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分帥,10分拽 下部 第十二章 是你說,不會忘了我
    “你……”我心“咯登”一跳,難道是他看出來了?知道我跟韓湛遠他們是一伙的?這下完了……估計到手的光盤就要這樣被折騰沒了。怎麼辦怎麼辦?啊——老天你不要對我不這樣殘忍好不好?!……手足無措的我,只知道讓眼淚流得更急更猛。

    楊耀延卻突然捉過我的手,把它按在他的胸口上,微笑的樣子讓人心碎:“你聽……聽見它在喊你的名字了嗎?它說它到死也不會忘記你。可是你……卻把它遺忘了……呵呵。”

    我不知道楊耀延說的什麼意思,可是當我看到楊耀延那種落寞憂傷的眼神,我的心就情不自禁的抽痛起來,眼淚也“嘩嘩嘩”而下。

    楊耀延抖了抖泛紫的唇,露出他一貫嘲諷的笑容:“滾啊,還站在這裡干什麼。既然你忘了,我們就沒有關系了,滾呀,滾!”然後他攀著牆壁顫顫巋巋地站起身子,不知死活的對楊韓湛遠勾了勾指頭:“這女孩兒窮得很呢,是我幾百塊錢從雞店裡掏出來的。你們要錢?本大爺有。來呀,有本事來找我要啊。”

    “狠心狠到底,既然都做到這一步了就別半途而廢。喂,我們繼續搜,不搜到那樣東西絕不甘心。”韓湛遠對陳拴、黃候使了個眼色,然後一步一步朝楊耀延逼近。

    我張開手猛然擋在楊耀延的面前,對韓湛遠吼道:“想動他必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四周好靜好靜,靜得像是可以聽到風走動的聲音。空蕩又黑漆漆的停車間裡,不斷回蕩著我怒吼的聲音。

    我感覺身後的楊耀延,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身子開始猛烈抽搐。而韓湛遠、袁旦、陳拴和黃候則僵立在原地,成化石狀態。

    “你瘋了!”袁旦一個蹦跳跳出來,手指指著我氣咻咻的吼道。

    “我沒瘋!”我很堅定的看著他們,臉上的表情是從沒有過的決絕。

    一向反應靈敏的陳拴出來打圓場,一邊拍手一邊喊:“撤了撤了。今天碰到個不要命的家伙,我可不想為了這傻B兮兮的女人搞得以後丟了飯碗。”然後他不顧韓湛遠的大聲抗議,和黃候聯手把韓湛遠拽走了。

    看著那一行漸行漸遠的身影,我一邊無奈的搖頭,一邊查看楊耀延的傷勢:“怎麼樣?你有沒有事?他們打你很嚴重麼?”

    楊耀延扣整齊了身上那件染著血印的襯衣,對我露齒一笑:“別擔心,我很好,從來沒有比現在更好過,呵呵。小布布,你看,這樣的搶劫犯我是第一次遇見——”楊耀延用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皮夾手表等東西,笑得更燦爛了。

    “楊耀延,你胸口上的傷痕……”

    我話還沒問出口,楊耀延就不以為然的擺擺手:“我相信你對這種事是不會感興趣的,我送你回家吧。”

    “怎麼?不去海族館了嗎?”我幫楊耀延拾起掉落在地的東西,攙扶著他往那輛藍色的“奔馳”走去。

    “不用了,已經夠了,就這樣吧。”楊耀延打開車門,挑著眉看我。“再說了,我現在這個樣子也不適合去。”

    “那……光盤的事……”一說完這話我就恨不得抽自己兩大耳刮子,想想剛剛人家為了你都做了些什麼?在那樣的情況下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保護你,而你,卻在他受傷後連安慰的話都沒有一句,自私自利的只會為自己著想。

    “沒有光盤。”楊耀延蹭著身子磨上了駕駛座。

    “什麼?你說什麼?”難道……因為剛剛那件事他打算不給我光盤了嗎?!

    “我說沒有,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什麼光盤。”楊耀延轉過臉來看我,鼻子下的血跡已經干涸,在車裡黃色燈光的照耀下閃著暗紅的花邊。“意思也就是說,那是騙人的!哈哈,我本來只是想隨便逗你玩玩,沒想到你這麼單純居然一點懷疑都沒有就當真了。……喂,你到底是真的很笨呢!難道你媽媽沒有告訴過你,不要輕易相信別人的話嗎?呵呵。”

    青天霹靂呀!老天~~~虧我姚小布辛辛苦苦這麼久,傷害了自己傷害了左戈,結果本以為這種傷害即將面臨收獲的時候,卻發現原來我掉進了一個騙局!TMD,我真想狠狠捆他幾巴掌。

    心動化成了行動,我當下掄圓了胳膊,“刷刷”給了楊耀延兩大耳刮子。

    車內暗黃的燈光,印著楊耀延慘淡的笑容。他沒有生氣沒有動怒,而是抓過我甩他耳光的手,輕輕的呵氣:“那麼用力,你的手不痛麼?……記住哦,以後打人要用這個。”說著,他從座位旁邊拿過一瓶礦泉水遞給我。

    我的手被他嘴裡呵出的氣噴得酥酥麻麻的,我紅著臉,使勁把手掙脫出來。然後另一只手接過楊耀延遞給我的水瓶,對著他的腦袋就是一陣猛敲:“你這個混蛋混蛋混蛋!我恨你,恨死你了。你知不知道你害慘我了,你害我傷心難過了那麼久。你這個可惡的家伙,我真想殺了你!”嗚嗚嗚~~~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樣可惡的家伙?為什麼呀?!

    “呵呵,你會恨我多久?”在我的狂轟爛炸下,楊耀延居然很享受的閉上了眼睛,好像我奮力的敲打只是在跟他按摩一樣。

    “永生永世!我會詛咒你永生永世。”這個不-得-好-死的家伙!

