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妖嬈紅姬 第四卷 拔刀相向 第三章
    「海燕決定結婚了?」藍染因為震驚的關係,甚至連手中的書掉到了地上都不知道。

    我抓了抓頭,然後點了點頭。

    「是哪裡人?家庭背景怎麼樣?」藍染想得比我多,稀里嘩啦的問了一大堆。

    這讓我怎麼說好,我又不是當事人。

    「我只知道對方叫美亞子,是個女人。」我抿了口茶,懶洋洋的說道。

    「不是女人難道是男人?」藍染不禁白了我一眼。

    他好像被這件事提起了興趣一樣,也喝了一口熱茶。「到底是什麼人把海燕給送進了墳墓呢?」聲音裡好像還有點小小的期待?

    「誒∼漸k介,難道你想挖海燕牆角?那可會被捩花砍死再鞭屍的!」我故作嚴肅的告誡他。

    「撲!」一口熱茶從藍染嘴裡噴了出去,朝著我鋪天蓋地的襲來,頓時全身都**的,我有點兒欲哭無淚。

    這討厭的藍染,承受能力這麼差,不就是開個玩笑麼?

    「咳咳咳。」藍染死命的用手捶著胸口,好像被嗆到了,良久才恢復了過來。

    「浦原君!便當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他說完還滿臉通紅的看著我,喲,還叫起了浦原君,看來是生氣了。

    「反正你就是想挖牆角也來不及了,人家都要嫁了。」我隨意的擺擺手,讓藍染別在意這點小事。

    「浦原君請注意你的態度」藍染無力了。

    總之,就這樣,藍染被我暫時挖到了十二番隊過來做事,我們朝著流魂街外走了出去,想要去找海燕,可是這靜靈庭顯然也不平靜。

    「別跑,站住!」

    「」

    「」

    就在我跟藍染談天說地的時候,前面傳來了一陣噪音,緊接著,一個死神還有幾個刑軍在前面的街道上演著追逐戰,其他的死神見狀都很識相的讓到了一邊。

    被追逐的死神看見了我和藍染,眼睛一亮,朝著我們跑了過來?

    「漸k介你認識他嗎?」我一臉詫異的問著藍染,他搖了搖頭,也有點兒納悶。

    「等下就知道了。」

    不一會兒那名死神衝到了我們的前面,身高至少有兩米開外,在這屍魂界也算是罕見了。

    「別讓他跑了,快住他!」刑軍裡傳來了聲音,聽上去好像挺熟悉的,可惜我來不及細想,那名彪悍的死神直接把刀橫在了我的脖子之上,然後一臉凶狠的轉身看著刑軍和藍染。

    「都別動!不然我就殺掉他!!」聲音裡有種惶恐到極致的不安,應該被刑軍追了有一陣子了。

    「哦,我不動,你繼續,你繼續。」藍染推自己的眼鏡,自覺的退後了幾步,做到了一塊突起的岩石上面,擺明了是要看好戲了。

    「漸k介你怎麼能這樣?!」我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還沒來得及抱怨抓住我脖子的手又緊了一緊。

    「別亂動。」彪悍死神對著前方又喊了一句。

    有一個刑軍居然不顧我的安危,還是一步一步的朝著我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你殺吧,如果他死了那是他的榮幸。」該刑軍說著還看了我一眼,眼睛裡有著濃濃的厭惡?!

    等一下,這種娃娃音,這種身高,這種三維,難道

    「碎蜂?」

    「我不認識你,不要一副熟人的樣子,喂,你不是要殺了他嗎?怎麼還不動手。」碎蜂皺著眉頭反駁道,然後又對死神喊了一聲。

    「你這只該死的蜜蜂!我不服,我不服!你這是假公濟私,我要向夜一狀告你!」我連忙掙扎了起來,想衝過去。

    這碎蜂好狠的心呀,他難道就不怕這匪徒起狠來,就把我撕票了嗎?

