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死記錄 第三部 格局 二十五、微妙的變局
    我並沒有伸出手和林朝峰握手,不僅是因為我實在沒有力氣和這個林朝峰客氣,而且是因為我並不相信眼前的這個人就是林朝峰。我見過的花招實在太多,所以再也不會這麼容易相信一個人。

    不過林朝峰也很自然的把手收了回去,微笑著看了王順裕和周少校幾眼,王順裕和周少校似乎坐立不安的想站起來解釋什麼,卻被林朝峰一句話壓了下去:「讓你的人給我們的客人拿些吃的。」

    這兩個人諾諾連聲,周少校站起來快步向門口走去,把門拉開對著外面吼道:「立即給我拿吃的和喝點來!慢了軍法處置!」就聽到外面慌慌張張的幾個人猛跑著離去。

    很快,吃的送過來了,我也沒有客氣,低著頭一頓大吃大嚼,誰也不搭理。直到吃完,才長長的喘了一口氣,身上也有了勁。再抬起頭來,只看到林朝峰正面帶微笑的目不轉睛的看著我,似乎和我很熟似的,他的那個神態,還真的讓我也一下子覺得眼熟的厲害,但是無論如何也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這樣一個人。

    林朝峰看我吃完,說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就是你要找的林朝峰?」

    我點點頭,其實心中已經不是剛開始那樣完全不相信他就是林朝峰了。

    林朝峰還是和氣的笑了笑,說:「沒關係,我能理解。我給你充分的考慮時間,如果你覺得我不是,你可以先休息一下。」說罷站起來似乎要走。

    王順裕表情大變,緊張的看著我,低聲罵道:「你這個龜孫子,腦袋袕r了?」

    林朝峰向下壓了壓手,示意王順裕不要說話,然後命令似的說:「你們這兩天給我照看好他,我隨時可以見他,少了一根毫毛提頭來見。」說罷就轉身向門口走去。

    在林朝峰要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猛的喊了一聲:「請等一下。」

    林朝峰慢慢的回過身來,聲音平靜柔和的說:「有什麼事情嗎?」

    我說:「我相信你,你不要走。」

    林朝峰笑了笑,道了聲好,穩步走了回來,還是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微笑著看著我。

    我嚥了嚥口水,慢慢的說:「我的確是自己游來這裡的,但是我也受人所托,要將一個信封給林朝峰上校,也就是你。」

    林朝峰說:「哦!那信封呢?」

    我指了指王順裕,說:「應該在他那裡!」

    林朝峰的眼睛就向王順裕望去,王順裕馬上從懷裡掏出一個包著牛皮紙的信封,應該就是孫麗給我的那個。林朝峰接過來,笑了笑,說:「順裕,很負責啊,不到最後時刻你不會拿出來。」王順裕支吾道:「是,是。」

    林朝峰把這個信封遞給我,問道:「是這個嗎?」

    我看了看,說:「應該就是這個。」

    王順裕和周少校異口同聲的說:「就是這個,就是這個。」

    林朝峰讓我把信封遞還給他,自己也翻看了幾下,然後當著我們的面小心的把牛皮紙打開,只間裡面還有一層牛皮紙,林朝峰從上衣口袋中拿出一根小別針一樣的東西,在幾個地方的縫隙處探了探,笑了笑,說:「還好,沒有人敢動。」說完後就用這個小別針將牛皮紙劃開,一層一層的解開後,拿出了一個白色的小信封。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朝峰手中的這個白色小信封上,林朝峰又不厭其煩的在這個白色信封上用小別針戳來戳去,好半天以後才似乎滿意的將這個信封撕開,從裡面取出一張寫著密密麻麻文字的紙。

    林朝蜂拿在手上剛看兩句,就重重的哦了一聲,往沙發上一靠,目不轉睛的讀了起來。

    包括我在內,所有的人都大氣也不敢喘,那個上面到底寫著什麼,誰都不知道,可是誰都很想知道。半晌過後,林朝峰才輕輕喘了一口氣,把那張紙合上,塞回到信封中,然後很仔細的把信封放進自己的貼身口袋裡。