    “那好,為了恨我你就要記得我,永遠都要記得。”楊耀延突然睜開眼睛,黑色的眼眸閃閃亮的放射出希冀的光芒。“我會很期待你永生永世的詛咒。”

    “你去死吧!”我把礦泉水瓶子朝楊耀延的腦袋後扔去,瓶子撞在車壁上因為反彈砸在楊耀延的後腦勺上,而這個被水瓶砸到頭的傻B卻只是好脾氣的笑笑。

    “我送你回家。還是,你想去你男人那兒?”

    “不用了,我要下車。我不要你送!下車,讓我下車!”我掙扎著想下車,可是楊耀延卻一踩油門把車駛了出去,阻斷了我下車的機會。

    我哽著一股氣不再吱聲,楊耀延也不說話,只是專心的開著車。汽車靜靜的行駛在水泥路上,馬路兩邊大大小小的彩燈亮著,把街道裝飾得格外美麗。

    “謝謝你了啊。”一直沉默著的楊耀延突然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

    “謝什麼?”我翻著白眼沒好氣的問。是謝謝我用水瓶打了你,還是謝謝我這麼蠢上了你的當?你這個混蛋加三級!

    “謝謝你剛剛說的那句話。”楊耀延眨巴著眼睛看著我,笑得可愛。見我瞪著眼睛一臉茫然,他補充道:“‘想動他必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呵,你說這句話的氣勢還和那時候一樣。”

    哈,難道他因為我保護了他而高興?哼,偏不讓他心裡好過,我賭氣似的說道:“那是應該的,你不用謝我。剛剛那四個人是我的好朋友,為了搶到光盤我才讓他們來偷襲你的,不然你以為啊?像你這種壞到沒渣的人我不是因為愧疚我才不會擋在你面前保護你呢。”

    楊耀延微笑的唇角在瞬間僵硬掉,臉也一寸一寸接近死灰色。他看著我的黑色眼瞳放大,沒有焦距。那原本染著血跡的嘴唇變成了深紫色,喃喃道:“呵,這樣啊,原來是這樣……”

    然後他弓起了背,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心髒那塊兒,聲音顫抖得像是馬上要碎掉:“我就知道,你怎麼會記得我,果然是無意的……呵呵呵呵……”

    “喂,好好開車,別裝神弄鬼的,我再也不會上你的當了。”我推了推楊耀延的胳膊,卻發現他全身顫得厲害。“喂,不是真的吧?你怎麼了?喂——”

    “呵呵,沒事,老毛病,吃點藥就好了。”楊耀延蒼白著一張臉,額頭上的汗辟裡啪啦的往下掉。他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在衣服上褲子上的兜裡找。可是在他摸索了好一陣之後,整張臉都青了。他抬頭看我,眼睛裡寫滿了驚恐和不安:“藥剛剛掉在那裡了……你撿手機錢包的時候有沒有撿起來?有沒有……”更多更多的汗順著他的臉頰往下流,濡濕了他的頭發。

    “藥?什麼藥?我沒有看到藥啊……你怎麼了?你有什麼病呀?楊耀延,求求你別嚇我,真的別嚇我。”我的眼淚瞬間充滿眼眶,滴答滴答往下淌。真的,第一次我感覺自己那樣沒用,手和腳似乎都是多余的。

    “沒事,你別怕,很快就沒事了……會沒事的……”楊耀延痛苦得臉扭曲變形,他的手死死的按住心髒,指甲仿佛要嵌進肉裡去。楊耀延的手一離開方向盤,車就像喝醉了酒似的在馬路上左搖右晃。

    “滴滴滴——”一陣急促高亢的喇叭聲咆哮著撕開了夜幕,我驚恐的抬頭,兩束刺得亮眼的光迷亂了我的視線。在光束後面是一輛大貨車,而“滴滴滴”的叫聲就是它發出來的。

    我的腦袋瞬間閃過一遍白光,空白空白,比空白更空白。唯一殘存的意思告訴我——要撞車了!要-撞-車-了!

    就在大貨車撞向汽車的一剎那,楊耀延以飛快的速度抱住了我,把我的腦袋往他的胸口裡按。然後他彎腰,整個身體都覆蓋在我的身上。我就像一個娃娃,一個不會動不會說話的娃娃,癱軟著身子任由楊耀延這樣死死的抱著——直到貨車真的撞了過來。

    “砰——”很響的一聲。真的很響很響很響,我從來沒有聽過比這更響的聲音,響得好像會把整個世界毀掉。緊接著是車玻璃嘩啦啦碎裂的聲音,每一聲都扎在我的心上。

    驚慌的叫聲跌蕩起伏的散落在車外,沖破雲霄。

    我的身子在楊耀延的身下劇烈顫抖著,瑟縮著,一下比一下抖得更厲害……我好害怕,我怕。李水晉……姚銘特……左戈……袁旦、湛遠……我好害怕呀,怎麼辦……嗚嗚嗚~~~我好怕,誰來救救我……我在哭麼?那哭聲嘶啞得就像發不出聲音的老式收音機……那是我在哭麼?

