,但這種事誰知道,我會擔心是人之常情。”她偏頭,似笑非笑地瞅著他。

    “那你也會照做嘍!畢競台灣走的是美國風。”他拿她的話反將她。

    “我會做到第二個條件。”

    “意思是你不打算給我報告。”他挑眉。

    “我沒必要。”恩雅笑得詭異。

    “哦!這可需要一個好理由。”任峰雙臂環胸,斜睨著她。

    “我是處女。”恩雅坦言,看他呆楞錯諤的樣子,她頓覺好笑。“這理由可夠好?”任峰咕噥。

    “你改變心意了?”她強迫自己面帶微笑詢問。

    二十七歲的處女,也許他會想要考慮吧!她迭擇現在說出來,就是把選擇權交給他。

    有時男人的處女情緒比女人更甚。

    “沒有,都什麼時代了,我為什麼需要改變心意?”

    他冷凝著臉道。

    他真的要她,即使她是處女。恩雅放下自從坦白直說了後就忐忑懸宕的心。

    任峰則在心裡暗咒著,該死的,都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會有這麼美、年紀又算是老大不小的處女?她身邊的男人都瞎了眼嗎?他拉了拉領帶,突然覺得有點煩躁。

    “任峰,你……該不會……從來沒抱過處女吧?”

    他稍嫌激越的反應令恩雅不禁好奇。

    “是從來沒有。你改變心意了?”任峰揚起一邊濃眉。

    “沒有,都什麼時代了,我為什麼要改變心意?”

    恩雅有模有祥地模仿他適才的表情和語氣。

    “哈哈哈。”她有趣的模樣令任峰撫著額頭暢懷大笑,好不容易笑停後,他溫柔地以指腹輕撫上她的頰。“雖然我是第一次碰處女,但你信任我嗎?”

    “信任埃”不知為何,恩雅連半點考慮都沒有的答案,令任峰頓覺有一股奇異的暖流在心中緩緩存泛開。

    “你在情場廝混了那麼多年,女友好歹也交過幾十個了,放心,你的技術我是十分信任的。”正蔓延的暖流霎時蒸發殆盡,任峰怔愣了下後,無法遏止地撫著肚子,再度大笑了起來。“好個信任,好個信任……”他喃喃地念著,誇張地揩起眼角笑得溢出的淚水。她說了什麼笑話了嗎?還是她本身就是個笑話?

    恩雅茫然。

    見她一臉摸不著頭緒的樣子,任峰就更覺好笑了。

    她哪是什麼冰山美女,哪是什麼復雜得難以捉摸的百變女人,現在的她只是一個可愛的小女人。

    他的女人。

    一思及此,任峰的心霎時變得柔軟。“把第二個條件說來聽聽吧!”一等他解決這兩個礙事的條件,她就真是他的了。他突然迫不及待地想擁有她。

    為什麼笑?恩雅想問,但長時間和他交鋒已讓她筋疲力竭,速戰速決吧!

    “放心,第二個條件跟第一個一樣簡單,我聽說你自從訂了婚後就不再花心了,但老話一句,這種事誰知道,我希望在和我交往的期間,你如果和別的女人上床的話,可以再給我一份報告。”又是報告!任峰強迫自己不可以有瞳目結舌的吃驚樣,雖然這一刻,他相信自己永遠沒有搞懂她腦袋瓜子裡頭想法的時候。

    “這是個病毒猖撅的時代,我想你一定能了解的,何況現在的檢查既方便又快速,我想應該不會造成你太大的困擾……唔……”她的聲音消逝在他唇間,由他劇烈震動的胸膛,她知道他正邊吻她邊笑著。

    他今天的心情真是莫名其妙的好。由他帶領著同陷陌生情潮前,恩雅心裡想著。

    ***************

    和任峰之間發生的一切……不是夢吧?恩雅深深地吸了口煙,再深深地吐出。

    什麼時候學會抽煙的,己經記不得了,只知道有些折騰人的煩心時刻不靠著吞雲葉霧,還真過不下去。

    白色氤氳的煙霧襯得小客廳裡溫馨的鵝黃色系列裝演更加如夢似幻,朦朧中,一個綁著馬尾的小女孩正因跌傷了膝蓋而淚流滿面,媽媽拿著藥水、繃帶小心地為她上藥,爸爸坐在身旁心疼地揉著她的發,嘴裡直呼著不疼、不疼。

    煙霧徽去,溫馨的裝潢仍在,哭泣的女孩仍在原存哭泣,但保護著女孩心疼著女孩的人卻已永遠離去想那些又有何用?抹去頰上的濕意,恩雅捻熄手中的煙,重新再點一支。然而這房子處處是她十三歲前一家三口的溫暖記憶,思緒豈是說停就停,說不想就能不想的?

