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戀人·惟一 正文 第五章
    咦?啊?呀!他喝過!!他竟然喝過!!!我喝了!我竟然喝了!!!

    神啦,我終於遲鈍地明白容添的表情代表什麼意思了!老天啊!弄道雷劈死我吧!實在捨不得,就劈個洞讓我鑽吧!我悲憤地摀住臉。

    「那個,那個……妍妍,我不介意的!」容添半天後吶吶地開口。

    廢話,你當然不介意啦,又不是你喝了人家的口水!是我耶!人家我還是純潔無瑕的小女生咧,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喝別人,尤其是男同學喝過的東西呢?

    當然如果是鄭學長的話,我就不用在這裡捶胸頓足,哭天抹淚了。

    無比哀怨地看了對面的容添一眼,如果是鄭學長坐在我對面,那就真的是死也甘願了。可惜,對面坐的不是他啊,所以,我還是好好地活著吧。

    「你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好不好?讓我感覺我好像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一樣。」容添警覺地看著我。

    「什麼眼神?」

    「就是這樣的。」容添無比困難地學我剛才的哀怨,結果半天臉上也沒見哀怨,只看到了促狹。

    「撲哧——」我實在忍不住笑出聲來,「拜託,你這算是閨中怨夫嗎?」

    「妍妍……」容添一臉鬱悶地瞪著我。

    「吃東西,吃東西……」我嘿嘿笑著低頭大吃,試圖矇混過關。

    沉默半晌,容添開口,「我打算參加籃球隊。」

    「你……你說什麼?」我一驚,不顧嘴裡還叼著一塊比薩,抬頭驚愕地看向容添。

    「我要參加籃球隊。」容添一字一字地重複。

    「為什麼?」

    「像我這麼高這麼壯不參加豈不是太浪費資源了?」容添嘴角微微地揚起。

    「那倒也是哦。」我仔細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容添,「千萬不要長得跟姚明一樣,那樣的人除了打籃球,別的都做不了,尤其是,去哪裡找能配得上他身高的女孩子哦……」

    「……」容添無語地看著我。

    「嘿嘿……當然,你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不過你怎麼突然想起去參加籃球隊了?聽說想進籃球隊可是很難的哦?」我比較好奇這個。

    「其實前幾天籃球隊隊長就已經徵求過我的意見了,我答應他考慮一下,今天決定了。」容添淡淡地回答。

    「你……」我腦海裡突然閃現一個念頭,容添該不會是為了讓我多些機會見到鄭學長而進的籃球隊吧?給我創造機會?但是,立刻我又痛罵自己肯定是言情小說看多了,絕對是得了幻想症。

    算了,飯可以多吃,白日夢少做!

    「哦,那以後只要你上場,我就給你加油!」我很爽快地表現自己的義氣,當然私心也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比如說,以後可以正大光明地去偷窺鄭學長了。

    呵呵,看來容添要對我的暗戀工作的開展起到不可替代不可磨滅的作用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正發愁如何讓鄭學長稍微有那麼一點點注意到我,就有人主動送上門來了!哈哈哈哈……真是天祐我也!

    「別笑了,口水都流出來了。」容添遞過一張面巾紙,示意我擦一下口水。

    「嘿嘿……為你高興嘛!」接過紙隨意地擦擦,我絕對地睜眼說瞎話,而且還臉不紅氣不喘。

    「是為我高興嗎?難道你就沒想過借助這麼好的機會近水樓台先得月地對鄭學長下手?」

    嘖嘖,什麼時候容添說話也這麼犀利了?真是明師出高徒啊,近朱者赤啊!看來我還是很能熏陶人的!

