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聖徒 第八冊 假面舞會 016.囚室
    &nb而在囚室的牆壁之上,卻掛滿了各種杜凡見過或是沒見過的刑具,但是無論是哪一個刑具,上面都是袑騑陷部A也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

    在囚室的正中有著一塊空地,空地之中的柱子上綁著一個女人,杜凡只看了一眼,就已經認出了這個女人就是之前的那個塞琳娜。

    而加百利卻站在她的面前,雖然身上依然穿著一塵不染的晚禮服,但是手裡卻握著一條鞭子,那鞭子顯然是特製而成,上面佈滿了細細的尖勾和倒刺,顯得鮮血淋漓,塞琳娜身上大半的傷口,卻估計都是被這條鞭子弄出來的。

    似乎是感覺到了兩人走進來,加百利隨手把手裡的鞭子拋在地上,緩緩回頭笑了一下,道:「兩位,請坐,請坐。」

    杜凡四處看了一眼,除了那個染血的沙,又有那麼可以坐?但是叫他坐到那個沙上面,卻是想也不用想的了。

    當下他微微搖頭,道:「加百利閣下客氣,既然進來這地牢,哪裡有坐的道理,倒是聽說有人不長眼想要行刺加百利閣下,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

    說著,杜凡裝模作樣走近幾步,嘟囔道:「啊!怎麼是一個女人而且看起來還是一個美女」

    說著,他的手已經伸到了塞琳娜的身上摸索了一陣,暗中用精神力一探,現她受的都是皮肉傷,心下也就有了底子,他挑起了塞琳娜的下顎,驚訝道:「這這不是躺在我床上的那個小妞嗎?我還來不及動她她怎麼卻跑到這個地方來行刺加百利大人了這個實在是實在是」

    說到這裡,杜凡忙退後了幾步,拍了拍胸口,一臉劫後餘生的表情,道:「還好我沒動她,要不然說不定此刻我就已經死了,女人啊你的名字叫麻煩?」

    加百利似乎冷笑了一聲,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場的人其實每個人都心知肚明,不過既然沒有人點明,杜凡又做出這副樣子,自然也就沒有點破。

    加百利笑了一聲,道:「我還以為杜凡閣下出了事,剛才正在問這個女人,她之前是怎麼逃出來的,不過這個女人嘴巴倒是緊得很,不管我怎麼打,卻都是不開口,打了暈,暈了打,也不知道已經多少次了,杜凡閣下你要不要試試看?這干女人的事情你或許做多了,但是打女人應該沒做過吧?聽著一個美女在那裡呻吟,也是一種不錯的感覺啊。」

    就算是以杜凡的為人,聽到這種話他卻都是心中暗暗噁心,不過這個傢伙卻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不給加百利面子,當下他低低一歎,道:「加百利閣下這樣吧,我看你也沒有受什麼傷這個女人麼既然已經送給我了,也可以算是我的人了不管要怎樣處理,應該都是我的事才是還請加百利閣下給個面子,這個女人就讓我自己處理如何?」

    加百利哈哈一笑道:「這有什麼?既然人我已經送給了杜凡閣下,杜凡閣下自然可以要回去,只是這次卻麻煩杜凡少爺你嚴加看管,要是她下次再跑來這裡行刺我,我的人一不小心失了手,她這麼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兒給廢了的話,那豈不是可惜?對了,杜凡少爺,我倒是有一個意見,聽說神聖教廷內部有一種魔法,可以把人的鬥氣和魔法都廢掉,這是對於叛逆的不二法門,杜凡閣下不妨給這個女的也來一下,保證她一下就聽話無比,就算是想要反抗杜凡少爺也都沒有力氣,更別說是來行刺我了。」

    杜凡淡淡一笑,道:「加百利閣下費心了,不過嘛,我這個人對於這種刁蠻一點的女人比較有興趣,這個女的如果沒了那身鬥氣,那麼和普通的女人還有什麼區別,這馴服女人就和馴馬一般,越是烈馬馴服了就越是有成就感,如果只是為了那回事,我又何必找那種女人?隨便在家裡找兩個侍女就可以滿足我的要求了。」

    加百利道:「杜凡閣下倒真是好雅興,不過你既然這麼說了,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人你杜凡閣下就帶走吧,至於現在嘛,這個地方卻也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到上面雅間坐坐吧?」