    “乖,別……怕……別哭……”楊耀延親吻了一下我的頭發,抱我抱得更緊了。“你會很好的……你說你……要恨我……恨我永生永世的對不對?……所以我不會讓你死……的……不會……”

    我抬起蒼白的面孔,看見楊耀延溫柔的笑臉。無窮無盡的血液匯成一條條小溪流,從他的頭頂往下淌……往下淌……淌過他僵硬蒼白的面孔……那些血像花,一朵朵的開在楊耀延的臉上身上,妖嬈且張狂,像是在嘲笑著什麼。

    他艱難的呼吸,繼續扯著僵硬的嘴角笑:“是你說,不會忘了我的。你……不守信諾……可是沒……沒關系,這次……你一定……一定要守信……”楊耀延每說一個字都那樣困難,每說一個字唇角就會有新的血液大量湧出……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不要這樣,不要!”我搖頭搖頭瘋狂搖頭,那些紅色的東西,是果醬對不對?一定是因為楊耀延想逗弄我,故意往頭上潑了很多果醬。對的,那是果醬,那只是果醬,不是血……不是……

    “答……答應我……恨我,要記得恨我……還有……你能抱抱……我嗎……”楊耀延虛弱的笑,扎著碎玻璃片的那只手提了好幾次都沒有舉起來。

    “我……我抱,但是你也要答應我,我抱了你你就要……好好活下去,好不好?好不好?”我泣不成聲,伸出手正打算好好擁抱一下這個可憐的男孩子。一雙從天而降的大手從破掉的窗戶口伸進來,抓著我的肩膀往外拉去。

    “不要!我要抱他,我要抱他……讓我抱抱他呀,求……你了……求你了……”我的聲音越來越小,我感覺自己的身體遠離了楊耀延,我看見他用最後一點力氣在對我微笑,我聽見他烏紫的嘴唇一顫一顫的說——“記得詛咒我永生永世……”

    ……這是一個說俗氣又不俗氣、說平凡又不平凡的故事……

    ——XX學校大門前。

    渾濁的空氣彌漫在上空,CO2的質量已經完全的覆蓋在這座宏偉壯觀的校門周圍,讓一切生物都產生了窒息的危險。黑壓壓的人頭,像大壩裡傾瀉而出的洪水,爭先恐後的往學校門口擠去。

    一群長手長腳的小鬼勾肩搭背,正有說有笑的朝前走著。

    在他們的身後,一個被N多書包壓跨了肩膀的男孩緊跟其後,9月份灼人的陽光肆意地在他的臉龐流連。他低著頭,默默的走著,汗水淌過他的面頰,從他尖削的下巴滑落而下。

    “楊耀延!別在後面蝸牛,再不走快點踢爛你的屁股!”那一群小鬼其中的一個反過身去,對身後的男孩不滿的揮了揮拳頭。

    “媽媽!”一個甜甜的女聲引起了男孩的注意。確切的說不是聲音引起了男生的注意,而是那句“媽媽”引起了男生的注意。因為男孩他——沒有媽媽。

    尋聲望去,那是一個穿著天藍色水手連衣裙的女孩:粉紅的臉蛋,月牙般的眼睛,談不上漂亮卻足夠靈氣。

    此時女孩正拉著站在她旁邊的一中年婦女的手左右搖晃,撒嬌的聲音:“媽媽,我要去找左戈,湛遠說他轉學了,我要去找他。也許左戈轉到這所學校也不一定呢,媽媽~~~你讓我去找他嘛~~~”

    “跟我回家!小布,以後不准悄聲無息的走掉!你知道你離家出走這幾天,爸爸媽媽有多擔心麼!”中年婦女拽住了女孩的手,不容分說往前走去。

    “李水晉!你要是拉我走我以後再也不叫你‘媽媽’了!”女孩扯破嗓子的大喊從遠處傳來。“李水晉!李水晉我恨你!”

    男孩愣愣的看著女孩離去的背影,一陣苦澀襲上心頭。他在想:如果可以的話,把你的媽媽給我,好不好?我願意拿我所有的東西跟你交換,只要你願意。

    一記從天而降的爆栗子扣在男孩的頭上!

    “小雜種!叫你走快點你耳聾了?是不是吃了拳頭你才高興?!”說著,那個皮膚黑黑的小鬼又舉起手給了楊耀延一栗子。

    男孩抬頭,怒目而視。他生氣,並不是因為挨了兩記栗子,而是因為他芥蒂那句“小雜種”。

    “呵!敢瞪我啊?……新竹,阿劍,李永……快過來過來,這小雜種的皮又癢癢了。”“黑鬼”(皮膚黑黑的小鬼的簡稱)一招呼,走在前頭那幾個小鬼馬上呼啦一下圍了上來。

    幾個小鬼伸出手,你推男孩一下,他推男孩一把,直把男孩推得一個踉蹌坐倒在地。“啪啪啪”……壓在男孩肩膀上的書包一個個爭先恐後朝地上撲去,滾了一地的灰。

    男孩下頜緊繃,眼睛亮如繁星。冷冷的,不帶一絲溫度的話從他的唇齒間逸出:“我不是小雜種。”

    “哈,你不是小雜種那誰是?你媽媽是蕩婦,她在外面偷男人,才會生下你這麼個小雜種。你就是小雜種,小雜種小雜種。”

    “對啊!因為你媽媽是壞女人,所以老天要讓她那麼快死掉,所以才會生下你這麼個隨時會死掉的小雜種。”

    “瞪我們干什麼?這是事實啊。哈哈哈哈,雜種永遠都是雜種,永永遠遠都是!你以後的孩子是雜種,以後的以後的孩子也都會是!”

    “再說一遍,我-不-是-小-雜-種!”男孩仰著頭瞪著他們,輕揚的眉目糾結。

    “喂——請問一下,你們是XX學校小學部五年級的學生嗎?”一個怯怯的女聲響起來。男孩抬頭,看到一張干淨恬淡的臉。這個女孩他認識的,就是剛剛被中年婦女逮走的女孩。

    “不是,我們是初中部一年級的。你有什麼事?”其中一個小鬼饒有興趣的看著女孩,一副居高臨下的口氣。

    “那個……我想問一下,你們學校最近有沒有一個叫左戈的轉學生?”

