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刺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三連劍
    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冰清玉潔的少女,如果發現她愛上的男人竟是淫棍,標準的採花賊,「打帶跑」的負心漢後,她的悲哀,她的傷痛,絕難是一般人可以想像得到。

    許佳蓉躲在這間客棧,她關了房門已整整的哭了二個時辰。

    她美,她冷顏,她給人的感覺應該不是那種隨便就付出感情的人。

    然而她為什麼會愛上了李員外?

    是不是表面愈冷的女人,她的心往往愈熾熱?

    是不是這種女人,一旦愛上了一個人,就真的難以自拔?

    現在,她擦於了眼淚。

    她也正小心的用短劍刮著白洋灰牆上的字。

    「李員外,我恨你。」

    多麼強烈的恨,她居然會在牆上用劍刻上這幾個字。

    有這種強烈的恨,當然我們可以明瞭她愛他已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愛與恨本來就是對等的不是嗎?

    她沉默的、專注的用劍鋒一點一點的刮著牆壁。

    專注的就像要一點一點刮去李員外在她心版中的影子一樣。

    這,這可能嗎?

    愛一個人有時可以毫無緣由,甚至一見鍾情。

    但是要忘掉一個愛上的人,又豈是那麼容易刮得掉?

    她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她怎能讓那些字留在牆上?畢竟這不是她自己的家,也不是她閨房裡的牆。

    她哭了一下午。

    你如哭過,你就該知道一個人在大哭一場後,身體是多麼的疲乏。

    因此她當然累得動也動不了。

    夜,今夜無月。

    無月的黑夜總是做壞事的好時候。

    來了,做壞事的人來了。

    許佳蓉己睡熟,睡得恐怕打雷也無法讓她驚醒。

    一把明晃的薄刀,毫無聲息的挑開了窗戶內的裡栓。這個人更毫無屍息的由外面跳了進來。

    他隨手輕推好窗戶,卻只讓它虛掩著,高明的賊總會預留退路,這個傢伙還真是此道高手。

    悄悄的,他行近了床邊,掀開紗帳,兩隻眼珠子快掉了出來,直勾勾的就這麼盯著床上的人。

    床上,許佳蓉長髮披散,一張嬌顏吹彈欲破的臉上,眼廉緊閉,眼角邊還有著一顆晶寶淚珠留在那兒。

    想必她夢裡又想起了什麼。

    她和衣而睡,被角一端輕蓋在身上,一雙壓霜欺雪的手臂露出袖外,這海棠睡姿不但美得讓人心跳,更讓人覺得心疼。

    因為她的芳唇竟連睡夢裡也被她那編貝的玉齒,輕輕咬住,難道她真的那麼恨透了李員外?恨得咬牙切齒?

    一個賊人了人家屋內他既不翻箱亦不倒櫃,這應該不算為賊。

    不,賊也分好多種,有山賊、馬賊、盜賊。

    像現在這個人當然是個採花賊。

    因為他那微圓的臉上,已經被床上的美人誘惑得漲得通紅。

    現在他的眼裡全是淫押之意,呼吸已急促,同時他的生理已起了某種變化,同樣的也令他漲得難受。

    從懷裡掏出「消魂巾」,他想蒙上許佳蓉的臉,幾經猶豫他又收好,卻突然出指點上了她的各處穴道。

    許佳蓉很快的驚醒,幾乎在穴道被制之時。然而,遲了。

    她張著一對驚駭欲絕的美目,黑夜中只看清來人有著微胖的身材,她想喊,她想叫,她想殺了對面的人,然而她卻動也動不得,只能張著嘴,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一種直覺的反應,許桂蓉已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碰到了什麼人。

    許佳蓉閉上了眼,同時她的心已碎成了千片、萬片。

    黑夜中她雖看不清這個人的臉,但她已經想到他是誰了。

    「李員外,李員外,我會殺了你,我一定會殺了你——」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吶喊。

    她緊閉著眼,連張都不願張開。

    她怕張開,因為她實在不願再看一眼這個禽獸。

    她不敢張開,因為黑暗中她已感覺到這個人已脫光了衣服。

    更何況她張開了眼又如何?

