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門之莊家四奶奶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中邪
    第一百九十二章中邪

    周度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門口:「怎會呢。(小說~網看小說)你沒做錯什麼,不用多想。」李姜「哦」了一聲,又道:「那麼,你要去跟她說說麼?我看她確實很不高興的樣子。」周度終於收回了放在門口的眼神,口氣很是冷淡:「不必了。」他一邊翻著桌上的卷宗,一邊道:「以後不要再提起她了。」

    李姜又「哦」了一聲,便沒有說話了,她福了一福:「我先去先去了。」周度沒有抬眼,只「嗯」了一聲。

    等李姜去了之後,周度便用肘部支在桌子上,眼眸微閉,眉頭緊緊地皺起,似乎很頭痛的樣子。

    他的確是頭痛。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明明是下決心不再見她的,可還是忍不住又見了她,明明不願意再和她有什麼瓜葛,可到底還是忍不住要擔心她,記掛她。雖然他當初知道那件事的時候簡直怒不可遏,幾乎有一種想將她殺死的心思,可到頭來竟然還是為會她心軟。

    如果說他周度是一塊堅硬的鐵,那麼她就是他心中唯一柔軟的地方。無論她做了怎樣的事情,他卻還是無法徹底將心硬起來。或者說他以為自己已經堅硬起來了,但原來卻不是。

    再說陸小其回去之後,一頭鑽進房裡沒有出來,任憑誰敲門她也不理睬。實在是她此刻正難受得很,不願意說一句話,也不願意見任何人。

    召召這小傢伙正好轉悠了過來,看到門口著急的小銅和春兒,就上前問道:「我娘親怎麼了?」小銅是大概知道事情的原委的,但她怎好說出來?所有只有春兒回了:「哎,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四少奶奶剛才去了周大人哪裡對賬目,結果回來就很生氣的模樣,連人也不理了。」

    召召一聽,嘴裡就稚聲稚氣地「哼」了一聲,一轉身出去了。

    小傢伙站在外面的院子裡,雙手叉著腰,小身板挺得直直的,難得地正經站在那裡,似乎在極其認真地思考著甚麼。連一直跟著他的溫大妹也不敢打擾他。

    就在這時,周度從外面進來了,他自然照例是為了櫃上那些事來找陸小其的,溫大妹便好心地叫住了他:「周掌櫃,是要去見四少奶奶吧?她眼下不舒服,怕是不肯見人。」孟青停下腳步,關切地道:「是麼?她最近看起來都不大好,莫是生病了?」溫大妹道:「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總之她現在不想見人呢。」

    孟青正待再問,下面站立著的召召突然綻開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後對著孟青一伸手:「孟叔叔,帶我玩。」難得小少爺主動青睞,孟青當然不會拒絕他,當下便彎下腰來抱起來他,口中笑道:「小少爺要去哪裡玩?要是太遠了叔叔可不能帶你哦。」召召奶聲奶氣請求道:「那叔叔帶我到後花園子裡去捉蟲子好麼?」孟青心道這個要求不過分:「好呢,叔叔這就帶你去。」

    召召高興地趴在孟青身上,對後面跟上來的溫大妹道:「奶娘,你自去休息一陣兒罷,我和孟叔叔玩。」孟青也道:「是呢,先歇歇吧,待會他玩夠了我就送他過來。」溫大妹知道孟青是個沉穩周到的人,所以也很放心召召和他去玩,而且正好她屋裡頭給召召做鞋的蚼掄晲S有做好,便想趁著這個時候去做:「那好吧,別玩得太累了啊。」

    孟青帶著召召一路到了後花園子,這裡靜悄悄地沒有人在,倒是蛐蛐兒雀兒什麼的叫聲不少,難怪得召召想要過來玩,男孩子一般都最是喜歡抓小動物玩了。孟青小時候也是這般。

    不過今兒召召似乎顯得不是很專心,他雖然作著找蟲子的樣子,這裡繞一下,哪裡跑一下的,但眼神看的卻不是地上,而是在看周圍有沒有人,等他確定這裡再沒有其他人之後,就又跑回了孟青身邊:「孟叔叔,孟叔叔,我跟你說件事兒成麼?」

    孟青道:「自然可以呀。」召召偏著頭想了一陣:「嗯……我想問問你,你可喜歡我娘親?」孟青一聽就有些窘,他哪裡會想到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子竟然問出這種大逆不道問題來?而且他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只得尷尬地道:「……小少爺,怎麼問這種話呢?這不是小孩子應該問的,知道麼?」

    召召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嘟嚷了一句:「誰是小孩子了?」孟青一聽就笑了,伸手點了點召召的小鼻頭,道:「你才多大點?不是小孩子是什麼?」