    「給我安分點!」那死神對我吼了一聲,耳邊嗡嗡的響。

    靠,夜一都沒試過吼過我,不要命了是不。

    雙手往後一套,直接一個過肩摔將死神狠狠的砸到了前面,把地面轟出了一個大洞,很好,麻煩解決了。

    我拍了拍手,然後眼睛惡狠狠的盯著碎蜂。

    「你這傢伙怎麼可以這樣,他要是擰斷了我的脖子怎麼辦?」我悲慼的質問著碎蜂。

    她只是給後面的刑軍打了個眼色,讓他們把死神抓回去,這才轉過頭來看著我,一如既往的冰冷。

    「誰叫你自己長得一副病怏怏的樣子,能怪誰?」她白了我一眼,自顧自的轉身就想要離開了。

    我悲憤難耐。

    我一米八三,重69kg,看起來是瘦了一點,是沒什麼肌肉

    可是,可是這又不是我想的,我也想成為一個有著健碩肌肉的男人啊!!

    「你在嘲笑一個隊長的尊嚴,我要向你出挑戰!!」我承認,因為這枚身高一米五的蘿莉的諷刺,我抓狂了。

    「哦?你是隊長麼?你的羽織呢?冒充隊長可是很大的罪名呀,會被監禁的,小孩子別衝動。」碎蜂貌似好心的勸告,讓我剛剛燃燒起來的怒火碎了一地。

    我錯了,我剛剛不該調笑藍染,藍染就不會噴茶,我就不會濕身,就不會把羽織留在五番隊,就不會被這該死的死神當成軟柿子捏!

    「碎蜂姐姐,我錯了。」看著碎蜂把禁錮犯人的殺生鎖拿了出來,我很識相的萎了我恨吶!

    「啊,沒事,小孩子衝動了點是可以理解的,喜助要乖。」碎蜂一臉不介意的樣子,狠狠的用腳一踢我的膝蓋,讓我半蹲到了地上,她矮矮的身高這才能把手伸到我的頭上,就像安慰小孩子一樣摸了摸我的頭,然後才轉身準備離開

    痛~~~

    「感謝碎蜂姐姐教導」我的心在流淚,它屈辱,它痛恨,它在叫喧著要復仇,然後被我用理智牢牢的壓制住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咬著牙沉聲道。

    「喜助你對她有意思?」一直在旁邊聽著我們對話的藍染直到這會兒才反應過來,不禁揚眉問我。

    「不是。」藍染的詢問讓我嘴角抽了一抽。

    「那我怎麼感覺你被人吃得死死的明明可以反抗的難道你們有什麼誤會?總感覺她在針對你。」

    聽著藍染的話,我只能拉長了一張臉,欲哭無淚的坐到了他的旁邊。

    「誤會倒不至於,不家討厭我卻是事實,沒事就喜歡針對我。」

    「我要是你我就會嘗試著跟她交流一下,或者用武力讓她明白我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人,這樣不就清淨了?」

    藍染眉頭糾結在一起,看來他還不是很瞭解夜一那可怕的為人。

    「你不知道啦,這只蜜蜂跟夜一的關係好得不得了,惹了她比惹了夜一還可怕」

    「如果你不想明天看見我被夜一撕咬至死的話」我無力吐槽了,藍染這才像是明白了什麼,拍了拍我的肩膀,同情的歎了一口氣。

    「我們還是走吧,畢竟籌備婚宴是個麻煩事,先找海燕商量一下吧。」我說著站了起來,地下突然出現了一個影子在我的旁邊,熟悉的味道飄來,我轉過身,看見了二番隊的隊長羽織,碎蜂穿著刑軍的衣服跟在夜一身後,遮擋外貌的黑布被揭下,露出了動人的容顏。

    她現在兩頰鼓鼓的,好像在生著什麼氣一樣,看見我的時候哼了一句,然後扭頭看旁邊去了。

    「婚宴?誰要結婚啦?」夜一銳利的眼神在我身上瞄來瞄去,語氣裡很是詫異。

    「額,反正不是我」我弱弱的回答道,終於還是被夜一給知道了。

    ps:恩,遊客兄還是很多,努力一個個減少

    目前衝榜中,上了前十就能進同人周點榜和周推榜,是同人唯一的榜單,各位巨巨,求票呀。

    點擊雙榜目前下降到十五名,推薦下降到第十四名,馬甲還得爆那麼多的菊花,希望各位巨巨能不嫌麻煩,登6一下,投下寶貴的一票,要知道馬甲辛苦幾小時,大大們只要不到三十秒就足夠了

    [.55x.comm]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