    大家都呆呆的看著林朝峰,林朝峰見我們這個樣子,哈哈一笑,說:「很想知道上面寫的什麼嗎?」王順裕剛想點頭,就連忙把頭搖的象撥啷鼓一樣,連連說:「不想不想。」

    林朝峰把眼光掃向了周少校,周少校也是一個激靈,連忙說:「我知道很機密,所以想都不敢想。」

    林朝峰把目光轉向我,也把我看的心中發毛,難道信中是要他們立即把我殺掉?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來回應林朝峰的目光,只好默不吭聲。林朝峰卻對我說道:「謝謝你,你做的很好。」

    然後微微笑了一下,看著屋子的一角,慢慢的調侃似的說:「周少校,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

    周少校楞了一下,馬上結結巴巴的說:「林總,您,您在對我說話嗎?」

    林朝峰點點頭,還是不看周少校。那個王順裕也立即察覺到了什麼,立即從周少校身邊滑開一般,頓時將周少校單獨留在了沙發上。

    周少校神色大變,說:「林總,林總,我做錯了什麼嗎?」

    林朝峰說:「你沒有做錯什麼。你背著王順裕到處找我,我還應該感謝你呢。所以,給你最後一個機會。」

    周少校慌了神似的,說道:「林總,您別嚇唬我,我膽子小,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有幹過。」

    林朝峰說:「呵呵,真有趣。功臣一下子變罪臣啊,叫我怎麼說才好呢。」說罷,把臉轉過去看著已經冷汗直冒的周少校。

    周少校的臉幾乎都變形了,看得出來,他內心的震撼有多麼的巨大。

    林朝峰還是輕輕鬆鬆的笑了一下,說:「今天,我只是證實了我的懷疑而已。不管怎麼樣,還是讓你死了這條還能瞞過去的心吧。」說完從袖子裡變魔術一般變出一個小機器,衝著機器說了聲:「帶他進來吧。」

    周少校臉色開始慢慢從恐慌變的凶狠起來,他的聲音也大了起來:「林總,你不要這樣,這裡畢竟是我的地盤。我敬畏你,尊敬你,但是我如果被人冤枉,我一條小命照樣可以拼了不要。」

    林朝峰笑了笑,說:「你還打算對我動手?」

    周少校狠狠的說:「兔子急了都要咬人,何況是我。如果我有什麼得罪之處,大不了上軍事法庭!」

    林朝峰說:「螳臂擋車啊螳臂擋車,我最看不慣你這樣自以為是的人。」

    周少校卡啦一下,把自己的配槍解了下來,並迅速的站起來,指著林朝峰的腦袋,吆喝著:「你們別動,別以為我不敢開槍。」

    王順裕也在瞬間把槍掏出來,指著周少校的腦袋嚷道:「你別亂來!把話說清楚!」

    周少校怪笑兩聲:「說清楚?和你們這些國情局的人還有什麼能說清楚?來人啊來人啊!」

    林朝峰靠著沙發,似乎懶得搭理周少校,這種劍拔弩張的局面好像對他而言如同沒有發生,只是淡淡的說:「來吧來吧。」

    門打開了,進來的是三個穿著整齊的中山裝的男人,他們還帶著一個女子,那個女子一進門就哭喊著:「周少校,我什麼都說了,你不要逞強了。」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醫院的那個曾經照顧過我的護士雅玲,這個時候,她已經是披頭散髮了。

    周少校吼道:「你這個女人瘋了,憑什麼胡說八道!來人啊,來人啊!」

    林朝峰終於不耐煩的說:「你的人早就被驅散了,你的接替人,兩天後就到。識相的話,就老老實實說話。」

    周少校突然身子一軟,臉上本來凶巴巴的表情一下子鬆弛下來,頓時又是一臉哭像,撲通一下跪了下來,鼻涕眼淚橫流,並向林朝峰跪著爬去,邊爬邊說:「林總,你說給我一次機會的,大人不記小人過,我什麼都說。我的確一時糊塗,讓共匪收買了,是我貪錢,是我愛錢,我想退伍後移民到美國去,我害怕打仗,我怕死。所以,我幹了些對不起黨國的事情,但是,我絕對沒有聯共啊。林總,求求你,饒了我一條命吧。」說到這裡,周少校已經爬到了林朝峰的腳邊。

    林朝峰伸出手,重重的拍了拍周少校的肩膀,還是和顏悅色的說:「起來吧,只要你認識到錯誤,接受處罰,我相信你還是有改過自新的機會的。」周少校還是不肯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林總,謝謝你,謝謝你。」

