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花小姐奇遇記3 正文 夜來香物語:百步穿楊的醉公主童話
    「英倫男高」四個字越來越近,校門裡三三兩兩的學生走出來。

    目標……出現!

    殷地沅三人就像吸鐵石一樣,走到哪裡都是吸引力十足,身邊環繞著好多追隨者。我鼓足勇氣衝了上去:「殷地沅!我要和你們談談!」

    可是他們卻齊刷刷地把目光從我的頭頂掠了過去,好像根本沒有看到我。

    「殷……」我的第二聲還沒有喊出口,就被洶湧的花癡軍團擠到了邊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從我的身邊飄然遠去。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放棄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加快了步伐,緊緊地跟上了三大臣!

    呼哧——呼哧——

    男生就是男生,人高馬大,他們在前面走得瀟灑自在,我卻要小跑步才能勉強跟上。不一會兒,我的額頭上就滲出了密密的汗珠,手心裡也變得濕漉漉的。

    啪嗒——

    走在前面的殷地沅猛然一個站定,轉過身蹙著眉頭不耐煩地看著我:「你想跟我們到什麼時候?!」

    「我……我只是想……」

    「如果敢的話就一起進去,只給你十分鐘!」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殷地沅大手一指,說完頭也不回地走進旁邊的一扇門。

    進去?!

    我詫異地抬起頭,情不自禁地後退了一步——殷地沅指的方向,竟然是一間酒吧!

    螢光藍的霓虹大字在白天都顯得很詭異,「bar」三個花哨的英文字母似乎在嘲笑我。

    我用力地咬了下嘴唇,緊握雙手跟在三大臣的背後,走進了酒吧。

    酒吧裡瀰漫著讓人窒息的躁動的空氣,眼花繚亂的燈光打在胡亂搖擺的人身上,看起來就像地獄裡的群魔亂舞。我緊張得不停搓著國聖制服的衣角,不敢抬頭看酒吧裡來往穿梭的人。身邊走過的人也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大概酒吧裡從沒有出現過一個穿著女高制服的女生吧。

    「你說的……給我十分鐘……」閃爍的燈光不停掃過我的身上,讓我有些心慌,舌頭也不由自主打起了結。

    「對。」真是再也沒有比這個更簡潔的回答了。

    「我……什麼都可以問嗎?」我不確定地追問,殷地沅冷酷地點了一下頭,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錶,朗聲說:

    「好了,現在開始計時。」

    「我……我想問,江佑臣去了什麼地方?」我立刻說出了自己最關心的第一個問題。

    「我不知道。」殷地沅的眼鏡一陣反光,聲音好像結了一層霜。

    「那……他還會來英倫嗎?」我又變了個問法繼續追問,心裡卻一陣著急,十分鐘,我只有十分鐘!

    「這要看佑的決定,我無法替他回答。」殷地沅的回答根本就是密不透風!

    「那麼……我能去找江佑臣嗎?」我急了,身體也朝前探了探。

    「不能!」祁翼拍著桌子跳了起來,就像我搶了他的寶貝一樣,咬牙切齒地看著我。

    嘀嗒——嘀嗒——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們之間陷入了僵持。不管我怎麼問,三大臣總能巧妙說出完美無缺的答案,好像他們的大腦記憶區都經過了特別處理,關於江佑臣的那部分全部格式化了!

    「你還有最後三十秒。」就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殷地沅突然抬起手腕,指著時針分針,剛正無私地提醒我。

    汗水一滴一滴地從額頭上滲了出來,我的心亂得像有千萬隻螞蟻在啃噬。

    好不容易有了機會,讓三大臣回答我的問題,難道就這樣白白浪費了這個百年一遇的良機……

    「我真的只想見江佑臣一面……」我已經說不出什麼哀求的話了,好像自己的所有語言都變得無力,他們沒有絲毫的動搖,「請你們讓我見他一面!」

    「哼,佑是你說見就能見到的?!有本事你就把面前這些酒全部喝掉,我就告訴你!」祁翼的眼睛一瞪,氣呼呼地一拍桌子,桌子上的好幾杯啤酒抖了抖,濺了不少出來。

    喝掉桌上的酒……

    我看著桌子上滿滿地擺著六大杯啤酒,心裡有點發怵。

    「怎麼?不敢了?那就快點走開!」祁翼挑了挑眉毛,一副「我早看穿你不敢」的模樣。

    我看著那幾杯黃澄澄的啤酒,上面還翻滾著白色泡沫,不知道會是什麼味道,我從來沒有喝過酒……可是想到那句「全喝掉我就告訴你」,我心一橫,猛地伸手抓起了一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嘴巴裡灌!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冰冰涼的啤酒順著我的喉嚨流進身體,原來啤酒的味道是那麼的苦啊……還有些酸酸的,澀澀的……

    嚥下第一口還可以忍受,可是當又一口苦澀的液體灌進嘴裡時,喉嚨口的開關像是故意關閉了一樣,啤酒怎麼也嚥不下去了!

