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解瘋情 第33章 小婕
    我在寒假的某一天收到了小婕的電話。

    那天很平常,剛過完年的大街上還很冷清。天空顯得很乾淨,陽光照耀在屋頂未消融的白雪上。

    我飛快的騎著自行車,奔馳在去見小婕的路上。

    小婕在樓上朝我招手,要我上去。

    你家沒人嗎?我進了她家,突然後悔沒有換雙新襪子。

    沒人。坐吧。小婕給我倒了杯茶。

    我有些緊張,一個勁的喝茶,不時的偷偷瞟上小婕一眼。

    幹嘛這樣看我?小婕問我道。

    變漂亮了唄。我放下杯子,痞痞的說。

    小婕看著我,看著我,突然我看見她的眼睛變得濕潤起來,然後,小婕哭了。

    我知道她為什麼而哭,只是我覺得一時很難找到安慰她的話語,於是只是看看她流淚的眸子,不時的低下頭。

    過得,不好麼?我鼓起勇氣問道。

    小婕沒有回答。

    對不起,小婕。我抬起頭,看著她的眼睛,真誠的說。

    真的對不起。

    不要你說對不起。小婕的聲音很脆弱。

    我看著她,突然覺得我很難受,我不知道怎樣才能讓她不再哭泣不再傷心,但是,我真的很想讓她知道,我很在乎她,我希望她過得好,不要因為我這混蛋而糊塗的對待生活。

    你不要這樣子,好麼?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不值得,小婕,不值得。

    不!小婕突然大聲對我說。

    對不起,小婕。

    不要說對不起。

    對不起。

    我閉上眼睛。我不停的問自己,天啊,難道小婕真的就因為我而毀了嗎?

    突然間,我想起和小婕的相遇,和小婕看的那場電影,想起小婕調皮的對我說,你這樣的男生,就像田里發情的青蛙。小婕最後給我的那一耳光,打在我臉上,她的眼淚卻脫眶而出。

    我俯下身子,用手摀住臉,深深的歎氣。

    我自己也不知自己在想著什麼?時間在我腦海裡飛快的閃過一個個畫面,我如同飛馳在神秘的隧道之中,笑臉,眼淚,內疚與遺憾刻成一幅幅生動的跳躍的影片,在我心中滾動著彷彿生蛌甄銃b,吱吱作響。

    我睜開眼,卻發現小婕站在了我面前。

    我緊緊的抱住了小婕,我的心在剎那間突然不停的顫抖,幾乎窒息。

    我嗅著小婕身體熟悉的芬芳,撫摩著她的長髮。

    我們深深的凝視,我看見小婕那純淨的目光,還是以前那簡單的期待的目光,她的眼睛有如水晶雕刻的模樣,長長的睫毛上淚水閃閃發亮。

    她閉上了眼睛。下頜微微抬起。

    我溫柔的親吻她柔軟的嘴唇,她的眼睛,她的耳廓,她光潔的脖子,我如同一位信徒,以無比虔誠的姿勢,親吻著冰封之頂的雪蓮。

    小婕的呼吸慢慢變得急促,我們忘卻了一切,如同在真空宇宙,只剩下我和懷中的小婕,如在無盡的空間中飛馳翻騰,無盡的熱切像在海底苦苦掙扎了千年的滾滾岩漿,毫無保留的噴薄而出。

    「我我要你」小婕在我耳邊溫暖卻潮濕的呼吸。

    我抬起頭,看著小婕,問道,這樣,你不會怪我嗎?

    小婕微紅著臉,她的身體在燈光的照耀下如同大理石一樣閃爍著純淨的光澤。

    不會。她伸出雙臂緊緊的抱住了我,說。

    「我要你,默。」

    她的目光絲毫沒有改變,她還是以前的那個小婕,那個給了我三個耳光的善良而又可憐的小婕。

    突然之間,我卻想起了我那次大醉後和小婕的相遇,然後,我竟然想起了落妮。

    就在那一剎那,落妮佔據了我所有的思念。

    我坐起身,一時間我渾身感到極度的寒冷。

    我們不要這樣。

    我背著身子對小婕說。

    小婕沒有說話。

    小婕,我們不能這樣。

    我回過頭,卻又看見小婕的眼淚。

    我輕輕的抱起小婕。

    小婕狠狠在我肩上咬了一口,我卻不覺得有多痛,雖然流了血,也留下了永久的傷痕。

    然後,她用盡全力的抱住我,放聲大哭起來,我可憐的小婕。

    有人愛得如此深刻,記憶被時間的刻刀鑿刻成抹不掉的版畫。

    畫中你甜甜的笑著,面容純真,眼神生動。

    我不愛你了,我們變成陌生人了。你只活在我的記憶裡了,而我是否還在你的腦中?

    生活變的小心翼翼,害怕再次遇到你,又時常想念你。

    到底我是否忘記了你?

