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吻醒的惡魔 正文 第五章 轉校生
    「真的要去秋遊?!」才一進教室我就聽到這個爆炸性的消息。要知道在我們這所以升學率為首要任務的學校裡,春遊都是兩三年才能趕上一次,更別說是秋遊了。看起來我的運氣還不錯,一連串的好事會不會跟著接踵而來呢?

    才一放學我就拉著尹薇到附近的超市裡瘋狂採購,不一會功夫購物籃裡就被裝得滿滿的。對了,在走向收銀台結帳的途中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尹薇看著匆匆返回購物區的我,不解地問:「這些已經足夠了啊,還有什麼落下的東西嗎?」

    「我要再多買一些。」

    「帶給泯文吃?」

    「是啊,給他帶一些回去。另外再替陳悠遠買一些。」一向喜歡上課睡覺的陳大俠估計此時此刻連要去秋遊都不知道吧?更何況他那粗枝大葉的性格連過期的麵包都照吃不誤,又怎麼會為自己準備零食和飲料呢?

    「看來你們倆現在的關係很不錯嘛。」尹薇笑著說道,「如果不是你告訴我,我真的很難想像一直以來他都是獨自一個人生活。」

    「所以啊,我們要盡量多照顧他一些。其實他是個不錯的朋友對不對?」

    尹薇點點頭:「我會試著慢慢和他做朋友的。少了以前的那種感情負擔,現在重新面對陳悠遠的時候,感覺自然多了,人也輕鬆多了。」

    「這樣就對了。我們走吧。」

    從超市裡出來心情大好,誰知道沒走多遠就看到黃凱奇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才一停穩身子就開始抱怨:「不是說好了去學校接你的嗎?讓我白白等了好久!」

    「糟糕!」尹薇不好意思起來,「真對不起,我忘記了。其實你不用每天接送我的,詠兒只是開玩笑而已。」

    「我黃凱奇說話像是出爾反爾的人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不要再囉嗦了!」黃凱奇看了看我們手裡拎的東西,「哇!真是太棒了!樂事……」

    我從袋子裡抽出一包薯片遞給他:「怎麼樣?凱奇老大賞個臉吃了吧。」

    「誰稀罕這種小孩的東西!我又不是女孩子。」黃凱奇的口水都要流到腳面上了,可是他的嘴巴還在逞強。拜託,現在他的兩個貼身護衛又不在身邊,沒人會說三道四的。況且男孩子就不可以吃零食了嗎?別忘了,樂事薯片的廣告還是古天樂拍的呢!

    尹薇也笑著說:「是啊,為了感謝你接送我,這包薯片你就吃了吧。」說著也從自己手裡的袋子中拿出一袋樂事來。

    黃凱奇皺了皺眉頭,擺明了是在與饞蟲做鬥爭。

    「你就別客氣了。就當我們非要你吃的好不好?」

    「那……那……我就勉為其難接受一次你們的好意吧!下不為例!」黃凱奇說著高興地接過兩包薯片,樣子像個貪吃的小孩子。

    走過兩個路口,我和他們道別。黃凱奇送尹薇回家,而我呢,要朝反方向走。要直接回家,還是先把東西送到陳悠遠家呢?正在我左右為難的時候,泯文突然出現在前面不遠處。這次只有他一個人。我剛想開口叫住他,卻意外地發現一個問題。此時的泯文怎麼和平時完全不同呢?那憂鬱的眼神、沉默的表情……他在思考什麼?自從泯文睜開眼睛醒過來至今,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他。

    也許是太過專注了,他並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走了幾步,泯文開始穿過馬路朝對面走去。他這是要去哪?好奇心使我決定跟上去看個究竟。今天的他實在是太奇怪了!望著那熟悉的背影,我突然感覺到一股深深的悲傷。那背影看起來如此沉重,彷彿每邁出一步都在狠狠地衝擊著他的心房。泯文……泯文在難過嗎?泯文也會難過嗎?是誰讓一直傲慢無理的泯文感覺到了難過?

    這個方向我再熟悉不過了。每年我都會和老爸老媽一起走這條路。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我的手也有些酸痛。塑料帶裡的東西好像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可是我根本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我害怕打攪此時的泯文。

    墓碑的前面有一束新鮮的百合。是誰來看過柯伯伯和柯伯母了嗎?泯文站在墓碑前,靜靜地站了好久。他流淚了?我的鼻子一陣發酸,心裡忍不住有些疼痛。是啊,不管爸爸媽媽對泯文有多麼好,畢竟我們不是他的親人。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人是他的至親,泯文也會孤獨吧?為什麼我一直沒有想到這些呢?我總是為了他的改變而抱怨和遷怒於他,卻從來沒有想過現在的泯文已經成了實實在在的孤兒,他有什麼理由像以前那樣快樂呢?一個沉睡了八年的人,重新睜開眼睛面對這個世界的時候卻發現周圍改變了很多很多,發現自己要獨自一個人面對這陌生的一切,那種感覺我何曾設身處地為他想過?

    泯文的肩膀微微顫動了一下,他低著頭,我看不到那張因為傷心而淚流滿面的臉。他經常一個人到這裡來吧?一定是這樣的。他在家裡的時候,在我們大家面前的時候一直裝著毫不在意,裝出一副高傲快樂的樣子來。其實他從甦醒的那一刻起就深深地感覺到了寂寞與無助。我們都不曾體會到。

    是的,我是個自私的女孩。

    回家的路顯得漫長而沉重。我遠遠的追隨著泯文的背影,每一步都走得搖搖晃晃。本來已經平靜如水的心似乎又漾起了陣陣漣漪,很多童年時的記憶再次洶湧澎湃地朝我襲來。回憶是不該被遺忘的吧?那樣美好而珍貴的東西怎麼捨得把它丟進心靈的角落?

