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帝王行 第三十五集 第九章 最後的瘋狂
    依琳娜、太乙玄月、岡撒雷特等人率領部隊雖然從背後突破了“暗之魂”的城牆,沖進了“暗之魂”,可是戰斗並沒有就此終止,反而更加的激烈了,他們這支十幾萬人的部隊對於龐大的“暗之魂”來說是那麼的渺小,一進入城內他們就馬上遭到了守軍猛烈的阻擊,其中還有不少卡拉裡羅剛剛征召起來的民兵,泰坦王國民風尚武,這些民兵中絕對是不乏高手,此時他們又是保家衛國打擊侵略者,每個人都拼上了命,天宇王國聯軍要想徹底的占領這座城市還早的很呢。

    不過如此一來卡拉裡羅就不得不從正面城牆上抽出大批的部隊來抵抗岡撒雷特他們,光靠那些民兵是抵擋不住這些天宇王國聯軍中的精銳的,更何況他們當中還混雜了許多的能夠在陸地上活動戰斗的海洋巨獸,盡管離開了大海它們實力大減,可是堪與地龍相比擬的卻也不在少數,那四下裡胡亂舞動著的長長觸須、噴出的超高壓的水刀絕對是可怕之極,將守軍成片地擊倒。

    正面城牆守軍的減少使得天宇王國聯軍主力部隊的進攻壓力頓時為之一輕,負責戰地指揮的納蘭飄香已經得到了依琳娜他們成功進入“暗之魂”的報告,她知道此次戰役的成敗在此一舉,於是毅然下達了全面進攻的命令,所有的聯軍部隊士兵全部都沖了上去,不再保留任何的預備隊,連納蘭飄香、雲霞衣和青鳳諸女也都全部領軍沖鋒在第一線。

    感受到了盟友們的全力一擊的想法,一直在天空中率領著幾頭中、高級巨龍不斷的對“暗之魂”守軍實施龍語魔法打擊的紫電龍長老突然發出了一聲悠長而洪亮的龍吟,它身邊的那些中高級巨龍們頓時也隨之吟嘯了起來,緊接著連那些在地面上戰斗的低等亞龍和低空作戰的冬夜咆哮等也都發出了龍吟之聲,這是它們在回應長老的全力進攻的命令!

    一道明亮耀眼之極的閃電突然從天際中直射而下,在那巨大的閃電光束的中央赫然是愛麗莎那線條優美充滿了力量美感的身影,而愛麗莎背上的蕾茜婭則已經張開了兩對潔白的光翼,口中詠唱著如詩如歌一般悅耳動聽的“聖詩”,她雙手緊握著“雷霆之怒”騎槍,騎槍那深紫色的槍身上躍動著強烈的電芒,和愛麗莎所發出的雷光融合在了一起。

    龍騎士最高境界——人龍合一!

    電光雷柱宛如九天轟雷一般徑直撞擊在了“暗之魂”的一段城牆上,那厚厚的城牆頓時一陣劇烈地顫抖,城牆上的守軍剎那間就全被強大的電流給電成了焦碳。

    雷光散去再次現出了愛麗莎的身影,不過它看上去有些神態萎靡,蕾茜婭也是一臉的疲憊,身後的光翼消失,方才那可是她們全力的一擊,像愛麗莎這樣的力量達到了中級龍族頂點的巨龍的全力一擊再加上化身做四翼“戰爭天使”的蕾茜婭的力量附加,換做普通的城牆的話早就坍塌了,“暗之魂”的城牆終究是不凡,硬是承受了下來。

    不過,愛麗莎和蕾茜婭的攻擊僅僅只是一個開始,緊接著中、高級巨龍們一個接一個的向著那段已經有些松散了的城牆展開了猛烈的進攻,最終,隨著一聲轟然巨響,這段城牆在一頭冰雪龍的攻擊下終於崩塌了,原本的鋼鐵防線一下子就出現了一個大缺口。

    這個缺口可比後側城牆的那個由依琳娜和暴雨所開辟出來的缺口要大的多,有幾十米寬,在聯軍士兵們那震天的歡呼聲中,沖鋒在最前列的亞龍群和“斬邪營”地龍騎士們率先從缺口沖進了“暗之魂”城內,緊接著便是跟在他們後邊的大部隊。

    無比慘烈的城市巷戰隨之展開,其激烈程度甚至比先前的攻城戰還有強上幾分,“暗之魂”城內的守軍和民兵們和與聯軍戰士展開了每一條街道,每一道小巷的爭奪,甚至連許多的婦女也都參加了戰斗,久經戰火的納蘭飄香深知現在不是心慈手軟的時候,泰坦王國各地的加起來超過百萬的援軍正在從四面八方向著這裡全速趕來,如果不能在他們之前拿下“暗之魂”,摧毀泰坦王國的統治中樞的話,那麼為了避免損失過大,聯軍部隊也只能暫時撤退了,所有的努力也都將會功虧一簣。