    看李員外醜惡的真面目?還是能改變一切?

    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人脫掉,她的肌膚也一寸一寸的展露出來,雖然在黑夜裡,仍可讓人感覺那是潔白的、那是滑若凝脂的。

    一陣寒顫,許佳蓉恨不得有辦法立刻斬斷那只在身上遊走的髒手。

    然而,她除了讓眼淚沾滿了枕頭,心裡泣血外,又有誰能救得了她?

    急促的喘息停在臉上,一股難聞的口臭熏得她幾乎嘔吐,這些她都還能忍受,忍受不了的還是那逐漸壓在身上的軀體。

    ——誰來救我?誰來救我?

    ——天哪!我許佳蓉空負一身武學,為什麼竟連自己的清白也護不了?

    她心裡瘋狂的喊著,她更絕望的準備嚼斷舌根。

    一聲脆響,許佳蓉沒來得及嚼舌自盡,她已捱了一記耳光,同時讓人卸下了下巴。

    無盡的屈辱、無盡的羞慚,更有著無盡的悲憤。

    她張開了眼睛,她要看看李員外那付嘴臉。

    半夜里許佳蓉讓人剝光了衣服,固然令她驚恐。

    但是她現在的驚恐只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已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

    因為她已看清了這個人絕對不是李員外。

    雖然這個人同樣有張圓臉,雖然這個人同樣有付微胖的身材。

    到現在她才明白這世上並不是只有李員外有張圓臉,她也才明白有付微胖身材的人並不一定是李員外。

    當然看清了這個人後,她倒希望他是李員外了。

    畢竟李員外她愛過,畢竟李員外還能讓她接受。

    這個和李員外同樣有張圓臉的人惡狠狠的開了口:「想死!?***哪有那麼容易!?老子見多了你們這種娘們,你給我乖乖的,少裝出一付三貞九烈的樣子。」

    一個再好看、再美的女人,如果被人卸下了下巴殼,又怎會好看?又怎會美?

    非但不好看,而且一定難看的要命,這是想都不用想的問題,就像一加一等於二一樣。

    在這個時候,任何男人都不願看到這種臉,因為這種臉不但能把人嚇軟,更能嚇軟任何東西。

    這個人顯然已有了不對勁,他怒目瞪視著許佳蓉道:「老子現在裝上你的下巴、***如果你再不老實,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他還能怎麼不客氣法?他現在可是壓在人家的身上啊!

    許佳蓉的驚恐已失,繼之的是她已冷靜。

    不止冷靜,而是冷靜的怕人。

    她冰冷的點了點頭。

    「好、好,這才是識時務的女人,你要知道不管你願不願意我都非做不可,與其那樣你何不落檻點!?」這人一面托上了許佳蓉的下巴,一面又淫笑道:「嘿嘿……何況,何況這種事光一個人痛快實在沒啥意思,怎麼樣?我解了你的穴道如何?只要你老實點,我包你等會有意想不到的快樂,嗯?」

    許佳蓉笑了,猶如在黑夜裡綻放了一顆光彩奪目的鑽石,她又點了點頭。

    這個人幾曾見過這種傾城笑容?

    他又何曾想到這種笑怎麼可能會在這個幾欲尋死的女人臉上出現?

    有著意想不到的驚喜,這個人如獲至寶的一面解著許佳蓉受制的穴道,一面道:「好、好、太好了,打從你一投店,我就驚為天人,沒想到,沒想到你這麼上道,媽的,早知如此,嘿嘿……我也用不著費那麼大的功夫啦……嘿嘿……」

    穴道解是解開了,這個人還留了一手,解的只是許佳蓉的啞穴、和雙腿的穴道。

    他不防著點行嗎?他可是看到許佳蓉佩著劍呢!

