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分帥,10分拽 上部 第十一章 我的愛情中了毒
    ……咖啡廳裡……

    「搞什麼啊?不是已經及格了嗎?還把我約出來幹嗎?」我翻了翻白眼。真是的,我姚小布再也再也不想跟楊耀延這樣的衰神掛上邊,一點點也不,只要看見他就能讓我短命好幾年。

    「小布布,沒想到你對我這麼上心啊?呵呵~~~」楊耀延隨意的攪拌著瓷杯裡的咖啡,瞇著眼睛促狹的對我笑。

    「白癡,不管怎麼說,我及格了對不對?」我才不想跟他在這裡浪費時間!哼!

    「你不止是及格了!八十六分喔,應該評個優啦。」楊耀延嘴角的笑意越擴越大,讓我有種兔入虎穴的感覺。

    「那麼罰一分一個吻那件事……你不會說話不算數吧?」

    「當然。」

    「呵呵~~~那就謝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我站起身,準備要走。

    HOHO~~~多虧我冰雪聰明啊,知道暗中刺入敵軍內部,偷到試卷的答案。嘿嘿~~~杜德躍那一頓拳打腳踢也沒算白挨!嗚~~~想到莫名其妙受到杜德躍的那頓毒打,我的火氣就好像坐上了火箭,「噌」的一下就上去了。

    「別那麼急嘛,我有話還沒說完。你看你的咖啡都沒動過,難道你真這麼討厭跟我在一起麼?」楊耀延隱去笑容,做出一副很受傷的表情。

    「沒有啦,只是我還有事要忙……你還有什麼話就快點說吧。」哎,哎!我最大的弱點就是心太軟,當下受不了那楊耀延受傷的眼神又坐回了椅子。(事後我才知道,我做了件多麼白癡的舉動!對待楊耀延這種爛人,根本就不需要「同情」兩個字!)

    「我忘記跟你說了。其實試卷答題的規則是這樣的100分滿分,60分及格。沒及格的話少一分罰你給我一個香吻,而及格了的話多一分我獎給你一個香吻。」楊耀延斜斜的靠在椅背上,兩隻深邃的眸子裡透出狡黠的星光。

    「開……開什麼玩笑?」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抱歉,小布布,我一向不喜歡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八十六分減去六十分還有二十六分。現在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應該獎勵你二十六個香吻。」楊耀延的手指在桌子上有節奏的敲打著,壞壞的笑容在臉上越開越大。

    「真好笑啊!呵呵~~~可是我沒空陪你笑了。」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僵硬的笑容。然後迅速起身,打算永遠離開這個瘋子!

    呵!二十六個吻?去死吧!……-#¥%—*……要是真的吻下去,那會吻死人的!

    「手機……」楊耀延也不阻攔我,只是看著我輕笑。「聽說你談戀愛了,男朋友好像叫什麼左戈……是不是就是上次在『金碧輝煌』出現的那個傢伙?」

    「王八蛋,別老是用這一招威脅我!」我雙手握拳,重重的砸在白色的桃木桌上,頓時瓷杯裡的咖啡四射,濺在了桌面上。很多很多雙愛看熱鬧的眼睛望了過來,似乎在責備我不該發出那麼大的聲響,破壞他們戀愛的好興致。

    果然我還是輸了,是我太高估楊耀延的人格。我早該想到,像他這種卑鄙小人,怎麼會跟我講道理講規矩?怎麼會?!

    「坐下坐下,別激動嘛。激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楊耀延扯過一截餐巾紙,不緩不慢的擦拭著桌面上的咖啡汁。

    我努力壓抑著怒火,冷冷的問:「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想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楊耀延黑色的眼瞳像寒冷的尖刀,正閃著冰冷的光芒拍上了我的脖子。

    「不可能,我喜歡的人不是你。」我斷然拒絕。

    「我說了,你沒有拒絕的權利。擺在你面前現在只有三條路:一,老老實實的接受我二十六個香吻的獎勵;二,做我楊耀延的女人;三,等著接受你男朋友的分手通知吧。」楊耀延雙手交叉,用挑釁的眼神望向我。