    於是,她下達了格殺的命令,對於任何敢於反抗的人不管他是什麼身份都絕不能手下留情,在這種血與火交織的戰場上,心慈手軟的話吃虧的只能是自己和戰友們,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慘烈的戰斗持續了一天一夜,原本宏偉壯觀的“暗之魂”幾乎被打成了一片廢墟,交戰雙方都疲憊到了極點,連龍族都是大顯疲態,已經沒有如大型炮台一般的不斷發出龍語魔法的高級龍族了,那些亞龍有的甚至連龍息都沒有力氣噴吐了。

    雖然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但是天宇王國聯軍部隊最終還是完全占據了優勢,“暗之魂”城內的各處抵抗都逐一被壓下,守軍的無數次突圍行動也都被阻止,最慘烈的一次是幾萬名野蠻人戰士集體進行突圍,他們當中的狂戰士們盡數狂化,一下子就將和他們對戰的獸族步兵方陣給沖散了,最後還是組成了“大羅周天劍陣”的大羅劍士們及時趕到,將這些野蠻人困於劍陣之中逐一消滅,縱是如此也花去了大羅劍士們大半夜的時間,而且還損失慘重,原本由三萬六千人所組成的大型劍陣只好分拆成了幾個分別由三千六百人所組成的小規模劍陣,好在這是在城市內部,劍陣規模變小反而更加利於劍陣的展開。

    漸漸的,原本殺聲震天的“暗之魂”變的安靜了起來,各處的抵抗和戰斗都漸漸的消失了,在納蘭飄香格殺令的命令下,所有的泰坦王國的抵抗人員都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殺戮,經此一役,“暗之魂”可以說是整個兒的被毀掉了,並不只是物質上的城市,還有它的精神,因為傳承精神的人都已經倒在了戰火之中,而一座沒有精神的城市就是一座死亡了的城市。

    城市中小規模的戰斗還在繼續著,最後頑抗的是卡拉裡羅的親兵衛隊和一群暗神族魔法師,由於一開始的時候以紫電龍長老為首的一大群龍族就緊咬住那些暗神族魔法師不放,連帶著卡拉裡羅都失去了突圍的機會,最終被堵截在了一處小型的街壘裡,不過他們卻並沒有投降的意思,抵抗的非常激烈,連巨龍們強攻了許多次都被給擋了出來。

    在姐妹們的簇擁下,納蘭飄香策騎來到了街壘的外邊,正在這裡指揮戰斗的岡撒雷特興奮地道:“王子妃,卡拉裡羅和他的親信們就躲在這裡邊,他們身邊還有不少的暗神族魔法師,還保有一定的戰斗力,不過再給我一點時間的話肯定能夠拿下來1

    此時岡撒雷特那俊美之極的臉上已是布滿了汗水與污漬,可這絲毫不影響他的魅力,反而增添了幾分男子漢的剛強,減少了他身上原本的那種陰柔之感,要知道岡撒雷特可是極受森林精靈美女歡迎的,自從精靈長幽若和“守望者”首領迪迪莉卡這兩位身份極高的森林精靈美女都選擇了人類作為伴侶之後,那些森林精靈美女們也都將注意力放到了人類帥哥們的身上,連王宏剛這樣的壯漢都不乏仰慕者,更別說俊美的岡撒雷特了,對此岡撒雷特自然是來者不拒,他可是以奧斯曼為目標的。

    紫電龍長老那龐大的身影從空中降落,它的脖頸垂了下來接著一個蒼老的聲音便回響了起來:“那裡邊的暗神族魔法師擁有不少的強力魔法道具,能夠發出幾乎對魔法攻擊完全免疫的結界,其中還有專門針對我們龍族的,這可是個麻煩,已經有幾只亞龍犧牲了。”

    納蘭飄香柳眉一皺,道:“攻擊先暫停一下,讓部隊好好的休息休息,我知道大家都已經到極限了,但要注意不要讓卡拉裡羅他們突圍逃走了。”

    打了這麼久,聯軍部隊的士兵們委實都疲累之極,連龍族都累成了那個樣子,更何況是他們,如今著他們繼續戰斗的動力就是堅韌的精神,肉體早已消耗到了極限,此時納蘭飄香的命令一下達,戰士們頓時就坐倒了一大片,許多人甚至一躺下就睡了過去。

    為了防止卡拉裡羅和他的親信們突圍,納蘭飄香還特意安排了三個分別由三千六百人所組成的“大羅周天劍陣”封鎖住了街壘的周圍,這些大羅劍士和普通士兵們相比體力的消耗要少一些,而且他們的素質也是最高的,還能堅持一段時間。

    原本激烈的戰場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傷者的痛哼聲和慘叫聲,另外遠遠的還傳來了淒慘的哭叫聲,這大概是“暗之魂”城內的居民在痛心自己那喪身於戰火之中的親人吧,可戰爭就是這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憐憫在這裡是根本就不應該存在的。

