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芳譜 第六集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叫花雞變烤熊掌2
    巧兒猶豫了一下,不過想到此時此刻的情景,再加上自己先前還曾經想要活烤了他,心中多少有些愧疚,於是也就勉強點了點頭。

    看著自己第一步的陰謀已經達到了,又看看還賴著不走的眾人,歐陽耀天一臉淫笑的說道:「怎麼,你們還準備留下來參觀嗎?」

    這裡可沒有一個白癡,聽了歐陽耀天的話,全都會意的轉身準備離去。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耀天又猛地說道:「我可不喜歡被人偷窺,你們能不能找些東西把窗戶和門都給我擋起來。」

    歐陽耀天的話立刻就引起了一陣狂笑,儘管多少有些無法接受,不過眾人還是迅速的走了出去。

    聯想到歐陽耀天剛剛睡醒時的夢話,再加上他此時的舉動,巧兒現在可是對他恨得牙癢癢。不過同時心裡又好像有上百隻小耗子一樣,撲騰撲騰的跳個不停。氣憤外加羞澀使得她的小臉變得如同蘋果一般通紅,使得歐陽耀天還真的多少有點兒失神。

    時間不大,窗口和門都被眾人找來的樹枝雜草堵了起來,房間裡的光線立刻變得暗淡了下來,巧兒也無奈的走向了床邊。

    歐陽耀天說是不喜歡有人偷窺,可是窗戶外面還是有人在偷聽,其中一個就是柳長老。不過柳長老後來大義凜然的說道:「我可不是偷聽狂,我主要是擔心巧兒姑娘會對聖主不利!」

    窗口和門剛被堵起來不久,就聽到裡面傳出了巧兒羞赧又多少帶有一絲氣憤,而又急促的聲音:「你要幹嗎?」

    緊接著就是歐陽耀天的一陣淫笑,「嘿嘿!怎麼了?」

    「不行,不能這樣!」

    「怎麼不行了?剛剛可是你自己願意留下來的!怎麼,現在你要反悔了不成?」

    「我、我以前從來沒有做過!」

    「以前沒做過,那不是更好。」緊接著又是一陣淫笑,「嘿嘿!」

    「啊——」

    「哈哈!」

    「不行,我受不了了!」巧兒急促的聲音再次響起。

    「沒關係,多堅持一下就好了!」

    「不行,我真的不行了!」

    「沒關係,多堅持一下就習慣了。喲——喲——真舒服!」

    「啊!我——不行——了——」此時巧兒的聲音已經開始變得斷斷續續了。

    「呵呵!沒想到聖主還真厲害!」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猛地在柳長老的身後響起,嚇了他一跳。

    柳長老回頭一看才發現竟然是黑大力,而在黑大力的身後居然還密密麻麻的站著許多人,只不過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不一樣而已。

    「你怎麼也來了?」柳長老多少有些異樣的問道。

    黑大力白了一眼柳長老,說道:「怎麼就許你來,不許我們來啊!我們墳中墳可是很久沒有過這種事情了!看來以後巧兒小姐要變成聖主夫人了!」

    「啊!好舒服!就差一點兒了,用力,用力!」歐陽耀天似乎非常銷魂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啊!好——我——我不行了!」巧兒的話音未落,剛剛被堵在門口沒多久的雜草和樹枝就猛地被人從裡面給踢飛了,多少有些衣衫不整的巧兒面紅耳赤的從裡面衝了出來。

    沒過多久,歐陽耀天也敞著衣服從裡面了出來,站在大街伸了一個懶腰,笑著說道:「很久沒這麼舒服過了,巧兒姑娘果然不一般!」看看此時站在房子外面假裝看太陽的眾人,歐陽耀天笑著說道:「嗯!今天的天氣真不錯!」