    不過,剛才他諷刺的對象好像是我耶!從沾沾自喜中回過神來,沒好氣地白了容添一眼,「拜託,我是那樣的人嗎?我會做出那樣的事情嗎?我是個品格很高尚的人,絕對不會做出這等沒人性的事情的!」說得義正辭言慷慨激昂,一點都不心虛。

    「你敢摸著自己的良心說,你沒打過這個主意?」

    「良心?我有嗎?」我不恥下問地看向容添。

    「……」

    「你什麼時候去籃球隊報道啊?」最關心這個了。

    「你想幹嗎?」容添警惕地看著我。

    「沒什麼,沒什麼,就是想請你幫我個小忙而已!」我笑得無比諂媚無比燦爛,臉上的肌肉擴張到最大化了。

    「別笑了,看你笑成這樣,就知道沒好事,說吧。」容添一臉任我宰割的無奈。

    「那個……這個……就是……」有點難以啟齒啊。

    「有什麼話就直說,我還不瞭解你?別裝了。」容添毫不客氣地直接拆我的台。

    等的就是容添這句話,「那我就不客氣了啊……」陰陰地笑,容添,你會後悔答應得這麼快的。

    從書包裡掏出筆和紙,「唰唰唰」,如行雲流水般劃下幾行字,丟給容添,「給我辦到這個就行了。」

    「這是什麼?鄭天宇的血型、身高、體重、生日、星座、最喜歡的食物、最喜歡的顏色、最喜歡的書、最喜歡的電影明星、最喜歡的運動、最想去旅遊的地方、最愛說的話……」容添不可思議地看著我,「這……這……這是?」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我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當然要先瞭解一下情況,然後在最適當的時機下手,這樣才能手到擒來嘛!」這可是跟我家湯美麗女士學來的。

    「妍妍,我今天才發現,真的,人不可貌相啊!」容添用一種嶄新的眼神打量我。

    「去你的!」一腳飛過去是我的回答。

    「嘖嘖……惱羞成怒了?」容添利落地閃開,不忘回嘴。

    「是又怎麼樣?」不講理地瞪著容添,我可沒弱了半分氣勢。

    「妍妍,如果我幫你做到這些,你怎麼報答我啊?」容添嬉皮笑臉地問。

    「報答啊——」我歪歪頭,仔細思索起這個問題來。

    「當然啊,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想要知道這些消息,總得表現一下誠意吧?」容添的笑奸詐得跟狐狸沒什麼兩樣。

    「報答……報答……怎麼報答好呢?」我嘀咕了半天,「以身相許那是不可能的。」說完抬頭看看容添。

    容添臉色不變地笑看著我,「那你打算怎麼報答?」

    「嗯,要不我下輩子做牛做馬結草啣環來報答你怎麼樣?」我眼睛一亮。

    「下輩子太遙遠了,這輩子的事情還是這輩子做的好,不要拖拖拉拉的!」容添一點都不上當啊。

    「沒辦法啊,這輩子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要吃要喝要睡覺要玩,根本挪不出時間來報恩啊,你就委屈一下,等下輩子好了。」我懶懶地趴在桌子上。

