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雲台書屋>>外國文學>>【美】亞歷克斯·哈里>>

雲台書屋

一0一

  雞仔喬治一手取下禮帽,一手遞給主人一隻看來似乎用鐵絲編得很緊密的小水 壺。「我那取你名字的兒子--湯姆,為他奶奶做了這隻,我只是想讓你看看。」
  看來半信半疑的李主人拿了那隻手把用牛角刻成的水壺,草率地檢視了一下。 「哦--哦。」他不表意見地咕噥著。
  喬治知道他必須再加點功夫:「主人,這純是用廢棄零散的生覂K絲編成的。 他自己生了一道火,一根接一根地弄彎、溶解,直到成形,再全部焊接起來。那個 小湯姆一直很能幹,主人--」
  他再度止住了,希望得到一點回應,可是什麼也沒有。
  他終於確信必須透露自己的真正用意,而不能再拐彎抹角地利用湯姆的手藝做 借口,他打開天窗地說:「是的,主人,這孩子一直以取你的名字為光榮。我們都 真相信只要他有機會,一定會成為你的好鐵匠--」
  李主人的臉上立即浮現不表贊同的表情,而這猶如反射動作更加強喬治不願使 自己承諾濟茜和瑪蒂達要幫助小湯姆的決定成為泡影。他看得出自己必須竭盡所能 地向主人提出最強而有力的陳請--描述金錢上的利益:
  「主人,你每年花在修補方面的錢都可省下來!都沒有人告訴過你小湯姆已替 你省了不少錢,他磨利鋤頭、鐮刀和許多不同的工具--也修補了許多損壞的物品。 為何我向你提此事的原因是當你派我去那個以賽亞鐵匠那裡套馬車的新輪圈時,他 告訴我說他的亞斯裘主人多年來一直允諾要為他找個助手,而他說他會很樂意教導 一個好男孩成為鐵匠,因此我就直接想到湯姆。主人,假如他去學習一點技術的話, 他不僅能夠修理莊裡的每件東西,也可以接活為你賺錢,就像那個以賽亞黑奴為亞 斯裘主人所做的事一樣。」
  喬治很肯定他已切中要害,但他還是沒把握,因為主人很謹慎地不露任何跡象: 「在我看來,你的這個男孩不做工作,反而跑去搞別的事情。」李主人邊說邊把那 金屬壺推回喬治的手裡。
  「主人,自從湯姆到田裡工作以來,他從未曠過一日工,這東西是他利用星期 天休假時做的!自從他還是一丁點大時,身上似乎就充滿了補制東西的天份!每到 星期天,他就跑到穀倉後面敲敲打打。事實上,我們一直很擔心他會打擾到你和夫 人。」
  「好吧!我再考慮看看。」主人說完後就突然轉身走開,留下雞仔喬治呆站在 原地,既困惑又沮喪地握著那鐵壺。
  當主人走進廚房時,瑪莉茜小姐正坐著剝蕪菁葉。她半轉過身去,不再和過去 一樣立即從座椅上跳起來,但她認為主人不會在意,因為她已到了容許有些小違意 的年紀了。
  主人開門見山地說:「那個名叫湯姆的男孩怎麼樣?」
  「湯姆?你是指瑪蒂達的湯姆,主人?」
  「那裡總共有多少個湯姆?你知道我指哪一個,他怎樣?」
  瑪莉茜小姐相當清楚為何主人要問。才幾分鐘前,濟茜奶奶就已告訴她說喬治 不太確定主人對他的提議反應如何。好,現在她知道了。可是她對小湯姆的評價是 如此的高--不只是因為他為她做了個S型的新鍋鉤--因此她決定要猶豫一會兒才 回答,這才能使她的話聽起來無所偏袒。
  「嗯,」她終於說,「主人,這個孩子話很少,但我可以告訴你,他是這裡最 聰穎的孩子,也是那幾個大孩子中最乖的!」瑪莉茜小姐意味深長地停了一下又說: 「我相信這孩子將來一定比他父親更有成就。」
  「你在說什麼?哪方面的成就?」
  「就是男人的成就啊,主人!更堅穩,更可靠,而且不糊塗。就像這些方面, 他長大一定是個女人可以依賴終生的好丈夫。」
  「嗯,我希望他還沒要找配偶。」李主人試探性的問道,「因為我剛剛允許那 個最大的--他叫什麼名字?」
  「維吉爾,主人。」
  「對。他每個週末應該在這裡工作卻跑去跟柯裡農莊和個女孩睡覺!」
