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分帥,10分拽 下部 第七章 愛你,我錯了嗎?
    ……“金碧輝煌”迪廳……

    迪廳裡閃爍不定的燈光眩得我眼睛一陣慌亂,背過身子,我哀求道:“我們……還是回去吧?”

    “不行,這件事今天晚上必須得解決!”楊耀延那只擱在我肩膀上的手,此時加足了力道,推著我的肩膀向前進。

    “可是……”我惶恐不安的看著四周,就像一只時刻堤防著凶殘野獸的可憐小貓咪。

    “呵呵,我不喜歡強迫人,如果你實在不願意的話……”楊耀延俊美的臉龐已被凶狠和狡詐填塞得滿滿,他的笑,有著最肆意的邪惡,越看越讓我驚慌。

    “我明白了,我們走吧。”我低下頭,緩緩移動腳步,仿佛此刻腳下正拖著一個幾噸重的大鐵捶,每一步都讓我傷痕累累。

    我會……我會死掉嗎?被左戈殺死掉?!也許會的……我居然帶著“新的BF”來向他示威,他一定會爆怒的把我殺掉。……左戈張牙舞爪的瘋狂樣子,在我的面前顯現。……他會哭嗎?……我不要他哭,我寧願他真的殺了我……殺了我……

    ——“呆女人,想死吧,沒經過我的同意居然進這種場所?!”

    鐺!一塊相當於地球體積重量的石頭從天而降,直砸得我暈頭轉向。……來了,來了,死神來了……我緩緩抬頭,看見站在前面不遠處的左戈——他穿幾種顏色拼接而成的“polo”衫,搭配著一條刷白處理過的牛仔板褲和一雙人字形夾趾木屨鞋,簡單而又不失帥氣。他俊朗的臉龐被燈光照出稜角分明的剪影,修長挺拔的身影在洶湧的人潮裡顯得特別突兀,如眾星捧月。

    我不自覺的退後了兩步,時刻准備逃走的兩條腿不停的打著哆嗦。怎麼辦?怎麼辦?……我的腦子裡一遍混亂……(oo)

    “看在你是專程來找我的份上,這次就原諒你了。”左戈越走越近,迷人的笑容在臉上擴大,眼睛裡的亮光可以照亮我的整個臉龐。

    “我……我找你有點事……”我低著頭又退後了兩步,站在旁邊的楊耀延適時伸出了一只手,攬過我的肩膀。這只手,就像一根點燃導火索的火柴棒,“滋”的一聲,讓我們提前進入了戰場。

    “他也在這裡?……操!”左戈這才注意到楊耀延的存在,瞳孔一縮,閃出一道迫人的寒光。“姚小布!過來這裡。”

    “她不會過去的,呵呵。……是吧?小布布?”楊耀延露出燦白的牙齒,眼角眉梢無一處不透著傲人的笑意。

    “拿開。”左戈盯緊楊耀延攬著我肩膀的那只手,嘴角抽搐了一下,像是在冷笑,卻又不是笑。他眼睛裡透出的是更加暗淡的陰沉,仿佛所看之處,都能燃成灰燼。

    ……空氣裡,彌漫著戰火硝煙的味道,好不濃烈……這是兩個男人的爭奪戰。

    “他叫我把手拿開耶,小布布,你說呢?”楊耀延不以為意的笑笑,攬著我肩膀的那只手沿著脖頸向上游弋,釀壇出一副更加曖昧的景象。“你是不是還沒告訴他我們的關系啊?那可不行哦,傷害人家的心是不對的。”

    “手……拿開……”左戈的眼睛中全是野獸一樣的光芒,我從沒見過如此嚇人的眼神,就如禿鷹盯著腐肉一樣。我知道,如果下一秒楊耀延的手還沒有從我的肩膀上拿下來的話,楊耀延的那只手絕對會開出大朵大朵的花——血花。