    咳咳——咳咳咳——

    我被嗆得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啤酒也灑到了身上,原本就已經髒兮兮的制服更加慘不忍睹了。

    「這樣可不行哦!」祁翼幸災樂禍地看著我,「要全部都喝掉才行,可不能矇混過關。」

    我用袖子抹了抹嘴邊的啤酒泡泡,拿著啤酒杯的手有點發抖,我咬緊牙深深呼吸一口氣,端起杯子繼續灌進嘴裡。

    每嚥下一口,我的喉嚨、腸胃、肚子都像是被一道冰冷的刀鋒劃過一樣,火辣辣地疼。

    一杯……兩杯……

    四杯……五杯……

    第六杯!

    終於喝完了最後一杯,我的肚子已經被啤酒填滿了,好像稍微晃動一下都會爆開!

    蔡翎!振作點!

    我昏昏沉沉的腦袋裡都是江佑臣的影子……江佑臣……為了江佑臣我一定要堅持到底!

    殷地沅推了推金絲邊眼鏡,臉上露出一絲驚詫的表情。祁翼愣住了,嘴巴張得老大,嚴言一言不發抬起頭,直視著我。

    「殷地沅——祁翼——嚴言!嘻嘻——你們真討厭!」腦袋裡有酒精作祟,我瞇著眼睛,搖搖晃晃地衝到了三大臣的面前,突然覺得頭重腳輕,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一陣搖晃中,我慌亂抓過了就近一個人的衣服,勉強支撐在原地。我順勢抓住那人,湊近一看,才看到殷地沅一張忽遠忽近的臉。

    我咧開嘴笑嘻嘻地看著他:「我就是想見江佑臣一面嘛,你們就不能告訴我?!就不能……呃……告訴我?」

    朦矓中我看到一隻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後聽到泣翼無奈的聲音響起:「她好像醉了……」

    「我——沒有醉!」我揉了揉越來越模糊的視線,為什麼眼前的殷地沅在搖晃?!我死命拽住他的胳膊:「你不要再晃了呀!」

    「我沒有動,是你醉了。」殷地沅冷靜地看著我,聲音卻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快點放開我。」

    「我不放!」我的頭好像已經飄飄蕩蕩地飛到半空中了,「你們告訴我他在哪裡,我才放開!」

    「蔡翎,你醉成這樣,就算我告訴你,你也聽不見。」祁翼一邊說一邊過來拉我的手,我一把甩開他,可是力氣太大,差點把自己摔出去!

    「沒有醉……」我搖頭晃腦了兩下,跌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我沒有醉!你們告訴我!請你們告訴我……」

    2

    「哇!是法拉利哦!」

    「這個顏色好特別的!」

    「我要試試看!說不定就我運氣最好了!」

    ……

    就在我和殷地沅爭執的時候,咖啡館吧檯處突然傳來了一陣喧嘩!

    朦矓中,我看到吧檯那裡裡三層外三層地圍著好多人。

    「我好像聽到了法拉利,讓我去看看!」祁翼站了起來,三步並作兩步飛快地衝了過去。

    「好了,時間到了。蔡翎,你可以走了。」殷地沅看了我一眼,想要推開我,可是我卻死死地抓著他的衣領,不知不覺地竟然也被殷地沅拖到了吧檯旁邊。

    「歐倫巴咖啡館正在舉行擲飛鏢比賽!獲得比賽第一名的人可以得到法拉利最新檸檬黃色跑車模型一輛!」才靠近吧檯,就聽到一個穿著制服的waiter大聲地說著。

    「哇塞!是法拉利最新檸檬黃色跑車模型,限量版哎!是我一直想要的那一款!」祁翼頂著一頭火紅的頭髮跳了起來,看他的樣子就知道是很激動。

    「蔡翎,要是你能贏得這次飛鏢比賽,我們就把江佑臣的行蹤告訴你!」殷地沅看了一直像口香糖一樣粘著他的我一眼,鄭重其事地說。

    奇怪!我怎麼看到殷地沅和祁翼相互眼睛抽搐了一下。(作者汗:其實他們是相互使了個眼色)

    「好!沒問題!讓你們看看本小姐發威!」殷地沅的話音剛落,我立刻豪情萬丈地舉起了手,用力揮動了一下。

    「歡迎大家踴躍參加!」waiter揮動著手中的幾隻飛鏢,挑起大家的好奇,「誰要來挑戰一下?最新款車模哦——」

    「我要參加!」我一邊搖著腦袋一邊朝前衝去,好多人啊!一層層地擋在我的面前,我怎麼都看不到吧檯的位置。

    我走了好半天還是沒有走到最裡面,人群發出亂哄哄的聲音更是讓我的頭快要炸掉。我「啪」地站了起來,隨手抓起旁邊一樣東西,用力地朝地上一摔。

    啪——

    「讓不讓本小姐投飛鏢?!」

    一聲巨響立刻讓全場變得鴉雀無聲。

    呵呵……呵呵……

    太好了!世界終於清淨了!

