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妖嬈紅姬 元旦番外 元旦卷第二章 藍染V5
    「百年不見,你好像還是那副樣子。」藍染旁若無人的看著我,微微一笑,跟我熟悉的藍染一樣的靦腆笑容,只是再也不能引起我心中的共鳴了。

    我捂著腦袋,我頭疼。

    根據我的觀察與目測表明,此藍染可不是我記憶中那個有點小受的漸k介,這廝已經是個披著『漸k介』的皮的『藍染』了,雖然聽上去感覺有點怪,但這是事實。

    我記憶中的漸k介(小受的那個),是溫柔的,無害的,我記憶中的藍染(強攻的那個),是卑鄙的,大害的!

    這裡根本就不是我和夜一熟悉的屍魂界,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裡,是真正的,沒有外來者的靜靈庭。

    這裡依舊有著一個名叫浦原喜助的男人,這裡依舊有著一個叫四楓院夜一的女人。

    他們與我們有著相同的外貌,但記憶卻是截然不同,而且直到現在,我已經確定了一件事情,現在這個世界的時間點,已經到了草莓(一戶)進入靜靈庭,拯救露琪亞的時間點了,而這個時候,剛好是藍染拿到崩玉,叛逃屍魂界的時候。

    我的天,這該讓我如何是好?

    這會兒莫論我能否阻擋藍染從露琪亞身上拿走『崩玉』,就說我和夜一能不能從他的鏡花水月之下存活就是個難題。

    「很久不見了漸k介,不,應該說一天沒見。」我瞎扯著拖延時間,按照記憶,十三番隊的隊長們很快就會來了吧?最重要的是山老頭也來了,安全有保障呀。

    藍染聞言轉過臉來,給藍毛和瞎子打了個眼色。

    他不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就在昨天,我還跟他一起探討真子被日世裡爆扁的鼻子血會流多久

    他轉身走向了滿身繃帶的草莓,還有一身鮮血的戀次。

    「正事做完後我們在慢慢聊吧。」藍染說著,腰間的鏡花水月已經被他拔了出來。

    市丸銀和東仙不知何時,也站到了我們面前。

    「想阻擋隊長可得先過我們這一關哦。」市丸銀笑瞇瞇的拔出腰間的斬魄刀,對準夜一。

    瞎子東仙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清蟲對準了我。

    就在我和夜一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他們兩人動手了。

    東仙挑上了我,市丸銀對上了夜一。

    哦,藍染對上了可憐的一護和戀次。

    「清蟲終式,閻魔蟋蟀。」

    東仙手腕翻轉間,斬魄刀『卍解』已經把我籠罩。

    東仙的卍解能創造一個空間,將敵人除觸覺以外的五感全部抹殺。

    就在這短短的瞬間,我的視覺,聽覺,嗅覺等等全部消失。

    他就這樣邁著腳步走到了我的旁邊,像老頭一樣碎碎念。

    「正義之路注定沾滿鮮血,雖非吾願,但為了正義」

    「鳴叫吧,紅姬!!」雙解二十五倍靈壓瞬間湧入這一刀之中,在東仙愕然的表情之下,幾乎要把他的身體橫刀斬成兩半,鮮血瞬間從他的身體噴湧了出來,他倒在了地上,嘴巴呢喃著想說些什麼,我最後用紅姬的刀柄把他給敲暈了,瞬間,我的五感再次回歸。

    東仙太笨了,真的,難道他不知道我喪失了五感,可我還有紅姬在一邊看著嗎?好像他真不知道

    他不一定輸的,可惜他就站在我身旁碎碎念,還一動不動的當靶子,這都不砍,那我比他還笨。

    恢復了五感之後,剛好看見夜一週身散著鬼道白雷,一招兇猛的劈腿把市丸銀劈倒在地,而市丸銀的斬魄刀不知道為什麼,已經被夜一打飛在了一旁。

    倒地的市丸銀也躺在地上不起來了,我好想還看見他咧嘴對我笑了笑。

    沒卍解的他,還真不是夜一對手。

    就在這個短短的時間,兩個隊長已經被我和夜一解決掉了,雖然一個是因為臭屁,至於另一個?根本沒有用心打吧?連卍解都不用。

    無視掉躺在地上的兩件羽織,我抬頭,藍染的行動效率的確高得沒邊,就這麼短短的一會兒,小草莓已經被他砍倒在地,腰間的傷口幾乎都要把他橫腰斬斷,戀次的傷雖然好一點,但也動彈不得。

