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之夜 正文 第七章
    馬車輕輕地一顛,停下了:車夫勒住了馬,從車夫座上回過頭來問我,要不要趕車回家去。我從內心世界搖搖晃晃走了出來,橫過林蔭道抬眼望去,愕然發現,我已經做了那麼久的夢,在陶醉中已消磨了幾個鍾頭的時間。天已經黑了,樹冠在柔風中搖曳,晚涼中開始散發出栗子花的芬芳。在樹梢的背後,月亮已經瀉出源腦的銀光。盡興了,應當盡興了。不過,千萬別在這時候回家去,千萬別回到我那習見的天地裡去。我付錢給車夫。當我拿出皮夾,手裡捏著鈔票點數的時候,像被電輕輕地擊打了一下似的,我從手腕直麻到指尖:那個感到羞慚的舊我,一定還留下了一點什麼在我身上醒著。正在枯死的紳士的行動雖然還感到悸動,但隨即我的手又輕快地點著偷來的錢,並且由於高興我給得很大方。車夫卡恩萬謝,使我不禁笑了:你要是知道底細就好了!馬拉動車子往前走了。我從後面望著馬車,像從船上再次回望幸福所系的海濱一樣。

    在喃喃低語、笑著、被樂聲淹沒的人群中,我做夢一樣茫然無措地站了一會兒。大抵已經七點了,我不自覺地繞路向薩赫公園走去。以前,我總是郊游以後就到那裡去聚餐,連車夫都知道提醒我在那附近下車。然而,當我剛要觸到這家高級餐館的棚門把手時,我突然感到別扭:不,我還不想回到我的天地裡去,不想讓懶散的交談,沖走神秘地充溢在我心中的不可思議的激動,不想脫離這像魔法一樣僧俗發光的經歷,幾個鍾頭來它一直緊緊地銬住我。

    什麼地方傳來低沉模糊的音樂,我不自覺地朝樂聲走去,因為今天一切都在誘惑我。完全向這一閃念讓步,我感到是一種快慰,而且一種感奮人心的吸引力,把我昏頭昏腦地推進了那起伏的人群。熱烘烘的人群正攪成一鍋調粥,置身這裡我的血都沸騰了。我一下振奮起來,在人的呼吸、塵土、汗氣和香煙的氯氟中,我全部感官都被激醒,被強化。因為這一切——一在以前,甚至在昨天,我還視為粗俗、程褻、下賤而厭棄的一切,我這位衣飾考究的紳士一輩子都傲然地避開的一切,竟魔法似地吸引著我新的本能,使我仿佛第一次感覺到,那種動物性的、受本能驅使的、低賤的東西,和我有一種親緣關系。在這些城市的渣屑中,在這些士兵、使女和流浪人中間,我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感到某種舒坦。我貪婪地吮吸著這嗆人的空氣,推擦擠壓攪做一團的人群使我感到愉快。我帶著銷魂奪魄的好奇心等著,看這段時間會把我這意志薄弱的人沖到哪裡去。打擊樂和銅管樂刺耳地轟鳴著,從滑稽游藝場那邊越來越近地傳過來,手搖風琴發出僵硬的波爾卡舞曲和亂糟糟的華爾茲舞曲,它們都是以一種出奇的單調方式奏出來的,這中間還夾雜著小貨攤乒乒乓乓的敲打聲、哄笑聲和酗酒者的狂呼亂叫聲。現在,我還眼花繚亂地看到小時候騎的那種旋轉木馬在樹干之間轉著圈子。我停在廣場中間,讓混亂從四面湧向我,使我目不暇接,耳不暇聞。這喧嘩的飛瀑,這無法忍受的雜亂,卻使我輕松,因為在這漩渦中,有一種能壓住我心潮的什麼東西。我看著,坐在小凳上的使女們怎樣被拋到空中,衣裳被風鼓起來,格格地歡笑著,隨即又進成女人的尖叫,肉店伙計怎樣哈哈大笑,輪著重錘啪啦啪啥往測力計上砸,叫賣的人怎樣大聲哈喝著,一副猴子的神氣,在手搖風琴的喧鬧聲中像乘船一樣地蕩走,我看著這一切怎樣攪混到嘈雜而熱鬧的人群中去;拙劣的銅管樂,閃爍的燈光,使人群如癡如醉。自從我醒悟過來以後,我竟一下子就體驗到了旁人怎樣生活,體驗到了城市千百萬人的沖動,這種沖動是怎樣熾熱和一古腦兒傾瀉進星期天這幾個鍾頭,怎樣渴求滿足抑郁的、獸性的、但總還是健康和本能的享受。在和他們熾熱的欲情難挨的身子摩擦、不斷接觸中,我甚至感到他們熱切的沖動感染了我:那種強烈的氣味刺激了我的神經,使它繃緊了向外延伸,感官眩暈地和喧鬧嬉戲著,並且感覺昏昏然麻木——和各種強烈的快感不容抗拒地混在一起的那種麻木。多少年來第一次,甚至是平生第一次,我感覺到群眾,感覺到人,是一種力量,從中有一種樂趣傳進我遺世獨立的心緒。任何提防都被拆毀了,這種心緒從血管流進周圍的世界,有節奏地再流回來。襲向我的,是一種嶄新的渴望——渴望把我和他們之間最後的隔膜消溶掉,以及一種熱烈的期望。擁望眼這些熱情九一陌生的、擁擠在一起的人們結合在一起。帶著男人的樂趣,我渴求投入這龐然大物的灼熱激蕩的胸懷之中,而帶著女人的樂趣,我對任何觸摸、呼喚、誘惑和擁抱都是開放的。現在我知道了,在我身上,有種在青春覺醒期才有的愛和對愛的渴求。啊,只管投身進去吧,投入那勃勃的生機,不論怎樣也要和別人的這種顫栗的、歡笑的、身心通暢的激情緊連在一起;只管傾注進去吧,傾注到這群體的血管裡!一個精神煥發、快活得發抖的人,在這喧鬧的湖水中,跟無數同類在一起,是微不足道的,就像一條纖毛蟲在齷齪的世界中一樣。盡管如此,還是投身到這充實之中去,投身到這旋轉之中去吧!我要像一枝自身繃緊射出去的箭一樣,射到陌生人中間去,射到這同一天空下的任何一角。