    “我是天宇王國聯軍部隊的戰地最高指揮官納蘭飄香,卡拉裡羅國王陛下,我已經下令停止了進攻,還請國王陛下出來商談一二。”

    納蘭飄香清冷的聲音在內力的催動下清晰的傳到了街壘之中,片刻之後只見街壘的高台上人影晃動,卡拉裡羅在一眾護衛的簇擁下出現在了那裡。

    此時的卡拉裡羅已經不復先前的英俊瀟灑了,雖然他身上“血嬰戰甲”那吞噬鮮血的能力使得他的身上並沒有血污,可是“血嬰戰甲”卻已是破損處處,連右肩部的護肩都整個兒的碎掉了,看起來異常的狼狽。

    不過卡拉裡羅的神態卻依然是那麼的桀驁昂揚,他炯炯的目光注射向納蘭飄香,揚聲道:“天宇王國聯軍的戰地指揮官……呵呵,想不到我卡拉裡羅竟然會被一個女人給逼到這種地步,你是奧斯曼的女人吧,奧斯曼在哪裡?叫他來見我1

    這還是納蘭飄香第一次親眼見到卡拉裡羅,雖然此時卡拉裡羅的樣子非常的狼狽,但她還是感覺到了他的不凡與出眾,難怪能夠成為夫君的勁敵啊,他和夫君委實是一時的瑜亮,如果不是針對著他天宇王國早有布局,如果不是司徒千幽妹妹謀略得當,要想戰勝他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埃

    “陛下,我的夫君現在身在惡魔星,這裡的一切都由我來負全責,陛下你是個聰明人,仗打到現在一切都已經是大局已定了,如果陛下肯投降的話,我保證陛下你的生命財產安全。”

    納蘭飄香是真心希望卡拉裡羅能夠放棄抵抗的,盡管她知道這個希望十分的渺茫,要知道泰坦王國的戰爭潛力可是異常巨大的,天宇王國聯軍的這次突襲雖然摧毀的泰坦王國的最高指揮中樞,可是泰坦王國的戰爭潛力實際上卻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指不過是失去了統一的指揮罷了,其所造成的結果就只能是泰坦王國各地貴族軍閥紛紛擁兵自立,聯軍部隊要想消滅這些軍閥貴族真正完全占領泰坦王國,也還是需要一番的努力與犧牲的,而如果現在卡拉裡羅投降,那麼一切就都好辦了。

    “哈哈,尊敬的王子妃,你認為我卡拉裡羅會投降麼?哼,要我向奧斯曼投降,妄想1

    卡拉裡羅冷笑一聲突然揮了一下手,一道寒光猛然從他的身後射出,宛如驚雷一般徑直射向了納蘭飄香。

    “‘戮神箭’1

    納蘭飄香身後的基路迪亞見狀之下頓時大驚失色的驚叫了起來,他認出這道射向納蘭飄香的寒光赫然是弓箭手的終極絕技——“戮神箭”。

    作為純粹的弓箭手到達極之射手階級之後才能夠使用的終極絕技,這“戮神箭”的威力可謂是驚人之極,雖然並沒有附著有任何的魔法能量,但這支超過了音速的超高速、超射力箭矢卻能夠射穿任何堅固的防御,鎧甲、結界、盾牌等在其面前就如同是薄紙一般,所以它也有“魔法師克星”之稱,再強大的魔法師也抵擋不住這“戮神箭”的一擊,不過隨著魔法弓箭手的盛行,在純粹的弓箭手裡能夠達到極之射手階級的已是極少,能夠發出“戮神箭”的極之射手更是已經絕跡,想不到在卡拉裡羅的身邊竟然還有一個這麼可怕的弓箭手存在。

    那“戮神箭”的速度可謂是快極,在基路迪亞發出驚呼的時候它就已經射到納蘭飄香的面前了,在這千鈞一發之時,納蘭飄香右手疾抬,以捕捉暗器的手法瞬間握住了“戮神箭”那寒光閃耀殺氣四溢的箭身,此時,“戮神箭”的箭尖距離她的心髒已是僅有幾寸遠了。

    一絲血光從納蘭飄香的玉手上飛濺而出,這支“戮神箭”上所蘊涵的力道委實有點出乎她的預料,她那滿含真氣的手掌虎口竟然一下子就被巨力給震裂了,而且手臂也是一陣酸痛,那箭矢竟硬扯著她的手臂向著心髒部位前進了幾寸,鋒利的箭尖已經直接抵在了胸口的鎧甲上方始停住,這也就是她了,如果換做是基路迪亞或者是泰瑞等人的話,絕沒有能力承受得住這“戮神箭”的一擊。