    「告訴我,你這樣對我到底是為什麼?是為了幫助你哥哥對付左戈嗎?如果是這樣,那你大可不必,因為你哥哥已經決定重新生活了。」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什麼對付左戈?什麼重新生活?」楊耀延皺著眉端起瓷杯,輕抿一口咖啡。

    「你不可能聽不懂!如果你不是為了幫你哥哥,那你出於什麼目的接近我?」我快要瘋狂了!我吼得歇斯底里。我只希望能殺人不償命,好把這個總是把我當貓咪耍著樂的人大卸八塊,扔進海裡喂鯊魚。

    「因為我覺得玩你就是那麼有趣!哈哈!」楊耀延扣住了我的下巴,恣意的笑容,狂妄的口氣。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又讓我成為咖啡廳裡萬眾矚目的焦點。楊耀延一隻手撫摩著微微紅腫的臉,吃驚的望著我。

    我指著楊耀延的鼻子,咬著牙一字一頓的說:「想怎麼處理那張相片,隨你!總之你的卑鄙要求,我是不會答應的,你死心吧。」然後我一甩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身後傳來楊耀延猙獰的大笑:「那好,我們走著瞧!」接著是瓷器摔碎在地的聲音。

    我彷彿看見一個氣球在空中炸開,像子彈穿過心臟,「砰」的一聲碎了……不要不要不要!我摀住耳朵瘋狂的跑,拚命的跑……求你們不要拆散我和左戈……不要……(oo)

    ……正在教室裡上晚自習……

    「滴噠噠……滴噠噠……」有短消息。

    我悄悄掏出手機,進入短信箱「小布布,我現在正和你男人在『金碧輝煌』一樓『野百合』包廂喝酒,要過來一起玩嗎?哈哈。楊耀延。」我突然間覺得世界在這一瞬間徒然掉落……眼前一遍漆黑。

    該來的,始終要來吧?逃不掉的!我趴在桌子上,全身止不住的顫抖。……經歷了重重困難,好不容易才跟左戈走在一起,難道又要因此分離嗎?……嗚~~~

    不行!我不甘心!

    「滴噠噠……滴噠噠……」又是一條新短信息。「小布布,你怎麼還不來啊?不敢來嗎?呵呵。限你十分鐘之內趕到,不然……我怕我會酒後失言。」

    這個天殺的王八蛋!簡直欺負人太甚!

    「娃娃,娃娃!」我搖醒一旁睡得像頭豬的袁旦。「老師問起你我去哪裡了,你就說我因為家裡出事回家了,我走了,拜拜。」

    「嗯?恩……恩……什麼?家裡出事?出什麼事了?你媽媽死了?還是你爸爸出車禍了?」袁旦頓時睡意全無,掛著哈癩子的嘴巴一張一合的說著。

    「你可以去死了!」我狠狠瞪了袁旦一眼,然後飛也似的離開了教室。

    ……「金碧輝煌」一樓的「野百合」包廂裡……

    打開門,楊耀延那瘋子正握著話筒上竄下跳的唱歌,像一隻從山上跑下來的野猴子。

    左戈則懶懶的斜靠在沙發上,嘴裡叼著一根煙,青色的煙絲像一條小蛇在他的指間緩緩游動。他的臉在一種神秘的氤氳中若隱若現,清澈明亮的眼睛,孤傲的神情。看見我,他撇了撇頭,示意我坐過去。