    現在我明白了:那時我是醉了。旋轉木馬上碰擊的鈴鐺,女人在男人扶持下爆出的快意的歡笑,那混亂的音樂,那閃動的衣裳:這一切都在我血液裡吼作一團。各個聲音都狠狠地朝我扎過來,隨後再紅光一閃貼著太陽穴飛走。我用深受刺激的神經(像在暈船的時候那樣),去感受每一次接觸,每一瞥目光,而這一切又都同時迷迷蒙蒙地聯結在一起。這復雜的心情我無法用言詞來表達,充其量也只能打個比方;我被嘈雜、喧嘩和感情所充溢,像被燒得過熱的一台機器,所有的輪子都瘋轉著,以此來減低巨大的壓力,要不然,等一會兒汽缸都一准會炸了。我指尖打顫,太陽穴偷偷直跳,喉嚨發緊,滾燙的血堵塞在額頭。我從多少年來的心灰意懶一下跌進了會把我燒毀的火焰之中。我感到,現在我必須敞開我自己,用出自心靈的話,出自心靈的目光,來刻白我自己,抒發我自己,摔掉我自己,獻出我自己,解脫我自己,把我變得一般:總之是要從沉默的硬殼中救出我自己,從使我與溫暖、沸騰而有生氣的元素相隔絕的沉默的硬殼中救出我自己。幾個鍾頭來我沒有說過話,沒有握過誰的手,沒有聽到別人的詢問,沒有看到別人關心地投向我的目光。在這些事情的沖擊之下,現在,興奮要沖破沉默了。我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急切地想說話,想有個交談的人,因為在成千上萬的人中間我翻湧起伏,四周充滿著溫暖和言談,血液周流不息的血管把我緊緊地纏住。我像一個在海上漂游而渴得要命的人。我在這裡看見——越看越苦惱——前後左右,每時每刻都有陌生人在一見鍾情,像水銀珠子一樣喀戲著融合在一起。我看到,年輕人走過時和陌生的姑娘搭訕,一句話剛說完就挽住她們的胳膊,而且是那樣投契,只消在旋轉木馬上打個招呼,走過時瞟上一眼就夠了,這時我感到嫉妒。陌路人交談幾句就融合在一起,就算過不了幾分鍾又會分開吧,但這是在聯系,在結合,在交流,這些正是我如今整個神經熾熱向往的。我本來諸於社交辭令,是受歡迎的健談家,而且一言一行都揮灑自如,但我卻心慌意亂,不好意思跟隨便一個什麼乳聳臀闊的使女去攀談,怕她們會訕笑我,而且什麼人偶然盯我一眼,我甚至會低下眼睛.由於找不出話說而心裡急得要命。我自己也不清楚想從人們那兒得到什麼,只不過我無法忍受孤獨冷落,在高燒中焚灼自己。然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從我身上滑開,沒有誰想來注意我。有一次,一個衣衫襤褸、十二歲的少年走到我近旁。

