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愛到女媧紀 正文 第一節
    遺失的2004

    三月的某個午後變成一根草

    我以為媽媽永遠不會離開我

    那樣我將一直是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以後我就變成灰色的了

    以後我就真的變成一根草了

    a

    金璇扔給司機十元錢,推開車門,順著擁堵的車流瘋狂地跑了起來。自接到小姨的電話,金璇便沒了主意。她瘋了似的拚命往醫院趕。

    所有焦躁的司機和行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這個穿黑白格子風衣、牛仔褲的長腿女孩身上,她的碎短髮被風吹得飛了起來。超大的帆布背包在背上晃來晃去。人們禁不住感歎,年輕真好啊!可是卻忽略了女孩白皙的臉上的那抹憂傷。

    金璇稍放慢速度,她翻出手機,飛快地撥出一個號碼,很快接通:「小姨,怎麼樣了?」

    「金璇啊,你不要著急。目前很穩定。醫生說能堅持這麼久已經是奇跡了。我們都相信她會創造奇跡對不對?……」

    金璇沒有聽完,也沒有掛斷。離醫院越來越近,她幾乎是衝刺到醫院的門口的。門口站著幾乎所有的親戚,金璇有些害怕。小姨拉著她飛快地穿過大廳,直奔四樓重症監護病房。其他親戚隨後跟上。金璇感覺到此刻自己似乎是主角,大家都圍著自己轉,被捏一下手,被拍一下肩膀。金璇很不適應這種突如其來的備受重視的感覺。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了!金璇看到了自己的母親,她平躺在病床上,鼻孔和嘴裡都插著管子。閉著眼睛,一動不動。金璇跑過去,站在床邊,她能聽到母親的呼吸聲,急促又緩慢,重重的。

    小姨在旁邊摟著金璇不停地念叨:「你要鎮定!鎮定!你一定不能著急!」

    金璇伸手上去,被小姨抱回來。護士示意大家出去。小姨幾乎是哀求著說:「她是她女兒,您讓她多待一會兒吧。」其他人被請出去了。只剩下金璇和小姨。

    小姨說:「千萬別動她,你先要穩定情緒。她是腦部的病,禁不住刺激,看不得你哭。聽見嗎?」

    金璇流著淚點頭。她不敢觸摸自己的母親。她多想摸摸呀。

    「小聲跟她說話,她能聽見。真的。你看她的心跳有多快,別哭了!聽話!」小姨指著頭上的儀器說。

    金璇慢慢安靜下來,她握著床邊的欄杆,小聲說著:「媽,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我是金璇啊!媽!大夫都說你堅強!你可一定要堅持啊!媽……」

    頭上的儀器顯示心跳和血壓漸漸緩和了,剛才金璇衝進來的時候心跳和血壓驟升驟降。金璇抬頭看看儀器,又回頭對小姨說:「她真能聽到我,她知道我來了!」

    「咱們現在惟一能做的就是為她加油!鼓勵她一定不能放棄。」小姨握著兩隻手小聲念叨起來。此刻虔誠變得似乎比什麼都重要。

    金璇環視周圍,四張床。只有母親的床頭上面貼著一張紅紙,那麼鮮艷的紙是幹什麼用的?其他床的病人都清醒著,和家屬小聲談天。只有金璇的母親,不動不說話,連眼睛也懶得睜一下。金璇告訴自己,鼓勵媽媽,鼓勵她。

    大概一刻鐘的時間,金璇連同小姨都被請了出去。在大廳,金璇看清楚了所有人,包括紅著眼圈的父親。此刻父親顯得那麼單薄。金璇感覺到心在顫抖。

    小姨一直拉著金璇的胳膊,小聲說著金璇母親的病情。金璇點頭,她驚異於母親的強大,她那麼強,而自己太弱小了。金璇進去一次,母親的情況漸好。再進去看一次,又好了很多。小姨拉著金璇的手說:「你對她的病情有作用。你要好好鼓勵她呀。」金璇點點頭,又悄無聲息地獨自進了重症監護病房。母親的心跳有些加快。金璇坐在母親床邊的椅子上,輕輕地和母親說話,於是母親的心跳又慢慢穩定。金璇和母親說了很多話,從記事起說到現在,還說到將來,多得大概連她自己也記不清楚了。

    大概有半小時的時間,護士又把金璇轟了出來。金璇走到樓下大廳,挑一處安靜的地方坐了一會兒,她想到單旭,那個發誓照顧她一生一世的帥男孩。金璇飛快地撥出一個號碼,那個熟記於心的號碼。一直忙音。十分鐘後仍然忙音。金璇變得焦躁起來。一直不停地撥著那個號碼。終於接通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生慵懶的聲音:「我現在很忙,回頭打給你吧!」說完馬上掛斷。金璇又撥過去,話筒裡傳來那個不耐煩的聲音:「告訴你很忙,沒完沒了是不是?」金璇傻傻地看著手機屏幕,沒來得及說一句話又被掛斷。良久,一顆大大的眼淚滴落在屏幕上,吧嗒一聲。

