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的戀愛機會 正文 16.清晨:在灑滿陽光的藍色海邊
    在仁到達多賢家門口時,多多正站在門口等他。只見她穿著一件灰色或者說淡棕色更為確切的一件套衫,下身穿著一條顏色更深的棉質長褲,整個人看上去神色清朗,只是眼中還有絲絲倦意,口中還在輕輕打著哈欠。直到上了車,多賢還一直捂著嘴哈欠連天的模樣,在仁見狀「噗哧」一笑,說道:

    「哎我說,你就那麼困嗎?」

    多賢揉著睡意惺忪的眼睛,嘟囔道:

    「我可不是叫天雀!天哪,我有多久沒起這麼早啦?」

    「那就把座椅放倒再睡吧。」

    「算啦,你還比我早起一個小時呢,而且還辛辛苦苦地開車……」

    多賢說著說著又打了一個哈欠,然後繼續說道:

    「在司機旁邊犯困多失禮啊!」

    多賢搖了搖睡意十足的臉,然後擺正了身姿。

    「恐怕你是擔心打哈欠時掉下巴才是吧!」

    在仁故意開玩笑道。多賢不樂意地瞪了一眼在仁,在仁並不介意,笑嘻嘻地打開了古典音樂。多賢見狀睜大雙眼,提出了強烈抗議:

    「上帝啊,我本來就睜不開眼睛了!」

    「看來我們完全不搭調啊!你車裡就沒有年輕一點兒的音樂嗎?」

    多賢環顧車內說道。

    「好像沒有吧,沒關係,你就安心睡吧。」

    「整天像個小老頭兒似的淨聽這類音樂。」

    只可惜在仁車裡只有最古典的音樂,多賢把在仁車裡的CD翻了個遍兒,也沒有找到想聽的那種。最後多賢只好放棄了,歎了一口氣,試圖退而求其次。

    「有沒有激昂一點的古典音樂?只要能讓我一下子清醒的就行。」

    「這音樂不激昂嗎?」

    「這是什麼曲子?」

    多賢皺著眉頭,暗自嘀咕道:我根本不懂古典音樂嘛!

    「BachQBrandeurgConcertos,巴赫的《新春第一曲》。」

    「啊,舌頭都快打卷兒了。」

    多賢用自己的方式做出的簡單評價,逗得在仁嘿嘿直笑。笑著笑著,在仁忽然伸出手握住了多賢的手。

    「這是讓我清醒的方法嗎?」

    儘管多賢沒有明顯拒絕在仁,但在仁還是有禮貌地把手重新放到方向盤上。

    「大叔,請好好開車!」

    「進高速公路以前沒問題。」

    在仁忍不住又騰出一隻手緊緊握住了多賢的手。

    「這車是自動檔,一隻手控制足夠了。」

    多賢忽然轉移話題問道:

    「喂!你像現在這樣藉著自動檔名義,拉過多少個女孩的手了?」

    在仁可不是那種容易對付的男人,他立即回應道:

    「說什麼呢,沒看到我正拿你做試驗啊,現在。」

    「做試驗?拜託,我還沒嫁人呢!你還是拿別人去做試驗好了。」

    「我也一樣!所以你就別介意啦,乖乖給我坐好!」

    多賢試圖掙脫在仁的控制,但是無濟於事。相反,她的手反而被握得更緊了。多賢小聲嚷嚷道:

    「別握得這麼緊!我還戴著戒指呢,都讓你給握疼了。」

    在仁仍舊不肯鬆手,顧左右而言他地說道:

    「要是再起來得早一點兒,就能在江陵看日出了。」

    「別開玩笑了,我這已經起得很早了,平常這時候我還睡得正香呢!」

    為了保持清醒,多賢一直強迫自己睜大眼睛,看樣子她的確盡了力。

    「你總是這麼勤快嗎?」

    「今天更早一些吧,我一般都在5、6點之間起床。」

    聽了這話,多賢非常吃驚。

    「哎呀,那你通常幾點睡?」

    「大概12點吧。」

    「看來你沒覺可睡啊!嘖嘖,看來那句老話『老人睡不著』還是蠻有道理的嘛。」

    在仁立即表示抗議,氣呼呼地說道:

    「我本來就那樣。」

    「那豈不是更恐怖?一輩子都沒有覺,嗚嗚!」

    多賢笑瞇瞇地氣在仁:

    「哎,我要是那樣可就沒法兒活嘍。」

    不一會兒又非常認真地說:

    「吃和睡這兩件事,好像跟你一點兒都合不來哦。」

    這就是多賢的結論。好一個機靈鬼!在仁暗忖道:為了得出這個結論,居然說了那麼多話做鋪墊。看來結婚這件事,她也不是沒有想過哦!在仁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一天睡兩小時還是可以的嘛。你知道什麼?等你以後跟我結了婚,肯定每天光顧著看我了,哪還有工夫睡覺啊!」

    多賢哼了一下,滿不在乎地說道:

    「興許吧!」

    「還不承認?事事難料啊,你今天不就早起了嘛!」

    在仁的臉上隱約浮起一絲勝利的微笑。

    11月的海邊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冷,海風也不是很大,因此好多人都來到初冬的海邊看日出。

    「哇,好美啊!是不是,在仁?」

    在仁很自然地挽住了多賢的胳膊,他喜歡這種柔軟的觸覺,更喜歡多賢溫暖的體溫從他的後腳跟一直傳遞到心臟的感覺,這讓他感覺幸福極了。

    幸福?

    在仁有片刻的疑惑。難道這個小女孩真的能讓他幸福?雖然這個想法把在仁嚇了一大跳……但是說真的,現在這一刻,他真的很幸福。是啊,他喜歡多多自然而然的親密動作。啊,這次真來對了!

    看見其他戀人模樣的遊人們高興地合影,多多十分羨慕,小聲嘀咕道:

    「早知道這麼美,就帶相機來了。」

    「相機,我有啊。」

    聽見在仁簡短的回答,多賢忽然抬起頭,眼中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問道:

    「你有?」

    在清晨明亮的陽光下,在仁更深刻地體會到了一點,那就是:多賢的感情只能從她的大眼睛裡窺見。如果單從她的外部表情看,是不可能發覺她內心秘密的。多賢就像一隻小狐狸一樣機靈,即便她內心暗潮湧動,表情也絕不會驚慌,即便她心虛,她也照例會伶牙俐齒地反駁你。她在掩飾情感這方面絕對有一手,這一點就連自認為深沉的在仁都為之驚奇。所以,每每他總是敗在多賢這一點上,或者被氣得要死,或者被她耍得滴溜溜轉。

    「一直放在車裡,你等一下,我這就去給你拿來。」

    在仁急忙跑開去取照相機,可是忽然又像想起來什麼似的停住了腳步。

    「哦對了,別靠海水太近啊!萬一我不在時你掉進水裡,我可就救不了你啦。」

    多多皺著眉,瞪著在仁嗔怪道:

    「你以為我是小孩子?」

    可是在仁卻十分擔心,一邊脫下羊絨外套給多賢披上,一邊不厭其煩地叮囑道:

    「你呀,也就是你班上那幫孩子的水平吧。一動也不許動,乖乖在這兒等我回來啊!」

    初冬蔚藍色的天空,清晨新鮮的空氣,波光粼粼的幽深蔚藍的海水……以及為他們拍照時,看到在仁站在多賢身旁的傻相,嚷嚷著讓他們倆靠近的年輕人。穿著灰色毛衣及棕色棉質長褲的多賢以及把同色系羊絨外套脫給多賢穿的在仁,乍一看上去就像穿著情侶裝,無論在誰眼裡都十分般配的一對情侶,儘管他們本人並沒有意識到。為了合影兩人不得不擺姿勢配合,這讓他們感到新奇,也讓兩人在無意之中對彼此加深了瞭解。依偎著他時經由他肩膀傳遞而來的溫暖,兩人背靠背時經由他後背傳來的心臟跳動的聲音……