    “他是我新交的男朋友……”我用蚊子點大的聲音說道,心突突亂跳,像是打錯的鼓點。

    本來就殺氣騰騰的空氣立馬白熱化了,左戈一個箭步沖到我跟前,右手打掉楊耀延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左手捏緊了我的下頜。他的薄唇彎成一個嘲弄的弧度,臉湊近我:“再說一遍。”

    “我-說!楊-耀-延-是-我-的-男-朋-友!”我抬頭,嘴巴抿成一條線,勇敢的與左戈對視。蒼白的臉與倔強的眼形成強烈的對比,我全憑愛左戈的那股氣才助我撐住不再昏倒。

    “那我呢?”意料之外的,左戈沒有狂吼大叫也沒有發飆揍人,而是用一種很平靜很平靜的口氣問道,他這種沉穩平靜的樣子,反而讓我更加的不知所措。

    “你是我的朋友。”我垂下眼瞼,心虛的回答。

    “只是朋友?”左戈的口氣一如先前那般平靜,聽不出有任何感情。這樣的他,讓我猜不透他的心思,讓我覺得陌生覺得害怕!

    “可以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但絕不是戀人。”我倒吸一口氣,微笑,可笑容在發抖。疼痛的心就像被一個巨大的勺子狠狠的挖去一塊,而那個拿著勺子的人,正是我自己。

    左戈眼波凝睇,望了我半晌,輕笑著說:“我愛你。”如果說他這是笑容的話,卻帶著永無止境的哀傷。他雙手一緊,抱我在懷裡,把站在我們身邊的楊耀延當一團空氣。他那溫柔又帶著剛勁的聲音透過耳朵傳來:“可是我再愛你,也不會縱容你的任性。”

    “左戈……”我拉著左戈的領子,把臉埋進去用力聞他的氣味,嗚嗚的哭了。對不起……對不起……

    “喂,別以為扮可憐我就會放過你,讓我這麼不爽你該怎麼補償?”左戈抬起我淚眼滂沱的臉,冷漠的表情又帶著少許溫柔。

    “我……”

    就在我准備說點柔情蜜意的話語的時候,一直站在旁邊快脫了水的楊耀延突然反應過來,森然說道:“這就是你最後的選擇嗎?”

    我的手一下子僵住,我聽到自己的心“匡當”一聲落到最底……我怎麼……怎麼能忘記了自己的立場?……姚小布,你傻嗎?你想害死左戈是不是?!可是……我的心真的好痛……面對這麼溫柔的左戈,我能說什麼?說“我們分手吧”?說“我很討厭你”?該死的,我說不出口……o(臐\)o

    “喂,補償我!”左戈雙瞳翦水,目光微微一轉,帶著一股流水般的邪惡。……補償?……我知道,左戈口中所謂補償的意思,就是Kiss!Kiss!Kiss!……我想我快要瘋了……

    “好!”我就像下了什麼重大決心似的點了點頭,努力在臉上堆徹出燦爛的微笑。“那你……把眼睛閉上……”我看見左戈的眼睛在瞬間一亮,就像黑夜中的熒火棒,綻放出璀璨絢麗的光芒。然後他聽話的閉上眼睛,像一個等待媽媽疼愛的乖小孩。

    我緩緩取下無名指上的銀戒,含入口中。這只我一直用生命去愛惜的銀戒,今天終於要物歸原主了。左戈……讓我給你一個離別之吻吧……當初你是以這種方式把它送給我的,今天我也要以這種方式把它還給你,也好為我們的戀情做個徹底的了斷!