    「呵呵,小布布終於來啦,等我唱完這首歌,我們再好好談談。」楊耀延故意在說「好好談談」的時候重重的咬音,笑容也燦爛得不得了。

    我一落坐,左戈便皺著眉毛很開門見山的說:「你的朋友讓我很不爽。」

    「什……什麼?」我驚恐的瞪大了眼睛,那傢伙已經說了嗎?已經說了……

    「搞什麼?!老子沒時間陪你玩!她來了,你有什麼屁就放。」左戈緊繃著的一張臉,從嘴裡取出香煙,朝楊耀延的背影扔去。

    「ok!」楊耀延關掉「轟轟」作響的音響,頓時整個包廂陷入了一種怪異的安靜。然後他嬉笑著坐在了我的身邊,故意把身子往我身上蹭。

    「滾遠點!」左戈寒著臉,聲音像冰棍一樣僵硬。

    「我相信小布布不會介意的,是不是?」說著,楊耀延伸出一隻胳膊,恬不知恥的搭在了我的肩上。

    我只能低下頭,緊緊的閉上了眼睛……老天,我該怎麼辦?……好壓抑的氣氛,空氣裡有濃重的火藥味在蔓延……

    「再說一遍,滾開!」左戈深黑魅惑的眼瞳,緊緊鎖住了楊耀延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臂。他的手握成拳,手臂上有青筋暴出。看得出,他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

    「小布布!你說呢?你要我滾遠點嗎?呵呵~~~」楊耀延微笑著看我,絲毫不把左戈放在眼裡的樣子。

    可惡!你明明知道我不能那樣說!你這卑鄙小人……我咬住下唇,感覺現在的自己那麼無助。……火藥味愈來愈濃,似乎誰輕輕一擦,就能擦出火花,把這個壓抑的空間「轟」的一聲爆掉!

    見我低著頭不說話,楊耀延又微笑著看左戈,那笑容比狐狸還奸詐:「看,小布布都沒有說什麼了,你有什麼權利讓我滾?!」

    左戈抓緊了我的手腕,好像要把我的骨頭捏碎:「姚-小-布!你想死嗎?」

    我終於勇敢的抬起頭,打掉了楊耀延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請你滾遠點。」……死就死吧,死也要讓我死得有尊嚴一點。

    楊耀延吃驚的瞪大了眼睛,下一秒,他又露出狡詐的笑容:「小布布,你真要逼我這樣做嗎?」

    「你高興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努力在臉上堆砌出燦爛的笑容,可是我的聲音卻控制不住的變了調,聽了連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搞什麼?!說!」左戈火了,眼睛裡瀰漫著沖天大火。

    「你告訴左戈吧,告訴他吧!我不要再受你的威脅,我累了!」我痛苦的想落淚,卻哭不出來,只不過是讓眼眸蒙上一層又一層永無止境的哀傷。左戈,看到了那張照片,你會不會……生我的氣?!

    「這樣啊?那我就滿足你的要求,別後悔哦。」楊耀延慢慢把手伸進了褲兜,拿出一款三星V500的銀白色手機。這款手機閉合時與一般的翻蓋手機沒什麼差別,不過當翻開手機後,它的主屏可以進行90度的旋轉。而且手機內置攝像頭的像素高達200萬,絕對可以當作數碼照相機使用了。

    我眼睜睜的看著楊耀延把那款手機遞到左戈的手裡,心尖開始猛烈的抽搐,生吞活剝的疼痛蔓延。

    左戈怔怔的看著手機的屏幕,面無表情。一分鐘之後,他把手機的屏幕旋轉過來,指著屏幕上的畫面說:「你要說的事就這個?」他的聲音平靜無波,讓我猜不透他的心思。

    屏幕上顯現出一男一女接吻的側臉的畫面。男孩一臉從容不迫的壞笑,女孩則漲紅著臉閉緊了眼睛。再清晰不過的圖像了,女孩一看就知道是我,男孩是楊耀延。

    楊耀延微笑著頷首,一臉得意。我則別過了臉,咬緊了牙齒。

    下一秒只聽「砰」的一聲,手機被狠狠的砸在了石壁牆上。手機因為重重的撞擊散了架,機蓋主板電池板四處飛射,摔落在地。

    楊耀延臉都氣黑了,愣在原地話也說不連貫:「你……」

    左戈從褲兜裡掏出個黑色的皮夾,取出一疊鈔票甩在桌子上:「五千,那台手機我買了!」

    然後他大步流星的往門口走去,拉開門的時候他回過頭,指著還在發呆的我:「你出來!」又指了指和我一樣在發呆的楊耀延:「那個誰,走的時候,記得把你的垃圾帶走。」

    「左……左戈!不是你想到那樣,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急急追上前,拽住了左戈的胳膊。

    「我想的哪樣?」從始至終,左戈都擺著一張撲克臉,看不出有任何異樣。……難道他不在乎?也許吧。對男生來說接吻都是小事啊!他既然可以若無其事的擁著安可可接吻,又怎麼會因為這件「小事」而生我的氣?!

