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正文 第十六章 機關 (同人作品)
    注意:本章為盜墓筆記同人作品,並非三叔所寫,本章作者為Diadem杉葉。不喜勿讀。

    曳光閃過,第二枚照明彈打亮的瞬間,我看到了在懸崖對面,出現了一個古老的瑤寨。

    因為落差的原因,我們並不是能看清山寨的全貌,但是憑著之前對巴乃和水下古寨的記憶,我可以確定,這又是和之前兩個瑤寨相同的寨子。

    等到照明彈光亮暗下去之後,我們打起探燈才漸漸回過神來。上一批隊伍的照明彈都丟了,胖子也是第一次看到,罵了一句娘,驚訝程度不亞於我們。

    潘子就過來問我該怎麼辦,我說肯定是想辦法過去。面前的懸崖有十五米寬,與山寨的地面水平差大約有十七八米,我想到之前冷煙火在懸崖下面撞到了什麼東西,就拿著探燈向下照。果然,在懸崖下面,也有著縱橫交錯的青銅鏈,有粗有細。想到悶油瓶的身手,應該就是從這些銅鏈爬過去的了。不過我們隊伍人身手參差良秀,估計能爬過去的就只有小花了。

    這時候,胖子拿手電指指懸崖上方的一根銅鏈,說:「要不從上面拿繩子蕩過去得了。」我看了看就搖搖頭說不行,那銅鏈太細而且這裡的青銅連可能都是控制機關的,誰知到那是控制什麼用的,至少要粗的才可以。再說了就算人蕩的過去,繩子也蕩不回來,你那方法不可行。

    胖子聽了也沒再說啥,撓撓頭找其他的方法。我把探燈的光柱調細照的更遠,四處照照,當掃到對面懸崖的時候,靈光一閃,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在對面的懸崖邊上,有兩個相距三米左右的白玉傭,看樣子我知道,那其實是兩個橋柱,就是在橋四角的裝飾橋柱。現在橋沒了但是橋柱還在,絕對結實。就把小花叫過來,讓他先從下面的銅鏈帶著繩子爬過去再做成一個滑索道,小花看了看覺得沒什麼問題就衝我微微一豎大拇指,準備繩子去了。

    對於小花的身手我很有自信,沒有在多說什麼。就見小花叼著手電很快的就下去了好幾米,在銅鏈和通道之間翻行,又快速的爬上指定好的一根有大腿粗的銅鏈,像貓一樣的敏捷,沒有幾分鐘就到了對面的懸壁上了。稍微活動了一下四肢,再次用那種牛╳到妖孽的動作爬了上去,把身上的繩子接下來拴到玉傭上去,才朝我們打了個響指,示意任務完成。

    小花的夥計和秀秀貌似都習以為常了,不過其他夥計和胖子可沒見過小花的功夫,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過了半天才聽見胖子說:「我J,簡直就是孫猴子。」我一聽心裡就是一樂,想到小花要是孫悟空,胖子就只能是二師弟了。一扯嘴角忍住想笑的心情,讓他們把繩子綁到這邊已經斷了一半的玉傭上,測了測結實程度,覺得沒問題就第一個爬上去。

    按照三叔的性子,一般確定好安全了以後,都是第一個上去。我一開始還覺得彆扭,現在幾乎都要習慣了。等到繩子晃動的不太厲害,我就慢慢的滑下去。之前在四川的時候我的攀巖技巧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也不緊張,調整好動作很快就到底了。接著是潘子,然後我們把霍老太也滑了下來。胖子最後,肥胖的身軀拉的繩子繃的跟弦一樣,正巧又趕上一陣過堂風,等下來的時候臉都白了。緩了一會才罵罵咧咧說:「這次回去老子一定減肥去,把這身肥膘好好精簡精簡。要不我把王字倒著寫」

    胖子不止一次這麼說了,一開始我對這話還覺得沒錯。到後來仔細一想『王』字倒過來寫不還是『王』麼?心裡大罵王胖子不靠譜。

    我們沒有再休息,背好裝備就向著古寨出發。

    古寨的路面是用粗重的青石條石鋪就的,跟巴乃一樣。周圍的高腳木樓已經破敗不堪,有的已經塌了,胖子想進去看看,結果大腳丫子一震,木質的樓梯就斷了,從屋簷上掉下來一堆的浮土和木屑渣子。胖子罵著躲開,也沒再去碰那些吊腳樓了。

    我看這裡的寨子這麼古老,倒不像是樣式雷那時的,少說也有幾百年了。可能樣式雷修建張家樓的時候這些被廢棄的古寨就已經存在了。難道這裡才是那個最一開始的寨子?那湖底的又是怎麼一回事?也許是這寨子太過於陰森,一路上都沒有人說話,連胖子都安靜下來,一隊人只顧低頭看路。

    我已經把古寨的地圖記住了,我們進來的地方應該整體來說是麒麟的前爪,離眼睛的位置並不遠,三轉五轉就來到了張家樓位置。

    這裡的張家樓相對比高腳樓堅固多了。用青磚建造又在表面刷了一層防潮的白灰。寶頂灰簷瓦壁,氣宇軒昂,不知道是站在下面的緣故或是其他,總是覺得這個張家樓要比水中的那個張家樓高大。

    大門已經打開,應該是悶油瓶做的。我拿探燈照照,發現並沒有什麼異樣,就和胖子一起走了進去。

    按照水底的路線,這裡應該是前堂,裡面佈置得很正常,明代風格,在回壁的上端我又看到了和水底一樣的牌匾,雖然落著厚厚的灰但是還是可以辨認的出上面的幾個大字:樊天子包。胖子一看,就樂了說:包子天樊,原來這樓主是賣包子的。潘子一拍胖子就道:「放屁吧你,你家賣包子把招牌掛屋裡!?那是『樊天子包』!別給三爺丟臉」

    胖子哼唧哼唧也再沒說什麼就往後面走去。

    我印象裡後面應該是那天井,但是繞過回壁走過去一看就下了一大跳。才發現,原本是天井的地方變成一道封閉的甬道,黑暗中也不知道通向哪裡。但是在甬道旁邊,我再次看到了悶油瓶的記號。顯然他進了這裡。我把潘子他們喊過來。地磚是由一尺見方的地磚鋪成,最容易出現機關之類的東西。

    經過商議,胖子自告奮勇的說去探路,說自己眼尖,沒問題。我上次在海底墓探過一次路,那種煎熬感實在是不想再全文字o經歷一次,小花也一副不關己的樣子。想了想就讓胖子去了。潘子不放心胖子,走之前狠狠地拍拍胖子的背,說你要是害死我們,老子做鬼也不放過你。胖子又罵道:得了吧,要死也是胖爺我先中招。說著就向裡面走進去。

    最前面是胖子,接著是我和潘子,接著是夥計們和霍老太,秀秀。小花和廖子殿後。

    胖子走的很慢,整個隊裡只能聽到緊張的呼吸聲。走了有二十幾米出去都沒有問題,胖子明顯就放輕鬆了一些,手電也隱隱約約照到甬道的盡頭了。

    正想著會不會這裡沒有機關呢,就聽見一聲機關運作聲,猛地一抬頭就看見胖子一臉驚恐的看向我們,左腳踩著的地磚明顯矮了幾厘米下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