    站在家門口我努力整理著思緒,隨後揚起滿臉的笑容拿出鑰匙。

    「我回來了!泯文,你在嗎?快來幫我一把!」

    「怎麼一回來就大喊大叫的。」泯文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跺著步子從房間裡走出來,「買這麼多吃的?」

    「是啊,看你最近瘦了,應該好好補一補了。」

    「用這些零食補?」泯文笑了一下,「你還真沒有常識!吃這種高熱量又沒營養的東西只會變成沒用的胖子!你想間接陷害我是嗎?」

    「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我就不是間接陷害你了,簡直就是直接謀殺!實話告訴你吧,明天我們學校組織秋遊,所以我才去超市大肆採購的。順便幫你帶了一些回來。」

    「那也用不了這麼多吧。」泯文露出疑惑的表情。

    「對了,我還幫陳悠遠買了一些。」

    「是該替你男朋友多買點,他這麼能打,應該隨時補充熱量。」

    「誰說他是我男朋友了?」

    泯文用手指了指我。

    「那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好了。」反正我們之間已經有很多誤會了,要一一解釋清楚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算了,就這樣吧。

    吃過晚飯我回房間準備東西,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到底是什麼呢?泯文在家裡偽裝得很好,和在墓地裡簡直是判若兩人。我是在擔心他嗎?不,似乎忘記了什麼事情。都已經十點多了我還是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麼睡不著覺,索性翻出以前的相冊來看。這是遇到泯文的那天在酒會上拍的,這是泯文和我在花叢中一起抓蝴蝶的時候司機叔叔幫忙拍的,還聖誕節的時候我們在那棵大樹下拍的……這是我過生日的時候泯文送我禮物時的照片,這是……對了!生日!今天是泯文的生日啊,我竟然忘記了!爸爸媽媽也沒有想起來!難怪他會去墓地,難怪他會覺得孤獨,難怪……該死!我真是個糊塗鬼!

    看了看時間,十一點整。太好了,還沒有過十二點。可是附近還有開門營業的甜點屋嗎?不管了!今天晚上無論如何也要買來蛋糕幫泯文慶祝生日。拿定了主意我趕緊換好衣服衝出家門。臨近午夜,路上的行人已經少得可憐了,只有零零散散的幾輛車來回穿梭著。我伸手攔下一輛出租車,讓司機盡快把我送到最近的甜點屋。非常不幸的是那些賣蛋糕的店最多只營業到晚上九點鐘。眼看半個小時過去了,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姑娘,你怎麼不到24小時營業的超市去看看呢?」

    是啊!我怎麼把超市給忘記了?希望可以買到蛋糕,老天保佑一定要讓我買到啊!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幾經輾轉終於讓我買到了生日蛋糕。可是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加油!加油啊,歐陽詠兒!

    當我興沖沖地捧著蛋糕闖進泯文的房間時,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他嚇了一跳。

    屋裡有了亮光,泯文揉著眼睛:「你發什麼神經?!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我當然知道!」我一邊說一邊麻利地把蛋糕打開,插上蠟燭,以最快的速度把蠟燭點燃,「泯文,對不起,我太笨了!居然忘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害你一個人難過。快點爬起來吧,馬上就要到十二點了,一定要趕在十二點之前吹滅蠟燭。快來許個願望!」

    「生日……蛋糕?」這下泯文徹底清醒了,但他始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什麼時候買的蛋糕?」

    「就是剛才啊!說起來真是奇怪,我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總覺得自己忘記了一件事情。突然就想起來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泯文,由於時間緊迫我只能買這樣一個蛋糕回來,而且也沒辦法給你辦一個像樣的生日舞會,你能原諒我嗎?」

    「傻瓜!」泯文背過身,我看到他的手指在臉上輕輕劃過。

    「快點吹蠟燭吧!」

    「好。」

    「等一下!先許個願望。」

    ……

    在輕柔的月色中,我和泯文分吃著生日蛋糕,時鐘發出的有規律的「滴答」聲絲毫沒有影響到我們的心情。終於到十二點了——泯文,生日快樂!這是我遲到的祝福,卻是最真摯的。我向你保證,在以後的日子裡不管再經歷多少年,我再也不會忘記你的生日了。我保證!

    夜,深了。整個城市彷彿都沉沉地安睡著。今夜,真的很美……很美……

    嘉年華?!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詠兒,難道你不知道嗎?」尹薇無辜地看著我。

    我努力回想著昨天聽到學校組織秋遊之後的情況,當時我好像只顧著興奮,根本沒有在意後面的話,現在想起來連要去哪裡自己都還不知道呢。

    「薇薇,你確定我們現在是要去嘉年華嗎?是在世界上很有名的那個『國際嘉年華』嗎?」

    尹薇點點頭:「當然。昨天有好幾次我都想告訴你,可是你只顧著拉我買東西根本不聽我講話。聽說這次的嘉年華剛剛結束了在北京的巡迴才來咱們天津的,結束天津站之後會啟程到香港。」

    「太棒了!」我一直都很想到全球知名的嘉年華看一看,親身感受一下那些刺激的遊藝項目。沒想到這麼快就有機會了。好幸運啊!