    「對不起啦……」

    「我很不爽聽到這三個字。」左戈不看我,清揚的眉宇擰結。糟糕?!他果然沒有我想的那麼大方,還是生氣了……

    「我都說是個誤會了,你別這樣嘛……瞧瞧你那張臉……」

    「你回家吧……痦子」左戈朝站在不遠處一個一頭紅毛的小混混招了招手,「紅毛」便馬上畢恭畢敬的跑過來了。

    「老闆」

    「送她回家。」

    「是!」

    「左戈……你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是不是?」我嬉笑著跳到左戈的面前,看他尷尬的樣子更樂了。「哎喲,真像個小孩子呢,都說了我和他沒什麼了,你醋個什麼勁啊!」

    「你要是再敢多說一句,我就把你丟垃圾筒裡。」左戈的眼神朦朧而銳利,刺透我的身體。然後他點燃一根煙,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是的,頭也不回,他走的時候似乎從來都不曾回頭,那樣決絕……嗚……

    ……早晨,教室裡……

    咦?為什麼我的座位上有人?一進教室,我就看到一個有著黑色長髮的腦袋正趴在了我的桌面上。

    「啊,姚小布你來啦。」聽到我的腳步聲,女生迅速抬起腦袋,露出一個兔子般可愛的笑容。這不是李佳顏嗎?平時我跟她素無交情,連話的很少說,而且在排球場上,她曾和其她幾個女生圍攻我,三番兩次用球把我擊得暈頭轉向。現在她坐在我的位置上,是何用意?

    「呵,你好。請問你坐這裡……」我撓了撓後腦勺,迷惑不解。

    李佳顏看著我,小心翼翼的回答:「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換了位置啦我近來身體非常不好,醫生建議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多呼吸新鮮的空氣……所以昨天晚自習後,我有跟老師說,老師也同意了。因為當時你沒在教室,我無法通知你,很抱歉……」

    「為什麼偏偏是我?」我打斷李佳顏的話,口氣很沖。

    「因為我覺得你比其他的同學更溫和善良,應該會答應我的請求,所以我……對不起……」李佳顏說著說著眼眶就紅了,好像眼淚隨時都會掉下來一樣。

    「我真是……快瘋了……這好像與溫和善良無關吧?」我真的不願意就這樣離開,這裡有左戈,有袁旦,有湛遠……有那麼那麼多的快樂。……嚶嚶……

    「真的很對不起,別的同學也都不願意……而我的身體狀況很不好,我……咳咳……」李佳顏重重咳嗽了兩聲,晶瑩剔亮的眼淚掛在了眼角。

    「好吧好吧,你的座位在哪?」我他媽的真的是喝涼水也能噎死我!誰讓我姚小布長得就一臉倒霉的相。人家幾十年難得遇上的倒霉事情,全部都給我碰到了!真是活見鬼!

    「第二小組的倒數第三個。」……天哪!那麼遠的距離……嗚嗚!我殺人的心都有了……

    袁旦一進教室,就把天啊地啊王母啊大地啊通通罵了個遍!然後再拿著她的死魚眼狠狠瞪了李佳顏N+X個回合,才趴在桌子上哇哇大哭了起來。

    ……袁旦,你的重情重義我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果然是好姐妹……就在我感動得熱淚盈眶眼淚迸流的時候,袁旦那死妮子突然仰天長嘯,吼出這麼一句話「天哪,以後的測試我抄誰的啊」

    ……這真是一句比用紙巾抹眼淚還要來得踏實的話,當下止住了我不斷氾濫的淚水。

    相比之下左戈就顯得薄情寡義了點。當他跨進玄關口看見坐在他前面座位上人的不是我之後,探著脖子朝教室裡掃了個遍,眼神才終於塵埃落定在我身上。然後他用彷彿冰凍了好幾千年的眼光朝我來回掃射了N次,才坐回座位倒頭便睡。這頭豬!