    「是啊!」眾人立刻附和道:「居然有三個太陽!」

    此時往自己和姐姐的房子狂奔的巧兒,心裡一邊不住的暗罵道:「混蛋!居然要我給他按摩那雙臭腳,也不知道多少天沒洗過了,臭死人了!」

    教訓巧兒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歐陽耀天轉身又走回了房子裡,躺在了床上。

    現在歐陽耀天是真的累壞了,躺在床上沒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歐陽耀天突然聞道一股濃郁的香味,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正好看到柳長老和另外兩個人一起端著一個碩大的盤子走了進來。而那香味正是從盤子上一塊看起來黑黢黢的東西上發出來的。

    「這是什麼東西?」歐陽耀天不解的看著盤子裡的東西。

    柳長老帶人把那東西放在正中的石桌上,然後笑著說道:「聖主夢裡一直在喊烤熊掌,所以我們今天趁著聖主您睡著的時候,特意烤了一隻熊掌給您送過來!」

    「不是吧!做聖主這麼爽,連說個夢話都有人當真!」此時歐陽耀天心裡甭提多美了。

    這熊掌可是與駝峰、猴腦、猩唇、象拔褻H鼻、豹胎、犀尾、鹿筋並列為山八珍。都是極品菜餚。以前歐陽耀天只不過是個小職員,像熊掌這類東西他是想都不敢想。誰承想自己現在莫名其妙的成了什麼聖主,只是說了一句夢話就有人把熊掌送到了面前。

    歐陽耀天興奮做到石桌旁邊,看著盤子裡黑魆魆的熊掌。雖然這東西的賣相並不是很好,不過這香氣可真不是蓋的。

    就在這個時候,柳長老拿起盤子上的一把小木刀,然後輕輕的把熊掌從中間切了開。

    讓歐陽耀天意想不到的是,雖然這熊掌表面看起來黑幽幽的,好像木炭一樣,可是切開之後,裡面的肉質卻晶瑩細膩,乳白如同凝脂一般。

    隨著外面的黑皮被剝掉,騰騰的熱氣一下子就冒了出來,濃郁的香氣瞬間佈滿了整個房間。看著眼前的美食,歐陽耀天忍不住的連吞了幾口口水。

    柳長老一邊切下一小塊放到歐陽耀天面前,一邊說道:「墳中墳的設備比較簡陋,我們也只是簡單的烤制了一下,聖主就湊合著用吧!」

    歐陽耀天自從進入墳中墳之後,除了被柳長老餵了那麼一點兒水之外,什麼東西都沒有吃過。而且他現在失去了功力,也需要像普通人那樣吃飯睡覺,所以他現在早就餓的前心帖後背了。

    歐陽耀天早就已經迫不及待要品嚐美味了,又那裡還顧得去問這墳中墳那裡來的熊掌,抓起筷子就夾了一塊送到了嘴裡。

    雖然墳中墳確實沒有什麼豐富的食材,可是這些人千百年來積攢的手藝可不是吹的。濃香四溢的烤熊掌,入口即化,肥而不膩,簡直就是天上美味。

    碩大的熊掌只是眨眼間就被歐陽耀天消滅了將近三分之一。若是平時恐怕他連五分之一也吃不下,這次可真的是吃夠本兒了。

    歐陽耀天看著剩下的熊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猛地問道:「這熊掌你沒有給仙子送過去嗎?」自從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後,歐陽耀天也對這個肯用自己的鮮血來引水的仙子,充滿了幾分敬佩之情,況且還是個大美女。