    「你以為人生真的不輪迴了嗎?你以為下輩子就可以逃得過嗎?你以為報恩這樣的大事可以忽略不計嗎?」容添笑瞇瞇地看著我。

    「少跟我扯輪迴這樣摸不著邊的事情,我這個人比較鼠目寸光,還就只看到這輩子了,下輩子如何那我就管不了了,所以……」

    「所以什麼?」容添很好奇。

    「所以,結論就是,報恩的事情下輩子解決,這輩子,你先給我把這些資料弄清楚!」很痛快地給出結論。

    「妍妍——我今天才發現,你真的很不厚道!」容添哀號一聲。

    看一眼比較喜歡在我眼前裝無賴的容添,「我也發現,你怎麼在我面前就特別的無賴呢?在學校裡怎麼就沒發現這一點啊?」

    「嘿嘿,那個,那個,我這不是把最真實的一面都展現在你面前嗎?」容添打著哈哈。

    「有這樣的本事怎麼在學校裡不顯露一下,難道你有自虐的傾向?喜歡被人欺負啊?」我不解地問。

    「在他們面前顯露我的本來面目?他們還不值得。」容添高傲地揚起頭。

    「啪!」我一巴掌拍過去,「那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啊?」

    「你要這麼想我也不介意啦。」容添繼續給我扮純情。

    「吃飽了,回家!」我二話不說,收拾書包閃人。

    「妍妍……」容添從後面追上來,「是不是很失望我是這樣的人?」語氣裡似乎有幾乎察覺不到的苦澀。

    「當然失望啊!」我沒好氣地回過身來踢了容添一腳,不出意外地在容添臉上看到了一絲悲涼,莫名的心疼了一下。

    「你這個傢伙,要裝就給我裝到底嘛,人家好不容易才有點英雌救美的成就感,可以享受一下保護別人的成功感覺,結果,現在才發現你竟然是扮豬吃老虎。你說我失望不失望啊?不管了,以後你在學校裡都給我裝老實,我好天天過搭救的癮,聽到沒有?」惡狠狠地戳戳容添的胸膛。

    ……

    「喂,嚇傻了?」我推推呆成木雞的容添。

    「真的?」容添回過神來,激動地抓住我的手。

    「我沈希妍什麼時候說話沒算話?」不爽地瞪向容添,太可惡了,懷疑什麼都可以,怎麼可以懷疑我做人的品格咧。

    「我還以為你……」容添想解釋。

    「以為什麼啊?先放快我的手啦。」掙脫了半天都沒掙脫開容添的魔爪,沒想到看起來斯斯文文的他竟然力氣這麼大。看來不可貌相的人是他才對啊。

    「哦。」容添立刻鬆開我的手,嘿嘿地傻笑起來。

    看到容添的表情,我只能挫敗地歎口氣,天啦,如果這就是容添的真面目的話,那多謝了,我還是不要見到比較好吧。

    「妍妍,你要的東西!」容添丟過一摞可以把我活埋的資料。

    「這麼多?」我瞠目結舌地看著懷中厚厚的資料,幾乎就想這麼暈過去。

    「都是按你的要求打聽到了,然後還有些我估計你感興趣的,也順便都幫你打聽了,夠意思吧?」容添竟然還有臉來邀功。

    「鄭學長的經歷有這麼誇張嗎?簡直是罄竹難書啊!」我吐吐舌頭。

    「妍妍,你語文是怎麼過關的?」容添搖搖頭,一臉的納悶。

    「你管我,去忙你的,我現在沒空理你!」我立刻低頭看起資料來,時間寶貴啊,這麼多不知道我要看到什麼時候去啊,555555555,真是有哭的衝動啊。

    親愛的鄭學長啊,你沒事這麼多豐功偉績幹嗎?

    越看我臉色越難看,抬頭,容添那傢伙正有溜的跡象,「容添——」我咬牙切齒地開口,將資料丟到他身上,「這就是你給我找的資料?」

    「是啊,你看多完善啊,什麼都有哦。」容添還一臉得意。

    「是啊,多完善啊!問題是?重點呢?我要的是重點!你這上面都是些什麼?」我隨手揀起一張,「早上8點到學校,8點8分吃早餐,吃了一個饅頭兩個包子一碗稀飯三個花卷,還加兩個雞蛋,然後8點30分上課,上午是語文、數學、英語還有化學,其間上了兩趟廁所,一次3分鐘,一次10分鐘,中午12點下課,12點15分吃午飯,午餐吃的是半斤米飯,一個清炒芥藍,一個青椒肉絲,一個紅燒魚塊,然後一個三鮮湯,12點45分在籃球隊休息室休息,1點45分起床……」我越念火越大,我要這些幹嗎?我又不是中央情報局的,要瞭解這麼詳細幹嗎?