    “不知道。”

    “哦。不好意思打擾了。”女孩明顯情緒低落,她瞟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男孩,然後走到校門口,探頭朝裡面張望。

    小鬼們又把注意力轉向男孩,嘲諷的口氣:“現在道歉,並念十句‘我是小雜種’,今天就放你一馬。”

    男孩倔強的別過頭,晶亮的眼睛裡放射出憤怒的火光。他咬緊了嘴唇,一字一頓的說:“你、們、才、是、小、雜、種!”

    “兄弟們,扁他!”小鬼們怒火高漲,掄圓了胳膊對男孩一陣拳打腳踢。他們小小的拳頭很有力道,砸在男孩的頭上胸上。當一只腳踩在他心髒口的時候,他胸口猛的一窒,好像就要死去。

    “說!誰是小雜種?快說!”

    男孩閉緊了嘴巴,煞紫的面容透出一股決絕。為什麼我不可以打架呢?為什麼只有我有心髒病?!男孩握緊了拳頭。媽媽也是這樣死掉的啊!所以我這樣死掉就可以看見媽媽了,是不是?!媽媽才不是蕩婦才不是壞女人,媽媽是天使,這個世界上只有媽媽是真心對我好的……所以,就讓我這樣死掉吧。

    “喂——你們!”還是那個女孩稚嫩的聲音,只是這次不再怯怯的。

    “干嗎?”“黑鬼”停了手,不耐煩的瞟了女孩一眼。“說了沒看到左什麼的東西,你老來問,煩不煩啊!”

    “你們這麼多人欺負他一個,不覺得害臊嗎?”女孩抬頭挺胸,一臉正氣的看著“黑鬼”。

    “喲,哪裡跑出來的丫頭片子,居然管起大爺的閒事來了。”另一個身體肥壯的小鬼一邊繼續轟炮男孩,一邊騰出一只手飛快的推了女孩一把,把她推出原地好幾米。

    “住手啦。是男人就不要以強欺弱!”

    沒有人在意女孩的呵斥聲,拳頭像密集的雨點,仍舊一刻不停的落在男孩的身上。

    男孩倔強的揚起頭,陽光撒在他沾著血跡的臉上。他漆黑的眼睛晶亮如琥珀,綻放出一種決然而又慘烈的光芒。

    女孩的心裡一痛,一種錯覺讓她把眼前這個男孩當成了左戈。因為左戈每次在受到傷害的時候,他就緊閉著嘴唇不說話,晶亮如琥珀的眼睛,綻放出和男孩一樣決然而又慘烈的光芒。

    電光火石間,女孩已經張開雙手擋在了男孩的面前。她蹩著眉,態度堅定的說:“想動他必須得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說完這句話女孩就驚訝了,因為她做出的這一連串的奇怪反應,完全沒有經過大腦的。

    所有的人都愣了,包括女孩用身子護著的男孩。

    男孩盯著女孩的後腦勺,恍惚間覺得自己在做夢。……是這樣的嗎?有人為了我連自己都可以犧牲,是這樣的嗎?可是,我跟她都不認識的呀。為什麼?難道說,這個世界上除了媽媽,還有別人也會在意自己的嗎?!

    “死丫頭,你在說什麼,想死吧?兄弟們,她不怕死就連她一塊兒揍!”“黑鬼”不滿的咆哮著,一邊用惡狠狠的眼光瞪著女孩。

    女孩繼續張開手,保持著這個動作抬眼瞪“黑鬼”:“來呀,我不怕呢。”

    ——“對不起,我先走了,我媽媽說不准欺負女生,不然她知道了會揍我的。”一小鬼拾起躺在地上的一個黃色書包,飛也似的跑了。

    ——“揍女生,羞羞臉。新竹,交給你了。”說完,另一小鬼飛快的拾起地上一個綠色的書包,絕塵而去。

    ——“喂,你們知道的。我昨天才交了女朋友,要是給她知道我會打女生,我就完了……”一小鬼一邊說著一邊拾起地上的藍色書包,招招手離開了。

    ……幾分鍾後,幾個小鬼都以種種借口跑得沒影沒蹤。“黑鬼”看著女孩堅毅的表情,狠狠的唾了一口,然後彎腰拾起地上的書包,怏怏不快的走了。

    女孩呆住了,沒想到事情出乎意料的好解決。好半天,她才反應過來,自個樂了:原來,做女孩挺好的,嘿嘿。

    男孩猶豫了很久,本來想說幾句感謝的話,可是一出口,卻是風牛馬不相及:“誰要你幫我了,多管閒事!”……他咬緊嘴唇,恨不得抽自己幾大嘴巴。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為什麼嘴巴總是那麼不討人喜歡。

    女孩不以為意的笑笑,兩個小酒窩甜甜的綻放在嘴邊:“你受傷了嗎?我送你回家吧?!”

    回家?男孩沉默了。他不要回家。如果以這副狼狽樣子回家的話,肯定少不了男人的一頓毒打。呵,男人不是自己的爸爸,家也不是自己的家,可是沒有辦法呀,無依無靠的他為了生存,就得用淡然的眼光去看身邊的一切。

    媽媽是在他六歲那年死的吧,他記得很清楚。因為那天,男人發現了男孩並不是他的骨血,爭吵中,媽媽從樓梯間摔下來,當場心髒病爆發身亡。

    可是既然自己跟男人沒有關系,他為什麼又要收養自己?是因為他對媽媽的愛嗎?很久以後,男孩否定了這個答案。那是男人對媽媽的恨,對媽媽背叛他的恨。他把所有的仇恨都加諸在了男孩的身上,皮帶的鞭打、煙頭的烙燙、鈍器的刺插……這都緣於一種深入骨髓的恨。

    “喂——你怎麼了?”見男孩兩眼空洞的不知道望向某個地方,女孩急了,用手拼命在男孩的眼前搖晃。“你該不會是被他們打壞腦子了吧?要不要緊啊?”