    他的目光在燈光的反照下亮得晃眼,貪婪地瞪著擺動的木馬,瘦削的嘴巴饑渴地張著。顯然,他再也沒錢跟著去騎了,只好從別人的歡笑叫喊中去吮吸愉快。我粗手笨腳地碰了碰他,並且——可我的聲音為什麼抖得那麼厲害,還沙啞得刺耳呢-一問他道:“你是不是想再跟著騎一次?”他一愣,一驚-一為什麼呢?為什麼呢?——一句話沒說,滿臉通紅跑開了。連一個赤腳孩子都不願意從我這裡得到快樂,這使我感覺到,我身上一定有什麼特別陌生的東西,使得哪兒也不能容我,而我只能溶解了漂浮在大眾裡面,像一滴油漂在動蕩的水面上一樣。

    我激動的心情沒有和緩下來;我不能再這樣孤零零地待下去。我的腳在沾滿塵土的漆皮皮鞋裡發燒,喉嚨在煙熏火燎的激動中生蚺F。我環顧四周,看見在人流的夾縫裡左右兩側都有些小綠洲——一飯館,蒙著紅桌布,擺著光禿禿的木凳子,凳子上坐著小市民,端著啤酒,捏著星期天抽的弗吉尼亞牌香煙。陌生人一起坐在這裡,湊到一處聊天,在燥熱嘈雜中這裡還算較安靜;這光景吸引了我。我走了進去,端詳著桌子,最後看准了一張:那地坐著一家人,一個矮胖的手工工人領著妻子,兩個活潑的姑娘和一個小男孩。他們有節奏地搖著身子,互相逗著玩,那種悠然自得的目光使我看了舒服。找客客氣氣打過招呼,動了動一把扶手椅問他們,我是否可以坐下來。笑聲更然而止,他們沉默了一會兒(好像誰都在等著別人表示同意似的),後來主婦似乎很驚異地說:“請吧!請吧!”我坐了過去,立刻感到我坐在這裡破壞了他們無憂無慮的情緒,因為桌子四周立刻就出現一片尷尬的沉默。我看著上面撒著胡椒面的油膩的紅方格桑布,眼睛就沒敢抬起來。我感覺出來,他們都在詫異地窺視我,這使我一下子——太遲了!——意識到,我這身常禮服,這頂巴黎大禮帽,這灰色領帶上的珍珠,在這僕役人等出入的小酒館裡實在顯得太考究了。我還意識到,這種考究,這高級香水味,馬上使這兒四周產生了敵意和困惑的氣氛。這五個人的沉默窒息著我,使我由於難為情,頭越來越低地釘在桌子上,硬著頭皮絕望地反復數桌布上的紅方格於,偶爾往起一掙,但受折磨的目光還是怯得不敢抬起來。直到傳者過來,把一個沉甸甸的啤酒杯擺到我面前,才終於打破了僵局。我總算有一只手可以活動了。喝酒的時候,我怯生生地從林口上源過去一眼;果然,五個人都在窺視著我,不過並不懷有憎惡,而只帶著無言的詫異。他們捉摸我這個闖進他們狹隘圈子裡的人,憑質樸的階級本能感覺到,我是到這裡來追求一點什麼,尋找一點我那個圈子裡所沒有的什麼東西;不是愛情,不是愛慕,也不是對華爾茲、啤酒和星期天靜坐的喜愛,而是某種強烈的願望,把我推到這裡來的。這種願望是他們不了解的,也信不過的,就像看著旋轉木馬的那個男孩信不過我的饋贈,像千百個擁擠在外面的無名之輩,不自覺地懷著敵意避開我的氣派和高雅一樣。不過我確實感到,只要我現在找到一個開場白,簡單、誠懇、無惡意而富人情味,那麼,那個做父親的或是做母親的,就一定會回答我,女兒一定會殷勤地朝我微笑,我一定能領著那小男孩到那邊的小鋪裡去玩射擊,並且哄著他玩了。再有五分鍾,再有十分鍾我就會解脫出來了,就會裹進沒有禁忌的談家常的氣氛中去,裹進自由自在的、甚至是討好的親切氣氛中去了。可是,這簡單的話,這交談的開場白,我就是找不到,一種愚蠢、不適時而又萬分強烈的差慚,噎住了我的喉嚨。我垂目坐著,在這些淳樸的人的桌子旁,我像罪犯一樣陷在痛苦中:由於我硬待在這裡,使他們在星期天的最後一個鍾頭還感到掃興。就在這樣發呆地靜坐之中,我為冷漠傲慢的那些年月而贖罪:那時,我從成百上千這樣的桌子跟前走過,從成千上萬親如手足的人跟前走過,連看都不看一眼,只汲汲於在上流小圈子裡的恩寵或是成就。我感覺到,無拘無束地和他們說話的這條通路,由於我盼著他們把我趕走,現在已在我內心裡被堵塞了。

