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聖徒 正文 013.怒火
    哈利身後的士兵們的腳步都緩緩的向著後方退了幾步,其中的一個迅速的向著包圍圈的外圍奔了出去,剩下的十幾個士兵把掛在腰間的的弩箭都抽了出來。

    這種弩箭是加文帝**方的高級貨,除了帝國的幾大軍團之外,也只有北方和南方前線的帝國城防軍配有這種弩箭。只是這些士兵手裡的弩箭的箭槽中卻卡著生蛌瑤b矢,也不知道在配備了這種弩箭之後,這些城防軍多少年沒有使用過了。

    杜凡看著這一幕,又想想這些城防軍一直以來做的事情,心中卻是微微一歎:這加文帝國建國至今數百年,除了幾大軍團之外,帝國城防軍一直國家的戰鬥主力,在整個帝國境內,城防軍的人數幾乎接近百萬,但是如果每個地方的城防軍都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麼這加文帝國還能有什麼戰鬥力?

    這樣難怪格林家族那不到十萬的北方軍團能夠在北國稱雄,如果城防軍都是這種素質的話,那麼就算是能夠上戰場,估計也是沒用得很。

    杜凡緩緩的搖搖頭,已經沒了出手的興趣了,他不是沒有看到那個跑掉的士兵,而是心中已經覺得有幾分無所謂,來吧!來吧!這種素質的士兵來多少我殺多少,最多就算做是幫助帝國城防軍內部來一次大清洗好了。

    以自己的身份來說,別說是殺幾個城防軍,就算是把這瑞跟城的城主腦袋給砸了,估計也沒有什麼事情。

    當下杜凡負著手,在原地緩緩的走了幾步,他不出手,身後的那些聖殿騎士自然是不會出手,而塔西婭也不會為了這些傢伙就消耗自己的魔力,倒是哈利一群人看到杜凡有恃無恐的樣子,心中卻更是慌亂,他剛才的手勢是暗示自己的手下去把北方軍團的人帶來,在平時的時候,他自然是極其討厭那些北方軍團的人,但是此刻他卻恨不得那個該死的卡羅爾第一時間趕到,要是他不來的話,自己的小命恐怕就沒有了。

    等了片刻之後,杜凡心中已經有了幾分不耐,這些帝國城防軍的傢伙,在救援的時候速度都如此之慢,實在是沒有什麼用處了,他走前幾步正想先順手把哈利等人都解決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馬蹄聲遠遠的傳了過來。

    馬蹄聲轟鳴,密集而整齊,杜凡是武隕世家,對於這種聲音從小就很熟,所以略微一聽就估計出這來的恐怕有五百騎了!

    杜凡臉上微變,單單聽這陣聲勢,這來的軍隊恐怕就簡單不到哪裡去,在這種邊境小城裡面怎麼還有這種軍事力量?

    他回頭看了幾眼,只見之前的來路之上,浩浩蕩蕩的一隊騎兵飛馳而來,旌旗招展,馬蹄聲幾乎震破了這個小城,更難得是,在這種城中小巷裡面,這些騎兵的動作卻依舊整齊,雖然被分成了無數的支流向著自己所在的這個地方而來,但是隊伍卻依舊整齊無比。

    馬上的騎兵鎧甲鮮明,威武非凡,一種殺伐之氣隨著他們的到來撲面而來。

    杜凡身後幾個聖殿騎士識得厲害,這一次他們卻不顧杜凡的阻止,一個個身形一閃就閃到了杜凡的身前。

    終於,這隊騎兵的動作停了下來,雖然進行了劇烈的運動,但是人與馬都沒有一絲喘息聲,只剩下一片片輕微的金鐵交響之聲。

    這些騎兵,人人都騎著羅蘭大陸北方的出產的一種駿馬,雄壯無比,而這些騎士身上暗褐色的盔甲,還有那閃閃發亮的長槍彎刀,分明就和那些沒用的帝國城防軍大大的不同。

    高大的馬匹之上掛著細甲、懸掛著的弩箭上面閃著幽幽的藍光、還有盔甲之下雪白色的皮袍、頭盔之上閃亮的蒼鷹標記,最後每一名騎兵的背後都有一張血紅色的披風,這種披風中的血色並不勻稱,但是有點眼力的人卻看的出來,這些披風原本應該都是白色的,這些紅色多半是在戰場廝殺的時候染上的血色,一個騎兵的披風越紅,那麼唯一能夠說明的就是他殺的人越多。

    這些明顯的標記,只要是有點見識的人,就都知道這代表了加文帝國中的那一支軍隊。

    但是杜凡看著這些精良騎兵,還有那旌旗之上不斷招展的蒼鷹,臉色卻黑到了極點

    很好!很好!我格林家每年賣鍋砸鐵的訓練出了這麼一支軍隊,他們一直在做的卻都是這種助紂為虐的事情!