    等候變成一種習慣,在你時常路過的街。

    還要騙自己那是自己無意間闖入的巧合,而巧合卻變成自己的習慣。

    不知該感謝上帝還是責怪他的戲弄。

    如此殘忍。

    有憂傷的歌飄在冬夜遼闊的天空。落雪隨風,昨日畫面又出現。

    我究竟為何還是如此思念?

    一遍又一遍告訴自己我已不再愛你。可是,這已成為如此明顯的謊言。

    我在這欺騙中度過每一次傷悲。

    只因為還是一直掛念著你。

    灼人的感情。

    我們已在陌生的世界。

    冬日的黃昏,我會寂寞。

    事過境遷以後,你,還好嗎?

    一年後的夏天,落妮終於發現了我肩上的牙印,問我,誰給你留下的?

    我說,我妹妹,小時侯打架留下的。

    我敢保證我沒有騙落妮。

    小婕回去讀書的前夜約了我出來。

    江堤上的風有些寒冷,但讓人感到清醒。

    我想通了。小婕平靜的說。

    我看看她。她確實很漂亮。

    我會好好的讀完高三,然後去一個很遠的地方讀書。

    我想換一個新的環境。

    開始我新的生活。

    我愛你。小婕平靜的對我說。

    呵呵。她朝我美麗的笑了,一如那日夕陽下的她那樣動人。

    我也笑了。

    一年後的冬天,我大一。在郵箱裡發現小婕的mail。

    喂,你好嗎?

    我想你了。

    很久沒有聯繫,不知你過得怎樣。可我相信你一定幸福。

    很遠的北方今天下了第一場雪,漫天飛舞,像愉快的精靈。

    我想你了。

    想起我們一起見到的那場雪,想念你凍紅的臉龐,

    想念你的自行車,想念你身上香香的味道。

    在同樣的時刻,你也會記得有那麼的一個我嗎?

    朋友給我寫信,說可愛的小婕,在北方白雪飄飄的世界,你會快樂得像位驕傲的公主吧。

    我很快樂。默。

    你和她還好嗎?一定是吧,你是個還行的男朋友。

    真羨慕你對她的好,也是真的祝福你們,希望你好好的對她。

    在我冷的時候還是會想到你大衣溫暖的口袋,

    想到你在暖暖的夕陽裡唱給我聽的歌:

    「讓未來,像從前,風平浪靜。

    永遠都盡全力,捍衛,相愛的決心」

    寫到這裡卻發現不知該寫什麼了,

    有很多話想對你說,

    告訴你我已經學會了快樂的面對生活,

    學會了怎樣去抓住自己的夢想,

    還有愛。

    為我放心吧。

    就這樣吧,最後,謝謝默一直陪著我。

    謝謝,小婕。

    高三二期是開學最早的一學期,我們剛過完年,連壓歲錢都沒用完就回到了學校。繼續著為起飛而進行的衝刺。

    在高三二期,卻有更多的人開始戀愛,也許是因為太大的壓力而想簡單的依偎,也許是因為孩子們都長大了。而老師也變得更有人情味,很少的直接干預,而使用宏觀調控。

    但是耗子仍然沒有和黃蓉走到一起。他仍舊不敢表白,有幾次覺得畢業將至,感到氣數快盡,於是跑去學校食堂買酒壯膽向黃蓉表白。但是每次都喝過頭,中文都不會說。絕望的耗子只好默默的接受這一現實,每日跟蹤黃蓉回家,像一預謀犯罪的嫌疑人。而他自己說是要護送黃蓉回家,等到出現危險時突然像鹹蛋超人一樣出現在黃蓉面前,內褲外穿,頭戴施工安全帽,身披床單。

    我說你得了吧,現在黑龍幫都沒有了,還用你保護什麼。

    說到這裡卻突然意識到有很久沒有見到鴨子了。

    黑龍幫在兩年前正式解散,幫中人士大有痛心疾首之人,有甚者還去公墓為黑龍幫買了一個石碑,每年清明準時悼念。

    黑龍幫解散後鼎城的治安並不見有所好轉,有時晚自習回家就會看見一群吃飽了的人在一起積極習武。

    我媽叮囑我,不要看熱鬧。落妮叮囑我,放學後馬上回家,不然找我算帳。

    我也不是一喜歡看熱鬧的人。

    那天我送落妮回去後又在一小道上看見一群人叫叫嚷嚷。我在心裡罵了句沒品,騎著自行車瀟灑的張開雙臂,為我是一准大學生而驕傲異常。

    回到家清理完畢按慣例拿出書準備又看到第二天,這時,電話響了。

    我媽接了電話,說,曾尹郁不在。

    電話那頭彷彿認定我媽在用美麗的謊言,高昂的聲音激動得我都聽見了。

    我媽說,你等等,他回來了。

    我接起電話問是誰。

    我,張錚,電話那頭他氣喘不停。

    耗子被人打了,現在躺在人民醫院裡!你快過來!

    我趕過去的時候張錚坐在病房外面,他頭上纏著白色的繃帶,滲出了些血。

    他見我來了,沒等我開口就示意要我安靜。

    他和我走出去,抽了口煙,告訴了我事情的經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