    「佩劍的女人就像朵帶刺的花,嘿嘿……大姑娘,你多包涵點,好在這種事兒用手的地方不多,你放心,事成之後呢,我一定,一定會解開的,嘿嘿……」他一付垂涎欲滴的好笑道。

    許佳蓉聽話後,不置可否的道:「隨便你!」

    她等著,同時她也忍受那張臭嘴在自己的臉上不停的喚著。

    終於他已昂奮,再重新準備壓了上去。

    這個人知道這是緊張與興奮的一刻,但是他又哪知道這更是要命的一刻?

    女人的一雙腿固然能纏得人欲仙欲死,同樣的,它更能纏得人吐血。

    這個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知道在他剛要伏臥下去的時候,他的兩側腰際一陣劇痛,胸口一甜,他被踢下了床,血已噴出。

    許佳蓉那雙腿,還真的是雙能要人命的腿。

    她坐起了身,隔著紗帳有些猶疑到底要不要下床。

    因為桌上有燈,她一下床豈不完全曝光?

    這個人卻不待許佳蓉多思考一會,他竟然光著屁股就像一隻受傷的野獸,連滾帶爬的翻出了窗外。

    畢竟他知道等到那雙腿一著地,自己恐怕真的要死在女人的腿上了。

    許佳蓉瞪視著窗外逝去的人影,就像中了邪一樣。

    她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她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怎麼會?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她喃喃自語。

    你猜她看到了什麼?

    她在那人翻身逃跑的時候,居然看到了那人屁股上有著一塊巴掌大浮起的瘰疬,似疤非疤。

    也難怪她會如此失神,也難怪她會喃喃自語。

    她突然明白了,明白了李員外和歐陽無雙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同樣的圓臉、同樣的微胖身材,雖然她沒看過李員外那地方的東西是不是和那個人一樣,但是她知道歐陽無雙一定認錯了人,就像自己一樣。

    這真是一件荒唐、可笑、離譜的事情。

    如果許佳蓉沒有親自碰到,至死恐怕她也會認定了李員外是個混蛋。

    她一面運氣衝穴,一面想著許多事情。

    ——她慶幸自己險極一時的保住了清白。

    ——她更慶幸發現了這麼大的誤會。

    ——同時她已開始懷念起李員外的笑、李員外的妙語如珠、,李員外的一切……一切……妙的是她竟然有些感激剛才那頭畜生,雖然她知道那個人再與自己第二次碰面的時候一定會死。