    心情好低落啊,左戈肯定還在為昨天晚上的事情生氣……現在倒好,位置都隔了那麼遠,連說話都說不了……我懶懶的趴在桌子上,絲毫打不起精神認真聽課。偏偏後面那廝又總是好死不死的拉扯著我的頭髮,搞得我心情更加更加鬱悶了!

    我反過身,狠狠的瞪了一眼許牧。我們班的調皮分子之首。長手長腳,濃眉大眼,整天以捉弄女生為趣。

    「嘿嘿嘿,姚小布,你真是太可愛了!就連生氣的樣子都這麼可愛!」許牧嬉皮笑臉的看著我,扯著我頭髮的那隻手越發囂張跋扈了起來。

    「喂,別扯我頭髮,很煩耶。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很像一隻長手長腳的毛猴子?」我壓底了聲音,惡臉相向。誰叫我現在心情不好呢?!

    「哈哈~~~猴子啊?我有那麼可愛?!你要再這樣誇我小心我愛上你喲。」我真懷疑這傢伙的臉皮厚到原子彈打過去都能反彈回來的程度!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呢?!

    「一邊涼快去!」我返身,不想再去理會這只「猴子」。結果「猴子」不知好歹,偏偏要惹怒我。他一邊不停地拉扯著我的頭髮,一邊用腳蹭著我的椅子後跟。好討厭!

    就在我再次反過頭,打算把許牧臭罵一頓的時候,一道耀眼的圓形白光從我臉上閃過,刺痛了我的眼睛。接著那道白光在我的手上,身上,臉上來回穿梭,亮白刺眼。

    是誰?我順著光線望過去左戈正拿著一塊小圓鏡子,藉著窗外射進來的太陽光反射到了我的臉上。此時的他,看著我露出一抹嘲諷的壞笑,嘴唇一張一合,似乎在說著什麼?

    咦咦咦?第一個口型苯?第二個口型蛋!他在罵我「笨蛋」?!這傢伙……可惡!

    「啪!」不知道什麼時候伍老師已經悄聲無息的站在了左戈的旁邊,捲起教科書朝左戈頭上重重的敲了下去。這樣的伍老師……好像個沒長腳的幽靈~~~飄忽~~~

    聚光燈打過去,左戈成了大家注目的焦點。

    「現在是上課時間,請你節制一下自己的行為。」我捂著嘴巴偷偷的笑,活該你!誰叫你欺負我,這下撞釘子了吧!哈哈~~~

    「老師」左戈突然很神經質的站起身來,一隻手直直的指向我。「請把她換回來。」

    「什……什麼?」伍老師握著教科書獃呆的站在原地,有點搞不清狀況。

    「我強烈要求把姚小布換回我的前座來,沒有她我無法認真學習!」左戈加大了音量,說的臉不紅心不跳,好像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一件事。

    而成為女主角的我,當下漲紅了臉,坐在一旁不知所措絞著手指,像個上錯了花轎的小新娘。什麼啊……居然這樣說,也不見得我坐在你前面的時候你就認真聽講過啊……不過,很開心,嘿嘿~~~=^-^=心情像雨後爬出來的陽光一樣,淡淡地,有溫暖環繞。

    「這裡是課堂!有什麼問題請下課後再來找我!」伍老師氣得臉一陣紅一陣白,這樣的學生,想必他還是頭一次遇見吧。「請你立刻到講台上去罰站,直到下課為止。」

    那麼多雙眼睛的注視下,左戈繞了個大彎,朝我這邊走來。在經過許牧身邊的時候,他一手揪起許牧的耳朵,低下頭厲聲說道:「再敢對她動手動腳,我玩死你。」

    許牧嘴巴呈「O」型,愣愣的看著左戈。

    「還忤在那裡幹什麼,還不快到這上面來站著!」伍老師把教科書重重的甩在講台桌上,白色的粉筆灰飛揚。老師們生氣的共同特點甩書本!看來伍老師已經快氣得七竅生煙了。

    左戈拍了拍許牧的肩膀,才懶懶邁步。經過我,他偏過頭,頗意味深長的望了我一眼,那眼神……似乎要把我生吞活剝的吃掉!……嗚~~~好可怕!