    大家都自覺地分開了一條道路,我開心地搖搖晃晃地走上前,臉上好燙,好像馬上就要燃燒一樣!

    「小姐,你真的要投嗎?」waiter的聲音裡透露出不相信。

    「少廢話!」我一把從waiter手裡抓過了一枚飛鏢,站到了比賽指定的位置上,眼前的一切都在抖啊晃的,我的手也在不斷地上下抖動,頭好暈啊!

    不管了!

    望著牆壁上紅色的飛鏢盤,我一咬牙,半瞇著眼睛,手一揮,飛鏢斜斜地飛了出去。

    匡——

    一陣輕微的聲響,飛鏢竟然擲到了旁邊的吧檯桌面上,還在桌子上彈了彈,我身邊立刻響起了一陣哄笑聲。

    「哈哈!原來擲飛鏢白癡也參加比賽!」

    「剛剛看她摔凳子,我還以為她多厲害呢!」

    「飛鏢的靶子在牆上,不在桌上啊!啊哈哈——」

    「有什麼好笑的!」我心中的火氣似乎被點燃了,從waiter手裡又抓了一支飛鏢,瞇著眼睛搖搖晃晃地轉了個身,把站在我身後的一個陌生人嚇了一跳。

    「呵呵……我……我扔扔看!」我拿著飛鏢對著面前的那個傢伙,面部抽筋般地笑了笑,舉起手就要投。

    「蔡翎!那裡是人——」殷地沅的提醒還沒有喊完,可是已經晚了!我舉起的手一滑,飛鏢已經飛了出去!

    站在我面前,前一刻還紅光滿面的人立刻嚇得臉色慘白,像極了一支白花花的棉花糖。

    飛鏢像長了眼睛似的,快速在空氣中穿行,直奔目標而去!

    砰!

    我醉眼朦矓地轉過頭,糊里糊塗地抬頭一望,啊!我剛才竟然——

    「正中紅心!哇——厲害!」

    「背對靶子也能投!原來是深藏不露啊!」

    身邊突然爆發出一陣驚呼!

    原來剛剛飛鏢不小心從我手中滑落,竟然是越過我的頭頂,向後飛去的!

    waiter額頭冒著冷汗,雙手捧著車模走到我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說:「小姐……這款最新的車模屬於你了!」

    「yeah!」我開心地跳了起來,得意洋洋地將車模塞到了殷地沅的手裡,「給你!」

    嗚呼——我的眼前竟然出現了很多蝴蝶,嘩啦啦地在跳舞。

    呃!我眼前怎麼一下子出現了兩個殷地沅,好像是三個……而且個個都緊緊皺著眉頭,表情十分為難。啊!這麼多殷地沅,難道想集體毀約?!

    「殷……地沅!」我狠狠掃過這一排的殷地沅,「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是不是?」

    殷地沅軍團步調統一地推了推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看著我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將視線掉到了旁邊,好多好多的祁翼和嚴言,也在對我默默搖著頭。

    全世界好像都在搖著頭對我說:蔡翎,你這個傻瓜,根本就不可能!

    我一直強撐著的身子微微一抖,嘴角彎成一個苦澀的弧度。

    「我知道,你們都是為了保護江佑臣,不願意讓我接近他,因為我是個衰神。」

    心底的苦澀一陣陣翻湧著,像一陣陣洶湧的海浪拍打著遍體鱗傷的我。殷地沅他們無奈的目光就像浪花一樣,捲進我的傷口,讓我心裡一陣痛過一陣。

    「我知道都是我的存在連累了他……讓他為了我受傷,讓他因此不能正常上學,還要讓他面對很多人的刁難和責問……」

    腦海裡晃過一副副江佑臣保護我的,我只能用雙手死死撐住旁邊的桌子,好像這成為了唯一支撐我站在這裡的力量。

    「可是……可是我也和你們一樣想要保護他。你們知道在農莊裡的晚上,我看到篝火邊的江佑臣,心裡有多麼難過多麼痛嗎……我很想在他身邊一直保護他,讓他每天都可以快樂地笑……」

    真討厭!那些喝下去的啤酒怎麼都湊熱鬧一樣,湧到了我眼睛裡,讓我原本就不清晰的視線更是一片模糊。

    我用力擦掉眼睛裡流出討厭的啤酒,盯著殷地沅,拚命讓自己的嘴角往上揚著:

    「也許我不配走進江佑臣的世界,但是我就不能默默陪在他的身邊……努力讓他幸福、努力讓他快樂嗎?」

    殷地沅的表情好像僵住了一秒鐘,他走過來扶住我的胳膊。我拚命想甩開他,想甩開不斷從心底湧上來那中酸酸澀澀的感覺,但是身體已經沒有力氣。

    腦袋一陣陣地暈眩,我覺得自己快要支持不住了,身體軟綿綿地快倒在殷地沅身上。

    耳邊掠過三大臣的聲音,可是我的腦海裡卻嗡嗡亂作一團,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翼,這個禮拜六好像有個派對,場面非常隆重盛大哦!」

    「我還在考慮穿什麼衣服呢。你知道在聖羅蘭最好的別墅裡開派對,來的人一定都是很有來頭的,我可要穿得很帥才行!」

    「好像是早晨十點開始。」

    「回去和佑商量一下,我們在派對上扮四小天鵝吧!啊哈哈——」

    三大臣的聲音越來越遙遠了,我好像墜入了一團迷霧之中,腦袋沉得和石頭沒有什麼兩樣。

    「以後不能用這招整她了,她喝醉了更麻煩!」好像是祁翼的聲音……

    「這樣都能讓她扔中飛鏢!」嚴言的聲音好冷,「難道真的有衰神在幫她?」

    「也許這樣的女生才是最適合佑的女生……」還是殷地沅的話最中聽,我心裡一陣歡喜,剛想笑出聲來,胃裡突然感覺到一陣翻江倒海,糟糕——來不及了!

    哇——

    「哎呀——我的襯衫!蔡翎!走開啦——」火紅的頭髮怎麼一跳一跳的,祁翼跳起舞來了嗎?!

    「這才是蔡翎的風格啊。」我最後的意識停留在殷地沅寒光一閃的金絲邊眼鏡上,「蔡翎,這次你要勇敢地堅持到底才行……」

    砰咚——

    我徹底暈了!

    3、

    叮咚——叮咚——

    咚咚咚——

    一大早是誰來敲門啊?!

    我用力睜開眼睛,腦袋卻一陣暈眩,有些疼!

    我瞄了一眼床邊的鬧鐘,我立刻驚醒地從床上跳了起來——

    媽媽呀!已經八點了!

    我的鬧鐘怎麼沒有響呢?難道是壞了?

    我拿起鬧鐘仔細檢查,剛要對它興師問罪,才想起昨天我根本忘記設定鬧鐘了……

    吵鬧的酒吧、殷地沅的要求、翻著白色泡沫的黃色啤酒……一些斷斷續續的片斷在我的腦海中閃過,我突然一陣慌亂——

    啊!我這個天下超級無敵的大傻瓜!我怎麼喝了酒之後什麼都不記得,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機會啊!

    叮咚——叮咚——

    「有沒有人在啊?」

    「來了!來了!」我跌跌撞撞地跑去開門,迎面和一隻大盒子撞在了一起。

    「請問是不是蔡小姐?」啊!大盒子居然會說話?!我正在觀察盒子的玄機,突然從大盒子後面卻冒出來一個人頭,「這是你的快遞。請簽收。」

    我收下了奇怪的大盒子,可是快遞單上卻沒有寄件人的姓名。我剛想問問快遞大叔盒子是誰寄出的,快遞大叔早已經不見蹤影了。

    不管是誰了,打開看看再說——

    盒子裡竟然放著一套粉色小禮服和一雙精緻的白色高跟鞋!

    淡粉色的晚宴裙上,繡著綠色的緞面小花,點綴著會發光的顆顆小鑽,配搭著雪紡的柔軟質地以及玻璃紗的夢幻氣質,還有一件粉色的皮草公主披肩。

    哇塞!我可從來沒有穿過這樣的小禮服呢,一直都很羨慕安娜穿的公主洋裝,沒想到我也可以擁有一件。

    我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臉——哇哇!好痛!

    呵呵呵呵——原來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在做夢!

    嗒嗒!嗒嗒!

    哎喲——

    穿著高跟鞋走路真不是簡單的事情,一路上我已經數不清扭過多少次了!

    陽名山大道……佑祠別墅……

    就在我的腳馬上要被鞋子擠得抽筋的時候,終於走到了派對的地點,快點進去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

    「小姐,請問你有邀請函嗎?」就在我仰著頭對別墅讚歎不已的時候,突然,門衛禮貌的聲音打斷了我的遐思。

    「啊……邀請函?來這裡還要邀請函?」我愣住了,殷地沅他們沒有對我說過啊。

    「她是王子的客人。」一個冷靜的聲音響了起來,我一抬頭,殷地沅的目光透過眼鏡落在我的身上。

    呃……殷地沅什麼時候竟然會轉性幫我了?我狐疑地偷偷大量他,卻看不出一點端倪。

    「小姐,請進!」門衛的聲音立刻恭敬起來。

    大門在我的面前緩緩打開——

    一座造型別緻的噴泉首先佔據了我的視野。「叮叮咚咚」的噴泉裡修建了復古造型的雕塑,噴灑出來的水珠因為陽光的映射變得五彩繽紛。更特別的是,噴泉不是一成不變地噴水,而是有節奏地加快或減慢噴速,噴頭還轉向不同的方向,水柱也隨之交匯成各種美妙的圖案。

    「蔡翎,你發什麼呆!」殷地沅輕輕推了一把正對著噴泉出神的我,「如果一個噴泉就把你搞定了,那麼你還是早點放棄吧。」

    「不……我不會放棄。我現在就去找江佑臣。」果然,我就知道沒安好心!

