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之沙 正文 第31章
    拉蒙·阿科卡上校和反恐特別行動小組的六名成員正在開一次戰略會議。會議正開到一半,他們正在研究一張鄉村地圖。

    那個帶傷疤的大個子說:「很明顯米羅正在往北朝巴斯克的鄉村一帶行動。」

    「那就是說,可能是在布爾戈斯、維多利亞、洛格羅尼奧、潘普洛納或是聖塞瓦斯蒂安。」

    聖塞瓦斯蒂安,阿科卡心裡想,但我得在他到達那兒之前就抓住他。

    他似乎能聽到電話裡的聲音:你的時間不多了。

    要是失敗了他可負不起責任。

    他們駕車駛過起伏的群山,這兒離布爾戈斯不遠了。

    海梅坐在方向盤後面一聲不吭。後來他終於開口說:「費利克斯,我們到達聖塞瓦斯蒂安時,我要設法讓魯維奧離開警察局。」

    費利克斯點點頭。「那將是件大快人心的事。那會使他們發狂的。」

    梅甘說:「露西婭修女呢?」

    「什麼?」

    「你不是說她也被抓住了嗎?」

    海梅作弄她說:「不錯,但是你們的露西婭卻原來是一名被警察通緝的殺人犯。」

    這則消息使梅甘嚇了一跳。她回憶起露西婭如何帶領她們並勸她們藏在山裡的。她喜歡露西婭。

    她固執地說:「如果你們打算去營救魯維奧,你們就該救他們兩個。」

    她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修女?海梅弄不清楚。

    但她是對的。將魯維奧和露西婭從警察的鼻子底下救出來將是一種極好的宣傳,而且會上報刊頭條的。

    安帕羅悶悶不樂,一聲不吭。

    突然,在前方的路上,出現了三輛裝滿士兵的軍車。

    「我們最好離開這條路。」海梅決定。

    在下一個十字路口,他開車拐彎離開了這條公路,向東行駛。

    「聖多明各一德拉卡爾薩達就在前面不遠。那兒有一座廢棄了的古城堡,我們可以在那裡過夜。」

    不久,他們就看到遠處的山坡上那座城堡的輪廓。海梅選擇了一條小路,避開市鎮。當他們駛近城堡時,它顯得越來越大了。離城堡幾百碼的地方有一個湖。

    海梅停住車。「諸位請下車。」

    他們都下了車,海梅將方向盤直指山下的湖裡,楔緊了油門,鬆開了手剎,機靈地往旁邊一跳。他們站在那兒望著那輛車消失在湖水中。

    梅甘想問他,他們打算怎麼去洛格羅尼奧。但她欲言又止。這是個愚蠢的問題。他當然會去偷另一輛車呀。

    他們一起去考察那座廢棄的城堡。城堡四周圍著巨石砌成的牆,每一角都有一座破裂的塔樓。

    「古時候,」費利克斯告訴梅甘,「諸侯們將這座城堡用來作為囚禁敵人的監獄。」

    海梅是政府的敵人。要是他被抓住,不會有為他安身的監獄。只有死,梅甘心裡想,但他不怕。她記起了他的話:我相信我為之奮鬥的事業。我相信我的人,相信我的槍。

    他們走上通向前門的石階。前門是鐵質的,已經衒o一塌糊塗,一推就開了。他們一齊擠進一座鋪石的庭院。

    在梅甘看來,這座城堡裡面是寬大的。到處都是窄狹的通道和房間,有對外的炮眼,城堡的保衛者可以借助這些炮眼抵禦進攻者。

    有石階通向城堡的二樓,那兒是一處隱居地,一個室內的院子。當他們走到第三層時,石階變窄了;接著還有第四層。這座城堡無人居住。

    「唔,這兒至少有足夠的地方供我們睡覺。」海梅說,「我和費利克斯去弄吃的。你們自己選房間。」