    「詠兒,你快點坐好,別在座位上扭來扭去的。」尹薇小聲抱怨,「聽說那邊每天都有好多人呢,而這次很多學校也都因為嘉年華的到來臨時舉行秋遊。」

    「那麼說今天還有其他學校的學生也要去嘉年華?」

    「好像是的。」

    「希望不要太擁擠。」我虔誠地祈禱著。

    「放心吧,嘉年華的工作人員會把場內的客流量控制在兩萬人的。」

    「兩萬人?」我在心裡認真盤算著這個數字,但是眼下我已經被興奮的感覺沖昏了頭了,根本想像不出兩萬人在一起遊玩到底是什麼樣的場面。

    車子一路平穩地行駛著,大約過了一個半小時終於到達了目的地。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還很空曠的渡假湖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聳立起了各種各樣的遊藝項目建築。特別是大門口裝扮得異常醒目,大大的「國際嘉年華」幾個字格外吸引人。好多外籍工作人員站在門口熱情的用英文同來往的遊客打招呼,歡樂的氣氛幾乎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在老師的組織下我們紛紛下車在入口處排隊。在正式開始遊玩之前,工作人員會在我們的手背上蓋上印有特別圖案的「國際嘉年華紀念印章」。同學們的興致更加高漲了。

    人潮湧動,周圍彷彿在一瞬間變成了幸福的海洋。

    分組之後,我急不可耐地拉著尹薇的手朝那些遊藝項目飛奔而去。誰知道尹薇卻突然拉住我提醒道:「是不是還忘記了一個人?」

    對啊!我怎麼把陳悠遠給丟在腦後了。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和尹薇四下找了半天才發現那個傢伙正躲在角落裡打瞌睡呢。在這麼吵鬧的環境下他還能去會周公,真是叫人佩服啊!

    「陳悠遠!」我對準他的耳朵大叫,「你來這難道是睡覺的嗎?快點去親身體會一下那些刺激的遊藝項目吧!」說完我拉起他的手朝「星空之門」跑了過去。讓我意外的是尹薇竟然拉著他的另一隻手,看來現在她已經努力在改變自己了,特別是對陳悠遠。他們一定會成為好朋友的。想到這,我越發開心起來。

    「會不會很恐怖?」尹薇有些擔心。

    我看了看前面放著的說明牌:「這是一個非常時尚並且誘人的遊戲,乘客乘坐在座位中,隨著機器時而向前,時而向後地快速旋轉。刺激指數五顆星。」

    「嘉年華里的遊藝項目就是以驚心動魄而聞名的,勇敢一點。」我給尹薇壯膽。可是隨著周圍不斷傳出尖叫聲,我自己都有點打退堂鼓了。正在我和尹薇猶豫不決的時候陳悠遠毫無顧忌地走了上去。不愧是陳大俠啊,佩服!佩服!

    機器慢慢旋轉,速度一點一點地提升。隨著身體越來越傾斜,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嚨。開始有人發出恐懼的尖叫聲了,此時我們已經上升到了最高點,整個身體已經倒轉開來,刺激又有些膽戰心驚。尖叫聲此起彼伏,我嚇得閉起了眼睛。天啊!百聞不如一見,嘉年華里的遊藝項目果然不同凡響。幾分鐘過後,當我和尹薇手拉著手搖搖晃晃走下來的時候,陳悠遠已經悠閒地站在底下等待我們了。

    「感覺怎麼樣?」我忍不住問。

    陳悠遠打著哈欠:「還可以。」

    「薇薇,你呢?」

    「好暈啊。頭暈暈的。」尹薇顯然驚魂未定的樣子。

    「我們先休息一下吧。」我提議道。

    尹薇趕緊擺手:「我自己到那邊去坐一下,你們還是趕緊去玩其他的項目吧。人這麼多,單是排隊就要耽誤不少時間呢。」

    「你一個人?還是我們陪你吧。」

    「我沒什麼,只是有點暈。休息一下就去找你們。」

    「你還是坐在那邊不要動了。」我想了想說,「我們先去玩『狂野飛船』和『顛倒乾坤』,然後就會來找你。玩過『幸福摩天輪』之後咱們就吃午飯好不好?」

    尹薇微笑著點頭。

    OK!下一站目標——狂野飛船!我興致勃勃地拉著陳悠遠的手朝排滿長龍的隊伍走去。

    「喂!不准睡覺!」

    「@%&$%&」

    「馬上就要到我們了,聽到沒有?不准睡覺!」

    「@%&$%&」

    「陳悠遠!」

    謝天謝地!他總算睜開眼睛了,不過我們卻成為了方圓數十米遊客注目的焦點。真是太……太丟人了!

    再次見到尹薇的時候我已經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了。而陳悠遠的瞌睡蟲也沒衝到了九霄雲外。他十分不好意思地走在我身邊,不清楚內情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彷彿是陳悠遠把我欺負哭的。

    「怎麼了?」尹薇一見我這副模樣趕緊關心地走過來詢問。

    我只顧著抽噎,根本沒力氣回答。

    「陳悠遠,詠兒怎麼了?你欺負她了?」

    「是就好了。」陳悠遠顯得很無辜。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太……太……太嚇人了!」我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向尹薇訴苦,「那個『顛倒乾坤』簡直就是挑戰極限嘛!」

    「原來是這樣啊。」尹薇著實鬆了一口氣,「那我們先緩解一下氣氛,起乘坐『幸福摩天輪』吧!」

    「也好。」

    幸福摩天輪可以容納154—156位乘客。最高旋轉點為20米,3000盞華麗的外燈成為了摩天輪的絢麗外衣。相信每一位登上幸福摩天輪的遊客都會喜歡上這種感覺,特別是在摩天輪頂端的時候。快樂的感覺總是容易讓人忘記一些東西,例如:飢餓。當我們三個人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鐘了。

    「該吃午飯了吧?」尹薇問。

    「早就該吃了!」飢腸轆轆的感覺可真不好受啊!