    幾乎是與此同時,卡拉裡羅身後“呼啦”一下子沖出了一大批人,卡拉裡羅也是揮動起了“噬魂魔劍”閃身沖出了街壘,他竟是借此機會開始突圍了。

    剛剛平靜了沒有多久的戰場再次喧鬧了起來,負責封鎖街壘的一個“大羅周天劍陣”迅速前移,一下子就將卡拉裡羅和他的親信部下們給困在了劍陣之中,不過這群人可不是普通人,尤其是卡拉裡羅的隨身護衛,絕大多數都是頂尖高手,大羅劍士們那僅得皮毛的“大羅周天劍陣”用來對付敵人的士兵固然是威力無窮,可是對上這些高手卻明顯的有些力不從心,轉瞬間便有兩組劍士集體陣亡,劍陣一下子就有些亂了。

    剎那間,巨弓“射日”出現在了納蘭飄香的右手上,她將接住的那支箭矢瞬間搭於箭上,彎弓,一道肉眼難辨的寒芒頓時電射而出。

    “羿射九日箭法”之“星落九重天”

    宛如九天飛墜的一顆流星,納蘭飄香所射出的箭矢穿過了擁擠紛亂的人群,精准地沒入了一名臉色有些蒼白的高瘦中年人的胸膛中,他正是先前以“戮神箭”突襲納蘭飄香的那名弓箭手,如果泰瑞、林克等人看見此人的話,定會認出他的身份——“射手之王”海得裡亞,奧斯曼星球僅有的幾名極之射手之一,公認的人類第一弓箭手。

    以難以置信的目光,海得裡亞望向了自己的胸膛,他一生中不知以箭矢貫穿過多少人的胸膛,但卻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會有這麼一天,而且還是自己被所射出的那支箭矢……

    箭矢貫穿了海得裡亞整個的胸膛,胸口處只露出了箭羽,對於納蘭飄香手中那射力驚人的“射日”巨弓來說這實在是有點怪異,因為以“射日”那巨大的力道,箭矢應該穿透海得裡亞的身軀,甚至再傷害到他身後的人才對,怎麼就這麼的就停住了呢?

    下一刻,這個疑問就有了結果,隨著海得裡亞一聲黯啞的慘哼,他那瘦長的身軀突然燃燒了起來,整個人剎那間就變成了一個火人,原來納蘭飄香的這一招“星落九重天”本就不是以箭矢的穿射力為主,在射中目標後,箭矢上所附帶的“含翠真勁”勁氣能夠在一瞬間引發目標生物自身體內陰火的自焚,這種陰火可是生物生命的一部分,除非生物被燒成灰燼,否則是絕對不會熄滅的,和海得裡亞的“戮神箭”相比,這“星落九重天”才是真正的必殺之箭!

    海得裡亞的被射殺只是一個小插曲,當歐陽烈、龍騰淵、雲霞衣等人帶著部隊沖了上去的時候,卡拉裡羅一行人突圍的勢頭很快就被遏止住了,他們當中的高手都被龍騰淵等人攔住截殺,魔法師由早已虎視耽耽的巨龍們來關照,余下的普通士兵自然就不是“大羅周天劍陣”的對手了,原本有些散亂的劍陣很快就重新布置完畢,將困於陣中的敵人逐一消滅。

    “哈哈哈,雖然我卡拉裡羅今天是栽在這裡了,但你們也別先高興的太早,現在你們的後方恐怕已經被萊裡和光神族搞得一團糟了,奧斯曼雖然是勝利者,但他所得到的只能是一片廢墟1

    激戰中的卡拉裡羅突然狂笑了起來,此時他身邊的“屠魂三凶”當中已有兩個消失在了亂軍之中,余下的一個也在青鳳那美麗而又凌厲的神奇劍術的攻擊下岌岌可危,他自己更是自身難保,但他卻並沒有現出畏懼的神態,笑容中充滿了得意,和他對戰的雲霞衣聞聲之下卻也是嫣然一笑,左手揚處一記“修羅刀”猛然斬出,亮銀色的光刃剎那間便斬擊在了卡拉裡羅的胸膛上,被擊中部位的“血嬰戰甲”頓時破碎,一道深深的傷口隨之出現在了卡拉裡羅的胸膛上,這“血嬰戰甲”的防御力果然強悍,幾乎比的上林克的“黃昏榮耀之鎧”了,否則的話雲霞衣的這一記“修羅刀”就將他切成兩半了。

    “你想得到美1

    嬌笑著,雲霞衣拄著“阿修羅神劍”停止了進攻,道:“你難道沒有覺察到參加攻城的龍族,尤其是高級龍族有點少嗎?呵呵,告訴你吧,這一戰中、高級龍族只來了四分之一,龍族長老更只來了一個,其余的都留在天宇王國,為什麼呢?光神族他們偷偷建立起來的空間轉移魔法陣早就被我們給發現了,雖然我們留在國內的兵力沒有多少,但有龍族的強力支援,光神族和萊裡的一些殘兵敗將又算得了什麼?哼,在今天早晨我們就已經得到了薇拉莉絲妹妹的信息,萊裡和他的部隊已經被全殲了,龍族更利用他們所建立的魔法陣攻上了天使星,現在整個光神族也只剩下了幾百人,已經投降,徹底的認輸了。哼,如果沒有西露菲小妹妹,我們才不會接受光神族的投降呢1