    林朝峰說:「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周少校急忙說道:「我認罰,我認罰。」

    林朝峰說:「這個處罰就是,你必須做為共匪間諜人員,交換到大陸去。」

    周少校身體似乎凝固了一般,半晌沒有動,只看他跪在林朝峰腳邊頭低垂著,口中發出難聽的呵、呵、呵的乾笑,隨後猛的站起身,把手中槍高舉著指著林朝峰的頭,口齒不清的吼道:「林朝峰,你好狠毒!老子不活了!」說罷就扣動了扳機,只聽清脆的沒有子彈的機簧聲響過,這把槍中根本就沒有子彈。

    空槍聲還未落,周少校突然雙眼猛的一翻,臉上扭曲了一下,就跌倒在地,撲騰了兩下,睜著雙眼一動不動了,似乎是死了。這一切來的毫無預兆,非常突然。

    林朝峰笑著歎了口氣,把拍周少校的那隻手拿出來,把手指上的一個戒指轉了轉,然後對著僵硬在地上的周少校說:「你其實接受了這個處罰,不要這麼激動,至少還能活上幾個星期。可惜啊可惜。」

    林朝峰剛說完,雅玲就苦喊著尖叫了起來:「不要殺我,我和他沒有任何關係,我只是他的情人,不要殺我。」林朝峰笑了笑說:「不會殺你。」然後對雅玲身邊的那些中山裝男人說:「把這個賤女人賣到非洲去做妓女。」雅玲尖叫著:「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求求你,求求你……」正哭喊著,嘴就被堵上,被那三個男人拖麻袋一樣拖走了。

    王順裕垂著頭,哈著腰,老老實實的站在林朝峰沙發旁邊一動也不動,看的出來王順裕雙腿仍然是輕輕的顫抖著。林朝峰站起來,把周少校踢了兩腳,說:「順裕,你把他拖走,好好處理,給他個正當的名分。」王順裕連忙答應著,跑過去就要開始拖周少校的屍體,林朝峰又說:「對了,要不是你編了不少故事嚇唬人,被這個傢伙聽進去了,而到處找我,否則再晚幾天,鉤三的情報就作廢了。我還要給你記上一功呢。」

    王順裕臉上有紅似白的變幻了幾下,低聲說道:「是屬下眼拙,自做聰明,險些犯下大錯,屬下認罰,認罰。」然後一聲不吭地把周少校拖出房間,再也沒有出現過。

    林朝峰看著王順裕把門關好,才慢慢的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我的身上,滿面笑意的說:「趙雅君,剛才那齣戲你看著還精彩嗎?過癮嗎?」

    我哈哈笑了兩聲,說:「實在太精彩了,很過癮!不過,你為什麼這樣問?」

    的確,整個過程中我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這齣戲,無論周少校的死,還是雅玲被賣到非洲,哪怕是這個殺人不見血的林朝峰就在我面前坐著。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真的是覺得很精彩,看得很過癮,如果王順裕也橫屍當場,那就更不錯了。我殺過黃毛,也差點殺了王山林,最後亦被最值得信任的兄弟林虎差點打死。我已經覺得我不是人而是太歲人了,所以當這些讓我覺得噁心的人受到死亡的懲罰,我覺得有一種快感。如果林朝峰讓我殺了那個周少校,我照樣會很樂意去做這樣一件事情,而不會覺得有絲毫的內疚。人類充滿了骯髒的慾望,死不足惜。

    只是很奇怪,林朝峰為什麼象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樣,張口就問我這個問題。

    林朝峰呵呵一笑,似乎很滿意似的,說道:「因為,我瞭解你就像瞭解我自己一樣,我們是朋友。」

    「是朋友?」我說道,心也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林朝峰還是淡淡笑了兩聲,並沒有直接回答我這個問題,而是說:「你難道不覺得我像什麼人嗎?」

    我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林朝峰,他這個人的相貌我的確沒有任何印象,但是他的氣質和談話的方式,以及一些打扮,卻越來越顯得熟悉,我盯著林朝峰看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個人的名字。

    我問道:「老謝?」

    林朝峰呵呵一笑,慢慢的舉起左手,只見林朝峰左手的手心中漸漸的出現了一個紅色的火焰標誌,發出了淡淡的紅光。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