    當我把一同帶來的食物拿出來的時候陳悠遠顯然大吃一驚。我得意地問:「怎麼樣?沒想到吧?我就知道像你這種一個人生活的大懶蟲是絕對不會準備午飯和零食的,快點吃吧。」

    尹薇也把自己的食物拿出來擺在桌子上:「大家一起吃,誰都不准客氣。」

    陳悠遠遲疑了一下,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真沒想到一向生活散漫、做人不拘小節的陳大俠會有臉紅的時候。

    心情振奮的時候再美美地吃上一頓午飯,人生真是美好啊!當然酒足飯飽之後,我們並沒有放過那些剩餘的遊藝項目,像倒轉地球、迷你戰機、瘋狂洗衣機、倒轉地球、衝上雲霄、空中迷藏、流星追月……等等等。雖然玩得膽戰心驚,但那種酣暢淋漓的感覺也不免叫人留連忘返。

    最後我們三個人一起走到了攤位遊藝的各個展台邊。這裡準備了豐富的獎品給各位遊客,當然還要有真本領才能拿走哦。像快速射擊、跳青蛙、丟花瓣、大嘴狗、獵鴨、灌籃高手、打瓶子、飛鏢打星星……反正單是小型的攤位項目就已經夠讓人眼花繚亂了。看著別人手中抱著的那些大型公仔,我真是羨慕極了,馬上迫不及待投入到了奪獎的行列中。不知道是我的運氣太差,還是不夠水準,先後玩了好幾個項目居然什麼獎品都沒有拿到。

    「詠兒,別洩氣。這些獎品其實並不難拿到的。」

    「可是薇薇,你看。」我指著旁邊的一個女孩子,她的手裡已經抱著兩個公仔了,「為什麼人家就可以拿到獎品呢?」

    「人家運氣比較好嘛。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我有些不甘心:「我也很想要嘛……」

    「不如讓陳悠遠試一試吧。」尹薇一邊說一邊拉過一旁的陳悠遠,「說不定你今天的運氣是最好的,一定要努力幫詠兒拿到獎品哦!」

    陳悠遠接過遊戲幣,在附近的幾個攤位遊藝的展台邊選擇了一陣,最後把目標鎖定在了「灌籃高手」上。其實對於稍微會打一點籃球的男孩子來講投籃並不是件難事,但這個遊藝項目設置的籃筐和普通的籃筐不同的是形狀上存在著很大的差異。普通籃筐是圓形的,而這個遊藝項目所設置的籃筐卻是橢圓型的,難度相對來講增加了很多。我們走過去的時候剛好有幾個小男孩在挑戰,可惜的是全都沒有投進。看到他們垂頭喪氣的樣子我真有點擔心,陳悠遠到底行不行啊?我真的好想要那個大型公仔啊!

    陳悠遠把遊戲幣交給工作人員,然後站在投籃線上。我的心突然緊張起來,忍不住自己在心裡念叨著:一定要投進啊!一定要幫我拿到獎品!只見陳悠遠看了一會籃筐,隨後舉起雙臂,一手托球一手扶住側面。大約兩秒鐘之後他托住球那隻手的手腕輕輕一用力,籃球瞬間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美麗的拋物線。進去!一定要進去啊!在我的祈禱聲中,籃球在射進籃筐的同時發出了好聽的聲音。

    萬歲!我期待已久的獎品!

    「陳悠遠你太厲害了!沒想到你還會打籃球!」我抱著工作人員遞給我的公仔歡欣雀躍。

    「我不會打籃球。」

    「不會?可是你的姿勢很標準啊。」

    「無聊的時候我會看一看NBA常規賽。」陳悠遠說得相當輕鬆。

    「只是看一看就把姿勢學會了,那足以證明你有不錯的資質嘛!」我說這話雖然有溜鬚拍馬的嫌疑,但是誰讓他毫不費力氣就幫我得到了獎品呢。稍稍誇獎一下也不過分。

    尹薇也有些羨慕,指著掛在最上方的公仔說:「陳悠遠,也幫我一下吧。我也很想得份獎品回去做紀念。」

    「是啊。」我可不是那種只顧自己高興把朋友忘記的人,「也幫薇薇拿一個漂亮的公仔!」

    陳悠遠又從口袋裡拿出四個遊戲幣交給工作人員,可是剛剛接過籃球要投的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我們。

    「陳悠遠,你不是最討厭來這種吵鬧的地方嗎?」

    是秋秋?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難道她們學校也來秋遊嗎?不知道算不算冤家路窄,只是我對她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聽她的口氣好像早就和陳悠遠認識,怎麼一直沒聽泯文提起過呢?

    陳悠遠並沒有理會秋秋,舉起雙臂繼續投籃。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影響,球竟然偏出了籃框並沒有進。尹薇顯得有些許的失望,但她更關注一旁突然出現的女孩。而我呢,也一直把目光鎖定在秋秋身上。

    「陳悠遠,你啞巴了?還是你根本不敢面對我?」

    他們倆以前不僅認識,難道……難道還發生過什麼事情?