    在仁在多賢耳邊吐著溫熱的氣息,低聲笑道:

    「別緊張呀,又沒什麼的。」

    拿著在仁的相機為他們兩人拍照的那個學生,看到兩人直愣愣傻站著,好像很寒心似的嚷嚷道:

    「哎我說!沒有更來電的姿勢嗎?兩位不是男女朋友嗎?」

    不知為什麼,多賢忽然感到一陣羞澀,看都不敢看眼前這個由陌生到熟悉的男人,只能紅著臉嘟囔道:

    「在仁,那孩子怎麼這樣啊?他以為我們在拍廣告啊?」

    海風太大了,所以我才臉紅哦!沒錯,就是那樣的,一定是那樣。

    多賢真希望在仁也這樣想。

    「嘻嘻,管教孩子是你的工作呀!」

    說著說著,在仁忽然應照相者的要求在多賢的臉上冷不防地親了一口。當在仁溫暖的嘴唇接觸到多賢冷冰冰的臉蛋時,多賢簡直嚇了一大跳!拍照的男孩見狀開心得不得了,忍不住大聲嚷嚷道:

    「OK!越來越有感覺啦!好!再來一張!」

    一瞬間,男孩的喊聲引來周圍年輕朋友們的陣陣歡呼。朋友的歡呼聲和在仁的配合讓男孩十分得意,他像模像樣地再次對準焦距,準備為兩人繼續拍攝下一張照片。

    「叔叔,這張你就使勁兒吻一下你女朋友的嘴唇吧!」

    「他以為咱們現在在拍電影?我不照了。」

    這句話可把多賢嚇壞了,她擔心在仁會照著做,奮力掙脫他的懷抱。在仁倒是不在乎,反而笑得十分開心。

    「不許笑!」

    多賢一把搶過相機——即便他們那樣,照相的男孩居然還抓拍了一張——嘟囔道:

    「什麼事兒把你開心成那樣?」

    「多多,相片洗出來你一定要看哦!哈哈,你的表情太逗了,到時候恐怕你不想笑都不成了!」

    在仁嘿嘿直樂,多賢先是狠狠瞪了他好幾眼,然後也跟著笑起來。是啊,連她自己都覺得有意思。呵呵。

    在仁竊竊私語道:

    「就這種小兒科,你至於那麼害臊嗎?再說咱們倆又不是第一次接吻,嘿嘿。」

    「你說話可要當心!雖然你用區區幾朵玫瑰花,就讓心胸像大海般寬廣的我不再跟你計較那件事,不過要是你讓我再想起來……」

    在仁一見多賢的臉色不對勁兒,趕快把手搭在多賢的肩膀上,把她拉到身邊說道:

    「瞧你,瞧你!我不說就是了!好啦,別耍小性子啦!我看咱們哪,還是按照原始本能解決衝突吧!」

    「原始本能?」

    「就是一起吃飯呀!」

    在仁邊說邊將多賢攬在懷中,多賢臉上夾雜著些許無奈,也跟著他笑了起來。

    看著身旁熟睡的多賢,在仁嘴角浮起淡淡的笑容。一直與「睡魔」奮力抗爭的多賢,幾番掙扎之後,終於在古典音樂播放到中途時睡了過去。在仁輕輕抬起多賢伸到旁邊座位的那只戴著戒指的手,無限愛憐地吻了吻。真想就這樣帶她去自己的公寓啊!只有多賢存在的地方才對他有意義不是嗎?現在在仁終於明白了,所以也就更加堅定了決心。

    在仁在商業感覺上有著近乎本能的天分,對於商人來說,這一點比經商本身更為重要。金多多,這個年輕的女教師,竟然令如此優秀不凡的李在仁為之著迷,也讓他產生了一種感覺:如果此刻錯過她,必定會抱憾終生。在仁對於這一點確信不疑。

    他凝視著熟睡中的多賢,嘴角浮起一絲微笑。

    如果多賢知道了他的想法,肯定會不高興哦。

    在仁再次微笑起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