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祖 通天之路 第一百八十二章 屍妖內丹(第二更)
    藏寶閣,一處角落之中,也有一方玉石櫃檯。不過似乎因這裡有些偏僻,光顧這裡的修士極少,櫃檯之上擺放的東西也不多,只有寥寥幾樣,看上去都不像常見之物。

    吳棄臉色沒有任何變化,就連腳步也是一樣,無比平靜的走到那玉石櫃檯前面,就好像只是閒逛逛到了哪裡一樣。

    停在櫃檯前面,吳棄目光立即落在其上,裡面此時有著四件東西。

    一顆通體斑駁、拳頭大小的礦石,一柄袑騑陷部B散發著古樸氣息的短匕,一株枯萎的、如同小樹一般模樣的靈植,一方敞開的黑色玉盒,裡面躺著一顆似是內丹一樣的黑色物事。

    這四樣東西,在他人看來,簡直就和垃圾無異。那礦石之中毫無元氣波動,一看便知是一顆廢石,那短匕,袑騑陷酗]就罷了,其內的禁制烙印早已散盡,失去了活力,只怕也就比農夫的砍柴刀鋒利一些。至於那株靈植,以吳棄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了乃是一株罕有的七階靈植,只是可惜的是,不知因何緣故,靈植早已枯萎或者陷入了沉睡,根本無法喚醒,自然也是雞肋一般的存在。

    真正吸引吳棄目光的,是那一方黑色玉盒,正確說來,是黑色玉盒裡面的東西。屍妖內丹,那黑色玉盒前面,清楚標記了那東西是什麼。

    「初階屍妖內丹,乃一位元嬰強者斬殺了一頭剛成形的屍妖所得,價值二十萬下品靈石。」

    「屍妖乃是堪比元嬰修士的異種存在,其內丹價值就和元嬰修士的元嬰一般。只是這枚內丹,是從一頭剛成形的屍妖體內取出,尚未完全凝聚出屍妖之力。而且屍妖內丹一旦從屍妖體內取出,便會化作無比堅硬的存在,尋常手段根本無法取出內丹之中的力量。除非能元嬰修士不惜耗費精元親自煉化,只是這枚屍妖內丹乃是初階,裡面的屍妖之力太少,其他修士無法煉化,請動元嬰修士的代價又太大,怪不得放在此處卻無人問津。」

    「客官,這櫃檯之中雖只有四樣寶物,卻都是稀罕物,這位客官若是有看中的,小婢做主可給客官一些折扣。」

    吳棄正看著櫃檯裡面的東西,忽然一縷香風飄至,鑽進鼻端,也在此時,幾句溫聲軟語傳入吳棄的耳中。

    櫃檯前面,一個身穿姿色上等,神情動作皆充滿誘惑的侍女自不遠處款款而來,蓮步輕移,數息便走到了吳棄的身前,站在那櫃檯前面,嫵媚笑容綻放開來,對著吳棄緩緩施了一禮。

    這等溫柔陣仗,吳棄卻是第一次遇上,在萬屍宗之時,雖說有許多弟子因為修煉屍功的原因,變得人不人、鬼不鬼,但是以吳棄的容貌,還是絕對可以歸納到醜陋那一類弟子中去。是以修煉十幾年,他幾乎沒有見過幾個女弟子,更遑論是被漂亮女人拋媚眼了。

    不過好在天魔戰場三宗大比之時,吳棄已經見識過了那些幻魅宗弟子的諸多幻境,那些幻境才真正稱得上是香艷,足以讓絕世英雄沉浸其中的誘惑溫柔鄉。相比眼前,一個美艷侍女的嫵媚笑容和一道媚眼,根本連讓吳棄臉色變化的資格都沒有。

    「此物我要了!」

    沒有和那美艷侍女囉嗦的意思,也不理會拋過來的媚眼,吳棄手指輕輕點了點玉石櫃檯,在他手指之下,正是那方黑色玉盒。

    「初階屍妖內丹,你要買此物?」

    那美艷侍女掃了一眼吳棄手指所點,待看到吳棄看中的東西竟然是那方黑色玉盒之時,臉上立即閃過一絲疑惑之色。

    不過送上門的生意,根本沒理由不做,這侍女只是疑惑一下,馬上就要開口答應。忽然這個時候,一道冷漠的聲音在兩人身側響起。

    「慢著,此物,我魏獨要了。」

    聲音落下之後,一個面容陰鷲,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中的中年人出現在了兩人面前,一隻枯瘦無比,如同鷹爪一般的手掌伸出來,竟直接就伸向那玉石櫃檯,想要將那方黑色玉盒抓取出來。

    見到那鷹鷲中年直接就出手抓取玉盒,吳棄臉色立即一寒,一根手指忽然伸出來,點向那中年人鷹爪一般的手掌,幽光光芒在指尖一閃即沒。

    「快看,有人要動手了」

    「那人是毒屍道人魏獨,結丹巔峰散修,傳言其不久之前為了祭煉他的一百具毒屍,生生滅殺了十幾個山頭勢力,最近風頭正勁,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他出手了。」