    「這樣不好嗎?他的一舉一動你不都瞭若指掌嗎?」容添不解了。

    「我要那麼瞭解幹嗎?不知道霧裡看花花最美,距離產生美嗎?我什麼都知道了,連他上個廁所我都清楚地知道是大小便,這還能讓我對他產生崇拜嗎?還能讓我迷戀嗎?你白癡啊你?還是你是故意的?」怒火沖沖的我頭髮都快氣豎起來了。

    「我哪有,你列舉了那麼多條,我想你應該是想知道得越詳細越好嘛,所以我就做了個全方位立體的調查,妍妍,你耐心往後看,後面就有你感興趣的了。」容添努力為自己辯解。

    「是嗎?」我持懷疑態度地翻了幾頁。

    ……

    「哇,沒想到鄭學長這麼可愛啊,呵呵……」

    「看看這裡這裡,他喜歡粉紅色哦。」

    「粉紅色?怎麼會是這個顏色呢?……不過有個性,我喜歡。」

    ……

    「這個這個,原來鄭學長也喜歡看《蠟筆小新》哦,呵呵,跟我有共同語言耶!」

    「還有這個,他還喜歡看《色女郎》呢!」

    「……這個,食色性也,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啦!」

    「這個你都能理解啊?」有人不服氣地嘀咕。

    「怎麼?有意見啊?」一掌拍過去。

    「沒有,絕對沒有,你覺得好就沒問題!」立刻很狗腿地改換門庭,算他識相。

    「哼……」繼續埋頭看資料。

    「那個……妍妍……」容添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就說。」我頭都不用抬就知道容添現在臉上是什麼表情。

    「就是……那個……我……想……」吞吞吐吐的讓我火大。

    「想什麼啊……」笑的溫柔無比的我,手下可沒留一點情地正使勁在容添手臂上肆虐。

    「嗷……你輕點輕點……」容添哀怨地看著我慘叫,可是又不敢大力掙開,一臉被虐待的可憐樣子,就差泫然欲泣了。

    「現在想起來要說什麼了吧?」皮笑肉不笑的我冷冷地放開手,順便活動了一下手腕,打算一會兒要是某人再不識相就動大刑。

    「呃,我今天下午有一場比賽,你要不要去看?」容添很聰明地立刻就交代清楚了目的。

    「不去!」很直接的拒絕,我下午的寶貴時間要留著研究這些資料啊,都是寶貝啊,親親。

    「那個……鄭學長也和我們一起上場哦。」容添不急不躁地丟出一句。

    我怒,「不早說!」一腳就要踹過去了。

    「你沒問啊!」有人理直氣壯。

    更怒,「這個還要我問嗎?白癡都知道,這樣的好機會我能放過嗎?幾點?」

    「4點。」

    「知道了,我會准點去的,你可以走了。」揮揮手示意容添可以閃人,不要阻礙我的視線了。

    容添搖搖頭,已經習慣了我這偶爾見色忘友的習慣了。

    「嗯,要準備些什麼呢?礦泉水、毛巾、水果、雪糕、薯片、氣球、瓜子……還差什麼?」我一邊在紙上列舉下午看球賽要準備的行囊,一邊嘀咕,看還缺什麼。

    「大小姐,你是要去旅遊還是看球賽啊?」容添的聲音再度陰魂不散地在耳邊響起。

    「哇!你想嚇死人啊?走路怎麼悄然沒聲啊?你鬼啊?」我尖叫一聲,手裡的紙散了一地。

    「我回來是想告訴你,不用準備那麼多,我不需要,只要給我準備一罐可樂就好了。」容添笑得怪怪的。

    「自己買去,那些是我給鄭學長準備的,沒你的份。」沒好氣地推開容添湊過來的臉。

    「妍妍……」容添的臉立刻垮下來了,「太不厚道了吧?怎麼說我也給你提供了情報吧?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連一罐可樂都沒有?太小氣了吧?」

    「小氣?我哪裡小氣了?」我氣勢洶洶的就差跳了起來,「我這叫吝嗇好不好?完全不是一個境界嘛,不知道我是天字第一號不袗公雞啊?想拔毛,門都沒有!」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