    我用胳膊頂了頂一旁若無其事還在打瞌睡的陳悠遠:「人家在和你說話呢,拜託回應一下好不好?」

    出人意料的是陳悠遠卻朝不遠處望了望,隨後說道:「快到集合時間了,我們回去吧。」

    「陳悠遠,你什麼意思?!」秋秋果然不是善男信女,怎麼肯就此收場?

    我拉起尹薇的手準備暫時離開,雖然我和陳悠遠現在算得上不錯的朋友,但是因為泯文的緣故,上次見面的時候說了很多讓人誤會的話。如果秋秋和陳悠遠以前真的發生過什麼事情的話,那她現在一定恨死我了。這個情敵我當得多麼莫名其妙啊?

    「我們先過去那邊等你吧,你們倆有話慢慢聊。」

    尹薇也相當識趣地跟著我朝集合地點走,只可惜秋秋卻突然把矛頭轉向了我。她發難了,我也只好接招。

    「這麼快就逃之夭夭了?不會是做賊心虛吧?歐陽詠兒,你不是很喜歡柯泯文嗎?難道為了報復我,所以才故意接近陳悠遠?」

    「首先我要澄清一點,我離開並不是逃之夭夭,而是不想打攪你們談話而已。還有一點你必須搞清楚,那就是我在之前並不知道你和陳悠遠有什麼關係,而且此時此刻我也不明白你們倆究竟有什麼瓜葛。你最好也不要把泯文扯進來。」

    我牽起尹薇再次邁出腳步,誰知道秋秋身手敏捷一個健步擋在了我面前:「先不要說我和陳悠遠是什麼關係了,你們呢?你和柯泯文呢?」

    「按理說我不應該回答你這麼八卦的問題,既然你有興趣知道別人的隱私,那麼我就勉為其難地滿足一下你的好奇心。我和陳悠遠是朋友,和泯文也是朋友。所以你大可把渾身的刺都收回去,我可不想與你針鋒相對。」

    秋秋揚了揚修剪整齊的眉毛,顯然對我的話並不信任。不過我也沒有義務花上大把的時間讓她去相信我所說的話。說句實在話,其實我對秋秋的印象還不至於太壞。如果可以相處一段時間的話,搞不好我們倆還可以做朋友。由此看來我是多麼善良的一個人啊。HOHO!

    言歸正傳。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時候,陳悠遠的聲音猛然把我拉回到現實中來:「我們倆沒有什麼話好聊。還是回集合地點吧。」

    「陳悠遠!」

    尹薇似乎也不願看到秋秋太過難堪,於是勸道:「陳悠遠,你還是留下吧。如果有什麼誤會解釋清楚就好了。」

    我也趕緊湊到他跟前咬耳朵,不過因為身高的差距顯得十分困難。

    「大哥,逃避不是辦法啊。還是勇敢面對吧,不然會連累無辜人事的。例如——」說完我指了指自己。

    雖然此話有些誇張,不過效果甚佳。陳悠遠果然乖乖留在了原地。等到我和尹薇順利來到集合地點時,還忍不住朝那邊看了看。

    「不會出什麼事吧?」尹薇不放心的問。

    「他才不會出手打女孩子呢。」我裝出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而且他們倆不像有什麼深仇大恨的樣子。十有八九是感情上的事,還有什麼能讓一個女孩子如此窮追不捨的?」

    尹薇「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過之後又面露狐疑:「詠兒,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應該是什麼反應?事情和我又沒關係,我幹嘛非要趟這灘混水?」

    「可是不介意有人喜歡陳悠遠嗎?」

    「這話你就問得奇怪了啊,我應該介意嗎?」

    「我好像漸漸明白你了。」這次換成了尹薇擺出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其實我一直覺得你和陳悠遠挺合得來的,你和柯泯文有太多的……」

    「太多的什麼?」我好笑地問。

    尹薇搖頭:「說不清楚。反正就是自從他醒過來之後,他給你的感覺似乎一下子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你也一直很不開心。反而我看到你和陳悠遠在一起的時候卻很放得下,心情很輕鬆。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猜想啊。我很希望你們兩個人在一起。」

    「拜託!」我用手指括了括她的鼻子,「你什麼時候改行做紅娘了?」

    「詠兒,你就會開玩笑。」尹薇笑著還手,但她的語氣很快變得認真起來,「現在我明白了,之所以你和陳悠遠在一起能如此放得下,是因為你對他根本沒有特別的感情。所以在他面前你總是那麼輕鬆。這就是朋友之間的感情。」

    我托起下巴開始思考這個問題。說實話我從來沒有仔細考慮過。

    「我說的正確嗎?笨丫頭,是不是連自己都還蒙在鼓裡呢?」尹薇得意起來。

    「其實我以前的確有一點點的朦朧,但是看到剛才的那一幕之後我徹底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我沒有生氣,更沒有介意什麼,反而很希望陳悠遠能遇到一位自己真心喜歡的女孩,希望他可以很幸福很幸福地生活。」

    「所以你對他——」

    「只是好朋友之間的感情!就像——」

    「我們一樣!」我和尹薇幾乎異口同聲說完最後一句話。

    老師快要清點人數的時候陳悠遠終於出現了,他臉上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還是那副看不出什麼的樣子。但是我知道,他和秋秋之間肯定發生了一些事情。真想知道他們剛才都談了些什麼,雖然這樣的想法有些八卦。但是誰讓我是女孩子呢,女孩子偶爾八卦一下連上帝也會原諒的吧?