    “你走吧,我的事情不要你管。”男孩用手背擦掉嘴角的血跡,然後抓起躺在地上的書包,搖晃著站起身來。

    “我送你回家吧?”女孩趕緊伸出手,扶住了男孩搖搖欲墜的身子。

    “我說了不要你多管閒事!”男孩猛的揮掉女孩的手,踉蹌的向前走了幾步。要去哪裡?該去哪裡?去哪裡都好吧,總之暫時還不能回那個家。

    “喂,在我面前拽!我叫你拽!”突然,一只手重重拍上了男孩的肩膀。

    痛!好痛!肩膀上被利器刺的傷口還沒好,現在因為這重重的一巴掌破裂……男孩轉頭,看見女孩一臉竊竊的笑。

    “你……”男孩瞬間氣得漲紅了臉,一股巨大的失落感襲擊了他。是麼,連個女孩子都來欺負他麼?!

    女孩上前,拿過男孩背在肩上的書包。然後遞出一只手,微笑著的說:“哼!小子,對待救命恩人客氣點,不准用那種惡劣的口氣跟我說話知道嗎!來,手伸過來,我送你回家!”

    陽光下,女孩的笑容越擴越大,有一股霸道女皇的味道。

    ……公寓裡……

    女孩一直洋洋得意,她認為自己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一路上,她都是抬頭挺胸神氣得不得了,像一個驕傲的小公主。

    可是,當黑色的皮帶一下一下的抽在男孩身上的時候,女孩徹底蔫了。

    “你這個畜生,沒腦子的!你怎麼不去死啊!整天野,我叫你野!你死在外面得了!”皮帶重重的落下,每一下都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男孩的身上。男孩不閃也不躲,抿著嘴巴站在原地任由皮帶把他當沙包抽。

    “叔叔,你弄錯了。是別人先欺負他的,叔叔……”女孩手足無措,小小的臉蛋被恐慌填得滿滿。

    皮帶和肉體摩擦的聲音,交匯成一首死亡之歌,不斷撞擊著女孩的耳膜。她看見陌生男人厭惡的表情,看見黑色的皮帶不斷的在空中劃著有力的弧度,看見男孩倔強的仰起下巴,一動不動的承受著皮帶的每一次襲擊。

    女孩突然覺得自己犯了個錯誤,一個多麼嚴重的錯誤。愧疚的潮水一波又一波的朝她襲來,就要把她淹沒。

    不!我要阻止!女孩的腦子裡閃電般劃過這幾個字,然後她毅然邁開步子,擋在了男孩的面前。

    皮帶抽在女孩手臂上的時候,她感覺被刀刮過樣的痛!

    女孩抬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大聲呵斥道:“你不是一個稱職的爸爸,你是魔鬼!是禽獸!是世界上最最壞的人!”

    “哪裡來的死丫頭!”男人勃然大怒,整張臉因憤怒而顯得格外恐怖。

    女孩的怒罵讓她又吃了重重的幾鞭。然後,她和男孩被男人一手拎一個,丟出了門去。

    男孩背靠著牆壁坐在樓梯間上,用舌頭小心的舔拭著手臂上破了皮的傷口。從始至終,他都沒有說話,空洞的眼神望向虛空。

    “喂!為什麼人家打你的時候不還手?錯的不是你呀!人家打你你就更激烈的打回去呀!”女孩輕輕的踢了踢男孩的後背,沒好氣的問道。可惡!第一次見到那麼不講理的大叔。手……她被皮帶抽到的手好痛哦!

    男孩沒有回頭,繼續小心的舔拭著傷口。這樣的他,像一只被人遺棄的可憐小貓咪。

    女孩拍拍石階上的灰,坐在了男孩的旁邊,開始不停的重復著兩句話:“笨蛋!傻瓜!笨蛋!傻瓜!笨蛋!傻瓜……笨蛋!傻瓜!你是笨蛋!是傻瓜!”

    男孩抬起頭,看了女孩一眼,在他琉璃般純淨的眼眸裡,盡是迷茫。很快的,他又把頭低了下去,那麼快的速度。

    “喂!你聽到我說話了沒有?我說你是笨蛋是傻瓜呢!”見男孩無動於衷的樣子,女孩更生氣了,扯著嗓子一頓狂嚎。半天,她才平息下來,喘著氣慢慢的說:“聽著!被‘打’的是笨蛋(打蛋),被‘切’的是傻瓜(切瓜),你不要做‘笨蛋’,更不要做‘傻瓜’!”

    “你回去吧。”男孩歎了口氣,用那只傷痕累累的手支撐著自己的下巴。

    “你……”女孩氣結,瞪著眼睛喊。“我真是要被你氣死了!”虧她絞盡腦汁想到個那麼好的比喻,本以為男孩多少有點受到啟示,沒想到卻是一句這樣的話。

    “謝謝。”男孩又看了女孩一眼,不緊不慢的說道。“可是你不覺得你管的閒事太多了麼?”

    “不知好歹的家伙!我才懶得管你呢!”女孩氣得全身冒火,她“噌”的一聲站起來,開始緩慢往樓下走去。呵,救條狗還會搖尾巴呢,今天做了好人居然還受了嫌棄,真是郁悶死了!

