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聖徒 正文 012.圍斗
    杜凡輕輕的「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怪不得我看大人你一臉淡然,要不是你這麼解釋的話,我還以為這城門是不大用守的。」

    說話間,隊伍已經在哈利的帶領下轉進了一條深幽無比的小巷子,偶爾有幾個行人走過,但是看到那群城防軍,卻是做鳥獸狀。

    杜凡看了那些行人幾眼,突然又一笑,道:「大人怎麼我們要去的地方如此的偏僻,這樣走似乎不大對吧?」

    哈利哼了一聲,道:「你跟著走就是了,到了地頭的話,你們自然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杜凡微微的點頭,他看了懷裡的晨晨一眼,卻不再多說什麼。

    就這樣一隊將近五十人,在瑞跟城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那哈利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帶著他們走了片刻,卻一直走在最破舊的街道之上,終於,到了瑞跟城的一個角落,這個地方有一片樹林,位置又是城牆的邊上,很顯然,這裡以前就算不是什麼軍事基地,恐怕也是哪家貴族的莊園,只是看四周破落的景致,恐怕也荒廢了許久了。

    一種夾雜著血腥味的腐臭傳來,令人鼻子微微的發癢,杜凡輕輕的皺了皺眉頭,然後幫懷裡的晨晨拉了拉毛毯,好讓她聞不到這種異味。

    這個時候,只聽哈利突然暴喝了一身,圍在杜凡他們周圍的那些士兵突然齊齊一頓,手裡的武器就調轉了鋒刃,對準了杜凡等人。

    身後的聖殿騎士眼神一陣收縮,就準備出手了,但是杜凡卻擺了擺手,淡淡一笑,道:「這位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不是說要帶我們去什麼軍方準備的旅店嗎?怎麼現在不但到了這個地方,卻還做出這種動作來?」

    哈利微微撇嘴,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容,他雖然見到杜凡他們沒有被自己這突然的動作嚇軟了,可是畢竟城防軍的人數是杜凡他們的三倍以上,心中的擔心頓時就沒了,他舔了舔嘴唇,低低道:「這位閣下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想說我哈利騙人嗎?哼我哈利可從來不說謊話,既然說了這個地方是軍方為你們準備的旅館,那麼自然就是,只不過要住這個旅館的代價卻有點高罷了!」

    說著,他微微的一揮手,那些士兵又微微的散開,這次密密麻麻的佔據了各個角落,把杜凡他們可以離開的所有路線都全部封死了。

    幾個聖殿騎士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他們何時受過這種侮辱?幾人身上的鬥氣微微閃爍,眼看就要動手了。

    杜凡突然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比了一個稍安勿躁的手勢之後,才對著哈利一笑,道:「不知道這位哈利大人,那個所謂的旅館到底在哪裡呢?還有,住那個旅館卻又需要多大的代價?」

    「哈!哈!哈!」

    哈利仰天一陣大笑,道:「好膽色!好膽色!以前的商人被我們弄到這裡來的,哪個不是嚇得**尿流,跪地求饒?想不到你這麼一個年輕人卻有這種膽量,你放心好了,就看在這一點上,等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痛快的!」

    杜凡卻苦笑了一聲,繼續道:「這位哈利大人,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哈利哼了一聲,他腦海裡閃過一陣古怪,但是眼神落到了依然一臉淡然的塔西婭身上,腦海裡又是一陣火熱,就算是搶不到錢,把這個女人搞到手的話也值了,雖然看起來這些傢伙可能有一點身手,但是手底下那些傢伙自然會賣命,最多死幾個,一人家裡給幾個金幣也就是了,但是這種級數的美女卻是可遇不可求的啊!

    他心中打定了主意,卻是更不遲疑,當下微微一揮手,手裡的長劍一頓一股鬥氣散出,正好把他身側的一棵大樹從中砍斷,樹後露出了一片空地,遍地白骨以及半腐爛的屍骸堆放在了一起,幾群烏鴉在屍骸之中飛起,帶著一陣肉末,當真是有幾分地獄般的景致。

    杜凡只看了一眼,卻又是淡淡一笑,道:「呀呀這裡的景致還真是沒品位呢,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這位哈利大人,你應該就是這亡者旅店的老闆了吧?那能不能告訴我,要住進去需要什麼代價呢?我倒真的是累了呢。」

    哈利哈哈一笑,道:「需要什麼?這個問題問得真好,只要你們把那個女人留下來伺候大爺我,然後把全身上下值錢的東西留下,最後順便死在這裡的話,這過夜費也就算是過了,你們想要在這裡過上一千年也都沒有任何問題了!」