    「這回有好戲看了,另一個小子只有結丹中期的修為,竟然還敢對一個結丹巔峰修士出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雖說城中有不得打鬥的規矩,但這裡是藏寶閣,相比這裡的閣主會容忍這兩人的初次交手。」

    四周玉石櫃檯前面的人群不知何時注意到了角落之中的爭鬥,尤其看到一方是結丹巔峰修士,另一方卻只是結丹中期境界之時,紛紛來了興趣。其中有人立即認出了那個鷹鷲老者,還特意高聲說了出來,很明顯要讓吳棄知道,想看看他是什麼反應。

    可惜,這些人失望了。吳棄聽到了那鷹鷲中年人的身份之後,竟絲毫不為所動,散發著幽暗光芒的手指依舊點向中年人的枯瘦鷹爪。

    「哼,你小子找死,就不要怪本座心狠手辣,先廢了你一隻手再說。」

    那鷹鷲中年人面色陰冷,雙眼之中閃爍凶光,抓向那黑色玉盒的鷹爪在空中猛的一變,無數幻影生出來,讓人不禁眼花繚亂。

    不過在場圍觀的眾人,大部分也都是結丹宗師,看清那些幻影的目力還是有的。

    「好狠,這毒屍道人是想要直接廢掉那小子的一條手臂吧」

    「毒屍道人雖然是一介散修,不過其修煉的功法頗為歹毒,若被他這一爪抓實了,怕不止是一條手臂這麼簡單。」

    「那小子慘啦。」

    周圍議論紛紛的聲音清晰的傳入吳棄的耳中,他卻依舊不受一點影響。見到鷹鷲中年人的鷹爪抓過來,吳棄的手指卻依舊未變方向,直直的點向中年人的掌心。

    「啵」

    一聲輕響在大堂裡面響起,兩人的初次交鋒很快就有了結果。手指和鷹爪撞在一起,被擊退的卻不是吳棄的手指,而是那位毒屍道人的鷹爪。

    「喝」

    毒屍道人只感覺掌心一疼,而後一股巨力撞過來,竟將他的鷹爪生生擊退回去。

    「怎麼回事,那小子一根手指就打敗了結丹巔峰的毒屍道人?」

    「毒屍道人這回臉丟大發了,一個結丹巔峰的修士,竟然輸給了一個結丹中期的修士。」

    「我看多半是的毒屍道人沒盡力,被那小子僥倖擊退了。」

    聽到周圍傳來的一聲聲議論,毒屍道人只感覺胸中氣血沸騰,直衝腦頂天門,怒氣夾雜著濃烈的殺氣欲要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噴湧出來。

    「小子,你找死。」

    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吐出來,毒屍道人一雙小眼之中,毫不掩飾的凶光溢出來。

    「二十萬下品靈石,拿好」

    吳棄面無表情的收回手指,而後手掌一揮,一個儲物袋落到了那嫵媚侍女面前的玉石櫃檯上面。而後手指輕輕一動,原本還躺在櫃檯之上的那方黑色玉盒連同裡面的屍妖內丹便消失了。

    取了內丹,吳棄絲毫沒有在這店舖中再逗留的意思,看也不看旁邊毒屍道人難看到極點的臉色,轉身就朝著外面走去。

    「呼」「小子,你最好將屍妖內丹交給我,否則…….」

    見吳棄要走,毒屍道人立即一急,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吳棄的面前。一雙小眼睛狠狠的盯著吳棄,威脅的念頭波動傳來,毫不讓人懷疑,若是吳棄不給他內丹,就會有血光之災。

    吳棄腳步一頓,卻並不搭理毒屍道人,而是轉頭看向那個美艷侍女。

    被吳棄目光一看,那美艷侍女立即就知曉了吳棄是什麼意思,眉頭輕輕皺起,對著那鷹鷲中年人緩緩開口說了一句。

    「魏道友,莫忘了我藏寶閣的規矩,讓你出手已是破例,若你再搗亂,閣主會親手懲戒於你。」

    那美艷侍女話一出口,毒屍道人臉色一僵,攔住吳棄的身體不由往旁邊一偏。

    下一刻,吳棄連看也沒有看那鷹鷲中年人毒屍道人一眼,腳下一動,逕直就朝著店舖之外而去。

    「哼,小子你別得意,別以為這千礦城能保住你的小命,只要你一出城,我魏獨有的是本法讓你生不如死,跪地求饒,乖乖交出內丹。」

    無比怨毒的聲音在吳棄的身後響起,語氣之中的殺意誰都能聽出來,觀戰的眾人大部分都認定吳棄不是這魏獨的對手,聽到這話之後,紛紛用同情的目光看向吳棄,可惜,他們此時也只能看到一個背影而已。

    第二更到!繼續碼第三更!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