    ——“小芹,你看這孩子又被趕出來啦。嘖嘖嘖,不長進啊,成天就知道在外面野,今天跟這個小孩打明天跟那個小孩斗,把自己弄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兩個手提新鮮蔬菜的大嬸一邊閒扯著一邊從女孩身邊經過。

    ——“可不是嘛。”一個大嬸壓底了聲音。“我兒子說他在學校也老被人討厭的,學生老師都不喜歡他,太孤僻了,整天陰沉沉的沒一點小孩子該有的朝氣。嘖,他什麼時候有他哥哥一半乖巧聰穎就謝天謝地嘍。”

    ——“我說,他爸爸也忒狠心了點。前兩天下著雨呢,這孩子也是被扔了出來。他就呆呆的坐在雨裡不動,我看著可憐,走上去想讓他去我家避避雨……你猜怎麼著?我走近,看見他的肩頭上被煙頭燙傷了好大一個窟窿……”

    ——“就是就是,上次他爸直接拿個花瓶往他頭上砸!那時候門開著的呢,要不是我男人聽見響聲沖進去制止了,那孩子估計怕是沒命了。”

    ——“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們外人也不好插手。那孩子也真是,腦子有毛病還是怎麼了,不管給他爸怎麼打就是不吭聲也不躲,你說……”

    兩個女人唧唧歪歪的上了樓,快走近男孩身邊的時候住了口,一邊用特憐憫的眼神瞅了男孩兩眼一邊繼續往樓上走去。

    女孩的血液頓時僵住,感覺有雷電擊中了自己的頭部。她全身止不住的顫抖,連嘴唇得抖得失去了血色。

    機械的扭動脖子,女孩回頭——男孩還是呆呆的坐在階梯上,他的腦袋抵著牆,弱小的身子縮成一團,白色的制服被皮帶抽得破爛不堪,沾染著紅色的血……

    女孩三步兩步的跨到了男孩的面前,哽咽著問道:“喂——你!疼麼?是不是很疼啊?讓我看看你的傷好不好?”

    男孩蹩著眉搖了搖頭,說:“你還不走?”

    “我不走了!你的閒事我管定了!”女孩蹲下身,一只手搭上了男孩的肩膀。“把衣服脫掉,讓我看看你的傷。”

    男孩警惕的雙手抱胸,頭搖得更厲害了。

    女孩不容分說,伸出手就去扒男孩的衣服。你掙我扯,本就破爛不堪的衣服哪受得了這種爭奪,當下“嘩啦”一聲,爛掉了半邊衣袖。

    男孩沉著臉站起身,蓄勢待發的憤怒讓他馬上就要忍受不住的大罵出聲,可是他沒有罵出口……為什麼?因為他看見女孩……流淚了……是的,女孩居然流淚了……

    女孩看著男孩手臂上那大的小的、長的短的傷疤,眼淚落得更凶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心可以為了一個陌生的男孩那麼疼,好疼好疼:“你……你這是為什麼呀……為什麼呀……你不知道……好好照顧你自己的嗎……你究竟是為什麼要把自己……弄成……弄成這樣呀……嗚~~~”

    男孩愣了。她在哭?為什麼哭?是在為自己哭嗎?

    “你該有多痛啊?他憑什麼那樣對你?憑什麼!”女孩哭得驚天動地,胸部一起一伏的劇烈痙攣,好像隨時會在下一刻哭死過去。

    “不要哭……”男孩急了,這樣的狀況自己是從沒遇見過的。

    男孩舉起手,幾次想落在女孩的後背上輕輕拍打,可是始終沒有敢落下去。他不明白呀,真的不明白。從媽媽死掉那天後,自己天天都是過著這種行屍走肉的生活,從沒有誰為他感到難過。為什麼這個初次見面的女孩,卻可以為了他那麼輕易的留下難過的淚水?!

    “不要哭呀……要我怎麼樣,你才不哭?”男孩煩躁的抓了抓頭。該死的,女孩的眼淚讓他也好想哭了呢。

    “那……那你答應我……以後要好好對待自己……好好照顧……自己……”女孩腫著一雙兔子眼,抽抽噎噎的說道。

    “為什麼?反正人終有一死。”男孩無所謂的搖搖頭。

    他早就想過了,有心髒病的自己,說不定會突然在某一天死去。也許,是死在無人的小樹陰裡,在好幾十天或者好幾個月後才被路過的人發現;也許,是死在課堂上,然後被那些平時討厭他的小鬼七手八腳扔出學校;再也許,是死在床上,在睡夢中奔向天國的媽媽。呵,那樣的死法最好,感受不到疼痛……

    聽著男孩漠然的口氣,女孩急得直跺腳:“為了你的親人,為了你的朋友,為了所有愛你的人呀!”

    “我沒有親人,沒有朋友,也沒有愛我的人。”男孩繼續用淡然的口氣回答,小小的年紀卻顯現出一副歷經人世滄桑的模樣。

    “那為了我!好不好?為了我!”女孩仰頭看男孩,眼睛裡閃動著真摯的光芒。“以後我就是你的朋友了。”

    “真……真的嗎?”男孩的眸子瞬間一亮,但隨即又黯淡了下去。“不可能!沒人喜歡我,沒人會願意跟我做朋友……我是個讓人討厭的小孩呵……”

    女孩仰著一張淚痕交錯的臉,把手舉過頭頂,大聲喊道:“不會的!我姚小布對天發誓,我絕對說到做到!”

    男孩用他沾著血跡的臉龐綻放出了一個最最絢麗燦爛的笑。他好開心好開心,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有這麼開心了。恩~有一個世界那麼漫長了吧!也許,從他降臨在這個世界上的那刻起,從來就沒有這麼開心過!

    男孩看著女孩,小心翼翼的問:“你走後……會忘記我麼?”

    “不會!絕對不會!”女孩把腦袋搖得像波浪鼓。

    男孩看著女孩,繼續小心翼翼的問:“以後……以後,你能經常來找我玩麼?”