    我這個一向不受約束的人,就這麼坐著,沉陷在內心的痛苦中,反反復復數著果孩上的紅方格子。一直到詩者終於又走過旁邊。我叫住了他,討過錢,放下那杯幾乎一口沒喝的啤酒站起來,客客氣氣地打招呼。他們親切而愕然地答謝我。剛要轉身,我就料定了,這會兒,只要我一轉背,他們就會突然又變得輕松活潑起來,只要我這異類一被排除,他們就會聚成一圈親熱地交談。

    我回身又投進人的漩流,不過現在更急切、更熱中,也更失望了。這時,黑影遮天的樹底下,擁擠的人群變得松動了一些,不再擠得那麼厲害,攪得那麼緊,不再都往旋轉木馬的光圈那地湧去,更多的人都影影綽綽在廣場最外邊急走著。人群中低沉的、像在傾吐歡快一樣的隆隆聲,也化成許多一小陣一小陣的嘈雜聲,而且總是立即又被樂聲壓下去,因為現在音樂又強教籃護地從什麼、地方插過來,仿佛要把溜走的人再批回來。樣>教在呈現出另一種樣子:“拉著氣球、散著五彩紙屑的孩子已經回家了,蜂擁而至的全家來過星期天的也已經散了。現在可以看到醉漢狂叫,看到流裡流氣的年輕人邁著懶散而其實在追尋的步子,走出林蔭小道。這一個鍾頭以來,我動也不動坐在陌生人桌子前面的這一個鍾頭以來,這光怪陸離的世界滑落得更不成體統了。然而,就是這厚顏無恥和危險的磷火閃動的氣氛,比起這以前那種有產階級星期天的氣氛來,不管怎麼說也使我更順眼一些。我心裡被激發起來的本能,在這兒也嗅到了同樣緊迫的貪欲。這些形跡可疑的人,這些被社會所放逐的人,在他們滿是興頭的閒游中,我覺得怎麼說也反映了他們帶著焦躁的期待,在這裡偷偷地追逐著火星迸射的冒險,獵取著勃然而起的興奮。對這些衣衫襤褸的小伙子,對於他們不加掩飾、不受約束的浪游方式,我甚至妒羨,因為我貼著一個旋轉木馬的柱子站著,屏住呼吸,不耐煩地要從心裡把沉默的逼壓和孤寂的苦悶擠出去,而我竟不能動一動,喊一聲或是說一句話。