    恩雅起身,似游魂般存繞進廚房裡、流理台前,曾有媽媽身著圍裙的忙碌身影,當爸爸不時過去在她汗濕的頰邊印上一個吻時,媽媽總是笑得好美、好美。

    她以後一定要像他們那麼幸福。

    那時的她,心裡這麼堅定存想著,即使後來發生了許多事,爸媽恩愛的記憶猶在心底給她支持的力量。

    但記憶會在淚霧中模糊,力量會隨著時光而消褪,一個人孤零零存走過來,她再也不確定自己要堅持的是什麼了。

    十七歲時,離那件事的發生已過了四年,即使仍然厭惡男孩子近身,她卻喜歡上一個隔壁班的男孩子,她以為自己終於擺脫陰影,可以像正常女孩子一洋。

    她曾經認為那麼強烈的喜歡就叫愛,然而,他想擁抱她的時候,她覺得渾身不舒服,他想吻她的時候,她卻惡心地不斷干嘔,當她看見他受傷的眼神,她恨不得死。

    人的思緒纖細到你無法想象,狠多的傷害是一輩子的,當你以為傷口已經好了時,其實它只是被很好地隱藏了起來,在潛意識中影響著我們的行為。

    她慌亂地哭著問慧姨為什麼時,她就是這麼回答她的,她要她放輕松、慢慢來,找到一把屬於自己的鑰匙,把心結徹底的解開。

    十九歲時,她是人人稱羨的第一學府大學生,出色的容貌令她受到眾多男人的仰慕追求,但她還是討厭男生靠近,只是她己經成熟到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力強壓下那股厭惡,也懂得用微笑替代臉上會有的反感。

    她又戀愛了,是同系的直屬學長,當他牽她的手,她可以教自己忽略那股不適,當他抱她,她也可以要自己強忍下推開他的沖動,當他輕碰她的唇時,她說服自己一切都很好,但當他試圖將舌頭伸進她的嘴唇時,像可怕的夢魔一祥,舊事重演。

    怎麼可能愛一個人卻無法接受對方的親密碰觸呢?

    她怨、她恨,她曾經真的想死。

    如果她不是那麼懦弱、膽小,她應該是死的了吧!

    她怕愛,真的好怕,她怕看見對方發現她根本不能愛的樣子,她怕看他們充滿了難堪的心碎和鄙夷的眼神,再教她看一次那樣的眼神,她一定會崩潰。

    不想再愛了,親手斬斷任何可能萌發愛苗的機會,她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愛上人,更不容許任何人愛上她。

    冰山美人也好,冷感美女也罷,冰冷讓人麻木,冰冷讓人容易遺忘曾經熱切的盼望,冰冷沒什麼不好,至少比起熱騰騰卻血淋淋的傷日,沒什麼不好。

    這病算是愈來愈嚴重了吧!二十七歲的自己′變得連愛也不會了。她吁了口煙,冷哼地笑。

    慧姨說她需要一把鑰匙,她指的會是一個她絲毫不愛,卻可以分享親密行為的人嗎?

    八年了,她再也不希罕什麼鑰匙了,反正她也己經忘記何謂正常的自己,對男人不由自主的反感也幾乎成了她生命裡的一部分。

    她不知道任峰是不是她的鑰匙,解不解得開她為自己上的鎖,他是也好,不是也好,她只卸道她受夠了。

    她受夠了永遠都是孑然一身的自己,像永無止境的折蘑。

    她是人,她也有欲望,在孤單脆弱的時候,她也渴盼一雙堅強臂膀的擁抱。

    多少個夜裡,她想象自己置身於疼惜備至的懷抱裡,又因得不到而淚流不停、難以成眠,多少個讓夢魘活生生驚醒的時分,她哭喊、她厲吼,希望有一雙溫柔的手拭去她的淚,告訴她,她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她原是不該走上這樣的命運。

    但這些她心底渴望得發痛的卻是她身體所無法接受的,這不是對她整個生命的莫大諷刺嗎?

    她的身體願意接受他,那就夠了。

    不用擔心著夢魔重現,那就夠了。

    他夠花心,不久的將來,他也會有個妻子,最重要的是,他不會將心放在她身上,她不用害怕他會因愛上她而受傷如果這輩子她都注定無法再愛人的話。

    若他真能秅B開她心裡的結,教會她愛,那最好不過,也許她會心碎,但心碎總比沒了心好。

    為愛而性對她而言是行不通的,那就看看她能否為性而愛吧!就算最終將萬劫不復又如何?反正她原本就在水深火熱中了。

    “哈哈哈……”恩雅拭去眼角的淚,笑得怎麼也停不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