    突然手機震動起來,金璇迅速接通,是小姨低沉的聲音:「金璇!快來!」

    金璇撒腿跑上樓,所有人都在重症監護病房外站著。金璇母親那一床的周圍拉上了白布簾子。隱約能看見裡邊醫生護士忙來忙去的。金璇想衝過去,小姨一把摟過她,帶著哭腔說:「在搶救!一定能好起來!」金璇用力掙脫,表姐也過來拉住金璇。金璇變得安靜,她呆呆地站在那裡任由小姨和表姐拉著。熱淚盈眶。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金璇想到母親的死,母親死後自己該怎麼辦呢?她搖搖頭,罵自己一句。她又覺得母親是不會死的,她怎麼會丟下金璇不管呢。她看起來那麼堅強,母親是長壽命。金璇念著。她又搖搖頭,罵自己想這些幹什麼。鼓勵母親才是最要緊的。小姨小聲說:「母女連心的,你想什麼她都知道。」

    醫生走出來,歎了口氣。金璇一下子感覺自己的天塌了下來。最疼愛自己的母親死了。金璇撲了過去,母親安靜地躺著,嘴角和鼻孔淌著血。她伸出手摸摸母親的臉,熱的。她抬頭對大家說:「我媽沒死,她還是熱的。」一句話引來哭聲一片。金璇用毛巾擦那些淌下來的血,她輕聲呼喚著:「媽,媽,媽,你醒醒……」她俯下身子,貼貼母親的臉。依然是熱的。眼淚一滴一滴落下來。金璇的眼前模糊了,她恍惚看見整個銀河系。一閃一閃的星星,都在向她眨眼睛。不知是誰號啕大哭起來。高一陣,低一陣……

    b

    母親的後事,金璇一直都很安靜。她似乎比誰都鎮定。只是一席黑衣,令她原本就白皙的臉頰更顯慘白。小姨以為她憋壞了,勸她大聲哭出來。金璇搖搖頭。直到母親被推進火化那一刻,金璇和小姨才在安靜的角落抱頭大哭。金璇哭得喘不過氣來。她拚命咳嗽。也只是那大概十分鐘的時間,金璇感覺到自己可憐,她哭母親,也哭自己。但回到親戚當中,金璇就又變得安靜起來,異常安靜。

    風吹得很猛烈。殯儀館上空的煙囪又冒煙了。追魂炮鳴了多少聲,數也數不清楚,金璇感覺到自己的耳朵嗡嗡地彷彿置身於蜂群中。望著那高大的煙囪,她看見母親在空中飛著。母親特別高大,特別遙遠,是個影像。但很快呼呼的風把母親吹散了。風拂過面龐,金璇能聞到母親的體味。母親無處不在。金璇站在人群中微笑著。她消瘦的肩膀此刻更顯瘦弱。

    完美主義者的愛情

    我是單旭第三十五任女朋友,他說會保護我一生一世。就是這句話,讓我對他死心塌地。可是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我不知道他在哪裡……

    a

    「金璇!你小子給我站住!」剛下課金璇身後就傳來一聲乾脆的喊聲。

    金璇應聲而停,三秒鐘不到脖子就被人摟住。金璇一扭身,把那人的手扯下來。只見來人白襯衫,牛仔褲,腳登一雙藍白相間的運動鞋。原本可愛的短髮現在已經亂得不成樣子。

    「最近在搞什麼啊你?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來人看著金璇又說,一字一句地咬字很清晰。眼珠黑白分明,顯得整張臉分外有神。

    金璇抬手撫撫這個傢伙的亂髮說:「課聽不懂也用不著這麼糟蹋自己的頭髮。」

    「我是實在不想聽了,不是想聽懂!這點你要搞清楚!嘿嘿……」說完齜牙一樂,牙齒白而整齊。

    「石佳,我有話跟你說。」金璇面容沉重地對自己這位多年的好友說道。

    「我們是不是好哥們兒?是就跟我說!」石佳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我們去沫園。」金璇拉起石佳就走。