    我輕踮腳尖,顫抖著手捧住了左戈的臉——那張魅惑俊朗與妖精一般勾魂的臉,那張冷漠卻又時刻帶著柔情的臉,那張有著深黑的瞳仁以及剛毅下頜的臉——我要永遠的記住這張臉……直到死的那天也要記住……

    “小布布你……你……”楊耀延一個踉蹌退後了幾步,臉尷尬的別向了一邊。

    我的心和著心碎一點點飄進我的嘴巴裡,難過在我的心裡無限蔓延。一種幸福,一種傷害。越是貪戀和左戈在一起的快樂時光,心就越是疼痛得無以復加。

    左戈炙熱的舌尖灼傷了我的唇,就在他反被動為主動要攻占我口腔領地的時候,我以飛快的速度把口中的銀戒渡到了他的口中。然後……抽身……因為左戈事先沒有防備,所有我可以很快的脫離左戈的懷抱。

    “搞什麼?往我嘴裡弄的什麼鬼東西?!”左戈憋眉,似乎非常不滿我的突然撤離。他伸手在唇邊,吐出,看著躺在手心間的銀戒,本就皺著的眉毛皺得更緊了,像兩條憤怒的毛毛蟲。“什麼意思?”

    “還給你!”我連退了幾步,退到楊耀延身邊。此刻楊耀延已經被扭轉的局面驚呆了,怔怔的望了望左戈又望了望我,說不出一句話。

    左戈捏緊了拳頭,雙眸閃出駭人的寒光:“我問你什麼意思!”

    “我們分手吧……左戈,我已經不愛你了!”哈,從這一刻起,世界上又多了一個水性揚花的女人。左戈,我為你做的一切你都可以不諒解,只要你能快樂的生活,別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我態度決絕的看著面前的左戈,他憤怒的樣子只差沒一口吞了我:“你跟我玩真的?”

    “對不起……對不起……再見!”我轉身,拉了拉已經僵成化石狀的楊耀延。“我們,走吧。”

    只聽身後傳來三下響亮的巴掌聲,然後N多打扮囂張古怪的嘍羅從四面八方沖出來,架起了楊耀延,呼嘯而去。……整個過程快得就跟電影倒帶似的,令人措施不及。楊耀延憤怒的叫罵聲還響在耳邊,人卻已經不見。我呆立在原地,大腦一遍空白。

    左戈最後深深的憋了我一眼,瞳孔裡全是凶殘暴戾的味道。然後他轉身,大步朝小嘍羅離去的方向走去。

    “左戈……左戈!你要干嗎?你別做壞事啊……”我仿佛定身咒突然被解除一樣慌忙追上前,急急的拽住了左戈的衣袖。

    “我要……把引誘你的男人——干掉!”左戈冷冷的打掉我的手,眼裡露出有別於平時的冷酷與殘暴。

    我愣住,被左戈狠狠打掉的手隱隱作痛……他要殺掉楊耀延嗎?是這樣嗎?……不!殺掉楊耀延,左戈的後半生還是監獄……也許比監獄更殘酷!……死刑?我不要,我要阻止左戈。我痛苦的捂住了腦袋,再抬頭,身邊哪還有左戈的蹤跡。

    瞇縫著眼四處搜索,只見左戈頎長挺拔的背影,在雷射燈閃爍的五彩燈光下,一晃即逝。

    左戈!命運的鍾輪終究沒眷顧我們。因為彼此相愛,我們不得不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可是我們有錯嗎?如果深愛的兩個人有錯的話,那麼這個世界全都是錯……

    從這一刻我決定,只要我還有一絲力量,我就要舉起手中的弓箭,對准破壞者的胸膛,毫不留情的射過去。我不能做任人宰割的小羊羔,為了能捍衛我們的愛情,我只能讓自己更加強大。

    那麼現在,我要對付的就是——楊耀延!那塊光盤,死我也要從他的手中拿到。所以左戈……在任務完成之前,我們不能在一起,希望你能忍耐,等我一小小段時間,一定要等我喔……我會很快的回到你身邊的,雖然過程會有點辛苦,但是請你相信——我最愛你。

    我一間一間包廂的找,瘋狂的找,全然不顧打開包廂時滿堂哀怨的回眸,也不顧服務員在身後大呼小叫的阻攔。左戈!我不會給你犯錯的機會,絕不會!