    杜凡緩緩推開了身前的幾個聖殿騎士,走到最前面的地方盯著那將近五百人的騎兵隊,眼中的神色卻是越發的憤怒。

    「很好很好」杜凡低低的罵了一聲,「這就是北方軍團?這就是北方軍團!這就是北方軍團」

    他這話才說完,北方軍團的人也還沒有應話,倒是一個人突然從騎兵之中閃了出來,指著杜凡尖聲道:「就是他!他就是蠻族的探子!就是他!」

    杜凡一眼看過去,正是剛才那個逃跑的士兵,他冷笑了一聲,道:「廢物,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

    說著,他右手一揚,這一次杜凡完全不隱藏實力,一道青白二色的鬥氣瞬間閃出,正好從那個士兵的眉心閃過,只聽一聲輕響,一顆大好頭顱就像是禮花一般炸了開來,只剩下那半具屍體在地面走了幾步,才「噗——」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見到了這一幕,哈利等人的臉上瞬間蒼白無比,但是那北方軍團的騎兵卻連動都沒有動一下,那紅中帶白的液體噴到了其中一個騎士的身上,但是他卻連眼皮都不跳一下。

    「這位閣下,當著我卡羅爾的面殺人,難道你真的以為我們加文帝國無人不成?」

    隨著一聲厲喝,這騎兵隊之間一個看起來像是領頭人物的人卻縱馬緩緩的走了出來,他的裝備和其他的騎兵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那雪白色的袍子卻換成了血紅色,頭上也沒有戴著頭盔,而是露出了一張略微疲憊的臉,在他的胸前也掛著一個閃亮的騎士勳章,卻是羅蘭大陸騎士公會公認的六級騎士。

    這樣的實力放在帝國的軍部,絕對是一位不可小視的人物了。

    他馬上掛著一柄劍,劍上無鞘,劍鋒之上也滿是缺口和龜裂,但是就算是這樣也無損他騎士的風采,顯得威武無比。

    卡羅爾微微的一提韁繩,右手抓起了那柄破劍,斜斜的指著杜凡道:「這位閣下,既然你殺了人就要付出代價,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吧,在我們北方軍團面前,還沒有人能夠逃得了的,雖然我看得出,你們這群人中沒有一個是弱手,但是以這樣的實力就想要挑戰帝**方,卻是不可能的。」

    這斜斜的一劍雖然沒有什麼鬥氣附在上面,但是卻顯得殺氣森森,令人心驚到了極致。

    但是,杜凡看了一眼,又是一聲冷笑,他盯著卡羅爾上下看了幾眼,才冷聲道:「好威風!好氣勢!能夠帶領五百騎兵,想必你在北方軍團的地位也不低,但是正事不做卻做出這種事情?格林公爵大人不管教他的手下,今天我倒是要幫他管一管,要不然這北方軍團日後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他話剛說完,在卡羅爾身後的一位騎兵就暴喝道:「大膽!公爵大人的名號豈是你能夠」

    那騎兵話還沒說完,卻聽一聲響亮的耳光聲傳了出來,他的頭盔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到了天上,臉上卻多了一個鮮紅的掌印。

    杜凡這一巴掌打得乾淨利落,進退之間全然不見蹤影,實在是厲害到了極點。

    卡羅爾雖然隱約看到了杜凡的動作,但是他卻從杜凡的話裡面聽出了幾分古怪,他盯了杜凡片刻,腦中一個念頭一閃而過。

    那個被打了一巴掌的騎兵雖然惱怒,但是北方軍團軍律嚴明,他雖然怒,但是卻也不敢妄動,而是冷著臉退了下去。

    卡羅爾打了一個稍安勿躁的手勢之後,才又盯了杜凡片刻,道:「閣下到底是什麼人,還請明言!」

    杜凡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我是什麼人很重要嗎?倒是你自己問問自己,格林家族年年養著你們,到底是要你們幹什麼?但是你們又想想,自己幹了什麼事情?好啊!好啊!北方軍團的人連黑吃黑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了?就算你們為了錢,這個臉不要了!但是我卻還要臉!你倒是問問自己,你做錯了什麼沒有!」

    說著,杜凡伸手在戒指上一摸,瞬間摸出了一個玉牌,他看都不看一眼就向著卡羅爾砸了過去。

    卡羅爾隨手接了過來,在手上一轉看了一眼,卻忍不住失聲道:「三少爺!」

    話還沒說完,他整個人就從馬上跳了下來,瞬間半跪到了地上,其他騎兵聽到這話,卻哪裡還不清楚杜凡的身份,頓時諸人齊齊一躍,卻全部都半跪到了地上。

    哈利臉色數變,他想起了什麼,臉色突然一片死灰。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