    看著我自顧自傻笑的樣子,尹薇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笑著對我說:「你做什麼事情上帝都會原諒的。」

    分特!這哪裡是我的朋友啊,簡直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嘛!嘻嘻。

    晚飯前我興沖沖地趕回家,一進門就抱著在嘉年華得到的獎品向泯文炫耀。

    「很可愛吧?我是不是很有本領?要知道,獎品是很難拿到的。」

    正在電腦前玩CS的泯文抬頭看了一眼,根本沒有稱讚我的打算。

    我上前一步搖晃他握住鼠標的手搗亂,很奏效的是沒幾秒鐘泯文操縱的角色就被暴頭了。哈哈!萬歲!

    我一臉得意的樣子看著他。

    「滿意了吧?」泯文又氣又無奈的表情。

    我一邊用力點著頭,一邊不忘顯擺我的公仔:「嘉年華里有很多很大的公仔被當成獎品,下個週末我們一起去玩好不好?」

    「不去。」泯文果斷地回絕了。

    「為什麼?環球嘉年華耶!你又沒去玩過,不要說慪氣的話好不好?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以後握手言和。」

    「誰和你慪氣了?」泯文反問道,「我是根本沒興趣去!」

    「我發現你怎麼和陳悠遠越來越像了?連說話的語氣都差不多。你到底對什麼感興趣?」

    「喂!別把我和那個陳悠遠扯在一起。」泯文似乎有些不高興。

    我問:「他怎麼了?其實陳悠遠人不錯的,你只不過是沒和他相處過。你們倆的性格在某些方面真的很相像的。他也是對什麼事都不太感興趣的樣子,而且平時懶懶的只知道睡覺,生活上又不拘小節……」

    「你對他還挺瞭解嘛。」泯文突然打斷我的話,「真可謂是瞭解透徹。」

    「怎麼陰陽怪氣的?」

    「這個獎品不是你自己得到的吧?」

    「你怎麼知道?」

    泯文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用這裡想的。該不會是那位陳悠遠陳大俠吧?」

    「你怎麼知道?」我像復讀機一樣重複著剛才的話。

    「從一進門開始你就『陳悠遠、陳悠遠』地說個沒完,我耳朵都快聽出繭子來了。」

    「難道說……你吃醋了?」我突然有些開心,「我和他只是朋友,好朋友!」

    「你腦袋生蚺F吧?誰會吃你的醋?」

    「你——」

    就在這時屋子裡面傳出來好聽的音樂。什麼在響?這是什麼動靜啊?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泯文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了一部手機,原來是這個小傢伙在作祟啊!等等……泯文什麼時候買手機了?

    「喂?……哦,知道了。……在哪?……好的,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到。」

    「泯文,你什麼時候……」

    他一邊把手機放回口袋裡一邊朝門外走,根本沒有回答我的打算。

    「泯文!你要去哪啊?」

    「出去一下,晚飯不在家裡吃了。一會你告訴阿姨一聲,另外,晚上我會晚一點回來。」

    「喂!等等!」看著那個背影越來越遠,我只能最後大喊一聲,「最晚不能超過十點鐘!」

    本來今天在嘉年華玩得很高興,還想著回來和泯文一起去,讓他也體會一下這種刺激的感覺呢。可是沒想到泯文根本就不願意和我一起分享快樂,而且他的手機是哪來的?剛才又是誰給他打電話呢?而他又去哪裡了?被這一連串的問題搞得什麼好心情都煙消雲散了,只能草草吃了晚飯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七點了,泯文你怎麼還不回來?……八點鐘了,泯文,大壞蛋!……九點了,柯泯文,不是告訴過你早點回來的嗎?……十……十……終於十點了,柯泯文!你太過分了!怎麼能不遵守我家的規定?

    也不知道最後到底等到幾點,我竟然不知不覺睡著了。也許是今天玩得太累的緣故吧,這一覺睡得很沉,連泯文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知道。等到我早上躡手躡腳起床來到他房間門口的時候,裡面似乎傳來若有若無的鼾聲。

    「咚咚咚……」我輕輕敲了一下門。

    「泯文?」我又喚了一聲。

    算了,乾脆進去看個究竟。我把門推開一道縫隙,朝裡面看的時候泯文居然像頭死豬一樣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怎麼……怎麼有酒精的味道?難道昨天他出去喝酒了?不會是喝醉了回來的吧?oh,mygod!讓老爸老媽知道那還得了?!雖然他們一向偏袒泯文,可是只有我最清楚,老爸老媽在原則問題上是人人平等的,他們絕對不贊成高中生喝酒。快點!快點!要趕快消滅證據才行!

    想到這我趕緊把泯文房間裡的窗戶打開,讓屋子裡的空氣盡快「更新換代」。隨後又狠狠把泯文身上的被子翻開,揪起他扔進廁所裡。

    還在半夢半醒之間的泯文像是被人突然澆了一盆冷水般打了一個激靈:「你幹什麼啊?!」

    「是我該問你想幹什麼!居然跑去喝酒?不想在我家住了是不是?算了,這筆帳回頭再和你算。現在趕緊把身上的酒味都洗掉,洗完澡之後換身衣服再出來。還有屋子裡面噴些空氣清新劑……你給我快點!」

    「怎麼了?」

    怎麼了?瞧他那一臉無辜樣,真是……真是氣死我了!我這是在救你呢,不知感恩圖報的傢伙!

