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長千金愛上我 正文 第六卷 愛情爭奪戰 第七十六節 生命的盡頭
    如果要黃楚找個詞來形容劉可可的話他腦海裡最先反應出來的詞語一定是「冷酷」。那不是故作矜持的冷而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封閉。白雪兒之所以能成為她的朋友可能是因為她的單純善良贏得她的好感。自己呢?黃楚苦笑著搖搖頭自己恐怕還算不上是她的朋友吧。這是個美麗高傲的女子選擇朋友的標準苛刻無比。一般人很難入她的法眼。

    這樣的女子一向是和清高、孤傲、潔身自好這些詞語聯繫在一起為何可可她——?難道一切都是偽裝嗎?那也太恐怖了。有一瞬間黃楚竟然感覺劉可可很可惡對她充滿了厭惡有種受欺騙的感覺。這是黃楚最不能容忍的事之一。

    可可你知道嗎?我已經把你當作朋友啊!

    黃楚正在病房門口胡思亂想的時候診治醫生推門出來黃楚趕忙迎上去「醫生我朋友怎麼樣了?」

    「你是患者什麼人?」醫生打量了一番黃楚問道。

    「我是她朋友。」

    「什麼朋友?」

    「男女朋友。」為了更清楚的瞭解劉可可的病情黃楚撒了個謊。

    「病人父母呢?還有沒有別的親戚?」

    「她父母——在——在很遠的地方。沒有別的親戚了。我是她唯一的親人。」黃楚這時才發現自己竟然對劉可可一無所知。她很少說話更沒有說過自己來自哪裡自己也從來沒有問過她。

    「唉你先跟我來吧。」醫生歎了口氣說道。

    歎氣?找父母?可可到底得了什麼病啊?現在不能說嗎?故作玄虛。不會很嚴重吧?要是不重非把你身上唯一好看點的鬍子給拔了。害我胡亂猜測嚇了一身冷汗。

    跟著醫生進了他的辦公室醫生關上了辦公室門洗了手然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指著辦公桌對面的一個椅子對黃楚說「請坐。——你對病人的病情瞭解多少?」

    瞭解多少?我又不是醫生。黃楚搖搖頭「一點兒也不瞭解。」

    「唉——」醫生又長長歎了一口氣。gΝ

    總唉聲歎氣又不說到底是什麼病。黃楚急了呆會這醫院又要多一個病人了——自己都快被他嚇出病。「醫生我朋友到底怎麼了?」

    「你知道血癌嗎?」

    黃楚搖搖頭。

    癌?這玩意兒能治嗎?那不是向上帝報道的通行證嗎?怎麼可能?可可平時沒什麼異常啊——黃楚突然想起上次劉可可在洗手間暈倒的事。還有這次在拍攝現場突然暈倒。黃楚的心沉到谷底。

    「她得的是血癌。」

    猶如九萬個雷同時打在自己頭頂黃楚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腦子裡一片空白。房間裡彷彿有十萬隻蜜蜂同時飛舞在耳朵邊嗡嗡直響。面前的一切是那麼虛幻地的真實他可以很清楚地看見醫生的嘴巴在一張一合的翕動奇怪的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努力想看清楚但一切像是蒙上了一層薄霧朦朦朧朧的腦子裡只有不斷出現兩個血紅大字「血癌——血癌——」

    好久。好久。黃楚驚醒過來。他急躁地站起來很沒禮貌地打斷醫生的話。「有救嗎?」

    「她是慢性的。晚期。在上暫時是無能為力了。」醫生無奈的搖了搖頭。

    「什麼時候能治?哪裡能治?」

    「這個——我也不清楚。根據病人的病情應該沒辦法了。」醫生擦擦腦袋上的汗說道。

    「現在應該怎麼辦?」

    「盡量滿足病人的心病吧。」

    「還能——多久?」

    「也許兩個月也許——明天。」

    聽到醫生的答覆黃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黃楚坐在洗手間裡的馬桶上坐了很久所有關於劉可可的畫面在腦海裡不斷的湧現第一次搭訕兩個人鬥嘴劉可可幫他洗衣服兩個人一起吃年夜飯劉可可暈倒劉可可的冷酷劉可可偶爾的笑——有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原本以為都已隨著時間的流逝跑的無影無蹤現在黃楚才發現他仍然記憶深刻。

    滿足她的所有願望吧。黃楚想起醫生的話對著洗手間的鏡子擦乾淨臉上的淚水邁著疲憊地步伐微笑著推開劉可可的病房門。

    劉可可靜靜的躺在那裡原本白晰的臉色蒼白的可怕。瘦弱的臉頰微微下陷更顯清秀嬌弱。黃楚心裡一陣酸楚原來還以為她是天生的瘦美人沒想到卻是因為受到病魔的折磨所致。

    黃楚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醫生說她是慢性血癌時間應該很久了劉可可早就應該知道。可她從來沒有表現出來過自己獨自抗著。得了這種病要承受多大的壓力啊。黃楚自問如果是自己肯定沒有劉可可那麼平靜。現在黃楚對劉可可滿是敬佩。

    「黃—劉可可睜開眼睛虛弱地喊著黃楚的名字。

    「哈哈平時讓你多吃肉你不願意現在貧血了吧?幸虧我在你旁邊要不然英雄救美的機會就讓別的男人搶去了。下次你準備暈倒之前先給我打個電話——可可你不知道當時你暈倒時有很多男人搶著要去抱你呢我大吼一聲——都別搶她是我媽。然後那些傻瓜都愣在那兒了我趁機把你給抱起來——可可你覺得怎麼樣?」

    劉可可咯咯地笑起來臉色稍微有些紅潤白了黃楚一眼嬌嗔道「你才是個傻瓜呢。」

    黃楚半天才回過神來。我的媽啊太嚇人了。劉可可竟然那麼嫵媚的笑了還罵我是「傻瓜」。不會暈倒的時候腦袋砸到地上碰壞了吧?

    「可可你覺得那兒有什麼不舒服沒?」黃楚緊張的問。眼睛卻盯向別處。

    「有啊。」

    「啊那兒?」

    「我肚子餓了。」劉可可笑著指指自己的肚子說道。

    黃楚這下兒可以確定劉可可肯定是腦袋砸壞了。要是雪兒做這樣的動作還可以理解劉可可——不過這樣也好笑總比整天板著臉好況且笑的還這麼好看。「可可你想吃什麼?」

    「嗯。你下的湯圓。」

    「不能換一個嗎?」

    「算了知道你不願意做我又不是雪兒。」

    「可是我沒有鍋啊?」

    「如果我是雪兒的話你肯定會有辦法的。」

    「好吧。姑奶奶我去醫院廚房借鍋給你做。」

    「看這不是有辦法了嗎?態度問題。」

    「——」

    黃楚剛剛關上病房的門劉可可的笑臉瞬間凝固。

    傻瓜我早就知道了。這一天我已經等了十幾年。只是為何在我快要解脫的時候遇到你?

    死亡也就是說今生都不能再相見無論彼此多麼思念。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