    昏黃一盞油燈,照在昏黃的牆上。

    小呆昏昏沉沉的正是朦朧欲睡。

    窗外的梧桐樹讓風吹得沙沙作響,一陣輕微的衣袂聲停在了小呆的房外。

    不再朦朧,幾乎立即有了反應,彈指震熄了油燈,小呆的眼睛在黑暗裡煙煙發亮,他已無聲的做好了防敵的措施。

    「『快手小呆』,你不用躲,光棍點出來,我們等著和你算筆新帳——」

    來到窗戶邊,小呆從窗隙中望出去,夜色裡竟然黑壓壓的一片人影,把這客棧小小的天井擠得滿滿的。

    有著萬分無奈,更有著被人擾了清夢似的不愉快,小呆開了門。

    緊抿著雙唇,小呆不含一點感情的瞪著門外的人。

    這個時刻,又是這種情景,小呆當然知道來的人絕對不是串門子。

    他不願多想,畢竟他知道世上有許多事情該來的時候它就來了,想也是白想。

    所以他等著,等著這一大堆人說明尋釁的原由。

    「是你『快手小呆』果然是你,你沒死?很好。」

    很好?才怪!。

    因為誰也聽得出來說話的人,巴不得小呆早點死。

    小呆冷冷的目光,就像兩把利劍一樣直瞪著說話的人,他仍然無語。

    他不知道自己的死與不死與他何干,他更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會聚集在一起的。

    說話的人是個武師打扮的中年漢子,他顯然被小呆的目光瞪的有些難受,不覺退後了半步,旋即想到了什麼,又膽氣一壯的前進一步。

    「你……你不要裝神弄鬼,我們這沒人含糊你……」

    小呆看了看院中諸人,又看了看屋頂的人影,毫不所動的開了口,語氣冷得怕人:「我知道你們不含糊我,說吧!你這半吊子半夜不睡覺跑來這裡總不成盡說些廢話是不?」

    話不但冷,並且有著窩囊人的味道。

    怒火上升,中年漢於暴吼:「『快手小呆』,你不要逞口舌之快,你最好看清楚一點……」

    不等對方話說完,小呆冷冷一笑道:「我當然看得很清楚,瞧你們的樣子總不會為你大妹子說媒來的是不?」

    這個人已被氣得發抖,更氣得說不出話來,慌慌半天只會說:「你……你……」

    敢情他事先沒打聽清楚和「快手小呆」談話,一定事先有心裡準備,否則氣炸了肚子,只有自歎倒楣的份。

    小呆斜睨著對方,一件好整以暇。

    「狗東西,***,你什麼玩意,『快手小呆』你以為你是誰?我***『飛天狐』混道闖江湖的時候,你還不知窩在哪個龜洞裡,你……你這胎毛尚未退盡的雜碎……」

    這人瘋了。

    要不然他怎麼敢如此開罵?!

    奇怪的是小呆竟然也能忍受對方的謾罵,他仍然斜睨著對方,面色奇冷,誰也看不出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隔了會後,「飛天狐」面紅耳赤的吶吶住了口。

    小呆這才搖了搖頭道:「風度,風度,『飛開狐』你這狗弄出來的雜種,難道真的一點風度也沒有?你的江湖道該不會『狗掀門簾』全平你一張嘴闖出來的吧?怎麼說著說著就滿口大糞?也不怕辱了你南七省總教習的身份?」

    到現在小呆才知道對方是南七省總教習「飛天狐」黃世功,卻不明白什麼時候和他結下了樑子。

    「飛天狐」正想反唇相譏,夜色裡人群中走出了三位道裝人物,其中一名面容清尷熄}口道:「黃道友,何必與此人一般見識?」

    「飛天狐」見三人現身,不覺委屈道:「道長,您是瞧見了,這……這廝……」

    抬手阻止了「氣天狐」欲說之話,長髯道士說:「貧道明白。」然後注目「快手小呆」道:「小道友好鋒利的一張嘴。」

    小呆一見這三名道裝人士,心裡已有一不祥之感,卻不示弱道:「好說,王某人一向如此,尤其在雙方處於敵對的時候,道長可是『武當』……」

    「不錯,貧道正是『武當』玉塵,此二位乃貧道師弟……」

    「我知道,可是玉霄、玉雲,二位當面?」小呆內心已苦到了極點,嘴上仍淡然道。

    「武當三連劍」都到了,小呆豈能不吃驚?

    「不敢,小道友好眼力。」玉霄、玉雲二位道。

    好眼力?屁唷,你們這三個牛鼻子老道一個個板著臉,一付目中無人之態,白癡也想得到你們是誰。小呆心裡想,嘴上沒說話。

    「小道友是『快手小呆』?」玉塵民

    很想罵一聲「廢話」,但人家總是武林名宿,小呆點了點頭道:「不錯。」

    「『長江水寨』為小道友挑了?」玉塵目現精光嚴厲的接著問。

    小呆心想江湖上的消息傳的還真快,只得又點點頭:「不錯。」

    「你不覺做得太過份,太趕盡殺絕了些?」玉塵有了些許激動。

    「我不認為。」小呆的手已抱胸,這是他出手前的姿勢。

    「好、好、好,小道友呆然快人快語,看樣子『快手小呆』的死雖然是武林憾事,但『快手小呆』的活卻更是武林禍害,貧道今日特來討回『青雲劍客』蕭晴的一命,你出手吧……」玉塵三個「好」字出口,劍已出鞘。

    有著一絲疑惑,小呆正想再問,時間上已是不及。

    一把「鬼頭刀」已挾起一陣風,襲擊而至,出手之人正是「飛天狐」黃世功。

    這是一場莫名其妙的拼戰。

    好像世上所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小果都必須要湊上一腳,有的是他莫名其妙的碰上,有的卻是莫名其妙碰上了他。