    「聽著,我只能幫你幫到這裡了,接下來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走在前面的殷地沅突然放緩了腳步,放低了聲音對我叮囑著。

    「嗯。」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突然看到不遠處緩緩走來的熟悉身影。

    「江佑臣!」

    江佑臣緩緩地走近,像一個天使一樣悄悄降臨在我的身邊。雅致筆挺的白西裝上繫著精緻的淡粉色領帶,一直服帖的頭髮被刻意打亂成微微凌亂的樣子,讓那雙清澈的眸子變得格外吸引人……讓我完全沒辦法移開視線。

    「蔡翎,你今天很漂亮!」江佑臣細細打量了我今天的裝扮,滿意地點點頭。

    這時候我才發現,江佑臣的淡粉色領帶上還有一些小小的綠色暗花,這圖案好像很眼熟呢……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我低頭努力地回想,突然看到自己的粉色薄紗裙擺上面的綠色小花,我驚訝地抬頭看了看江佑臣的領帶,再低頭看自己的裙擺——天哪!竟然是同樣的款式!

    難道說我的這件洋裝是江佑臣送的?!

    江佑臣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輕輕牽起我的手:「我們今天很相配哦。」

    我抬頭看到江佑臣微笑的眼睛,心突然「撲通撲通」地亂跳起來,他的微笑永遠都讓我無力招架,我的心跳只要遇上了他的笑容就一定會被打敗。

    「王子。」一個管家模樣的人恭恭敬敬地彎下腰,停在了我們的面前。

    「容管家,什麼事?」江佑臣斂起了剛剛調皮的模樣,表情立刻變得莊重而嚴肅。

    「夫人要見蔡翎小姐。」

    夫人?江佑臣的媽媽要見我?!她怎麼知道我來了?!我該怎麼辦?

    我愣了愣,心裡一陣慌亂。

    「你告訴夫人,我一會兒會帶蔡翎小姐過去。」江佑臣微微有些吃驚,不動聲色地回絕了管家。他似乎是想要保護我,我的心卻因此更不安了。

    「不……江佑臣,沒關係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拒絕他,自從進門見到江佑臣開始,我總覺得他離我好遠,雖然他就站在我的面前,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

    「蔡翎,我擔心……」

    「王子,夫人說……」管家並沒有馬上退下,謙恭話語裡的堅持卻不容忽視。

    「江佑臣,我就跟著容管家去吧。別擔心,我很快就來。更何況我也不希望給你媽媽留下一個不懂禮貌的印象啊!」

    江佑臣若有所思地盯著我,眼睛裡閃過一絲疑慮。我朝他燦爛地笑著,用力地點了點頭。

    「唔……好。」江佑臣朝我鼓勵地點了點頭,轉身朝別墅裡面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我輕輕地抿了抿自己的嘴唇。

    「蔡翎小姐,請跟我來。」管家恭敬地指引著我走進了宮殿一樣的別墅。

    4

    金色的水晶吊燈在屋頂下閃閃發光,每一根柱子也都是金燦燦的,牆上掛著優雅的名畫——雖然我一點兒也看不懂,但是根據推測這些一定是價值的世界名畫。

    管家帶著我一路穿過大廳,我偷偷看了看旁邊的宴會廳裡深褐色的真皮沙發圍成一圈,中間的地板上鋪著一塊「草原」圖案的羊毛地毯。

    哇!

    如果不是我偷偷地掐了自己的大腿,發現自己很痛的話,我一定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站在一座宮殿裡面。這……這是我連做夢也夢不到的地方啊!

    「蔡翎小姐,請進!夫人在裡面。」管家對我深深地鞠了個躬,把我指引到樓梯旁邊的一扇門前。

    夫人就在裡面……江佑臣的媽媽——皇后殿下!

    不行了,我的心跳加速!深呼吸,深呼吸——保持平靜,千萬別出糗啊!

    衰神爺爺,請今天你一定放過我啊!

    房門被輕輕地推開——

    吱!

    江佑臣?!

    我走進房間的第一眼竟然看到了江佑臣,他微笑地站在正對著門口的一張豪華大桌旁邊,我的心立刻安定了一半。可是眼睛瞄到江佑臣的旁邊——那張寶座一樣的椅子上坐著的人,我放下的心重新懸了起來。

    一個瘦骨嶙峋的老太太,穿著一身灰色的絲質旗袍,顴骨高高凸起著,眼睛卻出奇得大,目光犀利地直直射進我的心裡。

    難道這就是高貴的皇后殿下?!