    快樂的下課時間

    「喂,你幹嗎拖我的桌子啊?!停下!左戈」我在左戈身後張牙舞爪的叫喚著,可是他根本不為所動,仍舊拖著我的桌子「吱吱嘎嘎」的朝目的地挺進。

    「那個誰,把桌子搬出來。」左戈雙手抱胸,冷冷的盯著李佳顏。

    「可是……可是我已經跟老師說過了,老師也答應……」

    還沒等李佳顏說完,左戈又從鼻子裡哼出兩個字:「速度。」

    「我的身體情況不好……我需要坐在靠窗的位置。」李佳顏眼淚汪汪,這樣楚楚可憐的她,顯得那樣無助。

    「與我無關吧!」左戈不屑的撇撇嘴,長長的低垂著的睫毛跟著微微的顫動。

    「左戈,別這樣啦。」我的話馬上換來左戈冰劍一般鋒利的目光,那些冰劍在瞬息間爭先恐後的插在了我的頭上。我好可憐……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我……我喜歡你……別趕我走……我好喜歡你……左戈……即使你不喜歡我了我也還是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李佳顏終於忍不住的大哭出聲,臉上淚眼滂沱。她跌坐在椅子上,說話聲越來越低越來越低,到了最後,只剩嗚嗚的嗚咽聲。

    圍在旁邊看熱鬧的人群一遍嘩然。我也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她不是因為身體不適才要求跟我換位的嗎?難道那是騙人的?!

    「你的喜歡讓我很不爽。」左戈冷著臉,眼睛裡寫滿了冷漠與無情。

    「你突然跟我說分手……我真的不知道我哪裡做錯了……嗚~~~我以為你轉到這裡來是因為我,結果你根本就裝作不認識……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嗎?你告訴我,我會改的……」

    「你的話有些多餘了。」

    李佳顏突然站起來,撲進了左戈的懷裡,她把臉深深的埋了進去:「我吻你,像以前那樣吻你,算是為我的過錯道歉,好不好?……你也原諒我,好不好?」我眼睜睜的看著這些話從李佳顏的唇齒之間迸出,此時化作無數鋼針直刺我的心臟,血汩汩而出。

    「你很煩。」左戈推開李佳顏,漫不經心的口氣。

    眼角酸酸的,有熱熱的氣流溢出。那是什麼?是眼淚麼?……不要,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很難看,只知道哭泣的我最難看了。

    左戈不自覺的,緊緊握緊了我的手。他察覺到了嗎?我難過的心情……我想掙脫,但他的手是那麼有力,彷彿決意永遠握住一般,任我怎麼用力也無法甩開。

    「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左戈,我不能沒有你……」嘰嘰喳喳吵鬧不休的教室,李佳顏嗚嗚嗚的哭泣聲……好混亂,我腦袋都快要爆炸了。上課鈴聲適時的響了起來,好像要結束這一段無意義的紛爭。我卻招架不住,努力扳開左戈的手,飛也似的衝出了教室。

    我不要讓左戈看到這樣的自己,小心眼,愛哭鬼,醜死了!

    「喂笨蛋,跑什麼跑!」左戈緊跟著追了出來。怎麼辦?不能讓他看見我的眼淚!我加大了馬力,努力往前衝。

    「搞什麼!……給我站住!……呼哧呼哧……」我跑了多遠,左戈就追了多遠。

    ……呼呼……喘氣!沒想到我拚命的跑還是跑得很快的。可是腿好酸好軟喔,我就快要支撐不住了……

    「砰!」因為不專心看路的關係,我居然絆到階梯,摔了一個狗啃泥。哎喲~~~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我真衰啊我,衰死了!