    小呆早已習慣,他也不再急著解說,對那突發而至的「鬼頭刀」,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反掌。

    誰也想不到小果的手竟然有那麼快法,沒人想到去救「飛天狐」黃世功,也沒有人救得了他。

    幾乎在接觸的剎那,小呆側身已閃過由上削下來的一刀,而「飛天狐」卻真正像一隻飛天的狐狸,驀然彈起好高,而且血已從他的身上灑落……。

    「掌刀出手,無命不回」,場中諸人已想到「快手小呆」的掌刃,他們只禱告希望那只是傳言。

    可惜的是,傳言有時候卻是事實,因為「飛天狐」的身體一落,凡是活人都看得出來他已變成了死人。

    每個人的臉上都佈滿了恐懼。

    他們恐懼為什麼「快手小呆」的手可以在那麼極短的時間裡讓一個活人變成了死人?

    他們悲憤的原因則為那個死人正是自己一夥……。

    「小道友,你好毒的一顆心……」玉塵的劍尖指向了小呆同時悲切道。

    也許他自恃身份,也許是名門之風,他的劍沒遞出。

    小呆卻趁著這瞬間的「慈悲」,他已衝入了院中,同時出聲:「不要稱呼我道友,因為你們全是一群雞鳴狗盜,更是想存心送我上那黃泉之道的牛鼻子老道。」

    小呆的出手瘋狂而不留情,他像是虎人羊群,見人就劈斬。

    因為他知道他必須盡快的消滅對方的實力。

    因為他知道就算自己跪下來求情,人家也還會要了自己的命。

    像在人群裡爆發了一顆炸彈,慘呼聲、嚎叫聲,再加上向四面橫飛的殘肌斷腿,把這小客棧的院落裡,變成了修維屠場……。

    已經殺紅了眼,小呆左衝右闖,逢人出招,見人就戮,這是他佔優勢的地方,不像對方眾人既要拒敵,又須閃避,更怕傷及同伴。

    因此他夷然無傷,所向披糜。

    場中小呆像頭瘋虎。

    場外王塵三人像暴跳如雷的公牛。

    事先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場面會弄得如此一團糟。

    更想不到「快手小呆」說干就於,甚至到了六親不認的地步。

    人都是這樣,只會為自己找理由,從來很少為別人著想,這些人個個來此都想要「快手小呆」的命,這又如何要小呆認親法?

    又如何要他呆呆的引頸就戮?

    「各位,各位散開來,散開來……」

    有人大聲吼道。

    現在才想起?嗯,還不算晚,只不過地上多了七、八具死屍,廊下、花棚裡多了五、六人在那裡痛苦的哀嚎。

    小呆混身浴血,披頭散髮,他像根鏢槍一樣的挺立院中。

    他瞬也不瞬一下的望著「武當三連劍」一步步逼進。

    他更知道這才是真正戰鬥的開始,一場未卜生死的戰門。

    望著小呆冷酷、凌厲、及有些猙獰的神色,「武當三連劍」眼裡閃過一種痛苦、悲哀、無奈、和一絲興奮。

    他們在想這對面的人如果再不除去的話,日後還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腥風血雨。

    他們在想要以怎麼樣的方式既能殲敵、揚名,而又不被人議論勝之不武。

    什麼時候場中變得那麼靜?靜得有如置身墳場。

    什麼時候沒人再哀嚎?難道他們已忘了疼痛?

    僵凝,汰重的空氣充塞四周,這時候除了心跳聲外,彷彿人們的呼吸亦已停頓。

    寂靜如死,死樣的寂靜。

    每個人都知道目前的寂靜是死亡的前兆。

    練武的人都想發現一個真正的對手。

    尤其名聲越亮,聲譽越隆的高手。

    「快手小呆」是高手,「武當三連劍」更是成名多年,現在他們已發現到彼此正是對象,一種可以拋卻生命的對象。

    這是種直覺,也是一種奇妙的第六感,只有碰上了才能感覺得出來。

    畢竟武者碰上了對手,就如同一般人尋到了知音是同樣的道理,因此在未卜生死之下,也或多或少有種莫名的喜悅和興奮。

    劍出鞘,煞氣已動。

    三搏一,是種悲哀,何嘗又不是種驕傲?