  「不會的,湯姆不會的。他還小,不會想到這種事。而且我相信即使他長大了, 除非他找到一個心目中理想的對象,否則不會急著去做那方面的事。」
  「你已老古董了,不懂現今的年輕傢伙。」李主人說,「假如有人把我的犁和 騾丟在田裡而跑去追女孩子我是不會訝異的。」
  「主人,如果你是指阿瑟福德,我就會同意,因為他追女人時的猴急就像他爸 爸一樣。可是湯姆與他們截然不同,就這樣。」
  「好吧。假如我證明了你所說的,這孩子似乎是個有用之材。」
  「主人,你儘管相信我們任何人所說的話。」瑪莉茜小姐隱藏內心的歡欣說道, 「我不知道你為何問及湯姆的事,但他是所有孩子裡最出眾的。」
  五天後李主人向雞仔喬治宣佈此消息。
  「我已安排好讓你的湯姆住宿在亞斯裘農莊。」他很嚴肅地宣佈說,「讓他在 以賽亞黑人鐵匠那裡做三年的學徒。」
  喬治興高采烈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只是露齒微笑,然後急急忙忙地道了謝。
  「喬治,你那孩子的表現最好好些。由於你堅定地保證,我相當看重地把他推 薦給亞斯裘主人。假如他沒有你所說的那般優秀的話,我就立刻把他調回來,讓你 無地自容。假如他有任何不軌的行為或是背叛了我,我就把你們兩人的皮剝了,知 道嗎?」
  「他不會使你失望的,主人。我向你保證,這孩子跟他父親是一個模子印出來 的。」
  「那才是我最擔心的!叫他整裝打行李,明早就準備前去。」
  「是的,主人,謝謝您!您永遠都不會後悔的。」
  等主人一走,雞仔喬治立刻奔向奴隸排房。他驕傲地向他們報告這個他的天大 好消息。由於一開始就是瑪蒂達和濟茜力促他向主人提此事,因此這次兩人沒有交 換苦笑來嘲弄他。他很快地站到門邊大吼:「湯姆!湯姆!你在哪裡?」
  「這裡,爸爸!」他的回應從穀倉後面傳出來。
  「孩子,來這裡!」
  一會兒後,湯姆的嘴巴也張得和眼睛一樣大。這個難以置信的消息來得太突然 --假如他們的努力沒有奏效的話,他們不想讓他失望。可是由於他們和他一樣興 奮至極,因此不斷的恭喜聲使得他難為情地盡快跑出去,這也半是由於想讓自己清 醒地去瞭解他的夢想已成真。他注意到當他在屋內時,他的兩個妹妹濟茜和瑪麗, 早已雀躍地衝到外頭,上氣不接下氣地把消息傳給眾兄弟們。
  瘦長的維吉爾剛剛做完穀倉裡的雜事,準備前往他最近剛新婚的妻子所待的農 莊;他匆匆地走過正在微笑的湯姆身邊時,只是不表意見地喃喃著。自他結婚以來, 一直是恍恍惚惚的。
  可是當湯姆看到健壯結實又孔武有力的十八歲的阿瑟福德後頭跟著兩個弟弟- -詹姆士和路易斯--向前走來時,他變得很緊張。在這輩子幾乎和阿瑟福德有著 無法解釋的仇視之後,湯姆並不訝異他的尖酸挖苦。
  「你一直是他們最龐愛的,又愛說別人壞話,所以你最得勢!現在你可以大搖 大擺地出去,嘲笑我們還留在田裡工作!」他做了一個快速的虛擊好像要揍湯姆, 「我會給你好看的,等著瞧!」然後阿瑟福德高視闊步地離開,留下湯姆在他身後 瞪視著他。他確定將來有一天他和阿瑟福德一定要攤牌。
  湯姆從「小喬治」那裡聽到的又是另一種牢騷:「我真希望我是你,能夠滾離 這鬼地方,爸爸真要把我累死了,就只因為我取了他的名字,他認為我就會跟他一 樣對雞那般狂熱。我厭惡那些臭東西!」
  至於十歲大的濟茜和八歲大的瑪麗在播散消息後,一整個下午都尾隨著湯姆。 從她們羞澀的表情可知,他是她們最崇拜也最喜愛的哥哥。
  翌日清晨,送別了湯姆上騾車後,維吉爾、濟茜、莎拉大姐和瑪蒂達剛剛開始 劈柴的活兒時,濟茜祖母語重心長地說:「每個人都看到我們在那裡吸著鼻子啜泣, 而有誰能夠想到我們也許永遠無法再看到那孩子了。」
  「啊!親愛的,他不再是個小孩了!」莎拉大姐大叫道,「那個湯姆會是這個 地方下一個真正的男人!」
雲台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