    就是這裡了——這個叫“野薔薇”的包廂——還沒靠近門邊,就可以聽到從裡面傳出楊耀延歇斯底裡的怒罵聲,驚天動地。我深吸口氣,一腳踹向厚重的大玻璃門,破風而入。

    包廂裡,擺放在正中央的大木墩茶幾已被挪開,N多N多奇裝異服的小混混們圈成了一個包圍點,裡三層外三層的包了個水洩不通。

    “呵呵,你有種就叫他們打死我啊,即使打死我,小布布愛的也不是你……呵……”

    “讓他閉嘴。好吵。”左戈斜坐在木墩沙發上,一只手持半杯紅酒,另一只手則有節奏在沙發上敲打著。他慵懶的聲音一出口,包廂裡除了拳腳摩擦在肉體上的沉悶聲外,再也沒有了別的聲息。

    銀色的燈光透過圓形燈柱的空格灑在左戈的臉上,細格狀的光影仿佛就長在他的皮膚上,幻化出一層朦朧的月色光影。他一瞬不瞬的望著我,孤傲的黑眸卻透出不為人知的蒼涼。從我破門而入的那刻起,他幽深的目光就定格在我臉上,沒有挪開過。

    我從容不迫的回睇左戈,然後走過去,態度強硬的說:“你夠了吧?究竟你想怎麼樣?你到底想讓我怎麼樣?”

    左戈的眼睛一痛,一只手捏緊了我的下巴,居高臨下的口氣:“我要你……回到我身邊。”

    “這不可能……你……放開我!”我掙扎著,卻怎麼也掙脫不了左戈的鉗制。討厭!他的大手,永遠都是這麼的有力!

    “不放!你是我的!”左戈的口氣雖然平淡無波,卻有著濃得化不開的哀傷。

    ……對不起,只是暫時分開而已,求求你別露出那樣受傷的表情,我會崩潰的……狠狠心,我兩手用力扳開了左戈的手掌:“你錯了,我不是你的!也不是任何人的!我是我自己的,我只屬於我自己!”說完我迅速掉頭,絲毫不給自己後悔的退路。因為我不敢再多看左戈一眼,我怕我承受不了他傷心難過的樣子,o(臐\)o最終會失去理智的撲進他的懷裡,那樣的話……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在瘋狂的擠壓中,我縮著身子艱難的往包圍圈裡鑽,可是一層更比一層堅固的人牆,讓我寸步難行。楊耀延不能受傷,更不能死掉!我拼了命的擠,拼了命的鑽,用自己的小小力量同結實的肉牆們抗衡。……有誰的胳膊不小心撞到了我的頭,有誰誰的大腳丫子無意中踩到了我的腳……這些……都不能阻止我前進的決心。

    突然,誰誰誰的胳膊肘用力的捅在我的胸部上,本就站心不穩的我被這一捅擠出人潮,頭向後仰去。與地面呈90度直角的身體慢慢向180度平角貼近,然後——倒塌在地。後腦勺撞擊在堅實的地面上引發出一陣巨痛,向被人用斧頭狠狠砍過一般。

    一直靜默不語的左戈終於抬起了他那只尊貴的腳,緩緩向人群中邁步。那些包圍得嚴嚴實實的肉牆立刻分成了兩撥,讓出一條筆直的“人行道”。左戈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腳步沒有些許停頓,甚至連一個眼神也沒給我。

    左戈越過我,走進那條全是混混們圍攏起來的“人行道”。他每走進一步,身後的路馬上被混混們強壯的身軀堵住,淹沒了入口。不!要趁“人行道”在全部封住之前沖進去!我爬著站起來,盡管腦袋很昏很痛,我還是奮不顧身的往肉牆沖了過去。站在最邊上的幾個身材高大強壯的混混立馬伸出手,攔住了我的去路。

    “讓我進去!我要進去!”我吼!可是擋在我面前的胳膊猶如粗重的生鐵,怎麼扳也扳不動。

    又是三下響亮的擊掌聲,那幾條鐵臂應聲抽離,然後不等我反應過來,圍成包圍點的小混混們便一個接著一個,魚貫退出了包廂。

    躺在地上的楊耀延胸脯一起一伏,正粗重的喘著氣,一張俊美的臉龐已被扁成紅腫的豬頭,慘不忍睹。他額前的頭發沾滿了血,濕嗒嗒的與眉目糾結。白色的襯衫被鮮血染紅了一大塊,像是傲然怒放的紅蓮。

    左戈蹲在楊耀延身邊,手上仍持著那只裝著紅酒的高腳杯,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最後一次問你,你到底是要他——還是要我?”