    我光是站著,愣愣地朝外看著廣場。廣場在圍成一圈的燈光反照下,被照得閃閃發亮。我站著,從俄站的這個亮島上呆呆地朝暗裡看,傻乎乎地滿懷希望看著每個災,希望他們為耀眼的光輝所吸引,轉過身來看我一下。然而,所有的眼睛都冷冷地從我身邊滑過去。投入希罕我,沒人來救助我。我知道,如果我向什麼人講述或辯解說,我——一個家產殷實,無所仰仗,跟一個百萬人口城市中的優秀人物意氣相投的人,一個在社會上有教養的風雅之士,在那天晚上,倚著不成韻調地吱嘎響著、無休無止地額賠著的旋轉木馬的柱子,讓同樣一些花哨笨拙的木馬,跳著同樣趔趔趄趄的波爾卡,同樣拖拖拉拉的華爾茲,二十次,四十次,一百次地從我身邊轉過去,而我帶著固執的傲慢,帶著入魔的心情,憑著意志來經受這種遭遇,竟動也不動地站了整整一個鍾頭,那一定會被人認為是犯了神經病。我知道,我在那個鍾頭的行動是沒有意義的。然而,在這沒有意義的堅持中,有一種感情在繃緊,有一種四肢百骸像鋼鐵一樣的扶縮,這是人們也許只有在從高空墜下的時刻,只有在彌留的時刻,才感覺得到的。我虛度的平生,突然倒流了回來,把我填滿,直到喉嚨。我仁立著,呆望著,等著隨便什麼人的一句話,或是一瞥來救助我。這種沒有意義的胡思亂想在折磨我,這折磨又是我充分的享受。靠柱子站著的時候,我對剛才那次偷竊的悔恨,還不如對以往生活中那種氣悶、冷漠和空虛的悔恨深。我對自己立下誓願,不得到一個已經從這種遭遇中解脫出來的征兆,就不走開。

    這段時間拖得越長,夜來得也就越近。小貨攤上的燈光一盞接一盞滅了,於是昏暗像上漲的潮水一樣在往前湧,來吞噬草地上的這塊光斑。我站立的這個亮島越來越寂靜,我已在抖抖索索地看表了。還剩一刻鍾,斑斕的木馬就會停下了,木馬頭上的紅綠白熾燈光就會熄滅了,手搖風琴就不會再演奏了。到時候,我就會徹底待在黑暗裡,在這沙沙作響的夜裡徹底孤獨地待在這裡,徹底被驅逐,徹底被拋棄了。我越來越不安地瞻望著黑下來的廣場。廣場上只是時而匆匆閃過一對回家的情侶,或是醉酸酶地踉蹌走過的一兩個年輕人,而在廣場橫對面的陰影裡,還有躲躲藏藏的生命,激動不安地在瑟縮著。如果有幾個男人走過去,有時就會有輕輕地打口哨或是汀撇子的聲音。男人們被這種招呼吸引了,就繞進暗處,於是陰影裡就響起女人在竊語的聲音,有時風還擬過來一絲半縷刺耳的笑聲。慢慢地,那些人更肆無忌憚了,朝圓錐形燈光照著的廣場亮處移去,移到明暗交界的邊沿上來,而只要巡警走過時尖頂皮帽在路燈的反光中一閃,他們隨即又消失到黑暗中去了。然而,巡邏的巡警剛一走開,這些幽靈似的黑影又出來了。現在,她們這些夜世界最底層的殘屑.這些水似的人流消散後拋下的污泥,大膽地逼近到燈光底下來,我已經能清晰地看清她們的輪廓了。那是幾個妓女,最可憐的、完全被拋棄的人。她們沒有自己的床鋪,白天在墊子上睡覺,晚上就不停地游蕩,為了一個小銀幣,在這暗中的隨便什麼地方,給每個人敞開她們干瘦的身子,被損害被污辱的身子。她們受著警察的追逐,受著饑餓和隨便一個什麼流氓的驅趕,永遠在黑暗中游蕩,追逐著,同時也被追逐著。她們像餓狗一樣,慢慢地跑到亮處前面來,探尋隨便什麼帶男人味的東西,探尋沒人理會的掉隊者。她們能逗得這些人性起,弄到一兩個克朗,然後到大眾咖啡館去買一杯熱酒,來維持這模糊一團的殘缺的生命,這反正很快要在醫院裡或是監獄裡熄滅的生命。這些殘屑,是星期天游人情興之時留F的最後髒污。我帶著極端的厭惡,看著這些饑餓的形骸在昏暗中出沒。然而,就在這種厭惡中,也有一種著魔似的樂趣,因為從這髒透了的鏡子裡,我也重新辨認出那已經淡忘、已經感到模糊的東西。這是一個低下陰濕的世界,好多年以前我曾經是過來人,如今它又磷火進發地閃進我的意念中來。這奇妙的夜像突然給我打開一個密封的東西一樣,突然向我提示一樁稀奇的事情。當年我最陰暗的事情,我最隱秘的沖動,如今又展現在我心裡!湮沒了的少年時代模糊的感覺升了起來——怯生生的目光好奇地被吸引住了,簡直是膽怯心慌地被這種人體粘住了;我想起了那個時刻:那是第一次,跟著一個人,走上嘎吱亂響的潮濕的梯子,上了她的床……突然,就像是閃電劃破夜空一樣,那已經忘卻的時刻,每一個細節我都線條分明地看見了:床上淺淺的油痕,她掛在脖子上的護身符,……我感覺到當時那種隱約的郁悶,那種惡心,那種少年人初試的自豪感。這一切,一下漫透了我的全身。一種無窮無盡的東西——叫我怎麼說好呢——