    小呆像被釘子釘在地上一樣,他無視遊走不定的「武當三連劍」。

    是真的無視,因為他的眼廉已合。

    他真的無視嗎?

    不,他是在用「心」來看,用身上每一根神經末梢來看,他知道他不能被敵人遊走的身影及劍影所惑,他更知道這時候只有用「心」、用身上每一寸肌膚「看」、來感覺,才是最恰當、最正確。

    畢竟三柄劍有先後發至,或者後發先至,這些絕不是眼睛所能迫躡得到,只有用肌膚來感覺,用心來體會了。

    遊走的人影已快得分不清誰是誰。

    小呆只靜靜的,靜靜的,像尊羽化的憎像,已經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等著一個未知的未來……。

    有人說有一種武學的境界,為處處是空門,又處處不是空門。

    「武當三連劍」已經體會到了,也碰到了。

    小呆現在給他們的感覺就是如此,粗略看來小呆全身都是空門,然而仔細觀察,他們卻不知從何下手,凡為空門的地方似乎又都變成了最嚴密難攻的地方。

    時間在遊走與靜峙間悄悄流走,人的耐力也已經到了無可忍受的地步——無論是哪一方。

    「箭在弦,不得不發。」

    已到了發箭的時候,現在——

    三柄劍似有心意相通般,一致的揮灑出去,只是誰也想不到為什麼會那麼慢,慢得就如比招試劍一樣,慢得幾乎是一分分的推進。

    觀戰的人不解。

    小呆的感覺卻是一股寒意自背脊升起。

    以慢制慢,以靜制靜。

    緩慢中儘是殺機,靜止中卻是凶著。

    好高明的「武當三連劍」,他們是否也發現劍再快,也絕快不過小呆的手刀?故而採取了這種極其緩慢的出劍?

    小呆現在雙目已睜,他緊緊盯視著這三個方向緩慢刺向自己的三劍。

    他知道這三柄劍慢雖慢,但,假若自己有一絲不慎,有一絲沉不住氣,這三柄慢劍卻能夠變成快劍,而且快得令人想都想不到。

    小呆冷汗已流,小呆的瞳孔已縮至最小。

    此刻,這三柄劍就像三條最毒最毒的蛇,慢慢的向自己游近,近得已可清楚得感覺到它們口中的紅信已然沾身。

    他有把握躲過一柄劍,出手擊開另一柄劍,可是,他絕沒把握躲開那第三劍。

    不但他無法躲開那第三劍,就他所知這世上恐怕已沒有一個人有此能耐,畢竟對方三人是「武當三連劍」,而且,要命的卻是三連劍已然近得連自己想要移位、換身避開劍鋒都無可能了。