    「動手!」哈利厲喝一聲,「廢話到這裡結束,快點收拾乾淨了,我們還得去守門呢,要是被卡羅爾那個混蛋知道了的話,就又要找我們麻煩了。」

    隨著他的話音,幾十個士兵同時應了一聲,閃著寒光的槍尖同時刺了過來。

    但是杜凡卻看都不看一眼,他溫柔的把晨晨往塔西婭懷裡一塞,然後低低一笑,道:「我最近正好心情不好,有幾個混蛋送上門給我洩洩氣也沒有什麼,你們全部都不准出手,誰要是亂動一下的話,我就要了他的命。」

    他臉上的笑容雖然溫和,但是不管是塔西婭、費雷還是聖殿騎士,每個人卻都覺得渾身發冷,自從那日在離開了冰原之後,那個神秘的女人突然暈迷不醒之後,這位杜凡少爺就變得怪異無比,他現在露出這種令人發寒的表情,卻又有誰膽敢反對他?

    杜凡說完這些話後,卻是隨手一揮,一道光明鬥氣閃出,正好擊在了幾個靠前的士兵的身上,那些普通的士兵雖然**強悍,但是那裡禁受得起這一擊?幾個被打中的人頓時渾身一軟,整個人就倒了下去。

    光明鬥氣雖然溫和,但是要人命的速度也不慢,別看那幾個倒下的士兵的外表沒有什麼時候,但是仔細看的話卻會發現它們的七孔都流出了細細的鮮血,在光明鬥氣之下,那內臟恐怕都碎了。

    但是杜凡這一招太過溫和,殺傷力雖然驚人,但是卻沒有什麼震撼人心的效果,數十個士兵雖然微微驚訝,但是卻都繼續圍攻了過來。

    哈利抽出了腰間的長劍,在外圍冷笑了一聲,道:「看來這位閣下倒不是什麼一般人,居然還會一點鬥氣,不過會一點鬥氣又如何?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去不住人多,我就不信你能把在場的士兵全部都殺得乾乾淨淨!」

    但是,想不到杜凡卻是頗為不屑的對著他冷笑了一聲,他手裡雖然沒有武器,但是揮手抬足間,卻是一道道鬥氣縱橫,只要被那鬥氣擊中的人,頓時就會軟了下去。

    杜凡打了不到片刻,倒下的士兵卻已經有了將近一半,剩下的那一半這個時候才知道後怕,人家只是其中的一個出了手,後面的卻都連動都沒動一下。

    打家劫舍、殺人放火這種事情向來就講究一個勢字,如果是遇到了全不抵抗的人,這些士兵自然是喊打喊殺,但是此刻遇到了杜凡,打到了現在,卻又有幾個還有膽子?雖然沒有血淋淋的場面,但是自己這邊的人只要倒下去就起不來,誰又知道是死是活?

    又乒乒乓乓的打了片刻,這一次,杜凡懶得用鬥氣,他隨手一揮甩在了其中一個士兵的槍身之上,那生蛌漯羉j頓時就被他拍成了兩段,然後他一手接過槍尖,手上又是一轉,槍身頓時就沒入了那個士兵的胸口。

    那一擊並不致命,士兵一時間卻死不了,打了這麼久之後,第一聲慘叫終於傳了出來!

    杜凡輕輕的拍了拍手,看著手上的血珠,突然哼了一聲,道:「就你們這種實力也敢玩這種黑吃黑的把戲?到底是這北國的商人都這麼沒用,還是你們的運氣太好了?」

    哈利盯著杜凡,他突然清楚為什麼杜凡一直都這麼有恃無恐,雖然看不透他的實力,但是哈利卻還有幾分自知之明,自己絕對不會是對方的對手,他眼皮一陣陣的跳動,看著自己的手下一個個的倒下,終於他再也忍不住,暴喝一聲:「退下!」

    剩下的十幾個士兵等這個命令已經許久了,他們快速的退後,只留下了地上的數十具屍體。

    杜凡淡淡一笑,道:「哈利大人,怎麼不來收賬了?還是你發現你的手下們不是我的對手,準備自己出手了呢?」

    哈利覺得自己的背心微微的冒汗,他盯著杜凡,腦海裡無數個念頭: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普通的商人怎麼可能有這種身手?有一點資質可以練鬥氣魔法的人,又有誰願意做什麼廢物商人?

    突然之間,哈利腦子一片清醒,他想起了最後的一個可能性,這些人不是商人,而是東北蠻族的探子,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可能,他臉上微變,緩緩的走上前幾步,但是負著的手,卻微微的打了幾個手勢。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