    “如果我說要他的話……”

    “那麼,我絕不會讓他從這裡活著出去。”左戈猛然抬頭,陰冷黑沉的臉有說不出的蒼白。他手裡的高腳杯被狠狠的摔落在地,玻璃碎片飛射,紅色的汁液濺在楊耀延的臉上,像是星星點點的小紅花。

    這一刻,空氣倏然陰冷,風勢也逐漸增強。就好像武俠電影裡兩個男人決斗之前的場景——空中飄零著黃落葉,強勁的大風呼嘯而過,卷起漫天的黃沙……一個英俊儒雅的白衣少年手持一把屠龍大刀,刀口對准跪在地上的一個身負重傷的俊美公子……白衣少年雙眉一豎,刀鋒便刺入了俊美公子的胸膛。沒有任何掙扎,俊美公子嘴角淌出一絲鮮血,他兩手握住刀刃,身體筆直倒下。無窮無盡的血液從他的胸口迸發出來,染紅了黃土地,流啊流,一直流,流成了千古的絕響……白衣少年半跪著一只腳,一只沾滿血的手還握在屠龍刀的刀柄上。他額前垂下一縷黑絲,遮住他悲傷的眸子。

    然後鏡頭一晃,白衣少年被送上了絞刑架,閃著黑色光芒的砍刀懸在了他的脖頸上方。突然,白衣少年抬頭,看著我笑,那張俊朗的臉……就是左戈的臉!而臉上泛起的笑容……那樣悲傷……我的心一震,眼睜睜的看著刀口離他的脖頸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呵……殺了我吧!”楊耀延殘酷的笑聲把我拉回了現實!天哪天哪,我都想了些什麼?在現在這種緊要關頭,我居然想起了古俠電視連續劇的經典情節?!

    只見左戈手中握著把閃著寒光的匕首,對准了楊耀延的脖子。他那決絕的眼神,憂傷的面容,就跟白衣少年如出一轍。楊耀延高昂著頭,一臉倔強的看著左戈。——這個畫面,與我剛剛幻想的場景重疊。

    我的腦袋“轟”的一聲炸開,電響雷鳴。

    “不要!左戈……求求你不要這樣……”我飛快的跑到左戈面前,伸開雙手護住了楊耀延。

    左戈陰著一張臉,嘴角微微抽動:“誰阻攔我,我都——格殺勿論!”

    “左戈……他都已經傷成這樣了,夠了!夠了!”

    左戈攉住了我的下巴,黑色的眼睛烈火燃燒:“你心疼了?……是不是?該死的,我問你是不是?!”左戈瘋狂的樣子,像極了一只凶猛殘暴的獅子,似乎隨時都會把我的身體四分無裂了。

    我喉嚨卡著氣,找不到自己的聲音,只能惶恐的睜大著眼睛。左戈……你別這樣,我們還會在一起的啊,只是分開很短很短一段時間而已……左戈……

    “我說過,你永遠都只是我的!”左戈惡狠狠的把我掀倒在地,地面上的玻璃碎塊刺進我的頭皮裡,尖銳的刺痛讓我輕輕抖了抖。左戈壓在我的身上,一只手撐地,一只手捧住我的臉龐,聲音忽地變得溫柔了起來:“我不好嗎?你要的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這都不夠好嗎?”