    「武當三連劍」已經認為小呆必傷或死——

    觀戰的人也認為小呆即將喪命劍下——

    甚至小呆自己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活——

    劍在小呆身前一尺處已有了變化。

    它們不再是慢的急人,而是變得快的驚人。

    就像三道驚虹,同時也是三條奪魂索,劍已飛快的遞出

    小呆眼裡奇光頓熾,他的手刀快得像西天的冷電格拒了右側玉塵的長劍,擰身也躲過了左側玉霄的長刺……。

    誠如他自己所想,他無法躲過背後玉雲的進襲。

    劍鋒已入肉,那是種奇妙、冷酷、冰涼的感覺,但是也只不過劍鋒人肉三分而已,小呆背脊肌肉已緊縮,把劍尖鎖得緊緊的,鎖得玉雲連想抽劍也無法。

    玉塵、玉霄的第二劍還沒來得及攻出,已經情勢改觀。

    玉雲的身軀就像不停轉動的風車,他已長嗷著旋身飛出,熱血已濺,嗯,小呆的手刀已三次奇快的掠過他的肩胛、腰際、臂膀。

    回過身,小果剛好來得及截住另兩把第二次攻來的長劍,吸胸凹腹,雙手一夾,玉霄長劍已被夾死,雖然小呆仍被玉塵劍鋒割過前胸,但只是淺淺的一道皮肉傷。

    血再泌出,就在小呆前胸血已泌出的時候,王霄的右腿骨迎面已遭踢斷,松身後退……

    他驚駭的看著小呆,怎麼也不相信似的。

    而小呆慘白的臉上,有著一抹難以形容的苦笑浮現。

    是的,這一切的變化只是眨眼間的事情,說句行語也就是「說時遲、那時快」。

    二招半,只有二招半。

    因為玉塵的第三招只出了一半。

    「玉雲……玉雲師弟的傷……」玉塵音啞的問著小呆。

    「死……死不了……」小呆回道。

    如釋重負,玉塵手中劍亦已垂落。

    「還……還打嗎?」小呆啞聲問。

    長歎一聲,玉塵道:「小道友,你不愧稱之『快手』,『武當三連劍』三挫其二,再打下去似……似無必要,錯過今日,武當一派當會再找你尋回『青雲劍客』蕭晴一命

    嗆咳二聲,小呆手撫胸口創傷道:「好、好,武當果然大家風範,只要『快手小呆』不死,日後江湖道上隨時候教,經此一戰道長想必知我絕非貪生怕死,敢做不敢當之輩,如果說為了討回今日,我必奉陪,至於什麼……什麼『青雲劍客』蕭晴一事,道長可另循線追查,這可不關我事。」

    「怎麼說?」玉塵目**光道。

    「我已說得夠明白了……」

    「你不是『菊門』中人!?」

    菊門?又是菊門?小呆心裡輕歎。

    「老實說『菊門』到底是什麼東西,我還不十分瞭解……」

    目注小呆一會後,玉塵相信了,他是真的相信了小呆。

    固然有的人善於掩飾、說謊,可是小呆現在的樣子絕不像說謊,何況他更沒有掩飾的必要。

    玉塵的身軀有些輕顫,內心更是忐忑難安,因為如果小呆不是「菊門」中人,那麼今天的這場決鬥,豈不打得莫名其妙,荒唐十八級?

    對這位武當高手,武林名人,小呆已然有了好感,『畢竟一個武者能光明磊落的承認敗陣是多不容易的一件事。

    有些會意及諒解,小呆笑了笑著:「道長,所謂『不打不相識』,這雖是一場誤會,對我來說卻獲益非淺,好在雙方並未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看了滿地的死屍一眼,小呆接著又道:「這些人咎由自取,也所謂『相罵無好口,相打無好手』,我仍是老話一句,隨時候教。」

    有些尷尬,玉塵靦腆道:「不,小道友,你誤會了,貧道絕非和他們一起,乃實……乃實偶然巧遇,而且同是尋訪『菊門』之人,故而……故而……」

    小呆有些諒解地接口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好什麼?他沒講,誰也清不到這句話的意思。

    「武當三連劍」走了,雖然他們彼此攙扶,步履不穩的走了,可是卻贏得了小呆欽佩。

    因為小呆知道玉塵道長已看出自己絕難再抵擋得過他的後續攻勢。

    他沒說破,也因此小呆仍能直挺挺的站在原位。

    現在,他又恢復了冷漠,眼中更發出令人寒顫的光芒望著其他沒走的人。

    而他的模樣絕不比厲鬼好到哪去,散發披著頭,胸前一道長約尺許的劍傷翻捲著皮肉,血已凝,卻更為怕人,尤其他的後背,一把劍仍插在那裡,隨著他不時的嗆咳巍然輕顫,至於他一身錦袍,早已讓血跡污染。

    鄙夷一笑,小呆冷然道:「諸位,剛才的一幕想必你們都已看得很清楚,也親身體會過了,媽……媽個巴子……咳……咳……有哪位……如果還沒玩過隱的,請……請站出來,我……我一定奉陪到底……咳……咳……」

    到底是血肉之軀,小果說到後來又嗆咳得幾乎彎下了腰。

    這些人裡,全是一些三流武師。

    三流武師擅長的當然是打三流的仗,對付三流的武林混混。

    「快手小呆」絕不是三流的武林人物,更何況他已挫敗了真正一流的高手——「武當三連劍」。

    雖然說「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問題是小呆非但沒僵,反而像出柵的猛虎,那麼這些人裡又有誰敢站出來?又有誰會沒玩過隱?