    當老師一臉微笑地帶著身後的人走進教室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尹薇也同時張大了嘴巴,指著那人結巴著喊起來:「她……她……怎麼會是……」

    「這位是黃曉秋同學,希望大家以後好好相處。黃曉秋,你坐到……」老師的話延長了好幾秒鐘,與此同時目光在全班同學的身上掃了一遍。要知道班上唯一的空座就只有陳悠遠旁邊的位置了。大家都不敢和這位看起來有暴力傾向的陳大俠坐在一起,老師也似乎看出來了這點。所以在安排座位的時候刻意避免了這點。但是此時此刻她像是為難了。

    最後老師果斷的做出了決定:「歐陽詠兒,你坐到後面的空位上去。黃小秋個子稍微矮一點,讓她坐你的位置好了。」

    oh,mygod!我沒有聽錯吧?我用懷疑的目光看向尹薇,但是從她那依依不捨的表情中我就明白了一切。班上開始響起竊竊私語的聲音,大家好像都在談論我以及這為新轉來的同學。當然,還有另一位正在呼呼大睡的當事人。說實話,我並不在意和陳悠遠做同桌,畢竟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可是最近班上的突然傳出很多流言緋語,矛頭全都指向了我。在這個時候我有所顧忌也是可以理解的對吧?

    黃小秋正是之前見過的那個叫秋秋的女孩,沒想到她竟然轉到了我們學校並且轉到了我們班,這也太巧合了吧?不清楚內情的人也許覺得沒什麼奇怪的,但是我和尹薇當然心知肚明,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是為了陳悠遠。他們倆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啊?我真是越來越好奇了。

    整節課我都覺得芒刺在背,雖然我坐在後面卻總是感覺有一道凌厲的目光注視著我。還用問嗎?除了黃小秋還會有誰?她該不會真的把我當成情敵了吧?冤枉!真是冤枉死我了!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課,我趕緊一巴掌拍起流著口水熟睡的陳悠遠。

    「放學了?」

    「快點把口水擦乾淨!」

    陳悠遠眨巴了兩下眼睛,像是從冬眠中慢慢甦醒的大黑熊。(誰讓他這麼黑的!)

    「你怎麼在這?」

    「我也不想啊。一會我再和你解釋,現在你先告訴我,你和黃曉秋到底是什麼關係?」

    「沒關係。」說完陳悠遠再次趴回到桌子上。

    我當然不肯讓他這樣逃之夭夭,一把將他重新抓起來:「快點說!要不然你以後就不用來學校了!」

    「你想天天吵我?」

    「不是我。」說完我指了指正坐在前兩排的位置的人,「你睜開眼睛看看那是誰?」

    陳悠遠勉強提起幾分精神,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在尹薇旁邊的黃曉秋身上時,這回他算是徹底清醒了。

    「她?」

    「你別問我她為什麼在這,你應該比我還清楚。陳悠遠,既然我們倆是朋友,你有什麼難言之隱可以對我講出來,我也好幫你啊。像現在這樣,白癡都能看出來黃曉秋絕對是為了你而來的。你不會真的想以後不來學校吧?這樣躲避下去也不是辦法對不對?還不如乾乾脆脆把問題解決掉,大家以後還可以做朋友。」

    陳悠遠沉默了一陣,他不想開口說話的時候總是擺出這副死樣子,我已經習慣了。算了,算了,還是再多給他一點時間考慮考慮吧。

    上午的課並沒有因為換了位置而變得有趣一點,反而讓我更加心煩意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為泯文還是因為陳悠遠,才這樣的不安和焦慮。我偷偷看了看一旁的陳悠遠,雖然他趴在桌子上像是在睡覺,可是我知道自從見過了黃曉秋之後,他已經很難像平時那樣旁若無人地去會周公了。

    「睡著了嗎?」我用胳膊小心地碰了碰他。沒有反應,失望。難道我的判斷失誤?抬頭朝前面望去,卻又不小心和黃曉秋的目光接觸到了一起。儘管我已經盡量故作鎮靜地投去微笑一個,可還是遭到飛來白眼的待遇。分特!為什麼倒霉的總是我?

    上午的課宣告結束,尹薇繞過黃曉秋逃到我身邊。

    「她上課的時候一句話都不說,下課了也不離座位一下,害得我無緣無故好緊張。詠兒,你沒事吧?」尹薇有些擔心地問。

    「我怎麼會有事,我怕這回有事的是陳悠遠了。」

    「對了,他人呢?」

    我們倆一起回頭看的時候,座位上早已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了。這個傢伙溜得還挺快的!一定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要不然幹嘛一直躲著黃曉秋?

    「歐陽詠兒。」

    「在!」我反射性地回答了一聲。

    原來是黃曉秋在叫我,難道是她不認識食堂在哪,想讓我帶她去嗎?太好了!助人為快樂之本,也許這樣就能緩和我們倆之間的關係了。

    「已經是午休時間了,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吧。」

    尹薇也趕緊附和道:「是啊,你剛轉來對學校一定還不熟悉,我們倆帶你四處參觀一下。」

    「沒這個必要。」黃曉秋一直緊緊盯著我看,和我第一次見到她時一樣氣勢洶洶,「我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既然你搶去了陳悠遠,那麼我就要搶走你的柯泯文。昨天他不是回家很晚嗎?我們倆在一起,是我拉他這麼晚回家的。」

    「是你給他打的電話?」

    我們倆一起回頭看的時候,座位上早已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了。這個傢伙溜得還挺快的!一定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要不然幹嘛一直躲著黃曉秋?