    左戈異樣的溫柔把我嚇壞了,我全身篩糠似的發抖,手腳也不停使喚,只知道哆嗦著嘴唇喃喃著:“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突然,一個從天而降的吻堵住了我的嘴巴。左戈粗暴的吻著我,近乎瘋狂。這樣霸道的吻,像狂風,像海嘯,像地震……我渾身的血液向頭頂沖去,耳膜轟轟作響。不可以!不可以!左戈……不可以!

    我奮力推開左戈的臉——然後,抽手甩給他一個大耳刮子。

    那一巴掌下去,左戈愣了。我垂下眼瞼,像個做了錯事的壞小孩:“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差勁!我最差勁了!我居然動手打了左戈一耳光——那可是我最愛的男孩子啊……

    左戈沒吭聲,只是怔怔的望著我。下一秒——他捏住我的下巴再次吻了過來,舌頭蠻橫的探進了我口中!

    我不得不再次揚起巴掌,甩在左戈的俊臉上。如果說前一耳光是無意的,那麼這一耳光就是迫不得已的。左戈,我拜托你理智一點好不好?即使我真的要離開你,你也不可以這樣,你的冷靜你的鎮定都跑哪裡去了?

    “你說過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的……撒謊!……這麼快就拋棄我了?這麼快就變心了?!為什麼……”左戈的聲音越來越底,越來越底,眼裡掠過一絲絕望的痛楚。他每一句話都像帶著尖尖倒刺的刀,深深的插進我的體內又拔出來,連血帶肉,全部被倒刺勾走……

    左戈蒼白著嘴唇,右手爬上了我的脖頸,然後掐住。我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左戈,只見他臉色越來越青,黑色的眸子也漸漸混濁了起來:“一起死!”他的手開始慢慢用力,掐得我喉嚨換不上氣。

    “你……要干……嘛……”左戈!你在干什麼蠢事!我想扳開左戈掐著我脖子的那只手,卻愈加的力不從心。我想喊,想尖叫,可喉嚨卻怎麼也發不了聲。我只感覺左戈掐著我脖子的那只手慢慢的收緊,收緊,每收緊一點我的生命就消失一點。我徒勞的掙扎著,雙手在左戈的臉上劃出五道觸目心驚的紅勾勾。

    “再見。”左戈俯身下來,親吻了一下我的額頭。

    再見?……真的要殺了我嗎?左戈……對我們的愛情,你就真那麼無法信任嗎?你就一點點也沒想到,我是有自己苦衷的嗎?……再見!再見!再見!……我絕望的閉上眼睛,一直掙扎的雙手無奈的垂落。有溫熱的眼淚從我的眼角溢出,滴滴淌過我劃滿傷口的心。我哭,不是因為我要死了,而是害怕死掉之後,再也不能看到左戈那張冷漠而又溫情的臉……

    “也許你的選擇是對的。”左戈突然松手,囈語般的說道。

    “你說……什麼?”能重新呼吸的感覺真好,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生怕以後再也呼吸不到。

    “……以後,別再出現我面前。否則……我不敢保證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左戈背對著我,肩膀劇烈顫動著,聲音也不成調。他緩緩邁步,在經過大熒屏的時候,一拳頭砸向熒屏。頓時,玻璃“嘩啦啦”落滿了一地。而左戈那只捏成拳頭的手,刺滿了玻璃碎片,血汩汩而出。

    “左戈!”我怔怔的站在原地,像是有一群飛機在腦中來回轟炸,最後把我轟成了碎片。

    左戈沒有回頭,一閃身出了包廂門。接二連三的巨響聲從掩開的門外傳來,然後是N多女生尖叫的聲音和N多男生討饒哀求的聲音……我閉上眼睛也閉上耳朵,跌坐在地,開始號啕大哭。

    左戈,我不相信你就這麼放棄我了。等我好嗎?只要你是真的愛我,就把那顆愛我的心封鎖好了,終有一天我會親手把它打開。……左戈,左戈,左戈……我覺得自己的靈魂已經飄走,緊緊的追上了那抹孤獨憂傷的背影……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