    召召拍開他的手,不高興地哼了一聲:「都當我是小孩子,所以什麼都不說。」他這樣說著,又在原地背著手小大人般嚴肅地走來走去走了好一會兒,最後下定了決心一般,道:「好吧,我就跟你說一件事兒,你可挺好了,別嚇著。」孟青呵呵笑道:「行了,你說,孟叔叔保證不嚇著。」

    召召很嚴肅的說:「其實我不是小孩子。我是從一個很遙遠的時空穿越過來的,穿越。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孟青覺得這小少爺說得奇奇怪怪的,反正他是沒聽懂:可能是小孩子說話不會表達吧,當下他還安慰召召:「沒事,你慢慢兒說,到底什麼是穿越?」

    召召有些頭痛的樣子,他拿小手按了按額頭,無奈地斟酌了一下詞句,改口說道:「嗯,這麼說吧,其實穿越就是……就是我上輩子過奈何橋的時候沒喝孟婆湯,所以一直保持著大人的記憶,你別看我現在樣子象小孩子,心理年齡和你是差不多大的,知道嘛?」

    孟青當然不信,他覺得小少爺肯定是瞎說的,世界上哪有這種事情?不過笑少爺說得這麼嚴肅認真,又不像是說笑,而且小孩子應該也不會這樣條理清晰的說話,那麼……莫非他是中邪了不成?

    孟青雖然沒說話,但召召已經把他那點心思看破了:「你肯定是以為我中邪了是吧?當然不是了,我就是還記得以前的事兒而已,其他什麼特異功能都沒有,和大家都是一樣的普通。再說了。我要真是中邪了,那這幾年來怎麼都沒有做出甚麼不好的事情來?而且我也知道,要是讓人知道了我沒喝孟婆湯的事情不好,所以一直就裝作小孩子的模樣等著慢慢長大,如果不是今兒有事要跟你商量,我連你都不說哩。」

    孟青聽他說得煞有其事的樣子,不由有些半信半疑:「小少爺,你說的可當真?」召召點頭道:「自然是真的。我騙你做什麼?我才出生沒幾個月就被爺爺抱過來了,後來就見著了娘親,那些事兒我都記得很清楚呢。就連你當初是怎麼被我娘親救的,我都知道的呀。如果不是我忘記喝孟婆湯,我當年還那樣小,怎麼會記得這種事情?」周度狐疑道:「那你說,她到底是為什麼救的我?」召召道:「她呀,就是因為你和一個人長得像,才救你的,對不對?」

    孟青這會兒有那麼一點相信了,但以他古代人的思想觀念,還是無法坦然面對這樣的事實。召召趕緊地又給他做思想工作:「孟叔叔,其實,就算你懷疑我中邪了,也不會告訴別人是吧?你想想,如今我娘親誰也不願意見,你跟她又說不著,但你要是跟別人說了,只怕我是活不成了,一定會被燒死什麼的,那我娘親怪罪下來,你受得了嘛?再說了,她如今都夠難受的了,再沒有了我,那她不知道還能不能活下去呢。」

    孟青雖然是懷疑召召中邪,但並未想過說出來的嚴重後果,所以聽召召這一說,他頭上也是冒出汗來,看來這件事還真是誰都不能說呀。

    召召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已經說服了他,當下便會心一笑:「好吧,那麼,接下來我跟你說正經事了。」他這會兒說話的神情真是不像小孩子,嚴肅認真的很:「你知道那個跟你長得像的人是什麼人麼?」

    孟青一直很關心這個問題,所以儘管他覺得眼前的小少爺怪怪的不踏實,但他還是接了話去:「並不是很清楚,難道小少爺知道?」召召道:「我自然知道。他叫周度,就是最近才打了勝仗回來的總兵周大人,目前暫住在劉義路一處宅子裡。」

    孟青一聽,很是驚訝:「是麼?原來他竟是總兵大人?」召召點頭:「正是。他當年和我娘親頗有淵源,交情匪淺。這件事你想必已經知道了,畢竟你假扮過他不少時間。」小召召這麼一說,孟青不由一驚,原來這小少爺當真甚麼事情都知道?是了,假如他當真是沒有喝過孟婆湯的話,那大人說甚麼他自然知道,但別人覺得他小,估計很多話沒有迴避他,他知道了也是正常的。

    召召看見孟青驚訝的神情,不由得意一笑:「呵呵,你不必驚訝,我天天跟在娘親身邊,她哪件事我不知道的?這回她之所以心裡難受,就是因為剛才去見了周度,也不知道那個混賬王八蛋到底做了甚麼,把她氣成了這樣。」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