    一種無限的洞察力,突然湧進我心裡,使我一下全都明白了,我之所以深切地同情那些人,正是因為她們是生活在最底層的渣滓,而且,我被剛才那次犯罪一下激發起來的本能,正出自內心地在尋求如饑似渴的冶游——像我在這奇妙之夜一樣的冶游,尋求公然的犯罪-一去撫弄、去滿足這生疏的偶然一念的欲望。當我終於從那邊嗅到了那種生物,那種人,那種溫柔的、能呼吸會說話的東西時,我受到了強烈的誘惑。那種生物想從別的生物身上弄到點東西,說不定也想從我——這個在等著把自己交出去的人、在助人為樂的強烈感情中煎熬的人身上,弄到點東西。這時我放贓款的皮夾,突然在胸口前灼熱地發燙起來。我一下懂得了,是什麼推著男人去干這種事,懂得了,這很少是由於氣質的善感,情欲的勃發,更大程度上還是由於害怕寂寞,害怕那種沉重的隔膜。這種隔膜本來就在我們之間堆積著,我被點燃起來的感情今天第一次感覺到了。我記得,我最近一次模糊地有這種感覺,那是在美國,在曼徹斯特。那個鋼鐵的城市,噪音隆隆,不見天日,就像地下鐵道一樣,同時還有一種冰冷的寂寞,透過人的毛孔直滲到血液裡面去。在那兒,我在親戚家住了三個星期,晚上總是一個人在酒吧間和俱樂部裡東游西蕩,而且一再到令人眼花繚亂的雜耍劇場去,為的只是去感受感受人的熱氣。有一天晚上,我碰上了一個搞這營生的女人。

    她那土腔上調的英語我簡直聽不懂,可是突然之間我就待進了一間房子裡,從那陌生的嘴上去授歡笑。那是個暖融融的肉體,軟軟的,實打實地貼緊人。於是,突然之間她化走了,那冰冷漆黑的城市也化走了,那陰暗喧鬧而寂寞的空間也化走了,一個我所不認識的生物,在一個地方待著,等著任何一個過往的人,使他們輕松下來,為他們驅逐所有的嚴寒。人們又自由地呼吸了,在這鋼鐵鑄造的車獄中間,感到了生活的輕松明亮。對於寂寞的人們,把自己隔絕起來的人們,能知道,能料到,他們的恐懼還有解救之物,那有多美妙啊!粘附在這解救之物上,即便這東西因人人撫弄而骯髒不堪,因上了年紀而呆滯,因惡性的蚽f而被侵蝕,那也是多美妙啊!這一點,正是這一點,在那個極度寂寞的時刻,我沒有想起來。那個晚上,我從那種極度的寂寞中趔趔趄趄走了出來,意忘了,在就近的隨便∼個什麼角落裡,總會有最後一批人,在等著去捕捉每一個獻身者,等著讓任何孤寂之感在她們的呼吸中得到慰藉,等著為幾個小錢去平息任何欲火;而對於她們那種永遠有求必應的偌大舉動,對於她們用生而為人的巨大饋贈說來,這幾個小錢是太少了。