    啪嗒啪嗒——

    一排冷汗立刻從腦門上冒了出來。

    「佑臣,這就是你的女朋友嗎?」老太太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好幾遍,冷冰冰地朝江佑臣「哼」了一句話出來。

    「是的。媽媽。」江佑臣畢恭畢敬地點了點頭。

    天啊!這個……這個果然是江佑臣的媽媽!

    女……女朋友?!

    「那也要我承認了才算!先考驗一下吧,希望不要讓我太失望。」老太太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不知怎麼,我聽著老太太的聲音就會有一種全身打顫、雙腿發軟的感覺。

    「考驗……」我竟然還傻不啦嘰地重複了一下老太太的話,真是有夠蠢的!

    「你先給我做一份全套的法國大餐。」老太太突然不動聲色地說了一句,「容管家,帶她去廚房!」

    老太太根本不給我任何講話的機會,朝門口的管家一揮手,就若無其事地處理起其他事情來。

    我緊張地看著江佑臣,擔心接下來要怎麼應對。江佑臣站在原地沒有說話,眼神裡有一絲疑惑轉瞬即逝,似乎是在盡量保持著鎮定。

    「怎麼還不去?!」老太太突然抬起頭看著我,我嚇得毫無意識地轉身走出了房間。

    「蔡翎小姐,廚房就在這裡。」管家指引我走到樓梯後面,用手一指——

    統一色調的櫥櫃,全新的爐灶和廚具,還有應有盡有的食材、調料……

    哇塞!這哪裡是廚房啊?!比我的房間還要豪華呢!

    可是我……我只會做蛋炒飯,就算有再多的原料和廚具我也做不出什麼法國大餐啊……

    管家輕輕地關上了門,留下我一個人對著盆盆碗碗急得團團轉!嗚嗚——我該怎麼辦?鍋還沒有熱起來,我卻已經變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啪啪!

    突然窗子上有東西忽悠忽悠地拍打玻璃,我急忙走過去仔細一看,原來是從上面吊下一本書,飄飄忽忽地落到了窗台上——

    法國大餐自學食譜

    難道是天神也來幫我了?!

    我拿起食譜,把頭探出窗子往上看,可以一個影子都沒有看到!

    管不了這麼多了,還是先想辦法搞定江佑臣媽媽要求的法國大餐吧。我手忙腳亂地打開食譜,深深吸了一口氣站在爐灶旁邊——不管怎麼樣,我不會做法國菜,可是依樣畫葫蘆我總是會的!

    「把鵝肝放進沸水裡……」

    我把洗乾淨的鵝肝放進了熱水的鍋子裡——

    「西蘭花切成小塊,以備點綴……」

    我笨拙地拿著一把最大號的菜刀把西蘭花切開,放在盤子裡——

    「平底鍋加熱,調製pasta醬……」

    鍋子好像熱一點了,倒點花生油吧——

    嘶啦!

    「啊!」

    油星從平底鍋裡迸了出來,嚇得我朝後跳開了一大步,我拍拍胸脯壓壓驚,還好沒有闖出什麼禍來!

    我照著食譜上面的指導,讀出一句,行動一步。每一步都小心謹慎的,生怕出了什麼差錯。

    有錢人真是奢侈,好端端的鵝肉不吃,還非要吃什麼鵝肝,吃鵝肝還要和什麼紅酒放在一起才入味!都是討厭的法國人搞出這麼多花樣,我今天才會這麼狼狽,如果法國大餐也像蛋炒飯那麼簡單就好了。

    終於把所有的材料都弄進了鍋裡,接下來就等著成果發佈啦。

    趁著空檔的時間,再試試pasta醬的味道夠不夠,食譜上面重點強調pasta醬是大餐的關鍵呢。

    我掀開鍋蓋,看著鍋子裡面「咕嘟咕嘟」熱得冒泡的醬汁,輕輕地用不袗湯匙舀了一點出來,伸出舌頭一舔——

    哇呀呀!

    媽媽呀!救命救命!

    燙死我了——

    我的舌頭像是被燒紅的鐵板烤熟了一樣,火辣辣地疼起來,我的手一抖,湯匙不偏不倚地掉在平底鍋的把柄上——

    丁零噹啷!

    平鍋翻了!

    我的pasta醬啊!

    看著流了一地的醬汁,我的眼眶有點發熱,我趕緊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因為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考試……

    阿嚏!

    嗯?什麼味道?

    我再用力地吸了吸鼻子,一股淡淡的炭焦味飄了進來。

    「哎呀!」

    我猛地跳了起來,糊了!糊了!我的鵝肝!

    我跳到爐灶旁邊,手忙腳亂地一陣忙乎,才把煎鍋裡面那團有些發黑的東西搶救了出來!好險好險!幸虧我動作快,否則鵝肝豈不是要變成焦炭了!