    “當然!”女孩中氣十足的回答,信誓旦旦的樣子就差朝胸部上插把尖刀對天起誓了。

    “好!我叫楊耀延!”怕女孩反悔似的,男孩飛快的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姚小布!姚——小——布!大小的‘小’,石頭剪子布的‘布’!”女孩一邊說著一邊抓過男孩的一只手,用手指在他的掌心裡劃著自己的名字。

    女孩的手柔柔軟軟的,還帶著暖暖的熱氣。男孩的手被女孩柔柔軟軟的手抓著,感覺全身都暖了。

    女孩認真的劃著,一筆一畫的劃著。男孩看著女孩認真的樣子,心裡某一處冰角在融化。他用另一只手捂住心口,狠狠的發誓:永遠都會記得這個叫“姚小布”的女生,一輩子都記得,死也要記得,直到世界末日都記得!

    三天了……楊耀延整整昏迷三天了……

    在這三天裡,我寸步不離的守在醫院,透過厚重的玻璃窺探躺在加護病房床上昏迷不醒的楊耀延,不管再累再困也不敢閉眼休息。

    因為我一閉上眼,蜷縮在樓梯間上全身是傷痕的小楊耀延就會闖進我的腦中,用渴盼兮兮的眼神望著我說——“你不要忘記我哦,要經常來找我玩,我會等你哦……”

    不要!我害怕面對那樣的眼神,害怕想起他孤獨無助的模樣……

    我覺得自己好冷,那是一種從骨髓裡滲出的冷。

    ……楊耀延是個可憐的孩子……可憐的他正處在生死邊緣,隨時會在下一秒離開,可是除了我、李佐木、袁旦,沒有任何人來看過他。兩天前,我們曾給他的家人打過電話,可是在兩天後的今天,誰也沒有來看望過他,包括楊耀斌。

    我記不清那天我是多麼撕心裂肺的苦苦哀求,我甚至哭叫著跪倒在走廊上。楊耀斌是楊耀延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唯一的哥哥……我只是希望他能在楊耀延死之前看楊耀延一眼,這樣在楊耀延離開的時候也就不會感到那麼孤獨……

    可是,隔著電話線,楊耀斌給了我一個很欠扁的回答:“對不起,我什麼也不能做。我恨他……如果沒有他,我會有個完整的家。”然後他毅然掛斷了電話,不管我怎樣回撥他就是不接。

    我第一次那麼想要揍一個人,哪怕豁出自己的性命也再所不惜。

    嗚~~~可是我又有什麼權利去指責別人呢?我自己都是個兩手沾著血腥的罪人。因為我的無知,因為我心血來潮的捨己救人,因為我不負責任的許下諾言,把原本就站在懸崖邊的楊耀延徹底推入了崖谷……

    要怎樣……要怎樣我才能洗脫我的罪孽?楊耀延!你就這麼狠心,連一次補償你的機會都不給我?!

    腫得像核桃般的眼睛像是有千萬只螞蟻在撕咬,每掉一滴眼淚撕咬的疼痛感就越加明顯。我的肺裡像有團火在焚燒,喉嚨干得要命,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我顫抖著手給楊耀斌發了一條短信:“來看楊耀延吧,求你了。你記得你還欠我一個瑪瑙願望嗎?我現在要你實現我的願望。”

    ……合上手機蓋,我舒了口氣……楊耀延,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了……

    清晨的光透過窗戶上的玻璃撒在醫院的長廊上,讓全身寒冷的我總算感受到一點溫暖的錯覺。是的,錯覺,只是錯覺……

    “喂,坐在椅子上的那個女孩,你是病人的女朋友吧?”一個端著器皿的護士小姐從楊耀延的病房裡走出來,對我招招手。“病人醒了,他想看看你。”

    “醒……醒了?!”我一個蹦跳站起身,幾乎是飛撲過去的,差點沒把站在門口的護士小姐撞個滿懷。

    “噓,小聲點。特護病房是不允許隨便進去看望的,我也是看那孩子可憐……你記住,進去的時候別說刺激他的話,如果他的臉色一有什麼不對勁,你得馬上按牆壁上的小紅按鈕,醫生會第一時間趕到……”

    我仰著張淚痕交錯的臉,小雞啄米的點頭。天哪……他終於醒了……

    護士小姐輕輕的帶上門,我邁著沉重的步子朝病床靠近。病床上的楊耀延腦袋上裹著厚厚的一層繃帶,臉上帶著氧氣罩,插著針管的左手滿是針孔。他閉著眼,蒼白的面容沒有一點血色。

    “……楊耀延?”我試探性的喊了句,看見這麼蒼白虛弱的楊耀延心好痛好痛。

    楊耀延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窗外的陽光撒上他高挺的鼻梁,使他的面部看起來更顯蒼白了。如果不是心電器還在一起一伏的跳動的話,我肯定會以為躺在面前的這個家伙已經失去了呼吸。

    不是說他醒了麼?為什麼還是閉著眼睛呢?

    “楊耀延……”我哽咽著,語不成句。“對不起……”

    楊耀延像冰山似的沒動,亦不睜開眼。

    “我知道你醒的……是我……對不起你。我記起來了……雖然晚了,可是我發誓,我真的沒有忘記過你呀……”我蹲在床前,抓住楊耀延那只沒被針管扎著的手貼在臉上。“我也……沒失約過……嗚~~~”

    楊耀延的睫毛輕輕的動了動。

    “我去你們學校找過……你的,可是沒有找到……我想去你家裡找你,可是去的路……我忘了……咳咳……”我輕輕的咳了咳,把哽在喉嚨裡的一塊痰硬吞下去,啞著嗓子繼續說道。“我是真心想跟你……做朋友的……絕對是真心的……”

    我說的都是實話。回家後我去找過楊耀延三次,可是因為他們學校是從幼兒園到高中部的大型學校,要找一個人談和容易?況且那時候我因為找左戈離家出走過,家裡怕再發生這樣的事,整整半年都寸步不離的守著我,上學放學接送不說,還跟學校裡的老師同學打過招呼,把我盯死了……

    後來有一天我逃出來,想去看看楊耀延順帶找左戈……可是走到“北湖”公園那塊兒給同學們逮住了。我一急,瘋狂的跑。結果只顧著看後面有沒有人追上來的我一失足掉進了“北湖”公園的河裡,差點淹死!