    「歐陽詠兒。」

    「在!」我反射性地回答了一聲。

    原來是黃曉秋在叫我,難道是她不認識食堂在哪,想讓我帶她去嗎?太好了!助人為快樂之本,也許這樣就能緩和我們倆之間的關係了。

    「已經是午休時間了,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吧。」

    尹薇也趕緊附和道:「是啊,你剛轉來對學校一定還不熟悉,我們倆帶你四處參觀一下。」

    「沒這個必要。」黃曉秋一直緊緊盯著我看,和我第一次見到她時一樣氣勢洶洶,「我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既然你搶去了陳悠遠,那麼我就要搶走你的柯泯文。昨天他不是回家很晚嗎?我們倆在一起,是我拉他這麼晚回家的。」

    「是你給他打的電話?」

    「是的。手機也是我送給他的。你很意外嗎?」黃曉秋擺出勝利者的姿態。

    這下我可真是打翻了五味瓶,心裡別提是什麼滋味了。怎麼會是這樣?我真是越來越搞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黃曉秋一開始是和泯文在一起的啊,那時候他們在交往嗎?為什麼後來她會跑來找陳悠遠?並且兩個人像是認識好久的樣子。泯文知道這件事情嗎?他那麼聰明沒理由看不出來的啊,難道……難道泯文真的是因為喜歡她,而願意包容一切嗎?

    尹薇在一旁抓住我的手,像是在安慰我。

    「黃曉秋,你真的誤會我了。我不知道你當初是怎麼認識泯文的,但是現在我確實很想幫你。因為陳悠遠是我的朋友,而泯文也是。我不喜歡你傷害到他們中的任何一個。當然,我也不希望你自己受到傷害。女孩子在面對感情的時候總是執著和盲目的,我明白你的感受。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把我當做朋友,我願意傾聽你的故事,並且盡我的力量幫助你。別把我當敵人來看待好不好?我所這些話完全是真誠的。」

    「真誠?你當我是傻瓜嗎?」黃曉秋露出輕蔑的表情,「為什麼陳悠遠在班上沒有一個朋友,甚至在他身邊也沒有一個朋友,惟獨你是他的朋友?」

    「尹薇也是他的朋友啊!」

    「對啊,你也看到了秋遊的時候我們三個人一直在一起。」

    「可是我聽很多人說過,在班上陳悠遠只肯聽你一個人的話,只有你才能享受到特殊的待遇。」

    「這是哪跟哪啊!」我真是無奈了,現在怎麼這麼多人喜歡在背後嚼舌根?我趕緊解釋道,「並不像你知道的那樣,不是只有我才能享受到特殊的待遇,而是一開始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敢接觸陳悠遠。他看起來那麼冷酷、那麼暴躁,所以大家都害怕他。但是我從小一直就是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所以我才會敢和陳悠遠講話,敢接觸他。之後也發現他並不像外表那樣,所以才和他做了朋友。尹薇也是。她一開始也很害怕陳悠遠的。」

    「是的,而且我承認一開始我也很喜歡他。」尹薇現在居然可以坦然的面對自己了,看來她真的在改變自己。是誰讓她成長了這麼多呢?

    「可是後來我覺得自己真的不適合他,我那麼柔弱、那麼膽小、處處需要人照顧,怎麼會和一向獨斷獨行的陳悠遠在一起呢?所以現在我和詠兒都把他當成要好的朋友來看待。特別是知道他平時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的,才會越發想要多照顧他一些。這只是朋友之間單純的關懷。雖然我不太明白你為什麼要和泯文在一起,但是詠兒和泯文的故事你根本不瞭解,如果你耐心聽完的話,我想你會做出正確的決定的。」

    「正確的決定?難道你想說我現在所做的都是錯誤的嗎?」

    「不,不是的。」尹薇停頓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樣說才好。

    我接過她的話:「秋秋,我們很想幫你。而且我和薇薇都知道你並不是個壞女孩,我們都希望和你做朋友。把你身上的刺收起來好嗎?別傷了他人,也別傷了自己。很多事情都可以解決的。你說是不是?」

    黃曉秋低下頭沉默了一陣,看著她毫無表情的臉,我和尹薇都有些緊張。我們倆剛才說的話有效果了嗎?真希望我們混亂的感情可以盡快明朗起來,真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得到幸福。可以如願以償嗎?

    「你要去哪?」看著黃曉秋一個人走出教室,我和尹薇異口同聲的問道。

    她並沒有回答我們,有些消瘦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門口。

    陳悠遠居然腳底抹油開溜了。直到下午第一節課結束那個膽小鬼也沒有出現。這更加讓我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他與黃曉秋之間的關係絕對不尋常,不然以他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自欺欺人一直逃避的。

    就在快要放學的時候,一張紙條偷偷地從前排傳到了我的手裡。打開一看竟然是黃曉秋寫來的,她約我放學之後在學校附近的冷飲店裡見面。看來我和尹薇的努力起效果了,黃曉秋開始信任我們倆了。只要她肯敞開心扉,我就有信心把一切的問題都幫她解決好。誰讓我是天生喜歡管閒事的人呢!嘻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