    卡拉裡羅頓時整個人都呆住了,以他那偏激的性格之所以到現在還能保持著冷靜,就是因為他知道天宇王國聯軍的家園即將會被摧毀,他一心想要看到他們得知這個消息後那驚恐的樣子的緣故,可是……

    “這怎麼可能……不可能的……”

    精神支柱倒塌的卡拉裡羅簡直都有些迷亂了,突然間,他再次狂笑了起來,不過這一回他的笑聲中充滿了瘋狂之意,再也不復先前的那種風范了。

    “哈哈……原來如此啊,我還是輸給了奧斯曼……這個奧斯曼竟然考慮的如此周詳,我還是不如他啊!那麼既然如此,我也就再也沒有什麼顧忌了……”

    狂笑聲中,他突然從殘破的鎧甲中摸出了一個小瓶子,瓶子裡裝滿了一種猩紅色的液體,只見他的眼睛裡閃耀出毅然與瘋狂迷亂融合在一起的光彩,仰首猛的將瓶子裡的液體全部喝掉了。

    這時卡拉裡羅的部下已經大部都被殲滅了,剩下的一些被大羅劍士們困在了劍陣之中,那些暗神族魔法師更是淒慘,許多竟是被對他們恨之入骨的巨龍們一口一口地吞掉的,他們雖然有許多專門用來克制龍族的魔法,可是仗打了這麼久,他們的精神力量再強也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而無法使用魔法的魔法師根本什麼都不是,連那幾名大長老都難逃厄運,他們跨越空間從惡魔星到這裡來支援卡拉裡羅,最後竟落了這麼一個葬身龍腹的下場,實在是窩囊的很哪。

    歐陽烈、依琳娜、蘇小毛等人都圍了上來,好奇的看著卡拉裡羅將瓶子裡的液體完全喝掉,不明白這個明顯已是走投無路的家伙打算做什麼,難道他是要服毒自經…只有冷無雙的芳心中突然湧現出一股怪異的感覺,她是經受過卡拉裡羅的煉金術藥劑的,本能的感覺到卡拉裡羅喝下去的東西恐怕並不簡單……

    液體喝完,卡拉裡羅將瓶子隨手丟掉,甚至連“噬魂魔劍”也都丟掉了,接著他突然仰首狂笑了起來,隨著他的笑聲,他全身的皮膚迅速的變黑,浮現出了一片片的閃爍著烏黑光芒的鱗片,而他周身的肌肉也在剎那間暴漲了起來,連帶著他的身軀也一下子變的無比的魁梧,“血嬰戰甲”一下子就被撐破了,他的腦袋上更探出了一根散發著腐臭氣味的尖角,轉眼間,原本英俊瀟灑的卡拉裡羅王子就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身高三米左右的魁梧壯碩無比,面孔丑陋扭曲滿是橫肉,全身包裹著鱗片的怪物。

    “是你們逼我這麼做的,事情到了這一步,即使要到地獄,我也要拉著你們陪葬!哈哈,如果奧斯曼發現他的女人們都被我給干掉了,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真是好期待啊1

    形態大變的卡拉裡羅狂笑著叫囂了起來,他的聲音再也不復往昔的清朗,仿佛是兩塊生蛌瘍K片在一起摩擦一般,非常的難聽,雲霞衣柳眉一皺,冷聲道:“死到臨頭了還這麼囂張,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1

    纖手一揚,細長的“阿修羅神劍”頓時幻現出三道鋒利的劍氣光刃向著卡拉裡羅直斬了過去,她的“修羅七劍”那是何等的快如閃電,在場的眾人當中除了納蘭飄香、青鳳等人外連她如何出手的都沒人看到,剎那間那三道足可斬金斷鐵的劍氣便已斬擊在了卡拉裡羅的身上,卡拉裡羅並沒有閃躲,也來不及閃躲,只是猛然雙臂抱頭掩住了身上的要害,任那劍氣擊中自己的身軀。

    令雲霞衣吃了一驚的一幕隨之發生,她那三道鋒利之極的銀色劍氣竟然只將卡拉裡羅龐大的身軀向後震退了幾步,身上的鱗甲上出現了三道白痕,除此之外竟沒有任何的效果,知道雲霞衣劍氣威力的眾人都不由暗暗吃驚,好驚人的防御力啊!

    芳心中怒意頓起,雲霞衣嬌軀如虛似幻一般瞬間就欺身沖到了卡拉裡羅的近身,“阿修羅神劍”帶著蓄而不發的劍氣晶芒直刺向卡拉裡羅的咽喉,既然純粹的劍氣傷不了你,那這切金斷玉的神劍呢?