    兩個男人走下樓去。

    安帕羅轉身對梅甘說:「來,修女。」

    她們來到大廳。在梅甘看來,那些房間都差不多,都是些空空的石頭小室,陰冷而簡陋,有幾間比其他的要大一些。

    安帕羅整理那間最大的。「我跟海梅睡在這兒。」她看了看梅甘,狡詐地問,「你高興跟費利克斯一起睡覺嗎?」

    梅甘望了望她,什麼也沒說。

    「或許你倒寧願跟海梅睡。」安帕羅走近梅甘,「不要有什麼意見,修女。你應付不了他。」

    「你不用擔心。我對他不感興趣。」說這句話時,梅甘心裡也懷疑她是不是應付不了海梅·米羅。

    一小時以後,海梅和費利克斯回來了。海梅手裡抓著兩隻兔子,費利克斯抱著一些柴火。費利克斯隨手將大門閂上。梅甘看著這兩個男人在一個大壁爐裡生起火來。海梅將兩隻兔子剝了皮,用一把叉子叉好放在火上燒烤。

    「很抱歉,我們不能為女士們提供一頓真正的盛筵,」費利克斯說,「但我們將在洛格羅尼奧吃上好的東西。到那時——盡情享受吧。」

    當他們吃完那頓不豐盛的晚餐時,海梅說:「我們去睡覺吧。希望明天清早動身。」

    安帕羅對海梅說:「來吧,親愛的,我已經將我們的臥室整理好了。」

    「好的。我們走吧。」

    梅甘看著他倆手拉手走上樓梯。

    費利克斯轉向梅甘。「你有臥室嗎?修女?」

    「有了,謝謝你。」

    「那麼,好吧。」

    梅甘和費利克斯一同走上樓去。

    「晚安。」梅甘說。

    他將一隻睡袋遞給梅甘。「晚安,修女。」

    梅甘本來想向費利克斯詢問一些關於海梅的情況,但她又猶豫起來。她怕海梅說她是個愛打聽的人。不知怎麼的,梅甘很想他對自己有個好印象。梅甘心想:這也真怪,他是個恐怖分子、殺人犯、搶劫銀行的強盜,天知道他還幹了些什麼,而我卻擔心這個男人對我是否有好印象。

    但是,梅甘心裡這樣想時,她也知道事情有另外的一面。他是一名自由戰士。他搶劫銀行是為了給他的事業籌集資金。他為他的信仰甘冒生命危險。他是一個勇敢的人。

    梅甘經過海梅和安帕羅的臥室時,聽到他們倆在房內大笑。她走進她那間小小的、空空的房間,跪在睡覺用的冰冷的石頭地面上祈禱。「親愛的上帝,寬恕我吧,為了——」為了什麼而寬恕我?我幹了些什麼?

    這是梅甘有生以來第一次無法祈禱。上帝在上面聽著嗎?她爬進費利克斯給她的那只睡袋,但是,睡眠離她正像她從狹小的窗子裡望見的那些冷冷的星星一樣遙遠。

    我在這裡幹什麼呢?梅甘無法理解。她的思緒飄回到女修道院……飄回到孤兒院。在孤兒院以前又在哪裡呢?我為什麼會被遺棄在那個地方?我真不相信我父親是個勇敢的士兵或是一個了不起的鬥牛士。能知道這一切不是一件極好的事情嗎?在她迷迷糊糊進入夢鄉之前,差不多就到了黎明時分了。

    在杜羅河畔阿蘭達監獄,露西婭·卡爾米內成了知名人物。

    「你是我們這個小池塘裡的一條大魚呢。」看守告訴她,「意大利政府正在派人來護送你回家。我倒喜歡護送你到我家來呢,俊婊子。你幹了什麼壞事?」

    「一個男人由於叫我『俊婊子』,我把他給閹了。告訴我——我的朋友情況如何?」

    「他不會死的。」

    露西婭默默地念了一句感激的禱告。她環視了一下她那間可憎的、灰色的單人牢房的石牆,心裡想:我到底怎樣才能逃出這牢籠呢?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