    「哎!哎!那個誰!」石佳沖教室後邊喊。金璇停下。

    馬上衝過來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瞇起眼睛問:「有何吩咐?」

    「秦卡穆!」石佳喊道。

    「唉!您說!」高大的秦卡穆高聲應道,同時點頭哈腰的。

    「我和金璇出去浪漫一下,今天你自由了。」石佳笑嘻嘻地說,帶著挑釁的味道。

    「借你家石佳用一下,不介意吧?」金璇抬頭對秦卡穆說。

    「巴不得呢,您趕緊把她領走,省得她整天在我耳邊唧唧喳喳的。她跟假小子似的,一點也不溫柔。」秦卡穆撇著嘴誇張地說。

    石佳沖秦卡穆瞪著眼睛,但轉眼又瞇起眼睛笑瞇瞇地說:「我不跟你一般見識。金璇,我們走。」石佳拉起金璇就走。

    「姑奶奶!」秦卡穆誇張地雙手抓著下巴,嘴角撇到了耳後。

    「小子!你完了!」石佳扔下一句惡狠狠的話,頭也沒回就和金璇消失在樓梯拐角處了。

    金璇一直木著臉不說話,她們穿過校園,把一張張苦大愁深的臉甩在身後。兩個人來到校園後的小區,她們總是來這裡聊天,稱這裡為沫園。口水四濺的意思。兩個人直奔老地方坐下。

    「我媽媽去世了。」金璇首先打破沉默。她歪著頭安安靜靜地望著遠方。

    「啊?」石佳愣了一會兒,伸手摟住金璇的肩膀。

    「腦幹出血20毫升。太突然了。」金璇仍一動不動。

    「以後有什麼打算?」石佳此時也不知道說什麼才能讓好友心裡舒服一點。可能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吧。