    雲霞衣的速度極快,可是卡拉裡羅的反應卻也不慢,他的右臂猛然抬起擋在了咽喉之前,雲霞衣的一劍頓時刺在了他的手臂上,接著滑開,竟然帶起了一連串的火星,而卡拉裡羅的手臂鱗甲除了出現一道白痕之外仍然沒有任何的痕跡。

    這一回雲霞衣可真是大吃一驚了,她的“阿修羅神劍”可是“修羅門”的鎮門之寶,其鋒利程度在異世界神州大地諸種神兵利器之中即使不是最頂尖的但也絕對是超一流的,沒想到現在竟然連卡拉裡羅身上的甲片都切不破……

    如此堅固的鱗甲,恐怕都已經超越高級龍族的龍鱗了。

    “霞衣小心——”

    姐妹們的驚叫聲突然傳來,卻是卡拉裡羅的左手猛的向她一拳打來,帶起了重如山岳一般的壓力和勁風,雲霞衣嬌叱一聲發出劍氣護體,同時發出一記“修羅神爪”迎向了卡拉裡羅的這一拳。

    卡拉裡羅的這一拳雖然速度極快,但她還是能躲開的,只是以雲霞衣的性格,怎麼可能在卡拉裡羅的面前只挨打而不還手,於是便出現了這種對攻的態勢。

    “轟”的一聲爆響過後,只見雲霞衣的嬌軀猛然彈射而出,離她最近的太乙玄月發覺到不對,嬌軀凌空掠起接住了雲霞衣,只覺一股巨大的沖力透過雲霞衣直向自己撞來,她連忙凌空旋轉卸力,縱是如此她落地的地點也距她原先預定的地方有了三米多的偏差。

    好強的力道!

    一落地,太乙玄月連忙望向懷中的雲霞衣,只見雲霞衣原本紅潤的粉臉此時已變的有些蒼白並現出一絲的痛苦之色,紅唇邊更有一絲的血跡。

    “霞衣——”

    冷無雙、龔艷妃等姐妹們連忙閃掠了過來,細心的青鳳更覺察到了雲霞衣的左手……

    “啊,霞衣,你的手……”

    隨著青鳳的驚呼,姐妹們的目光頓時集中在了雲霞衣的左手上,只見雲霞衣左手的纖纖玉指此時竟然呈現出一種不規則的狀態,經驗豐富的納蘭飄香馬上就意識到了這代表著什麼。

    雲霞衣的手指指骨恐怕是已經折斷了!

    “姐妹們小心,這個卡拉裡羅簡直就是怪物,我的‘修羅神爪’根本就沒什麼作用。”

    粉臉上現出苦笑,雲霞衣忍受著左手骨折的痛楚向著姐妹們道,方才她的左手發出“修羅神爪”和卡拉裡羅的拳頭硬拼,只覺得自己仿佛是抓在了一塊無比堅硬的鋼鐵上一般,她那貫注了真氣的手指可是連精鋼鎧甲都能輕易撕裂的,可是此時卻無法傷到卡拉裡羅的拳頭,而且一股巨大的力道更使她的手指全部這斷,如果不是有劍氣護體,恐怕她非身受重傷不可。

    慘叫聲不斷的響起,卻是周圍的戰士們眼見雲霞衣王子妃被卡拉裡羅所擊退,而且還好象受傷的樣子,頓時都憤怒了起來,雖然此時的卡拉裡羅看上去是那麼的可怕,可是戰士們依仗著人多勢眾還是毫無畏懼地沖了上去,然而此時的卡拉裡羅實在是太強了,簡直就如同是人形的巨龍一般,重裝甲騎士都如同紙人一般被他隨手一拳給搗成稀爛,甚至連一名地龍騎士都被他給硬生生地撕成了兩半,坐騎地龍被擊碎了頭顱,當場慘死。

    龍騰淵,歐陽烈等人都沖了上去,可既然連雲霞衣的“阿修羅神劍”都無法奈何卡拉裡羅,他們的攻擊卻也只能牽制一下卡拉裡羅的行動,他們自從來到這奧斯曼星球以來何曾遇到過這樣的敵人,反而都越發的興奮了起來,龍騰淵使出了“神打”,歐陽烈讓尤莉婭“元素刃化”,王宏剛運足十二成的“十三太保橫練金鍾罩”和卡拉裡羅貼身肉搏,不空更是連“金剛伏魔神通”都使出來了,戰況一時激烈無比。

    卡拉裡羅令人感到無比震驚的不僅僅是他強大的力量和驚人的防御力,在他和龍騰淵等人戰斗的時候,周圍的魔法師們抓住空隙不斷的向他進行著魔法攻擊,可是卻沒有任何的效果,甚至連巨龍的龍息都噴吐過去了可還是沒有擊破他的鱗甲,他的魔法防御力幾乎比得上冬夜咆哮這樣的暗黑巨龍了。

    大肆殺戮著,卡拉裡羅的心中充滿了瘋狂與得意,但同時卻也有幾分的悲哀與無奈,因為他知道,自己此時的強大是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換來得,自己所喝下的煉金藥劑“戰神之血”還只是一個半成品,一旦藥效過後自己就會馬上粉身碎骨,連屍體都不會留下來。