    可憐的無辜少女露琪亞被藍染單手提著,另一隻手上玉光閃爍,那熟悉的光芒跟我心中的事物一般無二,名為崩玉。

    也許是拿到了崩玉,藍染這下心情甚爽,也不擔心倒在地上的兩個小弟,居然就這麼給草莓他們講起了他的計劃,還有崩玉的作用等等。

    看藍染的樣子,就像是在不斷的刺激草莓一樣,這惡趣味真是

    「藍染!!!!」一道充滿了滔天怨恨的聲音席捲而起,帶著一把劈落的巨刃襲向藍染。

    刀在呼嘯,輾轉間揮落,巨大的力道連雙極都不禁顫抖了一下。

    自然,偷襲者蓄勢一擊還是砍不中藍染。

    煙霧散去,我的前面對出了一個狗頭人?身上還穿著七番隊的羽織?

    「卍解!」狗頭人高舉手中的巨刃,沖天的靈壓開始瀰漫,在場的人都有了一股沉甸甸的沉重感。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草莓,他腰間那道巨大的刀傷被靈壓一壓,就像水龍頭一樣,血嘩啦啦的噴,我不禁為他默哀。

    藍染一聲輕笑,像是不屑,也像是歎哀。

    手指翻轉間,熟悉的黑色靈子將卍解之中的狗頭人禁錮,籠罩,穿刺。

    「破道之九十,黑棺。」直到此時,藍染才念出了這鬼道的名字。

    轉身離開,背後的靈子四散而去,狗頭人也鮮血狂噴摔倒在了地面。

    卍解狗頭人Vs尋常狀態藍染,瞬間敗北!

    倒地的草莓眼中還有著不可置信,同為隊長級,難道真的無法抗拒?

    就在此時,又是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

    一個皮膚黑黑的,身體很壯實,很憨厚的男人,應該是茶渡泰虎。

    一個長頭的女生,某部位育良好,臉色滿是擔憂,嗯,井上織姬。

    還有個戴眼鏡的小白臉,啥也不說了,肯定是石田雨龍。

    還有個戴著頭巾的漢子,志波巖鷲?可能是他了。

    「不要過來!」草莓絕望的吶喊。

    四小隊瞬間被場上的『壯烈』驚呆了。

    剛好在這個時刻,一個人影快的閃過,奪走了藍染手上的露琪亞。

    不應該說是奪走,應該說是藍染已經拋棄了吧。

    那個人抬起了臉,他的臉色有點慘白,腳下虛浮,顯然也是有傷的。

    「朽木蒼純?!」我驚呼出聲,轉瞬間又被我否決了,他的臉長得雖然像,但還是有所區別的,而且他身上也穿著六番隊的羽織

    他是朽木白哉。

    奪走了露琪亞,自然是得付出代價的,那就是腰間一道巨大的傷口。

    我看到這裡,不禁有點莫名的感覺,藍染就那麼喜歡砍人腰嗎?脖子不是好了?一擊致命的說。

    露琪亞攙扶著已經全身無力的白哉,臉上還有著驚愕。

    不可置信吧,那麼無情的大哥,居然也有這麼人性的舉動。

    藍染輕笑著搖搖頭,緩緩地抽出了腰間的鏡花水月,一步步的逼近白哉。

    我心下有點著急,但手還是死死的抓住夜一的手,不讓她衝出去。

    還沒來嗎?御庭十三番還沒來嗎?

    我心中有點冷,就這樣子的我和夜一,絕不會是藍染的對手的,至少現在不是。

    這藍染現在表現出來的力量夠威武。

    ps:恩,還是了兩章,哦,睡覺睡覺,讓番外篇就此崩壞吧。票~~

    &1t;ahref=.>.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