    「我不知道。我以前一直以為自己很堅強,以為自己挺厲害。原來都是騙人的。我並不堅強,和我媽媽比差得太遠。」

    「你很堅強!你比大家都成熟好多。你看陳米雷,流鼻血還哭呢。我覺得你挺獨立的。」

    「我知道,我會過好。媽媽也就放心了。」

    「嗯。想哭嗎?」石佳拍拍自己的肩膀。金璇笑著搖搖頭。石佳用力拉拉金璇的手。

    「你和單旭怎麼樣了?」

    「沒聯繫。」

    「金璇,我還是覺得單旭不可靠。你怎麼當初那麼容易就答應他了呢?你們交往有兩個月了?」

    「57天。」金璇幽幽地說道。

    「你知道他的戀愛史嗎?」

    「他跟我說過一些。」

    「你知道你是他第幾任女朋友嗎?大概你是第三十五任。親愛的,那樣花心的人怎麼能和他交往呢?你乾脆……」石佳越說越氣憤。

    「他是我惟一的一個。」金璇認真地說,然後轉頭看看石佳。

    「不是惟一!是第一個!拜託你換一個安全的吧!」石佳大聲喊出來,金璇的腦筋簡直袕r了。

    「他對我特別好。」

    「他對所有漂亮女生都特別好。他太帥,帥得有點不可思議了。如果我是他,我也不想被一個女孩套住。」

    「你不瞭解他,他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是最完美無瑕的。」

    「你是完美的人嗎?」

    「我不是。」

    b

    不知不覺天黑了,幾顆星星爬上了夜空。石佳一聲召喚,秦卡穆滿頭大汗地跑來接她。金璇忍不住小小地羨慕了一下。

    「走吧兩位小姐。」秦卡穆伸出一隻手作紳士狀。

    「誰是小姐?你想死是不是?」石佳躥上去抓就秦卡穆的脖領子。

    「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兩位年輕貌美的小姐……」

    「還不是一樣!金璇!他欺負我們!」

    「好了,你們快回去吧,回去吵。」

    「我們先送你。」秦卡穆撫了撫石佳的亂髮。

    「不用不用!你們要多走一半冤枉路!以前我還不是一樣走。」

    「天這麼黑你害怕不?金璇。」石佳扮個鬼臉。

    「我什麼時候怕過?」金璇微微一笑打了石佳一下。

    「金勇敢,我們可走啦!」石佳作勢要走。

    「走吧走吧快走吧!你吵死了!」金璇甩手轟石佳快點離開。

    「我以為你捨不得我走!傷心了。秦卡穆我們走吧!」石佳誇張地哭喪著臉。

    「哎呀!真捨不得你走!擔心你回家晚被罵!」金璇忙哄。

    「我說你們兩個打情罵俏,有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啊?」秦卡穆抱怨道。

    「我和金璇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哪?」

    終於把石佳和秦卡穆這兩個傢伙趕走了。金璇長舒了一口氣,轉身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天黑得似乎有些不像話。清冷的夜風吹得金璇縮成一團。走了很長的路,連一個行人也沒遇到。前邊的路燈昏昏暗暗。偶爾還有不亮的燈。金璇總感覺身後有腳步聲。但是她又不敢回頭。小時候曾聽媽媽講過走夜路的故事。媽媽說一個人走夜路不能隨便回頭。因為人的左右肩膀各有一盞燈,可以保護人不受傷害。但是怪獸會在人身後發出響動引人回頭。人如果往左回頭,左肩那盞燈就滅了。如果再向右回頭,右肩那盞燈也滅了。沒了這兩盞保護燈,怪獸就可以毫無顧忌地襲擊了。金璇默默祈禱母親保佑她。身後的腳步聲忽左忽右,時近時遠。金璇多希望有個人能和她並肩走在一起。那樣她就不用怕了。金璇加快腳步。身後的腳步聲也急追上來。金璇猛地回頭,只見一道黑影飛快地晃到了樹後。金璇轉頭撒腿瘋跑起來。身後也傳來急急的腳步聲。

    金璇痛恨自己沒有帶手機,那樣她還可以撥110報警。可是她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能沒命地跑。也許明天報紙的中縫就會登她離奇死亡的消息。金璇真後悔自己沒能好好地練長跑。她越跑腳步越沉。金璇明顯感覺自己的速度慢了下來。這樣過不了多久她就會被追上。

    金璇跑著跑著突然想到前邊拐彎的牆邊立著一把拖布。她記得那把綠色的拖布曾絆倒過她。她衝過去,一把抓過拖布的把手舉過頭頂,就好像抓到救命的稻草一般興奮。她向牆邊靠了靠,緊緊攥住拖布把手。腳步聲越來越近。當聲音衝過來,金璇猛地掄起拖布將來人放倒。沒有任何反抗。金璇一口氣打了很多下。打累了她抓住拖把靠在了牆邊。

    周圍安靜極了。只有金璇的喘氣聲。金璇鼓起勇氣湊過去一看。天哪!是個將近一米八的男生。他趴在那裡一動不動。天色太暗,金璇看不清他的臉。金璇伸過手去試了試他的鼻息。很微弱。還活著。金璇癱在地上動彈不得,腦子飛快地思考著該如何是好。

    他必定是個色狼,想趁著天黑劫財劫色。報警!對!對!報警!!可如果他不是色狼,只是一個普通的過路人,卻被自己打傷,那後果……不行!可是如果他不是圖謀不軌為什麼要追自己呢?也許他也是害怕自己走夜路?

    「小姐!打車嗎?」突然一輛出租車衝過來,司機探出頭來問。

    金璇嚇了一跳:「啊!不!不用!」

    「男朋友喝多了吧?」司機笑著問。

    「啊!是啊!」藉著車燈,金璇低頭仔細看了看趴著的人,嚇了一跳,竟然是同班同學米奇安!

    「送你們一程!」司機建議道。

    「我就住附近。他一會兒就醒了。老這樣,沒事沒事……」金璇滿臉堆笑。

    司機終於把車開走了。金璇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看了看地上趴著的米奇安暗暗罵了起來。這個傢伙想幹什麼呀?大晚上不在家待著,跑到外邊亂逛。害她嚇個半死不說,還差點成了殺人犯。

    金璇湊過去拍拍米奇安的臉:「哎!哎!醒醒!」米奇安哼了一聲沒動。金璇搬起他的臉搖晃著,有熱的液體沾到她的手指上。金璇抽出手一看,黑糊糊又黏又熱,湊到鼻子旁邊還有一股腥味兒。金璇嚇得退到一旁。

    完了!掛綵了!這下可慘了!米奇安要是死了,自己就真成殺人犯了!金璇嚇得撒腿跑了起來。不行不行!自己就這麼跑了……不行不行!那個出租車司機看見她了。金璇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她突然看見街邊的電話亭。她衝過去抓起電話,顫抖地按下11……不對!她猛地掛斷電話,然後又抓起,哆嗦著撥了120。電話很快接通。金璇咳嗽了一聲,捏起鼻子小聲說道:「樂街拐角有人暈倒,救人哪!」說完馬上掛斷電話,金璇又不敢離去,惟恐米奇安有個好歹。她又湊過去看了看米奇安,然後跑到遠處的一個角落躲起來。

    時間一秒一秒過得真慢。似乎過了好久救護車呼嘯著開過來停在米奇安身旁。下來幾個白大褂檢查了一下米奇安的傷。米奇安被他們吵醒,他爬起來搖搖晃晃地要走,被醫生拉住,米奇安看了看左右,最後自己鑽上救護車和他們一起走了。

    金璇在角落里長舒一口氣。米奇安肯定死不了。誰讓他鬼鬼祟祟地跟蹤人,這也是他罪有應得。想到這裡,金璇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腳有些發軟。她踢踢腿,向家的方向走去。不知為什麼她現在一點也不害怕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