    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可是——

    滋滋滋——滋滋滋——

    我正在為鵝肝高呼萬歲,鍋底的小火苗卻不由分說地躥了起來!

    著……著火?!

    這個念頭猛地打中了我!我只覺得自己的頭皮一陣發麻,眼看小火苗已經躥得有我人那麼高了,我趕緊拎起旁邊的一瓶液體朝火上面澆去!

    滋——

    火苗好像瞬間小了一點,可是又突然大了起來!還有一束火焰躥到了我的身上,裝著鵝肝的鍋子旁邊也躥出了一團火。我沒有絲毫地猶豫就伸手搶救出了鍋子,再拚命地拍打自己,好讓火苗熄滅。

    光當——啪!

    煙霧之中,不知從哪個方向傳來一個玻璃破碎的聲音,突然一束火光亮了起來——該不會是調味料被打翻了吧……

    我一陣慌亂,不顧一切將所有能看到的液體都倒了上去,還找到了幾塊濕抹布,拚命地朝火上面壓了下去!

    咳咳……咳咳……

    一陣陣煙霧嗆得我氣也喘不過來,不過好歹火終於被我壓了下去。

    不對……鵝肝!

    鵝肝還在嗎?我心裡著急地惦記著鵝肝,急急忙忙地想要找鍋子找鵝肝,可是整個廚房已經徹底被煙霧籠罩了,完全看不出什麼東西,整個廚房也亂成了一團糟!

    「蔡翎小姐,你準備好了嗎?」就在這關鍵的時刻,門外傳來管家的聲音。

    我一陣驚慌,連忙伸手抓了剛剛切好的西蘭花放在了盤子裡。

    「好了好了!」我一邊高聲回應,一邊心裡不停地想著趕緊把鵝肝找出來!

    吱呀——門被輕輕地推開了。

    「蔡翎小姐,你在哪裡?」我明明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可是我卻沒有看到有人走進來!

    廚房現在簡直就是一個霧罐頭,濃霧指數很高,能見度不足兩米!

    「我在……咳咳咳……這裡……」我張開嘴巴想要說話,卻又狠狠地嗆了一大口濃霧,只能一邊咳嗽一邊伸手摸索著,希望能夠在被人發現之前找到那塊該死的鵝肝。

    5

    「你在做什麼!」就在我聚精會神地尋找鵝肝的時候,門口隱約出現了一個瘦小身影,江佑臣媽媽的厲聲呵斥直穿我的耳膜,我忍不住一陣哆嗦,整個人都抖了三抖!

    啪啪——

    廚房的窗戶被人用力地推到了最大,濃霧漸漸散開,門口的幾個人影也漸漸清晰起來。

    「啊!蔡翎小姐你……你怎麼搞成這樣!」站在中央的是一臉嚴肅的江媽媽,站在一旁的容管家和大大小小的跟班臉上也露出了訝異的神色,大眼瞪小眼地對望了一下,竟然不約而同地伸出手摀住了嘴巴,好像在極力地忍住想笑的衝動。

    「我……我……」我結結巴巴地想要解釋,突然手一伸竟然摸到了煎鍋!

    我心裡一陣激動,連忙抓起那塊鵝肝,匆忙放到了盤子的中央,興沖沖地把盤子遞到了江媽媽的面前,還努力地擠出了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江媽媽!我終於做出了全套的法國大餐!」

    江媽媽的目光停留在我手裡的盤子上,她的眉頭慢慢地擰了起來,漸漸地擰成了一朵西蘭花!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後竟然變得和我盤子裡的「鵝肝」一樣黑!

    江媽媽突然伸出一隻瘦骨嶙峋的手,用力地一掀——

    噹啷——啪!

    僅存的「鵝肝」被打翻在地,盤子被摔成了四瓣!

    「這是什麼東西!你竟然敢拿出來給江佑臣吃?!」江媽媽的聲音比南極的冰山還要寒冷。「江媽媽……我……」盤子摔碎的聲音好像刺一樣狠狠地紮在了我的心上,我心驚肉跳地後退了一步,抬起頭還想解釋,可是江媽媽正眼都沒有看我一眼,轉身又冷冷地看著三大臣。「這就是你們照顧江佑臣的結果嗎?!」江媽媽陡然提高了音量,「讓這樣一個人待在江佑臣的身邊,你們拿什麼來保證江佑臣的安全!」

    「對不起。」殷地沅那熟悉的聲音低低地從門口傳來,嚴言和祁翼也正恭敬地站在門口,每個人都帶著一臉「犯了錯願意受罰」的表情。

    望著盛怒的江媽媽和表情凝重的三大臣,我的心裡涼了半截。

    「蔡翎,你怎麼那麼不小心,你看你的臉都花了。」出乎我意料的,江佑臣竟然快步走了過來,二話不說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塊潔白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擦著我臉上的污漬,眼睛裡流動著溫柔。