    這煉金藥劑“戰神之血”可是卡拉裡羅這麼多年以來的心血的結晶,他何嘗不想成為一個絕世強者,但他也清楚自己諸事繁雜,是無法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追求力量上來的,於是他便想要尋求捷徑,他受到了諸族大戰時期獸族的比蒙獸人與龍族的暗黑巨龍融合為強大的暴龍狂獸的啟發,這些年來不斷的收集各種最強的生物標本,其中也包括龍族,然後再以煉金術進行處理,最後終於有這“戰神之血”的出現,只要喝下這“戰神之血”,他就能夠擁有驚人的力量,超過高級龍族的防御力和魔法免疫力,他自信這絕對是無敵的存在,可是目前“戰神之血”還沒有最後完成,飲下後雖然同樣會擁有力量,但自身卻會變成怪物,而且藥效時間有限,時間一到自己就會粉身碎骨,此時如果不是生無可戀萬念俱灰的話,卡拉裡羅也不會以必死之心喝下這半成品的“戰神之血”了。

    一個魁梧的身影突然從圍攻卡拉裡羅的人群中被擊飛而出,那是始終在和卡拉裡羅進行正面對戰的王宏剛,他被卡拉裡羅一拳擊中了胸膛,身軀頓時如同沙袋一般跌飛了出去,這也就是他了,鐵打的身軀,換做旁人的話早就粉身碎骨了。

    身在空中王宏剛勉力想穩住身形,可是他還是失敗了,摔在地上後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胸前不但甲胄粉碎而且還明顯的塌陷了一塊,顯然胸骨已經被擊碎了,一名治療師連忙跑了過來以魔法為他進行治療。

    王宏剛的慘像使得納蘭飄香諸女也不禁芳心一驚,來到這奧斯曼星球以後這恐怕還是銅皮鐵骨的王宏剛第一次受傷,而且還這麼重……不約而同的,眾姐妹們一齊掠出,目標正是卡拉裡羅。

    卡拉裡羅突然發出了一聲充滿了痛苦的咆哮,只見他的右眼上飛射出一道血箭,一支深黑色的微縮版的小箭正釘在他的眼睛上,鮮血標射而出,發射這枚小箭的人正是王宏志,王宏剛的弟弟。

    眼見哥哥身受重傷,王宏志自是憤怒之極,他手中“無極棍”裡的各種暗器頓時向著卡拉裡羅如同滿天暴雨一般地射去,一時間只見飛鏢、袖箭、飛刀、鐵蒺藜、流星針等等各種各樣的暗器滿天飛舞,其中還夾雜有毒水、毒氣彈、強酸等等的陰毒之物,怎奈卡拉裡羅的防御力委實太過於強大,這些暗器竟然都無法奏效,只有一枚專破內家真氣的寒鐵袖箭擊中了卡拉裡羅防御力最薄弱的右眼,使他一下子成了獨眼龍。

    眼睛的痛楚使得卡拉裡羅越發的瘋狂了起來,不知怎的,服用了“戰神之血”之後,隨著力量的暴增,他發現自己的頭腦也是越來越狂熱了,已經無法進行理性的思維了,看來“戰神之血”在這方面還有副作用啊,不過已經無所謂了,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在死亡之前散發出自己最燦爛的光芒,不管這光芒屬於什麼性質……

    “‘馭劍術’1

    “‘鳴鳳追月’1

    隨著兩聲嬌叱,兩道晶芒匹練突然沖天而起,一道宛如九天流虹,碧綠色的長芒劃破了長空,而另一道則展開了美麗的光翼,猶如神鳥鳳凰展翅長天,而這兩道晶芒瞬間就消失在了卡拉裡羅的咽喉部位。

    太乙玄月和青鳳這兩個眾姐妹當中內力最強的大高手都使出了自己最強的“馭劍術”絕學,將“碧血照丹心”和“鳳鳴刃”這兩柄神劍射進了卡拉裡羅的咽喉中,那裡雖然也有著堅固的鱗片保護,但面對著兩柄蘊含有浩瀚真氣的神劍,恐怕即使是黃金聖龍王閃光的鱗片也會被射穿吧。

    “‘七劍同出,修羅幻現’1

    在太乙玄月和青鳳之後,隨著一聲嬌叱又有一道圓桶粗的劍氣光束突然猶如游龍一般直沖霄漢,翻卷著咆哮著徑直射向了卡拉裡羅,卻是雲霞衣心有不甘,在被治療師治好了骨折的玉指之後她馬上就再度上陣,以“修羅七劍”中威力最強堪比“馭劍術”的絕學“七劍同出,修羅幻現”全力射向卡拉裡落。

