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雲台書屋>>輕鬆文學>>名人笑話

雲台書屋

第74集

  馮玉祥 

  馮玉祥(1882—1948年)生平讀書十分用功。他當士兵時,一有空就讀書,有時竟徹 夜不眠。晚上讀書,為了不影響他人睡覺,就找來個大木箱,開個口子,把頭伸進去,借微 弱的燈光看書。 馮玉祥擔任旅長時,駐軍湖南常德,規定每日早晨讀英語2小時。學習時,關上大門, 門外懸一塊牌子,上面寫「馮玉祥死了」,拒絕外人進入。學習完畢,門上字牌則換成「馮 玉祥活了」。 馮玉祥對不遵守時間的人深惡痛絕。 

  1927年,因為汪精衛不守會議時間,開會經常缺席、遲到,馮玉祥一怒之下,編成一 副對聯送給了他: 一桌子點心,半桌子水果,哪知民間疾苦 兩點鐘開會,四點鐘到齊,豈是革命精神 當年馮玉祥有個軍事顧問叫烏斯馬諾夫。他特別喜歡打聽西北軍的事情,還常常纏著馮 玉祥問這問那。開始問一些西北軍的一般情況,漸漸涉及行政的人事安排。這天烏斯馬諾夫 又向馮玉祥問一些事,馮玉祥不悅地說:「顧問先生,你知道在我們中國,『顧問』兩個字 當什麼講嗎?」 烏斯馬諾夫搖了搖頭:「不知道。」 馮玉祥告訴他說:「顧者看也,問者問話也。顧問者,就是當我看著你,有話問你的時 候,你答覆就是了。」 抗戰時期,馮玉祥居住在重慶市郊的歌樂山,當地多為高級軍政長官的住宅,普通老百 姓不敢擔任保長,馮玉祥遂自薦當了保長。他熱心服務,頗得居民好評。 有一天,某部隊一連士兵進駐該地,連長來找保長辦官差,借用民房,借桌椅用具,因 不滿意而橫加指責。 馮玉祥身穿藍粗布褲褂,頭上纏一塊白布,這是四川農民的標準裝束,他見連長髮火, 便彎腰深深一鞠躬,道:「大人,辛苦了!這個地方住了許多當官的,差事實在不好辦,臨 時駐防,將就一點就是了。」 連長一聽,大怒道:「要你來教訓我!你這個保長架子可不小!」 馮玉祥微笑回答:「不敢,我從前也當過兵,從來不願打擾老百姓。」 連長問:「你還幹過什麼?」 「排長、連長也幹過,營長、團長也幹過。」 那位連長起立,略顯客氣說:「你還幹過什麼?」 馮不慌不忙,仍然微笑說:「師長、軍長也幹過,還幹過幾天總司令。」 連長細看這個大塊頭,突然如夢初醒,雙腳一併:「你是馮副委員長?部下該死,請副 委員長處分!」 馮玉祥再一鞠躬:「大人請坐!在軍委會我是副委員長,在這裡我是保長,理應侍候大 人。」幾句話說得這位連長誠惶誠恐無地自容,匆匆退出。 

 

  魯 迅 

  廣州的一些進步青年創辦的「南中國」文學社,希望魯迅(1881—1936年)給他們的 創刊號撰稿。

  魯迅說:「文章還是你們自己先寫好,我以後再寫,免得人說魯迅來到廣州就找青年來為自己捧場了。」 

  青年們說:「我們都是窮學生,如果刊物第一期銷路不好,就不一定有力量出第二期 了。」 

  魯迅風趣而又嚴肅地說:「要刊物銷路好也很容易,你們可以寫文章罵我,罵我的刊物 也是銷路好的。」 

  30年代,某些作家的主觀主義毛病很厲害。

  一次,有人請魯迅談談這一問題。魯迅一 開始笑而不答,過了一會兒,講了兩個故事: 金扁擔 有個農民,每天都得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