    歐陽耀天這麼想,可是卻被柳長老給誤會了,笑著說道:「仙子素來吃齋,而且聖主夫人恐怕不會吃這個熊掌!」

    「什麼聖主夫人?」一聽柳長老的話歐陽耀天不由得一愣,轉念才想起這是自己教訓巧兒的結果,可是沒想到居然引起了這樣子的反應。

    不過此時歐陽耀天也不想說明,於是問道:「這熊掌你們是從那裡弄來的?難道這荒漠之中還有狗熊不成?」

    聽歐陽耀天這麼一問,柳長老不由得猶豫了一下,然後才說道:「這荒漠裡沒有狗熊,不過我們墳中墳卻有!」

    此時歐陽耀天才想起自己先前是被一個巨型大狗熊打暈的,不由得問道:「這熊掌是不是把我打暈的那個大狗熊的啊?」

    「嗯!」柳長老點了點頭。

    「難道你們殺了他?」雖然這大狗熊打暈了歐陽耀天,可是他心裡並不怨恨他,反而有種直覺感覺他也是墳中墳的一員。

    看著歐陽耀天緊張的神情,柳長老笑了笑說道:「聖主所說的大狗熊就是黑大力,我們又怎麼可能殺了他呢!況且這熊掌也是他自願獻出來給聖主賠罪的!」

    聽到這裡,歐陽耀天只覺得胃裡一陣翻江倒海,差點兒沒有把剛剛吃進去的東西全都吐出來。雖然他現在知道黑大力是一隻黑熊精,可是自從他第一次看到黑大力的時候,第一印象就已經把他當成了人。這吃人的打擊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看著歐陽耀天一臉痛苦不堪的樣子,柳長老驚恐萬分的問道:「聖主你怎麼了?莫非是這熊掌有問題?這個黑大力居然敢陷害聖主,我現在就帶人去把他給你帶來!」

    歐陽耀天一邊捂著胸口,一邊搖著手說道:「不是,是我自己的問題。這熊掌很好吃!」

    「哦!」聽了歐陽耀天的話,柳長老才放下心來,笑著說道:「既然聖主覺得好吃,那就留下來以後慢慢吃吧!」

    「不不不!柳長老你也辛苦了,這熊掌你們還是拿下去自己吃吧!」現在不要說吃了,就算多看一眼這個熊掌,也讓歐陽耀天難受啊。

    在墳中墳這麼貧瘠的地方,平時他們又能吃些什麼東西呢!柳長老幾個人自從看到這個熊掌早就饞的夠嗆了,一聽歐陽耀天這麼說,也不客氣,馬上和另外幾個人端起大盤子笑著說道:「既然聖主賞賜,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看著柳長老幾個人走出去的身影,歐陽耀天用一個陶碗從旁邊的一個陶罐裡舀了一些水喝了下去,又過了好久,胃才感覺稍微舒服了一點兒。

    歐陽耀天剛剛準備站起身出去轉轉,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了門口,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誘人的芳香。

    「喲!我們的聖主才起床啊!」此時出現在門口不是別人,正是搶著想給歐陽耀天那雙臭腳做足底按摩的雉姬。

    聽著雉姬那酸溜溜的語氣,歐陽耀天自然也明白其中的意思,笑了笑說道:「怎麼生氣了?」

    「我那敢生氣啊!您可是聖主大人啊!」雉姬說著就走到了歐陽耀天的近前,進的歐陽耀天只要一低頭就可以看到她那深邃而迷人的乳溝。

    此時雉姬一張嫵媚的俏臉上帶著一絲絲的怨念,確實有一種銷魂嗜魄的威力,看的歐陽耀天也忍不住一陣的口舌發燥。

    雉姬緩緩的攔住歐陽耀天的胳膊,胸前的豐挺隔著衣服不斷的磨蹭,一陣陣柔軟質感的美妙感覺不斷衝擊著歐陽耀天的神經。「我就不明白了,我雉姬那裡比不上那個還沒發育的小丫頭了?」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歐陽耀天輕輕攔住雉姬那不堪一握的盈盈細腰,笑著說道:「那個小丫頭那裡能和你比,我只不過是想要懲罰她一下而已!」

    「懲罰一下!你們男人說的懲罰,難道就是——」雉姬說道這裡臉一紅,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連雉姬這種女人都被自己騙了,看來以後巧兒的日子難過嘍!想到這裡歐陽耀天就覺得渾身舒暢。

    雖然歐陽耀天並不喜歡眼前這個女人,甚至有些討厭,可是自己眼下還真有用的到她的地方。於是歐陽耀天一隻手一邊隔著衣服不老實的撫摸著她的後背,一邊問道:「你來這墳中墳有多久了?」

    「大約快三百年了吧!」

    「那你知道如何出去嗎?」

    一聽歐陽耀天問到這個問題,雉姬不禁猛地一愣。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