    與此同時,周圍眾人都向著卡拉裡落發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林克以槍代劍發出“破天之劍”,依琳娜的“天怒一發”帶著呼嘯的雷霆席卷而出,納蘭飄香的“斜陽無光”,冷無雙的“雪漫天下”,龔艷妃的“流星劍氣·冰火合一”,還有不空的“大力金剛掌”,蕾茜婭的“雷霆一擊”等等,剎那間卡拉裡羅那龐大的身軀就被各種顏色的能量光芒所淹沒,最後紫電龍長老更在空中將雷系終極攻擊魔法“永恆末日”這招大范圍魔法的威力高度凝聚於一線,化做一道明亮之極的電芒徑直劈擊在了卡拉裡羅的頭顱上。

    即使是魔法高度免疫的暗黑巨龍,也是絕對無法承受威力如此高度集中的一擊的,隨著高度壓縮的“永恆末日”能量拄的劈下,強大的電流頓時四下裡流閃了開來,連周圍圍攻卡拉裡羅的眾人也不得不避開,只見卡拉裡羅那龐大的身軀被強烈的光芒所掩蓋,也不知他怎麼樣了。

    當雷電的光芒淡去之後,只見卡拉裡羅渾身焦黑的躺倒在那裡,身上的那些被眾人的最強絕技所造成的傷口已然高度炭化,想來這些傷口的魔法免疫力降低,那超強的魔法雷電大半是從這些傷口進入到卡拉裡羅的體內的,就在眾人總算是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大家以為已經死亡了的卡拉裡羅突然發出一聲充滿了獸性的咆哮,龐大的黑影一閃,他那高度炭化的身軀竟然以驚人的速度猛然躍起,一下子就攀在了紫電龍長老的身上。

    紫電龍長老已經非常疲憊了,奮戰了一天一夜的它方才將“永恆末日”的威力高度壓縮於一線,精神力量幾乎已經完全耗盡,萬萬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卡拉裡羅竟然還有力量,大吃一驚的它周身立時閃耀出了強烈的電光,可是卡拉裡羅卻仿佛這些超高壓的電光完全不存在一般,張開大口狠狠地咬在了紫電龍長老的脖頸上,堅固的龍鱗竟然瞬間就被他給咬穿了,一下子被撕扯掉了一大片的皮肉。

    紫電龍長老發出了痛苦的龍吟,就在此時一道驚電突然從下方沖天而起,瞬間沒入了卡拉裡羅心髒部位的一處傷口之中。

    正待撕咬紫電龍長老的咽喉的卡拉裡羅的動作猛然一僵,最後望向了下方,那裡,一名英武之極的絕色美女正手持一張金色的巨弓冷冷的看著他。

    接著,熊熊火焰猛然從卡拉裡羅的體內燃燒了出來,他再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那高度炭化的巨大身軀就憑空在紫電龍長老的身上驟然變成了一片的灰燼消散,再也沒有留下任何他曾經存在過的記錄。

    長舒了一口氣,納蘭飄香放下了手中的“射日”,方才的那一箭“星落九重天”已經耗盡了她所有的內力真氣,所幸一箭功成,成為了壓倒卡拉裡羅這個已經非常虛弱的巨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片刻的沉默過後,眾人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歡呼聲,一切終於都結束了,卡拉裡羅已經消失了……

    紫電龍長老的身軀降落,愛麗莎連忙沖了上去幫助這位一向關照自己的長老,一大群的治療師也圍了上來,不管自己的治療魔法對巨龍有沒有用,各種各樣的治療魔法頓時如同雨點一般飛射在了紫電龍長老的身上。

    “看來,這裡已經不需要我了,我錯過了什麼精彩的事情嗎?”

    一個清朗的聲音在這個無比歡樂的時候突然傳入了納蘭飄香,青鳳諸女的耳中,她們的芳心頓時狂跳了起來,猛然回身卻發現奧斯曼在燭光和亞麗斯的陪伴下不知何時已然出現在了她們的身後。

    知道今天是“暗之魂”一戰的最重要的時刻,所以奧斯曼帶著燭光和亞麗斯從惡魔星趕了過來,不過顯然他們遲了一步,來到之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狂歡的情景。

    看到奧斯曼,狂喜中的眾人頓時一下子就圍了上去,基路迪亞老淚縱橫地道:“王子殿下,我們終於勝利了,天宇王國幾代國王的夢想在這一天終於變成了現實……”

    納蘭飄香亦有些激動地道:“雖然一切還沒有完全結束,泰坦王國的戰爭潛力尚存,但沒有了指揮中樞,那些各地的軍閥、貴族和領主的滅亡也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爺,暗神族那裡怎麼樣了?”

    奧斯曼微笑著道:“那裡也是大局已定,只要派一支十萬人左右的部隊過去,暗神族只有滅亡或者是投降這兩種選擇,失去了泰坦王國,暗神族就不過是沒牙的老虎,沒有什麼威脅了。”

    “我們的夢想,終於就要實現了1

    “接下來我們所要關心的,就是要如何將奧斯曼星球的明天建設的更加美好了1

    最後一句話他的聲音極大,周圍的士兵們都聽到了,頓時爆發出了更加熱烈的歡呼聲。

    黎明的曙光透過雲層照耀了下來,仿佛是在預示著奧斯曼星球那光明的明天!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