    經過這次事件後所有人都對我提高了警惕,就連上廁所都有那麼個同學跟著……這事一拖就拖了一年多。

    本來我跟楊耀延只有過一面之緣,又加上我那時候年齡小——才十歲。慢慢的,就把楊耀延的事淡忘了。

    “你相信我好不好?楊耀延……如果我知道你那麼在意……這段友誼的話,我就是溺死十次,也……也會爬著去找你的……”我的淚越流越多,都快趕上黃河泛濫的趨勢了。

    被我抓著貼在臉上的那只手突然動了動,緩慢緩慢的抹掉我臉上的淚水。抬頭,楊耀延用他僅剩的一點力氣朝我綻放出一個蒼白的笑容。他嘴唇動了動,像是要說什麼,氧氣罩被他噴得全是蒸氣。

    我伸手幫他拿開氧氣罩,俯身,聽見楊耀延用非常微弱的聲音說:“我相信……咳……我只能選擇……相信……”

    我咬住唇拼命不讓淚滑落,可是眼淚還是不爭氣的奪眶而出,滴在楊耀延白紙般的臉上:“楊耀延……從我說……我說你是我朋友的那天起……你就是……我的朋友……永遠都是……真的,真的……”

    “其實我很開心呵……雖然,你沒有履行……你的諾言……可是至少,你給了我一個活下去的信念……我有時候在想,如果……那時候,你來找我了……你會不會選擇我呢?”楊耀延艱難的呼吸,兩扇鼻翼微微翕動著。他死灰般的眼睛突然放射出希冀的光芒,晶亮得連陽光都失去了顏色。

    “楊耀延……”我實在忍不住自己,撲在楊耀延的懷裡號啕大哭。o(臐\)o

    “說……‘會啊’!騙騙我也好……反正,我就要死了……呵呵。”楊耀延溫柔的撫摩著我的後腦勺,絕望的口氣像一把利劍直刺我的心髒。

    “會的!你這麼善良,如果當時我找到你了的話,一定會喜歡你的。”我擦掉眼淚,用一種堅定的口氣說道。

    “不,我不善良……一點都不……你看,為了讓你記住我……我居然卑劣到這樣死去……我想讓你愧疚,讓你怨恨……讓你永遠都忘不掉我……呵。其實我是個膽小鬼呢,我害怕在……沒人知道的情況下死去,那樣,就沒有人……證明我曾經活過……”

    “別說了!你會好的,會好起來的!我不要你死!……嗚~~~等你好起來後我要幫你補過生日……我們去海族館,然後買個大蛋糕……我叫好多好多朋友來替你過生日……到時候你還可以許願,可以交好多新朋友……”

    “呵呵,你會……後悔的,因為我的願望是……你能吻我一下……”楊耀延蒼白的臉浮過一絲淡淡的紅暈。然後他別扭的撇過頭,看向窗戶那邊。

    我全身血液倒湧,腦袋像是被電擊到般空白一遍。機械的伸出手,機械的捧住他的臉,機械的俯身……我顫抖著嘴唇在他的額頭上印下一吻。……我是真的,真的好想吻吻這個可憐的男孩啊……

    楊耀延瞪大了眼睛望著我,瞳孔慢慢放大……他的胸部一起一伏的急促呼吸,好像要喘不過氣來。可是他還是強露出個微笑,哪怕那個微笑如此的蒼白無力:“即使這只是……憐憫……我也該感激涕淋了……”

    緊接著,心電器突然發出“滴滴滴滴”的鳴叫聲,原本平穩的心電圖上出現雜亂不整的小波……

    “楊耀延?你怎麼了?別嚇我!”我手忙腳亂,瘋狂按著牆上的小紅按扭。“你要挺著,醫生馬上就到……楊耀延!”

    “呵,你知道……嗎?……這是我十八年來……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楊耀延緩慢緩慢的說道,黯淡的眼睛卻流淌著幸福的波光……閉上眼睛,他沉沉的睡去,烏黑醬紫的唇角仍舊漾著一絲微笑……

    “滴——”,原本上串下跳的心電圖畫上了一條直線……

    一群醫生破門而入,電擊板一下一下的打在楊耀延的胸口上。楊耀延的身體不斷重復兩個動作——彈起、落下,彈起、落下,彈起、落下……可是奇跡終究沒有發生。心電圖那條線走得比尺還直,心電器發出“滴——”的叫聲在整個病房蔓延開來,像是在嘲笑著什麼……

    淚眼朦朧中,我看見楊耀斌蒼白著一張臉靠在門沿上,兩條清淚從他的臉龐上淌下來。

    我沖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哭著喊著:“你TMD為什麼才來?!你知道楊耀延一直在等你嗎?……他到死都是孤單的!到死都是!……為什麼你們要讓他孤孤單單的一個,為什麼……”

    我的眼前一遍黑暗,腦子裡像是有幾千幾萬台機器在轟轟的鳴叫著……手一松,我靠著楊耀斌的身體倒了下去……

    ——“你走後……會忘記我麼?”

    ——“不會!絕對不會!”

    ——“以後……以後,你能經常來找我玩麼?”

    ——“當然!”

    ——“好!我叫楊耀延!”

    ——“我叫姚小布!姚——小——布!大小的‘小’,石頭剪子布的‘布’!”

    夢境裡,我看到兩個幼小的身影交疊在一起,男孩溫和的笑容和女孩咯咯的笑聲穿過黑暗,幻化成一只只紫色的透明蝴蝶,飛向蔚藍的天空。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