    杜凡微微點頭,奧斯卡輕聲道:「那麼還請加百利閣下帶路吧。」

    加百利一點頭,就走出了囚室,奧斯卡看了杜凡一眼卻也走了出來,這加百利雖然說人還給了杜凡,但是卻不多做什麼,顯然卻是要看杜凡出醜。

    杜凡微微歎了一口氣,走到塞琳娜身邊幫她解開身上的繩子,又用光明鬥氣在她身上轉了幾圈,算是勉強處理了塞琳娜的傷口,片刻之後,塞琳娜幽幽醒來,她看到杜凡雖然驚訝,卻沒有多說什麼。

    這冒險者還是有幾分用處,比起那些有事沒事就哭哭啼啼的小女生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塞琳娜腳尖微微軟,顯然渾身疼得沒了力氣,但是她去沒有出一絲聲音,只是冷冷的看著杜凡。

    杜凡淡淡一笑,道:「怎麼你還走得動嗎?」

    塞琳娜點頭。

    杜凡道:「既然走得動那就走吧,如果走不動的話就留下來,不過除了這次之外,你就再也沒有機會出去了,如果走得出去的話,就在這鐘樓的門口等我吧,只要我還沒死,他們想必也不敢拿你怎麼樣」

    說到這裡,杜凡深深的看了塞琳娜一眼,沉聲道:「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你自己想清楚,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說著杜凡隨手摸出了一點藥劑拋在了塞琳娜的身上,道:「你的傷口自己處理一下,我還有事情就不等你了」

    說了,他卻不再看塞琳娜一眼,轉身就走。

    他剛剛離開,塞琳娜渾身就劇烈的顫抖起來,只是雖然她不斷的顫抖著,但是卻沒有出一絲聲音,片刻之後,她才緩緩的站了起來

    和鐘樓底部的地牢想比,這在鐘樓頂端的雅間,雖然並不顯得奢華,但是卻多了幾分古樸莊重的味道。

    在這個地方,從四個方向都可以看到外面的風景,夜風呼呼吹過,但是卻吹不進這個地方,顯然,在四周已經被布上了一個防禦性質的魔法陣。

    在雅間的中間放著一條長長的餐桌,上面擺滿了各種食物,只是在座的人卻沒有人去碰它們一下。

    在上座的地方,加百利雙手合攏坐在了那裡,姿勢說不出的莊重,他的眼睛瞇著,嘴角的小鬍子不斷的抖動,那種蒼白到極致的臉色,在這一刻多了一種淡淡的尊貴感覺。

    本來,按照爵位來說的話,別說杜凡,就算是在場的埃文子爵身份都比他要高幾分,他無論如何都沒有資格坐這個上座,但是在場的人卻每一個都忽略了這一點,就彷彿什麼都不知道一般。

    杜凡坐在餐桌的另一側,正好和加百利遙遙相對,而奧斯卡和埃文卻分別坐在了餐桌的兩側。

    只是這在場的人卻都沒有說話,這難得的宴會,氣氛卻難免有幾分尷尬。

    終於,加百利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他的眼神向著窗外一瞄,突然低聲,道:「諸位諸位你們知道我為什麼要在這個地方,在這種時候,舉行這樣的一個小型的宴會嗎?」

    埃文子爵哼了一聲,道:「因為你小子無聊!老子那個沙漠公主還沒玩夠你就把老子叫來,我告訴你,等下如果沒有什麼令我滿意的事情的話,我絕對不會就這算了的。」

    加百利淡淡一笑,道:「埃文子爵閣下,你又心急了你要知道,心急一向是你的大毛病,至於那位沙漠公主嘛既然已經送給你了,埃文閣下你就好好的玩,什麼時候玩夠了再送回來就是了,這又有什麼?你又何必在乎這一天半天的?」

    「好了」加百利不給埃文說話的機會,而是看了奧斯卡一眼,「奧斯卡閣下,你倒是說說,我這個時候舉行這個宴會有什麼意思?」

    奧斯卡此刻吟遊詩人的風采才算是盡漏,他微微一歎道:「夜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看來加百利閣下的興趣也是不錯啊」

    加百利被嗆了一下,差點把自己的鬍子給掐斷,他咳嗽了幾聲,只裝做什麼都沒有聽到的樣子,但是卻淡淡的看了杜凡一眼。

    杜凡心知肚明他要做什麼,卻微微一笑道:「加百利閣下閣下的心思如深淵,又豈是我們能夠猜測的,你倒是不要再吊我們的胃口了,直接說出來,也就是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