    「怎麼摔得這麼不自然啊?!」左戈閒閒的靠在扶欄上,還在大口喘氣。

    「你……你這傢伙……就沒有普通一點的形容詞嗎?」我爬起來,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層。嗚……膝蓋破皮了,痛死我了。死傢伙只知道站在一旁樂,也不來扶我一把!o(臐\)o

    左戈扳過我的臉,低沉的聲音帶著迷人的蠱惑:「姚-小-布!你膽子真大,不怕死嗎你?為什麼不經過我的同意擅自換位?還有你滿著我和別的傢伙親嘴的事,都不需要對我負責的嗎?恩?」

    「那是意外嘛,又不是我自願的……並且,你還不是隨隨便便就和女孩接吻!」我像個孩子似的向左戈遞上狀紙。

    「你頂嘴?」左戈黑色的眼眸裡閃過萬丈波濤,暗勢洶湧。

    「本來就是,我有說錯嗎?」我倔強的抬起下巴,迎視。

    「你是女人!」左戈吼。

    「怎樣怎樣?我是女人又怎樣?我高興我喜歡我樂意!你管不著!」我吼。

    「呆女人,吃虧的是你!」左戈的眼神狂妄而恣意,有掩藏不住的痛楚。「……那件事,讓我很生氣。」

    「哼!哼!哼!」

    「該死的,你就這麼喜歡惹我發火?!」左戈蠻橫的扣緊了我的下巴,似乎要把它捏碎了。

    「放開啦,暴力男!你看見我和別的男孩子接吻生氣,那我呢?!」我背過身去,鼻子酸酸的。「那天我親眼看見你和安可可接吻,你有想過我的心情沒有?」

    「……」

    「不是只有喜歡的女孩才可以吻嗎?你這樣不負責任,有什麼資格要求我?」我的心口猛的一窒,只好蹲下身,緊緊摀住胸口。

    「……搞什麼,這種事……喂,你該不會哭了?起來……」左戈用腳輕輕的踹了踹我的後背。

    「我現在比你更生氣,不要煩我,滾一邊去。」

    「你想死吧?!……敢這麼跟我說話!……」左戈煩躁不安的搔了搔頭,突然把我強拉入他的懷中,死死的按住我的頭。「以後……我只吻我喜歡的女孩,只吻你。這樣……公平?」

    「真的?」

    「恩……快點把眼淚擦掉,你哭著我心裡窩火。」左戈的聲音潮濕而仰郁,可是特別……溫柔。溫柔~~~

    「哇哈哈,你上當了,我沒哭,我根本沒哭……」我抬起頭,用晶亮晶亮的眼睛盯著左戈笑。

    「……」左戈抿緊唇看我,一臉吃了大糞的表情。

    「喂!你知不知道你剛剛那呆呆的樣子真的搞笑死了?」我故意一臉嚴肅,模仿著左戈的口氣說道。「以後,我只吻我喜歡的女孩,只吻你。這樣,公平?哎喲,受不了啦,笑得我肚子痛!痛……」

    「姚、小、布!」左戈的臉黑成平地鍋,從牙縫裡擠出這三個字後,他揮舞著爪子朝我撲過來。「我要宰了你!」

    「啊不要啊,救命!我再也不敢了」我一邊跑一邊舉著雙手求饒,沒跑出幾步就被左戈一把逮了回來。

    左戈俯身,用他的額頭低住我的。危險的半瞇著眼睛,他惡狠狠的說道:「笨女人,有膽子惹毛我就要有覺悟承擔後果!」

    「那……那,請問左戈先生,我要承擔什麼樣的後果?」我撲閃著眼睛,故意用小白兔一樣單純怯懦的口氣問道。

    「我要罰你……」左戈歪著頭,一副在沉思的樣子。

    「嗯?」

    左戈突然抓住我的手,拽著我往校門口跑。他一邊跑一邊回頭看著我狡黠的笑:「就罰你做一天的壞學生!」風吹起他的頭髮,輕輕縈繞,他卸下冷漠面具後的笑容,璀璨得太陽都失去了色彩。

    一陣風的,左戈帶著我衝出了校門。門衛大叔惱怒的大喊響在身後:「喂,那兩個學生,是幾班的學生?上課期間不准偷溜出去,回來……」

    歡笑聲中,我摸出兜裡不斷震動著的手機,韓湛遠興奮的大喊衝破耳膜:「親愛的小布,我終於可以出院了,你快來接我哦!」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