    「佑臣!」

    「媽,這不是蔡翎的錯!她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江佑臣站在我的身邊,堅定地說,「太為難她了!」

    「為難她?」江媽媽冷哼了一聲,打斷了江佑臣的辯解,聲音更冷酷了,簡直就是殘酷!「一個女生連飯都不會做,她有什麼資格說自己是個女生!」

    江媽媽的話像刺一樣,狠狠紮在我的心上,讓我不禁搖晃了幾下身形。

    「媽媽!」江佑臣急急打斷了江媽媽的話,沉吟了一下,突然用力地捏了一下拳頭,目光炯炯地望著江媽媽,「身為皇后的您當著所有人的面這麼不文雅地貶損另一個女生,我想這也有失您尊貴的身份吧!」

    「佑臣!你居然和我頂嘴?!」沒有想到江佑臣居然會幫我說話,江媽媽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難看,她鐵青著一張臉瞪了我一眼,怒氣沖沖地一拂袖子,轉過身就走。

    「夫人……」管家緊張地喊著,可是江媽媽卻加快了腳步。

    「殷地沅,把佑臣帶去派對!」江媽媽走到了門口,僵硬地停下了腳步,威嚴地對三大臣發號施令。

    「是。」殷地沅簡單扼要地點了點頭。

    「還有,以後——不許她再出現在佑臣的生活裡!否則連你們都一起懲罰!」原本以為江媽媽會快步走出去,可是她卻出人意料地轉過頭,犀利地瞪了我一眼。

    轟隆隆——

    只覺得好像被晴天霹靂狠狠地劈中了,我整個人一陣踉蹌。怎麼會?怎麼結果會是這樣!

    不許我再出現在江佑臣的生活裡……

    我好像突然掉進了南極的冰洞,週身一陣陣地發冷。我忍不住牙齒打顫,眼淚不由自主地突破了眼眶,「劈劈啪啪」地流了下來。

    「佑,還是去參加派對吧!」看著江媽媽的身影消失在廚房門口,殷地沅、祁翼和嚴言慢慢地走了過來。

    廚房裡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我的眼淚還在不停地流著,腦袋前所未有的空白。

    「你們走吧,我不會去的。我要留下陪蔡翎。」江佑臣的腳卻好像在地上生了根,臉上浮現一股倔強的表情。他很難過地看著我,眼神充滿了憐惜,眉頭也緊緊地皺著,似乎看到我哭,他比我更加痛苦。

    「佑,可是你媽媽……」殷地沅似乎有些為難。

    「難道你們連我的話都不聽嗎?!」聽到「媽媽」兩個字,江佑臣似乎有些惱火,表情一陣抽搐,嘴唇也緊緊地抿在一起,眼睛裡更是冒著絲絲的火光。

    三人對看了一眼,為難地後退了一步。

    「佑,現在還不是和你媽媽起衝突的時候,難道你想看到蔡翎受傷害嗎?」殷地沅推了推眼鏡,輕輕地對江佑臣說。

    聽了殷地沅的話,江佑臣似乎受到了一陣觸動,猛地抬起頭看了殷地沅一眼,又把目光轉向了遠方,若有所思。

    「好,你們先去,我馬上就來。」過了一會兒,他輕輕地吁了一口氣,伸出手對殷地沅做了一個等待的手勢。

    「好,我們在外面等你。」殷地沅朝江佑臣微微地點了點頭,三大臣轉過身走出了廚房。

    偌大的廚房只剩下了我和江佑臣兩個人,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江佑臣靜靜地看著我,目光裡充滿了憐惜,可是這溫柔的目光卻讓我的心更是一陣疼痛,眼淚不知不覺更洶湧地流了出來。

    「蔡翎,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江佑臣看著我,突然伸出手抹了抹我的眼淚,輕輕地說。「不是……是我不好……」我一陣哽咽,低著頭,一連串淚珠滴落在地面上,開出了一朵朵深色的花。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讓你很傷心,但是,我想請你千萬不要灰心。不會做法國大餐沒有關係。」江佑臣用手扳著我的腦袋,讓我抬起頭來,我的目光和他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他黑寶石般的眼睛閃爍著堅定的光芒,好像,好像充滿了希望。

    「早點回家休息吧!別哭了。」江佑臣默默地凝視了我一會兒,突然用力地說出了這樣一句話,「我喜歡的是善良勇敢堅強的蔡翎,而不是會做法國大餐的蔡翎哦!」

    我忍住眼淚點了點頭,江佑臣才依依不捨地轉身走出了廚房。他的背影很高大,像是一面可以遮擋風雨的牆,可是我不能躲在他的身後讓他保護我,因為他也同樣需要保護,我的存在只是給他增加了負擔……

    江佑臣,為什麼面對已經成為王子的你,我總是感覺到一種距離?

    我可以跨過這段距離站在你的身邊給你快樂嗎?

    還是,我應該靜靜地離開,不再打亂你的生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