    我旁邊那個旋轉木馬的手搖風琴呼隆一聲又響開了。在星期天沒入消淡下去的一周中去之前,這是旋轉的燈光最後投向黑暗的號聲,是最後一輪了。可是再沒有人來了。木馬迷迷瞪瞪地在轉空圈,售票處裡那個精疲力竭的女人,已經在歸攏、清點一天的票款了。小伙計拿來了鉤子,准備這最後一輪完了,就把小貨攤的卷簾式百葉窗嘩啦一聲放下來。只有我,還孤零零地一直站在那兒,靠著柱子,朝外看著空蕩蕩的廣場。廣場那兒,只有偏幅一樣的人影在掠動,像我一樣在尋找著,像我一樣在等待著,而在我們之間是這穿不透的隔膜的空間。不過,她們中的一個,現在一定發現我了,因為她正慢慢地贈過來,我低著眼睛看見她走得很近了:一個矮小的、患佝僂病的畸形女人,沒戴帽子,穿著粗俗的廉價衣裳,下面露出穿舊了的舞鞋。那一身,大概是從女攤販或是一個舊貨商那裡買來的,後來在雨裡或是做那種骯髒營生的什麼地方的草裡弄壞了。她討好地走過來,在我旁邊站住了,投過來勾引人的尖利的目光,難看的牙齒上掛著一絲拉生意的微笑。我屏住呼吸,沒活動,沒法看她,也沒法甩手走開,因為像處於催眠狀態一樣,我感到有人饞涎欲滴地在圍著我轉悠,在打我的主意,使我終於只消一張口,一舉手,就能把這討厭的寂寞,這折磨人的被放逐的感覺揮開。可是我沒法動,像背靠著的柱子一樣僵直。當旋轉木馬的樂聲疲憊地搖曳開去的時候,在一種性感的眩暈中,我只是感到這一旁待著的人正在向我打主意。我閉了一會兒眼睛,為的是去感受來自世界暗處的某種人性的磁鐵般的吸引力。

    旋轉木馬停了,華爾茲舞曲的旋律最後嗡的一聲斷了氣。我張開眼睛,剛好看見旁邊那個身影掉頭走開。很顯然,挨著一個木頭一樣站著的人等在這裡,她感到乏味了。我愕然一驚,驀地感到冷了起來。在這奇妙的夜晚,唯一向我走來,向我開放的人,我怎麼放她走掉了呢?我背後的燈滅了,卷簾式百葉窗餅裡啪啦落了下來。收市了。

    突然之間——唉,我怎樣來稱呼這個好呢,我怎樣來描述這一朵陡然間進出來的浪花呢?

    突然之間——,是那樣突兀,那樣熱,那樣紅,就像一根血管在我胸口爆裂了一樣,——突然之間,從我心裡,從我這高傲的人、據守在冷冰冰的社會等級中的人的心裡,像一次無聲的祈禱,像一次痙攣,像一聲呼叫,爆出來一個幼稚可笑的、而對我來說卻是如此強烈的願望:但願這骯髒瘦小、犯佝僂病的野雞哪怕回一下頭也好,這樣我就可以跟她說話。我沒有跟她去,並不是因為我太驕傲——我的驕傲已被一些嶄新的情感踩死、踏碎、沖走了——而是因為我太脆弱,太拿不定主意了。我抖抖索索,局促不安,在昏暗中靠著受刑往獨自站在那兒等著。從小時候起我還從來沒這麼等過;只有一回,黃昏時我站在一扇窗子旁邊.看一個陌生的女人動手慢慢地脫衣服,她遲疑不決地,一再……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