    每個人都可看得出來,他們已經害怕、畏縮到了什麼地步。

    空氣是死寂的,小呆巡視了每張驚恐欲絕的臉後,他傖然笑道:「你們怕了?你們全怕了是不?來啊!不要怕,我……咳……咳……我現在已成強弩之末,我現在已身負重傷,你……你們為什麼不敢站出來呢?這是個好……好機會,我……我保證能殺得了我的人……一定……一定會一夕成名……」

    沒人敢哼聲,雖然每個人都有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小呆狂,小呆傲,小果更抓住了人的心理。

    閉上了眼,小呆努力的壓制胸口翻騰不已如火炙般的疼痛,一會後他又開了口:「如……如果你們已失去……失去了前來尋我的雄心與……興奮,媽個巴……巴子,你們最好……最好立即給我……給我滾……現在,現在就滾……」

    人群開始像潮水般撤去,這個時候又有誰敢多留一刻?

    剎那間走得乾乾淨淨,連地上的死人也被移走,小呆緩緩的坐了下來,坐在一塊假山的大石上。

    像生過一場大病,小呆蒼白的臉頰已讓不停的嗆咳,咳得通紅,攤開捂著嘴的手,一灘殷紅的血塊赫然在他的掌心。

    這真是一場惡戰,小呆心裡想。

    反手撥出了背脊上的劍,立刻撕破了衣裳,「艱難的從後面繞到前胸,隨隨便便的打了個結,別人不知道,小呆卻明白那劍鋒已傷及到肺腑,所以自己才會不停的嗆咳。

    曙色衝破黑暗天快亮的時候,小呆站了起來,投過歉然的一瞥,小呆說:「抱……抱歉打擾了各位……一晚上,戲……戲散了,天……也亮了,各位該……該趕快睡一覺,要……要不然怎麼有精神……辦事……」

    好幾間屋子裡的房客,立時隱去了偷看的眸子,他們在想,這個人還真有意思。

    當然有意思,因為小呆的話並不完全說給房客廳的,在遠處的屋脊上亦同樣有兩雙窺視的眼睛,在聽完小呆的話後,才悄然的消逝。

    嗯,小呆料得一點也不錯,這世上就是有不死心的人,他們哪怕只要有一絲懷疑,也都不放過。

    他們沒走,是不是想證實小呆是否仍有再戰的能力?

    他們沒走,是不是仍想找機會報那失敗、羞辱之恥?

    小呆一路嗆咳,一路拄著劍走著。

    他必須換一間客棧,換一個沒有凶險的地方,找一個醫術好的大夫。

    「平安堂」。

    抬頭望這一專塊匾額。到了,這段路還真長,媽個巴子!早知這離那家客棧那麼遠,乾脆就要小二把大夫請過去算了,小果心裡嘀咕著。

    其實這一段路根本就不長,只是對一個身負重創的傷者來說,路可就顯得遠了些。

    擂著門,小呆只希望裡面的人快些出來,因為就這會的工夫,他已經感到力虛氣喘、冷汗直流。

    「來了,來了,哪位呀?輕點行不?你這不是敲門,簡直是拆門呀!……」

    有著一絲歉意,小呆看著當門而立的五旬儒者,啞聲道:「我……咳……咳……我找大夫,我是來……來治傷的……」

    揉著惺忪睡眼,這老人雖有不快,但一看小呆的模樣就像看到鬼一樣驚駭道:「我……我的媽呀!你快……快進來,我就是大夫。」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